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凌子墨也有这么一天!/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氏大厦。

凌子墨接完了封逸尘的电话,有些若有所思。

意思是,现在他要配合夏绵绵收购了夏氏集团?!

他当然不怕凌氏受到牵连,之前凌氏危机的时候,是封逸尘帮他让凌氏趋于平稳,甚至说没有之前的帮忙,以他和封逸尘的交情他也会帮,他只是有些诧异,夏绵绵为什么要收了夏氏集团,对他而言,亲情其实很重要,因为稀缺,而夏绵绵这样的举动,明显是在和家人反目。

算了。

他也不多想了,反正封逸尘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吧。

从小到大就知道,跟着封逸尘有肉吃。

这么想着,低头投入工作中,反正等夏绵绵需要他的时候,应该会主动找他。

他处理完一堆审批文件,伸懒腰,看着旁边的手机响起。

看了看来电,接通,“喂。”

“不能把我的名字存在你手机里面吗?”那边传来宋予曦的声音。

凌子墨抿唇,“嗯。”

算是答应了。

“今晚一起吃晚饭,毕竟我们在交往,多培养感情不是?”宋予曦说得有些讽刺。

“好。”

那边猛然挂断了电话。

凌子墨也顺手把手机放在了一边。

他枕着手靠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很长一段时间仿若对任何事情都没有了激情,循规蹈矩,就是在循规蹈矩。

现在还要循规蹈矩的结婚生孩子。

凌子墨也没有多大情绪。

反正,早晚都要经历这一切,有一种早死早超生的感觉。

他淡笑了一下,继续埋头工作。

一直到下班时刻。

他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办公室的房门被人推开。

他抬头看了一眼凌小琳。

凌小琳不是经常来上班,安排的职位也是一个闲职,心情好来坐坐,心情不好就见不到人影,他也不管她,凌氏所有人都知道凌小琳是被宠坏了的千金大小姐,也没有人敢得罪她,甚至她一来上班,还无数多人巴结,各种献媚和讨好。

“表哥,我们一起回家吧。”凌小琳热情道。

身体也很自然的靠了过去,拉着凌子墨的手臂撒娇。

“今晚约了人吃饭了。”

“约谁了?”凌小琳脸色一下就变了。

“女朋友。”

“哥,你不要被我妈支配了,她一把岁数了根本就不懂我们年轻人的生活,你别为了她随随便便找一个人交往,我知道你不喜欢对方的,你这么讨厌被人束缚,你不要强迫自己。”凌小琳很激动。

凌子墨笑了笑,“行了,你表哥还不会委屈了自己。对方长得不错,身材又好。你别操心了。”

凌小琳嘟嘴。

她拉着凌子墨的手又是一阵撒娇,“表哥觉得我的身材不好吗?我长得不漂亮吗?”

“挺好的。”凌子墨应付了一下。

“真的吗?”凌小琳喜笑颜开,“那我和你女朋友谁比较漂亮?”

“你最美了行了吧。”凌子墨敷衍。

其实凌小琳长得真的也就中等偏上,宋予曦至少还是第一眼大美女,即使看多了也会审美疲劳,多少有点现在的网红脸,至于动过刀子没有他没在意,他一直觉得任何人都有追求美的权利,而宋予曦这般的长相的女人,他甚至有点脸盲症了。

“表哥,就不能不去约会嘛?!我们回家吃饭啊,你好久没有在家吃饭了。”

“今晚不行,明天吧。”凌子墨推开凌小琳,“你早点回去陪姑姑,乖。”

说着,手还宠溺的摸了摸凌小琳的头。

凌小琳倔强的嘟嘴。

她表哥一直把她当成妹妹,但她根本不想做他妹妹。

奈何彼此尴尬的身份她又不敢对任何人说,只得咬着嘴唇一脸不开心的看着他表哥和其他女人约会。

真是气死了。

她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让她表哥,成为自己一个人的!

就她一个人的!

