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她都开始做春梦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氏大厦。

上午十一点。

夏绵绵召开全员大会。

当着夏氏几百号员工正面回应了昨天贴吧的所有针对性内容,并站在管理层的角度说了说自己对公司的一个管理制度,她没有鞠躬道歉,并不是拉不下这个面子,而是她有她的管理方法,她说,“夏氏的管理,从来都是追寻的一个公平公正的原则。我知道大家这段时间都很辛苦,很多事情需要加班加点,但夏氏从来没有亏欠过大家,而且很大一部分加班工作的,都是为了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大家最新的工龄工资体系,也是为大家谋福利!”

所有人看着夏绵绵,对她有些强势的态度还是不理解。

“我不追究那篇帖子是谁写的,也不会彻查有多少人回复过点赞过,你们有你们的言论自由权,但夏氏也有夏氏的管理规章制度,我记得有一条明文规定,所有人不得诽谤了公司及公司管理人,鉴于本次只是初次,所以夏氏不会做任何追究。当然,我说过夏氏言论自由,我希望大家用对方式方法。”

“公司有各类匿名举报箱,也公布了所有高层的各种联系方式,对谁不满对什么不满都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告知对方,我相信公司的高层包括我在内,不会小气到会因为你的好心建议而记恨在心。”

“另外,公司现在在大幅度提升员工的工资待遇,如果你对此有什么看法,或者个人觉得自己不喜欢现在得岗位可以提出来,夏氏很大,有很多压力不大那么的后勤支撑,如果有人不在乎工资多少可以向人力提出来,我们会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岗位调整,我相信,应该会很多人愿意挑战自己,并实现自己更高的价值。”

所有人都这么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继续说道,“要不要留在岗位上,要不要留在夏氏都有多从选择,夏氏绝对不会故意为难了任何谁!也希望各位尊重并珍惜自己的工作。其他,我不再多讲,由人力资源部经理给大家说说,关于之后施行的员工工龄工资的相关,谢谢。”

不拖泥带水,夏绵绵讲完之后,就直接离开了会议室。

其他关于员工的安抚工作就交给了人力资源,她现在作为高层领导,自然不需要自己做太多事情,就会有人站在她的立场帮她解释,至少台面上如此。

她回到办公室。

秘书送来了媒体名单。

夏绵绵一一核对,并让其中一家可信的媒体去了天使孤儿院进行采访。

到了下午四点。

夏绵绵出现在了夏氏记者招待会现场。

现场来了上百家的媒体,在招待会上,人潮拥挤。

夏绵绵一出现,所有卡门的声音不断。

记者按耐不住,“夏总,对于外界对你以及对夏氏的诽谤,你能说几句吗?”

“当然,今天就是为了回应目前外界沸沸扬扬的夏氏被诽谤一事儿,大家别急,我会先阐述,再一一回答各位,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所有人就安静了下来。

夏绵绵坐在记者会中间,对着话筒说道,“关于昨天的那个贴吧的帖子,我看过了,仔细看过了。无法就是对夏氏有三点质疑,第一,夏氏对员工太苛刻。众所周知,夏氏的薪酬是驿城所有企业中薪酬前三,而且就算最最底层的员工,工资也超了全市平均工资的百分之五十,这不是夏氏鼓吹,商业权威报告中有相关报告,大家如果不相信可以去翻阅2个月前的一篇专题报告。”

“第二。夏氏强迫员工加班!这点,我想留着后面在谈,直接谈第三点,因为第三点和第二点其实有共同之处。第三点说我们夏氏在做慈善是虚伪之举。我想问问各位媒体人,你们也算是公众企业,也算是公众人物,对你而言,做慈善是为了什么?”

所有记者面面相觑,此刻谁都不敢说话,就怕说错话。

“我相信大多数人是为了旅行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力所能及的做自己可以报答社会的事情,当然不可否认,企业确实需要正面曝光率。这点我从来没有推脱过,但慈善是什么?!百度百科里面明确得非常清楚,慈善事业是人们在没有外压力的情况下自愿地奉献爱心与援助的行为和从事扶弱济贫的一种社会事业!我想请问,我们夏氏做慈善,到底哪一点违背了慈善事业的定义?!”

