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大阴谋(5)自作孽/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要把这份证据指向卫晴天,一点都不难。”封逸尘一字一句,说得清楚肯定。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封逸尘。

看着这个男人,到底会觉得什么事情很难。

那一刻封逸尘似乎看懂了她的心思一般,说道,“比如让你爱上我。”

夏绵绵眼眸一顿。

她说,“说正事。”

封逸尘笑了笑,也不再纠结其他问题,直截了当,“先不说你父亲被如此多的人指证,其实你父亲本来就可以成为证人,指证卫晴天。”

“然后呢?”

“佣人指证说你父亲在你母亲去世的当晚进了她的房间,其实不能说明夏政廷就进去给了你母亲安眠药吃,就算有医生证实你父亲有购买过安眠药也不能说明安眠药就给了你母亲,一切都只能算是推测巧合。但要是有人亲眼看到有人给了你母亲多余的安眠药吃,就可以指直接指证那个人。而指证的人就是你父亲。”

“你的意思是,让夏政廷直接控告卫晴天?!”

“对。”封逸尘点头,“卫晴天有杀人的动机。”

“但是卫晴天不承认怎么办?”夏绵绵说,“两个人互相咬着对方不放,也有可能卫晴天会胜算。至少目前而言,所有证据都是在说是我父亲所为,特别是那份假合同。当年的财务明确指出,是夏政廷拿着那份合同去财务拨款的。”

“是不是夏政廷让人伪造的,这明显就可以再出来一个证人,比如当年伪造签字的当事人。”封逸尘说,“只要让当事人一口咬定不是夏政廷让他签字的,夏政廷就可以有理由说明,他只是收到这份签字合同,并不知道这份合同的签字是假的,后面发生的一切事情就都可以有理由说得过去。”

“可是我在哪里去找当年伪造签字的当事人?难道做假证吗?”

“我帮你找到了。”封逸尘说。

夏绵绵一怔。

“这个人其实不难找,在当年的驿城,民间可以模仿写字的人不多,顺藤摸瓜就能找到。而且不得不说,当年确实不是你父亲拿去签字的,是卫晴天。”封逸尘直白。

“夏政廷居然没有为自己反驳?明明很容易脱身的!”夏绵绵此刻不得不怀疑夏政廷的智商。

“也是因为遇到自己的事情,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封逸尘说,还很直白,“当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做贼心虚。”

“嗯。”夏绵绵点头,觉得封逸尘说得有道理,“那个伪造签字的人,你应该能够保证他的安全的是不是?”

“当然。”封逸尘说,“随手听候你的安排。”

夏绵绵看着他。

那一刻缓缓笑了。

封逸尘轻扬着嘴角,他脸靠近。

这次反而是夏绵绵主动。

主动地去亲他。

恍若,封逸尘很喜欢和她卿卿我我。

她在想他们才结婚那会儿,她怎么勾引都勾引不了这个男人,一旦发生了关系……就真的一发不可收拾。

房间中变得气喘吁吁。

两个人躺在一起。

毕竟医生说了,禁房事。

所以两个人只能盖着一张被子,纯聊天。

封逸尘说,“绵绵,很久没看到你笑了。”

夏绵绵轻抿了一下嘴唇。

“晚安。”

“晚安。”

……

翌日一早。

夏绵绵蹑手蹑脚的起床。

昨晚上某人某个地方兴奋了一个晚上,今天应该也累了。

她不想打扰到他的休息,轻手轻脚的洗漱完毕,离开。

她轻轻的关上房门,下楼,准备让小南和她一起出门。

楼下大厅中。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一个,似曾相识的男人。

其实她还好,她很稳重。

但是小南不稳重。

小南一颗少女心已经填满了整个大厅。

就差没有流口水了。

“小南。”夏绵绵忍不住叫着一脸花痴的小南。

小南回神,回神那一刻似乎都舍不得移开视线,开口喃喃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家里?我真的不知道,我感觉我自己在做梦。”

夏绵绵看着面前的男人,淡笑了一下,“阿某。”

阿某回头看着夏绵绵,恭敬无比,“我奉命,24小时保护你。”

“猜到了。”夏绵绵点头。

阿某不再多说。

夏绵绵对着小南,“去准备早餐吧,吃完之后我们就出门。”

