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夫妻同心(2)让我知道你举动/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我们应该在这个时候给夏政廷一个措手不及!”封逸尘笑得好看的说道。

夏绵绵点头,封逸尘说得甚有道理。

趁热打铁。

在夏政廷目前还算信任她的时候,她必须,快刀斩乱麻。

“你觉得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夏绵绵问。

这次,是真的打算和封逸尘一起合作。

她想过,与其自己绞尽脑汁的去想,一个人去奋斗,倒不如相信封逸尘,以他的实力,他们一起会事半功倍,她希望能够早点结束,对夏家的一切报复,她也觉得,浪费她太多时间了。

“夏氏现在的一个财政应该处于紧绷状态,特别是你父亲的财政情况。他要硬生生的支付20亿出来,除去你的股份6亿也有14亿,加上前不久夏氏在市政的投标项目应该还没有拿到市场的拨款,毕竟市政的拨款审批流程太过复杂,不花1、2年时间肯定是拿不全的,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给你父亲一点诱饵。”

“怎么给?”

“夏氏不是一直想要扩展海外市场?”封逸尘提醒。

“你的意思是,勾起夏政廷的野心,让他冒险。”

“嗯。”封逸尘点头。

“夏政廷这只老狐狸,到了他这把岁数,很难冒险。之前和你们竞争沃森集团温泉开发项目的时候,都是考虑到夏氏的最大投标额进行的投标,而在那个最极限的投标额度上,夏政廷最后还是选择了弃权,足以说明,夏政廷已经过了要去冒险的年龄了。”

“那是因为诱惑不大。”封逸尘很笃定。

“怎么样的诱惑才会让他这么去冒险。”

“送到嘴边的肉,我不相信他不张嘴。”

“所以?”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总有让她惊讶的能耐。

“国际电商CAS公司现任CEO是驿城人,名叫章闵,现在有意向和驿城的集团一起,开拓海外的电子销售平台,打通国内国外的电子销售渠道,这不仅可以让本地集团的产品销售出去,同时还可以让集团在国外打响旗号,成为开拓海外市场的一个极好的契机。”

夏绵绵默默的听着。

封逸尘继续说道,“这么多年,夏政廷把自己拼搏在了驿城第一集团的位置,这个头衔可以让他满足三年五年,但十年二十年,他不会没有更大的野心,而且这些年我们封尚一直在和国际集团开展战略性合作,对夏政廷而言就是一个危机,也不得不说,封尚在国际市场上,比夏氏更有优势,鉴于以上,如果CAS需求电商合作人,夏政廷绝对会第一个站出来合作。”

“嗯。”夏绵绵点头。

夏政廷有可能会为了壮大夏氏而冒险。

特别是,如果封尚这次继续参与竞标,那么夏政廷绝对不可能咽下一口气让封尚继续在海外市场处于一直领先的优势。

“所以现在,在所有人还不知道CAS有打算到驿城招标的时候,你应该在这段时间将夏氏的财政逼得更紧。”封逸尘直白,“必须要让夏政廷真的是冒着破产的危险,去投标CAS,我们才有机会,趁机收购得了夏氏集团。”

“以我们目前的势力,我也就6亿元,还是6亿元股份,我有那个实力可以收购得了夏氏集团吗?”

“封尚集团会成为坚实的后盾。”

夏绵绵蹙眉看着封逸尘。

“我只是依靠封尚的实力去收购,但封尚不会拿到夏氏的主动权,封尚能够拥有的只是一小部分,你手上的股份会占绝大数。”

“好,我相信你。”夏绵绵点头。

她这次就是选择相信封逸尘。

封逸尘抿唇一笑。

连眼底都是笑容,他摸了摸夏绵绵的头,“相信我。”

“话说所有人都不知道CAS有意向到驿城投标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是我去主动找章闵谈的。”

“什么?”