记者鸦雀无声。

“我们用夏氏自己的钱给贫困地区建设希望小学,用夏氏自己的钱为失去家园的孤儿提供更好的生活坏境和教育,用夏氏自己的钱为广大学生提供奖学金,这样的慈善,为什么会被人贬低和不屑?!不管我们夏氏基于什么目的,最终的结果,我们夏氏是不是在履行我们企业的义务,是不是在真真实实的做慈善事?!给社会带来福利的事情,为什么就一定要上纲上线加一个前缀呢?!所有人不应该关心的是,最终有多少人享受到了福利吗?!”

记者些全都被夏绵绵说得动容。

夏绵绵没有给记者提问的时间,继续又说道,“而我是一个心急的人,我确实在做慈善这一块的事情上有些操之过急,所以要求员工在短时间内将所有的实施项目尽快的落实,导致部分员工不得不加班完成。我承认我工作资历尚浅,对管理也缺乏成熟,但在做慈善的事情上,我却从不觉得自己要求严格有什么错误,也不会承认自己让慈善捐款更快的落实到位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早点享受到福利有什么不好!”

“夏总我支持你!”有记者突然起哄。

夏绵绵微微一笑。

记者说,“如果每个企业都像夏总这般对慈善的态度,社会上也不会有那么多关于某某企业的慈善捐款迟迟没有到帐的新闻了,也不会出现那么多好看的慈善捐款金额却到最后都没能够及时的用到真正需要人的身上!夏总这份做慈善的心情,我表示一千个赞同!”

其他记者也开始偏向。

其中一个记者也说道,“夏总的这种慈善态度,完全可以给所有企业家做榜样!”

“谢谢你们的理解。”夏绵绵真诚的感谢。

“那夏总还会彻查关于帖子的始作俑者吗?”

“没必要。”夏绵绵说,“我甚至没有想过删除。有些事情清者自清,我说的这么多,能够理解的自然会理解,不能够理解的,你就算做什么他们也会认为你在作秀。而最后,我也只会用我最终的行动,表示我们夏氏的一个态度。”

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夏绵绵笑了笑,“感谢大家对夏氏对我的支持,其他还有什么问题,趁着今天难得的时间,还请大家随意提问。”

活跃的记者自发的开始提问。

关于工作的,关于对慈善的,还有关于她私生活的。

夏绵绵基本上来者不拒。

4点的记者招待会,一直持续到了晚上7点。

夏氏安慰了晚餐,请所有记者吃过晚宴之后,才彻底结束。

夏绵绵自然不会去作陪。

她从记者会现场回来,有些累的坐在办公椅上。

果然,身体还是和以前有所不同。

她吃了点点心。

考虑到随时可能加班,所以让秘书帮她准备了一点干粮和牛奶。

何源一直陪着她,看着她疲倦的样子,“你怀孕了?”

夏绵绵差点没有把嘴里的饼干喷出来。

她擦了擦嘴角,“你哪只眼睛看出来的?”

“我随便问问而已。”

夏绵绵没有多做回答,直接转移了话题,“明天看看新闻最后的效果,安排一些水军,引导舆论的走向。”

“我个人觉得,你的新闻效果一般都不会太差。”

“多谢你的肯定。”夏绵绵笑,也微微松了口气,“不早了,下班吧。”

“一起吃饭?”

夏绵绵想了想,正打算答应。

电话突然响起。

夏绵绵看着来电,连忙接通,“爸。”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爸还没下班?”

“没有。”

“是。”夏绵绵恭敬的点头。

她放下电话看着何源。

何源耸肩,“没办法了,下次约。”

“嗯,早点下班。”

“拜拜。”

何源离开,夏绵绵深呼吸一口气,去了夏政廷办公室。

推开房门。

夏政廷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面喝茶,此刻办公室的灯光透亮,夏政廷似乎把所有的灯全开了,看着跟白天的光亮差不多。

“爸找我什么事情?”夏绵绵自若的坐在夏政廷的对面。

夏政廷尽管在喝茶,但整个脸色看上去并不轻松也并不又想,反而觉得有些疲倦和憔悴。

“今天开了全员大会和记者招待会?”夏政廷询问。

“嗯,开了。”夏绵绵说,“不过新闻的最后结果,还得看明天的效果。虽然爸不太赞同我太急的做事情,但我觉得做慈善这种事情,就算再急切,外界也会认可的。”

