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大阴谋(4)现在起,爱上我!/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耳边,突然响起剧烈的声响。

不是开枪的声音,而是车祸的声音。

一辆黑色轿车突然撞击过来,直接撞在了车子的腰身,陌生男人的那边。

轿车被狠狠的撞出了很远。

男人承受着强烈的冲击力,身体往前倾,子弹从她头顶上呼啸而过。

夏绵绵没时间心惊。

在男人忍着身体的伤准备再次开枪的时候,夏绵绵一把抓住了男人的手,强迫性的让手枪的枪口往上,对着车顶的方向。

男人和夏绵绵疯狂抗争了起来。

夏绵绵此刻也因为刚刚的车祸导致她现在其实一直在控制自己有些晕眩的脑袋,控制身体承受到的撞击力给她带来的伤痛,她咬牙,猛地一脚狠狠的踹在了男人的关键部位。

“啊!”男人身体一紧。

那个力度绝对可以让任何男人痛不欲生。

男人手上的力度明显小了很多。

夏绵绵一个反手,将男人的手枪一把夺了过来。

还未歇口气,就看到前面驾驶室的男人已经在片刻昏迷之后,拿出了手机对着她。

就在下一秒。

车门猛地被人强势打开。

从夏绵绵的这边,将门打开了。

她身体靠在门上,打开那一刻,身体突然就往后倒了去。

子弹从她眼前飘过。

如果如果晚一秒,她就真的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根本没时间感叹,夏绵绵猛地就被人用蛮力拖了出去。

甚至并没有站稳,就被人拽着往一边跑着。

耳边似乎响了两道枪声。

夏绵绵已经跟着救他的人坐进了另外一辆轿车,速度疯狂的越过那辆被撞得都变型的车辆,扬长而去。

夏绵绵坐在副驾驶室。

默默的,坐在副驾驶室,刚刚的心有余悸还在。

她转头,转头看着封逸尘,看着他开着车的速度,看着他冷峻的模样,看着紧捏着的方向盘似乎都有水渍。

是很紧张吗?!

她看着他的模样,好半响才用平稳的气息说道,“谢谢。”

封逸尘似乎是回头看了她一眼,紧抿着唇瓣不发一语。

夏绵绵也不再多说。

却在下一秒。

她突然吼道,“小南!”

封逸尘依然在快速的往前。

“你掉头,快掉头!”夏绵绵有些激动,“回去找小南!”

“她没事儿。”封逸尘直白。

“她在哪里?”夏绵绵询问,很紧张。

“她会自己回来!”

“封逸尘!”夏绵绵抓着他的方向盘,“你是不是在骗我,小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没有!”封逸尘那一刻火气似乎也有些大,他说,“是小南通知我你出事儿的!”

“她通知你的?”夏绵绵一怔。

所以小南只是被人从车上扔了下去,并没有谋杀她吗?!

按理,虽然雇佣兵只会杀目标人,但对于阻碍他们的人,一样不会留情,不可能不会对小南怎样?!

她不相信。

她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声音都快哭了,“小姐,小姐你没事儿了吧!”

“小南你没事儿?”夏绵绵心口一紧。

“我没事儿,刚刚有个大男人把我直接从车上打晕,醒了就在一个垃圾桶旁边,我都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全身都痛,我想可能那些人是为了害你所以给姑爷打了电话,小姐你现在没事儿了吧!”

“嗯,我很好。”听到小南的声音,夏绵绵松了口气。

“是姑爷来救你了吗?”

“嗯。”夏绵绵点头,“不多说了,你现在回去了吗?”

“我就快到了。”

“好。到家了再说。”

“哦。”

夏绵绵挂断电话。

还好,没出事儿。

还好这些人的目标只是对她。

她整个人放松了很多。

而身边开车的人,却一直,一直紧绷到,有些吓人。

车子停靠在小区。

夏绵绵下车。

刚下车,封逸尘就一把抓着她的手,将她狠狠的拽在手心里,带着她进了电梯。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的模样……有些沉默。

其实她真没想到卫晴天这个时候会对她下手!

她想,卫晴天现在的目的应该是对准夏政廷的,犯不着冒险在这个关键环节节外生枝,而且打赢了官司,对卫晴天而言就是给她教训了,她不相信卫晴天不想看到她吃瘪的脸就直接将她了断!

