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夫妻同心(4)怀孕了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逸尘离开驿城三天了。

每天准时报到。

比如。

“我起床了。”

“准备出门见章总。”

“刚刚点了一份冰淇淋,和你的味道一样,很甜。”

“老婆,晚安。”

三天后,夏绵绵俨然已经坐在了夏氏副总经理的位置。

她坐在偌大的会议室里面,召开部门老总会议,表情严肃,“董事长交代下来的两件事情,要求各相关责任部门在本周内给我一个具体的方案初稿。第一件事情,对企业的正面形象宣传,主要以公益慈善为主。夏氏一向立足于做好慈善和公益,但目前这方面对夏氏的曝光率不够,希望责任部门做一个详细的宣传计划推广,提升企业自身形象。”

“第二件事情,之前董事长因为个人问题遇到麻烦时,我曾召开全体员工大会承诺会给员工一个更好的交代,从今天开始,按照不同等级的员工进行相应的薪酬加薪,高层领导加薪在百分之三,最底层员工的加薪在百分之六,平均加薪的工资要在百分四到百分之五。另外,董事长为感谢员工长久以来的辛勤付出,这个月特别设立了绩效奖励酬金,根据岗位不同将折算到本月工资里,按照5000起不等的工资体系进行核算,需要人力资源部在本周内拿出具体的实施方案,董事长要求在这个月内实施新的酬金体系。”

所有人都很认真严肃的看着夏绵绵。

之前夏绵绵进公司的时候,还是一个小雏鸟,这才没进公司多长时间就已经坐到了副总经理的位置,虽说有着强大的背影,但如此多强大背景的人,也只有夏绵绵发展得如此迅速,让人惊叹不已。

夏绵绵眼眸看了看夏绵绵坐着的部门老总,几乎清一色比她大了有一轮,但她就是有那个霸气坐在最中间最权威的位置上,发号施令,她说,“如果没有其他疑问,请各部门根据自己的责任分工做好相应的工作事宜,散会。”

夏绵绵先离开了。

其他部门老总在夏绵绵走后,才自若的开口说话,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小丫头片子也能够给他们这么大的威慑力。

老总些一边聊天一边离开。

夏以蔚也有幸来参加了夏绵绵的会议,他现在也是市场部副总了,却对比起夏绵绵的辉煌,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他一直坐在下面看着夏绵绵的霸气外漏,仔细一想,自己从读大学开始就被他父亲带到公司上班,实际上比夏绵绵资历更长,到现在却并没有得到夏政廷的重用,反而把如此权威的一个职位给了夏绵绵,捉摸着可能还有员工在看他的笑话,怎么想都想不通,心里憋着怒气,越发的不是滋味。

他起身离开会议室。

不管如何,他一定不会让夏绵绵逍遥太久!

绝对不能!

夏绵绵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偌大的副总经理办公室,装修更显奢华和大气,视线更加广阔,大大的落地窗,依然对着对面的封商集团。

她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看着落地窗有些若有所思。

目前看来,她做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夏氏的正面宣传,在稳固夏氏的人心,其实,她就在让夏氏的经济处于相对紧张状态,在夏氏没有新的项目要承接的时候,自然不会让人察觉到有任何不对,甚至夏政廷都对她的表现还赞许有加。然而,她实际上就是在让夏氏铤而走险,从而进行暗自收购。

她抬眸,看着旁边的手机又亮了一下。

她随手拿起来。

“明天的飞机回国,晚上8点左右到家。”

封逸尘发来的信息。

封逸尘时不时的给她发信息,基本都是在告诉她他的行踪,其他的话其实很少,偶尔会有两句暧昧的词语,应该也是憋红了耳朵才写出来。

夏绵绵回复信息,“航班号是多少?”