……

凌子墨开车去吃饭地点。

驿城高档的西餐厅。

宋予曦其实不算很有钱的千金大小姐,家里有两家小公司,资产不超过一个亿,对凌氏而言只能算是中小型企业,估计他姑姑也实在是没有在大集团中挑到他合适的,所以才勉强选了二线以下,虽说是二线,但受到的高等教育其实并不比他们上流圈的人少,而且宋予曦的综合条件不错,高等研究生毕业,长相身材上流,又是独女,至少保证了之后宋家的一切就是他们的,没了那么多遗产争夺。

凌子墨一路想着,把车子停好,到了目的地。

宋予曦还没来。

他坐在窗户边的餐桌旁边等了一会儿。

等得还有点久。

大概一个小时。

宋予曦盛装出席了。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连衣裙,后背几乎镂空,胸前也故意露出了很深的沟,好身材一览无遗。

凌子墨就这么看了她一眼,说,“想吃什么?”

“你居然会等我这么久?”宋予曦托腮看着他,带着明显的审视。

凌子墨淡淡然,“昨天让你久等了,今天礼尚往来。”

“这可真不是你凌大少爷的风格。”宋予曦讽刺,“以前那会儿,就迟到一秒钟你也可以直接让对方滚。现在转性了?”

“人都会变得。谁没有年轻气盛的时候。”

宋予曦无所谓的一笑,“你的变化让人惊叹。我总觉得你有阴谋。”

凌子墨也不想解释。

他招来服务员,点餐。

整个过程宋予曦就这么一直审视着凌子墨,一直看他真的是天壤之别的变化。

她都在怀疑,凌子墨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症。

否则怎么就变了这么多。

凌子墨也没在乎宋予曦的审视,很自若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两个人吃着高档的晚餐。

“凌子墨,你没看到我身体的一些异样?”一边喝着喝酒,宋予曦一边问道。

凌子墨拿着刀叉的手顿了顿。

怎么可能没看到。

脖子上如此明显的吻痕,他又不眼瞎。

“不在乎?”

“没什么。”凌子墨说,“结婚前收心就好。”

“你可真是大方。”宋予曦讽刺。

凌子墨没再多说。

宋予曦也难得多说。

两个人又沉默的吃着自己那一份晚餐。

吃完之后,凌子墨结账。

宋予曦说,“陪我去商场逛逛,我买点东西。”

“嗯。”凌子墨点头。

宋予曦甚至觉得凌子墨对她有求必应。

这个男人真有阴谋吧?!

她也不在乎,伸手直接拽着凌子墨的手臂,身体自然亲昵的靠在他的身上,显得很亲密。

两个人如此走出高级餐厅。

驿城到处都是狗仔。

凌子墨眼眸看了一眼,看到一个狗仔连忙跑远了。

宋予曦当然也有看到,她无语道,“国内就是这样,时不时就会被人跟拍,真烦。”

“习惯了就好。”凌子墨带着宋予曦走向自己的小车旁边,绅士的给她打开车门。

宋予曦就觉得凌子墨有病。

曾几何这么会照顾人了?!

凌子墨回到驾驶室,开车去驿城的国际商场。

宋予曦拽着凌子墨先去了珠宝行,对着一根简直连城的钻石项链说道,“我心仪很久了,没舍得下手。”

“刷卡。”凌子墨对着服务员,看了一眼标价签,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服务员惊呆,连忙热情的接过凌子墨的卡。

宋予曦自然也有些兴奋和雀跃。

她连忙让凌子墨给她戴上了。

她是真的看了很久,她没想到凌子墨就这么给她买了,不过不管以前还是现在,凌子墨出手一向大方。

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女人明知道凌子墨渣还是会趋之若鹜的重大原因之一!

买好了项链。

宋予曦又带着凌子墨去了奢侈品箱包区,下手了两个限量级的包,然后去了高档服饰区,买了几条裙子和高跟鞋,又带着凌子墨去了内衣专区。

凌子墨在内衣区外等她。

宋予曦忍不住调侃,“什么时候这么绅士了?以前不是还给你那些小情人亲自买过情趣内衣的吗?”

