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夫妻同心(1)/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晴天选择自杀,是在第二天。

第二天中午,当时艳阳高照。

在这之前,夏以蔚又去见了卫晴天。

经过一天之后的各种暴击和折磨之后,卫晴天已经憔悴到,夏以蔚都恍惚第一眼都认不出来那是他保养得到的母亲,那一瞬间就似乎老了十岁,脸上的皱纹无比明显,神态也突然老态,眼睛无神,就仿若,从这个世界抽离了一般。

她眼珠子木讷的动了动,看着自己的儿子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冷笑了一下。

全身脏乱,嘴唇干涸,笑得狰狞。

夏以蔚内心一紧,却终究没有为自己的决定后悔,他说,“妈,事到如今,你选择自首吧,我会给你聘请最好的律师,好好的给你打这场官司,争取,让你不至于就这么走了。”

卫晴天又是这么冷笑了一下。

阴嗖嗖的笑容,就好像从地狱里发出来。

半点没有人活着的阳气在。

夏以蔚眉皱了皱,又说道,“你好好考虑,反正时间还长,我明年再来看你!”

“小蔚。”卫晴天突然叫着他。

夏以蔚顿足,回头看着卫晴天。

卫晴天说,“你斗不过夏绵绵,放弃吧。”

“你想说什么?”夏以蔚脸色一下就变了。

“我劝你放弃。”卫晴天一字一句。

人到了这个地步,看什么都看得清楚明白。

没有了她在,单靠夏以蔚一个人,怎么可能是夏绵绵的对手。

她到最后这一刻,却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至少可以好好活着。

“怎么可能?妈,你果真是被刺激得糊涂了,这么多年我们到底都是为了什么,你都忘了吗?!”夏以蔚显得有些激动。

“到现在,我反而很后悔,很后悔拉着你们姐弟俩走上了这么一条道路。”卫晴天讽刺一笑,“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善恶有报的说法。”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想听。”夏以蔚直接拒绝,“你好好的在里面待着,有时间我会多来看看你。”

卫晴天冷笑。

冷笑着看着自己儿子,终究有一天会重蹈她的覆辙。

夏以蔚也没有耐心再和卫晴天多说,直接就走了。

对于卫晴天最后的话,自然没有放在心上。

从小卫晴天就给他们姐弟的教育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而他还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怎么可能半途而废,他母亲果真,老糊涂了!

他离开后不久。

夏绵绵到了看守所。

她不是主动来的。

她当时还在家里陪着封逸尘晒晨起的太阳,听说9点多的太阳最好补钙,她是接到公安机关的电话说卫晴天非见她不可,如果不见她,死都不会开口再说一个字。

夏绵绵去了。

面对面的见到了卫晴天。

看着她真的无法形容的模样,少了那件光鲜亮丽的衣服,少了那种趾高气昂的气质,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干瘪而颓废的老女人。

“那些想要看我笑话的人都过来见我了,你为什么不来?”卫晴天问夏绵绵。

夏绵绵淡然,“从没把你放在眼里,所以不屑。”

“果然,你的出现比任何人都更刺激我。”卫晴天冷讽。

“那你还要我来见你?”

“我只求你可以对夏以蔚手下留情。”卫晴天说得清楚。

夏绵绵看着卫晴天。

就这么看着她。

卫晴天对视着夏绵绵,对比起其他人的眼神,包括夏以蔚对她的眼神,反而是夏绵绵是用正常的视线在和她交流,没有让她觉得,自己那般惨烈。

她说,“你们毕竟是亲人。”

“我对他手下留情,他会对我手下留情吗?”夏绵绵反问。

“他不是你的对手。”

“但不代表,他不会对我下狠手。”夏绵绵说。

卫晴天那一刻根本就是无言反对。

她的要求,不过就是奢求而已。

“小妈。”夏绵绵还是尊重的叫了她一声。

卫晴天看着夏绵绵。

“我死过一次的,你记得吗?”夏绵绵笑,笑得那般好看。

卫晴天心口一紧。

“当年,是你设计陷害我导致我车祸发生差点死去的是不是?”夏绵绵问,问得其实很平静。

卫晴天自然不会承认。

即使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也不会承认。

“想来,你确实染上了好多人命,也死得其所。”夏绵绵总结。

卫晴天不想再多说。

夏绵绵却没想过就这么结束了话题,她又开口道,“小妈,你知道吗?我其实很感谢当年用了手段去杀夏绵绵,要不然,我怎么可能借用夏绵绵的身体,活过来……”

“你说什么……”卫晴天惊恐。

听不懂夏绵绵在说什么。

“你应该也发现了,我和夏绵绵的不同吧?!”

