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凌子墨的主动/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居小菜跟着展然去了展然的家。

展然的父母很是热情。

饭桌上摆满了家常饭菜,很是丰盛。

其实居小菜去展然父母家的时间不多,第一是因为两个人交往时间不长,第二是因为展然一天太忙,她一个人去又会显得有些刻意,不知道该怎么和长辈相处,但每次来都觉得他父母特别好,特别温暖。

让她真真切切能够感觉到幸福。

和以前的凌家不同。

凌家凌爷爷在的时候,虽然凌爷爷对她不错,但那种就像是误闯到一个不属于自己地方的感觉还是很明显,她嫁给凌子墨那几年,半点都没有感觉到,那里是自己的家,一直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早晚会离开的局外人。

她被展母亲切的拉着坐在了饭桌旁边。

展母一直在帮她夹菜,“你看你这么瘦,上班又这么辛苦,多吃点。”

“谢谢阿姨。”

“还叫阿姨啊?”展母说,“以后叫妈。”

居小菜脸红了。

“妈,你都不给改口费,不叫!”展然故意说着,其实就是在给居小菜解围。

“你看你,都还没结婚胳膊肘就往外拐了,死小子。”展母也开着玩笑,打了一下展然。

家里气氛很好。

大家一直说说笑笑的,吃完了晚餐。

展母又是亲切的把居小菜带到沙发上坐着。

“小菜啊。”展母笑容满面的叫着她,“我们家的情况你应该也听展然说过,我和他爸都是工薪阶级,他爸因为身体原因退休得早,家里的条件不算太好,我听展然说过,你虽然是孤儿,但都有自己的事务所,工作和经济什么的一点都不需要操心。”

“嗯嗯,我能养活我自己。”居小菜连忙点头。

她有很多钱。

就算撇开凌氏集团的股份,她的钱也够用了。

“你别紧张,阿姨没什么恶意,也不是对你的钱有想法。阿姨就是说,我和他爸一辈子,存的钱也就够你们新婚付个首付,你别介意。”展母有些叹气的说道。

居小菜有些诧异,随即想明白,连忙说道,“不用了阿姨,结婚后展然可以搬到我的公寓来住,公寓虽然不是很大,住下我们两个人完全可以,要是阿姨和叔叔想和我们一起住,我就买套大房子也行,我手上有这么多钱。”

展母听着居小菜说的,又是欣慰的笑了笑。

小展找到这样的老婆,真的是上天修来的福分。

她说,“这是阿姨和你叔叔的一点心意,你就别推脱了。后面的按揭啊,后面的装修什么的,那都靠你们自己了,阿姨和叔叔也帮不了什么忙。”

“真的不用了阿姨,你们留着自己有点积蓄也好……”

“傻孩子。”展母宠溺的笑了笑,“就听阿姨的安排。”

居小菜还想说什么。

展然接嘴,“小菜你就别推脱了,我妈攒了大半辈子,扣了我爸一辈子,就是为了给媳妇挥霍的。”

“让你多嘴!”展母又笑了。

展然调皮的伸了伸舌头。

一家人的感觉,很浓很温馨。

“那谢谢阿姨。”居小菜只有硬着头皮答应。

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要是展然的父母需要什么,她倒是在给他们就好。

她现在接受的就是他们的心情。

她觉得很暖。

“对了。”展母突然想到什么。

她连忙起身,走向自己的卧室,拿了一个首饰盒,急急忙忙的走出来。

所有人就看着展母小心翼翼的从盒子里面拿出一个翡翠镯子。

展母说,“这个是展然的奶奶给我的,说是展家的传家宝。我去翡翠行问过了,其实也怎么值钱,说是纯度不好。”

“你居然还去偷偷问了,你这老太婆怎么这么现实!”展父生气。

“我还是为了这个家,想着你当个破警察,要是出事儿了我们娘儿怎么活,总得给自己留点后路啊!”展母冲着展父吼着。

展父被堵得眼睛瞪得很大。

展母也懒得搭理展父,继续说道,“但这些年,我还是一直小心翼翼的保管者,不管如何,也是展家传下来的,现在阿姨就把这个镯子戴你受伤了,以后你就是我们展家的媳妇了。”

