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大阴谋(6)卫晴天的下场/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走出夏家别墅。

门口,阿某站在轿车旁边,显得很严肃。

小南就趴在小车上,不停的在主动地和阿某说话。

阿某当没有听到,甚至还很排斥,所以画面看上去非常滑稽。

夏绵绵一出现。

阿某似乎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上前,主动给夏绵绵打开车后座车门,显得恭敬无比。

“阿某你好有绅士风度。”小南一脸崇拜相。

阿某明显嘴角冷抽。

他完全漠视小南,直接转身回到驾驶室。

小南也迅速的坐回了副驾驶室。

阿某看了一眼小南,还是硬着头皮将车子平稳的开在驿城街道。

车内都是小南停不下来的声音,“阿某,你开车技术好好。”

阿某没搭理。

“阿某,有没有人说过,你侧面看上去好帅。”

阿某紧捏着方向盘。

“阿某,你手指好长,好好看。”

阿某真的在努力地控制控制。

小南似乎半点察觉不到对方的感受一边,突然转头对着夏绵绵说道,“小姐,我和阿某在交往了!”

“咳咳……”阿某真的差点没有被口水呛死。

他就想一口老血喷死旁边的女人。

“你别激动,我知道你很兴奋。”小南好心安慰。

阿某终于控制不住了,他冷声,“我什么时候答应了和你交往的?”

“但刚刚你也没有拒绝啊?”

“我只是……”

“沉默就是默许,不信你问小姐是不是这样的?”小南很笃定的口吻。

阿某那一刻真的很想开车撞死。

他真的受够了。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一种女人,有一种会把人搞疯的女人!

“算是吧。”夏绵绵应了一声。

阿某脸色更难看了。

他说,“我会给BOSS请示,我没办法保护你。”

夏绵绵忍不住一笑。

被一个小南搞得这么不淡定,当初在道上还挺出名的杀手,居然也有这么崩溃的一天。

她说,“小南没有恶意。”

“我无福消受。”

“你有的。”小南连忙说道,“我会看八字,我看你面相就知道你是有福之人。”

“……”阿某忍得青筋暴露。

车内就是弥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滑稽氛围。

夏绵绵现在倒是很庆幸小南的各种抽风,至少让她的生活不至于太过压抑。

不至于会因为发生的太多事情而压抑得发慌。

车子停靠在小区停车库。

阿某因为是24小时贴身保护,所以会跟着夏绵绵一起,小南自然是跟着的,总之随时随地花痴一地。

能够喜欢一个人喜欢到这么没有修饰,她只服小南。

到达家里。

阿某直白,“我去找BOSS。”

说着,就迅速的上了楼。

小南还眼巴巴的看着阿某,桃色泡沫飘得到处都是。

“行了,花痴女。”夏绵绵拉回小南的视线。

小南回神,回神说道,“我就是很喜欢阿某啊,我这辈子非他不嫁。”

“那也要他非你不娶。”

“他没有女朋友的。”小南肯定道。

“然后呢?”

“我可以霸王硬上弓。”小南贼笑。

“我劝你慎重。”夏绵绵严肃提醒。

“为什么?”

“我怕你三天下不了地。”

“你是怕阿某在床上太猛吗?”小南羞涩得脸都红了,明显期待到要命。

“……”夏绵绵想她是能够理解阿某的崩溃的,她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告诉小南,“我是怕你上胳膊瘸腿!”

丢下一句话,夏绵绵直接也上了楼。

小南就这么一脸懵逼。

她为什么要少胳膊瘸腿!

她才不要。

她还要健健康康的给阿某生一堆胖娃娃。

生一堆!

楼上。

夏绵绵走向自己的卧室。

卧室门口,阿某站在那里。

夏绵绵说,“见到封逸尘了吗?”

“嗯。”阿某点头。

“他怎么说?”

“他拒绝。”阿某直白。

“其实小南人不错。”夏绵绵劝道。

“……”阿某脸色都白了,“请你不要在我耳边提到这个人的名字。”

夏绵绵忍住笑。

这是有多不受待见。

求小南的心里受伤面积!