那边把航班号发给了她。

夏绵绵看着航班号,查了一下航班信息。

明天晚上7点20到达驿城国际机场。

她是不是应该去接机。

这么捉摸着,她按下一个电话号码。

那边很快接通,“绵绵。”

“忙吗小菜?”夏绵绵随口问道。

“还好。”居小菜温和的说道,“月底有一个官司,现在在准备资料。”

“很久没上你家了,晚上去你家吃晚饭。”

“晚上吗?”居小菜有些为难的说道,“我今晚可能会加点班,回去的时候有点晚了,我怕再回家做饭我们吃饭会很晚。”

“你家的田螺姑娘呢?”夏绵绵逗笑。

“你说小展吗?”居小菜有些脸红。

“难道不是田螺姑娘吗?”

“他是经常到我家来帮我做家务做饭什么的。”居小菜羞涩道,“但这两天他应该有点忙,从灾区回来之后,他又被调到了做刑事警察了,这段时间刚上任,手上有个案件,加班的时间还挺多。”

“这是升职了?”夏绵绵问。

“算是吧,从一个小交通民警调到了刑事部门做刑警支队的副队长,然后新官上任三把火,小展又是对工作特别热情的人,自然就投身工作之中了,刚好我这段时间回来事务所也堆了些案件,就自己处理一个,减轻大家的负担。”

“你们俩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吗?”夏绵绵好奇。

“还没有,不会这么快啦。”居小菜似乎是没想过会这么快结婚。

经历了一段婚姻之后,第二段婚姻就会显得特别的谨慎。

“那好吧,我也就是随口问问,我就是觉得小展人不错,一看就是挺会照顾老婆的好男人,但仔细一想,小展是警察,警察总会有很多突然事件,我担心他其实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照顾你,甚至陪伴你。”夏绵绵提醒。

“这个我也知道,不过我不太在乎,因为我自己本来的事情也不少,两个人在一起,性格最重要。至于其他工作影响,不太是我考虑的范围。”

“意思是小展如果向你求婚你就会马上答应了?”

“……”她没想过。

“好啦,不逗你了,今晚我叫外卖去你家吃吧。”夏绵绵回归正题,“不用回家做饭又能见面聊聊天,你告诉我几点大概到家,我好叫外卖那个时候去。”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绵绵?”居小菜担忧道。

“没有,只不过封逸尘不在,明天就回来了,所以出来放放风。”

“是吗?”居小菜不相信。

“好吧,我承认。”夏绵绵深呼吸一口气,“我可能怀孕了。”

“那是好事儿啊,恭喜你!”隔着电话都能够感觉到居小菜送来的祝福显得很是激动。

“还没确认,但……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所以想去你家确认一下。”

“去我家?”

“回家的路上帮我买早孕试纸。晚上去你家测试一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不能告诉任何人。”夏绵绵强调。

“为什么?你不应该和封先生一起分享吗?”

“还不是时候。”夏绵绵摇头。

她能够感觉到,封逸尘并不是那么想要。

所以不仅不想和封逸尘一起知道这个结果,更甚至是不想让阿某和小南以及林嫂知道,而想要避过她们,最好的方法就是才会让居小菜去帮她买早孕试纸。

“怎么了?你们之间的感情还不好吗?”

“总之先别问了,晚上见。”

“嗯,晚上见。”

居小菜挂断电话,看着手机有些发呆。

夏绵绵和封逸尘感情真的这么不好吗?!

但平时看他们的相处,明显能够感觉到封逸尘是真的喜欢绵绵?

绵绵为什么还要瞒着封逸尘自己怀孕的事情!

实在想不明白。

她低头,让自己投入案件之中。

从临川县回来之后,展然就因为掉部门又接到了新的任务而显得有些忙,她也有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了,又因为他工作特殊,她甚至都不能随时随地打电话给他。

她叹了口气。

好在,她不是一个喜欢依赖的人。

一直整理着案件,又和当事人进行了会谈和沟通。

居小菜忙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了。

她从座位上站起来,伸了大大的懒腰。

拿起旁边的手机,“绵绵,我现在下班。”

“好,那我也从公司去你家,记得帮我买东西。”

“嗯。”

居小菜快速的收拾自己的东西,关上事务所的大门,开车回去。

她习惯性去离家小区不远的药房买一些药品,即使上次在这里被揍得很惨,她到现在都还不太知道,那个揍自己的几个大汉到底都是谁派来的,是凌琳吗?!