“现在没兴趣了,你买好了叫我。”

宋予曦无语。

她走进了内衣店,挑选。

对她而言,内衣的挑选甚至比外衣还要重要,男人更喜欢一脱掉女人的衣服之后,那性感妩媚的模样。

也不得不承认,她确实在为凌子墨买。

这个男人太容易乏味了,一不小心就会被他厌恶。

她也得把自己弄得变化多姿。

这么游走着内衣店里面,看上了一套黑色的前排性感内衣,性感到,男人看到应该会喷鼻血。

以凌子墨的尿性,应该会很喜欢这种。

她拿起来看了看。

服务员在旁边连忙热情的鼓吹,说什么小姐身材好,穿这个一定很好看,男朋友一定会很喜欢。

宋予曦听得也很舒坦。

让服务员给她收了起来,又挑选下一套。

总觉得好像有人看自己。

宋予曦眉头一紧,转头看着一个有些面熟的女人。

那个女人看着她在看自己,连忙收回了视线。

宋予曦反而多看了几眼那女的,突然想起,那不就是昨天恰巧碰到的隔壁嘛。

她自若的走过去。

居小菜咬唇有些紧张。

宋予曦看着居小菜手上拿着的淡粉色保守文胸,看了看尺码,主动开口道,“没想到你还能穿这个罩杯。”

居小菜一怔。

宋予曦说,“看你这么瘦,衣服也裹得这么紧,我还以为你直接A,没想到有C。”

居小菜笑了笑,有些尴尬所以没有回话。

“不过我传D,是不是也没看出来。”宋予曦故意挺了挺胸。

居小菜往下看了一眼。

凌子墨好像就喜欢这样的。

“不和你说了,我男朋友还在外面等我。”宋予曦转身走向一边,离开的时候还不忘提醒,“你手上的内衣不会是男人喜欢的,身材不错,可以试着换一下其他品种。”

居小菜拿着内衣的手顿了顿。

她习惯了穿这种。

她转眸看了一眼宋予曦拿得内衣,看着她手上那两根线条一般的内裤,脸有些红。

她回眸,准备结账离开。

刚起身那一刻,突然看到凌子墨走了进来。

莫名有些,做贼心虚。

她连忙转身躲在一边,也不知道自己在躲什么。

其实她也没有撞见什么,不过就是昨天晚上撞到了他女朋友和其他男人……

她不由得叹气。

昨晚上一个晚上都没有怎么睡着,一直在纠结是不是应该告诉凌子墨,是不是应该委婉的提醒他一下。

结果想了一晚上,今天工作也有些心不在焉。

好不容易忙完手上的事情,随便在外面吃了点东西,想到自己文胸该换了,就顺道来买,没想到还会这么撞见他们。

她无语。

远远的似乎听到两个人的交谈声,“你喜欢这样的吗?这么一掰开就可以……”

“你喜欢就好。”

“买来是穿给你看的,你不喜欢我买来做什么。”

“喜欢。”

“就知道你喜欢这种。”

“还要买其他款吗?”

“我再挑两件,你去收营台等我吧,我自己挑选,之后还能给你惊喜。”宋予曦说。

“稍微快一点,不早了。”

“知道啦。”

凌子墨走向一边。

他直接往收营台走去。

然后脚步突然顿了顿。

方圆十里,他都能够感觉到居小菜的存在,果真不假。

他转头,转头看着那个低着头甚至有点躲在一边的居小菜,喉咙微动。

居小菜似乎感觉到视线,抬头。

抬头就看到了凌子墨。

凌子墨眼眸看了一眼她手上拿着的内衣。

居小菜觉得自己更尴尬了,她连忙将内衣放在了架子上。

凌子墨并没有开口说话,直接走了出去。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的背影,又看了看那个在积极挑选文胸的女人。

她到底要不要告诉凌子墨?!

凌子墨好像都没有陪过女人逛街吧。

会不会这次是认真的?!

万一知道他女朋友背着他……

果真好矛盾。

居小菜真处理不好这种事情,她不知道在凌子墨他们的世界,这些到底重不重要,但她作为一个平常人,她真觉得,很重要,而且打过很多类似出轨的官司,出轨对夫妻之间应该也很大影响吧。

想得有些多。

当自己回神的时候,那个女人和凌子墨就已经结账走了。

她也拿着自己看上的那套内衣去收营台。

收营台的两个小姐一边收拾着内衣一边侃侃而谈,临近下班,工作上也稍微懒散了点。

居小菜就听到女收营员说,“刚刚那男人真的好阔气,给女朋友买了好几套,眼睛都不眨的。”

“这算什么啊,我之前去库房找型号的时候,刚好看到过那两个人一起逛街,毕竟男的女的都这么养颜,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女人买包那架势根本是眼睛都不眨的,几个限量款啊,男人二话没说直接就付了钱,那个帅!”

