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阴谋来袭(1)太平日子不长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家别墅。

夏绵绵拿起电话,开口道,“把人带进来。”

夏以蔚警惕的看着夏绵绵。

然后看到大厅中,走进来一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

他当时是在网吧里面随便找的一个,特意找的那种一心只想打游戏的人,这种人一般很少会理会网络外的东西,也就不会引起什么麻烦。

“黄品。”夏绵绵叫他。

黄品连忙走进去。

走到这么高档的地方,还是有些胆怯。

不自信的左右看着。

“关于夏氏的那份帖子,是不是你发的?”夏绵绵问。

“你是说夏氏虚伪,又压榨员工的帖子是吧?”黄品紧张的问。

“是。”

“嗯,就是我发的。”

“是谁让你发的。我们之中……”夏绵绵示意让她看周围。

黄品看着,看到了夏以蔚。

在黄品还没开口,夏以蔚就蹦了起来,“夏绵绵,你什么意思,你随便找个人就说是我指使的,那我也可以找十个人说,是你诬陷我的,你凭什么这么害我!”

“我之所以当着爸的面还有你的面把事情说清楚,就是不想因为亲情惊动了警察。要是小蔚一直这种态度,没关系,我手上的证据很多,是不是真的,我相信司法机关可以给我一个公正的答案。只是那个时候,就不是现在说说而已,这种事情,应该也触犯到了法律,会不会判刑或者什么……”

“夏绵绵你威胁我!”

“够了!”夏政廷突然怒吼,手猛地一下拍在茶几上。

夏政廷和夏以蔚都闭了嘴。

黄品差点没有吓尿。

夏政廷说,“夏以蔚,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你做的!”

“不是的。”夏以蔚明显底气不足。

“真不是?”

“不是……”

“那好,绵绵你把所有东西准备好,现在报警。”夏政廷狠狠的说道。

“爸。”夏以蔚一下激动了。

夏政廷盛怒的看着他。

从夏绵绵拿出证据那一刻他就知道,是夏以蔚干的蠢事儿!

以他对夏绵绵和夏以蔚的了解,夏绵绵绝对不会做这种诬陷人的事情。

而夏以蔚有可能投机取巧。

他有些恨铁不成钢。

夏以蔚真是让他,失望透顶。

不是看着他是自己唯一的儿子,早就扫地出门了!

“老实说,是不是你做的!”夏政廷依然怒火冲天。

夏以蔚支支吾吾。

“夏以蔚!”夏政廷怒吼。

夏以蔚猛地一下跪在了地上。

夏政廷脸色都气得发青。

“爸,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其实我做了之后就后悔了,但又怕被爸责备所以不敢说。我没想到最后影响会这么大,我其实就是想要提醒一下大姐不要管理得这么欺人太甚,但之前我给她说的时候她根本不听,所以才想到用这种方式来提醒大姐,没有恶意的,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演变成这样,爸,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没想过会这样,真的!”

“这么大了还这么没有分寸!你简直想要气死我是不是!”夏政廷气得发抖,“夏以蔚,我不是看到你是我唯一的儿子份上,我早就把你撵走了,像你这么不成器的人,我根本就不想管!”

“爸,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这么做,但我的出发都是好的,都是想要让我们夏氏更好。”夏以蔚连忙说着,一副悔不当初的样子,“爸爸你别对我失望,我以后一定改过的,一定会。”

夏政廷一言不发,似乎气得不轻。

夏以蔚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他清楚得很。

当年他也为了拿到夏氏集团不折手段过。

其实他可以默许夏以蔚的种种行为,甚至这样还可以让他以后在商场更好立足,但如此蹩脚的计谋,如此轻易就被戳破,他真是没办法对夏以蔚有好脸色。

夏以蔚看着他父亲完全不搭理他,心里也慌到不行。

他眼神自然的看向了杜文娜。

杜文娜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去讨好夏绵绵。

他连忙跪着走向夏绵绵,“大姐,你原谅我吧,是做弟弟的不懂事,用错了方法。我们家就剩下我们俩姐弟了,我以后一定不乱来了,一定都听你和爸的话,求你别生气了。”

夏绵绵看着夏以蔚,转头看了一眼夏政廷。

她说,“爸,这件事情,可能小蔚确实用错了方法,但没有坏心。”

夏政廷蹙眉。

夏绵绵这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夏以蔚目的是什么,此刻却突然帮他说话。

终究而言,他不可能放弃了夏以蔚,也确实需要人给他下台阶。

他对夏绵绵的懂事越发的满意。

又看着如此不成器的夏以蔚,心里的怒火还是无法平息,狠狠的说道,“败家子!”

“小蔚也是第一次犯这种小错误,爸就给他一次机会,相信他经历这次之后,也能吸取教训。”夏绵绵劝说。

夏政廷重重的哼了一声。

明显,也不会太计较。

夏绵绵又说,“爸,之前你说让我降职的事情,我希望爸可以再考虑一下,或者,给我一周时间,我来挽救我们夏氏的名声。一周之后如果没能让这件事情平息下去,我会引咎请辞。”

夏政廷看着夏绵绵。

“请爸相信我。”

“不详细你还能相信谁!”夏政廷叹了口气,又不屑的看了一眼夏以蔚。

那种完全鄙视的眼神。

夏以蔚的自尊完全接受不了,跪在地上的身体,都忍得扭曲了。

夏政廷说,“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我也上床休息了,再不睡觉,都怕被突然气死了!”