“你不是夏绵绵?!”卫晴天慌张的看着她。

那一刻就像是看到鬼了一般,脸色惨白。

“我不是。”

“不,你是的,你就是夏绵绵。”卫晴天不相信,不相信的看着夏绵绵,“你就是,我验过你和夏政廷的DNA了,你就是夏绵绵!”

“小妈,我说了,我借用了夏绵绵的身体,我的DNA自然就和夏政廷可以匹配。但是……”夏绵绵一步一步靠近卫晴天。

卫晴天身体往后退。

本能的,是被此刻的夏绵绵吓到崩溃。

夏绵绵站在她面前很近的距离,她说,“但是,身体里面的灵魂已经不是夏绵绵了,我叫阿九。”

“不。我不相信。”卫晴天摇头。

不相信。

什么阿九,她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阿九。

“不相信吗?你仔细想想这几年夏绵绵的变化,你仔细想想,夏绵绵这几年都做了些什么,一个人会在经历过一场车祸之后就突然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你就不觉得奇怪吗?你不奇怪,为什么要去验我的DNA?”

“夏绵绵!”卫晴天大声的叫着他,整个人完全失控。

她不相信这么神奇的事情会发生在夏绵绵的身上。

她不相信!

但是……

但是,夏绵绵突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的存在,真的不可能是以前那个懦弱的夏绵绵。

她惊恐的一直看着夏绵绵。

所以她才会输得这么惨。

所以她输得这么惨,是因为,面前这个人本来就不是夏绵绵。

她大声尖叫,“我要告诉夏政廷,我要告诉所有人,你根本就不是夏绵绵,你根本就不是……”

“你觉得还有谁会相信你?!你说出来,大概会有人觉得你已经精神失常。”夏绵绵冷笑。

是。

现在还有谁能相信她。

所以夏绵绵才会说得这么毫不掩饰。

夏绵绵淡淡的说道,“所以,我应邀来这里,不是为了来讽刺的,而是还你一个真相,同时感谢你当年的心狠手辣让我可以有了重生的机会,放心,我会为了夏绵绵好好地活着,好好的把夏绵绵该得到的东西,全部纳为己有。至于你说的放过夏以蔚……抱歉,我跟他原则上而言,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卫晴天只是这么一直一直的看着夏绵绵,看着真的陌生到,就是陌生人的夏绵绵。

话就到此。

夏绵绵转身欲走,又都丢下一句话,“对了,阿九是孤儿。孤儿一向心狠手辣。”

“夏绵绵!”卫晴天突然上前。

突然上前,一下扑向了夏绵绵。

最后孤注一掷,真的是想和她同归于尽。

她不要命的拽着夏绵绵,就想把她往墙壁上撞。

狠狠的撞。

此刻会面室里面也没有其他狱警,为了方便说话,夏绵绵是提前打点好的。

显然……

卫晴天还是没有吸取到教训。

夏绵绵眼眸一紧。

在卫晴天出手拽着她的那一刻,她一个反手,反手突然一个后肩摔。

“哐!”

整个安静而封闭的空间,传来剧烈的声响。

卫晴天突然就被扔在了地上,骨头都快散架了一般,半天反应不过来。

狱警听到声音,连忙跑过来。

一进来,就只看到卫晴天躺在地上装死的样子,明显,并没死。

夏绵绵转身对着狱警,“不好意思,再给我2分钟,谢谢。”

狱警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走了出去。

夏绵绵蹲下身体。

蹲下身体,看着卫晴天痛得难以忍受的模样。

她说,“现在信了吗?”

卫晴天咬牙怒视着夏绵绵。

“还忘了告诉你,阿九不仅仅是孤儿,还是杀手。你觉得,杀手会对谁心慈手软?!”夏绵绵冷讽,“你只有祈祷夏以蔚,别死的太快!”