“这种好男人怎么我就碰不到。”女营业员感叹,又兴致冲冲的说道,“对了,你看到女人脖子上的吻痕了吗?”

“废话,这么明显。”

“搞不好那男人在床上还很牛逼……”

“羡慕吧。”

“羡慕死了,我家那货在床上就只会躺着等我。”

“哈哈。那另外再找一个呗。”女营业员调侃,抬头看着居小菜来付款,连忙热情的接过文胸扫码结算,那一秒突然想到什么,连忙说道,“啊,都差点忘了!刚刚离开的那位先生说这套是送给你的。”

说着,就拿出了已经包装好的一套文胸给她。

居小菜一怔。

“他说这种才是男人比较喜欢的。”女人笑了笑,“刚刚那位先生是你朋友吧?!”

居小菜回神,笑了笑,算是默许。

女营业给居小菜结好账,一边说道,“你朋友对女人真好。”

是由衷的感叹。

居小菜不知道怎么说。

她付完账,提着两盒文胸就离开了。

她也没有打开看凌子墨送她的是什么款式的,其实不用想也知道,和自己的应该天壤之别。

她现在倒是没有兴趣纠结凌子墨突然的举动。

她就在想,她该不该告诉凌子墨实情。

一路想着,有些头大。

居小菜开车回家。

刚走出电梯。

她看到凌子墨似乎准备离开。

彼此看着彼此。

凌子墨准备走进电梯的时候,居小菜突然叫着他,“那个……”

“嗯?”凌子墨其实有些心口波动。

居小菜很少会主动和他说话。

“送了女朋友回来?”居小菜笑。

笑得分明有些假。

凌子墨点头。

虽然居小菜很敷衍,但至少,她主动开口和他说话了。

“我刚刚碰到你们一起逛街,你们感情很好吗?”居小菜问,以为自己问得很随意。

其实,明显看得出来她有些紧张的情绪。

“还好。”凌子墨说,显得自然很多,“奔着结婚去的。”

“奔着结婚吗?”居小菜喃喃。

“怎么了?”凌子墨故意凑近脸颊看着居小菜,“你吃醋了?”

居小菜被凌子墨的举动吓了一跳。

连忙后退了好几步。

那样子,明显就是唯恐不及。

凌子墨笑了笑。

就怎么笑着,看着她突然离自己很远的距离。

她说,“没有,就是随口问问。你慢走。”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逃也似的模样。

居小菜怎么可能吃醋。

居小菜就是在巴不得他快点结婚,快点有他自己的生活,然后再也不要出现在他的视线吧!

他冷笑着离开。

今晚宋予曦又邀请他留宿了。

他又拒绝了。

他想,等结婚后吧。

结婚了,就没有借口了。

此刻回到家里的居小菜,还有些心跳加速。

凌子墨突然的举动总是让她应接不暇。

她深呼吸一口气。

刚刚到嘴边的话,还是又这么咽了回去。

她是怕她说出来之后,凌子墨会很没有面子,而那个男人本来就死要面子活受罪。

也许,也许昨晚上只是意外。

可能是她误会了。

她就这么鸵鸟的安慰自己,安慰自己……

然而。

当她收拾完房间打开房门准备倒垃圾的时候,她又看到了隔壁房间一个男人和里面的女人在热情似火的拥吻……

她愣怔在门口。

这样还算误会吗?!

那一刻她甚至在对方不注意的情况下拍了一张照。

照片上两具身体紧贴,嘴唇撕咬着彼此,女人脸上一脸情欲……

这哪里算是误会啊!

