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阴谋来袭(3)瘆得慌/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忙得暗无天日。

CAS集团的投标要求极高的效率,这确实也是海外集团一贯的作风,他们不喜欢太过繁琐的东西,对他们而言,一个考量标准,一个金额足以说明他们想要的一切,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人际关系网。

夏绵绵整理着各个部门传来的资料。

这次的项目她直接让何源主稿,两个人经常一起写投标书到大半夜。

夏绵绵有时候直接累趴了就在办公室眯一会儿,后来干脆就直接让秘书买了张简易床在办公室的内阁做了一个简单的卧室,供她休息。

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了半个月。

离CAS的招标工作仅有2天时间。

夏绵绵和何源将最后的投标书写好,各类分析汇总整理存档。

夏绵绵约了夏政廷谈工作汇报。

夏政廷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公司了。

准确说,他偶尔会来,也就是一会儿的时间,签个字看看文件,待不到两个小时就走。

现在公司全部传言,夏政廷即将把自己的工作全部交给夏绵绵来全权处理。

当然这只是传言。

夏政廷不管如何,都绝不可能真的放心让她来做任何事情。

她走进夏政廷的办公室。

夏政廷的脸色一直不太好,精神看上去比之前更加萎靡了些,比她这种连续加班半个月的人,还有憔悴很多。

她真不知道夏政廷到底都经历了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坐在夏政廷的对面,“爸。”

“嗯。”夏政廷点头,“项目投标书弄出来了。”

“对,给你做个汇报。”

夏政廷点头。

夏绵绵让夏政廷的秘书帮他们把办公室内的投影电视接好,然后让秘书出去,会议室里面就剩下了夏政廷和夏绵绵。

夏政廷说,“叫小蔚一起上来,让他多了解。”

“好。”

夏绵绵打电话给夏以蔚。

夏以蔚很快出现,难得很有礼貌的坐在了夏绵绵的旁边,很认真的模样。

夏绵绵越发的觉得,夏以蔚的举动有些蹊跷。

按照以往,这段时间她几乎总览大权,夏以蔚不应该有所嫉妒吗?!

心里想着,表面自然不会露出半点声色。

她言归正传,说道,“那我开始了。”

“开始吧。”夏政廷点头。

“CAS项目,从我们了解到的数据,驿城有5家公司投标,除了我们,封尚集团自然在,还有其他三家竞争也不可小窥的集团,甚至是下了重本在跟项目。各个集团都在不停的公关,好在CAS集团一向公平公正,似乎没有任何风声透露出来,会特别偏向谁!”

“继续。”

“所以CAS最大的选择标准显然就是这次招投标的方案,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存在,他们只看他们要的内容。”

“嗯。”夏政廷认可,“以我对之前章闵的了解,他确实是一个铁面无私的人,对待任何人,不管交情如何,在商言商!”

“这对我们而言是好事儿,在我看来,写项目方案是我们的优势。”

“说说我们的方案。”

“这是投标的金额。”夏绵绵直奔主题,“通过对CAS集团的一个挂出来的一个细项目费用,我们核算,CAS的一个打底预算金额应该在32个亿。这是我们处理的一些大数据,董事长可以简单过目一下。”

夏政廷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的公式演算。

摆了摆手,“你直接往下。”

夏绵绵点头,“我对比了一下其他企业的一个资产情况以及他们可能会拿出来的价格,最高的会投到40亿,最低的可能也会有35亿。”

“所以我们选择了42亿?”夏政廷问。

“这是我觉得最保险的投标金额。”夏绵绵说,“当然还不能百分之百肯定。我听说,封尚这个项目跟得也紧。”

“封尚是封逸尘在做吗?”

“不是,他还在国外没回来。”夏绵绵直言,“应该是封逸尘的父亲封铭威在亲力亲为,以我的了解,封文军可能也有参与。封逸尘不在,也就封文军对市场的掌控性最强。”

“对封文军这个老头子,真是都不能怠慢。”

“所以在投标金额的基础上,我让市场部做了一个CAS的纵深了解,发现CAS在国外有一个自己的慈善基金,每年都会通过自己的企业号召力对基金会进行拨款然后将捐款送达到全球的各个贫困地区。这么多年,CAS的慈善涉及范围,却一次都没有到达过驿城,而现在CAS的CEO变成了章闵,我想章闵既然是驿城人,肯定也想过对自己的家乡做贡献。因此,我在投标书赋了一项和CAS义气建立驿城的慈善基金会,一方面投其所好,一方面也是巩固我们之前做的那些慈善事业,一举两得。”

“很好。”夏政廷点头,“你总是会给我带来惊喜。”

“谢谢爸的肯定。”

“项目的投标金额就按照42亿进行投标。”夏政廷直接答应。

“其实有个问题存在。”夏绵绵不得不说。

“你说。”

