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夫妻同心(5)相信我是阿九!/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居小菜还是没有弄明白,夏绵绵到底为什么不敢去验证。

但看着夏绵绵如此坚定自己的想法,她也不再多说,只让她平时多注意点,万一怀孕了呢?!

夏绵绵笑着点头。

晚上10点多夏绵绵就回去了。

居小菜送她下楼,确定她坐上来接她的小车后,才转身回到小区。

回去的路上还在揣摩,夏绵绵的想法。

是怕失落吗?!

她一边想着,一边坐着电梯上楼。

电梯打开。

她刚踏出电梯门,脚步瞬间就顿足了。

凌子墨站在电梯口,显然是准备进去。

彼此看了彼此一眼。

居小菜连忙走出来,凌子墨却没有走进去。

居小菜琢磨了一下时间。

是完事儿了吗?!

她眼眸一紧,看到了凌子墨白色衬衣上的那抹明显的口红印。

随机,就转移了视线。

“怀了吗?”凌子墨突然开口询问。

居小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怀孕了吗?”凌子墨不耐其烦的又问道。

居小菜摇头。

在凌子墨恍惚有些庆幸的那一秒,听到居小菜说,“还没验。”

“是吗?”凌子墨喃喃,随即又笑了笑,“展然不在家做晚饭了吗?还要吃外卖?”

“他不在。”居小菜解释,“刚刚和我一起吃饭的是夏绵绵,我刚送她上车。”

“是要等到展然回来才一起验吗?”凌子墨似乎是揪着这件事情不放。

居小菜皱了皱眉头。

凌子墨也感觉到了居小菜的不耐烦。

他重新按下电梯。

电梯就在15楼,所以按下就开了。

居小菜看着他走进去,自己也往大门走去。

“对了居小菜。”凌子墨突然叫住她。

居小菜转头看着他。

“我女朋友住你家隔壁。”凌子墨说。

女朋友?

“相亲认识的,奔着结婚为前提。”凌子墨补充。

“哦。”居小菜笑了笑,“恭喜啦。”

刚刚没太看清楚女人的长相。

想来,以凌子墨的审美,应该差不了。

凌子墨关上了电梯门。

他真不想听到居小菜的恭喜。

真不想听到她由衷的祝福。

他以为,她至少会心里疙瘩一下,不管如何他们有过一段婚姻,处于女人的嫉妒应该有点内心波动吧,但没有,居小菜纯真的笑容没有半点瑕疵,没有半点隐忍。

他回到自己的轿车上。

身上都是宋予曦香水的味道,他其实有些反胃。

今晚去了她家。

他太习惯了男女之间的事情了。

一走进她家家门,宋予曦就毫不掩饰的巴了上去。

宋予曦太了解他了,他不喜欢欲情故纵,就喜欢直截了当,所以宋予曦也不会腼腆,直接就来。

他被她亲的有些急切。

口红印印在了他的衣服上,身体上,甚至唇上。

他身体没什么反应,脑海里面前全部都是居小菜的模样,全部都是她刚刚诧异的眼神,但没有半点其他情绪,不会嫉妒不会吃醋。

他推开了宋予曦。

宋予曦满脸诧异,想象不到,他会拒绝。

他当年在国外读大学的时候,在学校是出了名的来者不拒,但凡是女的,但凡是漂亮的女的,能入得了他眼的女的,就没有爬不上他床的。

“怎么了?那方面真的不行了?”宋予曦明显欲求不满。

“你去洗个澡。”凌子墨直白。

宋予曦冷讽,“什么时候这么讲究了?我都没嫌弃你身体多脏,你倒开始嫌弃我了。我再不干净,也比你好一百倍。”