居小菜看着展母将镯子带进了她的手腕上。

居小菜那一刻其实是有些感动的。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她嫁给凌子墨的时候,除了凌爷爷,凌琳当时对她是有多趾高气昂,是有多看不起。

她说,“阿姨,我一定会好好保管的,一定会。”

“嗯。”展母慈祥的笑着,“以后你生个儿子,就传给未来的媳妇,生个女儿,就传给女儿,一代代下去,说不定成了古董就又值钱了。”

“你就钻钱眼子里面去了。”展父似乎是找到一个点就故意和展母怼了起来。

“我不钻钱眼子,我能给儿子儿媳存首付款吗?要你的德行,早败光了。”

“我我我我……”展父不善言谈,自然更不会辩解。

“哼。”展母旗开得胜的模样。

展父气得脸都红了。

居小菜忍不住笑了笑。

总觉得这才是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以后她和展然老了之后,是不是也是如此……

她转眸。

展然此刻也看着自己。

他伸手拉着居小菜,带着她走进了客厅的外阳台。

外阳台上,隐约还能够听到两夫妻的斗嘴。

展然笑道,“他们这么吵了一辈子,也恩爱了一辈子。”

“真好。”居小菜笑,“我小时候就在想,要是我父母还活着,他们会是怎么一个相处模式,现在看到你的父母,我大概能够想象,要是我父母还在,他们可能也是这样,吵吵闹闹一辈子。”

“小菜。”展然将小菜搂抱在怀里。

很温柔的温暖,很安心。

居小菜也默默的靠在他的胸口上。

“以后我们也会这样的,我会陪你到天荒地老。”展然带着承诺的口吻,深情的说道。

“嗯。”

“明天周末,有空吗?”展然在她耳边询问。

居小菜有些羞涩的,“有空。”

“我妈是急性子人,就想要明天去看房子。”

“好。”

“我爸妈想把房子买到离你上班近的地方,他们怕你折返劳累。”

“叔叔和阿姨真好。”居小菜由衷的说道。

“你排斥他们和我们一起居住吗?”

“不排斥。”居小菜说,“我没有父母,一直很渴望能够有父母和我生活,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以后我会和他们好好相处的。”

“嗯。”展然说,“我爸妈也就我一个肚子,我妈刚开始是不愿意和我们住在一起的,说会影响到我们夫妻感情,但她内心其实很希望我们可以主动邀请他们一起,你放心,和我父母一起住,不会让你为难的。”

“我很乐意他们一起来住。”居小菜说,“真的。”

“真是个好姑娘。”展然低头,亲了亲居小菜的耳朵。

居小菜脸一下子就烧红了起来。

展然低低的笑了笑,又说道,“其实他们住在一起也有好处的,上下班之后就不用我们自己做饭啊,我爸的手艺还不错。然后生了孩子,他们还能够帮我们照顾……”

居小菜脸更红了。

“话说小菜,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展然突然很有兴趣的问道。

“都可以,我不太在乎孩子的性别。”居小菜是真的没有想过,自己的孩子是女儿还是儿子。

但就是和渴望生一个。

“生个女儿好。”展然说。

“为什么?”

“生个女儿像你,我可以从小宠到大。”

居小菜心里很甜很暖,“那要是生个儿子怎么办?”

“生个儿子我也喜欢,只要是你生的。”

“那我们生两个吧。”居小菜说。

“你想要生两个小孩吗?”展然也很有兴致。

“嗯。”居小菜点头,“不管是儿子女儿,生两个凑成伴,以后都不会寂寞。”

“好嘞。”展然一口答应。

那一刻,两个人真的甜出了蜜汁。

到了晚上有些晚了。

展然才送居小菜回去。

送到小区门口,展然跟着居小菜下了车。

“我送你到家门口。”展然说。

“这么晚了,你早点回去吧。”居小菜很体贴,“就是小区而已,你早点回去,你们家那里那么不方便停车,早点回去万一还有车位呢!”

