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凌子墨,昨晚我们?/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满是情欲的房间。

凌子墨三两下把自己上衣拔光了。

对。

就是居小菜勾引他的。

她干嘛陪他喝酒。

她干嘛喝醉了还让他送她回来。

她干嘛要吐。

她干嘛要来舔他。

都是她自己靠过来的,他不过就是,顺势而已。

他爬上了居小菜的床,手指一直在颤抖。

在床上早就炉火纯青的他,这一刻居然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手。

他应该先脱了居小菜的衣服吗?!

还是,先亲她。

他眼眸看着她的嘴唇,看着她香香甜甜柔柔软软的唇瓣。

他俯身。

刚想亲上去,又忍了。

他还是先脱衣服吧。

他给她解开衬衣纽扣。

一颗有一颗。

他眼神又不敢乱看,他只听到自己如雷般的心跳声,他只看到自己不停抖动的手指,汗水都掉在了居小菜的脸颊上。

居小菜那一刻似乎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她睁开了眼睛。

凌子墨那一刻真的很想抱着衣服从窗户上跳下去。

然而,居小菜就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眼神迷离,又闭上了眼睛,翻了个身,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睡了过去。

凌子墨真的差点没有被吓死。

他深呼吸,看着居小菜侧睡的模样,因为刚刚解开的衬衣,以至于她一翻身,一边衬衣就落了下去,她半边身体,一览无遗。

凌子墨真的快要憋疯了。

他真怕自己再这样下去,可能真的会自爆而亡。

他受不了的直接压在了居小菜的身上。

居小菜不舒服的动了动,发出喃喃的声音。

凌子墨的手很不规矩的伸了进去……

他的唇真的是猴急的去亲吻居小菜的嘴唇,那一刻真的很想把居小菜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他压抑着欲望,亲她。

亲着她。

居小菜有些不舒服,推了推。

身体软绵绵的,又觉得迷迷糊糊,就只是觉得好像有人一直在打扰她睡觉,她有点不舒服。

身体一直扭动。

越是这般扭动,越是让凌子墨按耐不住。

他好不容易才从她唇上离开,意犹未尽的埋在了她白皙的脖子上,亲吻,疯狂的亲吻……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觉到这种滋味了,仿若很年轻很年轻的时候,才会有这般冲动。

他觉得今晚不满足自己,真的对不起他家自己。

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能让自己舒服过了。

他手劲儿变得有些粗鲁。

居小菜越发的不舒服了。

她身体扭动得更加强烈,但都被凌子墨桎梏住了。

她很不舒服,皱了皱眉头,“小展……”

小展。

凌子墨那一刻,就真的石化了。

他抱着诱人的身体,欲望在不停的发酵,但心口一直在不停地冰凉。

凉得那么毫无预兆。

“小展,我不舒服……”居小菜喃喃。

无意识的说道。

凌子墨恍惚已经听不到她在说什么了。

他从她身体上离开。

他看着她洁白的身体,看着她衣服都被他扯得无法遮掩,甚至还看到自己肮脏的口水,印在了她白嫩的脖子上。

他到底都在做什么。

他对居小菜都在做什么?!

强奸犯吗?!

上次强奸了居小菜还不够吗?!

现在还要在上演一次吗?!

他起身。

捡起地上的衣服。

他果然就是一个小人!

一个趁人之虚的小人!

如果不是居小菜叫展然的名字,他此刻应该就做了居小菜最最厌恶的事情了。

他真的看不起自己。

他疯狂的跑出了居小菜的家门。

没给自己任何反悔的机会。

冲了出去。

他跑在大街上,眼眶早就红透了。

他有那么一秒真的不知道应该去哪里,可能被车撞死了还会好受一些。

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在煎熬,一直在遭受折磨。

但他不能死。

他们凌家,就他们这么一个独苗了。

他要是现在死了,下黄泉的时候,他爷爷估计会生生的再让他死一次。

他跑了不知道多远。

狠狠的喘着粗气。

他无力的坐在地上,看着黑暗的天空。

人果真都会遭受报应的。

他笑得疯狂。

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招揽了路边的一辆出租车。

人就是这样,前一秒可以心如死灰,但下一秒,日子还是要这么一直过下去。

没有任何借口,逃避。

他回到了家里。

俨然已经恢复了情绪。

俨然半点都看不出来,他前一秒的崩溃。

他推开大门。

家里面传来凌小琳和凌琳对骂的声音,凌小琳一直在哭,哭着嚷着,“妈你够了,你再给表哥介绍这种女人,我会和你拼命的!”