“你的香水味我过敏。”凌子墨皱了皱鼻子。

宋予曦翻了翻白眼,还是拿了一套干净的性感睡衣去了浴室。

凌子墨坐在沙发上等待。

与其说等待,倒不如说,在想居小菜。

在想隔壁的居小菜和展然,两个人会不会因为有了孩子而雀跃不已。

他坐了很久。

直到,宋予曦裸露无比的出现在他面前。

薄薄的一件丝质白色睡衣,甚至能够看清楚,里面什么都没穿。头发也全部都放了下来,大波浪显得很是妩媚,经过时间的沉淀,在女人在床上显然更大胆了些。

她赤脚坐在了凌子墨的大腿上,搂抱着他的脖子,身体亲昵的靠近他的身体,故意将凌子墨的头放在她澎湃的胸上。

她记得,以前的凌子墨很喜欢她的胸,说她惊人的澎湃。

这些年的身体,越发的成熟了。

她就不信凌子墨不会喜欢,不会按耐不住。

果不其然,凌子墨下一秒就将她一把抱了起来,然后直接走进了卧室,将她粗鲁的扔在了床上。

她真的是爱死了凌子墨的霸道了。

爱死了他在床上能主宰一切的模样。

她无比期待的看着高高在上的凌子墨,看着他突然转身走了。

转身往外走。

“凌子墨!”宋予曦尖叫!

“今天状态不好,改下次。”凌子墨没有留恋。

是真的不想上。

他以为没了香水味,没了胭脂水粉的味道,就可以了,就不会这么反感。

然而不是。

没有了那些味道,他却还是不想上。

他离开了宋予曦的家门。

碰到了居小菜。

他很想知道她怀孕了没有?!

很想知道。

然而她却一直推脱一直推脱。

他想,居小菜果真是把他排斥在了世界之外,大概他做任何事情,她都可以冷艳旁观,都可以不屑一顾。

他开车,回家。

电话响起。

他看着来电,“喂。”

“凌子墨!”是宋予曦愤怒到爆炸的声音。

凌子墨应了声,“你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

“从读大学那会儿我就倒背如流了!”宋予曦的声音依然激动到崩溃,“你到底什么意思,你今晚到底是什么意思,故意羞辱我的吗?!”

“我说了今晚状态不好!”

“你就明说,我们还交往吗?还需要交往吗?”

“随你便。”

“凌子墨你怎么这么渣!这种事情你说随便,你到底有什么病你直说?!我不想嫁给一个残废!”宋予曦被凌子墨的态度逼得疯狂。

“我没病。”凌子墨淡淡的解释,“就只是想要找个女人生孩子,完成家族使命,没其他想法,你要不愿意就算了。”

“所以就是找个女人给你生孩子是吧?!”宋予曦冷笑。

“嗯。”凌子墨很直接。

“还真是你一贯的风格啊,凌子墨!还是这么不把女人当回事儿,你怎么就没有被阎王给收了去,你怎么就不天打雷劈呢?!”宋予曦简直是狂躁到极限。

他觉得他被雷劈的时间不少。

大概这就是报应!

凌子墨不想和她再废话,搁了一句话,“交往是自愿的,你要不愿意,没人强迫你。”

说完就准备挂了电话。

“我要和你结婚!”宋予曦怒吼,“我就是想要看看,你能渣到什么程度!”

凌子墨还是将电话挂断了。

他也没想到会把宋予曦气到这个程度。

女人应该很在意自己脱光了衣服男人都不屑一顾。

以前,他是不是也这么对过居小菜。

居小菜娇羞的小脸蛋对着他的时候,他是怎么泼她一身冷水的。

他心口很痛。

很多很多想要重新来过。

他急速的将车子停靠在了小区停车库。

恢复平静,回家。

家里面,他姑姑和他表妹坐在客厅看电视。

他每次回去,凌小琳都无比的激动,激动的拽着他的手臂,很亲昵的往她胸口上拉紧,浑然不自在,就是在撒娇。

凌子墨拒绝过很多次,最后无效他也就不再徒劳。

凌小琳似乎越发的得寸进尺了。

“表哥,你回来了,今晚回来得有点晚,工作累了吧。”凌小琳热情无比。

凌子墨微点了点头,“还好。”

凌小琳又想撒娇说点什么。

眼眸陡然一紧,她看到了凌子墨衬衣上的口红印。

那一刻似乎还闻到一股香水味。

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表哥,你今晚去了哪里?”

凌子墨还没回话,凌琳也走了过来,“今晚怎么样?”