“哦。”小南点头,点头忍不住还是一直看着阿某。

看得如此冷漠的阿某,都有些不爽的皱了皱眉头。

小南说,“他不会突然就消失了吧。”

“不会,除非你把她吓跑了。”夏绵绵直白。

“……”小南无语。

她这么可爱善良,她怎么可能把人吓跑。

确定了阿某不会突然离开,小南就无比高兴的去厨房和林嫂一起准备了早餐。

阿某自然不会和他们一起吃,很规矩的站在一边等待。

小南就一边吃一边眼巴巴的看着阿某。

林嫂都忍不住打趣,“小南也情窦初开了!”

“林嫂。”小南脸有些羞红,“人家25岁了。”

“是是是,都是老姑娘。”

“林嫂,人家还很年轻。”小南不爽。那一刻突然想到什么,“小姐,阿某比我年长吧。”

“嗯,应该比你大了一两岁。”

“那就好,我才不想吃嫩草。”小南笑,而后又嘀咕,“当然要是嫩草我也愿意。”

话说你考虑过人家阿某愿意吗?!

吃过早餐之后,夏绵绵就带着小南和阿某一起出了门。

小南依然开车,阿某严肃的坐在副驾驶室。

小南开车开得很慢,但凡有拿一点空闲时间就会忍不住多看阿某几眼,看得阿某浑身不自在。

终于在一个红绿灯的间歇,从副驾驶室直接下了车。

小南一脸懵逼。

一脸懵逼的看着阿某突然走向驾驶室,说,“我来开。”

小南受宠若惊。

阿某是怕她太辛苦吗?!

阿某怎么这么体贴。

她连忙从驾驶室出来,屁颠屁颠的坐到的副驾驶室。

阿某开着车,稳速的在驿城街道上行驶。

小南就一脸花痴的看着阿某,眼睛都不带眨的。

夏绵绵有些好笑。

总觉得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比小南更单纯的人。

车子一路停在了夏家别墅。

夏绵绵走进去。

阿某和小南自然就坐在车里等待。

突然就剩下两个人的空间,小南越发的春心荡漾了。

她主动开口,“你好,我叫小南。”

阿某看了一眼小南,没回答。

“你叫什么?”小南故意问道,一脸笑盈盈的模样。

“阿某。”

“阿某,名字好特别。”小南自顾自的笑了。

阿某皱了皱眉头。

“阿某,你还记得我吗?”小南一脸期待。

“不记得。”

“怎么会不记得呢?上次我们还我们还……”小南摸着自己的嘴,整个人幸福到都快要爆炸了。

阿某蹙眉。

他实在不记得眼前这个女人,叽叽咋咋吵个不停的女人是谁。

“你不记得没关系,我记得就好。”小南笑得依然灿烂。

阿某已经不想再搭理。

小南却不屈不饶,“阿某,你有女朋友吗?”

“……”阿某无语。

“看你表情就知道没有了。我也没有男朋友,是不是好巧。”

“……”阿某看着小南。

小南说,“所以我们交往吧。”

“……”

这人,脑袋是有问题吧?!

……

夏家别墅大厅。

夏绵绵出现。

夏政廷和卫晴天以及夏以蔚都在家里,家里的气氛怎么都欢快不起来。

所有人看着夏绵绵,每个人的眼神都不同,各怀心思。

夏绵绵直接走向夏政廷,“爸。”

夏政廷点头,从沙发上站起来,“你跟我上楼。”

“嗯。”

夏政廷带着夏绵绵上了楼。

卫晴天和夏以蔚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总觉得心有不安。

夏以蔚忍不住开口道,“这个时候爸还和夏绵绵这般,到底怎么回事儿!夏绵绵难道不知道爸现在面临的是什么官司吗?!她都不计较的吗?!”

“夏绵绵能够想的绝对不简单。”卫晴天冷眸,“夏绵绵这种女人,到这个时候了,肯定会为自己谋利益。”

“妈的意思是?”

“夏绵绵是一个理智的人,而且也很聪明,到现在知道夏政廷早晚完蛋,肯定是想在最后的关头在夏政廷身上谋取好处,可惜,她太看得起自己了,夏政廷这种半点都不想肥水外流的人,他是不可能把资产分配给夏绵绵的,她不过是在做梦而已!”

