第114章 大阴谋(3)绝地反转/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和杜文娜一起,走进夏家别墅。

此刻除了家里佣人外,其他人都不在客厅。

夏绵绵问了一下佣人,佣人说都在书房。

想来,是在谈一些事情。

夏绵绵让杜文娜和她一起在大厅中等待。

等待着,过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才有人从楼上下来。

先下来的是钟律师。

钟律师看了一眼夏绵绵,礼节性的打了招呼走了。

接着卫晴天和夏以蔚下来了。

卫晴天看着夏绵绵和杜文娜在客厅,脸色有些难看,下一秒却又带着些恶毒的兴奋。

她直接走向沙发。

夏绵绵转眸看着卫晴天,礼貌道,“小妈。”

“绵绵来了。”卫晴天还算热情,口吻也很温柔。眼眸又看了一眼杜文娜,“你也来了?”

“姐姐。”

“还是别叫我姐姐了。”卫晴天说,“以我的年龄,当你母亲都成了。”

杜文娜被讽刺得厉害。

她咬着唇,尴尬的站在那里。

夏绵绵看了一眼杜文娜,回头对着卫晴天说道,“爸呢?”

“他累了,刚刚回房睡觉了,你有什么事情等他休息好了再找他吧。”

夏绵绵知道卫晴天是故意的。

但她没必要和她正面相对,笑着说,“那我等爸醒了再找他,反正我的事情也不急。”

说着就自若的坐在了沙发上。

杜文娜也跟着夏绵绵,有些拘谨的坐在她旁边。

是真的在卫晴天如此不屑的眼神下,有些难以压抑。

就好像自己所有的衣服都被她脱了一般,有种羞辱至死的滋味!

客厅中很是安静。

卫晴天故意开口道,“我听政廷说,你今天召开了公司的全员大会,稳定了人心?”

“只是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你大概还不知道政廷遇到了什么官司吧?”

“小妈是打算告诉我?!”

卫晴天讽刺,“你这么有本事,还需要我多此一举吗?!”

“小妈。”夏绵绵笑,“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幸灾乐祸啊!”

“夏绵绵!”卫晴天一下发毛了。

夏绵绵无所谓的看着她,并没有因为她突然的暴怒而有任何不悦,反而又自若的开口道,“昨天你去看了柔柔,柔柔没有给你投梦说什么吗?!”

“夏绵绵你够了!”卫晴天怒吼着夏绵绵。

夏柔柔应该也会成为卫晴天的一个雷点了吧。

夏绵绵继续自若道,“她没传话给你,让你小心点吗?没有告诉你,走久了夜路会撞鬼的吗?甚至没有告诉你,她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吗?”

“夏绵绵!”卫晴天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狠狠的看着夏绵绵,看着她笑得如此毛骨悚然的模样,大声说道,“你想要闹滚出夏家闹,我没空招呼你!”

“我就是好心提醒你。”夏绵绵说得无所谓,“你要是不想听就算了。”

“你安的什么心我清楚得很。”卫晴天冷声,“显然,你嫩了很多。”

说完,笑了。

笑得还很猖狂。

“没到最后一刻,谁知道胜败是谁。”夏绵绵也故意笑了。

卫晴天当然不是省油的灯,自然也不会因为夏绵绵几句话就乱了手脚,她冷声道,“走着瞧。”

夏绵绵捉摸着,卫晴天应该是胜券在握了。

她今天的故意刺激就是想要从卫晴天的口中知道,这件事情现在发展到了一个什么地步。

想来,果真已经到了卫晴天可以预料到胜利的那一步了。

她自然没有自己表现的那么无所谓。

她眼眸微转。

夏政廷从楼上下来。

身上穿着家居服,看得出来就是经历了一晚而已,整个人憔悴了很多,脸上的愁容很明显。

夏政廷没想到夏绵绵会来,看了她一眼,此刻也没有好心情和她说话。

反而是看到杜文娜,脸色就又变了几分,“你怎么来了?!”

“政廷,我……”杜文娜咬着唇,有些委屈。

“不是让你先不要回来吗?!”夏政廷脸色很不好。

连带着对着夏绵绵脸色也不好。

卫晴天心里冷笑。

夏绵绵以为还可以靠杜文娜拿回主动权吗?!