丢下这句话之后,夏绵绵真觉得自己不用浪费时间了。

她大步离开。

走得那般坦然自若。

卫晴天全身都痛,全身都痛得直不起身体。

她是硬生生的被两个狱警拖着回到看守所的一间单独的监狱的。

她看着面前的铁墙铜壁,看着阴森森的封闭空间,没有一丝阳光,她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她只知道,她的面前,一片黑暗。

她转眸。

转眸,看着两个身材魁梧的狱警走了进来。

二话不说。

突然对着她瘦小的身体一阵拳打脚踢。

卫晴天本就疼痛的身体,在如此折磨下,甚至是完全不堪一击。

她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眼前血红一片。

她只听到耳边狱警阴森无比的说道,“坦白重宽,还能少受点皮肉之苦。”

她不知道这是谁的安排,夏政廷为了让她认罪所有找了人来给她教训给他警告?亦或者是杜文娜那贱女人,想来,她还没有这么大的能来,她想应该不是夏绵绵,夏绵绵根本不屑用这种手段就知道,她早就不堪一击,她甚至觉得,可能就是夏以蔚。

就是她最爱的儿子夏以蔚,他为了能够有更好的生活,所以可以如此对她。

她讽刺的笑了。

笑得,狰狞而恐怖。

凄凉的声音,一阵一阵回荡在如此空洞的房间里面,如此空洞。

她眼前模糊一片,又清醒无比。

她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看着头顶上压抑的天花板,那一刻,她突然看到了夏柔柔的笑容。

恍惚还听到夏柔柔的声音。

听到她说,“妈,你快来陪我,你快点来陪我,我想你……”

“妈也想你。”卫晴天说,伸手,去拉面前的夏柔柔,“以后我们母女再也不分开了,以后妈妈再也不让你离开我了,好吗?”

“好。”夏柔柔笑得更开心了。

卫晴天缓缓的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脑海里面全部都是夏柔柔从小到大的模样,从小到大,对她依赖对她撒娇对她百依百顺的模样……

“柔柔……妈来陪你了……”

那天。

天色正好。

而卫晴天,终究,不再晴朗。

接到消息的时候。

夏绵绵刚到家。

是夏政廷给她打的电话,她说,“卫晴天在监狱,畏罪自杀了。”

她当时站在玄关处,手上拿着手机。

没有任何心痛,也没有任何值得同情,甚至觉得,这算是卫晴天最好的归属,至少,不会再忍受世间接下来的冷漠,不会再遭受自己一败涂地之后的,各种惨烈。

她挂断电话,客厅沙发中坐着养伤的封逸尘。

封逸尘看着她。

她说,“卫晴天死了,出于人道主义,我要去看看她的尸体,然后进行安葬。”

“我陪你。”封逸尘说。

夏绵绵想要拒绝的,因为他伤口明显没好,但终究,没有拒绝。

于情于理,作为夏家的女婿,封逸尘该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否则媒体又会衍生出很多,解释不清楚的各种揣测和幻想。

他们一起坐在轿车后座。

阿某开车,小南在副驾驶室。

小南知道卫晴天死了,看着自家小姐如此严肃的模样,当然也碍于姑爷坐在车上,不敢再废话,只得安静无比的坐着。

阿某感谢上帝,让他耳根子如此清静。

轿车开向了看守所。

夏政廷和夏以蔚已经到了。

看着封逸尘和夏绵绵出现,夏政廷无奈的摇了摇头,那模样还带着一些悲伤。

“进来吧。”看守所的民警带着他们进去。

一个封闭的房间里面,一张冷漠的床上,白色的布搭在一个尸体上。

夏政廷走过去,其他人也都跟在他的身后。

他伸手掀开白布。

掀开那一刻,整个人明显往后退了一步。

卫晴天的模样太过狰狞。

狰狞到,甚至是恐怖。

夏以蔚连忙扶着自己的父亲,看着自己母亲最后的模样,也被惊吓到,脸色惨白。

反而,封逸尘和夏绵绵比较平静。

因为,见多了,更恐怖的画面都见过,也因为,没有这般心虚。

没有心虚,自然不怕。

“盖上吧。”夏政廷连忙说道。

是不想看到卫晴天这么血肉模糊的一张脸。

夏以蔚硬着头皮,连忙盖上。

盖上的那一刻,手都在颤抖。

他不知道是不是今天上午他走的时候打点了人让给她母亲点苦头让她早点认罪,导致他母亲自杀的,还是因为其他,他现在明显是惊恐无比,他没想到让他母亲死,只是想要让他母亲乖乖的自首,达成他所愿而已。