“封尚有一段时间一直想要拓展海外市场,当时就找到CAS谈过合作,当时CAS的CEO对国内的经济并不看好,甚至有些鄙夷,所以直接拒绝了我的需求,而在那个时候,巧遇了同是驿城人的章闵,他那个时候还只是CEO的一个高级总助,全程听着我和前CEO的一个会话,应该是鉴于老乡所以对我有些认同,在我临走的时候,章闵送我离开时说,如果有一天他能够主宰CAS公司,他会选择到回到驿城招商投标,把驿城的本地集团带向国际,让我到时候做好准备。”

“你接到通知了?”

“半个月前,也就是夏家最混乱的那段时间,我收到了章闵的海外邮件,说已经打算对驿城市场进行开拓,给我提前开了后门发了通知,希望我在几年后的,可以给他意想不到的惊喜。”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她突然很相信那句话,叫做机会从来都是给有准备的人。

如果封逸尘不是因为要和她合作,她敢肯定,CAS的电商平台合作案,还没有彻底的传入驿城的其他集团,封逸尘有可能就已经给封尚拿了下来。

“别太佩服我。”封逸尘说。

夏绵绵翻白眼。

这货也开始自恋了。

“我的就是你的。”封逸尘继续。

所以说情话也开始溜溜了的。

小南在副驾驶室听到,忍不住笑了一声。

刚开始一直在说所谓商业上的事情,她听不懂。

现在总算听懂了。

姑爷就是在讨小姐欢心。

她转头看了一眼阿某。

也不知道她家阿某什么时候才能够开窍说得好听的。

总觉得,路还很长的样子!

阿某感觉到小南的视线,整个人明显又毛躁了。

他实在很讨厌身边这个,总觉得甩都甩不掉的女人。

车子一路回到家里。

此刻林嫂已经做好了午餐。

家里弥漫着一个饭香的味道,小南已经搀到不行了,迅速的就往厨房里面跑,帮着林嫂尽快的吃上午餐。

夏绵绵那一刻反而干呕了一下。

鸡汤被小南端出来那一刻,她闻到气味就有些不舒服了。

是吃鸡汤真的吃太多了吗?!

她都吃出心理阴影了。

她忍着一丝反胃,和他们一起坐在了餐桌前,吃饭。

小南永远都是最活跃度的那一个。

她先给每个人盛了鸡汤,放在他们的面前。

夏绵绵越发的没有了胃口。

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帮离自己最远的阿某夹菜。

不停的夹菜。

阿某的碗瞬间就堆成了一个小山丘。

阿某就这么抬眼看着小南。

小南一脸献媚,“你多吃点,你这么瘦。”

阿某嘴角抽搐。

他虽然不胖,但绝对不瘦。

脱出来的肌肉会让女人尖叫。

阿某是不想和小南纠缠,所以继续低头吃饭。

小南看阿某将她给他夹的菜都吃了进去,才心满意足的自己也低头吃饭,一边吃一边说道,“我也要多吃点,养好了身体才好给阿某生一个篮球队!”

“咳,咳……”阿某差点没有被饭菜给呛死。

他什么时候让她给他生篮球队了!

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成家的事情。

就算成家,也和面前的女人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小南连忙放下碗筷走向阿某,顺了顺他的后背,“别激动,我知道你很兴奋。”

阿某忍,忍得青筋暴露的咬牙切齿道,“你把手拿开。”

小南拍在他后背的手一怔。

随即,“你怕我太辛苦吗?”

“我怕我会杀了你。”阿某放下碗筷,直接离开了饭桌。

小南看着阿某的背影,莫名其妙道,“他突然抽风吗?”

“……”没人回答她。

小南瞬间就能自我痊愈,“估计,害羞了。”

“……”连林嫂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话说我家阿某这么害羞,以后怎么生孩子的好……”说着,还有些脸红,又带着无比期待。

夏绵绵对小南真的是服气的。

她看了一眼小南。

那一刻,那一刻反而……心里有些异动。

生孩子,吗?!

吃过午饭之后。

封逸尘接到电话,让晚上去封家别墅吃饭。

夏政廷的案件告一段落,以封老头子的尿性,应该想要具体了解情况,然后,逼着他们早点采取行动。

她现在真是习惯了所有商人的,不安好心。

下午3点多,夏绵绵就和封逸尘去了封家。

封逸尘开车,这次没让阿某和小南跟着,大概封逸尘也怕阿某有一天会疯。

封家大厅。

夏绵绵的脚步顿了顿。

因为她看到了龙一。

不只是龙一,还是龙天,龙天的夫人,以及,龙三?!