可笑。

现在的夏政廷认定的人只会是她。

夏绵绵这样的举动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内心冷讽着,没有表现出来。

夏绵绵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爸,杜文娜是担心你。”

“我现在没心情看着她。”夏政廷脸色不好。

其实对夏绵绵也没有特别的耐心,但因为今天夏绵绵在公司的突然举动让他对夏绵绵又多了一丝好感,如果不是遇到这种事情,他应该会找夏绵绵来商量他官司的事情,总觉得夏绵绵比较有能力,更可靠一些。

他微叹了口气。

事到如今,没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后果结束自己的一生。

“你们都回去吧,我清静一下。”夏政廷挥手,是真的不想再见到其他人。

“爸,我有些事情我想单独找你谈谈。”夏绵绵开口。

夏政廷看着夏绵绵。

“很重要。”夏绵绵重复。

夏政廷犹豫了一下,一方面是真的不想再说其他,这场官司他注定免不了受到法律的制裁,心情自然很不好,但另一方面,又希望有人可以来帮他,让他有点后路可走。

他想了想,“你跟我上楼。”

夏绵绵知道,夏政廷绝对不想就这么认命了。

她连忙跟着夏政廷去了他的书房。

夏政廷看着夏绵绵,不由得叹气,“绵绵,你还不知道爸面临的是什么官司吧?!”

“我知道。”夏绵绵直白。

夏政廷一怔,是有些惊讶,“你知道你还来找我?”

“因为我相信爸绝对不会这么做!”夏绵绵一口咬定。

夏政廷那一刻倒是有些惊讶。

这个时候夏绵绵居然对他如此信任。

“我不相信爸会对我母亲下毒手,更不相信,爸会为了让夏氏集团更加壮大,而迫使文颂集团破产,我知道爸一定不会这么做的!”夏绵绵说得肯定。

夏政廷那一刻反而有些不好解释。

夏绵绵说,很担心很真诚的问道,“爸,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或者是被人冤枉和陷害?”

夏政廷叹气,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只说,“现在司法机关有证据,证据确凿,我咨询了钟律师了,无力反驳。”

“我其实很诧异,到底是谁提供的证据?”夏绵绵询问。

“你舅舅文永莱。”夏政廷说,“当年他也在颂文集团工作,我倒是没有想到,他平时看上去一副吊儿郎当这样子,居然会是文家到头来最清醒的一个,据说这份证据他做了十多年,一直在揪着当年的事情不放,一直在调查真相。”

“爸你介意我看看那边提供的证据吗?”夏绵绵说。

“算了绵绵,当年你母亲的死虽然不是我直接但也是我间接导致的,这些年也有心不安,当年如果不是我和你小妈不清不楚,也不会逼的你母亲自杀,现在被你舅舅控告说是谋杀我也认了,何况当年那边资金也确实是没有通过你母亲的同意我擅自用了她的名义挪用了,也怪我当年太急功近利,大半辈子最后得到这样的报应,我也认了。”夏政廷说得委婉。

实际上,只是因为正确确凿到没有反驳的余地,才会如此。

否则以夏政廷的秉性,绝对不会因为内疚而去接受司法惩罚。

夏绵绵暗自咬牙,也知道这件事情的案件很难翻盘。

她突然大声道,“但是我不想爸就这么认了!不管如何,我母亲去世,柔柔也去世,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亲人就是剩下你和小蔚了,我不能接受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入狱,不管事实的真相如何,我都接受不了!”

夏政廷再次被夏绵绵震惊了。

他问道,“你就不责怪爸当年对你妈妈做的吗?”

