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给她大白兔的哥哥/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下午。

夏绵绵收到各个部门加班加点赶出来的方案报告,自己再核算了一下具体的金额,直接找董事长单独汇报。

高级董事长会议室。

夏绵绵紧急筹备的方案投放在大屏幕上,她刻意让夏以蔚一起。

夏以蔚并没因此而感到高兴,反而各种心理不爽,就这么看着夏绵绵胸有成竹又意气风发的演讲。

夏绵绵说,“关于夏氏的公益事业方面,策划部和宣传部给我的是两个方案,一个是捐赠希望小学,另一个建设孤儿院。我看过全国在这方面的一个数据了,很多知名人士都会捐赠希望小学或者孤儿院以提升自己的形象,我个人觉得对夏氏而言是一个很好的宣传。当然我们是以企业为单位进行捐赠,就不能以单个成功人士的规模来做,我打算在全国贫困乡区区域点建设135所希望小学,每所希望小学的投资大概在30万,也就是3690万。同时,对全国中小城市及部分大城市进行孤儿院的建设,计划建设50所。建成一所孤儿院大约也在30万,相当于150万。孤儿院的日常开支按照一个孤儿院200人的标准,每个月的生活开支以及工作人员的工资大约在3万元左右,相当于一年我们将支付1800万。”

夏政廷插嘴,“意思是夏氏现在立马就要投出5000万出去?还得每年凭空拿出1800万用于福利孤儿院的日常开支?”

“这只是开始。我打算在福利孤儿院我们建成之后,设立孤儿福利基金,多做点宣传,让社会大众都加入进来。其实现在很多爱心人士都可以散播爱心,我们只是一个发起者,以我们夏氏的名义进行发起,以我们夏氏商场的号召力,让部分企业让大众群体参与福利基金应该不难!这样以来,不仅提升了我们夏氏做公益的正面形象,同时也不需要花太多钱,就能够很好的维系好福利孤儿院,一举两得。”

夏政廷点头,“做慈善就是麻烦。”

“慈善的事情不过是我们企业的一部分,到时候成立了福利基金会,自然会招标人才甚至招标专业公司来运筹,不会耽搁到我们夏氏主业的发展,不过就是时不时的通过基金会主人的身份在媒体面前露露面就好!”

“嗯,算是不错。”夏政廷认可的点头,“你继续。”

“这上面两点是昨天开会得出的结论,接下来这个是我昨晚突发奇想想出来的,我个人觉得覆盖面积更广。就是在驿城各个初高中学校设立夏氏成长奖学金。”

“奖学金对高校就已经实施过了。”夏政廷说。

“我知道,但初高中并没有覆盖。而且很多企业都没有想到要在初高中做奖学金,我们夏氏可以开一个先例,也能抓住媒体的一个积极曝光点。”

“这需要花多大笔费用?”

“我初步做了一个核算,加上以前高校的一起,每年的奖学金也不会超过200万。”

“不算多。”

“董事长算是认同了吗?”

“你再说说关于人工薪酬方面的。”夏政廷没有直接回答,但默认基本就是同意了。

夏绵绵点头,继续道,“人工薪酬主要是在工龄工资的增长上,以前对工龄工资这一块比较忽视,经过我们核算,其实稳定员工让员工工作更有积极性,工龄工资反而是一个不可获取的组成部分。”

“嗯。”夏政廷点了点头。

“所以人力资源部做了一个系统的公式,比较复杂,大体就是,每个员工会会根据自己的工龄获取的工资,达到5年以上的平均可以有1万块的收入。”

“突然增幅有点多。”夏政廷直白。

“我对比了一下,夏氏在这么多大企业中工资并不是特别丰厚的,反倒是高层管理的工资客观,底下员工的工资并没有任何优势。用工龄工资来弥补,我很赞同。”

夏政廷沉默的思考了一下,直奔主题,“这样一来,一个月的人工成本会在原有基础上提升多少?”