封家其他人也都在,显得很是热闹。

他们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转头看着他们。

夏绵绵看到了龙一的视线,转瞬即逝。

“回来了。”封老爷子开口,对着他们和蔼的笑了。

封逸尘拉着夏绵绵的手,走向封文军的面前,恭敬道,“爷爷。”

然后又礼貌的给所有长辈包括龙家人都打了招呼。

问候完了之后。

封文军才开口说道,“这段时间你们也辛苦了,夏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今天我还专程看了看专题新闻报道,看到绵绵在面对记者时的大气风范,还真是让爷爷有些刮目相看。”

“谢谢爷爷的夸奖。”夏绵绵附和的笑着。

知道这只老狐狸做任何事情,应该都没安好心。

“对了,今天叫你们回来,就是也让你们都知道,沛菡和龙三的婚事。”

夏绵绵拉着封逸尘的手突然一紧。

封逸尘回了她一点安慰。

夏绵绵让自己看上去很自若。

但也不得不觉得奇怪,康沛菡最终为什么选择了和龙三结婚。

是龙一的强烈排斥,让龙天只得重新婚配吗?!

龙天明知道封逸尘的背景,为什么还要让自己的儿子取了封家的人,是为了故意打探什么消息吗?!

夏绵绵越发的觉得复杂。

她咬唇,尽量让自己不动声色,不动声色的融入所有人的祝福之中。

看得出来,封铭欣夫妇是由衷的高兴地,不管如何,康沛菡能够价格龙家就真的是门户相对,甚至以龙门这么深厚的背影,说高攀也不为过,相对而言,封铭严一家人明显冷漠了些,想到才辉煌不久就突然被打压了下来,现在大哥三妹都一帆风顺,就他们家,怎么都觉得落了一个笑话。

心里不是滋味,但表面上还是一直在恭维,总之整个大厅看上去和乐融融。

互相这么聊了好一会儿,封文军叫着封逸尘去了书房,封文军一走,其他人也就自若的了些,封铭欣也招呼不要拘束,到别墅走动走动,自己也主动和龙天的妻子一起,有说有笑的去了后花园,聊得似乎很好。

龙一也不太喜欢坐在客厅,看长辈些聊得甚好,所以一个人走向了后花园。

康沛菡看着龙一离开,那一刻笑着的脸庞突然隐了下去,她陪着又和长辈说了些话,不着痕迹的起身走了出去。

远远的,她看到龙一一个人站在凉亭下,目测前方。

感觉到身边有人,他转头看了一眼。

可惜。

有些失望。

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就这么看了一眼康沛菡,冷漠的继续看着前方。

“我终于还是和你弟弟结婚了。”康沛菡直白。

龙一点头,“恭喜。”

“你就这么巴不得我嫁给别人吗?”康沛菡有些激动,声音也大了些。

“没有巴不得。”龙一说。

康沛菡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但你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你嫁不嫁对我而言都不重要。”

“龙一!”康沛菡咬牙切齿。

龙一不打算搭理康沛菡,转身就走。

“你站住。”康沛菡跺脚。

龙一停了停脚步,说道,“你和龙三结婚之后,你就是我弟妹了,请注意自己的形象。龙门虽说不算豪门,但也算是名门高贵,还希望你注意自己的仪态,别有损了龙门的颜面。”

“你,你,你……”康沛菡气得咬牙,眼眶都已经憋红了。

龙一不喜欢她就算了,现在还来这么讽刺她。

她也是为了故意赌气,才答应了她父母软硬皆是的相逼,逼着随手挑了一条除龙一以外的其他兄弟,说真的,今天没见着龙三,她都不知道龙三长什么样子。

反正不帅。

当然龙一也不帅,但她就是不服气,龙一凭什么看不上她。

她被龙一气得愤怒无比的离开。

她一定要让龙一后悔,后悔没有娶她。

一定要!