“我知道爸有爸的苦衷。而且斯人已逝,我母亲去世了那么多年,我根本就记不得她的模样了,我现在能够知道的就是,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唯一的爸爸!”夏绵绵说斩钉截铁。

那一刻的夏政廷确实有些感动。

他拉着夏绵绵的手,“不枉爸一直对你好,你果然是爸的小棉袄,有你这些话,爸就算是,就算是受到法律的制裁,也认了。”

“爸,你不能放弃……”

“绵绵。这个案子爸有分寸,知道是免不了的。我今天也咨询了我的私人律师,想要洗脱罪名根本不可能。唯一能够最好的打算就是……”夏政廷差点说出来的话,在这一刻还是忍了下去。

所以这只老狐狸,还是对她防备得很。

他说,“爸要是出事儿了,以后就要靠你来帮小蔚打理公司了。今天你在公司召开的全员大会我接到通知了,确实是爸的女儿,在这种情况下还没有乱了阵脚,爸也是欣慰。但对比起来,小蔚就差得远了,他在商业上还是嫩了很多。爸也没有什么心愿可说了,就希望你答应爸,多帮帮小蔚,让夏家百年根基可以传承下去。”

“爸,你自己来培养小蔚,你自己来!”夏绵绵有些激动的说道,不愿意答应。

夏政廷无奈的拉着夏绵绵的手,“答应爸爸,爸爸就算是死了也会感激你的。”

夏绵绵摇头。

很坚定地摇头。

夏政廷也以为夏绵绵是有情绪,心口隐隐也有些难受。

早几年,还是应该对夏绵绵更好些。

到头来,没想到最得他心的人还是夏绵绵,反过来看其他人。

卫晴天和小蔚倒是关心他,对他寸步不离也很照顾他的情绪,但就是没办法深入他心所想,甚至今天钟律师将案件分析之后说目前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和卫晴天离婚,然后把资产全部过户到卫晴天的头上,写个协议将夏氏所有一切交给夏以蔚的时候,卫晴天和夏以蔚都没有推脱,他知道这是最好的方式,但生生的被人这么说出来心里还是会有些情绪。

而且卫晴天和小蔚也是认定了他的罪行,半点没有夏绵绵这般,对他的信任和肯定。

这种态度,让他的心理落差很明显。

“绵绵,爸以前亏待了你,你放心,就算爸这次出了事儿,爸也不会亏待你的。”夏政廷突然说道,“我大部分的资产会转交给小蔚,但你放心,爸会给你留一份,至少让你下辈子,就算在封家过不下去了也可以无忧。”

夏绵绵惊讶。

没想到夏政廷到了最后还有点良知。

当然,这份良知对她而言不算什么。

比起曾经夏绵绵遭遇的一切,夏政廷的突然一丝悔过,不足为题。

她说,“爸,我要的不是这些。”

夏政廷内心已经有了打算。

“其实……”夏绵绵咬唇,有些话似乎是说不出来。

夏政廷看着她的模样,“有事情你大胆给爸说,爸也满足不了你多久了。”

“爸,我说出来,可能你会很愤怒,但为了爸……”夏绵绵一副豁出去的表情,“为了爸能够好好的,就算被爸打骂我也愿意!”

“你直说吧。”到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更加愤怒了。

夏绵绵看着夏政廷,一字一句道,“为什么所有的一切,不是小妈所为?”

夏政廷一怔。

那一刻,生生的被夏绵绵的话怔住了。

他根本想都没有想过。

“对比起你,小妈不是更有杀人的动机吗?!”夏绵绵一字一句。

夏政廷那一刻身体一下就顿住了。

夏绵绵的话让他,醍醐灌顶。

当年他逼死文淑莉的时候,卫晴天全程都有参与。

嫁祸到卫晴天的身上,其实不难。

他忍不住看着夏绵绵,这一次是真的被夏绵绵的聪明惊呆了,这一次是真的无比庆幸,自己有夏绵绵这么一个女儿。

那一刻在他看来,这就是天神一般的存在!

而且因为有夏绵绵, 就是无条件的信任夏绵绵有那个能力嫁祸卫晴天。

夏政廷连忙说道,“当年你小妈确实脱不了干系。”

话锋突然就转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以死相逼,不是因为她拿着柔柔和小蔚逼迫我,我也走不到这一步!归根究底,就是你小妈的责任!”夏政廷连忙说道。

“所以爸,这件事情和你是没有关系的,都是小妈所为。”