“42亿的投标金额,对我们夏氏而言存在一定的危机。我让综合部核算了一个具体数据,我们一时之间拿出这么多的投标资金,公司的目前的流动资金肯定是不够的,前期的好几个项目压款,还有慈善项目以及人工成本的提升等,都花费了我们大量的企业资金。现在如果要用这么多钱去投资项目,意味着,董事长需要将公司做一部分银行抵押贷款。”

“任何集团都会做抵押贷款,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为了一个项目突然拿不出来足够的资金,回本的时候再进行偿再正常不过,这也是拉动银行的一个财政收入,并不是什么大事儿。这些年夏氏也好久没有和银行合作深入了,前几天还有行长给我打电话问我们夏氏需不需要钱,想来现在银行的资金流比较充沛,更甚至,我们应该走到前面,按照现在的局势,很有可能其他几家企业也会进行抵押贷款,到时候被人捷足先登,想贷款倒是贷不出来。”夏政廷解释,本来在商场运营上,就真的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那是董事长亲自找银行谈吗?”

“不了,我会给中商银行打电话,平时和他的私交最好,你直接找他谈就行了,他不会为难你,也会给我们核算最高的抵押金。”

“嗯。”夏绵绵点头,“那我什么时候去好?”

“我给他打了电话之后,回你。”

“是。”

“出去准备一下,等我电话。”

“好。”夏绵绵起身。

夏以蔚也跟着起身离开。

“对了,这次的项目我基本没有参与,是相信你的能力。”夏政廷说,“你也多教教小蔚,这个项目让他全程跟你。”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夏政廷挥了挥手。

精神上也不想再应付他们。

夏绵绵和夏以蔚走出办公室。

夏以蔚主动示好,“这次就靠大姐教导了。”

夏绵绵看了他一眼,台面上还是笑道,“别客气,都是一家人。”

夏以蔚笑得邪恶。

夏绵绵也没太搭理,两个人一起走进电梯。

夏绵绵开口随意的问道,“这段时间爸身体不太好?”

“可能是纵欲过度。”夏以蔚直白

夏绵绵蹙眉。

“大多数时间都是杜文娜陪着夏政廷,两个人在房间里面,我猜想可能如此。”夏以蔚解释,“以爸的性格,身体上有什么不适肯定早就去医院做全身检查了,这次并没有,说明可能就是,被杜文娜压榨了!”

夏绵绵当然不信。

但她没有再多说。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夏绵绵直接拿出电话,拨打。

“小姐,你想起我了?!”小南一脸期待。

夏绵绵翻白眼。

她说,“小南,交给你一个任务。”

“我一定竭力完成。”

“你现在回夏家别墅,名义上去帮我拿东西,反正我房间里面的东西,你随便找一件拿回来就行,就说是我要的。去的时候,和你以前较好的佣人些套套话,问问夏政廷这段时间在家里都做了什么,是不是有什么异样的举动?”

“交给我吧小姐,我一定帮你打听清楚!”

“注意别让杜文娜知道了。”

“好。”

夏绵绵挂断电话,终究觉得,夏政廷现在的情况不简单。

但因为这段时间处理投标的事情,她也没有那么多经历来管辖这么多。

以前还有龙一帮她。

现在。

她不去多想。

话说,不知道康沛菡和龙三的婚约进展到了哪一步?!

按照现在的一个情况,

封家大概会等到这次的投标之后,才会张罗结婚事宜。

这么想着些事情。

一会儿接到了夏政廷的电话,说下午去银行见行长。

她答应。

到了下午时刻,就带着夏以蔚还有公司的律师去了银行,谈关于抵押贷款的事情。

银行很热情。

对于这种上门的业务自然是希望越多越好,而且以夏氏目前的一个商业地位,没人会想到会破产,甚至因为牵扯的东西这么多,又在做如此慈善事业,政府也不会轻易让夏氏破产的。

夏绵绵将自己的一个贷款计划给了银行,行长答应明天上午给予最终的报价。

夏绵绵点了点头,带着夏以蔚离开。

银行的事情基本谈妥。

行长虽然没有一口答应,说是还要和总行神情,但看行长的口吻,抵押夏氏集团百分之八的股份贷款25亿,应该不难。

她坐在小车上。

夏以蔚难得很安分,一直陪着她,也不多聒噪,仿若还真的在用心的学习她的各种处理方式。

这倒是越发的让她觉得怪异!

轿车往夏氏大厦开去。

即使临近下班时刻,夏绵绵手上还有一堆事情没有做完,还得加班加点。

正在思考自己到底有哪些工作要处理之时。

接到了杨翠婷的电话。

夏绵绵很少会接到杨翠婷的电话,她显得还有些紧张,“妈。”

“绵绵,多长时间没有回这边了,是不想我们了?”

