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求婚!/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夏绵绵吃过晚餐之后。

凌子墨心情巨好。

他都忍不住想要打电话给封逸尘表扬他有如此一个好老婆!

他开车回家。

一路上还唱起了小歌曲。

他想,他以前这么会哄小妞,哄居小菜应该也不难。

展然那小警察除了会做饭就是会做饭,又没有什么大作用!

而且居小菜说过了,展然在床上技术就不好。

虽说女人喜欢干净的男人,但能够在床上一展风采,也是一大优势啊!

越想心情越好。

他开车回家。

家里面凌琳和凌小琳一般都在客厅斗嘴。

今晚也突然觉得不那么吵了。

他还好心情的走过去坐在他们之间看电视。

“表哥今天看上去心情不错。”凌小琳贴了过来。

凌子墨看了一眼自己表妹,“是挺好的。”

“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你也和我分享分享啊。那天和宋予曦那女人打了架脸蛋都刮花了,我几天都出不了门,心情可不好了。”凌小琳撒娇。

“话说小琳你也不小了吧。”凌子墨倒没想过分享自己内心的喜悦。

说直白一点,凌琳和凌小琳都不喜欢居小菜,他现在当然不会说出他的想法,让这两母女炸毛。

“人家才24岁。”凌小琳娇嗔,“你说人家老。”

“24岁也应该找男朋友了。”

“不要!”凌小琳一口拒绝。

凌琳敷着面膜,也忍不住插话了,“就是,我都说她多少次了,一把岁数了还在家里成了个老姑娘,我都在怀疑,你是不是有什么心理疾病啊?不会是不喜欢男人吧。”

“妈!”凌小琳完全是崩溃。

亏她妈都想得出来。

“不是你就赶紧找个男朋友,又没让你一定要马上结婚,谈谈恋爱什么的不好吗?!女人就是应该多谈谈恋爱,才能让自己看上去更滋润,都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也不主动去交朋友,你准备成老处女啊!”

“妈,你到底有完没完!难道我应该向你那样,未婚先孕吗?!”

“死丫头,你又哪壶不开提哪壶!”凌琳骂道,“我当年不失足,能有你吗?!”

“反正我才不会像你这样,一点都不洁身自好。”

“行,我不给你说了,你要不恋爱不结婚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反正我不管你,只要子墨好好的我就放心了,你要死要活想怎么过,你自己过去,以后别给我叫苦!”凌琳不想和凌小琳再吵,丢下这么一句话就直接回了房。

凌小琳看着她母亲的背影,瘪嘴。

回头拉着自己表哥的手臂,“表哥,人家不想离开你。”

“谁说一定要离开我,你可以选择让对方入赘啊!像你这样被娇惯了的性格,我也担心你去了别人家受了委屈。”凌子墨倒真的是想过让凌小琳结婚之后,就跟着他们一起住。

“表哥是舍不得我吗?”凌小琳突然就喜笑颜开。

凌子墨顿了顿。

也不是舍不得。

就是自己唯一的妹妹,对她好点而已。

“表哥,人家真的很不想嫁给别人。”凌小琳整个身体就扑进了凌子墨的怀抱里。

她就想嫁给她表哥。

其他男人,她谁都不要!

“乖啦,也没让你现在就嫁,就是让你去多认识点朋友。”

“不要不要!”凌小琳娇嗔,“我就要和你生活一辈子。”

“好啦好啦。”凌子墨也有些不耐烦,“我也不逼你了,你早点睡吧。”

“表哥。”凌小琳不爽。

每次她故意的亲近,她表哥似乎都刻意的排斥。

她嘟嘴的看着他表哥回到房间。

回到房间后,还会锁门。

以前她还能半夜溜进她表哥的床上,现在完全不可能了!

她要怎么样才可以怀上她表哥的孩子!

来个生米煮成熟饭。

到时候看她妈还有她表哥还怎么劝她出去结婚!

……

凌子墨洗完澡,躺在自己的床上,拿着手机在翻阅。

输入的关键字是,如何追女人?!

送礼物给惊喜?!

死缠烂打!

床上征服!

最后一个甚得他心意。

这不就是他擅长的领域嘛!

他翻身。

但是怎么才能够成功的睡到居小菜呢?!