“本部和所有分公司一起,每个月大概会提升100万。”

夏政廷蹙眉,“相当于一年的人工成本在原有基础上提升了1200万。”

“对。”夏绵绵点头,说得还很肯定。

“让我考虑一下。”

“是。”夏绵绵点头,也不激进,她说,“我希望爸考虑一下,夏氏有将近3年没有涨过工资了,对员工好点,才能够让他们更死心塌地。”

“我会衡量。”

“好。”夏绵绵也不多说,“那我不打扰你了,我出去把其他工作再落实一下,顺便我预约了驿城天使孤儿院的院长,我想去具体看看孤儿院的一些情况,以便更好的为我们孤儿院的建设、孤儿院的日常开资甚至基金会的一些项目做参考,理论的东西终究没有实践的好!”

“想得很周到,考察完了之后,回来给我汇报一下情况。”

“好。”

说着,夏绵绵就准备带着夏以蔚离开。

刚起身。

夏政廷突然开口,“绵绵你等会儿,小蔚你先出去。”

夏以蔚只得很不甘心的走出去。

他实在是很不爽,为什么夏政廷老是背着他和夏绵绵说话。

到底都瞒了他些什么事情!

他气呼呼的离开。

夏政廷的单独会议室里,夏绵绵诧异的看着他。

夏政廷让秘书倒了一杯茶。

夏绵绵就这么默默地陪着他。

夏政廷缓缓开口,“这段时间工作上是不是太激进了点?”

夏绵绵一怔,随即点头,“可能太急了点。”

“我听到下面有风风雨雨,说你有点太强势了,没给很多部门老总留面子。”

“以后我会注意的。”

“绵绵,爸就是提醒你,管理企业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知道你突然坐到这个位置有点患得患失,但有时候还是平常心对待更好。”

“是。”夏绵绵点头。

“别把工作上的情绪带到了私人情绪上,管理是需要一个强硬的态度,但人都是感情动物,物极必反的道理你应该都懂。其他爸就不多说了,你自己把握。”夏政廷好心教导。

“我会好好反思的。”

“虽说如此,但绵绵你的办事效率确实让我很惊讶,我刚刚听了你的报告,也真的被你这么小的身板给惊了,是没料到这么短的时间你能拿出这么具体的方案,不得不说,长江后浪推前浪。爸是被你拍在了沙滩上!”

“爸过奖了,我也只是一心想要早点把事情做好,让我们夏氏能够更加辉煌。”

“我知道你的心情。却也不得不承认,你能力卓越,要是小蔚能够有你这样的霸气,我也不用这把岁数了还坐在这个位置。”

“小蔚的能力还是有的。”

“就是他不稳重了是吧?”

“年龄大一点就好了。”

“算了。”夏政廷叹了叹气,“趁我现在还有那个精力,就再多帮他几年。你作为长姐,也是唯一的姐姐了,多指点一下他。”

“我会的,爸你放心。”夏绵绵说,“对我而言,你和小蔚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就想我们一家都能好好的!”

“嗯。”夏政廷慈祥的笑着,“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还是觉得亲情最重要,你放心,爸也不会为了小蔚就亏待了你。不过你也知道,几千年历史,家业都是传给儿子的……”

“爸,你都说到哪里去了,我没想过这些,你完全不用考虑我,你考虑小蔚就好了。我能帮到小蔚的我就多帮点。”

“是是是,知道你没有这方面想法。”夏政廷笑了笑。

“那我出去工作了,爸你多注意身体。”

“嗯。”夏政廷点头。

夏绵绵先走出了会议室。

走出去之后,嘴角冷笑了一下。

到这把岁数明白了亲情的重要性,会不会太晚了点?!

夏绵绵回到自己办公室。

目前方案卡在夏政廷那里,她也就只能等待。

她想了想,给居小菜打了个电话过去,“忙吗?”

“不算忙,刚把要上庭的案件整理完。”

“陪我去个地方。”

“现在?”