“还是绵绵看事情看得明白,爸这次都亏了你!”夏政廷说不出来的激动。

“爸你把证据给我看看。”夏绵绵开口。

她其实也不能完全肯定就能够嫁祸给卫晴天。

但她想,既然事情隔了这么多年,很多物证是不足以说明一切的,需要人来指证的,只要是人指证的东西,就很容易扭曲。

而这种明显扭曲法律的事实,她绝对不可能让居小菜参与。

所以她只会咨询而不会让居小菜来做这种违背法律的事情,她可以抹黑自己的历史,但她不会玷污了居小菜的一点点纯洁。

夏政廷将指证自己的那些罪证拿了出来。

夏绵绵看了看。

第一条罪证,杀害文淑莉的罪名。文淑莉当年死的时候就做了尸检,尸检报告中明确文淑莉体内有致人死去的超量安眠药,但尸体没有挣扎的痕迹,初步诊断为服药自杀。而且当年的报告中也写明,文淑芬有服用安眠药的习惯,安眠药每天的伎俩都是根据医生的医嘱进行服用的,死的时候检查报告明确误吃了过多的伎俩而致死。到现在,有当年伺候文淑莉的佣人指证,指证说当年文淑莉没有多吃,因为每晚的安眠药都是她伺候服用的,她确实是按照医生的医嘱拿给文淑莉吃,没有用量过度。与此同时,还有夏家当年的家庭医生指出,在文淑莉去世前三天,夏政廷有让他给他开了一瓶安眠药,且有开药当年的凭证。佣人还指出,出事当晚,夏政廷出现过文淑莉的房间!

第一条罪证,确实是人证物证俱在。

夏绵绵没有深入多想。

又看了第二条。

第二条是夏政廷利用文淑莉的字迹通过颂文集团财政部挪用了大笔资金进行一个项目融资,当年的财务出面指出没有接到文淑莉电话,文淑莉也没有出面要求,但因为是夏政廷亲自来的,又看到了文淑莉的亲笔签名,加上当年确实和夏氏一直有合作并没有多想,所以就按照程序进行了大额拨款。

现在有证据指出,夏政廷这份签字合同实际上是伪造的,文淑莉的签名鉴定为高仿,同时还有证据指出,当年夏政廷亲自到文淑莉的办公室要求文淑莉拨款的时候,文淑莉给予了拒绝,甚至在办公室里面两个人好争吵了起来,最后夏政廷生气离开,有人还对此录了音,录音里面明确听到文淑莉的声音说道,绝对不会对这个项目进行融资,除非她死!

果然,没多久就死了。

如此人证物证,两个项目联系起来,夏政廷的杀人动机清楚明了,判罪根本就是时间早晚问题。

夏绵绵看完之后,抬头看着夏政廷。

夏政廷说,“能把责任都推卸到卫晴天的身上吗?”

“应该不难。”夏绵绵说,“卫晴天当年为了嫁给你,为了让自己的一对儿女能够名正言顺,所以杀害了文淑莉,并伪造了文淑莉的签字文件给你让你误以为是文淑莉亲笔签名,所以给了颂文集团的财务进行了拨款。所有一切都是卫晴天想要嫁进夏家而做的一切,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被蒙在鼓里。”

“可是物证和人证都指向我。”夏政廷担忧的说道。

“人证不难。物证既然对方可以做,我们也可以!”夏绵绵想了想,说道,“但所有一切你先不要让小妈知道了,也不要让她察觉你的不对劲,要是让她察觉到了很多事情就不好办了,而我现在要去先找到我舅舅文永莱,有些事情可能他比我们更清楚。”

“对。他终究是你舅舅,他肯定会看在你母亲的份上,对你不同,你也能打听到很多内部消息。我真是被你舅舅害惨了!”夏政廷感叹。

夏绵绵讽刺。

到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被谁害的!

她也不动声色,说道,“那我先去了解情况。”

“绵绵,这次爸就靠你了,你放心,爸绝不会亏待你。”

“我只知道你是我唯一的爸爸,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绵绵,你真的让爸很感动。”夏政廷说这句话是诚心的。

夏绵绵笑了笑。

但她不诚心。

“那我先走了。”

夏政廷点头。

夏绵绵离开夏政廷的书房。

刚走到走廊上。

卫晴天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拦住她,“找你爸说什么了?”

