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他真的很卑鄙!/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静的医院走廊上,鸦雀无声。

夏绵绵看着苍白无比的居小菜。

她知道居小菜在内疚。

其实,自己何尝不是。

她真没想到自己的好心之举,最好回来如此惨烈的后果。

也真的低估了,居小菜在凌子墨心目中的地位。

是真的低估了。

走廊上,一直保持着死一般的寂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

急救室的大门突然打开。

夏绵绵和居小菜同时被声音惊吓,两个人都这么看着急救室的门,那一刻谁都不敢上前。

医生先走了出来。

他取掉了口罩,显得很是疲倦。

终究,夏绵绵先迎了上去。

随后,居小菜也跟了上来。

“怎么样?死了吗?”夏绵绵直白。

居小菜拳头紧捏。

医生蹙眉看了一眼夏绵绵,在这种地方还没有谁这么直接的。

弄得他刚刚平了老命救回来的人,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夏绵绵和居小菜被医生的欲言又止给惊吓到了。

“死了?”夏绵绵问。

话出,明显感觉到居小菜身体抖了一下。

“谁说死了!”医生口吻不好,“活得好好的,就是颅内有些出血,都被清理干净了,今晚是观察期,今晚过了就没事儿了。”

“没死啊?!”夏绵绵重重的松了口气。

都说祸害活千年。

还好还好。

医生又瞅了两眼夏绵绵,“你是不是他家属啊?”

“我不是。”夏绵绵连忙说道,

“不是你问什么问,谁是他家属啊?”医生问。

居小菜和夏绵绵面面相觑。

医生看没人回答,不耐烦的说道,“居小菜是谁?”

“啊?”居小菜一惊,连忙说道,“我是。”

“里面的人一直在叫你的名字。”

“……”居小菜咬唇,无言以对。

“还说没睡你他会死不瞑目。”

“……”居小菜整个人完全石化。

夏绵绵大笑。

这才符合凌子墨的气质。

“你们是男女朋友吗?”医生问居小菜。

“啊?”居小菜又被问懵逼了。

“里面那位看来是真喜欢你,现在年轻人未婚同居普遍都是,女孩子矜持得差不多就够了,人生苦短,好好保护自己别受到不必要的伤害就行,我也是为人父母的,我也有个女儿二十多岁,我就看得明白。”医生开始唠嗑。

“……”居小菜脸都羞红了。

夏绵绵在旁边笑得局外。

“好了,我也累坏了。今晚好好照顾他,没缺胳膊没缺腿,就是撞到头了,注意别摇晃他,晚上有什么事情比如呕吐什么,心跳异常什么的叫我。”医生交代着,就走了。

刚走。

凌子墨就被人从里面推了出来。

头上缠着白色的绷带,脸上有些伤痕,闭着眼睛看上去有些难受。

夏绵绵和居小菜连忙赶过去。

“凌子墨!”夏绵绵叫他。

凌子墨皱了皱眉头。

“没死就睁开。”夏绵绵威胁。

凌子墨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夏绵绵,而后,看到了居小菜!

看到居小菜,身体一下就紧绷了。

居小菜也跟着护士一起推着他往病房走去。

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夏绵绵看着凌子墨。

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傻孩子。

居小菜感觉到凌子墨的视线,她回眸看着他,说,“医生说你还好,就是撞到头,让你今晚好好休息,别晃动。”

“哦。”凌子墨相当的乖巧。

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从里面出来,又能看到居小菜。

刚刚才说了,以后不要见面的。

就又见面了。

护士把凌子墨推进了病房。

夏绵绵去办入院手续。

居小菜在旁边陪着他。

护士弄好了一切,又交代了一下注意事项,才离开了病房。

房间中就剩下居小菜和凌子墨两个人。

凌子墨脸色看上去很不好,大概是失血过多,连嘴唇都是白的。

居小菜坐在他的病床旁边,帮他轻轻的盖被子,她说,“你早点睡。”

凌子墨连忙闭上眼睛。

半点都不敢违背。

居小菜就这么看着凌子墨原本帅气的脸上,又被弄得伤痕累累。

还是一个长不大的大男孩,做什么事情都是这样,不顾后果。

他就想不到,他这次要真的出事儿了,他怎么对得起凌家列祖列宗。

凌子墨听话的闭着眼睛睡觉。

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受到了巨大的撞击,头部又做了手术,一闭上眼睛还真的困到,想要让自己醒着都难。