她心口一怔。

如果不是卫晴天……

那么!

她猛地转头看着封逸尘。

看着他,手心不自觉的往外缩。

封逸尘似乎感觉到她的排斥,手抓得更紧。

手心间还有他手心的汗渍,明显得很。

电梯到达。

两个人走进家门。

小南已经到家了,脸上还肿肿的,大概是刚刚被雇佣兵揍的,她看到夏绵绵回来,连忙上前,一下就哭了,“小姐,我以为再也见不到小姐了……”

小南还未靠近。

封逸尘直接拽着夏绵绵上了楼。

夏绵绵也没有给予小南安慰。

小南的哭声嚷了一半,瞪着眼睛看着姑爷和小姐上了楼。

姑爷的占有欲真强!

小南灰溜溜的回到沙发上,让林嫂帮她上跌打药酒。

二楼房间里。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走进去。

两个人的空间,总是无比的沉默。

夏绵绵终究甩开了封逸尘的手。

两个人彼此看着彼此。

“封老师,我想一个人静静……唔……”

夏绵绵身体一怔。

封逸尘的身体突然靠了过来,一把将她抱进怀里,下一秒,她就感觉到他的唇,欺压在她的唇瓣上,甚至是蛮横的撕咬。

痛!

夏绵绵被封逸尘亲的难受。

封逸尘根本就不是在亲。

根本就不是。

她痛得眼眶都红了。

她身体扭动,拒绝他的靠近。

封逸尘却越抱越紧。

两个扭曲的身体。

不知道是谁绊着了谁,双双一下倒在了一边的大床上。

“啊……”夏绵绵忍不住尖叫。

很痛。

刚刚的车祸导致身体上有些撞伤,此刻被封逸尘如此野蛮,她真的很痛。

她紧紧的抓着封逸尘的衣服,感受着这个男人在她身上的失控。

失控失控!

不知道多久。

封逸尘似乎平静了。

平静的放开了她红肿的嘴唇,放开压着她的身体,撑起手臂看着她眼泪模糊的样子。

他暗哑的声音,说,“痛吗?”

夏绵绵倔强的不回答。

“我也痛。”封逸尘一字一句。

夏绵绵转头,不想去看他。

她说,“你想上就上。”

封逸尘那一刻似乎冷笑了一下。

他将她的脸掰过来,强迫她看着还自己。

夏绵绵就一眨不眨的看着封逸尘,看着他冷血的脸。

如此的对视。

夏绵绵忍不住了,她怒吼,“你到底要做什么!够了封逸尘,我没有你的耐心,你想上就上,你想杀就杀!”

“你以为这次的人是我派去的是吗?”封逸尘问她。

从刚刚夏绵绵排斥他的那一个举动,他就知道夏绵绵在想什么。

但凡聪明一点的人都能够猜到,不会是卫晴天。

卫晴天这个时候不会犯蠢做些得不偿失的事情!

所以不是卫晴天。

夏绵绵的心目中就只有他了!

“是吗?”封逸尘逼问。

在夏绵绵没有回答的那一刻,声音大了些。

“不是你,就是你身后想要杀我的人!”夏绵绵大声说道,那一刻也不想掩饰什么。

“我说不是!”封逸尘肯定。

夏绵绵承受着他的阴鸷。

“我说我会对你负责到底,就没有谁敢动你!”封逸尘盛怒。

夏绵绵不相信。

她不想相信封逸尘说的任何一个字。

“是龙门。”封逸尘一字一句。

夏绵绵身体一怔。

随即,“不是。”

“是龙门!”封逸尘肯定道。

“封逸尘!人不能这么无耻的!就算你不承认是你做的,至少不要诬陷了别人!你会让我看不起你!”夏绵绵狠狠的说道。

“所以我说的话,不管任何话你果然都不相信了是吗?”封逸尘冷笑。

冷笑着,那一刻反而觉得有些心惊。

她把头扭向一边。

她死都不会相信,龙一要杀她。

死都不会相信!

两个人的对峙。

不知道过了多久。

封逸尘突然从她身上起来。

夏绵绵一得到自由,就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警惕的看着封逸尘,保持着无比明显的距离!

沉默的彼此,不知道过了多久。

封逸尘突然开口问道,“你身上的伤,是我帮你处理,还是让小南进来帮你?”