夏绵绵看着康沛菡有些激动的回到客厅,又缓缓情绪才重新回答沙发上,勉强让自己笑着和他们聊着天。

她想了想。

起身,对着杨翠婷小声说去上个厕所。

杨翠婷温和的点头。

夏绵绵直接走向了后花园。

她知道龙一在。

果真,龙一在。

似乎是在故意等她。

他回头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对着他浅浅一笑。

他也笑了。

两个人彼此看着彼此,保持着生疏的距离站在一起,她说,“康沛菡应该很恨你。”

“那是她的事情。”龙一冷漠。

夏绵绵淡笑,“你身体怎么样?”

“还好。”龙一说。

“我其实想问你,为什么你父亲一定要让你们几兄弟去娶了康沛菡。”

“一方面是为了和豪门联姻,壮大龙门台面上的商场经济,另一方面,我父亲想要通过和封家的婚姻来深入确定,封逸尘的身份,尽管,我和我父亲都一致觉得,封逸尘的暗地组织应该和封家人毫无关系,但知己知彼,还是摸清楚比较好。而且但凡确定了封逸尘的身份和封家人没有关系,龙门也能够放心的和封尚集团合作,联姻对龙门而言就是极好的事情。”

“我在想,龙门是不是打算除掉封逸尘了?”

“封逸尘嚣张够长时间了,我父亲对他的忍耐程度也有极限。”龙一直白,“第一次封逸尘去龙门找到我父亲的时候,至少还没有伤他分毫,但那晚上,封逸尘差点杀了我父亲,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对于已经开始能够威逼到我父亲生命的人,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

夏绵绵沉默。

“所以终究,我们要开始敌对了。”龙一说,“你最好转告封逸尘一声,让他做好准备。我父亲但凡找准了机会,都会叫人杀了他。”

夏绵绵点头,默默的点头。

其实……

她原本就在找这么一个契机。

她原本勾搭龙一就是为了利用龙门去剿灭了封逸尘的暗地组织。

她没想到,最后会因为封逸尘为了自己去威胁了龙天,引发了这么一场战争。

而她此刻……应该站在哪一边?!

她心里很矛盾。

一方面想要依靠封逸尘帮她把夏氏集团收入囊中,一方面又很想,很想和龙门一起合作,真的掀了封逸尘的老窝,当然……她还不得不承认,她对封逸尘的感情,在微妙的变化着,这种矛盾,让她其实很难以平静。

龙一看着她的模样,似乎也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说,“在事情还没有彻底明朗之前,在龙门和封逸尘的暗地组织还没有正式交锋甚至不知道谁家言败的时候,我劝你暂时不要做出任何决定,这样至少你不会受到伤害。我可以保证,如果龙门灭了封逸尘,只要我不死你就可以好好活着。反之,如果封逸尘灭了龙门,我想封逸尘更不可能杀了你,你依然可以活得很好。”

夏绵绵看着龙一,看着他给自己做的最好的决定。

那一刻竟然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好。

龙一淡笑了一下,从夏绵绵身上转移视线,主动离开了她的身边。

她恍惚听到龙一有些感叹的声音。

他说,“平静的日子,应该不长了。”

夏绵绵轻咬着嘴唇。

脑海里面确实翻来覆去的想了很多。

她重生那一会儿真的恨不得马上杀了封逸尘,恨不得马上让封逸尘和的组织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到了此刻,她反而会犹豫,她反而不想这么快发生……

她果然。

果然,还是那个阿九。

那个就算用死的代价换来重生的阿九,还是吸取不了教训。

身边,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人。

夏绵绵转头。

转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将她拥抱在怀里。

“刚刚我在爷爷的房间,看到你和龙一了。”封逸尘直白。

夏绵绵轻抿着唇瓣,她说,“我和龙一没什么。”

“我知道。”封逸尘搂着她的手臂紧了些,“但他喜欢你。”

“嗯。”夏绵绵点头。

“我很怕你被他抢走。”封逸尘说。

夏绵绵惊讶。

封逸尘其实不是一个很会表达自己的人。

甚至很多事情他宁愿藏在心里也不会多说。

她抬头看着比她高了一个头的封逸尘。

封逸尘也低头看着她。

四目相对。

封逸尘说,“如果是龙一,我希望由我来照顾你一辈子。”

“为什么?”夏绵绵不明白。

为什么说,如果是龙一,他宁愿他来照顾。

意思是,换成其他人,他可以选择放手吗?!

