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夫妻同心(3)骑虎难下/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狭窄的小轿车内。

夏绵绵看着那颗小小的卫星定位药丸。

她咬唇。

抬眸看着封逸尘严肃中带着期待的眼神。

这颗卫星定位仪,其实代表着她对他的信任。

她说,“嗯,我吃下。”

说着,夏绵绵就这么放进了嘴里,然后努力让自己吞咽了进去。

那一刻,她分明看到了封逸尘无比期待的视线中,真的松了一口大气。

他将她一把抱进怀抱里。

他说,“绵绵,我不会辜负你。”

嗯。

夏绵绵没有回答,但点了点头。

她也希望,他不会辜负她。

封逸尘紧紧的抱着夏绵绵,就是舍不得放开。

夏绵绵微微的推开他。

封逸尘才不情愿松手。

车子重新稳稳的行驶在街道上。

夏绵绵一边看着窗外的夜色,一边问道,“不会拉出来吗?”

这种东西,应该过几天就会拉出来吧。

到时候,又要吃进去?!

想象那画面,她无法想象?!

“这种卫星定位仪在胃里面会产生粘液,一般一个月之内是不会排便出来的。”封逸尘解释。

“哦。”夏绵绵点头。

那还好。

她可不想把拉出来的东西又这么吃了进去。

两个人闲聊了一阵。

封逸尘将车子停下,牵着她的手一起回家。

她手心被他紧紧的抓着。

仿若很长一段时间,封逸尘对她的态度都是这般,不想放手。

回到家里。

此刻还早。

林嫂和小南都在家里看电视,阿某应该是在2楼上。

阿某现在住的就是以前封逸尘的房间,否则要是住在楼下,估计真的会被小南搞崩溃。

小南看着他们回来,连忙上前递着拖鞋,热情招呼着。

家里面也因为有了小南,而变得热热闹闹了很多。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上了楼。

小南看着姑爷和小姐的背影,忍不住又嘀咕,“姑爷这段时间的占有欲越来越强的,林嫂你觉得是不是?”

还一脸愤愤不平。

林嫂笑了笑,“少爷和少奶奶关系好,是好事儿啊,难道你希望他们像之前那样,面和心不和吗?”

当然不想。

但现在,就真的是面和心和了吗?!

2楼房间。

封逸尘在衣帽间开始收拾简单的行李了。

夏绵绵陪了他一会儿,也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以搭手的,拿了睡衣去浴室洗澡。

她脱光了衣服,站在镜子面前。

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

即使伤痕很多,但还是很平坦,没有半点凸起的痕迹。

她轻咬着嘴唇,其实那一刻想起某些可能会有的事情,而心跳有些加速。

她看得有些出神,也想得有些出神。

浴室外,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夏绵绵回眸。

回眸看到封逸尘也拿了睡衣走了进来。

一进来就看到她全身赤裸的站在镜子面前的模样,嘴角笑了一下。

夏绵绵也笑了笑,她转身欲去浴缸。

身体突然就被封逸尘一把从后面抱住。

抱住她裸露的身体,嘴唇靠近她纤细的脖子,轻咬着她的耳朵。

偌大的全身镜面前,夏绵绵就看到镜子中自己渐渐脸红的模样,因为封逸尘的色情,更是,潮红到不行。

她低垂着眼眸,不想去看自己镜子中的模样,

总会,羞涩无比。

她说,“封老师,你觉得我身材怎么样?”

封逸尘的大手非常不规矩的上下。

那一刻似乎就是在测量。

这个色鬼。

夏绵绵咬唇。

“唔……”夏绵绵双腿紧闭,转头怒吼道,“封逸尘,你干嘛!”

“在感受你的身材。”

“你感受到哪里去了?”夏绵绵没好气的说道。

说着,耳边还听到了封逸尘低低的笑声。

他的唇又亲了亲夏绵绵的耳朵。

亲的夏绵绵全身都酥麻无比。

她好像很容易被他引诱,好像很容易,被他勾起,一丝欲望。

她轻咬着嘴唇。

听到封逸尘好听的嗓音喃喃道,“哪里都好。”

夏绵绵脸红。

总觉封逸尘的话,意味深长。

而她不得不往那方面想。

她努力让自己平静的说道,“真的不觉得我身上的伤痕很难看吗?”