以她这么保守的女人,他们当年结婚都没上过几次,现在离婚了,他根本碰都碰不到,怎么去征服。

他觉得有些惆怅。

又莫名心里有些微甜。

就是想到居小菜可能会回到自己身边,就会雀跃不已。

他捉摸着夏绵绵都让他主动了,他应该是有成功几率的。

说不定居小菜就是后悔和一个了无生趣的小警察在一起,然后暗示夏绵绵让他重新去追求她。

女人嘛就是拉不下面子,还口是心非。

他这么想着,兴奋到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他突然从床上坐起来。

他对着手机很认真的编辑短信,“居小菜,明天有空吗?一起吃个饭?”

这样会不会太直接了点。

亦或者。

“居小菜,明天上个床?!”

凌子墨看着手机上的信息,自己都被自己逗笑了。

这样发出去,居小菜估计会直接把他拉黑,永无光明之日。

他把短信删除了。

重新躺在床上。

他看着天花板发呆。

他到底应该怎么传达自己的感情?!

这边,翻来覆去的想得兴奋又煎熬。

另外一边。

居小菜的公寓。

居小菜和展然一起吃过晚饭,两个人一起洗碗,然后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一般到了晚上10点展然就要回去了,是知道她习惯早睡早起。

但今晚。

展然似乎半点要离开的预兆都没有。

居小菜有些心跳加速。

两个人交往时间不算长,但也不算短。

现在的试试婚姻,未婚同居的简直多不胜数。

展然是不是也想……

她有些如坐针毡。

展然好像也有些紧张。

居小菜越发的觉得,展然可能是想要留下来。

她应该怎么开口。

拒绝,还是答应。

以她的性格,应该会顺从。

但是手心会突然冒汗。

是真的没有骗绵绵,她确实觉得和现在展然的相处就很好,要是真的上了床,她怕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变化,又深刻的知道,两个人交往,早晚都会坦诚相待的。

居小菜也有些内心挣扎和矛盾。

展然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

居小菜瞪大眼睛看着他,心跳在狂跳。

要是展然说今晚不走了,她应该怎么去面对……

“小菜,你能送我到小区门口吗?”

“啊?”居小菜懵逼。

她都以为,都以为……

结果。

是让她送他吗?!

她连忙反应过来,一口答应,“好。”

微微的松了口大气。

那一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很放松。

她愉快的起身,和明显今晚有些不对劲儿的展然一起,出了门。

电梯里,展然似乎全身紧绷,脸色看上去也有些紧张,甚至还能够看到他额头上的汗水。

“小展。”居小菜叫他。

小展那一刻恍惚还被吓到了。

居小菜关心道,“怎么了?”

“没没没什么。”小展说话都有些哆嗦了。

居小菜更是诧异了,她上前拉着展然都在颤颤发抖的手,“你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

“小展。”

“真的没有,没有的。”展然憨厚的笑了笑。

居小菜皱眉。

电梯到达。

两个人手牵手一起走出去。

是错觉吗?总觉得今天展然怪怪的。

不只是展然,好像身边的事物也有些奇怪,仔细一想,今晚的小区的路灯好像异常的幽暗,平时没这么黑的。

她纳闷的跟着展然的脚步。

刚没走几步。

面前空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心形蜡烛,还放满了都是玫瑰花。

“是谁要求婚吗?”居小菜喃喃道。

“是吧。”展然说。

居小菜没在意,准备和展然越过,离开。

“小菜。”展然突然拉着她,明显能够感觉到他的一丝紧张。

手心都在冒汗。

“啊?”

“小菜,不太会搞太多浪漫的东西,这些都是我在电视上学来的。”

“什么啊?”居小菜脸蛋开始有些红了。

那一刻也瞬间明白,展然是要做什么了。

展然拉着居小菜走向了爱心的蜡烛中间。

居小菜都不知道,这些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之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我会爱你一辈子,我发誓绝不出轨,我会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求你……”展然单膝下地。

居小菜心口波动。

展然从裤兜里面拿出一枚戒指,“小菜,嫁给我!”