夏以蔚听她母亲这么一说,心情大好,“看夏绵绵吃个闭门羹。等到时候我接管了夏氏集团,我第一个要撵走的就是夏绵绵,真想看看那个时候的夏绵绵到底是怎么扭曲的模样!想想都觉得大快人心。”

“先别表露了出来,一切等定局了再说。”

“现在还不算定局?爸都已经和钟律师在说资产过户的事情了。”夏以蔚胸有成竹的模样,“马上夏家就都是我们的了!妈!”

夏以蔚越说越兴奋。

卫晴天被夏以蔚也感染到了,也是真觉得这件事情,夏政廷会按照她的想法一步一步走下去。

她忍了这么多年,对夏政廷也忍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而楼上书房。

夏政廷和夏绵绵显得自然严肃了很多。

夏绵绵直白,“爸,我找到当年仿签我母亲字迹的人了,为什么你不告诉我,本来就是卫晴天去做的?”

夏政廷一怔。

那么久远的事情,他都差点忘记了。

仔细回想。

当时确实是他让卫晴天这么做的。

当年除了卫晴天他谁都不信任,但奈何不方便自己出面,就让卫晴天帮他经手,没想到到现在,反而成了他救命的砝码!

他心里激动,表面却还是冷静无比,顺势说道,“爸也是老糊涂了。当年卫晴天突然拿了一份签字合同给我,说是你母亲打发她走的条件,没想到,居然是她为了讨好我故意仿照的。”

“意思就是,当年卫晴天拿了合同给你,她告诉你说,那份合同是我母亲文淑莉打发她离开你身边的条件,而你也没想到,这份文件其实是假冒的,卫晴天就是为了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让你挪用颂文集团从而导致颂文集团破产,同时再制造我母亲自杀的假象,杀了我母亲,为的就是能够顺利进入夏家。”

“就是这样的!”夏政廷一口咬定。

“爸,如果是这样,我觉得我们现在就有必要去公安机关报案。”夏绵绵说得直白,“举报卫晴天杀害我母亲文淑莉,同时利用非法的手段谋取庞大资金流。”

“直接去报案吗?”

“爸你是证人,你有权利去举报!”

“其他都安排好了吗?”夏政廷有些犹豫。

是真的很怕突然就崩盘了。

毕竟说直白一点,杀文淑莉的人确实是他,他从文淑莉去世三天前就加了重量级的安眠药在她平时的养生汤里面,在当晚还去了文淑莉的房间将她平时吃的维生素片换成了安眠药,让她误吃了很多,目的当然就是让她死无对证,死了,那份伪造的签字合同就没人能够反驳得了,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挪用了颂文集团的资产并让颂文破产,从而壮大夏氏企业,更重要的是还从他父亲手上,竞争过夏政钦拿到夏氏的绝对经营权。

当然,他还能名正言顺的将卫晴天接回夏家,让他唯一的儿子夏以蔚在他百年之后可以继承他夏氏的资产!

一举三得的事情,他当年和卫晴天筹谋了很久。

仔细一想。

很多计谋都是卫晴天帮他策划的,不得不说,当年的卫晴天聪明到甚得他心。

这么多年过去……

果然,早已物是人非。

他听到夏绵绵说道,“不需要安排太多,事实就是如此,公安机关可以去调查。”

“可是我的嫌疑还是很大。”夏政廷不放心的说道,“虽然现在可以说明卫晴天伪造签字,但她没有可以杀文淑莉的条件!那个时候卫晴天还没有在夏家别墅,卫晴天怎么可以远程操作杀得了文淑莉?!”

“这个就需要爸你的指证了!”夏绵绵说,“我母亲体内的安眠药过多的成分,难道就是一两天形成的吗?应该不是吧,卫晴天怎么通过你的手将安眠药送到我母亲嘴里,难道还没有个说法吗?!”