她默默地去到了垃圾。

回到客厅。

话说她要不要把这张照片发给凌子墨。

发给他,凌子墨会不会掐死她。

她真的很纠结。

索性,她还是忍了。

她想偷腥这种事情应该早晚会被发现吧。

比如以前凌子墨经常在外面的那些事情,她就算没看花边新闻,就算没有听人说起,她也知道。

人和人之间应该是相互的吧。

居小菜自我安慰。

第二天。

居小菜又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事务所。

她果然不是一个心里藏得住事情的人,她又想了一晚。

想得完全失眠。

她走进事务所,来得早的同事已经开始在八卦了。

“嘿,你们看到今天的新闻了吗?凌子墨携新欢一起吃饭逛街,怎么看两个人都如胶似漆的。”一个女同事高声八卦。

“看到了,那么显眼的位置,谁看不到。”另一个女同事附和。

附和着似乎还看了一眼聂含蓝。

聂含蓝无语,“虽然我有点吃醋,但我和凌子墨真没什么,你们别这么看着我行吗?”

“啧啧啧,还是吃醋了。”女同事调侃。

聂含蓝翻白眼。

她转眸看了一眼居小菜。

她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而且她一直以为凌子墨应该是喜欢居小菜的,怎么突然就有了正牌女友。

是自己走眼吗?!

居小菜走向自己办公室,回到座位上。

她也点开了新闻客户端。

看了看。

凌子墨和对方牵手亲昵出游的照片倒真的觉得两个人感情很好。

而且凌子墨出手又大方,外界一致揣测,凌子墨这次应该是认真的了。

事实确实如此。

没过多久,有人爆出了凌子墨的微博最新状态。

凌子墨甚至还转发了报道他恋情的新闻,写了句,“谢谢大家的关心。”

这条微博一出,完全就是默认的状态。

凌子墨从来没有在微博上公开过承认过自己的恋情,吃瓜群众表示很好奇,带着八卦的心态,让凌子墨的恋情越炒越热。

居小菜莫名也守着手机看了半天。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凌子墨这次是真的认真的了。

她又翻出来自己那张偷拍的照片。

简直是人生折磨。

上完了一天的班。

居小菜回家。

今晚下班比较早,案件基本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着一周后的上庭了。

她买了点小菜决定回家自己做。

在外面连续吃了好几天,她胃本来就不太好,所以但凡时间充裕,她都会自己买菜做饭。

她提着菜回家。

刚走向电梯。

脚步顿了顿。

电梯里面凌子墨和宋予曦。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她。

看着她站在电梯门口,也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按理,他们吃完饭回来,至少也应该9、10点了吧。

现在才6点过。

“不走吗?”宋予曦问。

居小菜回神。

她连忙走进去,然后拘束的走向一边。

和他们故意拉开了一点距离。

宋予曦对居小菜倒是没兴趣,转头对凌子墨说道,“你确定你要帮我做饭?”

凌子墨应了声。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会做饭吗?”

“没做过,想想应该不难。”

“太难吃我可不会吃的。”宋予曦笑道,那一刻亲昵的拉着凌子墨的手臂,像是在撒娇。

凌子墨点头,“不好吃就叫外卖。”

“相信你啦。”宋予曦整个人就靠在了凌子墨身上。

电梯打开。

凌子墨和宋予曦先走了出去。

居小菜默默的走出电梯。

凌子墨都要帮宋予曦亲自做饭了。

他这种大少爷,从来没有进过厨房的人,她在想,他可能连怎么拿锅铲都不会吧!

她回到家,感叹万分。

当然不是在嫉妒。

其实凌子墨现在变成什么样子,她真的都没有半点情绪,反而会因为他突然变好而为凌爷爷欣慰,她和凌子墨之间毕竟都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她还没有那么幼稚到,去计较这些。

自己过得好就行了,别人怎么过那都是别人的事情。

她煎熬的只是,她因为知道了一些秘密而内心不安。

她深呼吸一口气,去做饭。

一个人吃完晚饭,看着电视,也如坐针毡。

她去门口看了看。

透过大大的视频看着门口处隔壁的方向。

来来回回了好几次。

终于看到了凌子墨从宋予曦的家门出来。

她咬牙,打开了大门。

凌子墨转头,看到居小菜出现在门口。

居小菜深呼吸一口气,说,“为什么你不留下来?”