居小菜是真的有些震惊。

她没想到展然会这么快的向她求婚。

她一直以为他们之间还需要再交往一段时间,他们的感情虽然很稳定,但毕竟认识的时间不是很长。

而且她不得不承认,她对上一段婚姻有些阴影,她很怕会重蹈覆辙。

“小菜。”展然深情地望着她。

居小菜却依然一动不动。

“嫁给他!”黑暗中,似乎突然有人吼了一声。

居小菜吓了一跳。

她回头,看着从黑影中走出来好些人。

“嫁给我们展副队,嫁给他!”有人又大声起哄了。

展然明显有些脸红。

居小菜此刻也很是尴尬。

当着这么多他同事的面……

居小菜更加的茫然无措了。

“小菜,答应我,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好吗?”展然无比深情的说道。

“答应他,答应他!”身边的人起哄声越来越大。

居小菜脑袋里面想了很多。

真的漂浮了很多,曾经的过往,现在的一切。

展然和凌子墨是不一样的。

她不应该把上一段的失败付诸到展然身上,这是不公平的。

而她很肯定,自己很愿意嫁给如展然这样,温柔体贴又平凡的男人。

她不再犹豫,伸手说道,“嗯,我答应你。”

“谢谢你小菜,谢谢你!”展然兴奋得差点跳了起来。

身边的人也在欢呼起哄。

展然把戒指套在了居小菜的无名指。

大小刚刚好。

他起身,起身面对面看着居小菜羞红的小脸蛋。

他想过可能会不成功。

因为两个人交往时间确实不太长,他真的很惊喜,小菜会一口答应他。

他一把抱住小菜。

紧紧的想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亲一个,亲一个!”吃瓜群众不嫌事儿大。

居小菜和展然两个人都有些尴尬了。

真正意义上,两个人还没有接吻过。

有时候会有些亲密的举动,但……就是谁都没有主动到那一步。

展然温柔的将居小菜放开。

居小菜薰红着脸蛋。

展然紧张无比的靠过去。

唇亲在了她的唇瓣上。

居小菜没敢动。

就感觉到展然的唇瓣,有些暖有些轻,大概也在克制,也会因为周围都是人而不好意思,所以没有深入。

两个人蜻蜓点水的碰了一下。

展然又把居小菜一把抱进了怀抱里。

终于,这个女人要嫁给他了!

他可以名正言顺的抱着她,永远不分开。

“展副队,是不是应该来个洞房啊!”有人故意打趣。

居小菜身体明显紧绷了。

展然知道居小菜的紧张,这个女人虽然结婚过,但其实很保守。

而他也很清楚,如果他主动,她也不会拒绝。

但他怎么忍心为难他的小菜。

他在她耳边说,“反正都是碗里的了,我不差这几天。”

居小菜脸更红了。

她当然知道展然在说什么。

两个人相拥了好久。

展然放开居小菜,对着身边的同事说道,“明天都要上班的,该哪哪去。”

“展副队过河拆桥。”有人故意逗笑,“嫂子你可以要好好的教育。”

被人叫嫂子,居小菜又羞涩了。

“都散了,记得走的时候,把这里清理干净。”

“是是是,展副队快点去洞房。”有人催促。

展然无语。

他心情很好的拉着小菜,把小菜送进电梯。

没再上楼。

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刚刚才说了不差这几天的。

但此刻却舍不得离开。

他拉着居小菜的手。

电梯都在鸣叫了。

展然说,“我回去和我父母商量婚期,明天晚上我们回我家吃饭。”

“好。”

“你早点休息。”

“好。”

“小菜。”展然还是舍不得放手,“我爱你。”

居小菜心口一紧。

展然说完之后,也有些不好意思。

他放了手。

电梯就关了过来。

居小菜就这么看着电梯不停往上升的数字。

我爱你……

嗯。

她想她也是。

电梯到达,她走出。

走向自己家门口。

门口处。

她似乎看到了宋予曦。

她就站在她家门口处,抽烟。

居小菜觉得有些尴尬,闷着头走向自己家门。

“居小菜。”宋予曦突然开口。

居小菜一怔。

“我现在才认出来,你就是凌子墨的前妻啊!”宋予曦说,“还真是女大十八变吗?漂亮了好多,当年凌子墨结婚的时候我还专程去看了你的照片,说真的,你当年真的丑得有模有样的,这些年是动了刀?”