“以后我们一定要买车位。”展然很笃定。

似乎是深受停车的折磨。

“好。”居小菜笑,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很甜美。

展然忍不住上前,上前亲了一下居小菜的脸蛋。

居小菜羞涩的低着头。

展然摸了摸她柔顺的头发,“早点回去,明天一早我来接你。”

“嗯。”

“晚安。”

“晚安。”

居小菜转身先走。

每次都是这样,展然会在她走了之后,才会开车离开。

展然就是这么好。

她走进小区,走向电梯。

她按下电梯之后,眼眸就看着自己手上的翡翠镯子。

展母虽然说不贵重,但对她而言,就是无价之宝了,这代表着,他们家对她的接纳,他们家把她真正的当成了自己人,这种被家庭温暖和融入的感觉,她真的片刻都拒绝不了。

电梯到达。

她走出去,走向自己的家门。

她脚步突然顿了顿。

凌子墨站在那里,手上还捧着一束,特别夸张的玫瑰,将他整个脸都挡住了。

凌子墨一直在左右挪动,整个人其实很不淡定。

整个晚上都在一直捉摸着,应该怎么开口。

万一展然也在,他要怎么样才能够把展然给PK下去,然后就一个晚上的在走廊上,左右左右左右,一直没勇气按下门铃,就一直在挣扎和煎熬。

不管了。

他下定决心,准备按下门铃。

“凌子墨。”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女性嗓音。

凌子墨差点没有被吓得魂飞魄散。

他转头,转头看着居小菜站在自己身后,一步之遥的距离。

他居然没有发现。

他不应该是方圆十里都能够嗅到到居小菜的吗?!

果然是太紧张了,果然是太紧张了。

“你是来找宋予曦的吗?”居小菜问。

凌子墨一怔。

他脑海里已经没有了宋予曦这个人,他得想几秒才想起,那女人是谁。

他没好气的说道,“谁找她啊!”

居小菜那一刻还笑了一下,似乎是觉得凌子墨在死鸭子嘴硬。

她还好心的说道,“其实你要是真喜欢她,你们两个人可以好好谈谈,那天晚上我听到她和凌小琳的吵架了,应该不是因为不喜欢你,而是因为你用错了方式对她,她在故意报复你。你要是和她好好相处,应该就不会出现这种误会了!”

“我都说了不是找她了!”凌子墨有些不耐烦。

宋予曦就是过去式。

不,过去式都不算,就是一个过客。

“那你找谁啊?”

“我他妈找你!”凌子墨怒吼。

那一刻真的把居小菜吼得一怔一怔的。

半天没反应过来。

“你开门,开门说。”凌子墨不耐烦,仔细发现,其实还能够看到他额头上的汗渍,以及整个人明显有些慌张的神色。

居小菜蹙眉看了两眼凌子墨,走向大门,将房门打开。

居小菜换了鞋子进去,也给凌子墨换了一双鞋。

凌子墨抱着那大束玫瑰,走进了居小菜的家。

左右环视。

“展然不在吗?”

“不在。”居小菜说,还是带着奇异的眼神看着他怪异的举动。

“他不在更好。”凌子墨嘀咕。

居小菜根本不知道凌子墨要做什么。

凌子墨突然深呼吸了一口气,“拿着。”

他把玫瑰花递给居小菜。

居小菜以为,凌子墨中风了。

“拿着啊。”凌子墨催促,“你不拿着我怎么往下进行。”

居小菜不太会拒绝人,就顺势的拿了过去。

凌子墨松了一口气。

今天去挑选鲜花的时候,还被老板嫌弃说什么他挑剔。

99朵玫瑰,硬是每一朵都是他亲自挑选的,弄得花店里面的小妹从刚开始的迷妹变成了大白眼。

他特别不也是想要给居小菜最好的嘛?!

他说,“居小菜,你知道我身价吗?”

居小菜蹙眉。

凌子墨到底怎么了?!

“我身价上百亿你知道吗?”凌子墨说。

“我知道。”居小菜点头。

“你都不是凌氏的法律顾问了,应该不够清楚。”凌子墨说,说着从自己一直夹在腋下的文件袋里面,拿出文件,“这是凌氏现在的一个资产情况,之前因为局势不稳所以有过面临破产的局面,但在我高超的引领下,已经有了质地的发展,目前一切稳定,凌氏的市场份额也在逐步提升。”

所以凌子墨在给她说,她持有凌氏的股份,是赚到了?!

