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要不我们重新开始吧!/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认认真真的处理了一天的案件。

居小菜伸懒腰下班。

没有了心里的那些秘密,整个人也变得轻松了很多。

她下班。

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展然的电话。

她挂着蓝牙,和他通话。

“已经抓到犯人了吗?”居小菜问。

“嗯,明天一早的火车,处理完手上的案子,明晚可以回来和你一起吃饭。”

“那我买好菜在家等你。”

“好。”展然笑了笑,“小菜,你有没有很想我?”

“嗯。”居小菜点头。

“我想……”展然欲言又止。

居小菜很认真的听着他的话。

“回来再说吧。”展然突然就不说了。

居小菜也不多问。

她想展然想说的时候,就会告诉她的。

如果展然不想说,她也不会为难。

两个人又说了些话,展然怕她开车又聊电话危险,就草草的结束了通话。

居小菜开车先去了超市。

多买了些菜。

想着明天展然要回来,她就多备了些。

下车的时候才发现菜真的买的超多,一个人完全提不动。

她在考虑要不要走两趟,后还是咬牙,把所有都搬了下来,费劲的提着走向电梯。

按下楼层。

她是在负一楼车库。

一楼的时候停了一下。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一个人站在电梯口,然后走了进来。

居小菜身体有些僵硬,不自觉的往旁边挪动。

凌子墨看了一眼居小菜脚边大大小小的熟料袋。

两个人都没有开口。

居小菜都不知道夏绵绵都做了些什么,而凌子墨现在是知道了吗?!

还是说,还蒙在鼓里。

她又开始心思漂浮了。

电梯到达。

凌子墨大长腿先迈了出去。

走出后,看着居小菜还一脸懵逼的站在里面。

“不下电梯吗?”凌子墨问。

“哦。”居小菜连忙反应过来。

她俯身去提自己的熟料袋。

果真买的太多了。

她费劲的用尽全力。

手上突然一轻。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突然从她手上拿走那些大大小小的熟料袋,直接走向了她的家门。

她轻咬了一下唇,大步跟上。

凌子墨站在她家门口等她。

她连忙按下密码,根本没有遮掩。

而她的密码也真的很好记。

她的生日。

凌子墨之前也不知道居小菜多久过生。

后来莫名其妙就知道了。

有时候其实不是不能知道,而是想不想而已。

大门打开。

凌子墨伸腿就准备进去。

“你放在这里吧,我来就可以了。”居小菜说。

是怕他提着太重。

凌子墨脚步僵硬了一下,把所有的东西放在了地上。

居小菜连忙说着,“谢谢。”

“这么多东西,为什么不让展然陪你一起去逛?”凌子墨问。

“他不在,出差了。”居小菜回答,又补充道,“明天晚上会回来,我就多买了些菜备着,一不小心就买多了。”

凌子墨不再多说了。

天就是这样被聊死的。

居小菜一包一包把熟料袋提进去,看着凌子墨还站在门口没走,有些诧异,“你还有事儿吗?”

“没有。”凌子墨转身。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的背影。

她想了想,“凌子墨。”

明显能够看到凌子墨僵硬的背影。

“你和你女朋友还好吗?”

凌子墨回头,“如果我们结婚了,我会让她搬到我那边去住的。”

居小菜看着他。

什么意思啊?!

凌子墨说,“今晚是她说要做饭给我吃,但我想可能也不会太成功。”

“哦。”居小菜点头。

所以凌子墨应该还不知道对方偷腥的事情吧。

她就这么看着凌子墨走向了隔壁房间,按下门铃。

房门打开,宋予曦穿着特别性感的家居服,及时身上系着围腰,也不难看出她的刻意暴露,仔细一看,围裙下似乎就只有一件文胸以及极少布料的内裤。

居小菜连忙收回了视线。

她关上房门。

总觉得隔壁好像真的很开放。

但愿今晚凌子墨留下来吧。

她实在不想再撞见什么不好的东西了。

她碎碎念叨,一样一样整理自己买的食材,分类放进冰箱,感觉自己一身粘乎乎的,去洗了个澡换了一套干净保守的家居服,才系着围裙做晚餐。

做到一半。

门外突然响起门铃声。

她家很少来客人,展然又不在。

绵绵来之前都会给她打电话。

她擦了擦手,走向门口,透过视频看着外面的凌子墨。

犹豫了一下,打开了房门。

凌子墨看着面前干净清爽的居小菜,没有浓妆艳抹,干净的皮肤白皙细嫩,头上扎了一个马尾,却突然就觉得不土了,反而带着青春气息。身上穿的是一套白色的家居服,很保守,除了脖子以上的地方,其他都没有露,此刻还围着一件粉色的小熊围裙,即使如此……凌子墨恍惚也发现了,居小菜没有穿文胸。