“不是,这段时间有点忙,妈应该也知道。”

“知道是知道,但总不能忙得忘了家人。”

“妈教育得是。”夏绵绵恭敬道。

“那今晚就到封家来吃晚饭,你爷爷念叨你几时了,你早点回来。”

夏绵绵其实有些犹豫。

想到自己工作上的那一大堆事情,终究还是点头了,“好,我会准时下班的。”

“嗯,那妈也早点回家等你。”

“好。”

挂断电话,夏绵绵微叹了叹气。

别以为她不知道封老头子此刻叫她去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在确定她是不是在帮他收购夏氏而已。

她觉得,也是时候表态了。

“要回封家吗?”夏以蔚开口。

“嗯。”

“大姐不会做什么对夏氏不利的事情吧。”夏以蔚故意说道。

夏绵绵看着夏以蔚,“放心,我很有分寸。”

“我就是随口说说,我猜想大姐也不至于不分轻重。”夏以蔚笑着附和。

夏绵绵没怎么搭理。

每次去封家都会莫名的有些紧张。

何况,这次封逸尘还不在。

她让阿某先把夏以蔚送回了公司之后,就直接去了封家别墅。

阿某在别墅门口等她。

她深呼吸一口气,抬头挺胸。

封家别墅大厅。

封家那一大家子人都在。

封文军看着她出现,说了句,“丫头,舍得来看看我们了?!”

“爷爷,是我不好,不应该因为工作就忙得忘了回家。”

“倒是很会找借口。”封文军笑了笑。

夏绵绵也笑了笑。

“别站着了,先吃晚饭吧。”

“好。”

一大家子人围在饭桌前。

夏绵绵吃得很规矩。

封铭严突然开口,“这段时间逸尘怎么一直不在?这次遇到CAS这么大的财阀集团来投标,他都不回来?!”

“逸尘一直在对接之前谈定的一个海外项目,暂时走不开。”封铭威解释,“那个项目你也知道的,你还明知故问。”

“但对比起来,那完全是小项目,现在这个才重要,否则被某些集团占了便宜,到时候大哥怕是会得不偿失。”

某些集团,自然就是指的夏氏。

封铭威正想义正言辞。

封文军直接开口了,“商业竞争本来就是正常合理的市场竞争,商场就是商场,家人还是家人。别在这里含沙射影的,这么多菜都还堵不住你的嘴吗?!”

封铭严被自己父亲这般说,只得闭嘴,心里还是一肚子火。

他们一家人够憋屈了。

好像就突然被他父亲放弃了似的,完全没有半点存在感。

封文军也没在乎自己二儿子的感受,对着夏绵绵声音还温和了些,“多吃点饭,别影响了心情。”

“不会,二叔的担心也是自然的。”夏绵绵乖巧道。

封铭严更不是滋味了。

总觉得被一个死丫头给压了下去。

显得他为老不尊!

一顿饭吃得各怀心思。

吃完饭之后,夏绵绵就被封文军叫到了书房。

夏绵绵就知道,封文军当着全家的面维护她,总归有他的目的。

这不,这老头子就直接开门见山了,“这次夏氏怎么打算的?”

“我爸让我们势在必得,而且不会有上次温泉项目案的迷雾弹,我们要投资的金额是42亿,下午才和银行谈了抵押带看的事情,我爸这次是绝对不会松手。”

“如果封尚投43亿,就意味着这个项目回到封尚手上。”

“我不知道封逸尘有没有给你说过我们的计划,如果爷爷你真的想要收购夏氏,现在是一个机会。夏氏把大量资金流露在外,自身的资金结构就会有问题,一有问题就会导致企业的不稳定,我爸为了求稳一定会适当拿出一些股票来挽救集团的资金流,也就是说,这个时候是爷爷可以收购夏氏的最好时机。收购了夏氏,CAS的海外电渠项目还不是封尚的吗?!”

“憧憬是很好,但我能相信你吗?”封文军问。

“爷爷如果不相信,就不会来问我了。”夏绵绵肯定。

封文军笑了笑,“但愿如此!”

“爷爷还有什么需要问的吗?”

“你赶时间?”

“招标项目内容还在完善,我得回去加班。”

“回去吧,别累坏了,到时候逸尘回来会责怪我。”

“我会照顾自己的。”

夏绵绵笑。

礼貌着,转身离开。

打开书房的门。

脸色微动。

封老头子发现自己被反算计,会怎样?!

她淡笑,起身准备离开。

刚在走廊上走了两步。

杨翠婷说,“绵绵,正好妈有些话想单独和你说。”

夏绵绵看着杨翠婷。

就是觉得,杨翠婷的温柔,让人莫名瘆得慌!

------题外话------

今日问题:绵绵杨翠婷的身份吗?

以下是花式求月票。

……

作者君:今儿个找出谁出来求月票?封老师、阿九、凌小猪、小白菜。算了!

作者君起立,深情并茂:求月票。(期待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