她不太爱追究。

她停好车,走进药房。

药房的小妹都认熟了她,招呼着,“今天要买什么药?又是胃病犯了吗?”

“不是。”居小菜连忙说道,“我想买早孕试纸。”

“好的。是需要好一点的吗?”

“嗯,好点的。”居小菜说道。

药房小妹连忙从药架上挑选早孕试纸,拿过来走向居小菜,“这个是进口的,目前市面上最好的早孕试纸。验孕的时候晨尿更好,当然,就算是晚上的尿一般也可以测验得出来,我给你拿了两根,最好验两次最准确。”

“谢谢。”居小菜拿过早孕棒,问道,“多少钱?”

“108块。”

“好。”

居小菜低头准备付款。

她才想起她刚刚下车将包随手放在车上了,想着快点买完快点回去,免得绵绵等太久。结果反而慌慌张张的,没带钱包,手机也没带也不能在线支付。

她对着药店小妹抱歉道,“等一会儿,我钱放在车上了。”

放下早孕棒转身就要走的居小菜,头顶上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

听到他说,“多少钱?”

居小菜抬头,抬头就看到了凌子墨。

看着他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的。

她咬了咬唇。

药店小妹连忙说道,“108块。”

凌子墨从钱包里面拿了现金支付。

然后看着药店小妹把两根避孕棒放在了凌子墨的手上,凌子墨转交给她。

居小菜有些尴尬。

她默默的接了过来,说,“你等我一会儿,我把钱给你。”

“不用了,小钱而已。”凌子墨显得不在乎。

居小菜点头,也觉得100多块对凌子墨而言,真的什么都不算。

她说,“谢谢,那我先走了。”

“居小菜。”凌子墨叫着她。

居小菜回头。

“恭喜了。”凌子墨笑,笑得还很吊儿郎当。

居小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她想了一会儿,紧捏着的早孕棒让她一下明白了凌子墨的恭喜。

本想解释的那一刻,突然又顿了顿,绵绵说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

她不知道绵绵为什么要隐瞒,但她习惯性会给朋友保密。

所以选择了沉默。

沉默就是默认。

凌子墨多希望那一刻居小菜告诉他说,说这个是帮别人买的,不是她自己用的。

都是自己在奢求而已。

他淡淡一笑,“展然还是不喜欢戴避孕套吗?”

居小菜一怔。

凌子墨说,“其实你也不年轻了,现在生孩子正好,再晚点可能身材也不好恢复了,男人都会嫌弃的。早生早好。”

“嗯。”居小菜不多解释。

“早点回去吧,把好消息带给展然。”凌子墨笑。

笑得很自若。

居小菜看着他的脸颊,回以一笑,“那我先走了,拜拜。”

“拜拜。”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的背影。

看着她走得越来越远的背影。

他能说,他心口真的很痛吗?!

他已经在这个地方蹲点很久了!

他想着他总是在这里巧遇居小菜,会不会一直巧遇下去。

所以他每天下班之后,就会在这里,就会把车停在这里,一停就是两三个小时,但是居小菜一直没有出现过,他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很蠢,很蠢的用这种方式,而他也不知道,如果居小菜真的出现了他要做什么,就是远远的看她一眼,然后就满足了吗?!

显然,不满足。

他看到居小菜身影的那一刻,真的没有按耐住自己喜悦的心情,就好像情窦初开的年龄,看到自己最心仪的女孩从自己眼前走过时,很想很想引起对方注意,那种雀跃兴奋又带着一些胆怯。

而后,他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居小菜这么笨,猜不到他一直在等他,他说是巧遇,她就会相信。

他这么安慰自己。

安慰自己,刚走进药房收营台,就听到药房小妹在给居小菜说验孕棒的事情。

所以……

居小菜怀孕了吗?!