“想知道?”夏绵绵嘴角邪恶一笑。

“说再多也无济于事的夏绵绵,你想和我斗,差太远了。”卫晴天得意无比,“夏家的一切,你别想得到一分!”

夏绵绵一笑。

她什么都不想说。

直接越过卫晴天的身体走了。

卫晴天冷冷的看着夏绵绵的背影。

等她拿过了夏家的一切时,她倒是很期待夏绵绵会有多扭曲的一张脸!

大厅中,杜文娜坐在客厅沙发,如坐针毡。

夏以蔚在她旁边,对她各种言语讽刺,甚至很多露骨的讽刺,让她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一只鸡,一只不要脸的鸡,还不停的忍受着夏以蔚各种眼神,就是毫不掩饰的看着她的胸,甚至身下……

她一直忍受。

忍受着,看着夏绵绵从楼上下来,连忙跟了上去。

夏绵绵说,“先走吧。”

杜文娜也不想待在这里。

她现在出现在这里就是自取其辱,而且刚刚夏政廷对她的厌恶也明显得很。

她连忙跟着夏绵绵走出了夏家别墅。

一回到小车上,杜文娜就崩溃的爆发了,“果然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儿子,夏以蔚这种烂人,早晚没有好下场。”

“他怎么了你了?”夏绵绵询问。

“他就不是什么好货。”杜文娜狠狠的说道。

夏以蔚对她的各种言语讽刺,完全就是对她身体的侮辱。

“你应该庆幸夏以蔚是这样的人,否则以后你坐稳了夏家主母的位置,怎么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夏以蔚给撵了出去?!”夏绵绵直白。

“现在还坐稳夏家主母?夏政廷都要完蛋了!”

“我说了他不会完!”夏绵绵一字一句,“你做好你自己该做的,怎么讨好夏政廷怎么做!”

杜文娜看着夏绵绵严肃的模样。

夏绵绵说,“其他事情交给我!”

杜文娜就是会被夏绵绵的气势震慑住。

她不再多说。

夏绵绵将杜文娜送走之后,给龙一打了电话。

那边接通直接说道,“你说。”

“文永莱,我舅舅,你帮我查一下他在哪里,应该就在驿城。顺便了解一下从颂文集团宣布破产之后他的一个具体情况,这个人对我现在而言,很关键。”夏绵绵也没有拐外抹角。

“好。”那边一口答应。

夏绵绵也不再多说。

挂断电话之后,夏绵绵想了想,又给居小菜拨打了电话。

“绵绵?”

“在上班?”

“没有,今天在家刚做完清洁,明天上班。”居小菜温和的说道。

“那我来你家现在方面吗?”

“可以啊。”居小菜一口答应,“话说,正好展然在,我介绍他给你认识。”

“好。”夏绵绵点头。

她让小南开车直接去了居小菜的小区。

有些东西她不太懂,所以需要居小菜的法律知识,但她不会把她拉进来,做假证。

想来,应该也不是假证。

她敢肯定,当年这些事情的策划人,绝对就是卫晴天。

否则她不可能把证据准备得这么充分。

这么想着,车子停在了居小菜的小区。

夏绵绵走进她的家门。

门里面,干净整洁,小清新的格调就是居小菜给她的感觉。

而站在居小菜旁边的男人,她电视上看到过,本人其实差距不大,看上去就是特别正气凌然的模样,对比起来,居小菜应该会更喜欢展然这款,尽管凌子墨确实帅很很多,关键在于,没任何安全感。

莫名那一刻反而没有幸灾乐祸,是真的有些同情凌子墨,输得这么毫无预兆。

“绵绵,快进来。”居小菜叫着她。

夏绵绵微微一笑,换了拖鞋了进去。

展然看着夏绵绵还是有些小紧张,很主动的介绍自己,“我叫展然,你好。”

“你本人比电视上看着还帅。”在商场上混迹这么久,一些场面上的话自然很能说,“而且是人民英雄,把小菜交给你我是放一万颗心!”