她耸肩,感情的事情,还是任由他们顺其自然的好。

她推开了卧室的门。

卧室中,封逸尘拿着报纸,非常悠闲的坐在大床上,看着夏绵绵进来,顺手将报纸放在了一边。

“事情进展得怎么样?”封逸尘询问。

“很好。”夏绵绵说,“夏政廷报了案,现在卫晴天被带走了,夏以蔚正在动摇,八九不离十,会劝卫晴天承认所有的罪行。接下来,只需要看好戏就行了。”

“过来。”封逸尘伸手。

夏绵绵看着他的模样。

他大概一天没起床,身上还穿着软软的家居服,头发也有些凌乱但就是在他如此帅气的脸上美得相得益彰,貌似,真的如凌子墨说的那样,封逸尘自带美颜效果。

她温顺的走过去。

封逸尘将她搂抱在怀里,嘴唇就这么靠了过来。

夏绵绵也不知道为什么封逸尘会如此的眷恋。

似乎是一有空隙,就会亲吻。

就会缠绵不休。

两个人气喘吁吁。

夏绵绵说,“你还是安分一点。”

封逸尘点头。

“那我先出去让你冷静一下。”夏绵绵起身。

封逸尘拉着她的手。

“我觉得我在你很难冷静。”夏绵绵往下看了一眼。

封逸尘抿唇。

那一刻,突然就感觉自己的手被用劲儿的往下。

“你可以让它彻底冷静。”

“所以你是想……”夏绵绵看着他。

看着封逸尘的耳朵都红了。

夏绵绵嘴角一勾。

你想,我就满足你……

卧室中,一片春光乍现。

而后。

夏绵绵给韩溱打了电话。

“伤口撕裂?”韩溱问。

“我不知道,但是包扎的伤口上有血渍,我发誓我没有碰到他的伤口,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流血。”夏绵绵很严肃。

那一刻就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小孩一般,在做着无谓的保证。

“我马上过来。”

夏绵绵挂断电话,转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似乎半点都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舒适的靠在床头,看着夏绵绵的紧张。

有时候,就觉得这样就够了。

他其实奢求真的不多。

“不痛吗?”夏绵绵问。

“不痛。”封逸尘说。

“……”骗鬼呢。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彼此。

一会儿。

韩溱又带着他的超级专业医药箱出现在了卧室之中,他熟练的剪开封逸尘的纱布,看着封逸尘伤口处浸出的血渍,又熟练的进行了止血和包扎,一边操作一边问道,“为什么会拉扯到伤口?”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意思让封逸尘解释。

封逸尘闭嘴不说。

“行房事了?”韩溱一副了然。

“但我没让他动。”夏绵绵吐口而出。

话一出。

夏绵绵觉得脸都烫了起来。

她瞪了一眼封逸尘。

封逸尘嘴角淡笑。

韩溱倒是很淡定,他一直在严肃的处理伤口,好半响似乎是处理规矩了。

他收拾自己的东西,提着医药箱离开的那一刻,对着夏绵绵说道,“女上位也不行。”

“……”夏绵绵无语。

真的是有些无地自容。

她说,“没有!”

“手也不行!”韩溱再次开口。

“……”好吧,你赢了。

你他妈什么都知道。

你倒是之前说清楚啊!

夏绵绵看着韩溱走得异常潇洒的样子。

她回头怒视着封逸尘。

被人这么直白的戳穿,被人这么戳穿。

封逸尘反而一脸无所谓,看着夏绵绵如此憋屈的模样笑了笑,“他不懂。”

“啊?”夏绵绵莫名其妙。

“人间极乐。”封逸尘说。

“……”所以封逸尘的意思是,韩溱还是处吗?

封逸尘轻轻的向她招手。

她也觉得自己有时候温顺得像只小猫咪,她趴在封逸尘的身上,绝对避开了他的伤口。

他说,“我以前也不知道。”

“嗯?”

“所以……”封逸尘说,“不想再克制。”

“你滚!”

夏绵绵就感觉封逸尘的手特别不老实。

夏绵绵完全是弹跳式的蹦开。

她完全可以想象,要是再让韩溱过来,韩溱看着她的那张脸,会扭曲成什么样子。

封逸尘看着夏绵绵如此大的反应,嘴角居然还笑了。

笑得还该死的好看。

妈的!