她不知道。

真不知道封逸尘到底在说什么。

她紧紧拽着他的衣服,那一刻其实有些情绪不安。

“因为我更爱你。”封逸尘一字一句。

不是。

一定不是这个答案。

那一刻就是能够肯定,封逸尘还有其他原因。

然而,在她还未开口之际。

封逸尘抬起她的下巴,一个温暖的吻就印在了她的嘴唇上,很暖很轻,渐渐加深。

夏绵绵有些木讷。

就感觉封逸尘的亲吻在她的唇瓣上,一点一点舔舐,缓缓伸入她的嘴唇里,吮吸,从刚开始的蜻蜓点水到满满变得,激情。

夏绵绵眼眸一紧,她伸手搂抱着封逸尘的脖子,将自己更深入的送了进去。

唇齿相融。

夏绵绵到最后甚至比封逸尘还要主动。

两个人这段时间因为封逸尘的伤口没有行房事,但其他除了房事外的所有事情,都做过,亲密的程度,夏绵绵想起都会脸红心跳。

而到此刻,她却还是留恋他的亲吻。

不仅仅因为他高超的吻技,总觉得,好像这样的日子不会太多了。

她主动回应。

唇齿间都是彼此的味道,热情似火。

2楼楼上。

杨翠庭站在自己的卧室外阳台上,脸色阴沉。

她转身,关上了落地窗。

封逸尘亲吻的唇角微动了一下。

他放开夏绵绵,看着她唇瓣上还有晶莹的液体,在她饱满而唇色极好的唇瓣上,显得很是色情,还很动人,他手指轻轻的放在她的唇上,声音带着些暗哑,“我真的很爱你。”

夏绵绵心口微动。

她默默的看着封逸尘,看着他唇边那抹好看的笑容,如此撩人心扉。

她掂起脚。

踮脚,主动去亲了一下。

封逸尘的笑容越发的明显。

她说,“会不会有一天,你会对我坦诚你的一切?”

封逸尘一怔。

他笑了笑,俯身在她耳边低语,“会有的。”

会有的。

意思就是,他果然瞒了她很多。

而此刻显然没有打算告诉她。

她不问了。

彼此之间都存在着这么多的秘密,她想总有一天,他们的关系会随着时间,亦或者随着谁的结束而,迎刃而解。

她转移话锋,询问,“你爷爷刚刚单独找你,给你说什么了吗?”

“说了关于收购夏氏集团的事情。”

“你怎么回答的。”

“我把我们的计划给他说了。”封逸尘解释,“目的是为了让他准备好足够的资金收购。”

“你爷爷如此老奸巨猾的人,他放心把钱给你,但绝对不可能放心把股份放在你的身上,我不是怀疑你什么,但我担心你爷爷最后会吞了夏氏,骨头都不剩!”夏绵绵说,“别告诉我你爷爷早晚会把封尚交给你,我没那么长的耐心。”

“我爷爷到最后一定会把封尚集团交给我,前提是我的发展一直令他如意!”封逸尘直肯定,“而我爷爷之所以现在非要弄得家里所有人你争我夺,不过就是想要壮大封家的内部竞争力,他一直觉得,只有互相竞争才可以踊跃更优秀的人才,即使我明显比封逸睿等更有能力,他也不会在他还能掌权的时候就全权交给了我,他有他的担忧,所谓创业容易守业难,他也怕到了我们这辈享受多了荣华富贵后,就没有了吃苦经营的毅力,所以才会至少在小范围内让我们感受到危机,然后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家产。”

“你爷爷果真是用心良苦。”夏绵绵点头,那一刻也不得不佩服这个老头子对这份家业的老谋深算,宁愿让自己后辈互相残杀,也要最大限度的抱住这份家业。

对比起来,夏政廷在这份经营上就明显低端很多。

一直以来因为给了夏以蔚这个家业早晚就是他的,导致他表面上看上去乖巧董事,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过危机感,少了那份历练,自然就差了很大一段的能力。

“我知道他所有的想法,但却不敢对他有所怠慢。”封逸尘说,“而这次,我要为了你,挑衅他的威严。”

夏绵绵看着他,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其实我爷爷对你很欣赏。”封逸尘说,“没想到你会在商场上突然这么惊人,你要是愿意好好待在封家,我爷爷以后不会亏待了你。”

“你这是在劝我什么吗?”