“嗯。”夏绵绵说,“我开车来接你。”

“好吧。”居小菜答应。

很多时候都特别佩服夏绵绵的好精力,想到什么就会做什么,而且很有那个号召力。

居小菜简单整理了一下,等夏绵绵电话。

昨天展然从外地回来,两个人一起吃了晚饭,展然就回去了。今天展然休假,有三天的假,中午和父母吃过午饭之后就去了她家等她下班,她想着这几天都早点下班,多陪陪展然,展然本来想带她去外地旅游,奈何她手上的官司怕出现临时状况,不方便离开,两个人就只能在驿城相处了。

居小菜拿起手机,编辑短信给展然,“下午有点事情陪绵绵,不知道几点能完,到时候给你电话。”

“好,那你回来的时候给我说一声,我提前做饭。”

“嗯。”

“叫绵绵一起到家里吃吧。”

“我到时候问问她。”

“好。”

居小菜放下电话。

和展然其实就是这么很淡很淡的相处着,但就是会觉得心里暖暖的。

她祖宗爱办公室等了十多分钟。

夏绵绵打电话让她下楼。

她下楼,看着一辆熟悉的轿车,坐了进去。

坐进去,看着驾驶室一个陌生的男人,有些诧异,“不是小南了?”

“她唧唧咋咋的,就换了一个。我的新司机,阿某。”夏绵绵介绍。

“你好。”阿某恭敬而严肃。

居小菜连忙客气,“你好。”

夏绵绵笑了笑。

她对着居小菜说道,“知道我带你去哪里吗?”

“不知道。”

“去了就知道了。”

居小菜无语。

绵绵有时候也很调皮。

两个人随意聊着天。

车子驶入了一个安静的小巷子。

居小菜整个人突然就怔住了。

然后,车子停靠在了天使孤儿院。

居小菜看着有些腐朽了的大门,回头看着夏绵绵,“怎么突然想来这里?”

“听说你是这里的孤儿?”

“嗯。”

“很久没回来了吧?”

“是啊。”居小菜感叹,“很多人都不在了,所以很难回来。”

“我也是。”夏绵绵说。

“啊?”居小菜没听明白。

“下车吧,我约了院长谈点事情。我们夏氏准备在全国建造孤儿院,想着来实地勘察一下。”

“嗯。”居小菜点头。

夏绵绵先下了车。

居小菜跟上夏绵绵的脚步。

两个人走进了彼此都熟悉的孤儿院。

院子还是那个院子,当年觉得特别大,现在却突然觉得,好小,而且还很破旧。

孤儿院里面零星有些小朋友在玩耍,看着有陌生人来,都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她们,就像她们小时候一样,眼神中都是期待,期待着陌生人带他们离开这个地方,去一个有爸爸妈妈有温暖房子的地方,期待陌生人给他们带来好吃的,好玩的。

居小菜看着些孩子也有些触动。

奈何来得太急,她连一颗糖都没有买。

“别急。”夏绵绵说,似乎感觉到居小菜的内疚,“回头我会让夏氏给他们更好的。”

居小菜点头,笑了笑。

两个人从孩子身边,走进了院长办公室。

吴院长。

记忆中应该还很年轻的,现在皱纹都已经布满了脸颊,头发也变得白发苍苍。

吴院长看着他们很是热情,“夏小姐你来了。”

毕竟是以资助为目的,自然会对她很好。

想想当年,自己还被吴院长打骂过,只因为当年她确实太皮。

现在回忆,反而多了一丝亲切。

夏绵绵直接上前抱了一下吴院长。

吴院长一怔。

夏绵绵抱了好一会儿,才放开她,笑着说,“就是很想拥抱一下都是爱心的吴院长。”

吴院长笑了笑,“夏小姐过奖了。”

“这位吴院长还认识吗?”夏绵绵指着旁边的居小菜。

吴院长皱了皱眉头,审视了半天。

似乎有些熟悉,又一时想不起来名字。

“我是小菜。”居小菜说。

“对对对,小白菜。”吴院长眼眶里面都有些红润了,“多少年没见了,都长这么大了,当年你算是年龄比较大才被领养出去的,现在过得好吗?”