怀孕了。

人生果然无处不在的暴击。

那一刻他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地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空白的想着,居小菜怀了别人的孩子。

居小菜终于怀了别人的孩子了。

他故作冷静,冷静的帮她付了款,冷静的对她说恭喜。

居小菜没有特别厌烦他。

只要他不去烦她,她就不会厌烦了。

而这份不厌烦是不是导致,他们之间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他在居小菜走了很久之后,才回到自己的小车上。

回到小车上,却突然不想开车离开。

就是没有了任何想要离开的冲动,但其实也不想待在这里。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刚刚居小菜买早孕棒的场景,满脑袋都是,她如果验出怀孕了,她和展然会多兴奋会多喜悦,就算没有验出来,两个人期待的那份心情,也觉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他在想,要是当年好好的对居小菜该多好。

他在想,要是当年他们有一个小孩该多好,至少,至少还有借口,让她回来。

现在……

现在还能怎么办?!

他开车,离开。

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行驶。

电话响起。

他看着来电,皱了皱眉头,终究还是接通了。

“姑姑。”

“子墨,我知道你有些厌烦相亲了,但总不能把姑姑给你安排的相亲宴就这么爽约了去,你让姑姑怎么给对方的姑娘和家人交待啊,现在对方很生气,人家还在餐厅等你,你下次不想去参加的时候给姑姑提前说一声行吗?你让姑姑很为难的。”

“地点在哪里?”凌子墨问。

“什么?”

“相亲的地点。”

“你要去了?”

“刚刚加了会儿班,现在我过去。”凌子墨一字一句。

凌琳诧异,她都打算给对方赔礼道歉了。

想了想,连忙把地址给凌子墨说了。

凌子墨挂断电话,开向目的地。

前段时间他确实在相亲,之前每天都在相亲,后来一周一次,后来,一次都没有一次,他厌烦了,他试着和相亲对象交谈,试着让自己投入热情,但始终,毫无激情,不管对方坐着的是谁,他看着就看着,甚至沉默到对方以为他不是传说中的花花公子凌子墨,当然也有相亲对象以为他浪子回头,表示有好感愿意继续发展,他都拒绝了。

就是,入不了眼。

他想,他确实应该提醒自己该放弃了。

总不能就这么孤独终老一辈子,就算没法动心,但至少也应该结婚生孩子,这应该是每个男人都应该对家庭付出的责任,要他给他死去的爷爷说他打算一个人一辈子,他爷爷估计会从坟墓里面爬起来掐死他。

他们凌家也就他一根独苗。

他得生孩子,无论如何得生孩子,得传承下去。

这么想着,他把车子停靠在了大酒店门口。

小厮拿过车钥匙,为他泊车。

他走进酒店高级餐厅,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向指定的餐桌。

“不好意思久等了,工作上遇到点事情……”

“嗨,凌子墨。”女人抬头,看着凌子墨,笑得一脸灿烂。

凌子墨顿了顿。

“别告诉我你都不记得我了。”女人说,“我叫宋予曦。”

“怎么是你?”凌子墨还是自若的拉开椅子,坐下。

“不是我,能等你这么长时间吗?”宋予曦笑。

凌子墨看了她一眼,抬手让服务员点餐,一边点餐一边问,“你吃什么?”

“都不记得我吃什么了?”宋予曦询问。

“那么久远的事情,谁记得。”

“也不算久远,我们读大学那会儿,不经常一起吃饭的吗?”

“你都说那是读大学那会儿了。”凌子墨看着她,“这么多年,我身边换了这么多女人,我还能一个一个去记住前女友的喜好。”

“原来你还知道我是你前女友啊。”宋予曦故意道。

凌子墨没什么兴趣和她多说。

直接让服务员点了两份招牌套餐。

宋予曦看着凌子墨的模样,一直在审视。

凌子墨被看得有些发毛,“有话就直说。”

“当年我们分手的时候,你不是说要回国结婚吗?这才没多少年,就离了?”宋予曦故意提起。

凌子墨也没多大反应,反呛道,“没离婚,还能和你相亲?”

“不是说是你老爷子安排的,不能悔婚吗?”

