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他要把老婆看牢点!/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周后。

凌子墨出院了。

生龙活虎的模样,没人看得出来他经历过车祸,也没人看得出来,他几次在鬼门关里面来了又回!

居小菜陪着他一起出院。

居小菜开车,收拾着简单的东西,送他回去。

车上,凌子墨坐在副驾驶室,默默的看着居小菜。

这一周时间,居小菜几乎一直陪着他,没怎么去上班,无微不至。

凌子墨知道,居小菜就是这个性格,对他好,也不代表什么。

可他就是觉得幸福。

车子停靠在了凌子墨的小区。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问道,“自己能上去吗?”

凌子墨摇头。

就是很想她多陪陪自己。

“那让你姑姑或者你表妹下来接你吧。”居小菜提议。

没有想过要陪凌子墨上去。

她不想见到凌琳还有,凌小琳。

她其实这段时间想得很明白。

展然说得很对,凌子墨的热情可能坚持不到一年。

特别是,不让他碰自己,还不让他碰外面的女人,他不可能做得到!

就给自己一年时间陪他,浪费一年而已。

人生还有很长。

“那我自己上去。”凌子墨连忙说道。

居小菜也不再多说什么。

凌子墨打开车门准备灰溜溜的下车。

抽调安全带那一刻,突然想到什么,他转身,脸就这么靠了过去。

唇亲在了居小菜的唇瓣上。

居小菜一怔。

也没有反抗,就闭上眼睛。

她习惯了凌子墨的这些小动作了,时不时就会来亲亲她,拉拉她。

但他不会强迫和她上床。

就算是亲得热情高涨的时候,也会停下来。

现在也是。

凌子墨就一直不停的在她的唇瓣上缠绵,先舔了舔她的嘴唇,又很深情的用唇瓣咬着她的唇瓣,紧接着舌头就会钻进去,没什么阻碍,这种情况她一般都不会拒绝。

他可以吻得很深入。

他舌头在她唇齿间有些不受控制的疯狂。

他搂抱着居小菜的身体越来越紧,即使没什么反应。

不会回应,也不会拒绝。

就是安安静静的在那里,看着他有些滑稽的不能自拔。

亲了好久。

凌子墨放开了又亲上,放开了又亲上。

最后舔遍了她的唇瓣,才直接下了她的车。

那一刻甚至是仓皇而逃。

居小菜转头看着凌子墨急促的脚步。

她从车内拿出一张纸巾,在唇瓣上擦了擦,又擦了擦。

凌子墨走进电梯。

嘴唇上都是居小菜的味道,又软又香。

该死的。

你石更什么石更,矜持点行吗?!

矜持点。

他深呼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不去想居小菜的柔软,尽量让自己平静了下来,然后走进了家门。

刚打开房门。

“表哥!”凌小琳从客厅里面传来,哭泣的嗓音,看着凌子墨这一刻,完全没有控制,西里巴拉的就哭了出来,“你一周去哪里了,就给我们打了电话说这一周不回来,然后就消失了,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吗?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知道啦知道啦。”凌子墨摸着凌小琳的头,在安慰。

凌琳也走出来,有些生气的说道,“你下次可不能这样了,要是出门旅游了,至少也说一下地址啊,现在全国都这么不太平,一会儿地震一会儿海啸,你在什么地方,姑姑也有个底,至少不会胡思乱想。”

“好。”凌子墨一口答应。

“对了,你头怎么了,怎么贴着纱布。”凌琳询问。

“没什么,被撞了一下。”

“你还是像小时候这么毛手毛脚的。”

凌子墨也没想再多做解释,他说,“有点累,我回房间休息一会儿。”

“去吧去吧,等会儿叫你吃饭。”

“好。”

凌子墨回到房间。

回到房间,就躺在床上。

怎么办,这才分开一分钟,他就开始想居小菜了。

真的很想每分每秒都看着她,就是静静的让他陪在她身边也好。

他要看着居小菜才安心。

他拿出手机,想了想,拨打电话。

那边响了两声,接通,“嗯。”

“你回家了吗?”

“在路上。”

“你今天要做什么?”

“回家休息一下,准备明天上班。”

“那你回家自己做饭吗?”凌子墨在没话找话。

“嗯。”

“那我过来和你一起吃好不好?”

“我今天想要休息,我吃得很简单,下次吧。”居小菜拒绝。

凌子墨就知道居小菜不会想他。

没关系。

他能够给自己创造见面的机会。

他说,“那好吧,你小心开车。”

“拜拜。”

那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个居小菜,一点都没有做人家女朋友的觉悟,一点都不懂怎么撒娇卖萌。

心里这么抱怨,但整个人还是很甜。

一想到居小菜一年之后就会嫁给他,现在遭遇什么雷击都行。

他翻身准备睡一会儿。

其实在医院这一周睡得并不太好,居小菜很磨人,就是夜晚在一个房间,在两张床上,他也会饥渴难耐,睁眼到天亮。

现在想起,还会可耻的有反应。

他有些毛躁的从床上坐起来。

得想个办法才行。

不能一天老这样,难受不说,据说对身体也有伤害,等到他可以爽的那一天,万一不行了,那不是晴天霹雳吗?!