“你的意思是……”夏政廷诧异。

此刻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该怎么说,总觉得一切都应该听夏绵绵的。

“你为了讨好我母亲,让她答应你那份商业合作,所以想到每晚给我母亲养身汤,但你不会熬汤,佣人熬汤也不够好喝,所以就想到让卫晴天熬好送来。当初安眠药你是让医生给你了,但安眠药没有在你手上,你让卫晴天帮你保管着。”

“怎么证实安眠药在卫晴天手上?”夏政廷疑惑。

“你是证人,当然要你指证。”

夏政廷沉默了两秒,似乎在考虑这件事情的逻辑性。

缓缓,一口答应,“好!”

“当然,这是我们自己编的一个故事。”夏绵绵说,“实际上,要让这个故事成立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让卫晴天自己承认。”

“她怎么可能会承认?!”

“爸。”夏绵绵看着他,“卫晴天最在乎的人是谁?”

“你说,小蔚?”

“对。”夏绵绵点头,“小蔚得起关键作用。”

“让小蔚去劝卫晴天吗?小蔚能同意吗?”夏政廷有些犹豫。

“一般情况应该是不会的。但如果关系到小蔚的利益可能会。”

“怎么说?”

“很简单,爸不管如何都不愿意和卫晴天离婚将自己的资产转移,如果你罪名成立,你的所有会根据法院的判决支付当年的损失,甚至不会把自己的经营权交给小蔚来打理,或者直接给我。”夏绵绵说。

夏政廷眼眸一紧,那一刻明显带着些审视和防备。

夏绵绵当然知道夏政廷这么老奸巨猾的人,肯定会存在怀疑。

她直白,“就是为了让小蔚有危机感,话可以说好听一点,现在小蔚一个人独当一面欠火候,我帮他一起打理着夏氏,过几年再根据小蔚的情况再把夏氏交给他。你想,小蔚会不会有私心觉得,我拿过了经营权,就有可能一直不给他了?”

夏政廷点头。

“所以,小蔚会宁愿你来打理,也不会让过我来代替你。”

“有道理。”夏政廷点头。

夏绵绵又说,“但这些前提要在卫晴天已经有了嫌疑的情况下才告诉小蔚,否则贸然的给小蔚说让他劝他母亲自首,很有可能小蔚会提前通知卫晴天,和卫晴天一起来反抗爸,毕竟卫晴天和小蔚之间的感情更深厚一些。”

“你的意思是我先报案,让小蔚处于六神无主的状态。”夏政廷也不傻,冷静下来之后就能明白夏绵绵的所有安排。

“对,这个状态最好忽悠。而且卫晴天被带走,小蔚一时间也找不到卫晴天商量,自己一个人很容易孤立无助,这个时候我们更好拉拢他。”

“绵绵,你想的确实周到。”夏政廷忍不住感叹。

从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可以聪明到这个地步。

夏绵绵微微一笑,“我也不过是想要保全爸。”

夏政廷欣慰的点头。

“最后,当我自私也好,我希望这次如果爸没事儿,还是好好待杜文娜吧,她跟着你真的不容易。而且我看得出来,她是诚心的喜欢你。这次你出事儿,虽然你不让她在别墅,但几乎每天都会给我打电话,很关心你的一举一动。”

“爸知道了。”夏政廷点头,笑着说道,“你果真是什么都在为爸着想。”

夏绵绵微微一笑。

夏政廷说,“那我现在报案?”

“嗯。”夏绵绵很肯定。

夏政廷点头,直接拨打电话。

说直白一点,这就是最后孤注一掷的做法,就算不成功,也别无选择。

夏政廷在报案电话里面说得很清楚。

挂断电话之后,夏政廷看着夏绵绵,“半个小时后会有人过来带走卫晴天做调查,我们现在怎么办?”

“下去等着。”

夏政廷带着夏绵绵下楼。

楼下,卫晴天和夏以蔚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他们下来,连忙站起来,对着夏政廷很是亲昵,“政廷,都这么累了,还和绵绵说事情,你该多休息。”

夏政廷看着卫晴天关心的模样,终究心里有些内疚。

但毕竟是几十岁的人了,经历过太多的人情世故,内心早就磨得冷漠不堪。

他说,“刚刚和绵绵谈了谈关于公司的事情,始终放心不下。”

“你看你,都这样了还想着公司。”卫晴天故意生气,又责备了一下夏绵绵,“绵绵也真是,这个时候就该让你父亲多休息,过几天就要上庭了……”