凌琳回骂过去,“我又不知道她是这样的,你个死丫头好意思对我大吵大闹!”

凌子墨默然的走了进去。

“表哥。”凌小琳从沙发上激动的走向门口。

凌小琳此刻脸上身上,不时的有抓痕,有青肿,刚刚应该打得有些激烈。

他看了凌小琳一眼。

此刻真的没有心情安慰任何人。

“表哥,你回来了,我都等你老半天了,你去哪里了?”凌小琳问,想到自己表哥是带着居小菜一起离开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你为什么刚刚又要和居小菜一起走啊,那女人怎么会出现在宋予曦的家里,表哥,你不会又和居小菜藕断丝连了吧……”

千万不要!

虽然宋予曦很讨厌,但这个女人所有的不堪都被她揭穿了,表哥肯定也不可能再和宋予曦有瓜葛,但居小菜……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想到居小菜就各种的心神不宁,总怕这个女人对表哥不同,这个女人会对表哥产生影响。

她紧张无比的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说,“没有。”

凌小琳却不太相信。

“我和居小菜,没有可能。”凌子墨一字一句。

那一刻其实是在说给自己听。

他没有资格出现在居小菜的世界里。

“表哥,你千万别吃回头草,居小菜那女人就根本不是我们圈子里面的人,她真的不适合你……”凌小琳忍不住劝说。

“我知道。”凌子墨口吻很淡,“不早了,都睡吧。”

“子墨。”凌琳此刻也从沙发边上走了过来,“这次是姑姑的失误,姑姑没想到对方这么不检点,是姑姑走了眼,你放心,下次姑姑会给你找个不一样的姑娘,是姑姑疏忽了,你别难过……”

“没什么。”凌子墨真的很平静,“以后也不用经常给我介绍相亲对象了。”

“就是,妈,现在都不流行相亲了,你不要这么老土了行不行。你看这次的相亲对象就这么不靠谱。”

“你能闭嘴嘛!”凌琳对着凌小琳怒吼。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明知道她今晚已经够愧疚了,还说!

“姑姑,我自己的终身大事我有分寸。放心吧,凌家的传宗接代我不会推脱的。”

“是是是,那姑姑也就不管了。”凌琳连忙找台阶下,也确实因为这次的事情有些过意不去,“你也才27岁,再过一两年谈论婚事也不晚,是姑姑太急了,反而让人有了趁虚而入的机会。何况我侄子一表人才,还怕没有女人要吗?!对不对?”

凌子墨点点头,“那我回房间休息了。”

“表哥。”凌小琳一把又拉住凌子墨。

凌子墨其实很不耐烦。

他此刻就想躺在床上,休息一下,休息一下。

“宋予曦偷人的事情我都录视频了,要不要曝光给媒体。”

“算了。”凌子墨挥了挥手,“这种事情对我也不见得是好事儿。”

凌小琳嘟嘴。

她真是恨不得把宋予曦这女人千刀万剐。

居然敢给她表哥戴绿帽。

“好了,都早点睡吧,这件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以后谁都不要再提了。”凌子墨吩咐,直直的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凌小琳看着凌子墨的背影。

她转头看着她母亲,“妈,你不觉得好长一段时间表哥都变得很不像原来的他吗?”

“说明他成熟了长大了,像你这么不懂事的每天和我吵架吗?!”

