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我们从交往开始/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展然猛地一下抓起地上的衣服,遮住居小菜几乎全裸的身体。

他转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凌子墨。

看着他头上缠着厚厚的绷带,手上也缠着厚厚的绷带,甚至还穿着医院的病号服,站在那里,看着他们。

冷漠的看着他们。

“继续吧。”凌子墨说,“我看就差最后一步了。男人在这一刻应该很难忍的是吧?”

展然当然不可能继续。

他从居小菜的身体上爬起来。

爬起来,走过去,一拳狠狠的揍在了凌子墨的脸上。

凌子墨也不想很狼狈,但他确实没力气。

就这么一拳,被展然打趴在了地上。

他甚至没力气自己爬起来。

说来,就算没这么多毛病,他也打不过展然。

他只觉得头很晕。

就这么被猛地晃动了一下,胃里面也开始难受了。

难受到。

“呕……”他控制不住的吐了出来。

身体卷成一团,是撕心裂肺的吐了出来。

展然看着他的模样,“你装够了吗凌子墨,用这种方式威胁居小菜,你是不是男人?!”

他不是。

他不是个男人。

他就是个卑鄙小人。

“小时候经常听人说有娘生没娘教。我一直不认同,我甚至觉得有些家庭的孩子更懂事,更善良,比如居小菜。现在这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是真的,凌子墨,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有娘生没娘教的,败类!”

“呕……”凌子墨听得不太多,反正也不是什么好话。

他胃里面很难受,头很痛也很晕,眼前一阵一阵模糊不清。

“还在装吗?”展然讽刺。

真的是看不起凌子墨这种男人。

居小菜那一刻却觉得不对劲了。

她快速穿好衣服,从沙发上跑过去,“凌子墨。”

声音带着焦急。

那一刻展然也觉得不对劲儿了。

凌子墨的脸色越来越白。

唇瓣也已经完全失色。

额头上有些冷汗冒出。

居小菜猛地跑到茶几上,按下手机,“我这边需要急救,地址在翰林院小区15楼3号。他刚出了车祸才出院,颅内出血,还失血过多,他之前的主治医生是市中心医院的朱德恩医生,麻烦你联系他直接过来。他现在的症状是在吐,身上冒冷汗,还在抽搐。”

居小菜说得又快又急。

听着对方的声音,自己的身体也被吓得发抖。

“不能碰他是吗?让他深呼吸,平静是吗,平静是吗?”居小菜紧张地问道。

电话挂断。

居小菜按照对方的指使,打开了房门。

后马上跑到凌子墨的旁边,蹲下来,“凌子墨,医生马上就过来,你现在冷静一下,冷静下来。”

凌子墨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看着她似乎急红了眼。

他一把拉住居小菜。

居小菜看着他的手,连忙握上,“我在你身边不走,你冷静一点,深呼吸,深呼吸。”

凌子墨抓着她,慢慢的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身体也不再抽搐,也没有呕吐,甚至呼吸也平稳了很多。

展然在旁边看着。

刚刚被凌子墨的模样惊吓住了,现在这一刻,这一刻……

他看着居小菜刚刚激动的模样,看着居小菜如此担心如此害怕的模样。

他想。

真的只是为了报恩吗?!

还是,其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她有多怕凌子墨死。

安静的房间里。

传来脚步声。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以及几个护士护工赶了过来。

医生一看到凌子墨,整个人都不好了,“谁让他这么跑出院的!”

居小菜不说话。

医生简单检查了一下他的情况,问了凌子墨两句。

“抬上来抬上来。”带着不耐烦的口吻,“真是不让人省心。”

凌子墨被抬上担架。

手还是拽着居小菜。

居小菜跟着走了。

展然就这么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他惨淡的笑了一下。

就这样,他就退场了吗?!

……

救护车上。

凌子墨也不说话,也不动,就一直死拽着居小菜的手,死活都不放。

“谈个恋爱谈成你们这样,也真是够奇葩的。”朱医生调侃,“是不是现在年轻人都喜欢丢了半条命才能证明,爱情的伟大?!”

居小菜低着头,就听着医生的教育。

凌子墨半点头没有听医生在讲什么。

他就一直看着居小菜,看着她每次觉得自己做错事儿时,都是这样一副,乖巧的模样。

医生说了一路。

到达医院,凌子墨又被送去了急救室。

这次医生没让他任性,死拽着他放开了居小菜的手。

凌子墨被强迫性的推了出去,“死老头,居小菜要是跑了我跟你拼命!”

“……”

急救室的门关了过来。

居小菜坐在走廊上,等待。

走廊很安静。

居小菜等了一会儿。

电话突然响起。

这次手机一直握在手上,所以没有忘记带走。

她看着展然的电话,走向一边,接通。

“小菜。”

“嗯。”

“他怎么样?”