“妈,你又给表哥安排相亲了!”凌小琳尖叫。

“你突然这么大声做什么,你想吓死我吗?!你表哥老大不小了,家里就他一根独苗,当然要早点成家立业,你不懂就别叫,一点教养都没有。”

“表哥都不喜欢你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你不要强迫表哥了!”凌小琳完全是崩溃的。

“谁说不三不四了,都是千金大小姐,对比我们凌氏是稍微差了点,但也都是名门贵族,至少比居小菜好很多。”

“你怎么又提那个女人。”凌小琳一听到居小菜的名字,整个人更加不爽了。

“不和你说了。”凌琳对自己女儿没耐心,拉着凌子墨问道,“今晚的怎么样?”

“挺好的。”

“挺好的?”凌琳一下兴奋了。

凌小琳脸色很不好。

“我们会正式交往,如果没什么特别状况,会尽快结婚。”凌子墨淡然道。

“真的?!”凌琳简直要欢呼了,“终于有一个能入你眼了,我马上去看黄历,越快结婚越好……”

“妈你是疯了吗?表哥又不是没人要,你干嘛这么急?”

“你懂什么啊懂,弄完你表哥的大事儿之后就是你了,你别以为你还能逍遥多久……”

“妈,我不需要你操心不需要!”

凌子墨推开凌小琳,回到自己房间。

每天都能够听到她们母女吵架,他习惯了,没什么不好的情绪,就是莫名,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兴奋不起来!

他躺在床上。

他想,早点结婚,强迫自己接受吧!

……

居小菜刚回到家,还未来得及洗澡,就接到了展然了电话。

展然说要执行一个任务出外地,今晚就走,走之前想看她一眼,在楼下等她。

她急匆匆的跑出门,在楼下等了几分钟,展然坐着一辆私家车从车上下来,大步走向她。

“小菜,我可能要去外地一周。刚接到通知,坐今晚最早的火车离开。”展然说,带着愧疚,“从临川县回来,就一直没有机会陪你,这次案子结束后,我申请休假,陪你到处走走。”

“没什么。”居小菜体贴一笑,“工作重要,刚好我也有官司要忙。”

“小菜。”展然不舍的拉着居小菜的手。

本来想好回来就求婚的,哪里知道单位领导突然给他调了工作升了职,忙起来连陪她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求婚了。

“你在外面小心一点。”居小菜不放心的说道。

“好。”展然点头。

两个人默默地看着彼此,都有不舍。

私家车车窗门打开,有个声音大声吼着,“展副队快点,赶时间上火车。”

又有个声音调侃道,“你让两口子多相处一会儿,还来得及。”

居小菜有些害羞。

她脸微红,说,“你快去吧,你同事都在等你。”

展然突然鼓起勇气,在居小菜脸上亲了一下。

居小菜脸更红了。

展然说,“那我走了,等我回来。”

“嗯。”

展然不舍的放开居小菜,急匆匆的跑进了小车上。

车子离开。

居小菜站了好一会儿,才转身上楼。

她其实不在意展然忙到没有时间陪她,她更担心展然的工作危险系数。

但她又不想阻止了展然的工作激情,明显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这份工作的喜爱。

她无奈的叹气,走进电梯。

电梯里面站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人,很高很壮,长得也还好。

居小菜忍不住看了两眼。

金发男人对着他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居小菜连忙回神,占得规矩。

金发男人也没有其他举动,很规矩的看着电梯的数字变化。

到达15楼。

金发男人先下了电梯。

居小菜是挨了一会儿才下的电梯,她习惯性的和别人保持安全距离。

而她刚走向自己家门的走廊上,就看到隔壁房间的门打开,金发男人和里面的女主人激情的吻在了一起,远远的,居小菜都能够看到女人身上的衣服少得可怜,金发男人甚至毫不避讳的,直接就伸了进去……

两个人吻得火热。

金发男人一边吻着女人一边搂抱着她进去,房门被男人的脚踢了关了过来。

关过来好久,居小菜都还怔怔的站在原地,有点没反应过来,刚刚都发生了什么。

她记得刚刚凌子墨说了,说是他女朋友。

现在什么情况?!

还是说,其实凌子墨和这个女人也不过是床上关系,而凌子墨没能让女人满足?!