说着,卫晴天突然红了眼眶。

夏绵绵心里冷笑。

过几分钟,应该就哭不出来了吧。

她不动声色。

不动声色的看着卫晴天扶着夏政廷坐在沙发上,无比殷勤的又是递茶,又是削水果,照顾有加。

夏政廷一边享受着卫晴天的对他的无微不至,一边说道,“这次事故我免不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公司的事情一直让我无法放下,以蔚虽然有能力,但在商场上总是欠缺了些,绵绵倒是让我放心不少。”

卫晴天一听夏政廷这么说,脸色就有了变化,没有开口插话。

夏以蔚有些按耐不住了,他说,“其实大姐也比我多工作了一年而已。年龄上也就比我大了半岁。大姐可以做到的,爸你放心,我也可以做到。”

“不是不放心,就是夏氏这么大的家业,断然不能太随便了去。公司的事情,我要再三考虑。”夏政廷说着。

夏以蔚还想反驳什么,卫晴天一个眼神过去,让他闭了嘴。

卫晴天的心里自然也有些不舒服。

她就知道夏绵绵这两天频繁过来找夏政廷,就是对公司不怀好意,不知道又在夏政廷耳边说了什么,让夏政廷对夏以为产生了怀疑。

可尽管如此,又能怎样!

她太了解夏政廷这个男人了,他绝对不可能把夏氏集团给了外姓,夏氏终究还是夏以蔚的,夏政廷这么说,不过就是想要利用夏绵绵来帮夏以蔚管理,到时候夏氏真的落在了夏以蔚的头上,难道还打发不走一个夏绵绵?!

这么一想,心里又释然了很多。

甚至还顺着夏政廷附和了两句,看不出任何其他情绪。

夏绵绵也附和了几句,大厅中看上去还很和谐。

直到,半个小时后。

佣人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说道,“老爷,外面有检察机关的人要进来。”

夏政廷脸色一紧。

他转头看了一眼夏绵绵。

夏绵绵回了他一个眼神。

夏政廷说,“让他们进来吧。”

“是的,老爷。”佣人急急忙忙的去开门。

卫晴天此刻有些激动了,“不是说要等到十天后才会确定上庭时间吗?现在都做了取保候审了,这些人又来做什么?!”

夏政廷没有说话,脸色看上去很凝重。

卫晴天再聪明的人也想不到那么多,一直在愤愤不平。

甚至在检察机关的人都来了,她还真一脸义正言辞,她甚至直接走到检察机关的面前,维护着夏政廷说道,“我们政廷是做了取保候审的,手续都很完善,现在你们没有资格把他带走!你们要是强迫带走她,我会告你们的,而且必须得等到我们的律师过来!”

检察机关的人冷冷的看着卫晴天,还未开口。

卫晴天又开始表演了,她转身拉着夏政廷的手,温柔的说道,“政廷你放心,不管如何不要担心家里,我会帮你都照顾好的,相信我。你也不要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夏政廷低垂着眼看着卫晴天。

而后。

脸色冷漠。

卫晴天以为夏政廷因为要被带走了才会如此,并没有多想,又温柔无比的说道,“政廷,你放心去,我会把一切都打点好的……”

“卫晴天。”检察机关的带头人突然叫着她的名字。

大概也是看烦了她的自我表演。

卫晴天转头看着检察机关的人,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

“有人实名举报你涉嫌一起杀人案,同时涉嫌一起商业犯罪,这是逮捕令,我们现在要带你回去,协助调查。”冷漠的声音,一字一句传入了卫晴天的耳朵里。

卫晴天整个人瞬间懵在当场。

她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完全不相信。

这简直是在给她暴击,让她和她的前一秒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不是来带走夏政廷的吗?!

卫晴天不敢相信。

她对着面前的人狠狠的说道,“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涉嫌犯罪的不是我!”

“没错,是你!”检查机关的人用着无比笃定的口吻,“请你配合,跟我们走。”

“不……”卫晴天那一刻仿若癫疯了一般,整个人瞬间变得激动得不像她原来的模样,她完全淡定不了,这种极限反差,任何人都冷静不了,她大声吼道,“你们凭什么带我走,凭什么!”