缓缓就感觉到了他的均匀的呼吸声,睡了过去。

夏绵绵办理完入院手续后走进病房,就看到居小菜这么坐在了凌子墨的床边,静静的陪着她。

她一出现,居小菜就转头看着她。

“睡了吗?”夏绵绵小声问道。

“嗯。”

“这头猪还真是没心没肺的。”夏绵绵无语,“真是吓死人不偿命。”

“嗯。”居小菜点头。

“医生说今晚是观察期,要不要叫凌子墨的家人过来陪他。”夏绵绵询问,“或者,我们留下来?”

“我留下来吧。”居小菜说,“你回去,万一你身体……”

居小菜在说,万一她怀孕了呢。

其实夏绵绵本意就是打算让居小菜留下来陪他。

说不定还能旧情复燃。

毕竟凌子墨爱居小菜爱到都要去自杀了,居小菜不可能不为之而动容!

归根结底,她确实开始偏袒凌子墨了。

总觉得这头猪一个人,也不容易!

“你确定你要留下来吗?”夏绵绵还是象征性的问道。

“嗯,我留下来陪他,你安心走吧,有什么事情我给你打电话。”

“那好。”夏绵绵就不再多说了。

她转身欲走。

刚起身,突然想到什么,她说,“小菜。”

“嗯?”

“我一向都不喜欢劝说别人的感情,因为我觉得我自己的感情都是一团糟,所以不想害人害己,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我真的希望你可以重新审视一下凌子墨,和他出没有出车祸没有关系,我只是觉得,他对你是认真的,而其实你对他并不是你自己想的那么无动于衷。”

居小菜有些惊讶。

貌似,夏绵绵从未在她面前说过凌子墨的好话,即使有时候能够听出来,有点和你铁不成钢。

“展然固然好,你嫁给他也不会委屈,他会是一个有责任的男人,但你扪心自问一下,你是真的喜欢他,还是说,其实只是因为被某些伤害之后就形成的一条反向弧。你和展然还没有结婚,一切都可以改变,别因为内疚,而误了自己一生!”夏绵绵说得认真。

居小菜点头,“嗯,我知道了。”

“其他我不多说了,我先走了,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谢谢你绵绵。”

“傻瓜。”夏绵绵摸了摸居小菜的脸蛋。

从小时候开始就是她罩着居小菜,尽管她比她小了四岁,但她就是那么雄赳赳气昂昂的,可以让居小菜不被任何人欺负,以前是,以后也是。

她挥了挥手,离开了。

房间中,突然又剩下她和凌子墨了。

她依旧坐在他的床边,看着凌子墨熟睡的脸颊上,如此多的伤痕痕迹。

她去厕所帮他拧了热毛巾,轻轻的帮他擦拭他的脸颊。

一点一点,让他有些被血渍掩盖的地方,变得干干净净。

居小菜就这么看了凌子墨好一会儿。

好一会儿,起身准备去旁边的沙发将就一晚。

刚起身。

手突然被人一把抓住。

居小菜心口一栋。

凌子墨抓得很紧,似乎是在做噩梦一般,嘴里一直呢喃着,“爷爷,爷爷……”

就像那晚在灾区突然发烧时一样。

他额头上都是汗水,整个人很惊恐。

这个看上去没心没肺的男人,内心深处其实并没有安全感。

才会在睡着之后,如此不能平稳。

她突然弯腰。

弯腰,轻轻的靠在凌子墨的肩膀上。

凌子墨似乎是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他反手将她抱住,狠狠地抱在怀抱里。

渐渐,渐渐……

那个心慌不安的男人,冷静了下来。

冷静下来后。

安静的空间,只有他低喃的声音,“小菜……小菜……”

那个时候。

他也叫她名字。

在灾区的帐篷。

她以为,她听错了。

所以叫醒了他。

今晚,她选择了沉默。

沉默着。

和他相拥而眠。

……

翌日。

凌子墨懒洋洋的睁开眼睛。

我滴个去。

头好痛。

就像被人敲了一棒,简直要命。

他轻轻的摇晃了一下脑袋,看着白丫丫的一片。

死了吗?!