“不是,我就是把事实阐述清楚。而且我爷爷不会亏待你也仅仅只是对你的认可,封尚集团多余的股份不会移交给你。”封逸尘说得直白。

夏绵绵倒是笑了一下。

商人当时是比谁都算得精明。

“我想过了,封尚集团想要收购夏氏集团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牵扯到的资金不会比夏氏自己拿出去的资金少,这意味着,封尚也会处于经济紧张的状态,到那个状态的时候,我会想办法让封尚的股市下跌,从而让我爷爷将夏氏的股份吐出来,拯救封尚自己的经济危机,而这些所有实施的项目,还要牵扯到另外一个集团才可以顺利完成。”

“你说的是凌氏?”

“凌氏之前的一个紧急危机之后,现在凌子墨在商业市场上有了他自己的一席之位,算是因祸得福,他的号召力显然有了很大的提升,到时候通过凌氏进行银行担保贷款,我们解决我们自己手上资金流短缺的处境。”

“凌子墨愿意吗?”

“他会无条件支持我。”封逸尘很肯定。

“万一失败了,凌氏是不是也要跟着陪葬。”

“我会告诉你,凌子墨就算是用凌氏陪葬了,也会帮我到底。”

“那头猪倒是很讲义气。”夏绵绵被怀疑凌子墨的决心。

“因为他知道,跟着我,还能东山再起。”

“能不要这么自恋吗?!”夏绵绵丢给他一个白眼。

封逸尘微笑,“好好和凌子墨相处,他人不错,以后如果……总之,他会是你绝对值得信任你的人。”

“嗯。”夏绵绵不知道封逸尘的欲言又止是什么意思,但她点头了。

这个时候,不值得深究。

她想,总会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走吧,进屋去。”封逸尘牵着她的手。

两个人一起走进了客厅。

客厅中,其他人还在侃侃而谈,气氛一直很好。

封逸尘和夏绵绵也不动声色的坐了过去,两个人显得很亲密,感情很好。

龙天看了他们一眼,笑道,“逸尘和绵绵两夫妻关系倒是不错,以后老三和沛菡也要多跟着哥哥嫂嫂学学,家庭和睦才是第一重要的事情。”

“龙叔过奖了,我和逸尘也经常吵吵闹闹。”

“吵吵闹闹才能过一辈子。”龙天笃定。

夏绵绵笑,“那就借龙叔吉言了。”

“说来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以后龙门的事业还要绵绵的夏氏集团多多提拔。”

“龙叔不必这般客气,以后龙叔要是有什么是绵绵可以做到的,绵绵一定全力以赴。”

“看看看,绵绵就是会说话,真是深得我心。逸尘,有绵绵这么好的贤内助,你可真是有福气!不像我们龙一,30岁了还孤家寡人一个,到现在我这心里的大石头都放不下去。”

“能够娶到绵绵确实是我的福气,所以这辈子一定会好好对她,绝不会让她受到伤害。”封逸尘说完,又微转移了话题笑道,“当然,其实龙叔也不用太担心龙大少,以龙大少的实力,只要他愿意踏出那一步,我相信他很快就能够找到心意之人。”封逸尘也打着官腔。

明白的人都知道,两个人都在暗有所指。

龙天在警告封逸尘,别得寸进尺,否则有些福分消受不起。

封逸尘在提醒龙天不要针对夏绵绵,否则他会誓不罢休,当然也在提醒龙一,是时候放弃夏绵绵了。

两个人在台面上说得冠冕堂皇。

夏绵绵就这么默默地听着,看了一眼一边的龙一。

在大庭广众之下,龙一总是严肃得,不易亲近。

“龙天啊,你倒是真的不用太担心龙一。”封文军开口说道,“龙一一门心思都在帮你打理龙门,等他过了这个奋斗期自然就有了成家立业的想法,当初逸尘和绵绵的婚姻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现在我都没想到两夫妻感情会好到这个地步,所以缘分这种东西,说不准的,我们做长辈的,还是让小辈顺其自然的好。”