“不知道,还在急救室。”

对方沉默了。

居小菜也沉默了。

好久。

“小展……”

“没什么,就是问问。刚刚是我太冲动了,我没想到我一拳过去,会让凌子墨这样。他昨天出车祸了?”展然问。

“嗯。”

“小菜,以后我们之间,就这样了吗?”

“对不起小展。”

“虽然很难接受,但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真的对不起。”

“没关系。”展然说,“不过小菜,我会等你一年的。”

“展然。”居小菜心口一怔。

她真的不想让展然这么难受。

“凌子墨这么游戏人生的人,不会真的对你长久的,他总会厌烦的,那个时候,我希望我还在,我还在,而你不用很难过。”

“小展,你真的不要为了我做这么多,我真的没有资格让你如此对我。小展,会有更多好的女孩子……”

“你就是我证明中最好的女孩子,没有其他人了。你不用有心理负担,我就等你一年。一年你如果幸福了,我会放手的,我不会一直等你,我也没有那么伟大到会一个人孤独终老。”

虽然这么说,虽然这么说,居小菜还是觉得内心不安。

“不打扰你了小菜,拜拜。”展然说。

心都痛木了一般的,说再见。

“小展。”居小菜说,“如果我和凌子墨没能坚持一年,就算之后凌子墨怎么逼我,我发誓我也再也不会管他了。而我尽量,尽量不让凌子墨碰我……”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展然就知道,以退为进,才是对居小菜最好的方式。

他无法阻止她的决定。

但他知道居小菜对凌子墨的愧疚,也同样对他有着相同的愧疚。

他不逼居小菜。

他也做不出来凌子墨这种,用自杀的这种卑鄙方式。

但他可以让居小菜知道,他的诚意。

让居小菜,放不下他。

电话挂断了。

居小菜看着手机有些发呆。

她转身,走向急救室的走廊。

急救室的门已经打开了。

显然凌子墨已经被送了出去。

她跟着去了病房。

还未推开房门,就听到凌子墨大吵大闹的声音,“放开我,我要去找居小菜,你们这群庸医,劳资老婆都丢了,你们还不让我躺下,劳资躺不下,劳资要去找我老婆……”

“凌子墨。”居小菜的声音一飘进来。

凌子墨突然就龟毛的,软了。

刚刚雄赳赳气昂昂的,这一刻乖巧无比的躺在床上,像个听话的孩子。

他眨巴着眼睛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走进去。

护士松了口大气。

“现在可以安静了吧?”护士问。

“我一直很安静啊。”凌子墨睁着眼睛说瞎话。

“装。”护士玩笑。

凌子墨干脆闭上了眼睛。

护士把凌子墨安顿好了之后,对着居小菜说道,“他没什么大碍,刚刚可能是摇晃到了头才会出现眩晕和呕吐,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但还是注意不要太过摇晃,虽说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毕竟是开了脑袋做了大手术的,而且还折腾了这么多,医生说建议一周不出院,否则又不知道折腾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麻烦了。”

“不客气。”护士温柔一笑。

不管如何,这里还是高级VIP区,服务还是顶级的。

护士离开之后。

居小菜走向凌子墨。

“睡得着吗?”居小菜问他。

“睡不着。”凌子墨睁开眼了眼睛。

睁开眼睛,看着居小菜。

然后看到居小菜脖子上的痕迹。

居小菜感觉到她视线,随意摸了摸。

她想,可能刚刚是留下了什么痕迹。

但她没有解释。

凌子墨也没有再多问。

有些沉默的彼此。

居小菜主动开口了,“你怎么突然出院了?”

“我去找你。”

居小菜看着他。

“没想到撞到你们在……”凌子墨笑了笑,“恩爱。”

居小菜没有接下去。

凌子墨说,“展然手劲儿真大,一拳过来,我根本就爬不起来。”

凌子墨在故意的让气氛没那么尴尬。

“凌子墨,你真的想和我结婚吗?”居小菜直奔主题。

凌子墨心口一怔。

他心跳突然就加速了。

他此刻还安装着心跳仪。

心跳明显就开始往上升了。

很快。

居小菜看了一眼。

凌子墨也发现了。

居小菜说,“你冷静一下。”

“好。”凌子墨深呼吸。

深呼吸。

缓缓,心跳慢了下来,恢复了平常。

“我不会和你结婚。”居小菜说。

说的时候,分明看了看旁边的心跳仪。

凌子墨猜想,最后的结果果真还是如此。

自己就像小丑一样,演着一出一出可笑的戏码。

“我也不和展然结婚了。”

凌子墨不相信的看着居小菜。

“恭喜你,你的威胁成功了。”居小菜说得平静。

凌子墨听到了她口吻中的无比讽刺。

他知道他很卑鄙。

“所以你想我们的关系是,床上关系吗?”凌子墨笑着说,一脸不在乎的表情。

居小菜看了一眼凌子墨。

她这一刻反而看出来凌子墨的故意伪装了。

她说,“不是,不想你碰我。”

凌子墨点头。

他想也是。

居小菜可以答应不和展然结婚,但怎么可能答应,让他侵犯呢?!

