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夫妻同心(7)轻易识破/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办公室。

封逸尘和夏绵绵一直在通电话。

封逸尘说,“我现在把视频发给你,视频中凌晨1点30的时候,你看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戴着鸭舌帽,你要在1点42分的时候,才能够看到他的惊鸿一瞥。”

“封老师你的形容词。”

“对而我言就是惊鸿,我找了一个下午,眼睛都酸了!”

“谢谢你。”夏绵绵真诚。

“口头上的感谢我是不会接受的,等我回来。”

夏绵绵忍不住一笑。

色狼。

“还有什么需要为夫帮你的吗?”

“暂时不用了,我现在有事情要做了。”

“好。”

两个人从不拖泥带水。

知道彼此都忙。

夏绵绵挂断电话之后,把封逸尘给她的证据存在了手机里面。

她给阿某打电话,“楼下等我。”

“是。”

夏绵绵下班,下楼。

大门口阿某总是异常的尊敬。

其实他们之间的身份,并不需要如此。

作为杀手,却很难改变。

但这一天早晚会结束。

她坐在后座。

阿某开车直接回家。

“阿某,先不回去,我们去一个网吧。”夏绵绵说。

“哪里?”

“翡翠湾那边的翡翠俱乐部网吧。”

“是。”

阿某从来不会问为什么,杀手一般很少问原因。

如果换成小南,可能又会聒噪到不行了。

夏绵绵靠在后座椅上,看着夜色朦胧的天空。

轿车到达目的地。

夏绵绵下车。

阿某也准备跟上。

“不用了,你在车上等我就好。”

“是。”阿某点头。

夏绵绵走进网吧。

网吧里面乌烟瘴气。

封闭的空间让她一阵反胃。

她忍耐着,很认真的一个一个寻找。

找了一圈。

她脚步停在了一个年轻人的身后。

很瘦,背部弯曲,整个人集中精神一直在打网游,半点没有发觉身后的异常。

一局结束之后。

男人从给自己拍了一个巴掌!

似乎是赢了一局,心情很好。

“黄品。”夏绵绵突然开口。

男人吓了一跳。

他转头看着夏绵绵,“你谁啊?”

“找你有点事情。”

“我不认识你。”

“但我认识你。”夏绵绵说。

男人明显一副不想搭理的表情,“别打扰我打游戏。”

“这个人你认识吧。”夏绵绵拿出手机,翻出夏以蔚的照片。

男人看了一眼,眼神一瞥,“不认识。”

夏绵绵冷笑。

她突然一把抓着男人准备打游戏的手。

男人顺手就想推开甚至用蛮力。

夏绵绵眼疾手快,反手,轻而易举就将这个男人的两只手臂桎梏。

痛得男人龇牙咧嘴。

可能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瘦弱的漂亮女人,手劲儿这么大。

“唉哟你放开我,有话好好说。”

“认识刚刚我给你看的人吗?”

“不认识。”

夏绵绵一个用力!

“认识认识,他昨天才来找过我。但是我真不是他是做什么的,真的。”男人痛苦地说道。

夏绵绵笑了笑,“跟我出去。”

“我答应我朋友还要陪他打三局的……哎哟喂,你轻点,我跟你出去就是。”男人被夏绵绵弄得很痛,总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断了。

他被夏绵绵桎梏着带出了网吧。

男人埋怨,“我还有30块钱压在网吧的,你让我把钱退了。”

“完事之后,我会弥补你的。”

“唉哟!”男人叫痛。

终究被夏绵绵带到了下车上。

阿某诧异。

阿九这是在哪里找到了网瘾男,还见他带上车!

“去夏家别墅。”

“是。”阿某当然还是不会多问,他只会执行。

黄品一脸防备的看着夏绵绵,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就知道这辆轿车很豪华,他以前也没坐过,当然对比起坐这种轿车,他更担心他游戏的信用度,他壮着胆子吼道,“你是谁啊你,你凭什么说带我走就带我走,我会报警的我告诉你!”

“那你报警试试!”

“妈的,我手机没电了!”

夏绵绵真不想搭理这种人。

“你到底要做什么你直说,反正我这个人什么都没用,就要命一条!”黄品暴躁。

“我就问你,昨晚上那人找你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

“是不是想要再感受几次我手劲儿的力量。”夏绵绵冷森,“这次,可能会捏碎你的骨头。”

“你别吓我!”

“你老实告诉我,少了皮肉之苦,我还能给你点钱。”说着,夏绵绵就从钱夹里面拿出来一叠,至于多少,反正对黄品而言,不少了。

他看着钱眼睛都绿了。

这几天是走狗屎运了吗?接二连三的有人送钱给他。

他又能给游戏里面买多少装备了。

他说,“你说话算数,我说了你就把钱给我是吧。”

“嗯。”夏绵绵点头。

“他就是让我给他发一个帖子而已,发完之后就完事儿了,让我别管其他。我哪里有时间管其他啊,我打游戏的时间都不够。而且他还威胁我说,要是被第三个人知道了就是犯法的事情。他真以为我傻啊,随便在网上写点东西还犯法?!我经常乱写东西,也没见网警来抓我啊,但他这么说我就这么答应了,看在钱的份上。”

“给你多少钱?”