就算很挺,但透过轮廓还是能够看出来。

居小菜没自知,也没发现凌子墨的视线,就是有些好奇的看着凌子墨,“你找我有事儿吗?”

“果然失败了。”凌子墨说。

“啊?”

“我说她做菜。”她当然指的隔壁。

居小菜恍然。

“介意到你家蹭饭吗?”凌子墨问。

“要和你女朋友一起吗?”居小菜询问。

她其实没做那么多饭。

而且一个人吃得很简单。

“她叫了外卖,而我不想吃。”凌子墨说。

准确说,今晚宋予曦说做饭给他吃,实际上是做自己给他吃,根本没想过要做饭,从头到尾,都是在勾引他。

他看得腻。

所以就走了。

宋予曦差点没有杀了他。

而他离开那一刻,鬼使神差的就按下了居小菜的门铃。

听说展然不在。

听说展然……不在。

他站在门口,有些紧张。

是怕居小菜看着门口是他,根本不愿意开门。

“如果太麻烦就算了。”凌子墨看居小菜一直没有回应,转身欲走。

“也没有,就是我一个人吃吃得不怎么好。”

“我不挑食。”

居小菜笑了一下。

不挑食才奇怪了。

她打开大门,“进来吧,我帮你找双拖鞋。”

说着就转身低头在鞋柜中拿了一双男士拖鞋放在他面前。

凌子墨换上,随口说道,“展然的?”

“不是,他有专门的。”

哦,所以他是客人的。

他跟着居小菜走进她的家门。

居小菜直接去了厨房,一边说道,“你看会儿电视吧,一会儿就好。”

“嗯。”凌子墨答应着。

实际上,他根本没有坐下,就这么环顾了一周,走向了开放式厨房的居小菜。

居小菜在人真的做菜。

她本来打算就抄一个素菜然后烧一个小菜豆腐汤就好了,因为凌子墨,她还是从冰箱里面拿出来明天本来打算和展然一起吃的牛肉,基围虾以及展然最喜欢吃的可乐鸡翅。

居小菜熟练的下厨,看着凌子墨过来,说,“一会儿就好了。”

“我没饿。”

话说出来,某人的肚子就非常不识趣的叫了一下。

居小菜忍住笑,“茶几上有水果,你要不要先吃点?”

“不吃。”

居小菜也不再多说,依然人真的做晚餐。

凌子墨就坐在客厅的桌椅上,看着居小菜的忙碌。

忙碌的身影,就近在咫尺。

居小菜以最快的速度做好了四菜一汤,盛好白米饭放在餐桌上。

顺手将围裙取了下来。

取下来那一刻,胸前的轮廓就更加明显了。

居小菜也发现了凌子墨的视线有些不对劲,那一刻一下反应了过来,带着些羞涩,“我会房间换件衣服,你先吃吧。”

凌子墨就这么看着居小菜逃跑的背影。

他淡笑了一下。

居小菜长什么样子他清楚得很,而她却还是会害羞到脸红。

他端起白米饭,一口一口吃了起来。

味道很好。

他猜到了。

居小菜这么居家,厨艺一定不错。

他吃得有些快。

都吃了大半碗之后,居小菜才换了一套非常规矩的可以外出的服装走了出来。

凌子墨看着她坐到他对面的位置,拿起碗筷也吃了起来。

好像从来没有过,两个人这么单独一起吃过饭……

他抬头看着居小菜。

分明很美味,甚至也很饿,此刻却舍不得多吃。

“不合胃口吗?”居小菜看着他的模样,询问。

“没有。”凌子墨低头,继续扒饭。

他只是不知道这次之后,还有没有机会和她一起吃饭。

“那多吃点。”居小菜随意招呼。

凌子墨点头,点头拉开话题,“文胸合适吗?”