没死!

他记得他没死。

他撞车了,然后被人送进了医院,然后医生帮他动手术,他吼着说,他没上到居小菜死不瞑目。

他记得给他做手术的医生说,放心,会让他达成心愿的。

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醒了之后,就看到了居小菜。

对,居小菜!

凌子墨一下从床上做起来。

晕。

凌子墨眼前昏花。

差点没有直接给晕了过去。

他勉强让自己冷静,看着空荡荡的房间。

哪里还有居小菜,哪里还有居小菜。

也对。

昨晚确保他没事儿之后,居小菜应该就走了。

他总是喜欢自作多情。

他靠在病床上,有些无精打采。

想起昨天的求婚失败……

想起居小菜说以后不要见面了……

心都要痛死了。

比头还痛!

各种崩溃的情绪下,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凌子墨抬头,抬头看到居小菜端着一个水果盘从外面进来。

凌子墨真的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他以为居小菜走了!

他做梦都没想到,居小菜会陪着他。

他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醒了,温暖的嗓音开口道,“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吗?”

“没有。”凌子墨回答。

甚至这一刻连大气都不敢出。

就怕,真的是幻觉。

居小菜把水果盘放在了凌子墨的床头。

凌子墨转头看了一眼,看着水果盘里面,都是红色的石榴籽。

他想到上一次,上一次出车祸的时候,他就幼稚而又固执的要求居小菜帮他剥开,还有一颗一颗挑出来。

他其实很激动。

但他不敢表露。

就看着她。

“要吃吗?”居小菜问他。

凌子墨摇头。

那一瞬间又突然点头。

居小菜似乎是笑了一下。

凌子墨傻傻的看着她笑得真的好美好美的样子。

居小菜又重新拿起水果盘,拿出一颗石榴籽,放在了他的嘴边。

凌子墨就是本能的张嘴。

嘴边恍惚还能够感觉到居小菜手指间的气息,他有些,心焦难耐。

居小菜就这么一颗一颗喂着凌子墨。

凌子墨吃掉一颗,把核吐到居小菜的手上,又吃。

凌子墨想。

如果真的是做梦,就让他别醒过来了。

他宁愿死在这样的梦境之中。

吃了不知道多久。

一盘石榴籽就被凌子墨吃光了。

居小菜说,“还要吗?”

“不要了。”凌子墨摇头。

虽然很想再有这样的待遇,但他不想这么让居小菜辛苦。

居小菜点头,去洗手间清洗了水果盘,又洗干净了手。

房间中就只有他们俩。

凌子墨不敢想象,昨晚遭遇如此直白的拒绝之后,居小菜还会近距离出现在自己面前。

一伸手,就可以碰到。

那一刻,他不由自主的就伸了过去,伸过去,拉着居小菜的小手。

暖暖的,柔柔的。

他很想这么牵一辈子。

一辈子不放开。

居小菜没有推开他。

凌子墨完全是抱着被她甩开的心里去拉她的,他心跳在扑通扑通的疯狂。

“凌子墨。”居小菜叫他。

“嗯。”凌子墨看着聚下从爱,眼睛都不带眨的。

“你放开我。”居小菜说。

凌子墨手一松。

不敢反抗。

居小菜又坐在了凌子墨的身边,不远不近的距离。

她看着凌子墨,看着他其实还有些惨白的模样。

凌子墨心跳加速。

要是居小菜说他们重新开始,他应该怎么办?!

直接把她压在床上,恩怨三百回合吗?!

他一脸期待。

“以后,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居小菜说,声音很清澈,很好听。

凌子墨看着她。

“这是第二次出车祸了是吗?”

“我不是故意的要出车祸的……”

“警察说,两次都是因为你超速行驶。”

凌子墨无言以对。

“凌爷爷在世的时候,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你知道吗?”