“小南。”夏绵绵甚至没有犹豫。

封逸尘直接离开了卧室。

夏绵绵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的背影,心突然觉得有些痛。

说不出来的感受,就好像当年,当年的阿九被封逸尘拒绝的时候,那般透彻心扉。

她没有冤枉封逸尘,没有!

她拿出手机,给龙一拨打。

那边传来忙音。

她又拨打。

每次都是忙音。

龙一的电话突然打不通了。

她咬牙。

身体发抖。

不可能。

龙一绝对不会想杀她。

她绝不相信。

但此刻,心口为什么这般凉……这般凉……

房门被人推开。

小南从外面进来,手上拿着医药箱。

夏绵绵回眸看着她。

“小姐,姑爷说你受伤了,让我来帮你看看。”小南说,忍不住又说道,“你和姑爷又吵架了吗?”

真的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她就不明白,小姐和姑爷哪里来这么大的深仇大恨,时不时就跟杀父仇人似的!

“没有吵架。”夏绵绵说。

只是意见不合。

小南无语的摇头,让夏绵绵脱掉了外衣,帮她检查和处理伤口。

小南的手法还算熟练,也没有因为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而尖叫不已。

想来在医院那一年小南也学到过不少。

小南一边帮她巴扎一边说道,“刚刚姑爷出门了,看着模样好吓人。”

夏绵绵不想知道他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姑爷好可怜。”小南说,“别看他什么都很优秀的样子,总觉得他孤独得很,好像什么事情都是一个人的样子,我其实经常看到姑爷对你的主动和关心,但貌似每次都是碰一鼻子灰,小姐,你要是喜欢姑爷,就好好的和他在一起不好吗?嫁给姑爷这样的男人,不是每个女人的梦想吗?”

小南大概是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这么排斥他。

“小姐……”

“别说了。”夏绵绵直接打断小南的喋喋不休。

小南嘟嘴。

也知道小姐听烦了。

但她就是很想说,就是很想说,姑爷真的很爱小姐。

刚刚接到她的电话说小姐出事儿了,搁着电话她都能够感觉到姑爷紧张的情绪。

小姐为什么就不能领情!

分明,小姐也喜欢姑爷啊!

分明很喜欢啊!

小南认真的处理完夏绵绵的伤口,夏绵绵让小南出去了自己在大床上睡觉。

夏绵绵一个人躺在床上,想很多很多,想不通的事情。

夜晚。

很深的夜晚。

夏绵绵身体微动。

她感觉到一个人影靠近,将她搂抱在怀里。

她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心想应该过了凌晨。

凌晨了,封逸尘才回来。

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想来,今天下午应该真的被她气得够呛。

她没有开口说话,身体却靠了过去。

不算如何,今天封逸尘救了她。

救了她,而她反而……

她想,知恩就要图报。

她翻身,撑着手臂起来,靠近封逸尘的脸颊。

她的唇亲在他的唇瓣上。

亲吻。

封逸尘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

那一刻她却突然顿了顿。

她用舌头舔了一下。

舔到一丝血腥的味道。

她手忍不住摸上封逸尘的身体,一靠近。

满手的湿润。

她整个人一惊,猛地一下打开了房间的灯。

灯光下。

封逸尘全身是血的躺在她旁边。

脸色苍白无比,身上的伤口她不知道有多少!

她只看到他白色衬衣早就被血水染成了鲜红的颜色。

“封逸尘!”夏绵绵叫着他。

封逸尘微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夏绵绵。

貌似看到了她眼底的慌张。

他那一刻似乎还笑了一下。

笑了一下,又闭上了眼睛。

夏绵绵手足无措。

封逸尘今天一个晚上到底都经历了什么,经历了什么,会伤成这样!

以他的身手,就算上次徒手和龙一的保镖决斗,和龙一决斗,甚至还受了枪伤,也不会这般严重,也不会这般,可能下一秒就会没了呼吸般的严重……

她冷静。

强迫自己冷静。

她突然想到韩溱。

对,封逸尘的医生。

她胡乱的在封逸尘身上找到了手机,然后按着他的手机准备打电话。

锁屏密码是多少。

锁屏密码是多少。

夏绵绵手指都在打颤。

她随手输入了一个,0909。

这是她的锁屏密码。

不管如何,她还是阿九,她还是阿九,所以她习惯用这个数字。

她没想到,她输入之后,手机的锁屏居然开了。

她心口一怔。

没时间想太多,连忙翻出通讯录,找到韩溱的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BOSS。”

BOSS?!