“啊?”居小菜诧异。

“那晚送你的文胸。”

“我还没穿。”甚至没有打开。

“男人会比较喜欢那一款。”凌子墨提醒。

“是吗?”居小菜有些尴尬,对于这种话题,她一向不太擅长。

“展然就没有说过你的文胸很没有女人味吗?”

“没有。”居小菜摇头。

因为还没上床。

“下次你换一套试试,他可能会更兴奋。”凌子墨建议。

“哦。”居小菜应了一声。

凌子墨三两口扒完一碗饭,又去盛了一碗。

居小菜其实煮得很少。

凌子墨盛完之后就没有了。

居小菜一碗饭倒是够了,但明显,凌子墨好像不够。

她看着他很快又吃完了第二碗,有些歉意,“我不知道你食欲这么好。”

“偶尔。”

“要不我再去帮你煮一点,很快。”居小菜说着就要起身。

“你吃得完吗?”凌子墨说。

居小菜一碗饭,目前就吃了四分之一。

居小菜看着自己碗里面的。

她倒是不太饿。

凌子墨直接将她的饭碗拿过去,从她碗里夹了一坨放进自己碗里,低头又扒了起来。

居小菜拿回自己的饭碗。

凌子墨以前不是很嫌弃她的吗?!

何况那碗饭她动过了。

他不觉得恶心吗?!

居小菜默默的吃着自己剩下的小半碗。

凌子墨也吃得不太快,两个人几乎同时吃完。

居小菜收拾碗筷去洗。

“我来吧。”凌子墨突然一把拿了过来。

居小菜完全是怔在原地。

凌子墨不会是发烧了吧。

她就看着凌子墨把她收拾好的碗筷,全部都抱进了厨房,然后把那些剩余的饭菜一股溜的全部倒进了洗碗槽,开始很认真的洗了起来。

洗着洗着。

“这什么破玩意啊,怎么水都放不出去。”凌子墨有些暴躁。

他洗碗洗得好好的,水槽突然就不流水了。

居小菜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后果。

没有谁蠢到把饭菜直接倒进洗碗槽里面,导致洗碗槽全部堵塞。

她走过去,“算了,我来吧。”

凌子墨有些颓败。

居小菜说,“你不适合做这些,还是别做了。”

说着,就走过去自然的接过了凌子墨的烂摊子,弯腰将洗衣槽下面的水管打开,将饭菜垃圾弄出来,扔进了旁边垃圾桶里面,重新接好,打开水管,水顺畅的流了下下去,居小菜仔细的清洗起来。

整个过程凌子墨就站在旁边,那一刻觉得自己真的就是生活白痴。

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

居小菜一边洗碗一边说道,“其实你不用刻意的做家务,不是每个女人都需要老公做家务的,何况你家有佣人,不需要屈就自己。”

“你喜欢吗?”凌子墨问。

“我还好,没有特别喜欢也没有特别不喜欢。”

“只要是展然就好是吗?”凌子墨笑了笑。

居小菜没有回答,就点了点头。

凌子墨突然转身,淡淡道,“我走了,今晚谢谢你的晚餐。”

“嗯。”居小菜应了一声。

她看着凌子墨的背影,看着他走到玄关处,突然停了停,拿出手机接电话,“小琳。”

“表哥你现在在哪里?”

“怎么了?”

“你到宋予曦的公寓来,快点!”凌小琳有些激动。

“发生了什么事情?”凌子墨蹙眉。

“总之你赶紧过来!”凌小琳激动的说完之后,猛地将电话挂断了。

凌子墨预感不好。

他连忙打开了居小菜的房门,连门都没有给她关过来,直接冲进了也没关门的隔壁,隐约似乎听到一些吵架的声音。

居小菜也听到了。

她连忙洗了洗手,走向门口,听着隔壁传来的声音,犹豫了一下跟着走了进去。

一进去。

她不由得怔住。

客厅中,凌小琳站在正中央。

身边带着两个黑色西装似的保镖,压着其中一个裸体的男人。

旁边站着也是几乎全裸的宋予曦,此刻用浴巾挡了挡身体。

凌子墨站在凌小琳的身后,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居小菜眼神转了转。

这是抓奸在床的节奏吗?!