“我之前为了让凌氏发展起来,把很多不动产都卖了。不过现在稳定之后,我又开始陆陆续续在买,这里就有2千多万的外劵,还购买了一套海边正在修建的独栋别墅,以及新开盘的高档小区两套精装房。我预约了限量款劳斯莱斯一部还有两辆顶级超跑,对了,我之前和朋友买马还赚了500多万,还有,上次一个朋友非要自己创业让我和他投资了一个海外餐厅,目前也开始有利润了,一年应该能有100多万的收入,其他还有一些小钱,都在这张银行卡里面。”

居小菜审视着凌子墨,看着凌子墨把很多文件卡片什么的,放在了她的茶几上。

这是在炫富吗?!

凌子墨把自己的资产全部都梳理一遍口齿清楚的阐述完毕,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咬唇。

她没看到过凌子墨对她突然严肃的表情。

没看到过他好像就是那么不同的眼神。

那一刻的居小菜甚至是回避的。

回避凌子墨的视线。

凌子墨说。

鼓起了好久的勇气,才郑重的说道,“刚刚这些举动,我都是跟电视里面学的。”

居小菜不去看他。

“我就是想说,你愿意重新和我开始吗?我发誓,我再也不会乱来,不会乱交,绝对不看其他女人一样,就算有女人脱光了躺在我床上,我也绝对不碰!”

居小菜咬唇。

“我发誓我以后就上你一个女人。”凌子墨深深的看着居小菜,看着她轻咬着唇瓣,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小菜,重新嫁给我好吗?让我来照顾你一辈子。”

时间,仿若就安静了。

安静到,似乎能够听到墙壁上钟摆的声音。

一声一声。

在谁的心里,如雷般,砰砰砰的直跳。

居小菜就一直抱着那束夸张的玫瑰。

她没想到展然会这么快向她求婚,但她料到她和展然如果不出意外,早晚会在一起,但她是真的想都没有想过,凌子墨会突然出现在,突然说以后就上她一个人,突然说想要照顾她一辈子。

她恍惚出现了幻觉。

大概觉得自己现在经历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凌子墨分明分明分明很嫌弃她。

从他第一眼看到她那一刻开始,他就不喜欢她。

现在……

为什么?!

她抬头,看着凌子墨。

看着他真的毫不掩饰的期待眼神,看着他似乎整个脸上都紧张到不行,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不敢转移。

“凌子墨,你是缺个女人生孩子吗?”居小菜问。

凌子墨摇头,拨浪鼓的摇头,“不是,就是想和你一辈子。就是……”喜欢你。

“我答应展然的求婚了。”居小菜突然打断了凌子墨的话。

凌子墨木讷的看着居小菜。

果然,被雷劈的滋味,那般的透彻心扉!

“你前几天不是说,不是说和展然不会这么快,还说他床技不好,还说有婚姻阴影的吗?”凌子墨没有发脾气,按照一天,早就火冒三丈的,此刻却半点重口吻都没有,反而还笑了,似乎觉得居小菜在开玩笑。

那一刻让人觉得,他在给自己挽留最后一丝希望。

“我也以为我不会这么快和展然在一起,但昨晚上他给我求婚,我就同意了。”居小菜说,静静的说着,“我其实也很犹豫,因为觉得和展然交往的时间不长,因为觉得婚姻并不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但后来我想了想,对婚姻的不好回忆那是因为和你,不是和展然,所以不应该让他来为我们之间的不愉快而买单。”

“所以你就同意了?”凌子墨笑。

居小菜心口莫名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她此刻其实不想看到凌子墨笑得这么言不由衷。

但她没有安慰。

她说,“嗯,同意了。而且觉得很幸福。”

“是吗?”凌子墨又笑了笑,“果然他比较好。”

“人和人其实都不是可以比较的。”居小菜解释,好听的嗓音,解释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同,就是适合不适合而已。而我,更适合展然。”