“我老爷子去世了你不知道。”

“你还真的和以前一样渣啊。”宋予曦笑,笑得很是故意。

“是啊,那你还来相亲,你傻的吗?”凌子墨直接怼回去。

“我就是来看看你的笑话的。我在想,堂堂凌大少爷沦落到要相亲的地步,是不是有什么隐疾?!”宋予曦说得直白,“你说你是不是那方面用多了,不行了?!”

凌子墨难得和宋予曦斗嘴,没搭理。

“真不行了?”宋予曦笑得很灿烂,“这是不是叫做报应,当年上了我们学校多少女人,嗯?!”

“说够了吗?”凌子墨眉头紧皱,“说够了你可以走了。”

“我为什么要走?”宋予曦直白,“我等了你一个晚上,不吃你一顿饭我不亏死吗?”

凌子墨冷笑了一下。

宋予曦就这么一眨不眨的打量着凌子墨。

似乎就是想看清楚这个男人中了什么邪,居然会选择相亲。

而且听说,相亲的时间还挺长了。

她都以为,凌子墨要么破产要么破相了,结果,长得好好的,比以前读大学那会儿看上去似乎更帅了,身价也高,在驿城如他一般年龄的,算是身价最高的一个,就算离异过,怎么看也怎么都觉得是钻石王老五的角色,当然她不相信凌子墨那方面有问题,当年的凶猛,全校皆知。

她紧紧的看着凌子墨,就一直在审视。

凌子墨也不在意,在宋予曦的视线下,自顾自的吃得还很优雅。

“不吃吗?”凌子墨询问。

宋予曦收回视线,“这么想要打发我走?就不想和我来个死灰复燃?”

“你要不嫌弃我渣,我也没意见。”凌子墨说。

宋予曦拿着刀叉的手一顿,她看着凌子墨,“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要是还愿意,我们可以交往。”

宋予曦越发的觉得凌子墨有问题了。

年轻那会儿,但凡分手的女人,凌子墨绝对不会再吃回头草,当年她被凌子墨甩掉的时候,也试图想要挽回,甚至不在乎他回去结婚娶妻,也愿意和他继续维持关系,然而凌子墨的态度真的是坚决到毫不留情,听说他和他老婆的感情并不好,依然在外面流连忘返,然而他却还是一如既往,绝不会再碰以前碰过的女人。

就是这么渣。

渣得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但又忍不住想要靠近。

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国外不回来就是为了让自己不要再去主动找凌子墨,她怕自己控制不住,没想到好不容易放下了,才回国父母给她安排相亲,相亲对象居然就是凌子墨。

谁说不是缘分?!

她甚至没多想,也没有纠结就来了。

来看看凌子墨过得有多落魄。

落魄到需要相亲来找女人。

当然,事实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大快人心。

看着凌子墨这一刻,她居然还是想和这个男人重新开始。

即使,心里窝着一肚子气,即使不甘心,还是会趋之若鹜。

这个男人的魅力真的很难形容。

在国外那几年她也不是没有交其他男朋友,但没有一个,不管是在床上还是床下,都无法和她达到共识,她内心深处,渴望的还是凌子墨。

还是这个超级渣男。

“凌子墨,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思想漂浮了一圈,宋予曦好奇询问。

凌子墨笑了笑。

是啊。

今晚刚被雷击了。

击得面目全非。

所以有点破坛子破摔。

他说,“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你现在这么有钱,又没有发福又没有残,我干嘛不愿意。”宋予曦一脸坦然。

凌子墨点了点头,“那就交往吧,本着结婚为前提。”

宋予曦更诧异了。

凌子墨还真的是原来那个视女人为衣服的公子哥吗?!

他会选择吊死在一棵树上!

当然,他这种男人,估计结婚了也会在外面风流!

她其实对他期望也不高!

反正成年人之间,谁还不会玩?!

这么想着,宋予曦和凌子墨一起还算和谐的吃完了晚餐。

凌子墨结了账,说,“开车了吗?送你回去?”