夏政廷点头,“还是你考虑得周到。而且这件事情说穿了也是小蔚引起的,他简直让我太失望了。”

“人都要长大的,我相信小蔚有一天能够体会你的用心良苦。”

夏政廷似乎也不再多说这个话题。

当然也没有继续其他话题。

奇怪的是也没有让她离开。

她笑了笑,自若的开口道,“爸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去?杜文娜没有陪着爸一起加班吗?”

“我让她先回去。”夏政廷说,“有点想要一个人静静。”

“杜文娜不像是一个聒噪的人。”

夏政廷揉了揉太阳穴,“昨晚上一个晚上没睡好,今天一身疲倦到不行,不想杜文娜在旁边打扰了我,我就想这么待一会儿。”

“爸怎么会突然没睡好?平时爸的睡眠挺好的。”夏绵绵关心道。

夏政廷看着夏绵绵,有些话到嘴边似乎都没有说出来,他只说,“心里想的事情多了,就睡不着。”

“那爸就尽量别想了,身体要紧,我相信明天的新闻舆论走向会变,夏氏的名声不会再受到影响。”

“但愿如此吧。”夏政廷点头。

那一刻却半点看不到他的开阔,反而好像愁容满面。

夏绵绵蹙眉,是觉得夏政廷肯定有事情瞒着她。

却也不敢逼着夏政廷回答。

“不早了,你先走吧。”

“爸呢?”

“我一会儿也离开了。”

“爸如果有心事儿,我就多陪陪爸,反正现在都已经挨到这么晚了,要不要让家里的厨师从饭过来我陪爸吃。”

“不用了。你先走了吧。”夏政廷挥了挥手。

看上去好像没胃口。

夏绵绵也不再多说,“那爸你注意身体,别留下来太晚。”

“嗯。”

夏绵绵离开。

离开后,夏政廷整个人气色看上去又差了几分。

他从办公椅上站起来,准备去落地窗站一会儿,又突然退了回来。

到了这把岁数,居然开始怕黑了。

他有些情绪不稳的回到办公椅上,一安静下来,脑海里面就都是卫晴天的模样。

昨晚上恍惚做了一个晚上的梦,梦到卫晴天一直不停的叫他名字,叫他名字,叫到很真实,就好像卫晴天活过来了一般,他昨晚上被惊吓醒了很多次,满头大汗,醒过来那一刻,似乎还能够听到卫晴天的声音,但杜文娜一直陪在他旁边,杜文娜听不到。

他从来不相信什么人神鬼怪,他一直不相信什么因果报复,他只相信他自己。

但这次,他承认他有些心虚了。

对卫晴天的心虚。

本来都已经忘了这个女人了,忘了她死的时候如此惨不忍睹的模样,今天却频频的想起,让他整个人都心神不宁,做什么事情都集中不了精神,想着让夏绵绵来陪陪自己并给她说说情况,最后想了想还是算了,这种事情给夏绵绵说出来,明显就承认了自己的做贼心虚,而且他堂堂夏氏集团董事长,让人知道他一天疑神疑鬼的,他自己也拉不下那个面子。

就算对自己亲生女儿也是。

他叹了口气,看了看时间,终究让司机到楼下来接他回去。

坐在小车上,他也选择把后排的车灯打开,对黑暗莫名产生了极大地恐惧。

车子开到家门口。

夏政廷走进去。

杜文娜和夏以蔚都在客厅。

杜文娜看着夏政廷回来,连忙上前,“政廷,吃过晚饭了吗?怎么加班到这么晚,我说陪你你也不让,你饿不饿?”