凌子墨点头,一直在默默的点头。

就好像,很认同居小菜说的话一样。

“其实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向我求婚,真的不太明白,我以为我们之间的感情早就终止了,不管是我曾经对你的喜欢,还是你曾经对我的厌恶,我都以为通过时间洗涤之后,那些恩怨情仇都可以烟消云散了,我们再次见面,也可以如普通朋友一般,正常的打招呼就好。”

凌子墨就这么陷入沉默。

沉默的听着居小菜说,对他的喜欢,早就终止。

而他还在,自以为是。

“凌子墨。”居小菜叫着他。

凌子墨看着她,“嗯?”

“虽然你以前有凌爷爷,现在还有你姑姑和你表妹,你不是完完全全和我一样是孤儿,但其实每个人都是一样渴望家庭温暖的。我以前没有感受过有父母的家庭是一种什么滋味,其实和我自己臆想的真的不同,我融入展然的家庭才知道,有父母是一件多幸福的事情,有父母的感觉,能够让家庭增加多少温暖。”

“嗯。”

“我不是劝你什么,我只是以我过来的人的身份想要告诉你,你好好的找一个好姑娘,找一个家庭和睦美满的好姑娘,你好好的对她,对她的家人,你就会知道,那份浓浓的家庭温暖,是有多值得珍惜,是有多宝贵。我现在只想告诉你,我觉得我很幸运,很幸运可以找到如展然一般的男人,如展然一般家庭的婚姻。今天,又去见了展然的父母,我们谈了很多,普通家庭为房子的担心,只能付首付却让我感受到了他们的好意,给了我不算值钱的镯子我却视如珍宝,我们还决定和父母一起住,我们决定生两个孩子……”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也这么看着他。

“谈了很多之后,到此刻,我才真正的一点都不犹豫和展然的婚姻,甚至,很渴望。”

凌子墨点头。

他输了。

有那么多钱有什么用。

长得帅有什么用。

甚至床上功夫算个什么鬼。

居小菜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些。

他能够给她的,没有一样是她期待的。

最重要的是。

居小菜就是不爱他了。

半点都不爱他了。

他还自以为是,自以为是的觉得,他是居小菜的初恋,多少,在她心目中会有些不同。

不同的,只是他无法给她的安心和幸福感。

他点头。

默默的点头。

不停的点头。

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了。

不要再多想了。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的模样,看着他明显打击过度却又一直在强装冷静的模样。

她说,“以后,我们还是少见面吧。”

“好。”凌子墨一口答应。

就是不要见面了。

见面了,多尴尬。

“那我走了。”凌子墨说,很平静的转身离开。

居小菜点头。

她静静的看着凌子墨如此高大的身影,离开的时候,背也挺得直直的,其实还是很有气场。

他走了两步,突然想起什么。

他转身。

居小菜看着他脸上的笑。

笑得那么违心。

“我的东西我拿走。”凌子墨解释。

居小菜点头。

凌子墨把放在茶几上的东西胡乱的收拾了起来。

本来可以收拾得很好的,那一刻却被他弄得乱糟糟,甚至还有些手忙脚乱。

居小菜想要帮忙,又拒绝了。

凌子墨好不容易把东西都收拾好了。

装袋。

他挺直身体,看着居小菜抱着的那束玫瑰,“给我吧。”

居小菜一怔。

这人是有多小气。

她还是把玫瑰换给了他。

凌子墨说,“其实我还带了避孕套了。”

居小菜咬唇。

“我以为求婚成功了,我们还能够大战三百回合。但其实没想过那么早要孩子,怕一有孩子就不能继续上床了。”凌子墨解释。

居小菜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没有很恶心,甚至完全可以去感受,凌子墨兴致冲冲准备这些的,那种心情。

就这么被他泼了一身的冷水。

“这个留给你和展然吧。”凌子墨把避孕套拿出来,“全进口的,国内都买不到,很好用。”

居小菜看着那盒避孕套,看着,并没有接过。

“对了,你们马上生孩子的,用不到。”凌子墨突然想起。

居小菜当然不可能接过。

凌子墨说,“我还是留着自己用。何况这种尺寸,展然可能也戴不上。”