她也没好意思多去看那个裸男,心想夏绵绵想的方式方法果然比她聪明很多,她怎么没想过利用凌小琳让一切穿帮呢?!

她不动声色的看着里面的一团糟。

听到宋予曦尖叫的声音,“你是谁,你疯了吗?带着些人进来有病啊!”

凌小琳冷笑,“我不带着这些人来,怎么能够抓到你的现行!你好意思背着我表哥偷人吗?你就该浸猪笼!”

“凌子墨你他妈的渣货!”宋予曦冲着凌子墨怒吼。

凌子墨整个过程反而很平静。

平静的看着宋予曦,不发一语。

“你好意思骂我表哥,你不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事情,你偷人了你还骄傲了?!我刚刚拍了视频了,我要把你曝光,让万千人唾弃你!”

“你敢!”宋予曦狠狠地指着凌小琳。

“我凌小琳没有什么不敢的!”

“你只要敢曝光我,我就把凌子墨不举的事情曝光!”宋予曦狠狠地说道。

说完,明显感觉到凌小琳和居小菜的实现都转向了凌子墨。

凌子墨依然平静而冷漠。

“怎么,你还不知道你表哥不行吗?”宋予曦冷笑。

“表哥。”凌小琳带着关心的眼神。

凌子墨说,“我没有不行。”

“你没有不行你为什么不碰我,我每晚想尽花样勾引你,你纹丝不动,你不是不行是什么?!别装了凌子墨,我早该想到你就是有问题,否则你怎么可能金盆洗手想到成家立业,你怎么可能放弃这么大花花世界回归家庭生活!你这种宁愿死都要死在女人床上的男人,怎么可能收得了心!”宋予曦冷笑,“我也不过是看在你钱的份上,勉强答应和你结婚,你以为对于你这种没用的男人,我还会有所留恋吗?”

“他只是想结婚后再碰你。”居小菜突然开口。

声音有些唐突,导致所有人都转头看着她。

凌小琳看着居小菜站在一个角落,脸色一下就变了。

居小菜怎么又和她表哥在一起了?!

居小菜这个阴魂不散的贱人!

“他这是对你的尊重。”居小菜被人看着有些不自在,勉强解释道,“区分你和其他女人的不同。”

“是吗?”宋予曦问凌子墨。

凌子墨没回答。

宋予曦又笑了,笑得很讽刺,她看着居小菜,对着她说道,“你谁啊?你了解凌子墨吗?你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吗?要是他身体没有问题,有女人躺在他面前他以为会拒绝?凌子墨是出了名的小狼狗,只要看对眼了,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说上就上!读大学那会儿,上了多少女生,我拿计算器就算不出来!更别说这么多年在社会上找的,我想全驿城年龄相当的,有一半都被这渣男玷污过!”

宋予曦越说越激动。

大概是真的越想越不是滋味。

本打算好好和凌子墨过,但这男人拒绝了她一次又一次,她故意的,故意在他拒绝后找男人来上床。

不能勾引了凌子墨,还不能给他戴绿帽吗?!

她甚至没想过隐瞒。

只是万万没想到,今晚会冒出这么一个女人出来,半途中敲门,她刚开门就带着两个男人冲了进来,还来抓她现形!

她不在乎被凌子墨知道,但这么被人如此对待,怎么都鬼火冒!

“你够了!”凌小琳上前,一个巴掌突然就甩了过去。

她表哥这么被人骂,她忍受不了。

宋予曦摸着自己被扇红的脸颊,此刻也疯了一般,也不管手上的浴袍,直接冲上去和凌小琳打了起来。

两个女人又是抓又是咬,扯着彼此的头发,整个大厅更加混乱了。

居小菜站在角落,都不知道此刻该不该上前劝。

她就看着凌子墨。

看着凌子墨脸色冷漠,冷漠的突然转身了。

所以不劝架吗?!