“那也是你做得不对我才吵你。你看你都给表哥介绍什么人。”

“凌小琳,别一直说了,够了啊!”凌琳冒包。

凌小琳瘪嘴。

她嘀咕着,“还不就是要个女人给表哥生孩子而已,我还不是可以……”

“你一个在嘀咕什么?!”凌琳听不清楚,以为凌小琳又在骂自己。

“没什么,我回房了。”凌小琳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刚刚自己嘀咕的事情。

不就是生孩子嘛!

她也可以。

她也可以。

虽然现在说近亲不能结婚,但以前古代都是表兄妹结婚的,也没见生出来的孩子有什么大问题。

她整个人突然兴奋无比。

要是她怀上了表哥的孩子,是不是表哥就不用,再找外面的女人了?!

……

翌日。

居小菜有些头痛的从床上起来。

她左右环视。

昨晚都经历了什么。

她脑袋一片空白,她的回忆就停留在她陪着凌子墨喝酒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后来怎么回来的,她茫然的看着周围。

原来喝了酒真的容易断片。

她还以为都是电视上的为了剧情推动而有的夸张手法。

她揉着还有些难受的头,起床。

刚掀开被子,就看到被子下自己凌乱的衣服,已经被解开但并没有脱掉的文胸。

昨晚是自己脱得吧。

睡觉都会解开文胸,应该是自己脱的。

而且衬衣也没有脱下来完全,就是解开了纽扣而已。

应该都是她昨晚无意识的举动。

她这么想着,往浴室走去。

她看着镜子中自己虚弱苍白的模样,想着下次一定不要喝酒了。

酒精真不是一个好东西。

她拿起牙刷准备漱口。

那一刻眼眸突然顿了一下。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不是灰尘。

所以……

她靠近了些,靠近了些的看着玻璃,看着玻璃中脖子上的青色痕迹。

不止一个。

她用力的摸了摸。

脑袋突然一下哐的一下,空白了。

昨晚上……应该没有做什么吧。

昨晚上是凌子墨送她回来的吗?!

他们之间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她起床的时候,分明裤子还在自己身上。

不存在酒后乱性吧。

她吓得整个人都扭曲了,努力的在回想昨晚上的一切。

她们喝了酒,她喝醉了。

迷迷糊糊的,是感觉有人抱着她回家。

后来,她貌似吐了。

后来貌似睡得不够舒服,总觉得有人在打扰她睡觉……

会不会?!

她惊恐。

凌子墨昨晚上,到底都对她做了什么。

她根本没心思漱口了,直接冲出了浴室,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按下一串阿拉伯数字就想打过去……

该怎么问?!

该怎么问。

她抓着自己的头皮,想到有可能发生的事情,眼眶都被急红了。

她不想做任何对不起展然的事情。

看着别人出轨都会内心不安煎熬无比,更别说自己做这种事情了。

她想得自己差点崩溃。

在自己完全不知所措的时候,手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突然在屏幕上跳跃。

她整个人一惊。

咬牙按下了接通键。

对方传来一个调侃的男性嗓音,“醒了吗?居小姐。”

居小菜轻咬嘴唇,“凌子墨,昨晚上我们……”

“你还好意思提昨晚上吗?我说居小菜,你这么不能喝你喝什么酒啊,两瓶啤酒醉得不省人事,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儿才把你弄回去吗?你还差点吐我一身你知道吗?”凌子墨带着抱怨的口吻。

所以,昨晚上真的是凌子墨送她回来的。

她拿着手机,很是紧张,“那我回来之后,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举动?”

“当然有。”

居小菜内心一窒。

“你回家就吐,跪在马桶上撕心裂肺的,不是我把你从马桶上拉出来,你估计把马桶当你老公了。”

“……”居小菜无语。

“然后吐得一身乱七八糟的,本来好心想要给你换件衣服的,你又不让我碰你。我想算了,我对你身体也没什么兴趣,你爱自己折腾就折腾吧,所以就走了。对了,你昨晚上磕磕碰碰的,应该撞到自己身上很多地方,你自己检查一下,青紫什么的,别怪我,我尽力了。”

“所以昨天晚上我们没有,没有……”居小菜紧张地问道。

“没有什么?”凌子墨故意提高了声音。

“就是……”