封逸尘那一刻抱着她的身体似乎紧了些。

“不难看。”封逸尘肯定道。

“可是,我自己看着都有些惨不忍睹。”夏绵绵回眸,大大的眼眸看着大大镜子前,她和封逸尘如此情色的姿势。

眼眸从她胸上的伤疤一直打量着她的大腿根部。

开口道,“我听说B国整容术了得,修容术也不错,可以激光祛疤,不留痕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要不要去试试?”

“绵绵。”封逸尘将她的身体突然掰回来。

让她面对面看着自己。

夏绵绵被强迫性的抬头看着他的眼睛。

看着封逸尘帅气的脸颊。

他离自己很近。

眼眸深邃的一直对视着她。

他说,“我会让你知道,我对你的身体,就算如此伤疤的身体,有多留恋和疯狂!”

话音落。

“啊……”夏绵绵就觉得自己身上,被他狠狠的亲了下去。

夏绵绵抱着封逸尘的脖子。

感受着他的激情,甚至是,激烈。

她被他一把抱在了宽敞的洗漱台前,身体欺压过来,唇瓣在她的身体上,燃烧,似乎是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吻遍了她所有的伤疤,滚烫的吻,火辣而疯狂……

夏绵绵就这么感受着封逸尘在她身上不停的点火,到后期,有些不受控制。

夏绵绵突然抱着封逸尘的头。

“不要……”夏绵绵有些急喘。

封逸尘抬头看着她。

她看到了他眼眸中深深的欲望,那一刻她真的差点就没有说出拒绝的话。

她深呼吸一口气,“我月事快来了,不方便。”

话音落。

那一刻真的看到了封逸尘眼神中,巨大的失落。

就是毫无掩饰的,就好像有什么绝世美味到了嘴边,突然吃不到了一般。

他喉咙微动。

夏绵绵默默的看着封逸尘的缓慢的举动。

缓慢的,站直了身体,从她身上起来,轻轻的把她抱进怀抱里。

她头靠在他的胸口处。

听到他如雷的心跳声,咚咚咚的跳个不停。

所以这个男人是在激情最高的时候,被她泼了好大一盆冷水吗?!

她手突然不规矩的往下。

封逸尘原本在渐渐冷静的身体,突然一阵紧绷。

他倒抽了口气,忍得咬牙切齿,“你别点火。”

“有很多种方法可以满足你,要不要?”夏绵绵说,说着,还搁着衣服咬着他的胸口。

明显就是在挑逗。

封逸尘被她撩到不行。

准确说,此刻随随便便碰他一下,他就会“翘首”以盼!

他说,努力呼吸努力让自己平稳下来,“我不想你太累。”

“真的不要了?”夏绵绵动了动手。

嘴角笑得邪恶。

“等我回来!”话出。

封逸尘将夏绵绵一把抱了起来。

“啊!”夏绵绵放开他,双手本能的抱着他的脖子。

封逸尘对着她惊慌的小脸,重复道,“等我从国外回来。”

夏绵绵真怕他回来后,她也满足不了他。

封逸尘将夏绵绵抱进了浴缸里面。

温暖的水蔓延着她的身体,封逸尘坐在偌大的浴缸旁边,没有脱了衣服进来,大概是怕自己控制不住,就这么坐在浴缸外面,然后轻轻的帮她清洗身体。

很认真很仔细。

“你不进来一起洗?”夏绵绵勾引。

封逸尘此刻其实忍得心肝肺都不好了。

前段时间身体的原因不能碰她,身体却不由自主的石更了一晚又一晚,本以为今晚可以……

他调整总是分分钟就可以激发的肾上腺素,亲了亲她幼嫩的嘴唇,“放心,为夫会让你骑夫难下的。”

“骑虎难下?”