“这是我们的逮捕令。”检察机关的人再次亮出那张有效文件纸,不耐其烦的说道,“麻烦你配合,否则我们会采取强硬措施。”

“你敢……啊!”卫晴天尖叫。

身体突然被后面两个跟随一起的警察桎梏。

卫晴天拼命的反抗。

拼命地反抗,“你们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会告你们的,我会告你们冤枉我!”

“冤枉没有,等调查清楚了自然会给你一个答案。”检察机关的人冷漠无比。

说着,就打算带着卫晴天离开。

夏以蔚此刻似乎突然反应了过来。

刚刚真的是太过震惊,震惊到他以为他看到的不是真实,直到他母亲要被带走,才让他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之时,夏以蔚猛地上前阻止检察机关的人,狠狠的说道,“你们是不是搞错人了,我妈怎么可能涉嫌犯罪,你们搞错了吧!那人是我爸!”

声音很大,很响亮。

夏政廷听着,脸色明显难看了几分。

“没有搞错!”检察机关的人不厌其烦的再次解释道,“我们要拘捕的就是卫晴天!”

“神经病啊!”夏以蔚怒吼。

检查机关的人皱了皱眉头,没有搭理。

夏以蔚转头看着她母亲,激动地说道,“妈你别怕,可能就是去问点事情,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救出来的。”

卫晴天狠狠点头。

检察机关的人没了耐心,带着卫晴天走了。

突然空荡荡的大厅,刚刚就仿若闹剧一般,此刻瞬间变得安静。

安静无比。

夏政廷眼神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也从门口的方向回了神。

她想,卫晴天应该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在自作孽吧!

她回眸,对视着夏政廷的视线,在给他传递信息。

夏政廷点头,对着一边还很激动的夏以蔚开口道,“小蔚你过来。”

夏以蔚一怔。

随即,他坐回到了沙发上,坐在了夏政廷的旁边。

“你知道你母亲涉嫌什么吗?”夏政廷询问。

夏以蔚皱眉。

那一刻似乎也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总觉得,他父亲还有夏绵绵早就知道了一般。

他不傻,此刻也知道应该冷静。

他听到夏政廷淡淡的口吻说道,“涉嫌谋杀绵绵的母亲,以及用绵绵母亲的名义非法挪用资金。”

“不是你吗?”夏以蔚脱口而出。

说出来之后就有些后悔了。

不管如何,他母亲有吩咐,让他要忍住,不到最后关头一定不要得罪了他父亲。

他咬了咬牙,硬着头皮看着夏政廷。

“你真的以为当年的事情就是我一人所为吗?”夏政廷问。

夏以蔚心口一紧。

所以,参与者还有他母亲了。

而且以他母亲的个性,当年为了进入夏家,肯定做过太多见不得人的事情。

杀夏绵绵的母亲绝对会是她计划中的事情。

“对,你母亲全程参与。”夏政廷给予肯定的答案。

夏以蔚那一刻根本无力反驳。

夏政廷又说,“现在我们家面临两种情况,第一种,我和你母亲同时绳之以法,夏家交给你和绵绵来打理。我想好了,你尚且年轻,资历不够,而且说直白一点少了些锻炼,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爸都不得不说,对比起把夏氏交到你手上,我更愿意交给绵绵来管理。当然,夏家的产业需要你来继承,绵绵早晚会给你,在她觉得你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

“爸!”夏以蔚有些冲动。

没有了卫晴天在旁边,什么都会露底,“大姐始终是外姓人,现在又嫁给了封家,封家一直对我们夏家虎视眈眈,你就不怕大姐也有私心吗?”