居小菜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显得有些严肃,“你找我有事情吗?”

“看你被人求婚了。”宋予曦说,“无意在阳台上看到,你过得挺好吧。”

“哦。”居小菜点头,其实也不想和宋予曦多说。

“没什么,你过得好就行了。我捉摸着被凌子墨糟蹋过的女人,就应该过得很幸福,免得那渣男自以为是,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非他不可!”

“……”居小菜完全不知道怎么回应。

“不管如何恭喜了。”宋予曦丢下一句话。

转身就回了房间。

居小菜看着紧逼的房门。

听刚刚宋予曦的口吻,应该还喜欢凌子墨吧。

凌子墨对宋予曦其实也很特别……

两个人可不可能?!

她感觉自己想的有点多。

她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洗完澡躺在床上,看着无名指上那枚很小的钻戒。

她就这么一直看着,全无睡意。

她就真的答应了展然的求婚了吗?!

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触。

应该也是有些幸福吧。

她拿起旁边的电话,拨打,“绵绵。”

“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那个……展然向我求婚了。”

“……”夏绵绵直接无语了。

“我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向我求婚,还弄了心形蜡烛,还有他好多同事在旁边……”

“你答应了吗?”夏绵绵就关心这个问题。

“嗯。”

夏绵绵拍头。

她果然在祸害凌子墨。

凌子墨应该会掐死她。

她完全可以想象,凌子墨知道居小菜答应了展然的求婚后,会炸毛成什么样子。

她真不是有心要整凌子墨。

怪就怪他,晚了一步。

毕竟以居小菜的性格,答应了就答应了。

绝对不可能反悔的。

“绵绵,你在不高兴吗?”居小菜等了半天对方都没有反应,有些疑惑。

“没有,挺好的,恭喜了!”夏绵绵说得敷衍。

“你是不喜欢展然吗?刚刚一直不说话?”

“没没没,展然挺好的。”夏绵绵说,补充道,“我就是为某头猪默哀而已!”

“啊?!”

“就是,既然答应了求婚,就好好的恩爱吧。”夏绵绵总结。

何况都要结婚了,她能说什么坏话。

事实上展然本来就挺好的。

就是……就是她私心觉得,居小菜可能对展然不是真正的喜欢。

但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她还能说什么。

说多了只会让居小菜内心纠结。

而且以居小菜的人品,只要是嫁人了,就绝对会一心一意,不会有任何想要出轨想要离婚的念头,也不会去思考,自己到底是不是嫁给的爱情。

或许在居小菜的世界里,爱情也不是那么重要。

“嗯。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你也是。别兴奋过度。”

“对了,你怀孕的事情,验了吗?又过了好几天了?”

“我的事情你别操心了,我有分寸,你早点和展然造计划吧。”

“我们说好婚后的……”

“反正早晚的事情,养好身体,不说了,拜拜。”

“拜拜。”

夏绵绵挂断电话。

她其实那一刻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关键是她才给了凌小猪希望。

以凌子墨那尿性,指不定还以为是居小菜故意让她这么说的,搞不好现在还在暗自偷乐。

她叹气。

给封逸尘拨打电话。

响了一声,那边迅速接通,“绵绵。”

“别告诉我你在等我电话?”夏绵绵笑。

“嗯,我在等你。”

“……”夏绵绵轻咬嘴唇。

“想我了吗?”那边问,没让彼此的气氛冷下去。

“嗯。”

“应该快回来了。”

“嗯。”夏绵绵点头。

“你打电话给我,不会仅仅只是想我吧?!”封逸尘心情似乎还不错。

夏绵绵半点都感觉不到封逸尘的紧张,要有什么事情发生的紧张。

她说,“小菜答应展然的求婚了。”

“是让我恭喜他们?”