好久,她才慌神过来,有一种发现了别人秘密而心跳加速的心虚一般,大步跑回到家。

她在想,她要不要告诉凌子墨?!

说了他会信吗?

还是说,凌子墨的朋友圈其实就是这样的?!

算了。

她觉得,不管她的事情,她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

翌日。

夏绵绵精心打扮了一番。

她琢磨着,下班之后直接去机场,或许可以给封逸尘一个惊喜。

这么想着,今天一天的上班时间也变得漫长了起来。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时刻。

她直接让阿某和小南送她到了机场。

然后在航班接待点等待。

其实还早。

她赶过去等到航班到达还有50分钟。

阿某和小南陪在夏绵绵的旁边,小南调侃,“小姐终于开窍了,姑爷见着小姐应该会马上上演一出少儿不宜吧?!”

夏绵绵翻了小南一个白眼。

小南不在乎,继续又逗笑道,“姑爷这才离开4天而已,要是离开长一点,小姐应该都会相思成灾吧?!”

“你再多话,就去车上待着。”

“小姐你干嘛不承认啊,姑爷这么爱你,你主动一点姑爷会很开心的。”

“你觉得封逸尘很爱我吗?”夏绵绵突然严肃。

小南点头如小鸡啄米,“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要不你问阿某。”

夏绵绵看着阿某。

阿某感觉到两个人的视线,说,“我不懂。”

小南一副就知道的表情。

阿某根本不懂谈情说爱。

她那么撩他他都无动于衷,这人是铁做的吧。

“但我没看到他对谁这样过。”阿某补充。

夏绵绵淡淡一笑。

她也没有见过,她见得最多的就是他的冷血无情。

小南又唧唧咋咋的说个不停。

机场响起广播通讯的声音,航班已经准时到达。

夏绵绵突然有些心跳加速。

这种情窦初开的感觉,让她还有些紧张。

她一直张望着出来的人。

出来的人,一个又一个。

走到最后,也没有看到封逸尘的身影。

“可能姑爷有点事情耽搁了,比如取行李什么的,我们再等等。”小南安慰。

夏绵绵没有说话,心却有些不安。

封逸尘坐的是头等舱,不会耽搁这么长时间。

她抿唇,冷静。

半个小时过去。

封逸尘还没有出现。

“小姐,你要不给姑爷打个电话,说不定姑爷从另外一出口,刚好我们错开了。”小南提醒道。

夏绵绵点头,拿起电话拨打。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夏绵绵看着手机。

小南有些着急,“姑爷还没开机吗?要不我们再等等,也有可能姑爷的手机没电了。”

“算了,走吧。”夏绵绵说。

“小姐,你好不容易主动来接姑爷,就这么走了吗?”

“走了。”夏绵绵重复。

小南只得跟着夏绵绵的脚步,和阿某一起回到车上。

一路上,夏绵绵脸色有些淡,也没有主动开口说话。

小南本来想说话调整气氛的,看着小姐如此模样也识趣的闭嘴。

真不知道姑爷怎么突然会消失?!

车子到达小区,回到家里。

林嫂很热情,“少爷回来了吗?”

“没回来。”夏绵绵淡淡然,“开饭吧,我去换件衣服。”

林嫂看着夏绵绵的背影,小声嘀咕,“怎么了?”

“就是去接机结果姑爷没有出现,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今晚别惹我家小姐就是了,被人这么泼了一身冷水。”

“那少爷去了哪里?”林嫂担忧。

“不知道。”

“算了,先开饭吧。”

林嫂去厨房把饭菜端出来,小南去帮忙。

阿某看了一眼他们,起身上楼,敲夏绵绵的房门。

夏绵绵打开房门。

阿某说,“他应该不会出事儿?”

“我也希望。”夏绵绵笑。

“相信他。”

“嗯。”夏绵绵点头。

确实,她在想封逸尘是不是出了事情。

按照封逸尘的性格,不可能给她说了航班却突然转乘,甚至没有通知一声,遇到事情是肯定的,但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我会用生命保护你的。”阿某承诺,“现在下楼吃饭吧,身体重要。”

“阿某。”夏绵绵叫着他。

“嗯?”