“5000块!”男人洋洋得意,“我让我的游戏又牛逼了一把。”

夏绵绵淡笑了一下,“等会儿我带你去个地方,你只要把你刚刚给我说的当着另外一个人面说出来就行,说出来我就给你一万块,不只是我手上这么多!”

“真的?”男人兴奋。

“真的。”

“好。”男人一口答应。

天上还有这等掉馅饼的事情。

夏绵绵不再和黄品多话。

车子很快到达夏家别墅。

夏绵绵先下了车,让阿某看着黄品,等她通知再进来。

此刻晚上9点多。

按照夏政廷的作息时间,应该是快要睡觉了。

她突然出现,让夏政廷自然也有些诧异。

此刻夏以蔚自然也在客厅陪着夏政廷。

在她不受宠的时候,夏以蔚当然更会抓住时机讨好夏政廷。

不只是夏以蔚,杜文娜也在。

很温顺很乖巧的在帮夏政廷轻轻的捶着肩膀,夏政廷倒也是享受。

“爸。”夏绵绵走过去。

夏政廷蹙眉,“这么晚了怎么过来了?”

“是有些事情找爸。”

“需要现在?明天不行?”夏政廷显然不想这么晚了再谈公事。

到了他这把岁数,公司的发展是一方面,但自己的身体也是一方面。

她说,“我是觉得,这件事情,在家里谈比较好,但我怕耽搁了明天上班时间,所以就选择了现在。”

“到我书房吧。”夏政廷还是答应了。

也是知道,夏绵绵从来不无理取闹。

夏以蔚脸色又有些变了。

夏绵绵倒是任何时候都想要来讨好夏政廷,真是半点都不安分。

他看了一眼杜文娜。

杜文娜脸色也不太好,但很自然的没有表现。

“爸,这件事情,我觉得小蔚也有权利知道。”夏绵绵说。

夏以蔚不相信的看着夏绵绵。

所以夏绵绵这是准备拉拢他了?!

可笑。

他以为他这么好拉拢吗?

“那就说吧。”夏政廷也不想再折腾,靠在沙发上,让杜文娜停了下来。

杜文娜规矩的坐在了夏政廷的旁边。

夏绵绵也自顾自的坐了过去,直白道,“今天爆出我们夏氏不好新闻的事情,我想过了,最好的方式还是需要召开记者会通过媒体当面解释,如果不发声会被人持续非议,当然在此之前……”

“大姐,其实你想过没有,这次的新闻,主要是针对你。”夏以蔚突然打断夏绵绵的话。

夏绵绵转眸看着他。

夏以蔚话都不让她说完,就不怕自己被狠狠打脸吗?!

“如果以你的名义来召集记者,我觉得并不妥当。”夏以蔚说得直接。

夏政廷点头,这次难得的认可了夏以蔚,“确实,帖子我看了,针对你比较多也比较明显,如果你出面反而让别人觉得我们夏氏在故意维护你,不把大众放在眼里!而且就这么什么都不做仅仅只是发声,媒体也不是傻的,网民也不是傻的,他们不能就凭你几句话就相信我们夏氏被诽谤的一切。”

“所以爸的意思是?”

“我今晚也和小蔚商量过这件事情了。”夏政廷说。

夏以蔚得意一笑。

今晚他故意和夏政廷说起这件事情,也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夏政廷听,显然夏政廷对他还算信任,虽然没有直接肯定他的方式方法,但此刻这么说出来,明显就是认可了。

“你确实年轻,纵观整个商场,如你这般岁数就坐上了副总经理级别的,少之又少,除了封逸尘。但封逸尘不同,他从小就跟着自己的父亲和爷爷在商场上打拼,而且这么多年也经历过很多商场上的事情,可以把一切处理得游刃有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对于绵绵你而言,还是嫩了很多,你涉足商场也就不过2年时间,2年后就让你管理这么大一个公司,确实为难了你。所以我的考虑是,暂时停止你的职位,给外界一个交代,在重新找到合适的管理人才之时,我会让总经理暂时接过你的职责,同时我也会更多的参与公司的管理之中。直到这个过渡期结束。”

“就是说,爸还是决定给我免职了。”

“不是爸不相信你,而是觉得你还需要历练。”夏政廷说,“你再回去市场部做市场部的工作。以你的天赋,在市场部更合适一些。何况还能够辅助小蔚。”

“爸是说,让我在小蔚手下干事情吗?”