“你说酒后乱性是吧?”那边直白的说了出来。

居小菜拿着手机的手又紧了些。

“居小菜,你也不看看你昨天晚上那喝了酒跟一滩烂泥的模样,本少爷还没有饥不择食到这个地步,对你毫无兴趣。你别以为你趁着酒醉就能够爬上我的床,本少爷可不屑。我给你打电话也就是提醒你一下,你酒品这么不好,你以后就别喝酒了。”凌子墨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说完就打算挂电话。

“凌子墨。”居小菜突然叫着他。

那边的人明显僵硬了一下。

“昨晚谢谢你,以后我不会喝酒了。”居小菜真诚的说道。

听到凌子墨说的那些,她松了一口大气。

她太了解凌子墨的性格了。

昨晚上她应该让他劳累了,所以今天一道早,不发泄出来他会很不爽。

总之还好,还好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真的不知道如果发生了,她会怎样!

“不客气。”凌子墨回了一句。

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凌子墨坐在床头,将手机扔到了一边。

他靠在床头上,看着天花板,嘴角拉出一抹淡漠的笑。

以居小菜的性格,应该会一直一直纠结昨晚上发生了什么没有,而且他昨晚那么粗鲁,说不定就给居小菜身上留下了什么印记,他如果不打电话给居小菜解释清楚,他真怕她会纠结死。

他就是有些难受,居小菜的感谢。

感谢他的不碰之恩吗?!

他笑着。

笑着,越来越心痛。

这边的居小菜在接了凌子墨的电话之后,整个人瞬间就轻松了很多。

她突然觉得连余醉都没有了,心情很好的走进浴室。

她看着镜子中自己脖子的位置。

昨晚都撞哪里了,撞到这种地方,还有两个。

她又检查了一下身上其他地方,貌似就都没有。

她擦了擦脖子,怎么都觉得撞到这里甚是尴尬。

但也没再多想。

凌子墨说得很对,她烂醉如泥的模样,绝不可能入得了他的眼!

她果真是瞎操心。

洗漱完毕,居小菜去化妆间刻意的画了一个淡妆,今天脸色不太好,化化妆会让自己看上去更精神。再加上今晚展然回来,她想女为悦己者容,所以就适当适当的打扮自己。

打扮自己的时候,还不忘用粉底遮了遮脖子上的痕迹。

惊奇的发现,虽然不能完全遮掩,但基本上不太注意也看不出来了。

她换了一套衣服,吃过早饭之后,出门上班。

刚开着车在路上,就接到了夏绵绵的电话。

夏绵绵说,“昨晚怎么样?”

居小菜挂着蓝牙,笑道,“凌小琳大闹宋予曦。”

“有没有很大快人心。”

“还好。”居小菜说,她其实不是一个很喜欢看热闹的人,而且突然想到凌子墨做完的模样,开口道,“凌子墨应该被伤得很惨。”

“这也是他活该啊。”

“也不知道他们以后会怎么样,关键是宋予曦还住在我家隔壁,时不时我还会碰到他,哎。”

“行了,那都是别人的事情了,你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吧。”

“说得也是。”居小菜突然放松,“今晚展然会回来。”

夏绵绵笑了笑,“你还真的把凌子墨忘得一干二净了啊?”

“我和凌子墨本来也没有什么了。”居小菜就不明白,夏绵绵为什么会时不时的提起凌子墨。

口吻中经常带着对凌子墨的诽谤,比如罪有应得啊,比如笨啊,蠢啊什么的,但又觉得,夏绵绵对凌子墨没有恶意,反而,还有些她说不出来的情绪,貌似是在恨铁不成钢。当然肯定没有喜欢,封逸尘这么完美的男人,夏绵绵应该看不上其他第二个!