夏绵绵咬牙,又蹦了回去。

一口咬在了封逸尘的唇上。

咬嘴唇其实很痛的,会让人痛到人憋不住眼泪。

但是封逸尘没有任何反抗,就任由她的发泄。

发泄着发泄着。

她还能够感觉到他的舌头,轻舔着她的嘴唇。

封逸尘这个色鬼!

两个人又亲吻了一会儿。

就像怎么都亲不够一般,一直很想很想……

连带着她,都很想。

如胶似漆中。

夏绵绵的电话突然响起。

夏绵绵推开封逸尘。

她擦了擦自己的嘴角。

总是很容易被他蛊惑。

封逸尘的技巧真的不能太好。

她深呼吸一口气,看着来电,没有避开封逸尘直接接了电话。

这个举动显然让某人,心情不错。

“爸。”夏绵绵用冷静的声音开口道。

“小蔚答应了,他现在打算去看守所看卫晴天,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去,但我又不太方面不出面,你能不能过来陪着他一起去?!”

“好。”夏绵绵一口答应。

是没想到夏以蔚想通得这么快。

卫晴天这些年一直的隐忍打拼为的就是夏以蔚的发展,却最后,还是会被自己的儿子亲手抛弃。

这算是报应。

她挂断电话,对着封逸尘说道,“我要出去一趟,陪夏以蔚去看守所见卫晴天。”

“嗯。”封逸尘点头。

夏绵绵看了一眼封逸尘,转身就走。

离开之后。

封逸尘低头看着关着静音但一直在闪烁不停的电话号码,他接通。

“封逸尘,是不是为了一个夏绵绵,连妈都不要了!”那边声音尖锐无比。

封逸尘紧抿着唇瓣,没有回答。

“你去龙门了是不是!”那边继续问道,听得出来声音暴露无比。

“是。”

“你想死在里面吗?!”

“我只是去警告龙天不要动夏绵绵。”

“疯了你吗?!”杨翠婷怒吼,“几年前那次我是怎么警告你的,你现在却为了一个夏绵绵,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我这么多年对你的培养都是白费了是吗?!”

“我没忘记你要求我做的事情!”

“最好别忘记了!”杨翠婷狠狠道,“否则,弄死一个夏绵绵对我而言轻而易举,不管你派多少人在夏绵绵身边,你要知道,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你别想着反抗我!”

封逸尘紧捏着手指。

“你好自为之!”

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封逸尘脸色阴鸷!

有些事情,确实应该有一个了断了!

……

驿城街道。

夏绵绵依旧坐在后座,阿某开着车。

小南死皮赖脸一定要跟着。

就是死皮赖脸,怎么阻止都无效。

所以一路上根本就不用考虑寂寞了。

轿车停靠在夏家别墅门口。

夏以蔚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应该是接受了夏政廷的安排。

车门打开。

夏以蔚坐进去,整个人明显能够感觉亲和了些,他还主动对着夏绵绵笑了笑,说道,“你和爸说得没错,我刚刚太激动了,大姐你别放在心上。”

“怎么会?”夏绵绵自然也会打官腔,“能够想通就好。不过说直白,我也是有私心的人,当然不是窥视夏氏的财产,而是我就只有爸和你这么唯一的两个亲人了,我实在不想看到爸一把岁数了还在监狱里面度过。”

“我理解姐的心情,我也是不想看到爸这么大半辈子的辉煌,最后落得这么一个被人非议的后果。反正最后都会失去一个亲人,我也只能衡量取舍了。终究而言,这个家离不开爸。”夏以蔚无奈地说道。

“能够想明白就好。”夏绵绵笑着,安慰。

两个人都这么知面不知心的交谈着,虚伪又做作。

车子到达看守所。

“需要我陪你吗?”夏绵绵问。

“不用了,我想单独见见我妈。”

“好。”夏绵绵也不多说。

这件事情,就让他们母子俩单独去解决。

夏以蔚打开车门下车。

走向看守所。

之前就已经打点好,甚至是畅通无阻的直接就被带了进去。

因为实名举报且证据充分,卫晴天是被自己进行了看押。

夏以蔚出现的时候,卫晴天情绪还有些激动,她看着自己的儿子,连忙说道,“小蔚,你来保释我出去的吗?我受够这种地方了!”