“挺好的。”居小菜眼眶也有些红。

当年其实是有些讨厌吴院长的,总觉得她故意不给她们吃饱。

“过得好就好,这些年也送走了好多孩子,听到他们回来说自己过得不错,我也就开心了。”吴院长说着,突然又想到什么,“唉,当年和你关系最好的小姑娘,9岁失踪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也不知道她还好不好。”

居小菜想到曾经的那个小妹妹,心口也有些隐痛,“但愿她好好的。”

“我猜想她应该过得不错。”夏绵绵突然插嘴。

吴院长和居小菜都看着她。

“好人一生平安。”夏绵绵补充。

“那个小调皮蛋,整天就知道给我惹麻烦,时不时就跑进厨房偷东西吃,还被我打过几次,只从她走了之后……”吴院长眼眶又红了。

大概是回忆起了一起的时光。

夏绵绵其实那一刻也有些难受。

是啊,当年她是出了名的调皮蛋,就只有居小菜会容忍她,无条件的对她好。

她失踪了,当年居小菜应该差点没有哭死吧。

想来,当时院长和其他修女应该也为她担心了好久。

“说起那个小调皮蛋,我就想起了有一次封尚集团的夫人带着自己儿子来孤儿院看望其他孩子,那个小调皮蛋纠缠着那位小少爷,逼着那位小少爷给她吃大白兔糖,其他小朋友都是每人一颗,她一个人硬生生的抢了人家一把,还好那位小少爷脾气好,我当时都怕得罪了夫人,少了好多赞助费。”吴院长回忆着说道。

夏绵绵其实听得有些吃惊。

她当然记得当年有个小哥哥给她吃糖。

死都不会承认是自己抢的。

她那么小抢得过嘛?!

是那个小哥哥喜欢她才会给她吃更多的。

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大白兔在嘴里时,那种甜蜜到全身都冒着幸福泡沫的滋味。

她只是没想到……

她说,“你说的小少爷是封逸尘吗?”

“是啊。”吴院长说。

夏绵绵喉咙微动。

原来,那个天使少年,是封逸尘。

后来的相遇。

封逸尘认出她了吗?!

认出她就是那个在孤儿院脏兮兮又吵着要吃糖的小女孩吗?!

至少,她没认出来。

当年她太小了,记忆太模糊。

“封先生现在是她丈夫。”居小菜对着吴院长解释。

“哦,原来!”吴院长说,“你们都是有爱心的人。”

夏绵绵笑了笑。

太多情绪,梳理不清。

她说,“今天找吴院长,就是谈谈由夏氏冠名孤儿院的事情。”

“嗯,好。”吴院长连忙点头。

夏绵绵直白,“现在夏氏有意想要多做慈善事业,就锁定对孤儿院的建设。但在驿城我们就不打算重新找地方建立了,准备利用天使孤儿院的地方,进行重修,然后由夏氏给与资金资助孤儿院的孩子。”

“嗯,我们孤儿院愿意接受夏氏的冠名。”吴院长点头,“这些年孤儿院接到的福利资金越来越少,孩子们的成长和教育,真的是完全跟不上了。”

“所以我需要吴院长提供一个详细的孤儿院费用清单给我,以及孤儿院平时的一个开展情况,我要回去做一个详细的方案。”

“好的,我马上叫人做出来,夏小姐最快什么时候要?”

“越快越好,我打算把天使孤儿院作为第一个夏氏冠名孤儿院的标杆,所以想在本月内完成对天使幼儿园重建。”

“这么快?”吴院长惊讶。

“不好吗?”

“不是,一般企业捐款什么的,我们至少要等三个月。”

“那我就让你看看,我们夏氏不超过一周,落实所有的项目。”

“真的谢谢你夏小姐。”吴院长激动地说道。

“也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坚持着这个孤儿院,你付出了很多。”

“看着这些无家可归的孩子能够有个居住的定所,也就够了。”

“你的愿望会实现的。”夏绵绵说,“好人一生平安。”

“谢谢。”

夏绵绵又和吴院长谈了些事情,落实了细节之后,和居小菜一起离开了。

两个人都没有直接走。

而是自发的去孤儿院参观了一下。

两个人走进寝室楼。

里面还是那样,一个房间很多床,床单不太干净,但床铺是整洁的。

居小菜站在一个小床铺面前。

夏绵绵默默的看着她。

她说,“以前我住在这里,我妹妹住在上面。”

“嗯。”

“以前她很皮,总是喜欢在床上跳来跳去,还被修女修理过。”