“好吧,我不多说了。”夏绵绵坐在去公司的轿车上,看着早晨就阳光灿烂的天空,“有什么事情再电话联系。”

“嗯,拜拜。”

夏绵绵挂断了电话。

转眸看着开车的阿某。

“打听到了吗?关于封逸尘这几天的动向。”夏绵绵严肃了些。

阿某说,“问了些人,没收到什么特别的通知。但听说,很多分布在外的杀手,都在尽快的处理自己手上的事情,赶着回去。”

“所以封逸尘应该是在把人召集回来。”

“应该是。”阿某点头,“但我敢肯定,没有人知道封逸尘要做什么。”

“不急,慢慢应该就能看出来了。”

“嗯。”

夏绵绵转头看着窗外。

慢慢,驿城应该就不会太平了。

车子到达目的地。

夏绵绵拉开车门下车。

她走进办公室,秘书跟着她走进来,一边汇报她的行程,一边等待她的工作安排。

夏绵绵听着秘书恭敬的声音,严肃道,“企业宣传方案和员工薪酬体系制度进度怎么样?”

“昨天下班前汇总了一个最新的进度,两个方案都已经写好了初稿,邀请您上午十点过方案。您的行程上没有冲突。”

“那通知一声,让他们准备好。本来说好的时间,现在已经推迟了一天,我不希望这稿让我挑出的问题太多!”

“是。”秘书连忙点头。

整个人对着夏绵绵也有些胆战心惊。

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夏总变得这么的不近人情了。

秘书快速的走出去。

夏绵绵打开电脑,批阅大大小的请示。

办公室门外响起敲门声。

夏绵绵应了一声,“进来。”

何源走进去,看着忙碌的夏绵绵。

夏绵绵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事儿?”

“不觉得这几天你有点太激进了吗?”何源直白。

“怎么说?”

“两个方案都不是小case,你时间越憋越紧,你让下面的人很难做。负责相关工作的同时彻夜通宵的加班两天了,怨声哀道,我个人觉得,这样的管理对你而言不见得是好事儿。”

“是吗?”

“作为企业管理,我知道业绩很重要,但管理也很重要。如果失去了人心,工作上很难顺利开展。”

“谢谢提醒。”夏绵绵说,“但目前,我不能听你的。”

何源皱眉。

“放心吧,我做事情有分寸。你现在只需要按照工作安排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接下来会有的事情交给你,你做好准备。”

“我总觉得你要干一件大事儿!”

“天大的事儿。”夏绵绵承认。

何源识趣,不再多问。

夏绵绵看着何源离开的背影。

收购夏氏的事情,她还得让何源来操盘。

上午十点。

夏绵绵坐在偌大的办公室中间,听着其中一位老总的汇报材料,“我们考虑了两种方案,第一种是在各个地方投资建立希望小学,现在年轻人经济压力大,特别是在偏远地区,很多年轻人为了能够赚到钱所以都会选择去外地打工,留守儿童越来越多,资质教育却原来越匮乏,我们夏氏可以在驿城边远小区甚至全国投资建立我们的希望小学,配备充足的教育资源,给予乡区孩子一个更全面的教育环境。”

夏绵绵不是在想希望小学对夏氏企业形象的提升,她在想会投资多少钱出去。

她严肃道,“说说你的第二个方案。”

“第二个方案也是关于儿童的,但不是教育,这次的对象是孤儿。我们做了一项统计,到目前为止,因为天灾人祸,因为被父母抛弃的孤儿,驿城的孤儿已经超过10万人,但是孤儿院却不超过50个,集中在孤儿院的孤儿只有其中的五分之一,也就是2万人不到,大多数都流散在社会群体,有些人是收养,但有些人是寄居在亲戚家,生活条件很不好,得不到充足的成长环境。夏氏可以对孤儿院进行公益建设,让更多孤儿得到更好的成长环境!”

孤儿院。

夏绵绵脑海里面突然就浮现了自己以前待的地方。

那时候的孤儿院,真的不是什么值得期待的地方。

相信现在也应该好不到哪里去。

她说,“这两个方案都算了预算吗?”

“具体的预算还没有拿出来。”老总恭敬道,“因为最终还没有确定用什么方案,同时也无法确定,我们应该建设多少合适!”