“不,是骑夫难下。”封逸尘好看的唇瓣,淡笑道,“夫君的夫。”

夏绵绵仔细品味。

品味明白那一刻,脸一下就红了。

封逸尘看着她微红的脸蛋,笑得似乎更加开怀了些。

夏绵绵心里忍不住嘀咕。

男人怎么都这么色。

封逸尘看着这么禁欲的一个人,居然这么不知廉耻。

她将头扭向一边。

封逸尘看着她的模样,又笑了。

笑容中,似乎顿了顿。

他的手抚摸着她的脸颊,手指放在她的唇瓣上。

夏绵绵感觉到封逸尘有些异样的情绪。

她回头看着他。

封逸尘说,“我真的很爱你。”

我真的很爱你……

后面,是不是还有两个字。

夏绵绵眉头紧蹙。

她恍惚看到了他的口型变化,却没有读出来,那后缀的两个字是什么。

下一秒,就感觉到封逸尘的唇自己压了下来。

在她惊讶的小嘴上,缠绵悱恻。

这次,没有那么的激情四射,没有那么的不受控制,反而就是在呵护,反而就是在感受,感受她真真切切的存在一般。

两个人在浴室,洗了很久。

准确说,夏绵绵在封逸尘的伺候下下了很长,而封逸尘自己其实就洗了个战斗澡。

夏绵绵坐在偌大的浴室洗漱台上,封逸尘帮她洗干净之后,给她穿上了白色的浴袍,然后擦拭着她长长的头发,用吹风帮她吹干。

夏绵绵默默的享受着封逸尘的服务。

她真的能够感觉到封逸尘对她的好,对她极致的好。

这真的就是因为爱吗?!

她在想当年,当年还是阿九的时候,也真的是对封逸尘好到,为他去死都行。

而她真的死了那一刻,却终究还是,怨恨极深。

她突然伸手搂抱着封逸尘的脖子。

封逸尘在帮她吹头发的手怔了一下。

他低头看着她。

她说,“为什么爱我?”

为什么爱她?!

不是一个冷漠的人吗?!

不是对谁都无动于衷吗?!

就连夏柔柔……也不过是因为在封逸尘还年幼的时候,她给过他温暖而有那么一点点良知,对她有着一丝本能的保护欲,都从让他真的心动过,对她,就突然喜欢了?!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会让封逸尘这个千年冰山喜欢上自己。

她甚至觉得患得患失。

她就这么努力的看着封逸尘,看着他欲言又止的脸颊上,眼里都是戏。

都是,她看不懂的情绪。

她只听到他说,“我爱你很久了。”

“……”这句话对她而言,大概又是暴击。

所以不是因为那次他内疚她被鞭打然后产生的怜悯了?!

她实在看不懂封逸尘。

那一刻就这么默默的笑了笑。

封逸尘似乎也没有再考虑做解释。

他又开始帮她吹头发,将她的头发,吹得干爽而柔顺。

而后抱着她一起,躺在了大床上。

夏绵绵依然倦在封逸尘的怀抱里。

熟悉的味道,让她不知道该心安还是心慌。

她其实有点担心,封逸尘会不会是出现了双重人格,才会如此的,难以捉摸。

一晚,相拥而眠。

第二天一早。

封逸尘提着行李去上班。

中午离开。

夏绵绵也准时去上班,经历了卫晴天的事情之后,一切告以一个简单的段落,很多生活又要循规蹈矩。

吃过早饭之后,一起下楼。

小南看着封逸尘的行李箱,终究没有忍住问道,“姑爷要出远门吗?”

“嗯。”封逸尘点了点头。

“哦。”小南不再多说。

满足了好奇心就好。

电梯到达。

封逸尘将行李放在了后备箱,起身准备坐在驾驶室。

夏绵绵看了他一眼,回头准备坐上自己的轿车。

刚在阿某的开门夏准备坐进去。

封逸尘突然上前。

夏绵绵看着他。

封逸尘说,“你们转过去。”

声音飘向阿某和小南的。

阿某听到命令,自然是立刻执行。

小南带着好奇。

终究在姑爷的视线下,缓缓转了身。

而后……

封逸尘突然一把将夏绵绵拽进怀抱里,抬起她的下巴,一个吻猛地一下印在了她的唇瓣上,舌头直驱而入,动作迅速到疯狂……

夏绵绵抓着封逸尘的衣服。

就这么感受着他熟悉的触感在她唇瓣上在她贝齿中缠绵悱恻。

关键是。

关键是身边还有两人在。

封逸尘却吻得这么毫无顾忌,深情激烈到她有些招架不住。

缓缓。

他放开她。

手指擦拭着她嘴角晶莹的液体,满意的看着被他亲得红肿的嘴唇,分明眼睛中都是笑容。

“等我回来。”那般低沉的嗓音。

在离开那一刻,还蜻蜓点水的亲了她一下,才转身离开。

回到驾驶室,似乎是怕自己会不舍一般,一脚油门,先踩着开走了。

夏绵绵就这么目送着他的离开。

而后。

好久。

好久,听到小南嘀咕的声音,“还没完吗?”