“居小菜。”凌子墨想要打断她。

“是希望你可以好好活着,就算少了很多亲人你也可以活得很好。在我还没见过你的时候,凌爷爷就经常在我面前说你很多,说你从小一个人很孤独,父母双亡,怕你一个太寂寞。所以希望给你多点家人,我被凌爷爷收养的时候,当初凌爷爷并没有想过让我嫁给你,只是希望可以给你多带来一些亲情,就算在他百年之后,你也可以不会那么孤独。”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看着居小菜淡淡的说道。

“我昨晚守了你一夜,医生说你昨晚是观察期,如果没事儿,就没事儿了。所以昨晚我几乎不敢睡觉,我怕你突然有事儿,我怕你死了。”居小菜说得直白。

“对不起,我没想过让你这么来担心我……”

“我不是担心你,我是怕凌爷爷死不瞑目。”居小菜打断凌子墨的话,婉约的嗓音,说得清楚直接,“凌爷爷那么辛苦会为你创下了这么多,他一直内疚,让你出生不久,就面临了父母双亡,他一心希望你可以活得像正常人家的孩子一样,有自己幸福的生活,到死的时候,都还在为凌氏企业,为给你留下一个让你可以衣食无忧的企业上奋斗,可最后,凌爷爷对你做了这么多,你却用这种方式来回报他。”

凌子墨说不出来一个字。

想来,他确实很渣。

“凌子墨,我的生命是凌爷爷重新赋予给我的,我很感谢他给了我这么多,不管是教育,还是物质,他给了我很多我这辈子做梦都想不到我可以拥有的一切,所以我希望我可以报答凌爷爷。凌爷爷让我嫁给从未蒙面的你时,我想都没有想的答应了,我本着做一个很好的媳妇去对待你,对待你的家人,包括凌琳和凌小琳。”

“对不起居小菜……”

“其实不重要。以前的一切都不重要,真的。我承认我确实埋怨过,我以为的是我做一个好媳妇,就可以得到你们家人甚至你的认可,当年在没嫁给你之前我就知道你在外面很多花边新闻,凌爷爷也给我说过,说如果不愿意其实也可以不用嫁给你。但那个时候我答应了,我想就算你在外面乱来,但在家里好好的,我也可以睁眼闭眼,在我看来,报恩比什么都重要。何况我也有自知之明,我知道我配不上你。”

所以,居小菜嫁给他,其实就是为了报恩而已。

“我也一直安分守己,我从没在你面前埋怨过任何什么,从来没有让你不要去外面玩,也从来没有让你主动和我发生关系,我们的寥寥几次,都是你心血来潮,而我没有逼迫过你。”居小菜说,把曾经的一切都回忆着说了出来。

凌子墨点头。

是。

居小菜没有特别勾引过他,但他想的时候,她就是忍受。

忍受着他的毫无感情,草草了事。

“甚至于当我怀孕后,我也没想过要让你为此而收心,我没想过用孩子来绑住你,我觉得我可以自己把孩子养育得很好,一个人也可以,你可以继续你的花花世界。到现在,我也没有要去真的计较,计较我被你姑姑从2楼上推下来,导致我的流产。”居小菜说,说得很平静。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你说是我姑姑……”

“你不信也没关系,其实也不太重要了。总之,经历了那么多,到最后你提出离婚,我也可以一口答应。那一半的家产,不过是为了凌爷爷给你们凌家留点后路,三五年后,你能够凌氏经营得很好,我是会还给你的,我一分钱都不会要。”

他知道。

现在都知道了。

“凌子墨。”居小菜叫着他。

她说了他们曾经的过往。

很多不美好的过往。

“凌子墨,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不要再做这种伤害自己威胁别人的事情了。”居小菜说,“我对凌爷爷的恩就到此为止了。以后,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冷眼旁观,我不会来医院陪你。”

凌子墨就知道。

居小菜的给他的一切,都是出于人道主义。

都是出于对他爷爷的恩情,没有感情。

但是怎么办。

他是一个无龌龊的人,很龌龊。

他说,甚至还笑了笑,“居小菜,如果我说,我说我真的会死,你会不会选择同情我?”

“不会。你死了,我甚至不会去你的坟头。”

“是吗?”凌子墨讽刺的笑了。

“是。”居小菜很肯定!

不,不会的居小菜。

你是怎么样的人,我清楚得很!

你太善良了。

这样的性格其实不好。

他说,一字一句说,“居小菜,和展然分手吧!”