夏以蔚有些沉默。

卫晴天在刚刚的激动之后,一瞬间冷静了下来。

她眼眸一紧,“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你爸不让你保释我出去?!”

“妈。”夏以蔚欲言又止。

“我就知道夏政廷这只老狐狸不安好心,想要让我替他受罪。他真的以为这么多年我对他巴心巴肺吗?!我既然敢拿出证据来控告他,我就有十足的把握送他去监狱,他根本斗不过我。要知道当年的所有证据,人证物证我都有,我就不相信法律会乱判!”卫晴天狠狠地说道,似乎也是下着莫大的决心,“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他同归于尽!绝不能便宜了他!”

“妈也承认当年害死夏绵绵母亲以及挪用公款的事情,你也有参与你也有份是吗?”夏以蔚问,看上去很严肃。

“否则你以为单凭夏政廷的能力,可以做到这个地步吗?!不是我,夏政廷怎么可能发展得如此好,不是我,夏政廷怎么可能让夏氏集团吞并当时同样是顶级集团的颂文,更不可能发展到驿城第一集团的位置上!”卫晴天对自己儿子半点都没有防备,狠狠的说道,“现在就想过河拆桥了他想得美!还想让我做替罪羔羊,我当年既然能够给他想出如此完美的计谋就能够有那个能力让他一无所有!”

夏以蔚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她母亲的激动。

若有所思。

卫晴天看她儿子突然的沉默,拉着他的手柔声说道,“小蔚,别怪妈心狠,妈也是为你好。如果不是妈当年做的一切,你和你姐怎么可能过上现在的日子,怎么能够有这么多的荣华富贵,怎么可能过得这般人上人的生活。”

“嗯。”夏以蔚点头。

“无毒不丈夫。”卫晴天深深的说道,“现在妈还能庇护你,等有一天你独当一面时,也就会知道,有些事情非做不可!”

“妈说得很对。”夏以蔚点头。

确实,要心狠。

“刚刚我被问话了,是夏政廷实名举报我,说我杀了文淑莉,甚至把我的杀人动机和杀人方式都说得清楚明了。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绳之于法,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所有都债赃陷害在我身上,我当然给自己留了后手,我就是想到,要是夏政廷真的做绝了,我宁愿和他同归于尽!”卫晴天眼神中闪发出恶毒的光芒。

这些年她也受够了。

受够了和夏政廷的虚情假意。

她要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什么意思?”夏以蔚听到这里,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卫晴天左右看了看。

知道以夏家现在的实力,还是可以将周围的人都打发走的。

不过习惯了谨慎的她,还是四处打量了一番,说道,“我电脑里面E盘一个隐藏文件里面,有一个当年夏政廷和我说动手杀文淑莉的录音,你只要把那份录音交给司法机关,夏政廷就是杀人的罪魁祸首,而我不过就是帮凶而已。”

夏以蔚震惊。

第一次才真的不得不佩服,她母亲的强大能力。

可惜……

可惜了。

终究卫晴天这辈子,斗不过夏政廷。

输在了他身上。

他当然不可能为了她母亲的一己私欲就陪着她报复下去,他要的是他的利益,他实实在在的利益。

他说,“好,我知道了。”

卫晴天邪恶一笑,“我倒是很想看看,夏政廷想要陷害我反而被揭穿的扭曲脸!这辈子,我早就想要他不得善终了!”

“可能你看不到了。”夏以蔚突然开口。

卫晴天一怔。

那一刻突然就想被泼了一身冷水一样,凉透心扉。

“妈你说得很对,无毒不丈夫。”夏以蔚说,“我不会帮你把录音交给司法机关,相反,我会摧毁,让爸杀人的证据彻底消失。”

“小蔚……”卫晴天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看着这辈子,把所有一起最好的全部都给他的,她的儿子!

“我知道你的恨,也知道你的不心甘,但是妈,对比起你那些,我的利益更重要。”夏以蔚说,“毕竟我还有好长的路要走,而你本来就没有多久的活命时间了。”

“夏以蔚!”