“嗯。”夏绵绵点头。

“后来有一次修女带着我们去野外体验,她就没有回来了。”居小菜眼眶红了。

她永远都忘不了,那天所有人都在疯狂的找她。

她吼得喉咙都破了,就是没有听到她的回应。

她哭了很久。

从来没有那么伤心过,就觉得自己身边少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就是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后来她是被修女强拉着回去的。

好长一段时间,她固执的不让任何人睡她妹妹的床铺,固执的不相信,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可能过得很好。”夏绵绵说,“她没心没肺,可能自己过上了好日子就忘了大家,忘了你了。”

“不会。”居小菜肯定,“她看上去很皮,但是她心很纯很善良。刚刚院长说她半夜溜进厨房偷东西,只因为我当晚生病了,她只想给我好吃的让我舒服一点。”

夏绵绵笑。

那个时候被修女揍得全身都痛。

要知道那个时候,食物对他们真的很紧缺。

“这么多年过去,我想,她可能真的不存在这个世界了。”居小菜说着,眼泪就这么静静的掉了下来。

夏绵绵其实很想告诉她。

她还活着。

但她怕把居小菜吓死。

“算了,回去吧。”居小菜擦了擦眼泪。

人死不能复生。

哭得再多,也是事实!

夏绵绵和居小菜一起离开了孤儿院。

夏绵绵坐在车上,回头看着生锈的大门上,写着的“天使孤儿院”几个大字。

天使……

这里,果然让她遇到了人生中的两个天使。

第一个是居小菜。

另一个是……封逸尘。

车子驶出,在驿城宽广的街道上,平稳行驶。

安静的空间。

居小菜突然开口,似乎也不想一直沉寂在曾经的过去之中,她说,“展然在家做晚饭,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吃饭?”

“展然回来了?”

“昨晚回来的。”

“有没有小别胜新欢?”

“我们还没有……”居小菜脸红。

“还没上床吗?”夏绵绵直白。

居小菜点头。

“为什么?”

“他也没有很主动。”居小菜羞涩的说道。

想起上次两个人好不容易……结果凌子墨的重大交通事故就这么硬生生的掰断了,后来好像大家就一直在忙,忙来忙去,再也没有谁提这种事情了。

想来谁都有些尴尬。

“你听上去在欲求不满。”夏绵绵调笑。

“怎么会?”居小菜连忙否认,“我觉得现在和展然的相处就很好,我其实有点担心,我们真的发生了关系,可能就没有现在的感觉了。”

“小菜。”夏绵绵突然有些严肃。

“嗯?”

“你最好在决定和展然上床之前,想清楚,你对展然到底是不是爱?”夏绵绵一字一句。

居小菜有些诧异的看着夏绵绵。

她为什么这么说?!

“就是好好想想。”夏绵绵再次提醒。

居小菜点头,“嗯。但我应该是爱的。”

夏绵绵不再多说。

感情的事情,谁知道到底爱不爱呢?!

她自己的感情都是一团糟。

“对了,你要跟我一起吃饭吗?”

“我才不要当电灯泡。”坚决拒绝。

“还好啦,我们又不会做什么。”

“我宁愿选择你陪你前夫吃饭。”

“凌子墨?”居小菜诧异。

“对啊,去嘲笑他被人戴绿帽。”

“绵绵,你太坏了吧。”居小菜无语。

“开玩笑的,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想要和他谈谈。”

“哦。”居小菜不再多问。

“话说你现在听到凌子墨的名字,第一反应是什么?”夏绵绵好奇。

居小菜想了想,“没什么反应,干嘛这么问?”

“好带话给他。”

“带什么话?”

“你猜。”

“绵绵你真的很坏耶!”居小菜抱怨。

夏绵绵和居小菜打趣着。

小车上不时传来嬉笑的声音。

阿某开着车,透过后视镜看着夏绵绵。

不,准确说是阿九。

他恍惚有些理解为什么阿九想要摧毁BOSS的杀手组织了。

谁都渴望这么无忧无虑的笑着,谁都不想在某个午夜梦回的时候,被梦中血泊横流的自己,吓得彻夜难眠!

夏绵绵把居小菜先送了回去。

然后约了凌子墨。

两个人去了一家高档西餐厅。

凌子墨到的时候,夏绵绵已经先到了。

凌子墨看着夏绵绵一脸惊奇,“我以为你是故意整我的。”

“我找你一起吃饭很奇怪吗?”