“如果要你选择一个人保护,比如我和封逸尘之间,你会选择保护谁?”夏绵绵问。

阿某一怔,明显没想到夏绵绵会回答这个问题。

“换句话说,在我和封逸尘之间你要选择一个人跟随,你会选择封逸尘,还是……阿九!”夏绵绵直白。

“阿九?”阿某整个人明显都动容了。

“我是阿九,你信吗?”

“阿九长得和你不一样。”

“但我知道阿九的全部事情。”夏绵绵说,“也知道,关于你和阿九的事情。”

阿某审视。

“你和我交过手了,你觉得我的身手和阿九像吗?”

“但是阿九死了。”阿某很肯定,“BOSS将她的骨灰洒向了大海,我亲眼目睹。”

所以封逸尘是兑现了她的生前愿望吗?!

她说,“你相信重生吗?”

“不相信。”

“我以前也不相信,但发生在自己身上之后,我信了。”夏绵绵没办法多做解释,因为她自己也解释不通,她说,“阿某,我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你仔细观察我的一举一动,然后发现我是阿九。接着,为我,背叛封逸尘。”

“为什么要背叛他?”

“你不是说过,如果让你选择你想当BOSS吗?”

阿某越发的审视了。

这个女人知道的真的太多。

多到他有些怀疑自己。

“应该在某一个瞬间,你也想结束这种杀戮斑斑的杀手生涯。而我也是。”夏绵绵一字一句,“我要摧毁封逸尘的杀手组织!”

“你不是喜欢BOSS吗?”阿某问,“不管是曾经的阿九还是现在的你,你不是喜欢他吗?”

“是啊,但是阿九怎么死的,你知道吗?”

“难道不是因为爱莎吗?”阿某说,那一刻明显带着阴鸷的眼神。

她完全相信,阿某如果可以碰到爱莎,应该会杀了那个女人。

“事实上,封逸尘赶到了现场,然后救走了夏柔柔,留下了我被大火焚烧。听说,最后我惨不忍睹的身体,唯有眼睛没有烧坏,还被硬生生的挖了出来,给了夏柔柔。”

“BOSS不是一个轻易付出感情的人,他没有外人想的那样那么喜欢夏柔柔。”阿某解释,“我也是在阿九……嗯,就是你死了之后才发现。当时BOSS确实取了你的眼睛给了夏柔柔,但他并没有陪在夏柔柔身边,反而,一直在处理你的后事。你如果是阿九就应该清楚,BOSS从不出面杀手的死亡。”

“大概是愧疚。”

“我一直在想,BOSS对你其实不一样。”

“是吗?”夏绵绵看着阿九,“大概是我太主动喜欢他了,所以对我印象深刻。我死都不会忘记,我投怀送抱的时候,他怎么拒绝我的。”

“BOSS是一个冷血的人,他很难有儿女情长,不同意你的要求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阿某解释,“但是BOSS把你交给了我没有给任何人,是知道我不会碰你,足以说明他对你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冷漠。”

“可能就是顺手。”夏绵绵说。

阿某摇了摇头,也没继续纠结刚刚的问题,继续道,“你就没有发现,你是单独训练的吗?”

“每个人不多是单独训练的吗?”夏绵绵惊呼。

“不,就只有你是。”阿某直白。

夏绵绵看着阿某。

“所有杀手虽说不是全部一起培训,但我们都是一批一批的,唯有你不是!你就像突然凭空而降一般,身手又惊人。不只是身手了得,你没发现,你可以挡住很多杀手的致命伤害吗?”

“我一直以为,杀手都是互相克制的。”

“怎么可能?”阿某摇头,“我们都是一起训练的,所学的东西都是一样的,谁都克制不了谁,只有你,会很多我们不会的招数。”

夏绵绵仔细一想。

她就和两个杀手正面交手过。

一个是阿某。

当时为了切磋而已,她明显可以挡住阿某的一招一式。

另一个是爱莎。

当时为了比拼,所以两个人打过。

爱莎对她的攻击,她也可以轻而易举的避开。

她一直以为,这是组织的安排。

为的就是控制杀手。

“阿九。”阿某突然叫她。

就是这么简单的几段谈话,阿某确信了她的身份。

“你和BOSS之间可能有误会。”阿某总结。

“用死的代价换来的误会,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去对待?”夏绵绵反问。

阿某不知道。

他知道的就这么多。

从阿九死了之后,他从BOSS身上了解到的就这些。

“我不知道最后会不会杀了封逸尘,当然前提是我有那个可以杀他的能耐,但摧毁他的组织,势在必行。”

阿某看着她。

“我被人盯上了。”夏绵绵直白。

“谁?”