“两个方案我都会单独给董事长汇报,至于要头投放的金额,你把建设一所希望小学和建成一所孤儿院所需要的价钱详细的核算给我,我最终和董事长商量进行投资。”

“是。”老总连忙点头。

也因为自己的方案得到了采用而稍微松了一口大气。

要知道现在的夏绵绵,真的没有几个人敢招惹她。

夏绵绵眼眸微转,“下一个关于薪酬体系的制度。”

综合部老总连忙站起来,“夏氏每年都会根据员工在夏氏的工龄而提升工龄工资,但这部分工资占比不大。相当的少,我们思考了很多种方案,对于董事长想要给员工的一个激励政策,一方面能够稳住员工继续在夏氏工作,一方面也确实是表示了我们夏氏对员工的厚重,所以打算通过工龄进行工资的相应改革。”

“嗯。”夏绵绵点头。

综合部老总连忙说道,“我们打算把工龄公子以原来的一个工龄系数,提升百分之二。公式比较复杂,我就拿员工进行距离。比如基层员工,他们的工资在8000元左右,第一年工龄工资也就是160元,第二年相当于百分之三也就是240元以此类推,工龄在员工的整体收入来说完全达不到留住员工的作用,所以我想在此基础上,让工龄工资最低的涨幅门槛不低于三个百分点,同时,进行不等额的涨幅,比如第一年涨百分之三,第二年涨百分之三点五,第三年涨百分之四,工作时间越长,工龄工资越高,员工的感知越好。为了保证老员工倚老卖老仗着自己的工龄工资就可以比新员工多拿一倍的钱,我们可以设定一个考核制度,按照每年的市场业绩再对工龄工资加一个维度。全年活得优秀的员工可以得到百分之百的工龄奖励,良好,中等,待改进,不及格等,按照一个合理的维度分别对工龄工资进行核算。”

夏绵绵点头,“考虑得很周到。”

综合部老总也不由得松了口大气。

这几天真的是昏天暗地的在做着各种维度的验算,就怕做得不如意被夏绵绵当众骂了回去。

“今天大家的方案我都很满意,看得出来各位都用了心。在如此短的时间能够想到如此,确实让我很惊讶,也不得不说验证了我刚刚说的,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夏绵绵说,气势很强。

所有人都认真的看着夏绵绵,不敢怠慢半点。

“其他我就不多说了,我提出两点要求。”夏绵绵看着下面的一众人,直白道,“第一,各位老总给我回报的材料太过复杂,放眼望去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公式和文字,给董事长回报的时候不需要这么多演练过程,给我一个答案,给我一个例句就行。第二,刚刚我要求的一些数据,我希望在今天下午下班前汇总到我的秘书室,明天一早我会找董事长汇报各位的劳动成功,如果董事长没有异议,就会通过董事会,董事会认可,各位就又要忙碌到具体的落地施行中,接下来都会很忙,请各位老总安抚自己手下的员工,我不想倒时候听到任何哀声怨道。”

本来都松了口气的会议室,因为夏绵绵如此强势的口吻,又变得僵硬了起来。

以为做完了这一个项目策划之后可以稍微休息,甚至各个老总还放话出去,忙完了这一单之后允许休假,现在简直在自打耳光。

所有人也不敢抱怨。

就这么看着夏绵绵冷漠的说道,“没什么异议,散会!”

说着,夏绵绵先走了。

一走,整个会议室就无法压抑的沸腾了。

“这工作简直没办法让人好好干下去了!”综合部老总突然发脾气的将手上的文件一扔。

其他人也开始附和,“就是,还要不要人活了,完全不让人喘口气,这样做下去,谁还能心甘情愿的在公司上班!工资高是一方面,人的健康没了,找谁去!”

“算了算了。”有人又开始充当和事佬,“她还年轻,也就是这一年半载的积极性高,等过了这段时期自然那就好了,我们都顺着她,之后她自己也慢慢会知道,管理一个公司不是她想的那么轻松。”

“就是受不了,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人!”