“今晚上我才让凌子墨去重新追求小菜。”

“心里有愧疚?”封逸尘秒懂。

“嗯。”

“不用管他,他自作自受。而且相信我,他不会轻生。”

“我也知道他不会自杀,但想想觉得凌子墨还挺可怜的……”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慈了?”那边笑。

“你朋友又不是我朋友,本来是想你打电话去安慰一下的,不愿意就算了。”夏绵绵不爽。

封逸尘笑的更开心了,“给他点教训吧,以后才会学会珍惜眼前人,就像我一样。”

夏绵绵捏着手机。

就像我一样。

她转移话题,开口道,“我今天去天使孤儿院了。”

“哦,是吗?”那边很平静。

“去谈夏氏集团资助孤儿院的一些事情,然后孤儿院的院长说起了你。”夏绵绵不动声色。

“说我什么?”那边也很淡定。

“说你曾经去过孤儿院,和你母亲一起,还被一个又脏又皮的孩子缠着要大白兔。”

“是啊。”封逸尘点头,“那孩子真的很顽皮,不给她她还挠我。”

“有吗?”

“有。我还被她咬了一口,在手背上。”

“……”夏绵绵表示她不记得了。

“后来我就把我身上所有的大白兔都给她了。”封逸尘笑道。

“那她没有感激你吗?”

“有啊,说长大了嫁给我。”封逸尘直白。

“你怎么回答人家的?”

“我说不要,太丑了。”封逸尘说。

夏绵绵翻白眼。

她小时候也不是很丑吧。

就是有点黑有点脏。

黑溜溜的眼睛,她还上过孤儿院的宣传海报的当时。

“为夫是你一个人的。”封逸尘说,声音低沉磁性,恍惚还带着浓浓的情味。

“说不定那个小女孩也不稀罕你。”夏绵绵还沉浸着,被封逸尘说丑的怨气中,无可自拔。

那个时候很小。

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

那个时候就知道,那个少年家里很有钱,跟着他就有肉吃。

所以一心的想要嫁给他。

她当时还想过,她要和居小菜一起嫁给他。

脑海里面恍惚就回忆起了,本来已经忘却的记忆。

那个时候她才5岁,那个时候小菜9岁,那个时候封逸尘应该10岁了。

10岁的封逸尘长得又高又白又帅,穿得也很干净很华丽。

当时他跟着他母亲到孤儿院来做爱心。

还有媒体跟着。

想来也是作秀。

她们不在乎啊,就知道有人送好吃的来了!

她知道所有小朋友都会平均的分到好吃的,数量会很少,想要多吃点只有靠自己的努力。

所以她在所有小朋友和修女院长的不注意的时候,跑到了封逸尘的身边,拽着他的手就跑。

那时候的小封逸尘没有这么冷漠,手心也是暖暖的,小长腿很容易跟上她小短腿的速度。

她把封逸尘带到孤儿院后门的小树林里面。

她伸出自己脏脏的小手,“我知道你有很多糖,你分我一点。”

封逸尘没给她,特别高贵的模样,斯文的看着她。

“我很想吃糖。”她硬着头皮,重复。

封逸尘依然没有理他。

她不爽了,直接扑过去,就去掏他的衣服口袋。

口袋里面什么都没有。

她不相信。

她刚刚分明注意到他手上有糖果的,被他放哪里了?!

她搜完了他的上衣口袋之后,手直接伸进了他的裤兜里。

小时候的封逸尘穿的是深棕色的贵族校服,上衣是小衬衣,下面是一条宽松的短裤,再里面是穿了一双膝盖的白色袜子,脚上一双透亮的黑色皮鞋。

她的小手摸着他的裤兜。

摸着摸着。

似乎摸到一个软软的东西。

小封逸尘身体一下就怔住了,脸好像都红了。

她记得当时她还用里的扯了一下,就以为她藏那里了。

“痛!”封逸尘皱了皱眉头。

“这是什么!”她龇牙咧嘴,做出很凶狠的样子。

一副你不给我吃我就要打你的模样。

“不是糖。”封逸尘扭动着身体。

“我不信,你把裤子脱了给我看!”她不屈不饶,就以为他在骗自己!

“真的不是。”封逸尘把她推开。

她很小,小身板一下子就被他推了出去。

还推了好远。

她发脾气了。

小身体一下就蹦了过去,一口咬在了封逸尘的手臂上。

用尽了全力。

封逸尘皱了皱眉头。

就让她咬了。

她抬头,黑溜溜的眼睛看着面前好脾气的少年。

放开嘴。

少年用手擦了擦她的口水。

手背上一排牙齿印。

封逸尘没有发脾气,真的没有。

那个时候她觉得他好温暖,就像阳光一样。

他突然蹲下身体,放下自己背上的书包,打开。

打开,里面好多颗大白兔。

她馋得口水直流。

“给你吧。”封逸尘把糖都给她了。

她不相信的看着他。

看着自己怀里的糖果,一屁股坐在脏脏的土地上,就开始猴急的吃了起来。

好甜。

好好吃。

就好像吃到了全世界最好的味道。

她说,“你人真好,长大了我就嫁给你!”