她看着那两个人打得貌似还有点疯狂。

凌子墨真的走了。

冷冷的走过自己身边。

居小菜那一刻心突然痛了一下。

是突然觉得凌子墨好像过得真的不是他表现的这么好。

遇到这种事情,按照凌子墨以前的个性早就跳起来了,现在反而,反而在逃避,冷静的逃避。

她心口一紧。

手突然被凌子墨一把抓住。

凌子墨本来都走过她身边了,又退了回来。

他拉着居小菜离开了。

房间里面吵吵闹闹的声音,就安静了很多。

“凌子墨……”居小菜看着他的神情。

其实她看不太懂他在此刻在想什么,大概是心里忍着难受吧。

“其实好女人还有很多的。”居小菜开口,想要安慰。

“能陪我喝点吗?”凌子墨说。

“啊?”

“喝酒。”

“哦。”居小菜点头。

凌子墨拉着她就直接走向了电梯。

居小菜其实有些不太自在,她手动了动。

她可以自己走。

凌子墨却没有放开。

他知道居小菜的排斥,但他就是不放开,甚至是耍诈了,让居小菜误以为他此刻很难受,他不过是,想要居小菜多陪陪他,同情也好。

他带着居小菜坐进了他的轿车。

他开车。

车内很安静。

居小菜小心翼翼的看着凌子墨,看着他冷漠的脸,半点表情都没有。

她在想她应该说什么好。

不管怎样,凌子墨应该会很难受吧。

她想了想,没有找到合适的词语去安慰。

凌子墨把车子停在了街道的一家路边摊。

凌子墨以前最不屑吃这种大排档了,今晚大概也真的受了大刺激吧!

她跟着凌子墨下车。

刚坐在一个餐桌旁边,就听到凌子墨让服务员拿了一箱啤酒过来,然后让老板配了些小菜,凌子墨打开啤酒,就一个人喝了起来。

居小菜看着他的模样,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要不要喝点?”凌子墨突然问道。

居小菜摇头。

摇头那一刻似乎又突然觉得不够义气,想了想,“我少喝点陪你吧。”

凌子墨笑了笑。

他拿了一个干净的杯子,甚至还用茶水帮她洗了洗,才倒了半杯啤酒放在她面前。

分明刚刚他自己的杯子都没有这么清洗过。

居小菜是一个很容易发现细节的人。

那一刻是真的有些,说不出来的情绪。

她看着面前的酒杯,想了想说,“我陪你干一杯。”

凌子墨看着她。

居小菜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我酒量不太好,我能喝多少喝多少,喝不下了你别逼我。”

“嗯。”

凌子墨倒满了一杯,和居小菜一干而尽。

居小菜自己开了瓶啤酒,自己倒进酒杯里面。

“听宋予曦刚刚说起的,有没有觉得我真的很恶心?”凌子墨一边喝着酒,一边问道。

居小菜摇头。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她想谁没有过去。

以后变好了就行。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的表情,想来她确实是不在意了。

但他却自顾自的又说着,“宋予曦刚刚说的那些都是事实,从我懂事开始就一直留恋在女人的温柔乡里面了,见着好看点的女人,其他男人不过就是看几眼,而我就是上几次!我很少会重复性的上一个女人,宋予曦就是她用计算器都数不清楚的那堆女人中的其中一个。”

声音有些讽刺。

居小菜其实觉得,这些事情也可以不用多说了。

“现在想来,我也觉得我身体很脏。”凌子墨自己喝了一杯,又满上。

居小菜看着他的模样,那一刻莫名的跟着他喝了一杯。

“其实也巴不得时间可以倒流,重新开始。”凌子墨一边喝一边说。

居小菜就安静的当一个聆听者。

她想凌子墨今晚应该是真的打击很大。

被自己喜欢的女人那般咒骂,任何男人都应该会很不是滋味。

“你和展然真的挺好的。”凌子墨突然又提到她。

居小菜看着他。

凌子墨说,“展然也不花心,又是正义的人民警察,也没有我这样,不三不四的女人我用计算器也算不清。”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长处和短处。或许展然床上技巧就没你好……”居小菜说出来,脸有些红。

凌子墨笑了一下。

居小菜似乎更尴尬了。

她解释道,“所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你别诽谤自己了。”

“你会喜欢有技巧的男人吗?”凌子墨问她。

“这个……”居小菜实在不适合这种话题。

“如果像我这样的,是嫌弃吧!”