“爸注意身体。”

夏政廷点了点头,又失望的看了看夏以蔚,起身离开,上楼。

杜文娜连忙跟上了夏政廷的脚步。

客厅中,夏绵绵也让阿某带着黄品先出去了。

就剩下她和夏以蔚。

夏以蔚从地上爬起来。

他狠狠的看着夏绵绵,“你得意够了?”

“不够。”夏绵绵说,“你不是还没有彻底被扫地出门吗?”

“你以为有可能吗?!我爸只会认定我这么一个儿子!”

“万一杜文娜给他再生了一个呢?!”

“夏绵绵你少在这里威胁我!”夏以蔚狠狠道。

“夏以蔚,且行且珍惜!”夏绵绵提醒,“这是最后一次,下次我不会心慈手软的。”

“你以为我会怕你?”

“你当然不怕。而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之所以这次不动你,是因为你那死去的母亲。”

“你突然提我妈做什么?”夏以蔚皱眉。

大概是不想再提到这个人。

夏绵绵在想,卫晴天这么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说,“不管你想不想提起他,我就是告诉你,你母亲死的时候让我放过你,我虽然没有答应,但我却能深深的感受到你母亲对你的感情,我不是一个无情的人,所以我打算顺了你母亲的意思放过你一次,但是下次……你最后不要自取灭亡!”

“夏绵绵你少来这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要赢得爸的信任而已。”

“真的,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我从来没有把你放在眼里过,夏以蔚。”

丢下一句话,夏绵绵直接走了。

是真的没有把夏以蔚当回事儿,所以没有特别去针对他,也不得不承认,即使当时没有同意卫晴天的要求,但也确实没想过去主动害他,当然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心慈之人,本责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天诛地灭的原则,夏以蔚还有没有生路,看他自己的选择!

她回到小车上。

阿某带着黄品在门口等她。

看着夏绵绵来,连忙打开了后车门。

夏绵绵坐进去。

黄品打算跟着进去。

夏绵绵直接给了黄品一叠钱,说,“自己打车走!”

车门关了过来。

阿某回到驾驶室。

一跃而出。

车子行驶在街道上。

阿某透过后视镜看着夏绵绵,“阿九。”

“嗯。”夏绵绵一笑。

这个名字,她觉得很暖。

“刚刚接到一个还算有点交情的杀手传来的信息,说BOSS将所有杀手都召集了回去,而且不再给杀手安排任何任务,全部都集中在一起,也没有给任何指令。”

“所以封逸尘要做什么?”

“谁都不知道。”阿某说,“现在所有人都在一个地方,等待吩咐。”

“好。”夏绵绵点头。

封逸尘应该是要做什么大事儿了!

这件事情,会和谁有关?!

绝对和自己没有关系,她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让封逸尘如此大动干戈。

所以他到底是准备对付谁?!

为了对付谁,用了这么大的架势,完全是呕心沥血几十年!

她想。

拭目以待!

……

夏氏别墅。

夏以蔚坐在夏家2楼外阳台上抽烟。

今天受到的屈辱,他不会忍下去。

他一定要让夏绵绵尝到教训。

但是现在,他什么都想不出来,只有窝着一肚子怒气,无处发泄。

他狠狠的抽烟。

杜文娜安抚好夏政廷,待他睡了之后,才批了一件薄外套走出来,找到在阳台上的夏以蔚。

她说,“就这样,就受不了了?!”

“别管我!”夏以蔚狠狠的说道。

“对比起你妈以前忍受的,你算什么?!”

“我让你别管我!你去陪我爸睡觉去,滚!”夏以蔚怒吼。

杜文娜被夏以蔚骂得脸色也有些发黑。

但她忍了。

对她而言,夏以蔚还有用处。

她走过去,伸手抱着夏以蔚。

夏以蔚眉头一紧。

他现在没心情和她做这勾当的事情!

“走开!”夏以蔚暴躁。

“别激动。”杜文娜说,“我刚刚服侍你爸入睡的时候,其实想了很多,我像我们一开始,其实就用错了方式方法。”

夏以蔚蹙眉。

“你记得你母亲死的时候吗?”杜文娜问。

“你怎么也提我妈,都死去的人了,有什么好多说的。”

“我说当初死之前,做的事情是什么?”

“什么?”夏以蔚其实耐心不够,但这一刻还是忍了。

她说,“她直接对付的是你父亲夏政廷,而不是缠着夏绵绵不放,那是因为她很清楚,斗夏绵绵很难,但是斗夏政廷,可能还有胜算!”

“那是因为我妈当时以为有我爸的把柄,否则你以为她敢轻举妄动!”

“不,那是因为你妈很清楚,你爸要是死了,最后的遗产一定是你的,没必要和夏绵绵纠缠不清了,也没必要冒着危险和夏绵绵斗,经验告诉我们,夏绵绵真不好斗!”