“这么久,绵绵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

“爸!”夏以蔚完全接受不了。

今天简直在遭受各种暴击。

各种各样的暴击。

他母亲被突然带走,让他少了很大的依靠,现在又突然听到他爸说,说什么他能力不够,要让别人来打理夏氏。

他怎么可能接受的了。

“听我说第二种情况。”夏政廷对着夏以蔚,脸色严肃。

夏以蔚只得忍耐。

夏以蔚继续道,“第二种就是,你母亲主动认罪。把当年所有的事情一个人承担了。这样一来,还是由我来主持夏氏,还是由我来掌舵,自然,由我来亲自栽培你。爸也到了岁数了,总会把夏氏全权交给你,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夏以蔚咬牙。

夏政廷的意思再明白不过。

要么让夏绵绵来打理夏氏,要么就是夏政廷亲自坐镇,总之现在,都落不到他的身上。

他当然宁愿夏政廷来继续坐镇,不管如何,夏政廷最后都会把夏氏一切给他,但是夏绵绵不会,夏绵绵明摆着和他们争锋相对,要是夏政廷把夏氏交给了夏绵绵,夏绵绵绝对可以连骨头都不会给他,而他凭借自己的能力,怎么可能斗得过夏绵绵,斗得过还有那么大一个封尚集团支撑的夏绵绵。

而且仔细一想,自己到底是不是有那个能力在如此危机四伏的商场顺利的将夏氏集团管理好,他自己都不敢肯定,以前有他母亲在旁边帮他,如果她母亲锒铛入狱,他一个人面对能不能行,他没把握。

他的沉默,让夏政廷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之色。

那一刻是真的不得不佩服夏绵绵揣测人心的能力,完全是把夏以蔚给算得死死的。

也不由得感叹。

要是夏绵绵是儿子,他也犯不着一直培养夏以蔚了。

把夏家交给夏绵绵这样的人他放一百颗心,可惜的是,夏绵绵始终不是儿子,在他的观点里面,始终不能传承家业。

“爸现在是需要我做什么吗?”夏以蔚开口。

也不算笨,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夏政廷既然给他说了这么多,自然就有他的目的。

“爸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所有一切也就都是你的,所以爸也不拐弯抹角了。”夏政廷说,“你母亲卫晴天,我不得不承认她在这个家里的付出,也不得不说她确实很辛苦而我对她很感激,但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我们做大事者不拘小节!所以,我希望你来劝你母亲承担下所有的罪行。”

夏以蔚就知道夏政廷打着这样的如意算盘。

能有个替罪羔羊,夏政廷肯定要先保住自己。

夏政廷说,“我知道你的为难,也知道你和你母亲的感情。但是以蔚,不只是现在,以后在商场上你也会面对很多类似于让你很为难甚至会触碰到你良心的事情,你如果每次都这么懦弱,我真的无法放心的把公司交给你。”

夏以蔚看着夏政廷。

夏政廷也不多说,“你自己考虑一下,要怎么做看你自己的选择,我不为难你。”

话虽若此,但夏政廷明显就是给了他一个考验。

他要是不这么做……

不怎么做,夏氏还真的能是他的吗?!

他看着夏政廷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我有些累了,上楼休息一会儿。你们两姐弟再好好谈谈。”

夏政廷明摆着把难题又丢给了夏绵绵。

夏绵绵也无所谓,点了点头。

夏政廷离开了客厅。

夏以蔚狠狠的看着夏绵绵,那一刻真的是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杀了夏绵绵,他说,“是不是你搞的鬼?是不是?!”

“小蔚。”夏绵绵显得很大度,“我觉得你现在更应该关心的事情是,怎么劝说你母亲自首。”

“夏绵绵!”夏以蔚暴怒。

“否则,夏家很有可能就会是我的了!趁着我现在还没有特别想要夏氏的时候,你最好做出选择,要不然,我真的不能保证,如果爸把夏氏真的交给了我,我还会不会把他还给你。”

“你……”夏以蔚气得跺脚。

他恨不得杀了夏绵绵!

似乎每次都被她算得死死的!

对比起夏以蔚,夏绵绵很是自若,甚至还故意笑道,“你好好考虑,时间不多。”

说着,夏绵绵就起身离开了夏家别墅。

她转身的那一刻,她听到夏以蔚咬牙切齿的声音,“夏绵绵,你早晚会被我弄死!”

夏绵绵嘴角的笑容一冷。

这句话,她会加倍奉还!

------题外话------

昨日奖励:心心佳儿、13041400839、xiaojiejiejie11、醉雪霏零、沫以初夏(非常感谢大半夜还守着看宅文的亲们,但宅提醒,可不要熬夜太晚,对身体不好哦,么么哒)

今日问题:所以,夏以蔚会做什么选择?!

小宅求月票。

小仙女们,求月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