所以韩溱也是封逸尘手下之一?!

只有封逸尘的手下才会如此称呼。

她咬牙,“我是夏绵绵。”

“哦,是你啊。”那边笑了笑,没有因为他刚刚的称呼而有任何异样,反而很自若。

“封逸尘受伤了,很严重,现在还在流血,我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你快点过来。”夏绵绵尽量用冷静的口吻说道。

“你帮他先止血,我马上过来!”那边立刻说道。

“比上次严重。”夏绵绵补充。

那边直接挂断了电话,应该是赶着过来。

夏绵绵放下手机,连忙脱开封逸尘的衣服。

衣服下,封逸尘身上到处都是伤,而此刻还在不停流血地方,在封逸尘的腹部位置,狰狞的刀伤,她不知道有多深,她连忙用一边的被子将他的出血口狠狠的捂住。

如此厚的棉被,一会儿就被染上了鲜红的颜色。

封逸尘的脸色看上去越来越惨白。

越来越白。

她手都在发抖,发抖。

她又拿起电话,给韩溱打,“他的血止不住,是不是送医院比较好。”

“没关系,我马上就好了。”

“可是……”

“你和他说话,尽量别让他睡觉。”韩溱吩咐。

吩咐完,就又挂断了电话。

夏绵绵紧捏着手机。

她狠狠地捂住封逸尘的伤口不放,开口道,“封逸尘,韩溱马上就过来了。”

封逸尘没有回答。

“韩溱说你不能睡觉,你醒醒。”

封逸尘依然没有回答。

“封逸尘,你别死了。”夏绵绵眼眶一红。

她情绪有些波动。

突然有些波动。

那一秒是真的感觉封逸尘可能要死了。

她想过封逸尘死的,真的,她想过封逸尘死的那一天。

但她没想到会这么快。

更没想到,她有点无法接受。

“你想我死吗?”封逸尘突然开口。

声音很轻很弱。

夏绵绵一怔。

她咬着唇,那一刻眼眶是真的红透了。

“想我死吗?”封逸尘缓缓睁开了眼睛,声音虚弱到,差点听不清楚。

此刻他毫无血色的脸颊,唯有一双空洞的双眼。

夏绵绵摇头,“不想。”

“我不会死。”封逸尘说。

说着,用他都是血的手去拉夏绵绵的手。

夏绵绵手指微动。

“不会死的,你放心。”封逸尘尽量让自己说得清楚。

都这样了,还说不会死。

她总觉得下一秒,可能就死了。

而在下一秒。

韩溱出现了。

她转头看着韩溱,看着他拿着自己的那套专业设备,表情严肃的走了进来,直接走向了封逸尘。

夏绵绵本能的打算让开,让韩溱能够更方便的检查他的伤口。

刚起身,手突然被拉得更紧。

夏绵绵转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忍着痛。

此刻韩溱已经开始整理他的伤口。

韩溱拿开被子,检查他的刀伤,然后拿出一根针,直接打在了封逸尘的伤口处,接着将伤口进行清理,缝针,用盐包扎在了封逸尘的伤口处。

处理完了一切。

韩溱从自己的医药包里面拿出两袋冰冻的血袋,给封逸尘直接进行了输血处理。

封逸尘紧闭着眼睛,一直在忍耐。

血输了进去之后,韩溱又拿出心跳检查仪,检查仪响起滴答滴答的声音,证明,他确实还活着,就算此刻血色全失。

韩溱没有歇息,开始处理他身上其他伤口。

一点一点,很认真。

很严肃。

夏绵绵的手一直被封逸尘紧紧的拽在手心,她蹲坐在床上,默默的看着韩溱做的一切,默默地看着封逸尘忍受的一切。

终于。

韩溱将封逸尘的所有伤口处理完毕。

他说,“这几天不要碰水,当然也不要行房事。”

“……”夏绵绵看着韩溱。

看着韩溱依然一脸严肃的模样。

“如果这里不跳了,再叫我。”韩溱指了指心跳检查仪。

不跳了叫你还有用吗?!

