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夫妻同心(6)对你没时差!/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子墨穿着拖鞋大大咧咧的走了进去,把鲜花递给居小菜。

居小菜接过之后,随手就放在了茶几上。

凌子墨有点不开心。

他都是一朵一朵挑选的。

他去的时候,花店小妹都怕见着他了。

说没见过哪个男人,这么抠门的。

他不是抠好不好。

他就是想给他自己老婆最好的,有什么不对。

一看那小妹就是没人爱!

他把玫瑰从茶几上抱起来,说,“你找个花瓶插起来,这样还能管得久一点。”

“我家没花瓶。”

“那我们出门买吧。”

“我现在很累。想休息。”

“那我自己出去买。”

居小菜看着他。

看着他一天真的很无聊的样子。

“我一会儿就回来。”凌子墨说,放下花束就走了。

居小菜真的不知道凌子墨一天的好精力都是从哪里来的。

她就看着凌子墨出了门,房门被关了过来。

她坐在沙发上叹气。

算了,他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凌子墨真的是说什么就要做什么的人,雷打不动。

他刚好换了一辆新轿跑,当然不敢开得太快,就慢悠悠的在街道上转,然后锁定一个商场,进去。

他挑选了一个价值连城的水晶花瓶。

对老婆就是要大方一点。

他刷完卡准备离开的时候想了想,突然走进了家具区。

他去买拖鞋。

他老婆忘了的事情,他应该要主动地帮忙。

绝对不能让展然那个不要脸的占了便宜。

他买了拖鞋,还买了一套睡衣,想了想,又买了两盒内裤。

万一留下来过夜呢!

不上床,单纯睡个觉也有可能。

他结完账,就开车又回到居小菜的家。

他按门铃。

里面没反应。

居小菜不会不在吧。

他准备又按下门铃。

那一刻反而直接输入了密码。

开自己老婆的家门,很正常啊!

他走进去。

放眼看着。

居小菜倦在沙发上,似乎是熟睡了过去。

他瞬间变得小心翼翼,小心翼翼的将东西放在玄关处的台阶上,又小心翼翼的低头脱鞋子,放下自己的专用拖鞋,又把自己脱下来的外出鞋放在鞋柜里,打开鞋柜就这么唐突的看到了展然的那双。

妈的。

就是碍眼。

他看了一眼睡在沙发上的居小菜,一把拿起展然的拖鞋。

他必须趁着她老婆不注意的时候扔出去。

这么想着,他拿起拖鞋就想出门。

“凌子墨。”客厅中传来居小菜有些迷糊的声音。

凌子墨做贼心虚,猛地将拖鞋放在了身后,藏着。

居小菜从沙发上坐起来,揉着眼睛看着门口有些鬼鬼祟祟此刻分明看上去很不正常的凌子墨。

凌子墨被居小菜看得有些发麻,手心冒汗。

居小菜从沙发上起来,走向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凌子墨。

她眼眸微紧,“你身后藏的什么?”

“没什么啊?”凌子墨眼神四处飘散,死都不承认,死都不承认。

“到底是什么?”居小菜上前。

凌子墨把自己完全靠在了门上。

拖鞋就被他压在了身后。

“凌子墨!”

“嗯。”凌子墨一脸天真。

居小菜直接扑上前,去抓凌子墨的身后。

凌子墨打死不让开。

居小菜贴得更紧。

她的举动,俨然就是一副,去拥抱他的模样,而且为了拿到他身后的东西,居小菜整个身体都贴到了凌子墨的身体上,还一直在摩擦,瞬间就会起各种不寻常的化学变化。

居小菜咬牙,“凌子墨,你到底在做什么……唔……”

凌子墨低头,嘴唇吻着居小菜。

居小菜身体一怔。

此刻似乎才发现,两个人近距离到如此暧昧。

她身体僵硬,只感觉到凌子墨的吻,深入浅出,吻得很缠绵。

好久。

好久。

凌子墨放开了她。

放开她,也因为刚刚的一个动情,忘记了自己在隐瞒什么。

藏在身后的拖鞋,就这么拿了出来。

居小菜看着。

凌子墨那一刻也反应了过来。

他就说他好色嘛!