“没有。”居小菜连忙说道。

凌子墨真的很想提醒居小菜,她撒谎的时候,一目了然。

他喝着酒。

没在重复那个话题。

他怕说太多,居小菜又会反感了。

他很难,很难很难才找得到一个机会接近居小菜,他现在甚至都怕自己一个不留心的举动,让居小菜又对他,拒之千里。

“对了,你没有怀孕吧?”凌子墨突然想到。

“没有。”居小菜回答。

否则也不会陪他喝酒了。

居小菜是一个会照顾自己的人。

他说,“什么时候打算结婚?”

“不知道。”

“等着奉子成婚吗?”

居小菜摇头,“和展然才认识不久,我没想过结婚这么快!”

“是因为在我身上产生了阴影?”凌子墨笑了笑。

居小菜没有反驳。

凌子墨说,“要不,我们重新开始吧!”

居小菜看着他。

那一刻就是,就是一脸不相信的看着他。

“我说,凑合着,我们要不要重新开始?反正你对婚姻都有阴影了,倒不如跟着我算了,我正好缺个女人给我生孩子来着……”凌子墨嬉皮的笑着,看上去很自然。

鬼知道他此刻拿着酒杯的手都是汗。

“你别把婚姻当儿戏了。”居小菜突然很严肃。

凌子墨喉咙微动。

没有当儿戏。

真的很认真。

真的很认真的想要你重新回到我身边。

真的很想宠你一辈子。

真的很想抱着你永远都不放手。

“凌子墨,你真的不小了,感情上的事情也应该成熟了。别就因为今晚受了刺激点又开始什么都不管不顾了!没有哪个女人会喜欢你这样的你知道吗?!”居小菜义正言辞的说道。

“是啊,没有女人会喜欢我这样的。”凌子墨点头,认可。

居小菜那一刻反而觉得自己话说得是不是有些重了,她声音柔和了些,安慰道,“我就是说你别再像以前那样随随便便了,其实你各方面条件都好,你要是认真的话,会找到一个好女人的。”

“可我不想找了。”凌子墨说。

居小菜看着他。

“算了,喝酒吧。”凌子墨又开了一瓶,满上,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越喝越疯狂。

居小菜也觉得自己好像天生就不是安慰人的料。

怎么都觉得自己好像越安慰越糟糕。

怎么看凌子墨好像心情更不好了。

索性她也不多说了,时不时的陪着凌子墨喝酒。

时不时喝着喝着,不知道喝了多少,总之反应过来的时候,头就开始晕了,看眼前的人也模糊不清,胃里面也在翻滚这难受,下一秒就趴在了桌子上,不省人事。

凌子墨眼睁睁的看着居小菜这变化的一幕,看着她脸蛋红彤彤的模样。

他看了看,旁边就放了两瓶啤酒。

这女人酒量这么差,还敢单独和一个男人出来喝酒?!

她是傻吗?!

他伸手,伸手,想要摸摸她红润的脸蛋。

手指还未靠近,就又缩了回来。

真怕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出来!

他招手,让服务员买了单。

终究,还是抱着熟睡的居小菜打了一个出租车去她的小区。

他横抱着她,往小区走去。

身体软绵绵的,还有她身上特有的香味。

他手臂僵硬,真的是在努力的让居小菜的身体尽量不碰到他的身体,导致他真的有些累得喘粗气。

他一口气把居小菜抱到她的家门,输入密码。

抱着他走进大门。

看了看,走进了她的卧室。

他留着大汗,正打算将她放在床上时,居小菜身体突然扭动了一下。

就一个举动,让凌子墨整个人一下慌张了。

慌张到自己把自己的脚绊住,然后和居小菜一起扑进了她柔软的大床上,他还压在了居小菜的身上,脸刚好在她柔软的胸部位置。

凌子墨甚至是弹跳似的起来的。

他真是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居小菜的香味让他很疯狂。

他调整呼吸,调整呼吸看着床上居小菜睡得不太安慰的模样,她皱着眉头,在胡乱的拉扯自己的衣服,本来就是衬衣有纽扣,她硬是好久都解不开,红嫩的嘴唇带着些不满,呢喃出几声娇喘……