“妈你听我说完。”夏以蔚很冷血的说道,“爸刚刚给我说得清楚,要么你认罪,要么你们一起认罪。如果一起认罪,他会把夏氏集团全权交给夏绵绵,我就是个摆设,但如果你认罪,他就会把夏氏集团留给我。妈,这一辈子做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让我继承夏氏家业吗?你认罪,所有一切就达成你所愿,就算死,也应该死得其所……”

“啪!”卫晴天一个巴掌狠狠地扇在了夏以蔚的脸上。

那一刻,心里的痛苦真的是无法言语。

她手心都在发抖。

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她眼眶通红,“我是你妈,我是你妈,你让你妈的命去换你的利益,夏以蔚,你对得不起我吗?!你对得起我吗?!”

“那我姐呢?”夏以蔚冷笑,如此阴森的模样,半点不近人情,“她一直被你摆弄一直为你的利益做如此多的事情,到头来,她没用的时候,你怎么对她的?!”

“她是自杀的?!”卫晴天怒吼。

“不,她是被你逼死的!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亲自看到你放了水果刀在我姐的房间,目的就是为了让她自杀,目的就是为了让她自杀后,你博得我爸的同情,重新回到夏家。”夏以蔚笑的阴冷。

卫晴天呕出血,她捂着自己的心口,狠狠地看着夏以蔚,“我做了这么多到底都是为了谁?!”

“都一样的,妈。”夏以蔚说,“我姐没用了,所以你结束了她的生命。现在,你没用了,你也应该和我姐一样,选择同样的方式,为我腾出一条光明大道……”

“啪!”卫晴天又是一个巴掌打在夏以蔚的脸上。

夏以蔚摸了摸自己的脸。

他说,“你自首吧,就算不自首,法院也会叛你有罪!不要浪费大家时间了,你表现好一点,我在爸面前也能够多一点印象分,为了我的前途……”

卫晴天又是一个巴掌狠狠地甩了过去。

这次,夏以蔚一把接住了。

他说,“所有一起的狠毒都是你教我的,你现在应该高兴,我继承了你的所有!”

话音落,一个用力,夏以蔚直接将卫晴天推了出去。

卫晴天猛地一下摔倒在地上,狼狈不堪。

夏以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角,他说,“你好好想想,如果你自首,法院可能会根据你的认罪态度而从轻处理,就算死刑也应该会缓刑,到时候可能还机会变成无期,至少还能好好活着,我也会给你打点好让你在里面可以过得舒服。反之,如果你执意反抗,结果会怎样,你自己去想吧!”

话说得冷漠无比。

夏以蔚甚至看都没有多看他母亲一眼,转身就走了。

走得那般冷血。

卫晴天蹲坐在地上看着自己儿子的背影。

突然笑了,突然疯狂的笑了,笑得撕心裂肺……

……

看守所外。

夏以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出现在夏绵绵面前。

夏绵绵看着夏以蔚,连忙上前,“怎么样?”

“车上再说吧。”夏以蔚叹了口气。

“嗯。”

夏绵绵和夏以蔚坐在后座。

“你脸怎么了?”夏绵绵询问。

“我妈太激动了。”

“可以理解。”

“她现在一时可能想不通,我明天再过来劝劝她。”夏以蔚说,“总之,我会让她自首的,这样对她也好,相信法院也会从轻处理。”

“嗯,如果自首的话,法院会酌情考虑。”夏绵绵点头,“现在我先送你回去,你回去后给爸说说情况,让他别太担心。”

“好。”夏以蔚点头。

车子到达夏家别墅。

夏以蔚下车,走进大厅。

夏政廷在客厅等他,难掩激动的问道,“怎么样?”

“爸。”夏以蔚严肃,“妈电脑里面有个秘密,还好她给我说了。”

“什么?”夏政廷一惊。

“先打开她电脑再说。”

夏政廷和夏以蔚一起走进卧室,拿出笔记本电脑,开机。

卫晴天的密码夏以蔚知道。

他进入她的桌面,找到E盘,显示隐藏文件。

随即,找到了一个录音软件。

一点开。

夏政廷脸色一下就变了。

变得铁青无比。

他真没想到,当年他如此信任的卫晴天,居然还给他来了这么一出,是不是想着如果他反咬她,她就和他同归于尽!