“初步尸检结果,咬舌自尽。接下来将会进行全面解刨,如果没有其他致命的伤口,就会以自杀定论,你们准备好后事儿,在此期间不要离开驿城,随时接受相关的检查。”

“是,是,是。”夏政廷连忙点头。

一连好几个是,也预示着他的紧张。

“你们可以先离开了。”民警吩咐。

所有人走了出去。

夏政廷甚至不想再多待一秒,直接就走了出去。

刚出去。

门口突然涌现了大批记者。

媒体的反应果然是最快的,都不知道谁透露的风声,现在就已经被传遍了。

夏政廷看着这么多的媒体,脸色难看了几分。

夏绵绵说,“我来应付,爸和小蔚先上车。”

夏政廷点了点头。

此刻他哪里有心思去面对这些记者。

他整个人还处于无比惊悚的状态,想到刚刚卫晴天死去的模样,就后背一股凉意。

夏以蔚护着夏政廷离开,好不容易坐进了小车。

媒体还都揪着不放,卡门声不断,耳边还都是记者嘈杂的声音,“夏董事长,你能回应一下这次发生在你们夏家的命案,经济案以及卫晴天突然死亡的事情吗?”

“夏董事长,关于卫晴天自杀的原因,你简单说说嘛?”

“夏董事长,卫晴天的死是因为畏罪自杀还是另有隐情?”

“夏董事长……”

记者尖锐的声音,伴随着人群,甚是混乱。

“我还在,有什么事情问我吧。”夏绵绵突然开口,冷静地开口。

记者此刻似乎才注意到一边并没有离开的夏绵绵和封逸尘,瞬间就猛地涌了上来,就怕夏绵绵会突然逃跑一般,围困了过去。

夏绵绵本能的护着封逸尘的身体后退了两步。

毕竟封逸尘的肚子上还有好大一个伤口。

总不能被这些无良的记者给再次捅破吧。

封逸尘感受到夏绵绵的举动,轻抿的唇瓣,似乎上扬了一点,转瞬即逝。

“夏小姐,关于这段时间发生在你们夏家的事情,能简要的给大家说一下情况吗?”一个记者急匆匆的问道。

“我承认这段时间夏家确实有些不太平,之前有人举报我父亲谋杀我母亲并利用我母亲的名义涉嫌非法融资的事情,我现在可以告诉大家,这件事情和我父亲没有任何关系,不久法院就会给我父亲一个公平,届时,希望大家正面播报。”

“夏小姐的意思就是,关于你母亲死亡以及你母亲家族企业颂文集团的经济案件,和你父亲是没有关系的?”

“当然没有关系!”夏绵绵一口咬定。

“听闻所有一切都是卫晴天所为,不知道是否是真的?卫晴天突然自杀,是不是因为知道自己事情败露,没有了挽回所以才会选择了自杀?!”

“我小妈为什么要选择自杀,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如果你这么想要知道,你可以去问她。”夏绵绵冷冷道。

记者一阵毛骨悚然。

其他记者正欲发问的时候。

夏绵绵直接打算他们所有人,铿锵有力的说道,“关于发生在我们夏家的事情,我希望大家可以关注司法机关的最新动态,我相信法院会给我们家一个公平的结果,同时也希望你们不要以讹传讹!”

说完,夏绵绵主动拉紧了封逸尘的手。

封逸尘转头看着夏绵绵。

他点头。

阿某此刻站在不远处,随时听候指挥。

看到封逸尘传过来的视线,阿某连忙上前,扒开媒体,给封逸尘和夏绵绵腾出道路,让他们顺利回到小车上。

媒体还在紧追着不放。

轿车已经扬长而去。

小南一直转头看着那群疯狂的记者,忍不住感叹,“这些人都是疯了吗?别人的事情就那么好奇吗?一天没事儿做吗?!”

