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你真的不懂什么叫爱!/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色的病房。

凌子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那一刻嘴角还笑了一下。

他说,“不是说不会来吗?”

还很得意的样子。

“故意的吧,凌子墨。”

“对,故意的。”凌子墨说,“还故意串通了护士,让她们给你打电话。”

“是吗?”居小菜笑。

淡淡的笑着。

凌子墨也笑了。

笑得,其实心很痛。

他就知道,他这样做,只会把他们的距离越推越远。

但他真的找不到任何可以把居小菜留下来的方式了,真的找不到了。

他伸手。

去拉居小菜。

手刚碰到她。

居小菜就像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般,一下甩开了。

甩开的那一刻,手还碰到了他手腕绷带的伤口处。

似乎拉扯到了伤口,有些血渍侵染的出来。

凌子墨没有叫痛。

居小菜看着,也没有大声呼叫。

他们就彼此看着彼此。

居小菜说,“凌子墨,是不是我满足了你,你就不会这么幼稚了?”

凌子墨扬眉。

居小菜说,“不是想上我吗?”

“哦。”凌子墨笑了笑,“是很想。”

“那我脱光了让你上,你就够了是吗?”

“不够。”凌子墨说,“一次不够。”

“那要多少次?”

“很多次。”凌子墨回答得很认真。

居小菜看着他。

真的是厌恶到极致的看着他。

“小菜,我们结婚吧!”凌子墨说,声音很动听,说得很真诚。

居小菜却讽刺的笑了。

他却当看不到一般说,“你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我们结婚吧。”

“我想要你死。”居小菜一字一句。

“可以的。”凌子墨点头。

点头,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腕。

手腕上,血液已经浸透。

甚至,开始有血滴往下掉。

多一会儿,他应该就会死了。

居小菜当然也看到了他手腕的血液。

看着血液,往下一直不停。

她突然起身,准备按下他头顶上的呼叫铃。

刚起身。

凌子墨突然一把将她拉住。

身体突然坐了起来,强迫性的阻止了居小菜的举动,甚至用的那只在流血的手腕在桎梏她,因为用力,血似乎流的更加的疯狂。

“凌子墨!”

“想要我死,就不应该叫医生!”凌子墨说,逼近居小菜的脸,狠狠的说道。

“够了!”居小菜挣扎,“我不想和疯子说话。”

“是啊,我就是疯子,像疯子一样的喜欢你……”

凌子墨突然靠过去。

嘴唇靠过去,亲吻居小菜。

狠狠的吻着她的嘴唇。

“唔……”居小菜防抗的忍受,她身体扭动,却就是被凌子墨桎梏得厉害。

凌子墨也没有给居小菜离开的机会。

他不停的堵住她的嘴唇,不管她的厌恶排斥甚至恶心,他就是在亲她,不停的亲她。

让她,反抗不了。

吻,带着血腥的味道。

到处都是血红一片。

“啊!”门口处,突然传来护士尖叫的声音。

看着满床的血,看着满地的血。

分明如此,两个人却在如胶似漆。

真是不要命了吧!

护士赶紧出去叫医生。

医生连忙冲进了病房。

凌子墨被医生护士强迫性的放开了居小菜。

拉着居小菜的手,却似乎都拽不开。

“不管了,你跟着一起进急救室!”医生连忙说道,然后让护工一起抬着凌子墨,放在移动病床上,一起进了手术室。

医生剪开了凌子墨手臂上的绷带,居小菜看到里面血森森的一切。

她默默的坐在手术室的旁边,手臂一直被凌子墨握着,不管医生护士怎么劝,他死都不放开。

医生开始给他输血。

一边输血一边说着,“血库里面AB型的血,不多了。”

护士说,“在紧急联系其他医院血库,如果他再折腾一次,我们自己血库里面的,根本就不够他用了。”

居小菜就这么默默的听着。

其实她听进去的不多,就像个木偶人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知道多久。

凌子墨从手术台上面下来了。

他又被送回了已经换干净的病房。

他应该是睡着了。

但手一直没有放开。

一直没有放开。

好久。

居小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因为刚刚出门手机忘带了。

她甚至不知道展然在找不到她的情况下,会对焦急。

她眼眸微动。

感觉到手臂动了一下。

她看着睁开眼睛的凌子墨,看着他在对着她笑。

“闹够了吗?”居小菜问他,用很淡很平静的声音。

“你答应和我在一起,我就不闹了。”凌子墨说得很诚恳。

居小菜就这么看着他,冷冷的,淡淡的。

凌子墨说,“我保证我可以对你,像展然对你那样好。”

“凌子墨,你真的从来都不懂什么叫爱。”

“是啊,我不懂,你教我。”凌子墨眼巴巴的看着她。

居小菜笑了。

她推开凌子墨的手。

凌子墨不放开。

居小菜说,“放手。”

凌子墨就放了。

他就是这么怕她。

只要他说什么,他都愿意听。

前提是,她愿意陪着自己。

居小菜起身离开。

凌子墨看着她的背影。

居小菜就这么走了。

没有丢下任何一句话,走了。

凌子墨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他其实也瞧不起自己。

他真的瞧不起!