“显然,没用。”韩溱似乎读懂了夏绵绵的心思,直白道。

他低头收拾自己的东西。

夏绵绵看着他一丝不苟的模样,看着他提着箱子准备离开,离开前回头,对着床上的封逸尘说道,“你身体也够你折腾不了几次了,我不是神。”

封逸尘没有回答。

夏绵绵反而有些动容。

韩溱转眸又看了一眼夏绵绵。

终究,没有说任何一个字,走了。

走了。

整个房间就剩下她和封逸尘两个人。

封逸尘躺在床上,整个床上都是血。

她其实还很好奇,封逸尘拖着一身的伤到底是怎么回来的,而她要是没有主动靠近他,他是不是就不会告诉他他受伤有多严重,他是不是就会死在她身边,当她醒来的时候,旁边就躺着一具尸体。

她喉咙微动,起身,推开封逸尘的手。

封逸尘那一刻,又是一个用力,紧抓着她。

“我去帮你拧热毛巾擦身体。”

“夏绵绵。”封逸尘叫着她,就是没有放手。

夏绵绵看着他。

看着他又睁开了眼睛,对视着她的眼眸。

“信我吗?”封逸尘说。

“这重要吗?”夏绵绵问。

“很重要。”

“为什么?”

“怕你不爱我了。”封逸尘一字一句。

夏绵绵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句“怕你不爱我了”会那么的让她心酸。

她甚至觉得自己的心口被刀割一般,不停地淌血。

她说,淡淡的笑着说,“你以为我爱过你吗?”

封逸尘一怔。

“别再做这种幼稚的行为了,我不想你死的让我,毫无成就感……”夏绵绵说得淡薄。

是的。

她不想封逸尘死的那么轻松。

不想在她毫无预兆的时候他就死了。

她的仇,还没报。

他不能就这么死了!

“绵绵。”封逸尘开口。

这次,居然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想要坐起来。

分明一动,腹部的伤口就会拉扯着痛。

但他却没有停下。

他忍得脸色越发的苍白。

终于在夏绵绵冷漠的眼神下,坐直了身体。

他坐直之后,就可以平视夏绵绵了,甚至可以,俯视她。

他伸手。

大手抬起她的下巴。

夏绵绵看着他靠近的脸庞。

要死了都不忘做这种事情吗?!

她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感觉到封逸尘冷冷的唇,轻轻的亲吻在了她的唇瓣上。

蜻蜓点水的一下。

他放开了她。

他说,“不管你有没有爱过我,从现在开始,我要你爱上我!”

分明,带着不容置喙的霸气!

夏绵绵想要开口拒绝。

而后听到他的唇在她耳边,低声道,“我爱你。”

那句话说完之后,封逸尘轻轻的靠在了她肩膀上。

整个人是虚脱了吗?!

她此刻,也很僵硬。

没有扶下封逸尘,没有任何举动。

那句我爱你果真杀伤力很强。

她在想阿九当年的事情。

阿九那么努力想要得到的男人,现在,还是爱着另外的女人!

她是不是应该很讽刺。

是不是应该讽刺阿九,封逸尘不是不懂爱,而是不爱她。

她将封逸尘从身上推开,让他躺在了床上。

大概也已经到了极限。

封逸尘没有再挣扎,他躺在满身血的被窝里面,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她,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早。

封逸尘睁开眼睛,夏绵绵躺在他的旁边,温顺的像只小猫咪。

而在他微有点小动静的时候,夏绵绵就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有些睡眼朦胧的样子,仔细一看,还能够看到她眼底的青影,很明显。

她说,“醒了吗?”

“嗯。”

“好点了吗?”夏绵绵问。

“好多了。”

“那你再躺会儿,我让小南送早餐进来,顺便把床单更换了。”

“绵绵。”封逸尘一把拉住她。

“嗯?”所以封逸尘要她寸步不离的守着他吗?!

从昨晚开始?!