显然,没有人回应小南。

小南也不在乎,她屁颠屁颠的回头看着旁边的阿某,笑盈盈道,“我就不是那种八卦的人,阿某,以后我们结了婚生了孩子,我就一心对待我们的小家庭,做一个温柔贤惠的家庭主妇。”

阿某差点没有被小南的话噎死。

那一刻抓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克制的紧绷。

他当听不到,当听不到。

他不回应,总有一天身边这个女人会自讨没趣!

车子依然稳稳的在街道上行驶。

夏绵绵坐在后座,表情很淡,真的很淡。

封逸尘长臂将她揽入怀抱里。

夏绵绵一怔,随即温顺的靠在他的胸膛上。

听到他磁性的嗓音说着,“有些结果对有些人而言,是最好的结局。”

“我知道。”夏绵绵说,“只是没想到,卫晴天这种女人也会选择自杀,我一直以为她至少不会像夏柔柔一般的懦弱,甚至,她应该会一直放不下夏以蔚,却居然还是一走了之了!”

“就算放不下,她对谁都无能为力了,活着反而是悲剧。”

“嗯。”夏绵绵点头。

卫晴天既然选择了这一步,就自然,想的比谁都明白。

夏绵绵靠在封逸尘的胸膛上。

以前真不觉得人死有什么,反正见多了生死离别,现在反而……反而有了一些感触。

仔细一想,那些曾经的尸体,全部都是陌生人,没有接触也就没有留恋。

而现在这些,全都是身边,离自己很近的人……

她被封逸尘紧紧的抱在怀抱里。

那一刻似乎是在给她安慰。

又似乎是怕她也会突然这么离去一般,舍不得放开。

两个人很安静,很安静的感受着彼此的温度。

夏绵绵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以前绝对不会就这么就睡了,而且她昨晚并没有睡得不好,甚至睡得很足,不知道为什么靠在封逸尘的身体上,就能够这么安稳的沉睡了过去,当自己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所以封逸尘是冒着伤口再撕裂的风险,将她抱上来的吗?!

而她清醒那一刻,也来不及去质问。

她只是突然觉得胃里面一阵反胃。

她猛地掀开被子,跑进浴室就吐了起来。

吐得有些断断续续,那种感觉,不好形容,总是很不舒服。

“怎么了?”封逸尘从门外进来,看着她趴在洗漱台上,呕吐难受的模样。

夏绵绵用冷水冲洗了一下自己有些苍白的脸色,摇了摇头,“不知道。”

“感冒了?所以反胃?”封逸尘关心。

“应该不是。”夏绵绵没觉得自己有感冒的症状,想了想,说道,“大概是卫晴天的尸体,惨烈得让我有些反胃吧。”

封逸尘有些不相信,带着疑惑看着她。

其实她自己也不相信。

她看过比这个更惨烈的,但不得不说,当时看到卫晴天尸体模样的时候,胃里面是有些反应的,只是没有这般强烈。

她又胡乱的用清水漱了漱口。

抬头,看着镜子中脸色有些苍白的自己。

封逸尘从旁边拿出毛巾,轻轻的帮她擦拭着嘴角,“别想了,都过去了。”

“嗯。”夏绵绵点头。

两个人走出浴室。

夏绵绵吐过之后,胃舒服多了。

也就没有因为这点小插曲而引起任何重视。

而后的半个月后。

夏政廷涉嫌命案开庭审理。

当天证人证词均不能有力说明夏政廷谋杀事实成立,夏政廷宣告无罪,当庭释放!同时,卫晴天谋杀罪名成立,因当事人畏罪自杀,谋杀案了结。但当时涉嫌的挪用颂文集团公款一案,法院要求夏氏集团归还其挪用金额,并根据市场银行货币升值进行核算,即要求夏氏集团赔偿20亿于颂文集团曾持股所有人进行分摊。

最终,夏绵绵作为文淑莉的第一继承人,因夏政廷涉嫌非法挪用故法院判处不参与继承,同时颂文集团大股东夏绵绵的外公外婆均已去世,夏绵绵均作为了有效继承人进行了财政分摊。

最后的结果,夏绵绵个人获得6亿,夏绵绵的舅舅文永莱以及其他旁系合计13亿,法院要求三个月之内进行全额支付!