“不要。”他摇头。

“为什么?”她眨巴着眼睛。

孤儿院好多小男孩都想娶她。

说有她在不会被其他小朋友欺负!

“你长得不好看。”他直白。

她嘟嘴。

看着面前的清秀少年,她好像是有点丑。

“那我做你的通房丫头吧!”

“……”封逸尘瞪大眼睛。

“长得不好看的都做通房丫头啊,我看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我不需要。”封逸尘脸分明都红了。

她也不再强迫。

反正她有大白兔吃了!

自己一个人吃了一颗大白兔。

又吃了一颗。

手上还有5颗。

她忍了忍,要留着和居小菜一起分享。

她把大白兔藏到自己脏兮兮的兜里,怕被别人发现了,又揣进了自己的肚子里面。

其实揣进肚子更明显。

那个时候她就看着少年有些欲言又止。

她自以为揣得很好了。

就打算走了。

刚转身,突然想到什么,“你裤裆里面真的没有藏糖吗?”

封逸尘白净的脸蛋又红了。

“能给我吃吗?”她一脸可怜巴巴。

“不能!”

“小气鬼!”她皱鼻子,跑步离开了。

刚回到孤儿院的大院子里。

院长一把逮住了她,“去哪里了?”

“我去后面、后面的小树林……”她支支吾吾。

“你看到刚刚来的男孩了吗?”貌似大家在找封逸尘。

“没有耶……”她眼睛到处乱撇。

“你肚子里面是什么?!”院长一下看到了她的小肚子。

“什么都没有。”说着撒腿就想跑。

“站住!”院长揪着她。

她跑不了。

院长抖开她的衣服。

里面掉出来好几颗大白兔。

院长脸色一下就变了。

她看着地上的大白兔,眼眶都红透了。

“你在哪里偷的?”院长大声叱喝。

“不是偷的……”

“你还撒谎!”院长打了一下她小身板。

她倔强的咬着唇。

“还不诚实!”院长又打了她一下。

她就是不说。

“是我给她的。”身后传来少年的声音。

她转头看着他。

封逸尘说,“我给她的。”

“不是她抢的吗?”

“不是的。”

说着,封逸尘还把手藏到了身后。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那你放开她吧。”他看着她衣服都已经被院长扯得扭曲了,薄薄的上衣,小肚子都露了出来。

院长连忙放开了她。

得到自由的她立刻弯腰捡起地上的大白兔撒腿就跑。

院长无语,有转头对着封逸尘的母亲鞠躬哈腰,说孤儿院就这么一个顽皮的孩子,其他都还好……

那个时候的她也听不到院长都说了些什么。

她只知道,自己的大白兔还在!

现在回想起……

她和封逸尘的孽缘,居然从那么小就开始了。

“对啊,那个小女孩就是不稀罕我了。”耳边,传来封逸尘淡淡的嗓音。

其实听不出任何失落的口吻,反而还在逗笑。

夏绵绵回神。

她说,“听院长说,那小女孩遇难了。”

“嗯。”封逸尘应了一声。

“不早了,我睡了。”

“绵绵。”封逸尘叫着她。

然后她似乎听到耳边“啵”了一声。

夏绵绵咬唇。

她对着手机,也亲了一下,“等你回来。”

“晚安。”

夏绵绵挂断了电话。

她躺在床上,原本是打算感叹一下凌子墨,出于人道主义为他默哀一下,现在反而,反而把自己搞得一团糟。

她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腹部。

其实……

她想,等封逸尘回来再说。

……

第二天一早。

凌子墨神清气爽的起床。

他去上班,大老远都能够感到他如沐春风。

公司的员工被他突然的“骚气”弄得,惴惴不安。

昨天不还挺正常的吗?!