一不小心,就会被迷惑,然后就神志不清了。

他尴尬了一秒,反应迅速的连忙解释,“我就是看看这鞋子和我新买的有什么不同,看了看,还是觉得我的鞋子又帅又好看。”

居小菜当然不相信他的鬼话。

凌子墨为了不让自己尴尬,又说,“我脚上这双很贵的,你别让别人穿了知道吗?”

说着,还自顾自的把展然的那双打算放进鞋柜里面。

他捉摸着总有机会扔掉的。

“给我吧。”居小菜伸手,让凌子墨把展然的拖鞋给他。

凌子墨一万个不愿意。

居小菜会藏起来是不是?!

“给我。”居小菜再次开口。

凌子墨给她了。

他就是这么宠老婆。

居小菜接过拖鞋之后,打开了房门。

凌子墨呆呆的看着居小菜,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之时,居小菜已经扔了拖鞋,走进了家门。

凌子墨就这么看着居小菜怪异的举动。

“这样够了吗?”居小菜问他。

“……”当然够了。

但你别生气啊。

他也就是,也就是……其实不扔也可以的。

他就是每次来的时候碍眼一下。

他还没有这么小气。

居小菜也不再多说。

她转身先进去。

凌子墨也跟着走了进去。

他手上还抱着花瓶,提着一个购物袋。

他把花瓶放在了茶几上,准备动手插花。

“我来吧。”居小菜说。

凌子墨点头。

有时候真的觉得居小菜把他当什么都不会大孩子在照顾。

他蹲坐在地板上,看着居小菜很认真的整理花枝。

他说,“小菜,我买了睡衣还有我的内裤。”

居小菜剪花的手明显僵硬了一下。

“你别误会,我就是想万一有可能我不小心在你家过夜什么的,我没想过上你啊,我就说单纯的睡觉什么的,所以放一套在你家,行吗?”

“嗯。”居小菜点头。

“那我放哪里?”

“你先搁着吧,我等会儿帮你放。”居小菜说。

“好。”

凌子墨就又乖巧了。

居小菜插好花之后,拿过凌子墨的睡衣和内裤,直接走进了卧室。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忙碌的背影。

他其实知道居小菜做的一切都只是在忍耐和顺从而已。

她可能都不相信,他会坚持一年到他们结婚。

所以,就是一直在强迫自己容忍他的所有。

……

周一。

夏氏集团副总经理办公室。

夏绵绵坐在办公室里面,微微晃动着办公椅。

夏政廷思考了一天之后,最终还是采用了她的所有计划和安排,同时给董事会进行了汇报,现在已经开始了执行阶段。

她刚刚才开完部门会议,传递了事情的紧迫性,整个会议很压抑,准确说从她上任一段时间以来,她的每个会议都让人心情并不好受,而且会议结束还会有大批量的工作,暗无天日!

她把整个公司绷得厉害!

所有人工作得并不愉快,即使,工资明显上幅,也应然哀声怨道。

夏绵绵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窗外的落地窗,看着封尚集团几个大字。

她不知道封逸尘多久才会回来。

应该不会太快。

她转眸,让自己不多想,又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开始处理各类审批文件。

正埋头工作。

秘书敲门而进。

“怎么了?”夏绵绵看着秘书有些慌张的神情。

“有人发帖说我们夏氏没人道,逼着员工各种加班,规定根本就不能在时间内完不成的任务来扣取员工的工资和奖金,甚至还说我们夏氏为了做企业形象而故意做慈善和公益,根本就是违心举措,全部都是在做面子工程。现在这篇报道被媒体放大了出来,全公司都传开了……”秘书急促的解释道。

夏绵绵拿起手机,打算看看具体的新闻报道。

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么短时间会有人敢发帖写这些内容,当然对她而言不算坏事,让夏氏的股份下跌,对她而言是好事儿。

刚打开新文APP软件,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屏幕,接通,“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是。”夏绵绵恭敬。

夏政廷看着这种报道,肯定一秒钟都不会淡定!