夏政廷看了一眼杜文娜,点了点头,“做清淡一点,我没什么胃口。”

“我马上吩咐厨房。”

夏政廷走向客厅坐下。

夏以蔚规矩的坐在旁边,主动开口道,“我今天全程看了大姐的全员大会和记者招待会,爸说得很对,我确实应该多和大姐学学。她的应变能力我真是望尘莫及。”

“知道就好。”夏政廷敷衍了一句,似乎是提不起什么精神说这些事情。

夏以蔚自顾自在旁边侃侃而谈。

夏政廷整个人还是处于有些恍惚的状态。

一会儿。

杜文娜从厨房出来,把饭菜亲自端在了饭桌上,“政廷,过来吃晚饭了。”

她过去亲昵的拉着夏政廷。

夏政廷坐在饭桌上,吃饭。

杜文娜坐在夏政廷的傍边,陪着他,顺便帮他夹菜。

夏政廷吃了几口,没什么胃口。

“政廷,身体重要,多吃两口。”杜文娜笑。

笑着那一刻。

夏政廷恍惚看到了卫晴天的影子,整个人一下慌张的将饭碗丢了出去。

饭碗摔在地上,响起破碎的声音。

夏以蔚和佣人连忙跑了过去。

“爸,怎么了?”夏以蔚紧张道。

夏政廷回神。

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为什么刚刚会把杜文娜看着卫晴天,就因为他们说过同样一句话吗?!

“政廷,你还好吧?”杜文娜也很紧张。

“没什么,不想吃了,我回房休息了。”

说着,夏政廷就走了。

杜文娜和夏以蔚看着夏政廷的身影。

两个人相似一笑。

看来,人类最深处的人性果然都是脆弱的,夏政廷这么不择手段的人,也怕被鬼缠身。

……

第二天一早。

夏氏的新闻出来。

夏绵绵的记者招待会很成功,记者把夏绵绵说得写的很好,很正向很积极。

虽说得到一部分人的支持,但也不得不说有点片面之词的嫌疑。

好在上午时刻,天使幼儿园的院长发了声。

从她个人角度和经历给予了夏绵绵以及夏氏集团充分的肯定,并直言说道,“我从事孤儿院福利工作50年来,第一次遇到集团的捐款在一周之内送到,更是在一周之后开始对我们天使幼儿园进行了重建工作,同时还第一时间安排了新的住宿环境供我们正常生活。如果这样的一个工作效率被外人所诽谤,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样的慈善工作是值得大家推广的。我作为福利受益者,我有义务为夏小姐还有夏氏集团澄清,并代表天使孤儿院感谢夏小姐以及夏氏的资助,天使幼儿园的所有小朋友都会感谢你的慈善之举!”

没有太多复杂的词语,就是让夏氏集团的慈善变得高尚了起来。

刚开始新闻效果一般。

后来有人开始扒了天使幼儿园院长的个人经历,发现这位看上去有些眼熟的院长,其实对孤儿慈善事业付出了很多,没有结婚,没有生子,一个人在这个岗位上,一工作就是一辈子,曾经也多次被评为全国十大感动人物之一。

这样一个有着权威慈善发言权的人都站出来公平公正的站在了夏氏这边,舆论导向瞬间就变了。

夏氏趁着这个炒作,还火了一把。

夏绵绵看着夏氏的股份回升,倒还有些惆怅。

好在终究只是一个新闻炒作,股民还没有那么没有理智到,大幅度购买,涨幅不算特别明显。

她转动着办公椅,又开始沉思。

现在什么工作都已经实施了起来,夏氏集团的财政也在不停的支出,回收的反而不算很多,当然完全不影响夏氏的运作,但如果一个新项目出来,夏政廷一个冒险,结果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她捉摸着。

给凌子墨拨打电话。

那边心情似乎很好,“绵绵。想我了?”

“我想你你不怕做噩梦吗?”

“说得也是。”凌子墨说,“你想我一般没好事儿。”

“今晚有空吗?一起吃饭谈谈资金的问题。”

“没空耶。”凌子墨直白。

夏绵绵蹙眉。

“别怪我重色轻友,我好不容易用死的代价把居小菜追回来,我一定要凭着我的超级厚脸皮对她死缠烂打,小展那骚货是不是就像见缝插针,我得把居小菜看严一点。”

“有没有点出息。”

“对居小菜没出息。”那边倒还坦诚。

“那算了。”夏绵绵也不想为难。

也知道凌子墨追回到居小菜确实不容易。

而且她敢肯定,居小菜现在对凌子墨半点好感都没有,就是在忍耐。

凌子墨想要彻底得到居小菜……

路漫漫其修远兮。

她准备挂断电话。

“绵绵,要不你约我去居小菜家吃饭吧。”凌子墨说。

夏绵绵就知道凌子墨不安好心。

“居小菜一直不喜欢我去蹭饭,你就说你有事儿找我谈,然又想吃居小菜做的饭菜了,然后我就顺理成章的去了。”

“你倒是什么如意算盘都打?!”