“好啦,我们私下说说就行了,她毕竟还是副总,又是董事长的女儿,别丢了自己饭碗才是。”

“又不是只有夏氏,这么多企业,难道还不能找工作?!”老总忿忿的说道。

不得不说,能够坐上这个位置的人,也都是社会精英,确实不愁没人要。

“行啦行啦,忙过这段再说吧。”

三三两两的离开了会议室。

夏以蔚就这么听着老总的抱怨。

他就不相信夏绵绵这样能够支撑多长时间!

这么一想。

他离开会议室,直接去了夏政廷的办公室。

“进来。”

夏以蔚推门而进。

夏政廷这段时间还算休闲,此刻泡着茶,慢悠悠的喝着。

“找我有事儿?”夏政廷漫不经心地说着。

自从经历了上次差点就入狱的事情之后,夏政廷也想明白了很多,凡是还是要看开一点,让自己活得更加潇洒一些,也就对工作懒散了点。

何况确实是信任夏绵绵能够独当一面,也就不想管得太多。

“爸。”夏以蔚走过去。

“嗯。”

“今天大姐召开了老总会议,关于企业形象和员工加薪的。”

“嗯,我知道。”夏政廷点头。

“我知道大姐能力很强,工作什么都做得很好,但她的管理确实让其他老总有了意见,刚刚在会上也太过强势了,散会后,好多老总都在愤愤不平。”

“是吗?”夏政廷没什么情绪,“你姐做事情有分寸。何况她稍微强势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好,反而可以更好的管理公司。你想想你姐才22岁,让她去支配一帮比她大了一倍的人,且还都是在商场上的老油条,她不有点自己的手段,不得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吗?!”

“可是姐的做法还是太极端了点,完全不顾别人面子。我看爸平时开会,都没有姐这么强势!”夏以蔚不停地说道。

“小蔚。”夏政廷叫着她,“公司里面也分红脸和黑脸的,你姐选择了做黑脸的角色,这也是对我的一个好处,你想公司这么多人,每个人我们都去顺从去考虑他们的感受,那公司最后成什么样子!有些事情就是要板着脸说,让下面的人也知道我们的厉害,当然这样的人一个就够了,既然你姐选择了这个角色,我就不需要了,这对我在公司的口碑自然也好。”

夏以蔚无言以对。

总觉得自己现在说什么,他父亲都会帮着夏绵绵。

而且听口吻,完全是无条件的信任夏绵绵!

“小蔚,别嫉妒绵绵了。”夏政廷直白。

夏以蔚看着自己的父亲,“我没有,我也是为了大姐好……”

“你什么想法爸看得明白。”夏政廷戳穿。

夏以蔚只得闭嘴。

“绵绵对我是绝对好的,这点你放心,她也没有要窥视我们夏家的资产,夏家早晚会落在你的手上,你现在就安心的跟着绵绵多学学管理之道。爸也一把岁数了,也想早点交给你们年轻人来打拼,你别到时候爸都动不了了,爸还不放心给你,那个时候爸都不能保证,不会让你姐来先做着。”

“爸,我到底差了大姐多远?!我做事情也可以做得很好。”

“小蔚,你就是缺乏耐心,少了稳定。爸知道你聪明是聪明,但在商场上没有你姐的圆滑和处事能力。”夏政廷说,“这些也不是一两天可以练出来的。”

“大姐也没上班多长时间。”

“有些也有天赋。”夏政廷总结。

这句话完全把夏以蔚堵死了。

夏政廷不就是在说他没有他姐的能力,不是经商的料吗?!

“其他不说了,你自己回去好好平稳一下心态。”夏政廷挥手。

夏以蔚咬牙,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心里极度不平衡。

凭什么夏政廷就能够这么信任夏绵绵,凭什么就这么诽谤我的能力!

还说什么以后让夏绵绵来搭理公司!

他当初真不应该把他母亲唯一留下来的证据给夏政廷销毁了!

他早该把夏政廷一起送进监狱。

现在,手上没有了任何把柄,夏政廷会不会真的就把一切给了夏绵绵?!

不!

他一定要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杜绝所有!

------题外话------

昨日奖励:查查檬、A流风之回雪、牡丹姐姐、暧有天意、六湘杏雨

今日问题:有没有想我们封老师了?

求月票……

歇斯底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