居小菜这一刻似乎看到了凌子墨有些骄傲的神情。

这个男人。

故意在让他看上去不那么落魄。

“我走了,祝福你啊!”凌子墨说得很随意。

居小菜点头,“慢走。”

凌子墨走向门口,换好鞋子。

离开。

离开。

房门关过来。

凌子墨整个人完完全全的靠在了门上。

没有很丢人吧。

刚刚应该没有很丢人。

他表现得应该很自然,没有做什么丢面子的事情。

他临走之前还炫耀了一把自己的尺寸。

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凌大少爷。

没有掉了身份。

他安慰自己,求婚失败了至少气质还在。

没有要死要活的,没有让居小菜看到他的落魄不堪。

以后还是可以耀武扬威。

嗯。

就是这样的。

他站直身体,让自己站得笔直,然后一步一步离开居小菜的家门。

他按下电梯。

看着电梯的数字。

电梯到达,打开。

他走进去。

走进去,似乎有个熟悉的面孔看了他一眼。

“凌子墨?!”宋予曦叫他。

凌子墨没听到一般。

他整个脑海里面都是,他要帅气的离开这里。

他按下电梯的数字。

“凌子墨,你中邪了吗?”宋予曦惊呼。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凌子墨此刻怪怪的。

就好像突然抽离了现实一般,整个人在神游。

不会真的是撞鬼了吧。

而且他手上拿的东西也很奇怪。

这么大一束鲜花,什么时候是他凌大公子哥会做的事情,他从来不屑送女人这些东西。

她拉了一下凌子墨的衣服,“你怎么了?”

凌子墨恍惚回神。

回神那一刻,眼眶已经红透了。

宋予曦更加愣怔了。

凌子墨都遇到什么天崩地裂的事情了,这货是在哭吗?

他就这么看了一眼宋予曦。

看了一眼。

电梯又到了底楼。

凌子墨直接疯狂跑了出去。

果然,自己淡定不了。

果然,真的淡定不了。

宋予曦莫名其妙。

凌子墨神经病啊!

她还以为,他手上捧着的鲜花是来找她复合的。

完全想多。

凌子墨一口气回到自己的小车上。

他抓着方向盘,抓着方向盘的手都在抖。

居小菜。

居小菜……

别人家的小白菜。

他踩下油门,疯狂的行驶。

就是在发泄一般,疯狂的行驶在街道上,疯狂的行驶着。

他眼前一阵一阵的模糊。

一阵一阵的模糊不清。

是啊。

就是为居小菜那个女人哭了。

就是为那个随时随地把他拒之门外,现在彻底将他隔壁的坏女人哭了。

他没办法控制。

眼泪就顺着眼眶,就是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就是控制不住的不停的往下流。

他一个急转。

眼前一阵模糊。

“哐!”

整个车身,直接撞到了一边的护栏上,把护栏都撞飞了出去。

轿车不知道多久,才停了下来。

刹车都拖了好远。

他坐在驾驶室,感觉到温热的也挺从头顶上流了下来,看着眼前的一切也变成了猩红一片。

他想他要是死了,会非常非常后悔。

那晚上为什么就不趁着居小菜意识不清强上了她。

他想他真的会死不瞑目!

……

居小菜的公寓。

居小菜其实坐在客厅僵硬了很久。

她脑海里面全部都是刚刚凌子墨的模样。

分明很难受,但就是可以表现得,不太在乎。

她那一刻其实很希望凌子墨发脾气,就是各种发脾气,像他往常一样,她还能把他当成没有长大的幼稚小孩,但刚刚模样的凌子墨,确实让她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让她内心……

对,是愧疚。

她是一个很容易受人影响的人,别人对她好,而她不能好好回应,她就会内心不安。

她不知道怎么排泄。

不能给展然说。

再不济,这种事情对凌子墨而言也是伤面子的事情,而展然名义上还是他的情敌……

情敌?!

凌子墨是真的喜欢自己吗?