“……”夏绵绵回神。

她钻进了小车。

然后关上了车门。

小南听到声音,好奇的转头。

一转头,半个人影都没有了。

看了半天才看到小姐一个人坐在后座。

她拉了拉旁边的阿某。

阿某蹙眉。

“走啦。”小南提醒。

阿某才转头,然后回到了驾驶室。

小南坐在副驾驶室。

小南的眼神就这么一直时不时的看着夏绵绵,看得夏绵绵有些发毛。

“你想说什么?”夏绵绵无语的对着小南。

“没什么,没什么。”小南回头,嘀咕着,“只是没想到姑爷这般主动,我一直以为都是小姐你投怀送抱的。”

“……”夏绵绵翻白眼。

封逸尘骚浪起来吓死你!

显然。

她很是不喜欢任何人看到封逸尘那副模样。

她就听到小南有些感叹道,“也不知道阿某什么时候可以开窍!”

阿某开着车,听到小南提到自己,整个人又不好了。

他紧绷着情绪,一脸生人勿进。

小南越发的觉得惆怅了。

车子到达夏氏大厦。

夏绵绵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夏氏集团确实经历了很多事情,导致夏绵绵的出现,让很多员工都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看她和平时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情绪,也揣摩不透什么,只得继续勤恳上班。

刚坐到办公的夏绵绵,就接到了夏政廷的电话,让她去办公室找他。

他也没有耽搁,直接去了董事长办公室。

推开房门那一刻,夏以蔚也在。

夏以蔚对她明显殷勤了很多。

这个男人似乎也变得聪明了,知道卫晴天一去,这个家就不再由着他霸道了。

她不动声色的和夏以蔚看似友好的打了招呼,坐在了夏政廷的办公桌对面。

夏政廷开门见山的说道,“法院当时判处我支付20亿给颂文集团相关人员的事情,我在这几天已经准备好了资金,想要尽快的支付完毕将这件事情就此了结,确实是对你母亲的亏欠,也不想再提起卫晴天的一些事情,就想早点过了就过了。”

夏绵绵点头,心想果然是做贼心虚,不想再有人提起这件事情,所以这么老谋深算的人,也巴不得快点拿钱消灾。

夏以蔚也附和了两句。

“绵绵,你个人可以得到6亿,爸有两个方案,第一个是直接给你6亿现金。当然,爸不得不说,爸的资金也开始有点短缺,但要支付也不成问题。第二个就是,我直接给你6亿股份。现在爸手上有夏氏百分之六十八的股份,爸想过了,6亿大概就占了百分之二的股份。爸给你百分之二的股份同时,为了弥补当年你作为最大受害者,爸再给你加百分之三,也就意味着,爸给你百分之五的股份。”夏政廷说。

这么说,也就意味着,夏政廷不仅仅只是为了弥补她,而是确实不想拿出多余的现金,现金至少还可以周转,而且股份怎么在自己家也比在到时候流窜出去给别人的好,何况在目前看来,夏政廷应该是绝对信任夏绵绵的。

“那就选择第二种吧。”夏绵绵说,补充道,“本来其实也没想到一定要的,反正都是一家人,但爸既然是为了弥补,我也不想爸心里一直搁浅着这事儿。总之,过了就过了,爸就不要再多想了。”

夏政廷点头。

这段时间对夏绵绵越发的满意。

而且上次能够脱险,免于一场巨大的灾难,也确实是夏绵绵帮了大忙,他多弥补一点夏绵绵,也是心甘情愿。

当然,夏以蔚就不这么想了。

一想到他母亲跟着夏政廷这么多年,这么多年,居然一点股份都没有得到,现在夏绵绵平白无故就可以得到百分之五的股份,对他也是,他现在也没有夏氏的股份,让他心里心里很不是滋味。