“夏绵绵,我可是你老公最好的兄弟。更何况!”凌子墨威胁,“你可别没心没肺的忘了,我可是用我们凌家破产的代价在给你抵押贷款助你一臂之力的!”

“行了,我给小菜打电话。”

“就知道你可靠。”

夏绵绵无语的挂断了电话,给居小菜拨打了过去。

“绵绵,找我有事儿吗?”

“今晚想去你家蹭饭,有时间吗?”

“这几天不忙,前几天刚做完手上一个案子。”居小菜说。

“那今晚去你家哦。”

“好。”

“凌子墨也会一起来。”

那边明显沉默了。

夏绵绵笑了笑,“你很排斥他?”

“不是。”

“你撒谎很容易被人揭穿的。”

居小菜只得承认,“凌子墨有时候很烦人。我没想到答应和他交往之后,他会像狗皮膏药一样。”

夏绵绵觉得狗皮膏药这个形容成真的是非常贴切。

“今晚我找他谈点事情,很重要。”

“没关系,反正你不让他来,他吃过晚饭之后也会自己来的,我阻止不了。”

夏绵绵完全可以想象那画面。

她说,“那晚上见。”

“晚上见。”

挂断电话之后,夏绵绵又坐在办公室里面想了想。

不出所料,明天CAS集团就会到发出通知对驿城展开招投标工作了。

真正的大事儿就要来了!

她等到下班。

让阿某送她去了居小菜的家里。

她去的时候,居小菜已经在家里做饭了,凌子墨也在了,给她开了门之后,就又坐在开放式厨房的吧台旁边,看着居小菜忙碌。

居小菜貌似就没有搭理过凌子墨。

夏绵绵自若的也走了过去。

刚走过去。

闻到一股淡淡的油烟味,胃口就开始反复了。

她连忙走向了一边,没让人看出来。

凌子墨转头看了一眼夏绵绵,依然坐在那里眼巴巴的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有些无语,她说,“绵绵不是说找你有事儿,你们先去谈事情,谈完了正好吃饭。”

凌子墨当然知道他老婆在赶他走了。

算了,谁让他那么宠老婆。

她说什么就什么。

尽管他很不舍离开她。

他走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夏绵绵,一屁股坐在她旁边。

“被居小菜嫌弃了?”

“总有一天他会发现哥哥的好。”凌子墨胸有成竹。

夏绵绵懒得搭理。

凌子墨表情也变得严肃了些,说正事儿,“已经联系好了各大外资和本部银行,能够拿出来的现金总额大约在60亿,具体金额还得看你要的当天税率等。”

“嗯,十天之内,帮我把现金准备好,意思就是,我随时要银行可以随时提供。”

“没问题。”凌子墨点头,“话说逸尘会回来吗?”

“他暂时不会。”

“你一个人来操控这么多钱?”

“你在担心什么?”

“没。”凌子墨耸肩,“反正我倾家破产了,我就让我老婆养我。”

“结婚了就叫人老婆。”

“居小菜答应我一年后就嫁给我。”

“应该有条件吧。”