“很奇怪。”凌子墨总结。

夏绵绵翻白眼。

“今晚哥哥请客,想吃什么?”凌子墨坐下,大方的说道。

“贵的。”

“哥哥就点最贵的给你吃。逸尘回来别说哥哥亏待你了!”凌子墨一边笑着,一边让服务员点餐。

夏绵绵难得附和。

凌子墨点晚餐之后,认真的看着夏绵绵“是找我谈关于收购夏氏的事情吧!”

“嗯。”夏绵绵也严肃了些,“封逸尘大的方向应该都给你说了,我也就不再啰嗦,我只想问你,下月5号前,能拿出多少现金?”

“你需要多少?”

“100亿。”夏绵绵直白。

“凌氏集团目前能够全部抵押给银行并从银行手上拿出来的最多金额只有50亿。还需要通过海内外各大银行一起才能够凑足这部分钱。”凌子墨说,“我现在在接洽海外的金融贷款机构,我只能尽我最大努力,争取给你凑足到58亿。”

“按照现在的夏氏的股份,相当于我只能购买到20%。目前夏政廷受伤的股份有百分之六十五,给我百分之五,相当于还有百分之六十。我就算收购的股份全部来自于他的手上,也才百分之二十五,而他还有百分之四十,依然会是夏氏最大的股东。”

“确实。”凌子墨点头,“但逸尘那边应该会给你准备足够的资金。”

“他会利用封尚集团进行暗地收购。如果封尚集团能够从夏政廷手上拿走百分之二十,我有可能会成为最大的股东!”夏绵绵说。

“逸尘应该会有此打算!他向来比别人考虑得都要多,既然你可以想到,他应该早就想到了。”凌子墨非常肯定。

夏绵绵也觉得很有道理。

“那现在我要做的是不是就是帮你凑钱就好!”凌子墨询问。

“有其他安排我会提前告诉你的。”

“好。”凌子墨一口答应。

两个人各自吃着丰盛的晚餐。

凌子墨漫不经心的问道,“其实一直有疑惑,当然这并不影响我帮你收购夏氏,我只是想不明白,都是一家人,何必弄到这个地步?”

“想不明白就别想了。”夏绵绵不想解释。

凌子墨翻白眼,“我个人觉得,亲情血缘还是应该珍惜的。”

“所以你就盲目的纵容你家姑姑和表妹为所欲为?”

“……”凌子墨真觉得和夏绵绵,两句话就能把天聊死。

他姑姑也没有做什么让他觉得无法接受的事情啊!

夏绵绵也不想多说,有些事情自己体会。她就淡淡的拉开其他话题,“刚刚和居小菜一起去了孤儿院。”

“哦,是吗?”凌子墨就这么故意的笑了笑。

夏绵绵打量着凌子墨的神色。

居小菜听到凌子墨名字的时候真的是没什么反应。

但凌子墨听到居小菜的名字时,却极其不自然。

这是不是叫罪有应得。

她继续开口道,“她说你被人戴绿帽了?”

“居小菜也这么八卦!”凌子墨不爽的说道。

“什么滋味?”

“你尽情笑好了。”凌子墨突然表现得无所谓,“人在江湖走,哪有不挨刀的!”

“凌子墨,你现在这么后悔和居小菜离婚了吧?”

凌子墨拿着刀叉的手顿了一下。

“但是居小菜没有后悔。”

“我知道。”凌子墨说,“没想过去打扰她的幸福生活。”

“展然对她真的挺好的,不上班的时候就在家里给居小菜做饭做家务。”夏绵绵说,“我敢肯定,居小菜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宠爱过。”

凌子墨突然就有些食不知味了。

总觉得面前这个女人,很容易让他气血身亡。

他放下刀叉,不说话,就这么看着落地窗外的城市夜景。

“凌小猪。”夏绵绵吐口而出的叫着她给他取的绰号。

凌子墨回头,“你怎么知道我小名叫凌小朱。”

他母亲姓朱,刚生下来的时候,还没有正式取大名的时候,都是这么叫的。

夏绵绵忍不住笑,“因为你蠢啊!”