“因为没想过我们会相亲成功,所以开了。但既然成功了,你就送我回去吧,我们也很多年没有在一起了,多说说话了解一下彼此更好。”宋予曦说,有些话自然不需要说得明白,成年人都懂。

凌子墨点头,“那走吧。”

那一刻,顺手将宋予曦的手拉了过来。

宋予曦心口一顿。

果然,这个男人就是这么随随便便一个动作,都能够让她整个人都淡定不了。

她坐在凌子墨的小车上。

车内还算安静。

宋予曦看着窗外的景色,看着凌子墨还是当年那般,开车显得很是随意,甚至速度有些快。

车子停在小区门口。

凌子墨看着小区,嘴角就这么笑了一下。

宋予曦看着凌子墨的表情,“怎么了,你对这小区很熟?”

“不熟。”凌子墨直白。

就是经常在这片晃荡而已。

宋予曦也看不明白凌子墨在想什么,她说,“我才回国,父母之前给我在这小区买了一套公寓,才搬进来。我一个人住,要不要上去喝杯茶?”

再过明显不过的邀请。

凌子墨本打算拒绝的,毕竟现在真没兴趣。

但想想。

反正都是奔着结婚去的,反正就是为了传宗接代,今晚怀上了,更好。

他抽调安全带,说,“走吧。”

宋予曦一笑。

就知道凌子墨还是那个凌子墨,对着女人绝对是来者不拒。

一下车,宋予曦就主动去牵凌子墨的手,挽着他的胳膊,显得很亲昵。

凌子墨也没有推开,和宋予曦一起走进了下去。

走进了,那一栋电梯。

“几楼?”凌子墨走进电梯后,对着电梯的数字询问。

“15楼。”

凌子墨的手僵了一下。

宋予曦一怔,“怎么了?”

“没什么。”凌子墨按下15的数字。

电梯一路往上。

金碧辉煌的电梯内,宋予曦一直缠着他,身体贴得很紧,柔软的身段故意在他身上,很明显不过的暗示。

凌子墨没有做任何回应,但也不拒绝她的故意点火。

电梯到达。

打开。

凌子墨和宋予曦一起走出了电梯。

宋予曦挽着凌子墨的手臂,亲昵的模样,总觉得凌子墨的身体似乎有些僵硬。

所以是按耐不住吗?!

想想当年都才20来岁的彼此,一晃,就过了6、7年了。

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没有找到哪个男人能够在床上,有凌子墨那般给她带来极致的满足,不管技巧多好,都达不到凌子墨给她的感觉,想想,当年的凌子墨才20来岁,这么多年过去,大概技术更纯青了些,终究有些兴奋。

她拉着凌子墨的手,更加的紧了些。

两个人走向家门。

凌子墨眼眸似乎是往旁边的大门看了一眼。

看了一眼。

大门突然被人打开。

凌子墨眼眸一紧。

居小菜那一刻也有些发怔。

她手上还提着吃过的打包袋,刚刚才和夏绵绵一起吃过晚饭,她收拾残羹剩余着准备倒进楼道的垃圾桶里面,她没想到一开门,就撞到了凌子墨。

彼此应该有些尴尬。

两个人四目相对。

“怎么了?”安静的空间,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

小区的住户都是独立的,可能住了几年几十年,也不知道对方住的是谁。

何况宋予曦才搬过来。

凌子墨收回视线。

居小菜也连忙收回了视线,转头看了一眼说话的女人。

看着她如此亲昵的靠在凌子墨的身上,不用想也知道,两个人的关系,匪浅。

她连忙又转移了视线。

倒是宋予曦有些诧异,她看了看面前的居小菜,怎么都觉得有些眼熟。

“走吧。”凌子墨反手拉着宋予曦的手,走进了宋予曦的家门。

房门关过来。

居小菜深呼吸了一口气。

刚刚真的太震惊了。

她没想到一开门就会看到凌子墨。

看到他那一刻她以为是他来找她的,心口还莫名其妙跳了两下,想到今天在药房的误会,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要解释,仔细一想,其实也不用解释。

她又吸了一口大气。

这么久了,看着凌子墨还会有点紧张。

这个男人在她生命中果然存在感太强,影响太深。

她要彻底的把他当成普通人对待,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

她提着塑料袋去了楼道口,回到家。

夏绵绵看着居小菜有些惊魂未定的模样,“遇到谁了?”