“那些都不算条件。”凌子墨无比自信。

夏绵绵看着凌子墨的嘚瑟。

那天哭得要死要活的男人,到底都是谁。

两个人又谈了一会儿工作上的事情。

除了凑集资金之后,还需要凌氏帮忙做点其他事情,两个人核对着细节。

“谈完了吗?可以吃饭了。”饭厅,传来居小菜温柔的嗓音。

“不说了我要吃饭了。”凌子墨很积极。

夏绵绵翻白眼。

凌子墨已经小跑步去了饭厅。

远远这么看着,真像一只听话的小狼狗。

她起身也走了过去。

桌子上摆放的永远都是精致的家常小菜,四餐一汤,很营养,看上去也很可口。

凌子墨很自觉地坐在居小菜的旁边,然后开始帮她夹菜。

不停的夹菜。

夹到居小菜整个小碗上,推出了一个特别夸张的小山丘,让居小菜根本就没办法下口。

“多吃点。”凌子墨说。

居小菜看着满眼期待的凌子墨,低头吃了起来。

凌子墨看居小菜在吃着他夹的菜,心里就美得心花怒放了。

夏绵绵真想给凌子墨这狗腿子录个小视频。

“绵绵你也多吃点。”居小菜招呼着夏绵绵。

“好。”她吃得不多。

即使很美味,但胃口就是不太好。

不过她勉强让自己多吃了些。

凌子墨吃得也不少。

三大碗饭,一颗米都不剩。

而且菜几乎也是光盘行动,在居小菜和夏绵绵都放下碗筷时,凌子墨甚至把菜汤都给拌了,硬生生的吃得一干二净。

凌子墨涨到不行。

但他老婆做的饭菜,不能浪费,一颗米一滴油都不能浪费了。

夏绵绵看着凌子墨的好胃口,忍不住嘀咕,“这货是难民来的吗?”

“……”居小菜无言以对。

吃过晚饭之后。

居小菜去洗碗。

凌子墨死活要去洗。

居小菜就放手了。

经过上次的教训,凌子墨洗碗也有了经验,虽然看上去很生硬,但明显不在那么蠢了。

夏绵绵和居小菜坐在客厅沙发上,时不时的看着二货凌子墨。

“凌子墨说一年后你会嫁给他?”夏绵绵问。

“只是一个条件而已。”居小菜说,“我不知道他的心血来潮会有多久!”

“大概会很久。”

居小菜摇头,“不会很久。”

夏绵绵也没多说。

是因为居小菜根本就不知道,凌子墨有多爱她。

夏绵绵打了一个哈欠。

这段时间总是在饭后就容易嗜睡,是特别容易嗜睡的那种。

她伸了伸懒腰。

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让凌子墨送你吧。”

“不用了,阿某在楼下等我。”夏绵绵说,“何况,你就不留下凌子墨多培养培养感情吗?”

居小菜脸有些红,红着说,“他的培养感情,就是动手动脚。”

“哈哈,这也是喜欢的一种表达方式,以凌子墨这样的猪头,你还能期待他有更高级的表达方式吗?”夏绵绵大笑。

居小菜觉得夏绵绵说得很对。

夏绵绵又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题,就先离开了居小菜的家。

凌子墨远远的而看着夏绵绵的离开。

这妞就是甚得他心,聪明的就是给他留下来单独和居小菜相处的空间。

他又可以亲她老婆了!

整个人心都跳跃了起来。

他连忙洗干净碗筷,擦了擦手奔跑过去。

居小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着凌子墨过来,转眼看了一眼厨房。

厨房上还有些水渍,凌子墨应该是不会知道,昨晚厨房清洁都要擦拭干的,否则很容易起印斑。

居小菜也不想提醒凌子墨。

能够主动洗碗,还没有让洗衣槽堵塞也没有把碗打碎,就已经是万幸了。

“小菜。”凌子墨一屁股坐在居小菜的旁边。

居小菜觉得他每次靠近自己,思想都不单纯。

嗯。

她连思想都还没有想完。

就感觉到凌子墨的唇亲在了她的唇上。

舌头探入,深入,纠缠。

居小菜每次都会被凌子墨吻得气喘吁吁。

凌子墨每次都不会在一次之后就安分。

总是会放开她之后,又亲了上来。

缠绵悱恻。

但总会在适可而止的时候,停了下来。

停下来不停的喘粗气,似乎就是在让自己,冷静下来冷静下来。

整个脸都会憋红。

居小菜知道凌子墨很想。

每次都能够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即使没有触碰到。

但这么多年,凌子墨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格,她其实清楚得很。

她就这么一直看着他不停的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不管吻得多不受控制的时候,也不会对她做出了亲吻之外其他任何不规矩的动作,手也不会乱放,最多就是抓着她的肩,让他靠自己更近。

安静的空间,两分钟之后。

凌子墨似乎是缓了过来。

他说,“你觉得我吻技怎么样?”