她拿着手机,直接就去了董事长楼层。

敲门。

夏政廷脸色很不好,看着夏绵绵出现,“怎么会遇到这种情况?!”

“我也没料到。”夏绵绵直言。

“这段时间你把下面的员工逼得太紧了?”夏政廷口吻也不好,总之就是会把责任全部都安在她的身上。

“是有点,但没有到……”

“你就说怎么解决?!我们现在在做夏氏的口碑,结果爆出这样的负面新闻,这就是在拿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也提醒过你了,凡事不要操之过急,我也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应该在你如此年轻的时候放你到这个位置上!”

夏绵绵看着夏政廷,听着他越说越激动,越说声音越大。

夏政廷在办公室跺脚。

看着夏绵绵的突然沉默,情绪更是毫不掩饰,“怎么不说话?”

“我在思考,这件事情应该不是这么简单。”

“那是怎么不简单?”夏政廷狠狠地问道。

“员工加班,这在每个集团都会出现的事情,我承认这段时间我确实对他们严厉了些,但绝对不可能在坚持了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有员工起来翻浪,我怀疑有人在故意使坏!”

“谁胆子这么大,做这种事情!”夏政廷怒吼。

“爸,你给我点时间,我来查。”

“查清楚了又能怎样,现在媒体到处乱写,说我们夏氏就是虚伪的集团代表,说我们不停的哐哐哐打脸!明天的股市,不知道跌成个什么样子!亏之前我们这信任你,你所有的策划和安排,我基本都没有为难,让你在公司有着绝对的权力,这才多久,就给我出这么大个纰漏!”

“我现在先把事情调查清楚,既然是发帖,就一定能够找到发帖人,了解了情况之后,我开记者招待会,给我们夏氏正名!”

“赶紧去做!要是查到这个始作俑者,看我怎么对待他!”

“嗯!”

夏绵绵走出夏政廷的办公室。

她确实觉得,这件事情发生得有些蹊跷。

她打开办公室的门,刚走进电梯。

电梯里面,夏以蔚下来。

夏绵绵淡笑点头,算是招呼。

夏以蔚也笑了笑,“听说刚刚爸很生气的把你叫进了办公室?”

“你的消息倒是很灵通!”

“公司就这么大。”

“是啊,刚刚被爸臭骂了一顿,现在让我去把事情解决好。”

“大姐打算怎么解决?”夏以蔚似乎很感兴趣。

夏绵绵看着夏以蔚,带着审视,“小蔚这么感兴趣,倒是让我……”

“不过就是对你,对爸,还有对公司的关心而已,大姐你可不要狗咬吕洞宾!”

“我什么都没说。”夏绵绵一笑,“谢谢你的关心,我会解决好的。”

“不客气。”

夏绵绵走进电梯。

夏以蔚看着夏绵绵的背影。

他嘴角得意一笑。

弄点小动作让夏政廷对夏绵绵失望,有什么难的。

夏绵绵回到办公室。

她坐在办公椅上。

夏以蔚就按耐不住了吗?才这么几天而已!

她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

“我在怀疑,我们是没有时差的。”夏绵绵直白。

“对你没有时差。”封逸尘笑。

“说正事儿。”夏绵绵开门见山,“今天夏氏被人发帖爆出很多负面新闻,对我们而言不算坏事儿,这直接影响夏氏的股份下跌,从而让我们收购起来不那么花钱。当然,现在我也面临被夏政廷质疑的问题,很有可能,这件事情没处理好,他就会以我太年轻不适合这个位置而把我重新贬下去,导致有些计划就不会那么顺畅。”

“所以你想让我帮你查发帖的IP?”