展然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你也比我想的漂亮很多。我以为小菜的朋友应该和小菜是一样,会比较内向,没想到你这么开朗。”

夏绵绵笑道,“总要互补的。”

展然点头,“也是。”

“绵绵你吃午饭了吗?”居小菜询问。

这点,下午1点,有些尴尬。

“没吃。”

“正好我们也刚好做完清洁准备做饭,一起吃。”居小菜邀请。

“好。”她一向不会对居小菜客气。

“那我去做饭,绵绵找你肯定有事儿聊。”展然连忙说道,“就炒几个菜就好了。”

“麻烦了。”

“傻瓜。”展然宠溺的摸了摸居小菜的头,走向了厨房。

夏绵绵看着展然和居小菜的互动。

她怎么都觉得应该给封逸尘说一声,让他劝劝凌子墨别想了。

别妄想了。

“绵绵,是又遇到你父亲官司的事情了吗?”

“嗯。”夏绵绵点头,直白,“我父亲的案件基本是人证物证确凿,如果这个时候牵扯出另外一个也有着杀人动机的人出来,我父亲有没有可能,洗脱罪名。”

“这要看那个人的动机是不是比你父亲的动机更有说服力,还要看人证物证能不能把这份罪名实施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居小菜看着夏绵绵,“你打算做假证吗?”

夏绵绵抿了抿唇。

“绵绵。”

“不算假证,事实上是蛇鼠一窝。”夏绵绵解释,“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我就是咨询一点法律专业知识。其他的你别多管。”

居小菜说,“绵绵,我知道处于你的立场很难做,但有些事情,谁犯了错就是谁的责任,避免不了。”

“但不得不说,有时候法律也评判不了一切。”夏绵绵对着居小菜,“你作为律师,应该也看过很多人逍遥法外吧!”

居小菜被夏绵绵说得哑口无言。

夏绵绵说,“而我还不是让他逍遥法外,我只是暂时让他,逃过一劫。”

只是暂时。

居小菜说不过夏绵绵,她只得用她的专业知识解说,“法律要的就是一个逻辑上没有漏洞的所谓真相。只要人证物证以及动机站得住脚,一切就可以成立。另外,还有一个最直接明了的方式就是你所谓的另一个动机很足的人主动自首,这样不需要审查,只要满足我刚刚说的一切,你父亲就没事儿了。”

夏绵绵点头。

其实她也想过让夏政廷逼卫晴天自己承认,但到了这个地步,卫晴天绝对不可能轻易放手,反而打草惊蛇让卫晴天有了警惕。

“吃饭了。”展然突然在厨房中吼了一句。

居小菜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去帮展然盛饭。”

“嗯。”

“绵绵,我知道你做事情一向很有分寸,但有时候法律上的漏洞不是你想的那么好钻你别太急功近利。”居小菜不放心的提醒。

“我知道。”夏绵绵微微一笑。

居小菜也不再多说。

确实是因为她相信夏绵绵做任何事情,都有她自己的原因,绝对不是为了谁而偏袒了谁。

夏绵绵默默地看着居小菜的背影,看着她走向厨房,和展然有说有笑的一起端菜盛饭。

她想,最普通最幸福的生活也不过如此。

是不是总有一天,她也会去追求此种生活,在自己如果还能好好活着的前提之下。

吃过午饭之后,夏绵绵就走了。

不想让居小菜牵扯太多案件的事情,当然也不想打扰到了他们的二人世界。

她没有回公司。

刚回家,龙一打来电话。

“查到了?”

“查到了。”龙一说,“文永莱自从颂文集团破产之后,就一直是无业游民,拿着颂文集团当年破产还有点的剩余资产而过着败家的生活,在前些年就已经将家里最后的钱财花光了,老婆和他离了婚,儿子也不认他,他一个人住在一个破旧的出租屋里面过了几年,甚至还抢劫过,但因为抢劫未遂没有造成太大影响被关了小半年就放了出来,放出来后自己找了一个清洁工的工作,勉强够他生活。但这几天,他突然辞退了工作,花钱又大手大脚了起来。看来是突然发了一笔横财。”

“确实发了一笔横财。”夏绵绵冷笑,“卫晴天应该给得不少。”

“所以现在要怎么做?”

“你把文永莱的地址给我,我去找他。”

“一个人?”