居小菜一怔。

没想到凌子墨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额。”居小菜不知道怎么回答。

说真的她不太清楚。

和展然接吻过,但是都是嘴碰嘴,没有深入,蜻蜓点水,也谈不上特别大的感觉,就是有些羞涩。

而后准备和展然上床那一次,其实两个人也没有认真的接吻过。

当时心都要痛死了。

想到的都是分别。

不只是她,展然其实也没有在她身体上怎么攻克,恍惚就多亲了一下她的脖子,然后帮她脱了衣服,很多很多不规矩的动作,都没做,展然和凌子墨终究不同,展然不管在什么时候,就算是上床,也比凌子墨绅士很多。

“算了你还是别回答了。”凌子墨突然开口。

不是对自己的吻技不自信。

要知道他天赋异禀,也没找几个女人练习过,就练就了他的炉火纯青。

他问这个问题一方面是想要得到居小菜的肯定,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在让两个人的相处不要那么尴尬。

然而这一刻。

这一刻,问出来就觉得自己在自讨苦吃了。

居小菜的沉思是在和谁对比吗?!

展然吗?!

该死的,他很嫉妒耶。

他一把搂抱着居小菜,直接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居小菜也不太反抗他的任何举动。

其实有时候,他更希望居小菜对他,强势一点。

而不是这般,什么都在顺从。

那种感觉就好像,她在满足小孩子的无理要求!

他压在居小菜的身上。

绝对不能她想起其他女人,绝对不能。

他这次变得有些粗鲁。

把居小菜压在身下狠狠的亲吻。

狠狠的亲吻。

让你想别的男人,让你想。

房间中……

激情不断。

……

夏绵绵从居小菜的家回来。,

她在车上就差点睡着了。

果真。

身体确实会有所改变的。

她回到家,小南看着夏绵绵的模样,连忙说道,“小姐,你看上去很疲倦,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就是困了。”夏绵绵挥挥手,直接上楼。

小南嘟嘴。

自从小南有了阿某之后,就对她各种冷淡了。

不开心。

她转头狠狠的看着阿某。

阿某回头看了一眼小南,就走了……

走了!

卧槽!

她这么不招人待见吗?!

夏绵绵回到房间,勉强让自己洗了个澡,就躺在了床上。

真的是秒睡。

还睡得很沉。

关键是睡着了之后,一直在做春梦。

梦里面就一直被封逸尘亲吻,也没看清楚脸,但就能够感觉到,是他。

他的唇一直缠绵在她的唇上,轻柔,深入,浅出,吻咬,唇舌纠缠。

她也很主动地在回应。

闭着眼睛不停地感受着他的气息,享受着她超高的人气。

她想她果然是想男人了。

想到,春梦不断。

她恍惚还记得,整个过程中她都紧紧的搂抱着封逸尘的脖子,将他的身体不停地靠近自己,她很主动,小舌头就这么伸进了他的嘴唇里,激情四射。

甚至还有些疯狂。

她翻身。

睁开眼睛,看着透过窗户缝隙投射进来的阳光,就这么打在了地板上,有些刺眼,她眯了眯眼,从床上坐起来。

刚刚的梦就仿若还在眼前一样,她深受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这种触感,真的太过真实。

此刻似乎都还有余温。

她伸懒腰,下地。

想来,果真是身体的渴望。

她去浴室洗脸刷牙。

拿着牙刷的那一刻,手突然顿了一下。

她眼眸一紧,看着自己脖子处的位置。

是吻痕?!

她用手擦了擦。

极淡,让人怀疑是不是走眼。

所以……

昨晚上经历的一切到底就真的是梦吗?!

------题外话------

昨日奖励:小烦家的球球、小妖宝贝、深夜书店、高黎贡之约、潇湘清幽

今日问题:所以是不是春梦呢?!

话说今天无二无更二更哦!

以下是花式求月票。

……

封逸尘:我是不是只能出现在这里了。

作者君委屈:重头戏都在后面。

封逸尘: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以为广大读者会相信?!

作者君坚定:信我,得永生!

封逸尘:……滚!

作者君已经圆润的滚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