“陪我先上个厕所。”封逸尘说。

夏绵绵看着他。

封逸尘补充,“扶着我就好。”

然后,夏绵绵就看到封逸尘努力的想要坐起来。

应该很痛。

他看到隐忍的脸上,汗水都出来了。

“你别起来了。”夏绵绵说。

封逸尘看着她。

“我去帮你那个便盆。”

“不用……”

夏绵绵已经推开了封逸尘的手,直接走进了浴室,找了半天,找到一个小便盆,从浴室出来,直接放在了封逸尘的下体。

封逸尘就这么木讷的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直接拔掉了封逸尘的裤子,“上吧。”

封逸尘耳朵似乎红了。

夏绵绵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封逸尘的……

“需要我帮你嘘嘘吗?”夏绵绵问。

毕竟,很久了某人都没有憋出来。

“不用了……”话音落。

便碰里面响起了哗啦啦的声音。

封逸尘很不自在的上完了。

夏绵绵很不自在的观看完了,然后……

“封老师,你尿我手上了。”

“咳、咳……”封逸尘猛地咳嗽了两声,大概是被自己的口水呛的。

那一刻咳嗽牵扯到腹部的伤口,让他脸猛地一下涨红无比。

夏绵绵看着他激动的模样。

她说,“我开玩笑的。”

封逸尘好不容易让自己平静下来,平静下来看着夏绵绵端着便盆离开,离开的时候,手上分明有液体的痕迹……

夏绵绵倒了便盆,又清洗了自己的手才从浴室出来,去了卧室之外,而后又进来,去浴室拧了毛巾帮他擦脸,不停地进进出出。

封逸尘就这么一直看着她忙碌的样子。

好久,夏绵绵才安静的坐在了封逸尘的旁边。

此刻小南端着早饭进来。

刚进来那一秒,差点没有被吓尿。

她看着满床的血渍,忍不住开口,“小姐,谋杀亲夫也是要判死罪的!”

“……”夏绵绵无语。

小南把早餐递给夏绵绵,“你喂喂姑爷,我去找床单帮你们换了。”

说完就转身跑了。

夏绵绵看着小南的背影,是觉得这妞……比她想象的心智强大很多。

按照普通人,应该不至于这般淡定吧?!

是陪她经历了太多,所以见怪不怪了?!

她回眸,看着封逸尘努力的让自己坐了起来。

夏绵绵喂他吃早餐。

房间中气氛甚好。

阳光透过窗棂照耀进来,早晨的空气清晰,伴随着微风飘扬。

夏绵绵一口一口把蔬菜粥喂进了封逸尘的嘴里。

封逸尘一口一口,吃得很是乖巧。

两个人很难得这么温馨,似乎少了些距离。

喂完早餐,夏绵绵开口道,“昨晚去了哪里?”

口吻很平静。

封逸尘也没有隐瞒,“去了龙门。”

夏绵绵看着他。

封逸尘说,“去警告龙天。”

夏绵绵眼眸垂下,“你就不怕自己死在龙门吗?”

“不怕。”封逸尘说,“几年前我可以进去,几年后一样可以顺利出来。”

“你觉得你还算顺利?”

“还没上次的严重。”封逸尘直白。

夏绵绵翻白眼,无语道,“你赢了。”

“绵绵。”封逸尘拉着她的手,“相信我,我可以保护你。”

“嗯。”夏绵绵点头。

封逸尘看着她近距离的模样,脸又靠了过去。

夏绵绵也没有排斥。

她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感觉到封逸尘的唇轻轻的柔柔的亲吻着她。

或许是封逸尘也不敢举动太大,太大会牵扯到他的伤口,她就感觉到他一直,孜孜不倦的在她唇瓣上轻舔,缠绵,两个人安静的亲吻着,很久很久,缠绵不休。

亲热之后。

小南进来换了床单。

没有了那血泊一般的场景,房间中似乎又焕然一新,昨晚上如此狰狞而血腥的一幕,就可以成为过往云烟。

夏绵绵今天也没有出门,没有去夏家别墅找夏政廷,也没有去公司上班,就在家里陪着封逸尘。

封逸尘反反复复睡觉。

夏绵绵也反反复复的睡觉。

有些昏天暗地。

直到。

龙一的电话打开。

夏绵绵看着来电。

谁在她旁边的封逸尘也看到了。

夏绵绵却还是掀开被子,拿着电话自若的走向了外阳台,并随手将落地窗关了过来。

关过来,接通电话。

“龙一。”

“绵绵。”那边传来龙一有些虚弱的声音。

“嗯。”

“你没事儿吧?”

“我还好,一些皮外伤。”夏绵绵淡淡然,又问道,“你呢?”