“爸还想过了。”夏政廷又开口道,“绵绵你的工作能力确实很强,在这段时间进步也非常大,我综合考虑了很久,爸决定给你升职。”

夏绵绵有些惊讶。

夏政廷对着她一笑,在给予她肯定,“爸决定让你做到夏氏副总经理的位置,而不是屈就于一个小小的市场部。这个职位相当于,除了我和董事会,以及总公司总经理,就你的职位最大。爸其实也考虑过直接让你坐上总经理的位置,后来想想,你年纪尚轻,再耽搁几年也不迟。”

“谢谢爸的肯定,我会继续努力的,一定会很努力的。”夏绵绵看上去很激动。

夏政廷点头笑了笑,转头对着强忍着让自己看上去没什么情绪的夏以蔚说道,“你在公司时间也不短了,相信跟着绵绵也学了很多,绵绵现在市场部副总经理的位置就由你来做,你再多跟着绵绵学学,知道吗?”

“谢谢爸。”夏以蔚乖巧的点头。

一点都不兴奋。

因为夏绵绵的地位,明显比他高了好几个档次。

他真的没想到,夏政廷都已经信任夏绵绵到这个地步了?!

对他呢?!

会不会有一天,就真的会因为夏绵绵而放弃他?!

不!

他死都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他内心咬牙切齿。

“没什么事情了,都去忙吧,下午的时候综合部出文,明天一早你们就可以到自己各自的岗位上工作了。”夏政廷吩咐。

夏以蔚起身准备离开。

这个时候他真的一分钟都不想待在这里,言不由衷的笑着。

他甚至很想弄死夏绵绵。

但当他起身的时候,他看到夏绵绵还坐在办公椅上,根本没有打算离开,眉头又皱了一下。

他听到夏绵绵说,“董事长,有些事情想要单独和你汇报。”

“嗯,那小蔚先出去。”

夏以蔚只得离开。

一走出夏政廷办公室的门,整个脸色一下就变了。

夏绵绵背着他,想要和夏政廷说什么?!

夏绵绵想要挑拨离间?!

夏绵绵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得到夏家这么大的家业!

去死吧,做梦!

夏以蔚恶狠狠的直接走向了一个天台,狠狠的抽烟。

是有些抑郁发泄不出来。

以前还可以给他母亲抱怨,现在都死了。

他当然没有那么冷血,冷血的毫无所动,当然也没有内心愧疚,终究而言,她母亲也是咎由自取。

但他现在很不爽的是,他都为他父亲做到这个地步了,反过来倒是夏绵绵占了便宜。

百分之五的股份,这对一般人而言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他又抽了两口。

天台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夏以蔚连忙打算熄灭烟蒂,看着来的人,没搭理的继续又抽了起来。

杜文娜看着夏以蔚的模样,走过去。

一口差点没有被浓烟呛死。

她皱了皱眉头,“抽这么多烟?”

“别烦我。”夏以蔚狠狠的说道。

“今天你爸叫你和夏绵绵去说什么?”

“还能说什么!”夏以蔚想起就咬牙切齿,“夏绵绵不仅可以得到百分之五的股份,现在还坐上了夏氏总公司副总经理的位置,我真想不明白,我爸这么做,让我的颜面何在?!是要我一辈子都在夏绵绵的手下做事情吗?!”

“夏政廷居然给了夏绵绵这么大的好处。”杜文娜脸色也显得阴沉了些。

“夏绵绵是不停的在讨好我爸,现在两个人还在办公室里面,不知道说些什么事情。”夏以蔚狠狠道,“夏绵绵真的以为她可以得到夏家的一切吗?!我绝对不可能让她如愿!”

“但不得不说,夏绵绵确实很有能力。”杜文娜咬牙。

想想夏绵绵可以把卫晴天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弄下去,现在又得到了夏政廷绝对的信任。

以后真的做点手脚把夏家都给拿了过去……

她真觉得夏绵绵有那个能力。

而她当然不想夏绵绵得到了所有,夏绵绵得到了所有就意味着,她会一无所有。

她敢肯定,夏绵绵想要夏家的一切并非是在夏政廷百年之后!