“市场部总经理我会把他调配到其他省市的分公司去当分公司老总,这个位置就让小蔚来接,归根结底,他在公司的时间比你更长一些,当然爸不觉得他的能力比你强,但你曾经也说过,这个家早晚是小蔚的,总得给他点上升的空间。而你回到市场部,还是做你原来的位置,这样一举两得,绵绵你也不要太计较,年薪工资,我会按照你副总的核算给你,也算是爸给你的弥补。”

夏绵绵那一刻很沉默。

夏政廷其实也不想失去了夏绵绵这个得力助手,但这件事情确实让他对她的管理有些失望,也看到了她在商业上的一些弊端,让他明白,年轻人确实不能操之过急。

“绵绵,爸都是为了你和小蔚好,你现在可能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但我希望你可以慢慢试着理解我,要把夏氏一直屹立不倒的发展着,真的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没什么,我理解爸。”夏绵绵点头。

夏政廷微松了口气。

夏以蔚翻白眼。

他当然是巴不得夏绵绵忍不下这口气,就赌气不在夏氏上班了,以后就真的全是他的天下了。

当然,就算夏绵绵留了下来也无济于事。

他都已经爬到了比她高一档的位置了,她还能怎样?!

现在回去上班,还不是招人笑话。

特别是之前夏绵绵口碑就不好,应该好多其他部门的老总,会很解气!

他算不算也收买了人心。

这么暗自得意着。

夏绵绵突然开口道,“在被爸调遣之前,我有件事情想要给爸说清楚。”

“你说。”终究夏政廷对夏绵绵,比起以前还是好了很多。

“我这里有个小视频给爸看。”夏绵绵走到夏政廷的旁边,把手机拿过去。

夏政廷看着手机。

杜文娜就坐在夏政廷的旁边,也好奇的看了一眼。

视频中是一个乌烟瘴气的网吧,夏政廷看了一会儿,没什么耐心,“这是什么。”

倒是旁边的杜文娜,开始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看这里。”夏绵绵突然一个暂停。

夏政廷看着屏幕。

“这不是小蔚吗?”

“啊?”夏以蔚坐在一边,不知道夏绵绵在做什么,也没在意。

听到夏政廷叫自己的名字,才突然有些激动的走了过去。

夏以蔚看着视频中自己的模样,那一刻连忙急中生智,“这个人和我长得好像。但不是我,我没去过这种地方。”

“是吗?”夏绵绵笑了笑。

夏以蔚毛骨悚然。

那一刻汗水都被吓了出来。

夏绵绵从哪里找到这段视频的,而且怎么知道是他……

他都做得这么隐蔽这么周全了,怎么可能?!

“是不是你,我想爸应该一眼就能认出来的。”夏绵绵说。

“这个世界上长得相似的人太多了,你看这种廉价的衣服,我什么时候会有。”

“不承认也没有关系。”夏绵绵似乎并不在意。

“本来就不是,承认什么承认。”夏以蔚死咬着不放!

夏绵绵没搭理夏以蔚,又说,“昨天那帖子的IP出处就是在这个网吧,我通过黑客找到了写这个帖子的人,是我们都不认识的一个叫黄品的网瘾男,今年才19岁,一天最大的爱好就是玩游戏。他受人之托,在网上发了这么一个帖子,而指使他发帖子的人,就是小蔚。”

“你乱说什么啊夏绵绵!”夏以蔚完全是极端式的反驳,“我疯了吗我要来害我自己的家的企业!你故意针对我是不是?”

“我没有那么无聊。”

“你就是见不得我被爸赏识,就是见不得爸对我好点。你口口声声说不要夏氏集团,你就是一心想要夏氏才恨不得爸把我扫地出门,以后就是你的,你打的什么如意算盘我清楚得很。”夏以蔚咆哮。

心里其实很紧张,很紧张。

他根本没想过,夏绵绵居然会发现。

夏绵绵居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发现了他。

他当时做的时候就才想过最坏的可能,最坏的可能就是夏绵绵最后查到了他,但那应该都是好久之后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什么都成了定局,事情也过了,他父亲自然也不会太追究。

他都不知道夏绵绵哪里这么大的能耐,一天之内就直接找到了他。

“那是你的想法,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夏绵绵回答夏以蔚。

“你……”

夏绵绵不和夏以蔚吵架。

她不想影响了……嗯,有些教育。

------题外话------

昨日奖励:QQ3a8099cea50e63、沐舞依、霖霖妈咪、做个安静的女汉子、泥絮123

今日问题:影响什么教育?!哈哈!

以下是花式求月票!

……

作者君: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

凌小猪:我站在居小菜面前,她居然不知道我爱他?!

居小菜:我站在凌子墨面前,他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作者君: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月票就在我面前,我却抓不到!

凌小猪:……

居小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