……

居小菜从医院离开。

她开车回去。

没什么特别的情绪,至少从脸上看不出来情绪。

她将车子停靠在楼下车库。

她走进电梯。

电梯打开,她走向家门口。

门口站着展然。

展然看着居小菜那一刻,眼眶都红了。

他上前一把将居小菜抱进怀抱里,“小菜,你去哪里了?!你真的吓死我了,电话也不带!”

居小菜笑了一下。

她说,“不是有密码吗?怎么不进去?”

“我进去了,看到你的手机放在茶几上,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在家里心慌得很,但又不敢离开,所以就在门口等你,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怎么突然就出去了,还忘了带手机?”展然关心道。

“叔叔阿姨呢?”

“他们先回去了,说还是等你一起看房子。对了,他们让我找到你了给你他们打电话,我通知他们一声,免得他们担心。”展然连忙说着。

居小菜拉住展然,阻止他的举动,她说,“先别打了,小展,我有些话想对你说,我们进屋吧。”

展然总觉得居小菜今天有些怪怪的。

脸色好像也不太好。

仔细一看。

他突然拉住居小菜的手,“怎么会有血?”

“不是我的,进来吧。”居小菜打开大门。

展然蹙眉看着居小菜,还是和他一起走进了家门。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

展然不知道居小菜到底经历了什么,而突然的沉默让他有些发慌。

他一把将居小菜抱进怀抱里,“小菜,你有什么就说吧,我一定会陪你一起度过的,不管什么,我绝对不离不弃!”

居小菜那一刻,眼眶一下就红了。

她咬着唇,在控制自己泛滥的情绪。

展然将她抱得很紧,那般温暖。

好久。

居小菜推开了展然。

她说,“对不起展然,我们不能结婚了。”

展然整个人完全石化。

他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明明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变卦?!

居小菜不是这样的人。

他一把拉着居小菜的手,“有什么事情你说出来,我会陪在你身边帮你一起解决困难的。”

“不是什么困难。”居小菜说,“我没办法和你结婚了。”

“你总得说出来个原因啊!你说不结婚了就不结婚了,我不同意!”展然也有些生气,他拉着居小菜的手有些紧,还带着些小心翼翼,“小菜,乖,别吓唬我了,你有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就算你得了绝症,我也会陪着你的!”

“对不起展然。”居小菜还是推开了他,没有做任何解释。

“居小菜!”展然有些恼火了,“你到底今天怎么了?你告诉我!”

居小菜咬唇。

她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

“你告诉我,你身上的血哪里来的,你告诉我,你到底刚刚都经历了什么,如果不说清楚,我死都不会放手,死都不会!”

“我和凌子墨重新开始了!”居小菜突然大叫出来。

展然一怔。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居小菜怎么可能和凌子墨重新开始。

怎么可能。

他刚刚脑海里面浮现了很多可能性,比如居小菜生病了,不治之症,比如居小菜破产了,还欠着一屁股债,比如……比如很多很多,但他想不到,居小菜可能会和凌子墨在一起。

他怎么可能相信。

居小菜有多讨厌凌子墨,他清楚得很。

他脸色冷了很多,“凌子墨威胁你了?”

“没有。”

“凌子墨用什么威胁你的?要收回你的股份,要摧毁你的事务所,还是用我的工作威胁你,居小菜,你不应该这么懦弱,你越是这般,他越会欺人太甚!你答应了他第一次,后面就会有无数次,等他哪一天把你耍烦了,又就会再次被他抛弃,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他就是见不得你现在幸福,他就是心理有病!”

“我知道。”居小菜说,“我知道他有病!”

“所以不要管他,时间长了,他自己就无趣了,何况外面这么多花花世界,这么多女人供他玩乐,他渐渐就会忘记你的。”

“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居小菜看着展然,“我以前也以为,凌子墨意气用事之后,就不会再来烦我了,可我现在才知道,他不是,没达到他的目的,他不会放手!”

“就算如此,为什么就要妥协?!我不怕失去任何东西,丢了工作没有关系,你倾家破产也没有关系,我就不相信他权利大到可以让我们没办法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就算最后去种地去搬砖,我发誓我也会养活你!”

“对不起展然。”居小菜真的很内疚。

她听到展然的话语,眼泪就这么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她说,“如果凌子墨真的是用这些威胁我,我也不怕,我累点苦点都没什么,但是他用他的命来威胁我!”