何况,站在她现在自己的角度,她也不愿跟着夏政廷这么一辈子!之前是因为什么都没有才想要随便给了一个有钱人都好,不管对方长相年龄,到现在,得到了一些之后当然就不会满足现状,她当然要找一个年龄相当的潜力股,就如当年的卫晴天一样。

她看着面前脸色极度不好的夏以蔚,说,“我们要在夏绵绵从夏政廷手上拿过夏家之前,采取行动。”

“说得好听。”夏以蔚冷笑道,“能采取什么行动?!我还能奈何得了我父亲不成?”

“总有办法,不管如何,现在看来,我是你父亲床边最亲密的人,你是你父亲唯一的儿子,我不相信夏政廷不会在我们的挑拨下对夏绵绵有些芥蒂。”杜文娜在给彼此安慰。

夏以蔚冷笑了一下。

他父亲何时把女人当回事儿了。

他母亲费了多大的劲儿才让夏政廷对她取得信任,到头来,下场如何还不够明显吗?!

杜文娜真的以为凭她的能力,还能比她母亲更有能耐。

倒是……

他看着杜文娜走到他的面前。

长得真的不够好看,但就是特别骚。

又特别的会欲擒故众,这种女人能够在床上有些作为,也不足为奇。

他的手一把抓住了杜文娜的胸上。

很大,很饱满。

夏以蔚邪恶,“你就用这些东西去勾引我爸的?”

“你不也尝试过了,觉得滋味不好?”杜文娜娇媚的一下。

夏以蔚没有回答,直接用行动表示,手就这么直接伸了进去。

杜文娜皱了皱眉头,左右看了看,还是有些警惕。

夏以蔚摸得舒服。

上自己老爸的女人,不只是身体上,心里面更是满足到不行。

想到他爸上的女人在他身下要死要活他身体就会异常的兴奋。

而且这女人在床上确实功夫了得。

他就这么随便摸了一下,身体就开始泛滥到不行。

他拿出豪门公子哥都有的手帕,擦拭着自己的手指,“夏氏要是到了我的手上,以后少不了你的。”

杜文娜看着他的模样。

表面上笑得好看,心里当然会有自己算盘。

经历了这么多,看了这么多,她绝不可能重蹈卫晴天的覆辙,她要是有那个机会帮夏以蔚拿到了夏氏,就觉得会保证自己绝对不会被夏以蔚抛弃,以及杀害。

她可不愚蠢!

……

夏政廷办公室。

夏绵绵在夏以蔚走了之后,严肃的汇报着自己的工作想法,说道,“这段时间媒体对夏氏的评价不高,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明显能够感觉到外界对我们夏氏的质疑,我觉得这件事情对我们企业形象的有一定影响。对我们以后的发展很不利。”

夏政廷点头,“这点我也考虑到了。”

这段时间夏氏确实发生了很多事情,而且都是发生在夏家自己人身上,外界会非议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这些事情对夏氏本身产生影响,确实应该引起重视。

他看了这几天夏氏的股票,虽没有大跌,但也在小范围下降波动,终究不是什么好现象。

“所以爸,你有什么打算吗?”夏绵绵故意问道,补充说,“总不能就这么让一切在外界的非议下,坐等烟消云散吧?!”

“不。”夏政廷直接回复,“这样很不好。越是这般不作回应,媒体越是会揪着不放,以为我们夏氏真的是心虚了去,我这么大半辈子,在商界一直有着绝对的威严,不能让媒体诽谤了。”

“爸说得很对。”夏绵绵附和道。

“你有什么想法没有?”夏政廷询问。

现在是真的对夏绵绵很有期待。

“有一些,但不算成熟,说出来给爸听听,你来定夺。”

“你说。”夏政廷连忙说道。

就知道夏绵绵总是会给他惊喜。

夏绵绵也不再推脱,开口,“想要维护企业的形象,对外对内都很重要。首先肯定是对外的宣传,爸在那天上庭后的采访中也说得清楚,说夏氏会一如既往的支持慈善公益事业,趁着这个时候,夏氏应该在这方面做一些表态,比如作慈善捐款,亦或者建立某某慈善基金会等等,把夏氏的再次推广出去,让大家在知道我们集团的安心从而证明上宣传了企业的形象,渐渐掩盖之前我们集团的一些不良新闻。”

“嗯,这倒是一个正面宣传的途径。”