一脸严肃,一丝不苟,甚至还有点生人勿近。

现在又装什么邪了。

还特别主动的和路过的员工一一打招呼,露出他帅到少女心爆棚的笑容。

老板是打算,重出江湖了吗?!

这么浪!

凌子墨心情愉悦的坐到自己办公室。

秘书敲门汇报今日行程。

“你今天的香味味道不错。”凌子墨说,笑得魅力无穷。

秘书一怔,随即羞涩的一笑,“总经理要是喜欢,我以后每天都喷。”

凌子墨点了点头。

秘书心花怒放,又认真的汇报工作。

“你不觉得我办公室差点什么吗?”

秘书又被打断,左右看了看,小心翼翼道,“总经理是觉得差了点?”

“对,朝气!”凌子墨一口笃定。

秘书懵逼。

办公室要什么朝气啊?!

“少了点鲜花。”凌子墨补充。

“那我马上让人送点鲜花进来。”

“嗯。”凌子墨点头。

“那我马上打电话。”秘书连忙就要走出去。

“那啥。”凌子墨叫着秘书。

“还差什么吗?”秘书胆战心惊。

怎么都觉得今天的总经理,神叨叨的。

“女人一般喜欢什么花?”

“大多数喜欢玫瑰,也有少数喜欢百合啊什么的……”

“大多都喜欢玫瑰吗?”

“要是表达爱意,红玫瑰是最好的。”秘书瞬间明白了。

绕了大么大一圈子。

原来自家总经理是恋爱了,想要送花又不知道送什么花。

“出去吧。”凌子墨挥了挥手。

“那今天的行程安排……”

“取消取消。”凌子墨直接说道,“你把凌氏的律师叫来找我,我有事情找他。”

“是,总经理。”

秘书离开。

出去之后松了口大气。

话说谁家女人这么好命,能让总经理这么紧张啊?!

……

居小菜律师事务所。

居小菜打了一个喷嚏。

她揉了揉小鼻子。

谁在想她吗?!

她脸羞红。

是展然吗?!

今晚要去展然家说结婚的事情,今天早上上班的途中,展然就给她打电话说,他给他父母说了结婚的事情,他父母很高兴,还说彻夜看了黄历,一大早就给他说,下个月十六号是好日子!

好快!

就还有半个多月。

居小菜想到还是会有些心跳加速。

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会在离婚后这么快的时间里,就又要旅行一段新的旅程的。

当然也会有些胆怯,上一段不美好的婚姻让她有种自己也说不出来的阴影存在。

但也不可厚非,仔细一想就会觉得,展然和凌子墨不同。

展然好的家庭和凌子墨也不同。

如此,就不需要顾虑了。

今天一天就在还算愉悦的心情下工作完,下午一到下班的点,展然就到事务所来接她了。

事务所的同事都不知道居小菜已经有了新的恋情,自然更不知道她都快结婚了,展然的出现让事务所惊了一大片,甚至有人开始起哄,就想知道两人什么关系。

居小菜没好意思解释。

展然倒显得很大方,“未婚夫妻。”

事务所唏嘘一片!

“居姐,你什么时候谈恋爱了,埋得好深啊!”一个同事起哄。

居小菜笑道,“有一点时间了。”

“恭喜了恭喜了,是要结婚了吗?”另一个同事连忙说道。

“下个月十六号。”展然说。

“天啊,这也太快了!没想到居姐不恋爱就不恋爱,一恋爱立马就结婚了,好羡慕!”

“到时候请你们喝喜酒啊,大家都来。”展然招呼。

“当然了,我们都要来。”所有人兴奋地说道。

被缠着了好一会儿,居小菜和展然才顺利的离开。

聂含蓝看着居小菜和展然的背影。

所以凌子墨和居小菜之间,是彻底的掰了?!

亏她还一直有点小心机的嫉妒居小菜!

这是,居小菜压根就没看上凌子墨的节奏啊?!

所以全部都是凌子墨在自作多情了?!

------题外话------

昨日奖励:就爱看书wo、A流风之回雪、紫竹梦、高黎贡之约、QQ3a8099cea50e63

今日问题:凌子墨有点惨,你觉得呢?!

好啦,求月票,么么哒爱你们。

前期欠的奖励今天都补上了,亲们自己看看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