他突然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把自己的电脑抱出来。

他翻片子!

一边找一边不由得心里感叹。

他堂堂凌大少爷,何时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看完。

也爽完了。

凌子墨在厕所清洗,看着镜子中的男人。

这要是被他那帮猪朋狗友知道了,非得笑死他不可。

他叹气,里里外外洗干净。

然后躺在床上睡觉。

刚刚虽然看的是片,但脑海里面自动补出的画面就是居小菜,就是居小菜一直在勾引他,勾引他……

然后就可耻的,完事儿了。

他抱着被子,睡得没有形象。

终究还是让自己睡了过去。

睁眼的时候,是凌小琳把他敲醒的。

他迷迷糊糊的从床上起来。

凌小琳看着她表哥的模样,看着他表哥穿着宝蓝色睡衣,看着睡衣在他身上扭扭歪歪,好几颗纽扣都没有扣上,胸肌一览无遗。

她连忙收回视线,咽了咽口水说,“吃午饭了。”

“哦,我眠一会儿就来。”凌子墨木讷的说着,然后转身回到了大床上,又让自己捂在了被子里。

凌小琳看着她表哥的样子,那一刻也没有离开,而是跟着他走进他的卧室,坐在她的床边。

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表哥迷迷糊糊睡觉的模样,手就想要伸过去,伸过去去抚摸。

刚打算碰的那一刻。

他表哥突然动了动身体。

凌小琳连忙收回了手,紧张的看着他。

“小琳,你先去吃饭吧,我一会儿就来。”凌子墨也感觉到凌小琳在身边,呢喃着说道。

“我等你一起。”凌小琳乖巧的说道。

凌子墨又把自己捂在了被子里面。

睡眠了,一点都不想动。

凌小琳就一直看着她表哥,眼神往旁边看了一眼,看到了一边的垃圾桶里面,一坨白色纸巾。

怎么看怎么觉得,蹊跷。

在自己各种揣摩着,突然一个激灵。

刚刚表哥是不是自己帮自己……

很多言情小说都是这样描述的。

她脸一下烧红了。

就这么看着那团白色纸巾,想入非非。

凌子墨也在床上眠了好一会儿,终于咬牙坐了起来,头发乱到不行。

他眼眸直直的看着凌小琳,恍惚了半天,又转头看了一眼凌小琳看的地方,才发现凌小琳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他伸手在凌小琳眼前摇晃。

凌小琳连忙回神。

回神那一刻,脸蛋更红了。

她有些羞涩的低着头。

“小姑娘想哪里去了?”凌子墨调侃。

凌小琳嘟嘴,“还不是表哥你做了什么!”

“我做我自己的,你脸红个什么劲儿啊。”凌子墨好笑的说道。

“表哥!”凌小琳撒娇,“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

“所以开始思春了。”

“表哥!”凌小琳各种娇嗔。

“好啦好啦,表哥开玩笑的,我去洗脸吃午饭。”

“表哥。”凌小琳拉着凌子墨睡衣的一角。

“怎么了?”

“那个……舒服吗?”凌小琳问。

“你说,上床?”凌子墨问。

“嗯。”

“看你和谁了,和喜欢的人应该就会很好。”凌子墨直白,心里还捉摸着,这样的引导应该没有错。

“真的吗?”

“我骗你做什么?”

“那表哥和那么多人做过,每个都是你喜欢的吗?”

“臭丫头。”凌子墨故意打了打凌小琳的头,“开始管我了!”

“表哥以后不要随便乱交了。”凌小琳哀怨的说道。

“好啦,以后不乱来了。”

“真的?”

“真的,否则我干嘛自己解决啊。”凌子墨无语。

以前还是刚觉得新鲜的那会儿自己碰过,而后那么多女人,他哪里可能自己动手。

他都看不起自己。

“我相信你表哥。”凌小琳灿烂一笑。

“你先出去,我马上就出来。”

“我要等你一起。”

“随便你吧。”凌子墨已经起床去浴室了。

凌小琳就看着浴室的门关了过来。

浴室其实都没有锁的。

她如果现在走进去,会不会看到她表哥上厕所,然后看到……

她脸蛋烧红。

眼神又不自主的看了看垃圾桶里面的白色纸巾。

与其自己解决,倒不如……

她嘴角,甜蜜一笑!