夏政廷甚至是毫不犹豫的字节将音频文件删除,彻底删除,清空。

他心里一阵后怕。

如果不是夏绵绵当机立断让他直接报案,不是让检察机关直接把卫晴天带走,卫晴天但凡多一点点时间都可能把这个曝光,更重要的是,夏绵绵想到了拉拢了夏以蔚,否则,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他对着夏以蔚,好久才冷静地说道,“以蔚,爸知道你对爸的衷心,在这件事情上确实委屈了你母亲,但你放心,爸绝对不会委屈了你。这件事情一过,爸就把大权交给你,我辅助你,让你自己成长起来,接下来夏氏的一切,爸也真心累了。”

“我一定会努力的。”夏以蔚一笑。

很显然,他取得了夏政廷绝对的信任。

夏绵绵想要和他抢夏氏集团,根本就是在不自量力!

他终究才会是夏家最后那个赢家!

所以他母亲的牺牲也值得,反正他母亲也不过是想要让他更好而已,他只要如她所愿,就算是对她最好的的报答了!

这么想着,心里也没有半点内疚,就想着明天再去劝劝他母亲,尽快让这件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

……

驿城宽广的街道。

车子不缓不急的行驶着。

夏绵绵看着如此灿烂的天空,卫晴天大概想不到自己这么快,真的就见不到了。

她回眸,看着突然响起的电话。

耳边还有小南一直唧唧咋咋不停的声音。

她觉得,阿某没有疯也真很难得。

她看了看来电,接通。

那边明显有些激动,“我听说卫晴天被抓了?”

“你消息倒还灵通。”

“都上新闻了。”杜文娜直白。

想想,大概是检察机关内部谁走漏了风声。

“然后呢?”

“夏绵绵,我真的太佩服你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你怎么知道是我做的。”

“除了你,没有谁有这份能力,没有谁可以在卫晴天自以为是得意忘形的巅峰,突然就被雷劈了一般的,死的面目全非!夏绵绵,你简直让我震惊!”

“事情还没有到结果的时候,承受不起你如此大的表扬。”

“但我觉得,事情就已经成了定局,我不知道经过是什么,但我知道,卫晴天这次死定了!”杜文娜一字一句,很肯定。

夏绵绵也没有多说。

事实却是如此。

“我想去看一眼卫晴天。”杜文娜直白。

夏绵绵没有答应。

“我只是去看看她的惨样,你要知道,当初我在她手上吃了多少苦头,我就不能去嘲笑一下她,满足满足我内心的欲望吗?”杜文娜狠狠的说道。

“也好。”夏绵绵答应了。

杜文娜喜出望外。

她简直太想看到卫晴天的惨烈了。

“让你看看她的模样,掂量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做。”夏绵绵说得淡然。

杜文娜那一刻明显顿了。

她知道夏绵绵话中有话。

但她没接嘴,直接问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她?”

“你下楼,我现在来接你。”

“好。”

夏绵绵挂断了电话,冷笑了一下。

但愿杜文娜不会重蹈覆辙。

轿车开向杜文娜的公寓,接着她直接去了看守所。

到达目的地,杜文娜下车。

回头看着夏绵绵,“你不去看看?”

“不了。”

杜文娜耸肩,踩着高跟鞋走进了看守所。

看得出来,杜文娜今天故意精心打扮。

她通过特殊关系,走了进去。

卫晴天被看押了出来,看着杜文娜脸色一下就变了,甚至是想都没有想,转身就回去。

“姐姐,你也见不到我几次了,何必拒绝呢?”杜文娜叫着她,此刻真的是趾高气昂的样子。

卫晴天离开的脚步停了停。

她回头狠狠地看着杜文娜。

杜文娜就是这么轻佻的眼神,就是这么一副胜利者的模样看着卫晴天,那一刻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笑得还特别的夸张,“你说得没错,我真不应该叫你姐姐,我叫你阿姨都抬举了你,你现在这模样,我要不要拿镜子给你看看,都能当我奶奶了。”