“封叔说得有道理。”龙一显得恭敬。

“倒是,你们两夫妻结婚时间也不短了,还没有好消息?”封文军突然开口。

夏绵绵被突然问得一脸懵逼。

封逸尘说,“我们在努力。”

实际上。

夏绵绵也不知道封逸尘到底努力没有努力。

而且……

她咬牙。

不由得那一刻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月事晚了有一周了。

因为太忙因为不敢确定甚至……总之,她没有去确认。

她没有说话。

只听到封文军说,“再去医院多检查检查,现在科技发达,要个孩子是简单不过的事情,封家到你们这一辈,也该开枝散叶了。”

“是。”封逸尘点头。

点头那一刻,夏绵绵并不觉得封逸尘有多热衷。

那个下午就在大家的说说笑笑又各怀心思中度过。

吃过晚饭之后,夏绵绵跟着封逸尘回去。

回去之前,封逸尘被她母亲叫去了房间,两个人谈了一会儿。

夏绵绵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封逸尘每次和他母亲的交谈,比和其他人更加的严肃,而且每次出来之后,整个人的感觉会变。

“你母亲说什么了吗?”夏绵绵问。

她明显看到他抓着方向盘的手,比平时更紧绷。

封逸尘回眸。

他转头看了一眼夏绵绵,说,“我母亲让我明天出国。”

“嗯?”夏绵绵惊讶,“让你出国干嘛?”

“给她说了关于CAS集团的事情,她让我先去国外CAS总部了解具体的情况。”封逸尘说,说得很平淡。

夏绵绵笑了笑,“我以为你母亲是在逼你和我生孩子。”

封逸尘薄唇紧了紧。

“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没有怀孕?”夏绵绵故意问道。

实际上。

她也不肯定自己到底怀孕没有。

封逸尘没有回答。

夏绵绵又说,“你想我怀孕吗?”

封逸尘捏着方向盘的手有些紧。

夏绵绵一笑,“大概不想是吧。”

封逸尘将车子停靠在一个红灯前,他说,“绵绵,我们不急。”

“我知道你不急。”夏绵绵淡淡的笑着,“但我急。”

封逸尘蹙眉。

“如果怀上了,我就会生下来。”

封逸尘没有附和。

“总怕自己,怀不上了。”夏绵绵喃喃道。

口吻中,有些欲言又止的成分。

封逸尘喉咙微动,不是没有听出来,却没有继续这个问题。

他看了看前方的绿灯,重新启动车子行驶。

“你明天多久走?”

“中午的飞机,上午要去公司准备一些资料,我会尽快的赶回来。”

“好。”夏绵绵没有多问。

“阿某我会留在你身边,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会第一时间以生命来保护你,你要对他绝对信任。”封逸尘提醒。

“嗯。”夏绵绵点头。

点头那一刻。

封逸尘突然将车子停靠在了路边。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有些奇怪的举动。

他停好车之后,弯腰在驾驶室下面的一个暗格里面拿出一个小型的电子微型接受器,“这是微型卫星定位仪。”

夏绵绵当然认识。

封逸尘没有咨询夏绵绵的意思,他将定位仪的盒子打开,里面仅有非常小非常小的一个圆润型药丸状芯片,说,“你吃进去。”

夏绵绵看着他。

“我以前没有监控过你,但是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让我知道,你的一举一动。”封逸尘的表情很严肃。

所以。

夏绵绵拿过那颗小小的药丸,放在手心。

她在想,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了!

------题外话------

周六奖励:泥絮123、E依文儿、牡丹姐姐、1816466312、市井小草

昨日奖励:夏唯曦lose、pplong、明镜hou、bolbh、糖大小姐

今日问题:绵绵会吃下吗?!

哈啊啊啊,今天晚更了,明天还是零点弥补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