她做梦都没想过。

和凌子墨的以前,她真的是做梦都不敢想,凌子墨会喜欢自己。

她咬牙,拿起电话给夏绵绵打。

只要给她打电话排解内心的煎熬。

“小菜。”夏绵绵很是悠闲的声音。

居小菜说,“今晚,凌子墨到我家来了。”

“他强迫你什么了?”夏绵绵紧张。

“没有。”居小菜摇头,“就是来给我求婚来着,吓我一大跳。”

“……”夏绵绵无语。

昨晚给封逸尘打电话,那货是真的把她的话当耳边风了?!

就真的没有给凌子墨说,居小菜已经答应了展然求婚吗?!

“你是不是也被吓到了?”居小菜问。

“算是吧。”怎么都觉得自己是罪魁祸首。

“我真的从没想过,凌子墨会突然这么认真的过来,拿了自己的所有存款,又抱了一大束玫瑰,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那你拒绝他了?”

“是啊,你明知道我和展然马上结婚了。”

“拒绝了就拒绝了吧,以后过好你的日子就好。”

“但他的样子看上去好像真的很难过。”居小菜无奈,“我没见过凌子墨这个样子,他平时不都应该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吗?我都做好拒绝他,他暴揍我一顿来着。”

“哈哈,你这是也有受虐倾向吗?!”夏绵绵嘲笑。

“哎,我就是觉得这样我可能会好受点。”

“你想想以前被他伤害的,就当扯平了。别想了。”

“嗯。”居小菜点头。

虽然点头,但不是这么能够放得开。

“好啦,我帮你打个电话问问凌子墨的情况。”

“谢谢绵绵。”居小菜喜笑颜开。

夏绵绵摇了摇头,“你这样的性格,也难为你能够一口拒绝了凌子墨,我先给他打电话,再回你。”

“好。”

夏绵绵挂断电话。

她捉摸着要是凌子墨早一点,或许还能有一丝希望。

现在都是后话了。

她拨打凌子墨的电话。

那边好一会儿才接通。

“凌子墨……”

“小姐你好,手机主人出了车祸,我们现在正在将他紧急送往市中心医院,麻烦你通知他的家属。”

“……”夏绵绵整个人懵逼。

“小姐?”

“严重吗?”

“不知道,不过生命气息还在。”

“缺胳膊少腿吗?”

“……小姐,你来了就知道了。”那边说完,猛地挂断了电话。

夏绵绵都紧张了。

总觉得凌子墨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脱不了干系。

她深呼吸,深呼吸。

给居小菜拨打电话。

“怎么样,绵绵。”居小菜兴致冲冲的问道。

“给你说了你别紧张。”夏绵绵说。

“怎么了?”居小菜心口一下就提了起来。

“凌子墨出车祸了!”

“……”居小菜整个人瞬间石化。

“我现在去医院看看情况,你要是想去,我来接你。”

“我去。”居小菜开口。

“那我来接你,你下楼。”

“好。”

夏绵绵挂断电话,三两下换了一套衣服,敲开了阿某的门。

阿某衣衫整洁,即使是夜晚,也做好了随时做事的准备。

“送我出去一趟。”

“好。”

阿某和夏绵绵紧急出了门。

车子到达居小菜的小区。

居小菜已经在小区门口等她了。

她上了夏绵绵的车。

夏绵绵看着居小菜的模样,“先别急,那边说他生命气息还在。”

居小菜点头。

但明显,整个人很紧张。

紧张到,全身紧绷。

夏绵绵其实也没有很放松,她心里将封逸尘诅咒了八百遍,让他不劝劝凌子墨。

还说凌子墨不会轻生!

要是真死了……

她简直不敢往下想。

车子很快到达市中心医院。

夏绵绵和居小菜急急忙忙的通过询问到了凌子墨的急救室的走廊上。

护士说进去一会儿了。

不知道情况,让她们保持安静的等待。

居小菜咬牙站在走廊上,看着急救室的大门,小脸惨白。

夏绵绵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站着,然后等待,紧张的等待……

------题外话------

昨日奖励:sumiyy、fengcui123、kakaerni、明镜hou、ivychooi

今日问题:所以,是否会有转机?

依旧持之以恒的求月票,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