“不!”居小菜一口咬定。

凌子墨笑着,笑得邪恶,“你说得很对,我其实就是幼稚,我不仅幼稚,我还心理畸形。我见不得你过得好,见不得你嫁给展然,我更不想你和展然上床,我想到展然在床上对你做各种事情我其实就有想要杀了他的冲动,我恨不得把你留在我身边,就我一个人睡。没错,我昨晚发生车祸,我想的最多就是,我还没有再睡你一次,我真的会死不瞑目。那晚上你喝醉了我真的差点强奸了你!”

居小菜咬唇看着他,看着凌子墨异常的激动。

“我不知道我的病什么时候才会好,我想你要是和展然真的在一起了,我会死在你面前!”凌子墨狠狠的说道,他眼眶通红的看着居小菜。

他知道他自己很卑鄙很可耻。

他应该像很多男人那样,大度的祝福她。

但是他做不到。

他刚刚想过了。

他这个时候如果说放手,他这个时候如果说,他会好好的自己生活,就像之前一样,好好的去相亲好好的去过回原来的日子,居小菜就会彻底的把他遗忘,居小菜就会和她的展然,在她的小日子里面幸福,他就是一个她人生的一个过客,总会烟消云散。

而他不想。

他就是这么自私,不想看着她幸福,不想看着她好好的,而他痛苦一辈子。

“凌子墨。”居小菜开口。

“居小菜。”凌子墨根本不想听到居小菜说话,甚至说不敢,“我可能这辈子都长不大了,就是会做很多让人厌恶的事情。所以居小菜,你和展然分手吧,你们分手吧,我要和你在一起!”

“凌子墨!”居小菜声音大了些。

大概没想到,凌子墨会这么卑鄙。

她陪了他一晚上,今天一早对他的好,那是因为她觉得这是她最后会做的事情。

以她对凌子墨的了解,他会因为他高高在上的自尊放弃这她,即使是她逼他的也好,凌子墨也会为了那口气,让自己活得,至少看上去很好。

而这样,她可以放心的和展然在一起,放心的和他结婚。

她不知道,凌子墨会突然破坛子破摔,会突然说出这种话。

“居小菜,要么你和展然分手,要么我就死在你面前。”凌子墨说,说得清清楚楚。

“你真的很无耻。”居小菜很少会露出如此厌恶的表情。

但此刻,明显到凌子墨根本无法忽视。

他想妥协了。

真的,有一秒就想要妥协了。

就想着说,算了,让居小菜去幸福吧。

算了,就让自己这么被这么折磨致死吧。

可每次这么想的时候,心口就会忍不住的抗拒,抗拒这样的结果。

抗拒和居小菜老死不相往来的结局!

“没什么,其实你也可以不用管我。”凌子墨说,“我可能也不会真的死,毕竟死亡对我而言,还是很恐惧的,很恐惧。”

居小菜大概是真的生气了。

她起身就走。

没有犹豫,大概也不想和他再废话了。

在居小菜的心目中,他应该就是一无耻之徒,狼狈恶心,让人反胃。

他看着居小菜的模样。

在居小菜离开的那一瞬间,突然一下拽着她的手,一个猛力。

居小菜始料不及。

身体一下就撞进了凌子墨的怀抱里。

凌子墨低头。

吻疯狂的亲在了她的唇上。

居小菜楞怔了一秒,反应过来之时,就开始不停的反抗。

凌子墨抱她很紧。

不管她身体的扭动,就是桎梏着她,唇一直亲吻着她的唇瓣,梦寐以求,不可自拔。

他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她咬了一口。

很痛。

痛到心口都在跟着麻木。

但这一刻却就是放不开。

他舌头伸了进去。

她抗拒。

很抗拒,甚至是厌恶。

但他还是伸了进去,纠缠着她的躲避排斥的小舌头,纠缠着,很深很深。

房间中的挣扎渐渐平息了下去。

他吻了她很久。

吻到她没有了任何反抗,当然也不会有任何的回应。

他放开她。

放开她。

“啪!”一个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

真是很痛。

但他担心居小菜那一刻的手更痛。

他甚至看到了她在颤抖。

不停的颤抖。

下一秒,就用那如此颤抖的手擦拭她红肿的嘴唇,恶心的擦拭着他的口水。

然后,转身走了。

房门被狠狠的甩过来,居小菜也会如此愤怒。

也会如此用力。

凌子墨一下靠在自己的病床上。

他可真是可耻啊!