“暂时还死不了。”龙一似乎还笑了一下。

夏绵绵这一刻觉得自己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封逸尘呢?”

“他也死不了。”夏绵绵直白。

龙一又笑了一下,他说,“我没想到我父亲会这么来对你。”

夏绵绵点头,没有回答。

龙一说,“他一向很尊重我的决定,是我太疏忽了,还好,你最后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嗯。”夏绵绵应了一声。

“以后可能没办法这么帮你了。”龙一说,“我父亲觉得我在玩物尚志。”

“这么看来,你确实是。”夏绵绵还笑了一下。

对一个有夫之妇这般,任何父亲应该都接受不了。

“不过我父亲逼我和康沛菡交往的事情,我还是反抗了。他没能强迫我,我还能为你守身如玉。”龙一说得认真。

夏绵绵笑了笑,说道,“龙一,何必呢?”

“我开玩笑的。”龙一说得轻松,“在对待感情,只是不想将就,我想就算不是你,也不应该是任何其他女人,除非,那天我爱上了别人。”

“嗯。”夏绵绵点头。

她不再劝慰。

因为自己,其实也是如此。

她回头看了一眼封逸尘。

不是封逸尘,也不会是任何人。

她说,“龙一,不管如何,不管以后我们会如何,谢谢你这么久的照顾。”

“不客气。”龙一淡笑道,“好在,在我不能帮你的时候,封逸尘可以保你周全。”

“你觉得封逸尘会帮我吗?”夏绵绵问。

“我其实也不太明白你和封逸尘之间到底都经历过些什么,但从我的角度而言,封逸尘确实很爱你,而且,以他的能力,保护你应该不难,只要他愿意。而他昨晚的举动很明显。”

“嗯。”夏绵绵点头。

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情绪去回应。

“不说了。”龙一叹了口气,“绵绵你保重。”

“你也是。”

挂断电话。

夏绵绵看着手机有些发呆。

重生一世,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一刻,她反而有些迷茫了。

她回眸。

落地窗被人打开。

封逸尘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分明身上都是伤,却还是如此靠近。

她微咬唇。

就感觉自己整个身体被他从后面圈住。

她靠在他的胸口上,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

两个人并没有说话,彼此看着驿城的天空,在灿烂的的阳光下,璀璨无比。

……

夜晚。

夏绵绵在给封逸尘擦拭身体。

韩溱说不能进水,而封逸尘又有洁癖,她只得一点一点帮他擦干净。

然后……

房间突然就有些尴尬了。

封逸尘说,“有时候会不由自主。”

“挺好的,方便我清洗。”夏绵绵看着,很自若。

封逸尘轻抿着好看的唇瓣,僵硬的身体,耳朵都红了。

擦拭完他的身体之后。

夏绵绵自己也躺在了浴缸里面,洗澡。

今天一天夏政廷没有打电话给她,倒是有些蹊跷。

但也有可能,夏政廷怕卫晴天怀疑了什么。

她从浴缸里面起来,换上了睡衣。

封逸尘应该是睡不着的。

今天两个人在房间,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到现在反而清醒得很。

她钻进被窝。

封逸尘自然的将她柔软的身体搂抱住。

而后,手开始不规矩……

“你是想死在床上吗?”夏绵绵问。

封逸尘的手老实了些。

夏绵绵说,“睡不着,我们来说说我爸案件的事情吧。”

封逸尘蹙眉看着她,“不是不想我插手吗?”

“我想信你一次试试。”

封逸尘嘴角浮现一抹好看的笑容。

夏绵绵那一刻反而有些愧疚。

总觉得,封逸尘是用生命在交换她的信任。

而她,心里的防线真的一点一点,在瓦解。

封逸尘直接开口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现在应该是想要让卫晴天来顶替你父亲的罪行是不是?”

“嗯。”夏绵绵也不想惊讶封逸尘的聪明。

她总觉得,任何事情,不管任何事情,只要她能够想到的,封逸尘绝对能够想到。

“我看过夏政廷的控诉证据了。想要把这份证据指向卫晴天,一点都不难。”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在封逸尘的世界里,到底什么才算难?!

------题外话------

昨天的问题貌似没有人答对哦,所以宅就任性的不奖励了!

今日问题:封逸尘的世界,什么才算难?!

好啦,求月票,达拉求月票!

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