“杜文娜,你别得以得太早,你别得意得太早!”卫晴天愤怒,无法控制的情绪瞬间发泄了出来。

她真的被逼疯了,真的被逼疯了。

她没想到她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居然背叛了她,居然为了自己的私欲背叛了她。

她现在还要忍受杜文娜这个贱女人的讽刺,忍受莫大的屈辱。

“我就得意了你又能怎么样?”杜文娜讽刺,讽刺着一步一步靠近卫晴天,笑容满脸的看着卫晴天此刻的狰狞,“没关系,卫晴天。”

杜文娜直呼其名。

她邪恶的笑着,“你安心的去死,我会好好帮你照顾,照顾你照顾了一辈子最后也没有讨到一点好处的夏政廷,甚至……我还会好好的照顾你儿子,你知道你那小色鬼儿子,早就对我渴望已久了,你以为我感觉不到吗?”

“杜文娜,你真他妈不要脸!”卫晴天疯狂。

疯狂着就想靠近杜文娜对她又抓又咬。

旁边的狱警连忙上前,组织了卫晴天不受控制的举动。

“啧啧啧。”杜文娜优雅的走向一边,看着卫晴天的模样,满脸的不屑,“让夏政廷看着你这么疯婆子的样子,我是他都会嫌弃甚至恶心。”

“杜文娜,你也没有好下场的!你以为你现在凭着夏绵绵坐稳了夏家主母的位置,我告诉你,你斗不过夏绵绵,你不过是她利用的工具,等你没用了,你的下场比我更惨,不信我们走着瞧!”卫晴天大声嚎叫。

杜文娜一怔,直直的看着卫晴天。

卫晴天笑得尤其的猖狂,“杜文娜,我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你得意不了太久!”

“你以为我会听信你的,你想要挑拨离间我和夏绵绵……可笑。”杜文娜表现得不以为然。

“是不是挑拨,你要是聪明就自然知道。”卫晴天阴冷的笑着,笑着说,“我等着你……”

杜文娜不想再和卫晴天啰嗦。

她来这里不过就是想要看看她的惨样,顺便出出恶气,把好长一段时间在她这里受到的憋屈发泄一下!满足自己心里的欲望。

现在看着她如此凄惨,够了。

杜文娜带着胜利者的笑容往外走去。

刚走了两步。

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都差点忘了,她带东西给卫晴天了。

她又是那般优雅的转身,扭着纤细的腰肢走向卫晴天。

卫晴天依然狰狞无比的看着杜文娜。

杜文娜说,“给你带了好东西。”

卫晴天一脸警惕的看着你。

杜文娜拿出手机,递给卫晴天。

卫晴天不接,就这么看着杜文娜。

杜文娜也不在乎,她保养极好的手指轻轻的点下了里面的一个录音,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熟悉的嗓音无比阴森的说着,“妈,我死的好惨,妈,一个人在下面好冷好冷,妈,你快来陪我……妈……”

卫晴天猛地一下将手机摔在了地上,摔在地上,变了形,却还是能够听到里面的声音,一声一声不停的重复。

“关掉,关掉!”卫晴天捂着自己的耳朵,尖叫,不停的尖叫!

杜文娜弯腰捡起自己的手机,她关掉录音。

卫晴天似乎还处于惊恐的状态,整个人完全无法淡定,像是真的被吓到了……

杜文娜就这么睨了一眼卫晴天。

对于手下败将,不值得留恋。

她潇洒的走了!

从此以后,卫晴天的时代终于过去!

之后,就是她杜文娜的天下了!

终究一个夏绵绵而已!

她就不相信,她吸取了这么多前人的教训,还不能活得更好?!

走出看守所。

她坐进夏绵绵的轿车。

夏绵绵转头看了她一眼,“卫晴天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杜文娜笑了笑。

夏绵绵也没再多说。

她不是一个心地善良之人,原本的阿九只是比一般的杀手多了一些七情六欲,但并不代表,她会心慈手软,何况对卫晴天而言,她本就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而她倒是没有想到。

没有想到……卫晴天会选择,咬舌自尽。

结束她无比辉煌又无比惨败的一生!

------题外话------

昨日奖励:小娟娜、做个安静的女汉子、helena728、愛佳Y、霖霖妈咪(奖励你们睡醒就看宅的文,满满的幸福)

今日问题:卫晴天的下场你们可算满意?!

好啦,继续求月票!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