“封逸尘背后的人,我不知道是谁?!”

“你是说最后的大BOSS?”

“你知道是谁?”夏绵绵激动。

“不知道。”阿某说,“但我知道,是个女人。”

“女的?!”

“有一次,执行完任务,和BOSS一起离开,大BOSS出现过,当然看不到她的脸,但听到了她压抑的一声咳嗽,是女人的声音。”

“会是谁?”夏绵绵蹙眉。

“不知道。”阿某也想查,但无处可查。

夏绵绵也陷入了沉思。

阿某说,“不管如何阿九,我希望你考虑清楚,而我愿意站在你这边。”

夏绵绵就知道。

阿某会站在阿九这边。

她说,有些激动,“谢谢你阿某。”

阿某点头。

不会微笑,只会承诺。

“吃饭了!”楼下,响起小南的声音。

夏绵绵看着阿某的脸明显抽了一下。

她笑了笑,“小南其实挺好的,有一天我们自由了,你可以考虑她。”

“那是以后的事情。”阿某冷漠。

夏绵绵也不再多说。

两个人一起下楼吃了晚饭。

夏绵绵一个人躺在床上。

这么久了,封逸尘没有打电话没有回信息。

一定出事儿了。

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她只有等待。

一个晚上,手机没有关机。

几乎也没有睡着。

她承认,她确实不想封逸尘就这么死了。

不想。

凌晨4点。

电话突然响起。

夏绵绵连忙起身,拿起电话,接通,“封逸尘。”

“绵绵,是我。”

夏绵绵紧捏着手机。

还好,是封逸尘的声音。

“遇到点事情,我可能要耽搁一段时间才会回来。”封逸尘说,“不会太久,但没办法保证。”

“你受伤了吗?”夏绵绵问。

那边顿了顿,似乎还笑了笑,“没有。”

“封逸尘,你别骗我。”

“没有。”他又笑了笑。

“别死了。”

“不会。”

“那睡吧,我这边凌晨四点。”

“你在等我电话吗?”封逸尘问。

“没有。”

“绵绵,我爱你。”

夏绵绵捏着手机,没有回应。

“绵绵。”封逸尘又开口,听不到他口吻中的失落,他说,“CAS集团章总会在半个月之内回到驿城开展招投标工作,封尚会跟,但不会要,这次一定要让夏政廷狠下决心拿下项目,上次温泉集团的投标案夏政廷应该不会再以同样的方式来对待,这毕竟也是集团的信用问题,而此刻,夏政廷对你的绝对信任你也可以支配他的想法,无论如何,要让夏氏的资金急速短缺,逼迫他拿出更多的股票来挽救市场。我们才有收购的机会!”

“是不是代表着,半个月时间你回来不到了?”夏绵绵问,一针见血。

明摆着这个时候封逸尘给她交代这件事情,就是因为他没办法回来亲力亲为。

“我不在你父亲会更信任你,而且还会放松警惕。”封逸尘直白。

夏绵绵咬唇,并没有反驳。

“明天我会给凌子墨把事情交代清楚,具体事项你直接找他沟通。”封逸尘说,一字一句,“你要绝对相信他。”

“好。”夏绵绵一口答应。

“有什么事情我会给你打电话和发短信。不早了,早点睡吧。”封逸尘声音温柔。

“封逸尘。”夏绵绵突然叫着他。

“我在。”声音,柔软而磁性。

“如果哪天我杀了你,你会恨我吗?”