判处结束。

所有人从法院离开。

外面拥挤了都是记者。

夏绵绵和封逸尘以及夏政廷还有夏以蔚均被记者包围。

显然,这次夏政廷对比起在看守所时,和蔼多了,也没有拒绝记者,反而很耐心的听着他们的提问。

“夏董事长,对于此次案件的审理,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法律是公平的,我接受法院的所有判处结果。”

“意味着夏董事长会在三个月你支付20亿给颂文集团相关人员?”

“是的,我会第一时间将钱支付到位。当初是我的疏忽,导致颂文集团的破产,我深表歉意,也同时对绵绵的母亲感到愧疚不已。”夏政廷有些悲伤的说道,“只希望现在的结果,她在天之灵可以安息。”

“对于你现任妻子卫晴天的畏罪自杀,你怎么看?”

“我想她在自杀那一刻应该也是悔恨的,所以对她而言,算是解脱,其他我不方便说太多,毕竟她尸骨未寒,也请大家不要揪着她不放,斯人已逝,还请给她安息之路。”

“夏家接二连三发生如此多的事情,包括前段时间夏柔柔的自杀?夏董事长就不觉得,夏家这个家族环境存在很大的问题吗?”

夏政廷脸色有些微变。

记者不屈不饶,“你女儿夏柔柔之前爆出不雅视频,同时爆出试管嫁入封家,而后被人揭穿选择了自杀,现在你妻子卫晴天杀人罪成立,并挪用违法资金,夏家作为驿城第一集团,这么多丑闻缠身,让人不得不怀疑,夏氏集团所谓的‘正德厚正,诚信经营’是不是只是一句口号!”

夏政廷脸色越发的难看。

记者却还在继续,“不得不说,夏氏集团发展到现在的地位,确实让人觉得名不正言不顺,还请夏董事长做出相应的回应,以便给其他企业敲响警钟!”

“你是哪家媒体的记者?”夏政廷脸色冷漠,口吻严厉。

记者看着他,“夏董事长是在恼羞成怒吗?!如果我说了我是哪家媒体的记者,夏董事长是不是会利用自己的职权,对我们媒体进行打击报复?!”

夏政廷被这个记者怼得哑口无言。

夏绵绵仔细看了看这个女记者,似乎真的是有备而来,身上没有任何标识,没有工作证没有媒体LOGO,扎着个马尾,兴致冲冲的模样。

夏绵绵那一刻内心其实是爽的。

夏政廷这种人就应该扫尽面子才对。

此刻当着这么多媒体的面,自然不会真的摆了脸色,只得忍受着这个小记者的讽刺。

夏绵绵上前。

虽然她很不想为夏政廷解围,但有些事情终究要做做样子。

她说,“我父亲不是为了打击报复,当然也绝不可能打击报复。只是为了明确一个身份。我想不管做任何事情,在与人交谈之前,介于尊重,是不是都应该自我介绍,同时出示自己的相关证明,比如工作证,比如归属的媒体公司。我想记者行业也是一个正当行业,对于无名无份的人,我们是不是可以选择不回答?何况,我个人觉得,这还是对记者行业的一个职业保障,总不能任何其他谁都可以代替你们记者对我们进行采访,而我们还要认真的一一的回答他们的问题。你说对吗?”

女记者被夏绵绵回的哑口无言。

夏政廷也因为夏绵绵的这么一番大体不失身份的敏捷反应点了点头,似乎很是欣慰。

站在他旁边的夏以蔚,脸色难看了几分。

他根本想不到要这么来给他父亲出头。

夏绵绵简直让他仇恨到极致。

夏绵绵的一席话后,其他记者都打量着那个女记者。

女记者被人看得发毛。

她硬着头皮拿出自己的工作证,“我是记者,华文媒体的记者,请问夏小姐,你父亲可以就我刚刚的问题进行回答了吗?”