“……”凌子墨才反应过来,是猪头的猪头。

他无语。

又不想搭理夏绵绵了。

夏绵绵自顾自的说道,“要我是你,我觉得我应该不会逃避。”

凌子墨眉头一紧。

“小菜是有了自己稳定的生活,也有了自己稳定的男朋友,但终究而言,男未婚女未嫁,至少没有受到法律的束缚,为什么不给自己一点机会,去争取?”夏绵绵问。

凌子墨诧异。

他是不是听错了。

夏绵绵是在劝他重新追求居小菜吗?!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就是在告诉你,与其和不同的人相亲也相不出来一个什么名堂,倒不如,就跟着自己的心走,万一成功了呢。没成功,大不了你和居小菜的距离,也不过如此,还能更糟糕吗?”

“我其实试过了。”凌子墨说。

“哦?”夏绵绵有些兴致的看着他。

“就是被绿的那晚上,我借口找居小菜喝酒。”凌子墨说,“我给她提了让我们重新开始,我说我缺一个女人生孩子来着……啊!”

凌子墨抱着自己的头。

这女人是暴力狂吗?!

他都没有反应过来,头就被狠狠的敲了一下,痛死了。

“你傻啊,你让居小菜给你生孩子,用的借口还是说你缺个女人,你缺心眼啊!”夏绵绵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那我怎么说,我总不能说我后悔了,我想和她重新在一起吧,居小菜不鄙视我吗?!我也有面子的好不好!”凌子墨不爽。

“别说居小菜了,我都鄙视你。”

“我就说会被鄙视的啊……”

“我说我鄙视你的傲慢你的自以为是!都这样子了还死要面子活受罪。居小菜这么单纯的人,她根本就想不到更深沉的意思去,而且你前科本来就不好。你这么说,她就以为你又在游戏人生了!”

“……”他游戏人生也不会拿生孩子开玩笑啊!

“你不明明白白的告诉居小菜你想和她在一起,你因为喜欢她,她绝对不会主动的知道,你现在所有的想法。”夏绵绵肯定。

凌子墨有些挫败,“我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我就是给你点建议,你要不要这么做随便你。”夏绵绵直白,“首先,你要是真的想要追回居小菜,你就诚恳一点,让小菜能够感受到你的诚意,你的真心,甚至你所有的想法。其次,你别再去相亲别再闹出些乱七八糟的花边新闻了,居小菜会根深蒂固的以为你还在不知检点。最后,我劝你早点行动,晚了就真没了。”

凌子墨在消化夏绵绵说的一切。

他想了半天,“不对啊,夏绵绵,你不是一直都很反对我和居小菜在一起吗?你突然转性了?!”

“听不听随便你,为好不得好,落得现在的下场活该!”夏绵绵毒舌的说道。

凌子墨不爽。

但那一刻真的在很认真的思考夏绵绵说的话。

他真的应该去挽留居小菜吗?!

之前居小菜对他的排斥,让他真的是半点都不敢越界,那晚上都到了嘴边的肉,硬是没有敢吃下去,他就怕居小菜会恨他,他都看不起自己的畏畏缩缩。

但是夏绵绵这么一说……

他又开始动摇了。

怎么想,他应该都比展然优秀很多吧。

他长得这么帅。

身材这么好。

钱又多!

床上功夫,居小菜也说了他比展然的好。

他都这么优秀了,居小菜不选他就是傻!

这么一想通,凌子墨似乎突然就有了动力。

他对着很有自信的夏绵绵说,“那我就试一次!居小菜要看不到我的好,那是她笨。”

夏绵绵无语。

这货给点颜色就能开染坊了。

倒是……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当然不是为了凌子墨这头猪,她只是在想,居小菜可能并没有意识到,她对展然的感情,其实和爱情无关,反而就是因为经历太多的人人情冷暖而找到了一个温暖依靠而已。

------题外话------

昨日奖励:高黎贡之约、喵了个汪、糖大小姐、新新点灯啦、yjcf313

今日问题:所以你们觉得凌小猪会干嘛?!

好啦,小宅为前期更新不稳定道歉,今天终于凌晨更新了,以后尽量保持下去!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