“不会。”脱口而出,甚至不假思索。

“但是我会。”

“我知道。”封逸尘笑,笑得那般轻柔,恍若幻觉。

夏绵绵把电话挂断了。

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她看着手机,本来很累很疲倦,此刻接到了封逸尘的电话却还是睡不着。

她翻身,强迫自己睡觉。

她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最后的结果也大不了一死。

她死过一次了,不怕!

所以现在,她要先处理夏氏集团的事情!

第二天。

夏绵绵还是按时起床,即使黑眼圈很重。

她吃完早餐,坐着阿某开的车去公司。

夏绵绵没让小南再跟着了,即使小南很不情愿,但不得不说,她和阿某坦白了之后,有些事情就不方便第三个人知道了。

她揉着有些疼的太阳穴,对着阿某说道,“凌晨4点封逸尘来了电话。”

“他还好吗?”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至于受伤没有,她不知道。

“嗯。”阿某点头。

“我怀疑封逸尘突然不回来应该是接到了临时的重大事情,你能不能通过关系打听一下,封逸尘在做什么?”

“我只能问问和我一起合作过的几个杀手,但不代表可以打听得出来。”

“先问问吧。”

“好。”阿某点头。

夏绵绵也不再多说。

车子停靠在夏氏大厦。

夏绵绵一到自己办公室,就让秘书通知部门老总开会。

半个小时,所有人都看着夏绵绵,一脸尊敬。

夏绵绵直白,“关于之前说的对外宣传事宜和员工加薪的事情,我希望在明天一早给我一个答案而不是下周。董事长很在乎企业的形象,时间耽搁越久对企业影响越不好,所以董事长要求在明天给他一个具体方案。所以今天,还希望各部门总经理,吩咐下去,加班处理。”

夏绵绵故意用了董事长交代。

所有老总面面相觑。

突然改时间,还改得这么急,让人确实无法接受。

相当于一切的工作安排又要重新开始,还得安抚员工的情绪。

本来一周时间就已经够崩溃了,现在直接提前了这么多天,有种逼人太甚的滋味!

综合部的总经理就有些按耐不住了,“夏总,我们也知道你要求的事情很急,但突然改时间对员工的满意度也有影响,现在大家手上的工作都已经在加班加点了,明天真的很难交出一份完善的方案。”

“人的潜力是无限的,你都没有试过你怎么就一口否认我的决定?!”夏绵绵冷声回复。

综合部总经理脸色尴尬。

不管如何他在公司也工作了这么多年,基本很少被人当面驳了面子,还是如此一个黄毛丫头,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对于夏绵绵如此强硬的态度,也不敢再多言。

其他人看夏绵绵如此冷漠,立马不敢再开口,整个会议室变得鸦雀无声,甚至还有些僵硬。

夏绵绵开不在乎,开口道,“我不希望任何人在没有开始行动就给我说这件事情做不到,做不做得到,做过了再说,散会!”

毫不留情,甚至有些太过强势。

夏绵绵一走,其他人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果然是年轻气盛。

太不稳重了。

夏以蔚看着其他老总的表情,冷笑。

夏绵绵是太想表现了,所以开始急功近利了?!

总有一天被自己给作死。

夏绵绵当然没这么愚蠢。

她在赶时间。

封逸尘说了,最多半个月。

半个月完成实施方案并执行,然后拨款,拉动夏氏的财政危机,时间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多余,更重要的是,她现在要的不是员工的口碑,她现在是故意为了引起高层管理的不满,才能够让夏氏集团内部一阵乱,以至于最后夏政廷怎么做都没有回天之力。

这么思考着。

夏绵绵看着手机又亮了一下。

她随手拿起来。

“已经对凌子墨说了我们的一个安排和计划,你随时找他。”封逸尘发过来的。

夏绵绵编辑回复,“好。”

夏绵绵放下电话,起身走向了偌大的落地窗前。

看着驿城如此繁华的都市……

她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封逸尘在做什么,尽管她对他其实有些想念。

此刻,她只是低头,伸手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

最后,他们会变成怎么样?!

看天意吧!

------题外话------

昨日奖励:静默的爱、我是阿凉姑娘、茨波德i、A泳姿、lanyun贝贝

今日问题:好啦,你们畅所欲言吧!

宅累死了真的要累死了!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