“那就让他去死啊!”展然咬牙切齿。

第一次,从人名警察口中听到,这么赌气的话。

展然说,“凌子墨就是抓住你这样的心里故意用这个来威胁你,他不舍得死的,他们家这么大的家产,他身边这么多女人,他怎么可能死,小菜,你就是太善良了。”

“小展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最感激的人就是凌爷爷。”居小菜说,静静地说,说着眼泪不停。

展然不想听,真的不想听下去。

他只是想和居小菜在一起。

只想和他好好在一起而已。

疼她宠她一辈子。

“我在孤儿院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我以前还有个妹妹,但她也失踪了,好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下去,后来凌爷爷把我领养了出去,给了我平凡人都不会有的教育,给我了亲情,教会我为人处世,我一直把他当成我的再生父母,我甚至为了他愿意做一切,嫁给凌子墨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件事情。”

展然看着居小菜,身体都在发抖。

“凌爷爷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想要凌子墨好好的,想要凌子墨经营者凌氏企业好好的。”居小菜看着展然,看着他不停压制自己情绪的模样,“我一直以为,我对凌爷爷的恩情到和凌子墨离婚那一刻就结束了,但是没有的。我过不了心里那一关,我没办法对凌爷爷最爱的孙子凌子墨无动于衷,我不可能看着他为了我去死。我怕,凌爷爷会对我失望,很失望。”

“小菜。”展然把她抱进怀抱里,“人死不能复生,凌爷爷已经去世了,你给凌家做的已经够了,你嫁给凌子墨那几年,已经够了!”

“我也这么以为,但是凌子墨用自杀威胁我的时候,我还是选择了退缩,我还是选择妥协。”居小菜说,“我忘记不了凌爷爷慈祥的笑容,忘记不了他喃喃在我耳边说,小菜,以后凌爷爷去世了,就靠你帮我照顾那不成器的孙子了……”

“不要说了!”展然把她抱紧。

可是不管怎么抱紧,却就是没办法让这个女人在属于自己。

“小展。”居小菜推开他。

是不想自己沉寂在这样的怀抱里。

展然就这么放开了他。

“你以后会找到一个更好的女孩子……”

“我不想听到这种话。”展然说,“不想。”

居小菜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眼泪就是不受控制的,不停。

展然看着居小菜的模样,心痛的为她擦眼泪。

他知道,但居小菜说分手的那一刻,其实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一切就成了定局。

居小菜已经考虑好了。

他无法挽回。

在居小菜的世界里,恩情大于天。

但他真的,很难受。

难受到,说不出答应的话。

“小展。”居小菜看着他,“我们这么久了,却没有上床。”

展然喉咙微动。

“分手的时候,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居小菜说,“到最后这一刻,我把自己送给你,以后……以后……”

居小菜说不下去了。

以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关系了。

展然抚摸着居小菜泪流不止的脸颊。

他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些。

但在居小菜靠近的时候。

他没有拒绝。

他感受到她主动的亲吻,湿漉漉的脸颊,挨着他的脸。

她半跪着,搂抱着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嘴唇。

她轻轻的靠近他。

唇瓣相贴。

她把他的手放在了她的腰上,她显得很主动。

房间中,很安静。

展然只感觉到居小菜的眼泪,就是这么不停的,落在他的身上。

衣服,褪了下去。

她的,还有他的。

他的手,颤抖的摸着她细腻的肌肤。

他没想过,新婚之夜的期待,却变成了他们分手的最后一次。

他眼眸一紧。

猛地一下将居小菜压在了自己身下。

她看着身下居小菜苍白的模样,看着她泪眼朦胧的看着自己。

他说,“小菜,你别怪我。”

“不怪。”居小菜说,“我心甘情愿。”

展然压在了居小菜的身上。

他的唇亲吻着她的脖子,重重的,身体反应很急切。

他其实等着一天等了很久了。

他一直克制克制,只是希望用自己的行动表示对居小菜的尊重,他知道她对上段婚姻的阴影,所以他总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她最好的,他真的很想好好爱这个女人爱一辈子。

他一边亲吻,一边解开居小菜的文胸。

又去拉扯她的小裤。

卧室的沙发上,春光无限。

门口似乎传来了一点声响。

他们都没有管。

他在解开自己的裤子。

“我是不是应该在你们结束了再进来。”门口,传来一个带着调侃的男性嗓音。

------题外话------

好啦,宅换成两二更,是不是亲们会更加有多期待,是吧是吧!

昨日奖励:哈哈呵、做个安静的女汉子、A泳姿、明镜hou、缘来鱼鱼

今日问题:以后就二更可好?!

中午12点二更,么么哒!

好啦,接下来花式求月票!

……

凌子墨:本大爷都这么惨了,你们不给点打赏吗?!哀怨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