“我想过了,我们从交往开始吧。”居小菜一字一句。

凌子墨不相信的看着她。

居小菜刚刚说什么,交往吗?!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不想面临上一次的结局,在你厌烦之后,说让我离开就让我离开。”

“我不会!”

“但我不信。”

凌子墨无力反驳。

“一年时间,如果我们没有分手,我答应和你结婚。”

“好。”凌子墨点头。

一年而已。

十年他都愿意等。

“这一年内,不要碰我。”

“好。”

“如果你在外面有任何女人,就算是一夜情也好,暧昧也好,我们就分手。”

“好。”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

他答应得真的太爽快了。

她以为他没清楚。

“我不碰任何女人,不搞暧昧。”凌子墨似乎看明白了她在想什么,他自己重复的说道,“如果这一年我但凡上了另一个女人,我就主动分手,我发誓我不会再缠着你!”

“交往期间,不要逼我见你的家人。”居小菜说,“也就是凌琳和凌小琳。”

“好。”

“也不要对外曝光我的身份,我希望我们的交往是地下的。”

凌子墨看着她。

“在最后分手时,也能更干脆。”居小菜补充。

凌子墨点头,“嗯。”

“如果一年后你没有厌烦我,我答应嫁给你。”居小菜说得肯定。

“好。”凌子墨觉得什么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句话是,答应嫁给他。

“你有什么要求吗?”居小菜问凌子墨。

他没有要求。

只要她陪在自己身边就好。

“没有吗?”居小菜再次问道。

凌子墨本想摇头。

居小菜可以答应给他一次机会他就感激涕零了,他哪里还敢提要求。

但摇头那一刻,猛然看到了居小菜脖子上的吻痕。

他说,“你别和展然上床了。”

居小菜一怔。

凌子墨看着她的沉默。

真的。

他龟毛的想要取消这一条。

“好。”居小菜点头。

凌子墨默默的松气。

默默的松了一口大气。

他现在高兴得好想裸奔。

但他不敢表现出来。

表现出来,他怕吓着居小菜。

“你饿了吗?”居小菜问他。

他才发现,自己好像一天没吃东西了。

是因为输着点滴液的原因吗?他并不觉得饿。

但他怕和居小菜的单独相处会尴尬。

他连忙点头。

“我去让护工送点粥进来。”

“嗯。”

居小菜出去。

一会儿又走了进来。

手上端着一碗蔬菜粥。

她放在床头,帮凌子墨的床头摇了起来,端起来,一勺一勺,一边帮他吹一边喂他。

凌子墨吃得很乖巧。

吃完之后。

居小菜用餐巾纸帮凌子墨擦拭嘴角。

真的在很认真的照顾他。

居小菜就是这样的人,就是这样,不管心里多不愿意,但她答应的事情,就会做得很好。

他近距离的看着居小菜逼近的脸颊。

看着她长长的睫毛,看着她粉嫩的嘴唇。

他说,“我可以亲你吗?”

凌子墨说出来之后,才被自己刚刚的话吓了一跳。

他紧张的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一定会说不。

刚刚就说了不能碰她。

他就是改不了他好色的天性。

“嗯。”居小菜点头了。

那一刻还闭上了眼睛。

凌子墨心跳就开始狂跳了。

冷静。

等会儿心跳仪又该报警了。

他嘴唇靠近居小菜的脸颊。

他的唇瓣去寻找居小菜的嘴唇,一点一点靠近……

“我来得不是时候吧!”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嗓音。

这个杀千刀的夏绵绵!

凌子墨看着眼前的小白菜,就这么从嘴边飞走了。

他坐直身体。

居小菜也有些尴尬的,离开了,直接走向了一边。

“这进展,神速得让人难以想象啊!”夏绵绵打趣。

凌子墨一脸得意。

夏绵绵给了凌子墨一个白眼。

她转头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回头看了一眼夏绵绵。

夏绵绵直白,“被打动了?”

凌子墨猜想居小菜应该会直接驳了他的面子,把他有多卑鄙说多卑鄙。

然而居小菜却点头了。

不管是不是违心的,那一刻凌子墨就是很满足。

很满足。

夏绵绵笑了笑,“那恭喜了。”

“谢谢。”凌子墨连忙答应。

“那我也不打扰你们两口子恩爱了,我就是来看你死了没,出院了我找你谈谈工作的事情。”

“嗯。”凌子墨点头。

夏绵绵挥手离开。

居小菜看着夏绵绵的背影。

她就是很羡慕,绵绵丝毫不拖泥带水的性格。

而她……

一团糟!

------题外话------

花式求月票!

……

封逸尘:什么时候放我出来?!

恩很宅一边数着月票,一边说:等着!

封逸尘:我老婆都要做春梦了!

恩很宅眼眸一瞥:龙一挺好。

龙一:……

封逸尘: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