居小菜一怔。

总觉得夏绵绵好像特别会观察别人的脸色。

事实上确实是,以前当杀手的时候有这方面的一些培训,不过居小菜的表情变化不用特别观察,一目了然。

“我刚刚撞到凌子墨了。”居小菜说。

“我都以为你撞鬼了。”夏绵绵笑了笑,“撞到他有这么让你紧张吗?他来找你复合的?”

“不是,他跟着一个女人进了我家隔壁。”居小菜连忙解释,“我和凌子墨不可能了,不会复合的。”

夏绵绵笑了笑,没多说,就嘀咕了句,“那头猪还真的半点不会让自己寂寞。”

居小菜点头,认同道,“他从来不缺女人。”

所以凌子墨这辈子顾及是追不上居小菜了。

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男人,也算活该。

“对了。”居小菜连忙从包里面拿出验孕棒,“都差点忘了,你快去测测。”

夏绵绵看着验孕棒。

其实她没忘。

这一刻反而没有多少勇气。

如果怀孕了,她该高兴吗?

没怀孕,她要失落吗?!

怀孕了,要给封逸尘说吗?!

说了,他会有什么反应。

她承认,她现在很矛盾。

她咬牙,拿过居小菜手上的验孕棒。

“去吧,等你好消息。”居小菜微微一笑。

笑得很甜,甚至很期待。

夏绵绵起身走向厕所。

她坐在马桶上,坐了很久。

没有上厕所,就是撕开了验孕棒,然后看着验孕棒发呆。

居小菜如此有耐心的人,都有些按耐不住了,她敲门,“绵绵,还没好吗?”

“一会儿。”

“哦。”

居小菜就站在门口等待。

等了约莫有十分钟。

夏绵绵终于开了门。

“怎么样?”居小菜兴奋的问道。

夏绵绵没说话。

居小菜眼眸看向垃圾桶,看着验孕棒上并没有出现的红线。

她说,“没怀孕没关系,还有机会的。”

夏绵绵还是没说话。

“你才22岁,其实用不着操之过急,我听说怀孕也是靠缘分的,很多人一直造计划就是造不了,但一放松宝宝就来了,就说明,宝宝需要一个美好而轻松的环境。”居小菜努力安慰。

夏绵绵看着居小菜如此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

居小菜被夏绵绵笑得尴尬,“我说错什么了吗?”

“我没有因为没有怀孕而失落。”夏绵绵直白。

居小菜咬唇。

她总觉得,夏绵绵应该是期待的。

“你这么想要小孩,早点嫁给展然早点睡生好了。”

“我其实也没有很想要。”居小菜连忙说道,“而且和展然才交往没多久,就谈结婚还是有点太早了。”

“小菜。”夏绵绵叫着她。

“嗯?”居小菜认真的看着她。

“我根本没有验。”夏绵绵说。

“什么?”

“我不打算验了。”

“为什么?”据i小菜实在不明白。

“我想过段时间再说。”

“为什么?要是怀上了,该注意的就要注意了,你这样对宝宝很不负责任的知道吗?”

“我知道。”夏绵绵点头,“但现在我的心情真的很矛盾,让我再想想。”

“你和封先生到底有什么间隙解不开的?”

“很多。”夏绵绵喃喃道。

她坐在马桶上真的想了很多。

想上一世,想这一世,想以后即将面临的一切。

她不知道验证了这个孩子的存在之后会不会对她的人生产生变化,她只知道,她现在还暂时不想改变什么,所以,再晚一点吧。

再晚一点,或许就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那个时候,她也能欣然的接受,所有一切的到来!

------题外话------

昨日奖励:晚晚老妈、kakaerni、小梨凉、静若寒霜、fengcui123

今日问题:凌子墨会不会上了宋予曦?!

好啦,爱你们哦,求月票哦!

那些说要二更的,不要急,宅总会让你们疯狂的。

好啦,辛苦码字中,需要动力鞭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