“对。”夏绵绵点头,和封逸尘说话,真的一点都不累。

“好。”封逸尘一口答应。

“那我等你好消息。”夏绵绵就是相信封逸尘可以很快查出来。

“说句爱我听听。”封逸尘笑。

“我爱你。”夏绵绵说,没有犹豫。

那边反而沉默了。

好久。

“我也是。”磁性的嗓音,深情无比。

夏绵绵挂断了电话。

她没有否认过对封逸尘的感情。

但也不会,爱得盲目。

她放下电话,用电脑打开了那份帖子。

帖子没删。

她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又看了看下面的跟帖。

跟帖的人还不少,大多数是匿名,匿名中还有人说自己也是夏氏员工,这段时间确实被夏氏的体系弄得持续加班,还指名道姓的说她夏绵绵,就是女魔头,什么都不会,仗着自己是董事长的女儿,为所欲为。

显然,这次发帖的矛头就是指向她的。

如果她没有处理好,夏政廷就会拿她开刀,顶多不过就说他用人不善,所有的罪名全部都挂在她的头上了,夏政廷自然就全身而退了!

这么想着,也突然觉得夏以蔚好像也变聪明了些,知道用些小把戏先让夏政廷对她失望,然后再一步一步慢慢的攻克夏政廷,在夏氏发展起来,从而彻底的接手夏氏集团!

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好。

可惜,对手是她。

她真的为夏以蔚感到遗憾。

她冷静的想着些事情,冷静的等待。

待到下班之后。

该下班的下班,该加班的还是在加班。

她没有发话宽限项目进度,识趣的人还是不敢怠慢。

到了晚上8点。

封逸尘回了电话。

“所以查到了吗?”

“收获很大。”封逸尘说,“我边说,边把一些证据发在你的聊天软件上,你自己整理一下。”

“好。”

“根据贴吧的IP,我查到了地址,是在驿城的一个网吧里面,显然是怕被人查到什么,所以选择了一个公共IP,而公共IP的好处就是,必须要用身份证件才可以使用,所以我黑了那家网吧,根据发帖时间查到了发帖人,名字叫黄品。我把身份证信息给你了,你看是不是夏氏的员工?”

夏绵绵连忙点开软件,点开身份证,“当然不是!”

夏绵绵无语。

黄品才19岁,她们夏氏哪里来这么年轻的员工。

“我猜想也不是,所以就往下调查了,发现这是个网瘾少年!应该算是成年人了,应该没上大学,连续一周时间,除了周二和周四,其他时间每晚通宵,是个游戏爱好者!”

“嗯。然后呢?”

“然后我猜想,这个人应该就是被人利用的,可能就是给了他一笔钱,然后让他发个贴子什么的,像这种轻而易举的事情,要是谁找我我也会同意!”

“封老师也这么好收买?”

“如果对象是你。”

“说正事儿。”夏绵绵无语。

“我想既然是被人收买,那么这个人肯定会在网吧出没,我查了网吧所有上网登录的身份证信息,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你这么快就能确定可疑的人吗?”数据量应该不少,封逸尘的分析能力这么强?!

“不要怀疑为夫的能力。”

“好,你继续。”

“所以我就用黑了网吧的监控视频,在反复几次观察之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夏以蔚。”

“聪明!”封逸尘毫不掩饰的夸奖。

夏绵绵嘴角一笑。

果真,沉不住气!

------题外话------

花式求月票!

……

封逸尘怒:昨天给你拉的赞助,你果然让我露了好大一张脸?!

作者君献媚:我这不是给你加小剧场了嘛?!

封逸尘不屑:就这个?

作者君:还有一句很重要的台词。

封逸尘瞪。

作者君:来来来,跟我念,求月票……

封逸尘:……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