……

居小菜送走了凌子墨之后。

一个人在街道上行驶。

她这一周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照顾凌子墨的身上,这一刻,突然一个人之后,身边没有了叽叽咋咋的声音,就会莫名的想很多。

一周时间,她和展然果然没有了联系。

展然是一个成熟的人,不会像凌子墨这样,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做什么都全凭自己的喜好和感觉,从来不会顾忌别人的感受,从来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少会换位思考。

她把车子停靠在超级市场。

她去买了些饭菜,够自己几天的量。

有时候习惯很可怕。

之前和展然经常一起在家做饭,现在一个人,她反而会觉得寂寞。

她提着不多不少的食物,回到家。

走进电梯,在走廊上,恍惚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居小菜脚步顿了顿。

展然看着她,对着她笑了笑,他说,“我刚执行完一个任务回来,鬼使神差的就到了这里来。”

似乎是习惯了,出行一个任务,直接就回这里。

居小菜看着他,缓缓才笑了笑,“任务还算顺利吗?”

“嗯,挺顺利的。”展然说。

“进来吧。”居小菜打开房门。

展然跟着走进去。

居小菜拿出他原来的拖鞋。

展然看着,说,“鞋子还在?”

“嗯,这一周都在医院陪凌子墨,他才出院,家里很久没有收拾了。”

“我帮你。”

“小展。”居小菜拉着他的手。

展然手心微动。

居小菜放开他,“不用了。”

展然点头。

点头,有些落魄的笑着。

居小菜放下自己买的新鲜食物,走进了卧室,又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手上拿着那个熟悉的首饰盒。

展然心口有些痛。

居小菜说,“这是你们家给媳妇的,一直忘了还给你,戒指也放在里面了,你拿着吧。”

“一年后再还给我吧。”

“小展,如果一年后……你再给我吧,现在不适合留在我这里。”居小菜说,带着些坚决。

展然接了过来。

他不想为难了居小菜。

居小菜也知道,展然都会站在她的立场为她考虑。

“其实,我父母还不知道我们不能结婚的事情。”展然说。

居小菜看着他。

“我的理由是,我们单位要我出行一个秘密任务,这个任务时间有点长,要求我在这段时间不能结婚,当然也不能对外透露到底是什么事情,他们半信半疑,但最后还是信了。”展然说。

“这样骗他们好吗?”

“等一年后,你要是回来了就不会那么尴尬,我父母也不会知道我们发生了什么。要是一年后你不回来,我们也有借口,因为工作的聚少离多导致感情不稳定,他们也能理解你。”

“小展,你真的不用为我考虑这么多。”

“不是为你,而是为我们。”展然说,说得很深情。

居小菜无言以对,心理其实很愧疚。

“不耽搁你做午饭了,我走了。”展然就说到此,也不死缠烂打。

居小菜看着展然的背影。

她真的辜负了展然,辜负了他的一片情谊。

她心口有些难受。

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好久。

好久,才起身做午饭。

吃得很简单。

一个人其实吃不了什么,有时候就是为了照顾自己而已。

她刚吃完饭,洗好碗。

房门外响起了门铃声。

居小菜走向大门。

有一秒以为是展然,所以还稍微,心跳快了一下。

然而。

视频里面,那个捧着鲜花大大咧咧笑得傲娇的男人,是凌子墨。

她犹豫了两秒,打开了房门。

“我吃过午饭了。”凌子墨说。

意思是,没有过来蹭饭的意思。

但他实在是想她。

吃过午饭之后,就马不停蹄的过来找她了。

居小菜没说什么,“进来吧。”

凌子墨捧着花笑着走进去。

刚走到玄关处。

他看到那双,不同的男士拖鞋。

他脱掉鞋子准备换上。

居小菜很自然的将拖鞋收拾了起来,放在了鞋柜里面,然后拿出了鞋柜里面的很多同款,放在他面前。

凌子墨知道那双鞋子是展然的。

当然也大概知道,展然可能来过了。

居小菜是一个特别会收拾的女人,不可能放任拖鞋就放在那里不穿而不收捡,应该是,才穿了。

这么想明白。

心里就在碎碎骂了。

展然那骚货,又想来勾引他家小菜吗?!

还好他聪明,知道来把自己老婆看牢点。

------题外话------

昨日奖励:查查檬、墨黛倾城、ttttxx、水蓝kln、xiaojiejiejie11

今日问题:哎呀,大家就随便发表对凌小猪的感叹吧!

以下是花式求月票。

……

凌子墨进花店,挑选鲜花,嘴里碎碎念:这朵好,这朵不好,这朵好,这朵不好……

花店小妹大白眼。

凌子墨挑了99朵,大笑:这才配得上我家小白菜。

花店小妹怼:给你加戏份是为了让你求月票的,傻!被穿小鞋看你还得瑟!

凌子墨:……管他的,反正小白菜都到碗里了!

作者心里(┬_┬)!

白眼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