“做了对外的处理之外,还要对内多做员工的满意度。”夏绵绵提醒,“口碑都是传出来的,相信爸也知道,之前在爸出事儿的时候我开了全员大会,说了员工在这段时间的表现就是在以后集团的发展,显然,大家都遵守得很好,甚至工作激情有增无减,到现在爸已经回来了,夏氏什么都稳定了,这个时候,我们夏氏是不是应该对员工进行一些表示,比如适当加薪或者,一次性给予经济补贴,让员工感受到我们集团真诚,一方面增加员工的归属感,另一方面也是在让外界明白,我们集团目前的一个积极状态。”

“好。”夏政廷甚至没有多想,一口答应,“这件事情交给你来处理,就作为你荣升夏氏集团副总经理的一个考核,爸相信你可以做得很好。”

“爸请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

“绵绵,爸现在是对你有绝对的信任,以后夏家就真的靠你和小蔚了。”夏政廷语重心长的说道。

至少这段世间,至少好长一段时间,夏政廷应该会对她很好。

而她必须好好利用。

她微微一笑,“那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情爸叫我。”

“嗯。”

夏绵绵离开夏政廷的办公室。

她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市场部副总办公室。

摇身一变,明天就要坐到更高级的地方了。

她淡笑,并不激动。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预料中的事情。

她想了想,打电话让何源进来。

何源坐在她对面,嘴角一笑,“看来,这次的难关又顺利度过了。”

“那是。”夏绵绵得意一笑。

何源也笑了笑,“找我什么事情?”

“一会儿有文件出来,我升职了。”

“所以你要请客吃饭?”

“所以你也升职了。”夏绵绵直白。

何源一怔。

“夏氏集团副总经理高级助理一职,有兴趣吗?”

“你确定没有和我开玩笑?”何源认真的看着夏绵绵,说不激动都是骗人。

“据说是年薪制,做好准备。”夏绵绵笑。

“我何德何能承你如此关照。属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何源表明态度。

夏绵绵开朗的笑了两声,认真道,“这不见得是好事儿,如果哪天我被赶出了夏氏,你也没好下场。”

“请让我和你共存亡。”

“行了。”夏绵绵心情还不错,“好好出去工作吧。”

何源点头。

夏绵绵看着何源的背影。

在工作上,她也只有何源能够信任,所以当然会把他一直放在自己身边,之后还会有很多事情让他来帮忙处理。

她转眸,看着手机屏幕突然闪现的亮光。

点开。

嘴角拉出一抹笑。

短信是封逸尘发过来的,他说,“已到达机场。”

还附加了一张自己和机场的照片。

夏绵绵编辑信息,回复,“下次记得45度角自拍,这样更帅。”

那边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道,“好,已过安检。”

她不知道封逸尘是不是在用他的方式告诉她他的行踪,毕竟现在她的行踪全部都在他的范围内,很多事情她步子到以后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她只知道,至少目前,目前她还想这么过下去。

她埋头工作。

不时的接收到封逸尘的短信。

“已上飞机。”

“十分钟后起飞。”

“我准备关机了。”

夏绵绵默默地看着隔一会儿就会闪现的手机屏幕,看着最后一条信息,回了句,“到了给我信息。”

那边似乎心情很好,“是,老婆大人。”

后缀词,让她脸蛋一红。

她放下电话,继续投入工作之中。

下午时刻,夏氏发布夏绵绵及夏以蔚的内部升职文件,夏绵绵在如此短的时间爬上了夏氏如此高的领导职位,不仅让人惊叹,当然也会有人非议是裙带关系,更多的人却还是佩服夏绵绵超强的能力。

一时之间,夏绵绵在夏氏的风头正旺。

不只是在夏氏。

夏绵绵的名字在整个驿城商界都火了起来,连带着因为夏绵绵的突然上位,让夏氏股份都跟着开始上涨,夏绵绵甚至还接到某些媒体的邀请,希望给她做一个青年成功人士的专业采访,她委婉拒绝了。

她真不觉得这算成就。

真正的成就,是她坐稳夏氏集团董事长位置一职!

而她想,应该不远了!

------题外话------

昨天系统问题,大家都没有评论哈,所以没有奖励。

今日问题:绵绵怀孕了吗?

好啦,明天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