可耻的用了这么多不折手段的事情去强迫居小菜!

好久。

好久,房间突然安静了下来。

安静到恐怖。

他木讷一般的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看着看着,眼泪就顺着眼眶流了出来。

他没想到自己会这出这么过分的事情。

他也没想过自己要去这么为难居小菜。

他甚至也不想,居小菜来这么厌烦他,这么讨厌他。

而他真的好可耻!

“凌子墨。”房门口,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女性嗓音。

凌子墨眼眸微动,嘴角笑了一下。

他其实还是很要面子的。

此刻其实还是很想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

但是怎么办,他控制不住。

他从床头上坐起来。

坐起来,看着走向自己的夏绵绵。

夏绵绵看着他的模样,大概也是有几分惊讶的。

她从床头上拿了一张纸给他。

凌子墨看着纸巾,突然拉着夏绵绵的手。

夏绵绵顺势坐在了凌子墨的病床边。

凌子墨就靠在了夏绵绵的肩膀上,然后就哭了出来。

夏绵绵无语的看着外阳台。

看着今日的天气正好,风和日丽。

不知道某个男人哭了多久,特别没有形象的哭了多久,好久才平息下来。

“哭够了?”夏绵绵问。

“嗯。”凌子墨点头。

“你多大了?”

“我也有情绪。”

“男儿有泪不轻弹。”

“只是未到伤心时。”

好吧你赢了。

夏绵绵又抽了几张纸巾给凌子墨,看着这个男人眼眶红红鼻子红红的模样。

还真是千载难逢。

凌子墨哭完之后也有些小尴尬。

他说,看着夏绵绵说,“你应该不会告诉其他人的对不对?”

夏绵绵耸肩,“我还没有这么八卦。”

“谢谢。”

“发生什么事情了?”

“被居小菜伤的。”

“但我看居小菜离开的时候,也哭得很伤心。”

“她哭了吗?”凌子墨很紧张。

“嗯,不停的掉眼泪,我叫她她也没听到。”

“大概是被我恶心的。”凌子墨喃喃。

“你强了她?”

“就是强吻。”

“哦。”夏绵绵点头。

那还不至于哭得跟死了老公似的。

“我和居小菜应该没戏了。”凌子墨说。

“就此放手吧,别互相折磨了。”夏绵绵淡淡道。

“你前几天还让我追求来着。”凌子墨不爽。

唯一一个站在他身边的人,现在也当了叛徒。

“主要是你没什么胜算。”

“……”凌子墨很想撞墙死了算了。

“你要是清醒的那一刻装疯卖个傻,就像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就是傻了,谁都记不得了,就记得居小菜是你老婆,你就缠着她不放,说不定居小菜一个心软,就留下来了……”

“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凌子墨悔不当初。

“我也是随口说说而已。”夏绵绵无语,这也当真。

“绵绵。”凌子墨叫着她。

“嗯。”

“如果,我说如果,我用卑鄙的手段强迫性的让居小菜留在我身边,会不会有一天,居小菜也会重新喜欢上我……”

“劝你死了这颗心,居小菜会恨死你的。她现在要和展然结婚了你知道吗?”夏绵绵泼冷水。

“就是要结婚了,所以才会……”才会这么卑鄙。

才怕她就真的,不在了。

“现在最好的就是,大度一点,放手让居小菜自己去选择,说不定她会意识到,可能对你还有感情而选择拒绝展然,当然,这样的几率,几乎为零。”

“夏绵绵,你真不适合安慰病人。”

“我也没想过安慰你。”夏绵绵笑了笑,“刚刚问了医生了,说你无大碍了,你要是喜欢可以住几天,不喜欢就可以直接出院了,回去之后别做剧烈运动,那些房事你就别想了。”

“我没这么饥不择食。”

“谁知道呢。”夏绵绵说。

“我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转良了?”