夏绵绵一笑,“记者采访只能说明一个合法性,并不能要求采访人全部回答,当然我们可以选择不回答。”

“你太过分了!”女记者被夏绵绵玩弄得,此刻脸一下就涨红了。

夏绵绵说,“开玩笑的,当然会回答,对于这种问题,夏氏会直面回答。”

后面两句话,说得铿锵有力!

那一刻突然的霸气,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看着她。

夏绵绵直言,“夏家确实出了很多事情,确实出了很多不雅观的事情,我不否认夏家自身的问题,但这和夏氏集团的经营没有任何关系,也可以说,因为我父亲把太多精力放在了夏氏企业上,所以导致了对家庭的疏忽,造成不仅仅是我小妈我妹妹的不幸,也包括曾经我的不懂事!”

“所以夏小姐的意思就是,因为夏董事长把太多精力放在了公司上,才会导致这么多的悲剧的发生。”

“确实是。”夏政廷开口,“你说得很对,我确实需要走一个深度检讨,也确实需要给现在很多成功的商业人士一个警钟,在为事业拼搏付出的时候,不要忘了,家庭的重要性!”

女记者还想多问。

夏政廷直接打算,“其他我不想再多说,我只会当着所有媒体的面告诉你们,我夏氏的初衷不变——正德厚生,诚信经营!夏氏会继续努力做国家栋梁企业,同时会一如既往的致力于公益事业的发展,希望能够在以后的经营中,再次得到大家的肯定。”

说完,夏政廷就打算走了。

夏以蔚连忙扒开人群,护着夏政廷离开。

夏绵绵和封逸尘自然也跟着走了。

夏政廷带着夏以蔚坐进了自己的小车。

杜文娜在车上等着他。

自从卫晴天死了之后,杜文娜就回到了夏家别墅,夏政廷默许了她的行为,她自然会随时陪在他的身边,当然也知道今天的场合她不方便出面,就乖巧的一直等着。

看着夏政廷上车,连忙问道,“政廷,没事儿吧?”

“没什么。”夏政廷应了一句,转头对着夏以蔚严肃的说道,“小蔚,以后多跟着绵绵学学,看她应变能力和处事方式,她甩了你几条街,不是看在她是女儿的份上……算了,总之你多和绵绵学学。”

夏以蔚连忙点头,“我一定会的。”

说完那一刻,转头看了一眼杜文娜。

杜文娜一个眼神过去,两个人,心思诡异!

……

夏绵绵送走了夏政廷之后,也回到了自己的小车上。

原本还唧唧咋咋说个不停的小南,一看到他们回来立刻变得严肃了些。

怎么着,谈恋爱也是两个人的事情,总不能让别人分享了她的甜蜜才是。

“你身体怎么样?”夏绵绵询问。

封逸尘摇头,“无碍。”

“嗯。”夏绵绵点头。

这几天一直没能好好休息,总是陪着她夏家别墅,法院,家里,甚至还有封家的几头跑。

也算是告一段落。

她松了口气,却没有因此而放松下来。

卫晴天的事情告一段落,她获得了6亿资产,大多数给了文家的其他人,她虽觉得有些可惜,甚至有办法把这笔费用挽回一些,但仔细一想,不管文家人拿来败了也好,拿来东山再起也好,那些都是他们应该得的,她相信如果是夏绵绵,甚至是夏绵绵的母亲,应该也会默认这种方式!

她转头,对着封逸尘说,“现在是不是收购夏氏集团的最好时机?”

封逸尘点头,“是,目前夏政廷要从自己的户头上支付20个亿出来,虽说对他而言完全可以承担,但毕竟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夏政廷应该拿不出来这么多现金,也就意味着他会通过其他资产变卖来支付这笔巨额罚款。”

夏绵绵一边听一边思考。

“以现在夏政廷对你的信任,极有可能,他为了表示对你的重视,会选择直接给你6亿元的夏氏股份。”封逸尘笃定。

“我猜想也是。”夏绵绵点头,“在之前夏政廷以为自己要入狱时就有意给我股份,这次机会刚刚好,他给的会很爽快。”

“所以,我们应该在这个时候抓住机会,给夏政廷一个措手不及!”封逸尘抿唇一笑。

笑得,该死的好看!

------题外话------

好啦,今天就不问问题了,大家畅所欲言吧!

奖励名单周一,奖励周一,么么哒

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