“那你以为这么容易杀我爸吗?夏绵绵既然这么聪明,她难道还找不到我的证据吗?这次我本以为已经做得天衣无缝的事情,她就花了一天的时间就把我揪出来了,我真是服了夏绵绵,恨不得杀了她,千刀万剐!”又想起刚刚遭受的一切,夏以蔚越来越愤怒。

“冷静点。”杜文娜安抚,“不就是被夏绵绵拆穿一次而已,你也没少块肉,而且看你爸的态度,他还是舍不得放弃你,趁着他现在对你还没有彻底失望,这个时候动手是最好的时机!”

“我怎么可能就杀得了他!”夏以蔚说。

而且他也想过。

不过现在听杜文娜这么一说,只要夏政廷不在了,确实夏家就是他的了,他作为夏氏集团董事长,他想把夏绵绵撵走,就必须给滚蛋!

一想到那画面,他就止不住兴奋。

“谁说要我们自己动手,我有办法。”杜文娜笑的邪恶。

夏以蔚看着杜文娜,“你到底比我想的心狠手辣,平时在我爸身下的时候,是不是就一直在诅咒那老不死的!”

“人家还是因为想你。”杜文娜娇嗔。

说着就用自己奥妙的身体去磨蹭夏以蔚。

夏以蔚也来者不拒,甚至伸手直接摸了进去。

果然好货。

难怪他父亲夜夜笙歌。

说不定这女人还真的能让他爸,死在床上!

他有些猴急,脱了裤子就想上。

“别急。”杜文娜拒绝了,“这种地方,你爸要是醒了你想我们俩死吗?!”

“妈的!”夏以蔚低吼。

被挑起了兴趣,居然不给他满足。

“等你爸去了,还不都是你的,急什么急。”

“哼。”夏以蔚邪恶的笑了笑。

他倒是迫切的很想等那一天。

……

翌日。

夏绵绵上班第一件事情,就是着手夏氏集团被发帖诽谤的事情。

她其实并不想在此刻就针对性的做这件事情,对她而言,夏氏股市不稳定是好事儿。

但关系到她职位的事情,她没办法袖手旁观。

她叫来秘书和何源。

两个人很认真的看着她,“对于昨天的新闻,我想过了,召开记者招待会是肯定的,但光是把记者召集起来,回应一下现在我们的窘迫其实并没有多大效果,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何源?”

“我个人觉得,与其先处理外面的事情,倒不如先安抚内部。光对外说夏氏并非帖子上说的那样,实际上内部已经一团糟了,被再次戳穿反而是在用石头砸自己的脚!”

“嗯。”夏绵绵点头。

“所以倒不如,先安抚一下民心,上次董事长出事儿的时候,那个全员大会的举动你就做得很好,这次为什么不再试试!”

“说得很对,好方法从来不嫌重复。”夏绵绵肯定。

何源点头。

“那就先召开全员大会,我做个自我检讨,上午11点,你找综合部,落实场地和人员!”夏绵绵吩咐秘书。

“是。”

“下午4点,记者招待会,记得提前打点,给足诚意。”夏绵绵继续吩咐。

“是”秘书连忙记下。

“把和我们夏氏关系最好的一家媒体名单给我,我单独有新闻需要她采访报告。”

“好,我落实了之后马上汇报。”秘书恭敬。

“嗯。”夏绵绵点头,又想了想,“没什么了,先出去吧,有什么事情即使汇报。”

“好。”

夏绵绵看着他们离开。

她晃动着椅子。

想了想,拿起了电话,给天使孤儿院的院长拨打过去。“吴院长。”

“夏小姐。”吴院长很热情。

“这两天我遇到一点新闻,不知道吴院长有关注过吗?”

“刚听到我们修女说,我也才看到,没想到会有人这么诽谤你。”

“没关系,商场就是这样的,存在竞争关系,我习惯了。倒是,为了避免以讹传讹,所以还希望吴院长出面帮我说几句话。”

“当然可以。”吴院长一口答应,“像你这样有善心的人被人都诽谤成了虚伪,那些装模做样的人就根本不配说自己是慈善家。”

“谢谢你院长。”夏绵绵由衷感谢。

“是因为你确实做得好,我也希望让群众的眼睛擦得雪亮!”

“嗯。那我下午安排记者过来,你如实说就好,媒体知道怎么报道的。”

“放心吧。”

“真的很感谢。”

挂断电话,夏绵绵伸懒腰。

她的日子,就是太平不了?!

------题外话------

二更来袭!

以下氏花式求月票!

……

夏绵绵:能不能让我松口气,你想累死我吗?阴谋这么多!

作者君一脸委屈:这样才能凸显你的女主光环啊?

夏绵绵:少来!

作者君:你是想封老师了吗?

夏绵绵口是心非:不想。

作者君邪恶一笑:你卖萌求个月票,我就赏封老师出来。

夏绵绵:想都别想!

作者君内心/(ㄒoㄒ)/~

封逸尘的内心/(ㄒoㄒ)/~

……

以下作者君不在。

夏绵绵出没,傲娇脸:月票,赶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