“在为居小菜守身如玉,但她不屑。”

“得了吧,你还好意思把自己比作白玉,简直就是一滩洗不干净的烂泥,我要是居小菜我也不屑。”

“夏绵绵,你到底站在哪边的?我可是你老公最好的兄弟。”

“行了行了,医生说你不能激动。你到底出不出院?”夏绵绵不想废话。

“不出。”凌子墨说。

“不出算了。”夏绵绵也没打算和他啰嗦,“这里是高级病房,你想要所有都可以让护工给你,我没空陪你,你到时候想出院了自己出。”

“夏绵绵,我要是哪天死了,你会不会来坟头看我。”

“不来。”夏绵绵很肯定。

凌子墨翻白眼,“你不来就算了,记得让封逸尘给我烧几个美女下来。”

“去死吧!”夏绵绵无语。

凌子墨咧嘴笑了笑。

夏绵绵也离开了。

病房中就只有他了。

就只有他,在勉强自己笑着。

他躺在床上,看着窗外阳光明媚。

居小菜,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但真的不想,你就这么离开自己。

他拿起放在床头边上的那把水果刀。

自杀是割手腕吧。

他闭上眼睛。

他想在医院,应该没这么容易死。

当然,不排斥,意外。

他咬牙。

刀子就这么深深的割了下去。

一阵疼痛之后,他就感觉血从手腕处,温热的流了出来,流在了地上光亮的地板上……

……

居小菜从凌子墨病房离开之后,直接回了家。

她洗了澡。

然后刷牙。

狠狠的刷了牙。

她不会再和凌子墨有任何交集了。

就算是他死了,她也绝对不会去看她一眼。

她洗漱完毕,吹干头发。

换了一套衣服,等着展然来接她去看房子。

尽管昨晚一夜没睡,但她并不想打击了展然以及他父母的一番心意。

她坐在客厅。

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电话。

什么都没有再多想。

什么都不用再想了。

过了好一会儿,电话突然响起。

居小菜看着来电,连忙接通,“小展。”

“我现在带着我父母出门,你十分钟之后下楼等我。”

“好。”

“一会儿见。”

“拜拜。”

居小菜挂断电话。

她深呼吸一口气。

她起身去收拾自己的包,准备出门。

电话又响了起来。

她拿起手机,看着陌生来电。

“你好。”

“是居小菜吗?”

“是啊。你是?”

“我是市中心医院的护士,凌子墨割腕自杀了,麻烦你马上到医院来一下,马上!很紧急,失血很多,很危险!”那边很是激动。

很是激动地说道。

居小菜拿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

身体也在颤抖。

她咬着唇,重重的咬着自己唇。

凌子墨……

凌子墨。

她脑袋里面突然一阵空白。

下一秒,拿起自己的包,抓着车钥匙就冲出了门。

她疯狂的按着电梯,疯狂的达到负一楼,走进自己的小车,点火一跃而出。

她去了市中心医院。

去医院,冲进了凌子墨的病房。

病房中,凌子墨躺在那里,脸色苍白。

整个人看上去很疲倦,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旁边陪着他的是两个护士。

护士看着居小菜来了,连忙说道,“你是居小菜吗?”

“是。”居小菜点头。

“哎呀,你是他女朋友就应该陪在他身边啊,刚刚他割腕了,流了满地的血,不是我们进来查房,都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现在医生才把他抢救过来,太吓人了。你们吵架也不能把他撇下不管啊,他才出了重大车祸,虽说现在稳定了,但颅内出血,颅内是人身体最重要的部分,要是一个康复不当,后遗症让你不敢想象!”护士带着斥责的口吻。

“他现在没事了吗?”居小菜问。

出奇的冷静。

没有因为护士的责备,也没有因为凌子墨看上去就像死了的模样而有所动容。

“现在是稳定了。”

“那你们出去吧。”

护士左右看了看,“那你不能走,走的话,给我们说一声。”

“好。”

护士离开。

房间中,居小菜一步一步走向凌子墨。

她看着他血色全无的脸。

看着他手腕上裹着的白色绷带。

“凌子墨,我知道你没有睡,睁眼。”居小菜说。

一字一句。

凌子墨果然,睁开眼睛了。

------题外话------

昨日奖励:做个安静的女汉子、Emmy冰、小英子qq、睿宝麻麻、xiaojiejiejie11

今日问题:所以,凌子墨会不会得逞?

凌晨更新这么久!

客观,打赏点月票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