“嗯?”凌子墨看着居小菜。

听着她似乎是鼓起勇气才说出来的话,带着诧异。

居小菜暗自调整情绪,她说,“我看新闻说你们感情很好了,你为什么不留下来过夜。”

这样至少,至少就不会让她在撞到,对方偷腥了吧。

她实在觉得自己良心过意不去。

凌子墨淡淡的笑了笑,“你就这么想要我定下来吗?”

“啊?”居小菜没听懂。

在凌子墨的理解里,居小菜就是想他快点稳定快点远离她。

“没什么。”凌子墨不再多说,解释道,“想要结婚后再碰她。”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

所以这是对对方的一种爱护和尊重吗?!

凌子墨应该是很喜欢吧。

很喜欢才会这么小心翼翼?!

她内心又开始挣扎了。

要不要告诉凌子墨宋予曦的事情,要不要告诉他……

不停地在脑海里面重复重复!

“对了,今晚我做的饭菜失败了。”凌子墨突然开口。

“啊?”居小菜还处于神游状态。

“我果然不是一个居家的好男人。”凌子墨坦白。

他对厨房那一套,一窍不通。

最后搞得整个厨房凌乱不堪,被宋予曦差点没有笑死。

他放弃了。

他不是居小菜会喜欢那类型男人,想要变成那样的都难。

“其实,其实不居家也没有关系。”居小菜好半响才反应过来,似乎是在安慰,“可能对方也不是那么在乎你会不会做饭,她要是喜欢你,就不会在意那么多的。”

所以在居小菜的理解里,他是在因为不能给宋予曦做饭而感到颓败吗?!

他只是笑。

笑着,没有做任何解释。

“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居小菜微微一笑。

凌子墨就看着她恬静的笑容。

然后房门被关了过来。

把他冷冷的隔壁在了门外。

……

居小菜回到客厅沙发上。

刚刚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这种事情当面给凌子墨说,凌子墨这么爱面子的人会不会恼羞成怒,亦或者心脏病发……

她抓着自己的头发,煎熬到要死。

而且种种迹象,凌子墨好像真的很喜欢对方,这么喜欢,要是知道自己被绿了!

她难以想象凌子墨会怎样。

她起身,又不由得去了门外,看了看门口的监控。

她还是不应该去看的!

又是那么火热的一幕,又是那么激情四射,想要忽视都难!

居小菜都有那么一秒的冲动想去提醒对方,能不能检点一下,能不能隐蔽一点。

至少别让人发现啊!

她气呼呼的回到客厅沙发上,拿起手机点开那张图片就准备发出去。

发给凌子墨。

却在最后确定那一刻,还是龟毛的放弃了。

她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凌子墨这一切,她按下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

那边接通,“小菜。”

“绵绵。”居小菜有些颓败的声音。

“怎么了?”

“突然觉得自己的性格很糟糕。”

“受什么刺激了?”

“问你一件事情。”居小菜换了一个严肃的坐姿。

“你说。”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其实也不算很好的朋友,但也认识也熟悉,然后我发现了他很喜欢的一个女朋友背着他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然后我那个朋友面子又特别大,脾气也不太好,而且最不喜欢就是别人看着他的狼狈了,你说我要不要告诉他,亦或者,我要怎么告诉他才好?”

“你在说谁?”夏绵绵眉头一扬,似乎还笑了笑。

居小菜都不知道,她说这么严肃的话题时,夏绵绵为什么还要笑。

“就是一个朋友……”

“怎么都觉得你好像在说凌子墨。”

“你怎么知道?!”居小菜惊呼,她都说得这么隐晦了。

“我聪明啊。”夏绵绵又笑了。

居小菜很认同,她也不隐瞒了,把事情解释,“凌子墨前期不是一直在相亲吗?然后应该是遇到喜欢的女人了,而那个女人刚好在我家隔壁住。他们感情看上去很好,凌子墨每天都送她回家,带她逛街,给她买衣服,还专程买了菜给她亲自下厨。甚至还说对她很尊重,说结婚前不碰她。”

“哦,你怎么不觉得凌子墨不碰那女的不是因为尊重而是根本没兴趣啊?”