“人多并不好。”夏绵绵直白。

“好。”

夏绵绵挂断电话就收到了龙一发来的地址。

她让小南开车送她去了文永莱的住处。

驿城破旧的一条街,房子老化,住在这里的人大多也都是些老年人。

她坐着破旧的电梯,到达目的地。

她敲门。

门内,好久才打开。

夏绵绵看到一个将近60岁的瘦骨伶仃的男人,穿着邋遢,她眼眸看了一眼他的狭窄的家里,里面脏乱无比。

“你是谁?”文永莱警惕的看着夏绵绵。

“我是夏绵绵。”夏绵绵直白,“舅舅不认识我了?!”

“淑莉的女儿?!”文永莱看着她,“这么多年,你突然来找我做什么?!”

“有点事情,舅舅方便我进来和你谈谈吗?”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文永莱直接拒绝,“当年你父亲将我们颂文集团搞得倾家破产,我早就和你们夏家人恩断义绝了!”

“有些事情可能只是个误会!”

“没有误会,我现在所有证据都收集好了,没有误会。你回去告诉你爸,让他等着法律的制裁吧!”文永莱狠狠的说道。

“舅舅这些年生活得并不好,我很好奇是怎么查到我父亲犯罪的证据的?”

“你管我怎么查到的!”文永莱很是排斥。

“应该是有人给你的吧?!”夏绵绵直截了当。

文永莱那一刻明显怔住了,随即狠狠的说道,“我不想听你在这里乱说,你给我走走走!”

“舅舅,我来就是告诉你一声,如果出伪证也是犯法的,你最好别太尽信了谁!”

“我不需要你提醒,你赶紧走!”文永莱再次撵她,这次甚至直接将大门关了过去!

夏绵绵也知道,此刻和文永莱绝对没办法深入的。

她来不过就是想来看看文永莱的一个情况。

像他这般情况,被人收买简直就是太轻松不过的事情。

她看着面前紧闭的大门,转身走向一边的电梯。

电梯关过来那一秒。

夏绵绵眼眸陡然一紧。

一个体型魁梧的男人出现在在这种地方,怎么都觉得有些格格不入。

她连忙拿出手机。

这种老式住房楼的电梯根本就没有信号覆盖。

她猛地按下了2楼的楼层。

楼层打开,她从电梯出去。

出去的时候,明显看到1楼电梯门口有人蹲守在那里,隐约还能够看到男人隐藏在衣服下的那只手,握着一把黑色手枪。

她想,如果刚刚没有提前下电梯,电梯打开那一刻,那个男人是不是直接就会一枪暴毙了她。

她咬牙,看着蹲守的男人对着空荡荡的电梯明显愣了一下,低头对着对讲机说了什么,大步离开了。

夏绵绵也顺势走出老旧小区,快速的回到小车上。

“小南快走!”夏绵绵大声说道。

这个时候必须马上离开。

然而……

她话刚说完,突然就觉得气氛不对劲儿了!

整个人倒抽了一口凉气!

车驾驶室里面坐着的根本就不是小南。

所以小南去了哪里。

她根本没有犹豫,直接冲向车门,还未拉着车门,车门反而被人强势的打开,刚刚那个蹲守在电梯口的男人突然坐了进来。

随即。

车子一跃而出。

夏绵绵没有惊叫,她就看着面前的陌生男人,看着他阴冷的脸色。

“我可以给你们双倍的钱!”夏绵绵直白。

雇佣兵当然不会听。

对他们而言,接到一笔单,那笔单子就是死命令,除非死,没有任何不能完成的理由!

她警惕的看着陌生男人直接拿出了他藏在衣服里面的手机,直接对准了夏绵绵的头。

夏绵绵咬牙。

不能死。

不能在这个时候突然死了。

她警惕环视。

如此狭窄的地方,很难跑。

而且刚刚明显听到在男人坐进来那一刻车子上锁的声音,所以现在就算是想要跳车也打不开车门。

她冷静。

冷静的看着面前的人扣动扳机。

“哐……”

突然,耳边响起剧烈的声响,震耳欲聋!

------题外话------

昨日奖励:夏唯曦lose、菅菅洱、虫子迷、沐舞依、知若yi

今日问题:绵绵是被谁追杀?!

好啦,继续求月票。

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