凌子墨一步一步靠过去。

他就是给她解开一下她的衣领而已,他就是好心的怕她被自己勒死,他没想法,真的没有想法。

他手指都在发抖的帮居小菜解开衬衣纽扣。

他秉着呼吸,视线不要乱看。

视线不要乱动。

越是这么强迫自己,越是无法控制,越是没能克制的看向了,衬衣纽扣解开后,就能看到的胸部轮廓。

文胸还是淡淡的清纯系,那一刻却就是可以刺激到他整个全身,对,是全身都石更了。

他告诉自己,别禽兽了。

居小菜会恨死他的。

他默默地深呼吸了一口大气,打算从床边离开。

刚起身,一只小手突然抓了过来。

一把抓在他的手上。

这这种触电的感觉,让他头发都差点竖了起来。

他心口如雷般的心跳声一声一声他自己听着都害怕。

他低头去看居小菜的手。

居小菜那一刻似乎只是无意识的动了一下,无意识的碰到了他的手而已,根本就不是在拉他,根本就不是……

他收回自己的手。

连忙就想跑了。

刚转身。

就突然听到了居小菜发出来反胃的声音,下一秒就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他回头看到居小菜冲进了厕所,瞬间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声音,吐得很难受。

凌子墨离开的脚步就又退了回来,他走进厕所,看着居小菜那么小的小身板趴在马桶上,一直不停的在呕吐,呕吐了很久,吐得身体都缩成了一团。

不知道吐了好久。

居小菜身体渐渐恢复了平稳。

她依然趴在马桶上,闭上眼睛将马桶冲个冲,也没有要起来的样子,似乎是趴在马桶就睡了过去。

居小菜也有这么不会照顾自己的时候吗?!

地板这么冷。

而且这种姿势睡过去,第二天早上起来不难受才怪。

凌子墨将她一把从地上抱起来。

居小菜又温顺的靠在了他的胸膛上。

嘴角边似乎还有刚刚吐过的污渍。

他将她放在床上,转身去浴室拧了惹毛巾。

然后一点一点帮居小菜擦拭嘴角。

眼神就这么看着她的小嘴,轻轻的吐着热气。

看着看着。

他喉咙已经干涸到不行。

他完全可以脑补,他吻上这张嘴时应该会多享受……

他只是想想而已,没想过真的这么做。

而当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唇就已经靠了过去。

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亲上了。

他全身都在出汗。

就跟突然跑了几千公里一样,控都控制不住的汗水四颗四颗往下掉。

真的是从没有这么心虚过。

真的从没有这么,胆小如鼠。

他终究忍不住,将自己的唇靠了上去。

软软的都是她的气息。

软软的都是她的味道。

他不敢动。

真的不敢再她唇上缠绵。

他告诉自己,就这么感受一下就好了。

他就感受这么一下下。

他一直这么提醒自己。

但就是舍不得离开。

这种滋味,让他真的难以控制。

身体就已经克制得扭曲了,就是不愿意分开。

他紧闭着眼睛,强迫自己离开。

那一刻。

恍惚感觉到了一丝,舔舐。

他心口一动。

全身酥麻。

他冷静的,冷静的让自己放松。

放松后就更加清楚的感受到了,居小菜的小舌头在舔着他的唇瓣。

湿湿润润又酥酥麻麻。

他真的该拿这个女人怎么办?!

现在她一个简简单单的举动就可以让他兽性大发,更别说,如此挑逗。

如此在他看来就是挑逗的举动,他真的会把自己逼疯的。

他强忍着离开了。

离开看着居小菜还是脸蛋红红的模样。

那一刻甚至因为他的离开,他还听到了居小菜一丝不满的,娇嗔声。

真的如魔咒一般。

让他压抑的情绪瞬间崩溃。

他突然猛力的脱了自己的西装,又疯狂的拉扯着自己的领带,粗鲁的解开自己的纽扣。

反正,他就是一头小狼狗。

反正不上她居小菜也不见得会对他有好感。

反正他就是这样了。

他何必,装什么正人君子!

禽兽,总比禽兽不如的好!

------题外话------

昨日奖励:泥絮123、珈羽宝贝、爱笑的甜妮儿、KinQueen专属幸福、KinQueen专属幸福

今日问题:SO,会禽兽不如吗?!

昨天小宅遇到点事情忘记更新了,明天依然是凌晨更新,爱你们哦!

求月票啊~

求月票~呜呜……~(>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