“不会吧!”居小菜感叹,“我见过那女人本尊,长得就很符合凌子墨的审美。他喜欢的女人大多都是如此。”

“万一口味变了呢?”

“那他为什么要和她交往,而且奔着结婚为前提。”

“破坛子破摔呗。”夏绵绵躺在床上,悠闲的说道,“知道自己喜欢的人不可能和自己在一起了,所以随便找个人结婚,他就凌家唯一的独苗,总不能大逆不道的断子绝孙啊!”

“不至于吧。”居小菜疑惑,“凌子墨不是这么会委屈自己的人。”

“现在的凌子墨可能就会这么委屈自己。”

居小菜蹙眉。

夏绵绵给她说的这些,和她印象中的凌子墨完全不同。

“好啦,你还是说正题吧。”夏绵绵不多说。

凌子墨自己的感情,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曾经做的一切买单。

怨不得任何人。

“哦,对啊!”居小菜反应过来,“一会儿就被你带偏了。我不是说到他们感情很好吗?然后我连续三晚,真的是连续三晚撞到凌子墨的女朋友和不同的三个男人激情了,我也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我现在真的有种好想搬走的欲望,我真希望我什么都没看到。”

“你搬走了难道事情就没有发生吗?笨蛋。”夏绵绵笑了笑,“你要是内心不安就直接告诉凌子墨吧,反正他应该也不会太在乎。”

“怎么可能不在乎?男人应该都很愤怒自己被绿吧!”

“那也是他活该啊!他给你绿了多少年,这不是报应嘛,我反而很爽,凌子墨终于也有这么一天!”

“……”居小菜那一刻居然无言以对。

“哈哈,不逗你了。”夏绵绵笑了笑。

知道居小菜心底善良,遇到这种事情肯定心里过意不去。

不给对方说自己心里煎熬难受。

说了又怕对方接受不了。

这么好性格的居小菜,她要是不给她出谋划策,这女人会把自己给憋出心里疾病吧。

夏绵绵直白,“你有证据证明对方偷人吗?”

“有的。”大概是律师天性,真的凡是都会下意识的准备充足的证据,“我拍了照片,照片很清楚,一目了然。”

“那你发给我。”

“你准备怎么做?”居小菜不放心的问道,“不会是交给媒体吧!”

“我倒是很想!巴不得让人看到凌子墨被人绿的事情,以报复当年他对你的残忍。”

“算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居小菜好心肠的说道。

“好啦好啦,不会这么做的,我有分寸,总之我绝对会在不暴露你我也不惊动媒体的情况下,让凌子墨知道他女朋友给她戴绿帽得事情!”

“嗯。”居小菜给与绝对信任。

挂断了电话。

夏绵绵收到了居小菜发来的照片。

她真想直接发给凌子墨,然后想象凌子墨欲哭无泪的脸。

然而。

她既然答应了居小菜,当然就不会随意乱来。

她拿出手机,翻了翻。

找到了凌小琳的社交软件。

用匿名发了这张照片给凌小琳,以她对凌小琳的了解,凌小琳绝对不可能息事宁人,她顺带还教了她一下抓奸攻略:建议你不要直接拿照片宣告世人,会有人误以为你在故意挑拨离间,还会被人怀疑照片是合成。最好的方式是,你去她家家门蹲守,每晚都有收获,来个现场抓奸,效果会超乎你的想象。

署名:雷锋接班人!

发送完毕。

夏绵绵嘴角一笑。

明天应该会有好戏看了。

她给居小菜发了短信,“明晚早点回家。”

“怎么了?”

“听我的没错,到时候有什么最新爆料性新闻,别忘了和我分享,女人天生八卦不是。”

居小菜无语。

她放下手机。

不知道绵绵都做了什么,但就是相信,她能把这件事情非常完美的处理好。

心里也算落下了大石头,起身去洗澡睡觉。

难得,睡了一个好觉。

她想,这件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了,她只要没有内心不安就好,至于以后凌子墨和他女朋友的发展,那都是他们得事情,她只是个局外人。

------题外话------

昨日奖励:愛佳Y、kakaerni、kakaerni、紫色的云、飘逸的雪520

今日问题:所以凌小琳会怎么做?!

好啦,不说了。

小宅继续辛苦的码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