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翠婷把夏绵绵带到了卧室。

依然是在外阳台上,杨翠婷给夏绵绵泡了一杯清茶。

夏绵绵淡淡的喝着。

杨翠婷说,看上去很自然的聊天口吻,“爷爷给你说什么了?”

“就是说让我趁机帮他收购夏氏的事情。”夏绵绵乖巧的回答。

“你同意?”

“嗯。之前就答应过爷爷,要帮他收购。”夏绵绵点头。

“不觉得难受吗?”

“还好,我父亲对我一直不好,就算不让封尚收购,夏氏也不会是我的,倒不如,我反正也嫁给了逸尘,说来就是封家的人,给自己家人做事情,我心甘情愿。”

“怪不得逸尘会这么喜欢你。”杨翠婷说。

说的时候,眼神分明有些深得看不透。

夏绵绵笑了笑,是不知道怎么回应。

杨翠婷显得很自若,淡淡的问道,“你知道逸尘很喜欢你吗?”

“不知道。”夏绵绵说,看上去很诚实,“以前我们是形婚。”

“但后来他就很喜欢你了,他给我说了几次。”

“那我信了。”夏绵绵笑道,“妈说的是就是,我不怀疑!”

“你喜欢逸尘吗?”

“很喜欢。”夏绵绵肯定。

杨翠婷说,“阴错阳差还真的成全了你们。”

“大概是缘分吧。”夏绵绵附和。

其实心里一直有些疑惑。

疑惑杨翠婷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些事情。

疑惑杨翠婷一般单独叫她都是问她怀孕的事情。

这次反而只字不提。

“没什么了,妈就是告诉你,逸尘很喜欢你,你们两夫妻好好过日子,以后封家不会委屈你的。”

“谢谢妈,我会的。”夏绵绵连忙点头。

“不早了,要早点回去吧,我就不耽搁你时间了。”

“那我就走了。”夏绵绵起身。

杨翠婷看着夏绵绵的背影。

看着房门被关了过来。

杨翠婷直接拿出了电话,拨打,“看到了吗?”

“妈!”封逸尘叫着她。

“放心,我不会伤害她,我就是告诉你,我想要弄死夏绵绵轻而易举,甚至可以神不知鬼不举!”

“我知道。”

“所以别逼我对她下手,做好自己现在手上的事情!”杨翠婷说,“最后,我会成全你和夏绵绵!”

“好。”

杨翠婷挂断了电话。

她眼眸陡然一紧。

脸上的表情狰狞而恐怖!

有些人,早该得到该有的报应了!

……

从封家回来,夏绵绵直接到了公司,和何源又几乎加了半个通宵。

第二天将投标方案再次做了完善,通过了董事会,同时授权和银行签订了银行抵押贷款。

第三天。

去参加了CAS的项目投标。

夏政廷亲自去了。

不管如何,处于对对方集团的尊重,夏政廷也去了。

当然除了夏政廷还有夏绵绵和夏以蔚,何源排不上名号,充当打杂的角色。

夏绵绵坐在CAS临时租赁的高级商务会议室里面,看到了很难得出现在大众面前的封文军。

而封文军的出现,俨然让其他几个集团更加没有了竞争力,想着封尚都已经让老头子亲自出面这个项目了,自然就十拿九稳的会落到封尚集团的口袋里。

夏政廷也有这方面的担心,心里确实没有多大的底气。

之前这个策划项目他参与得也不多,虽然在后期汇报的时候是很满意也很惊喜,但商场的人才济济让他也会不由得不自信,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安静的会议室。

CAS的CEO章闵带着他的助理以及一些项目关键人出现在会议室。

所有人起立,表示欢迎。

章闵40来岁,看上去成熟稳重,很有商业精英的气质,看上去气场也很足。

他温和一笑,“大家不必客气,都请坐。”

所有人都坐了下来。

章闵看了一周,说道,“很高兴今天驿城的所有拔尖集团都来参加CAS的电渠招投标项目,我很荣幸,感谢在场的每一位,特别感谢封老先生,我的启蒙老师,不是你当初的培养,我也不可能发展到现在。”

章闵说,说完之后,还站了起来,对着封文军深深的鞠躬。

封文军笑了笑,“谦虚了,章闵。你自己在读书那会儿就成绩斐然,能够发展到现在,你自己的功劳最大。”

章闵附和着,“谢谢老师的肯定。”

封文军随和的点头。

其他集团负责人开始炸毛了!

谁都没有想到,章闵和封文军还有这层关系,看来这次的投标项目,就是来陪衬了。

夏政廷脸色也不太好。

他低声对着夏绵绵说道,“为什么你没有查出来,章闵和封文军的关系?”

她确实没有往这方面查。

但是。

夏绵绵小声汇报,“爸,章闵能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认亲,其实并不是坏事儿。”

夏政廷蹙眉。

“如果台面上不说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们有可能还会有私底下的一些交易,但既然章闵敢当着这么多集团的面说出来他和封文军关系匪浅,就足以说明,章闵不会因为特殊关系而为谁走了后门,其实他是在给封文军传递这个信息。”

夏政廷细思一想,觉得夏绵绵说得对。

谁傻到会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犯不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这种得力不讨好的事情,影响集团的形象。

夏政廷想通之后,稍微放宽了心。

章闵也没有再啰嗦,直白道,“现在请各位将投标书放在这里,然后我们会直接公开各位的投标具体情况,根据维度进行投标评选,得分最高的集团中标,请大家耐心等待。”

集团开始一个一个将自己的投标书放在了指定位置。

章闵的特级助理亲自拆封,一个一个将投标书拿了出来。

所有人开始心急又耐心的看着大屏幕上投放的结果。

每一个评分维度都在公式的测算下,得出了结论。

最终。

夏氏集团以96分的最高分,拿下了项目。

夏政廷难掩兴奋。

他看了看其他集团的投标金额,42亿元的投标集团还有两个,其中包括封尚集团,而封尚集团却在其他维度上,整整落后了3分,这种成就感,让夏政廷萎靡了很久的精神,突然就显得亢奋了很多。

所有人都在言不由衷的表示着对他的恭喜。

夏政廷虚伪的谦虚,不停地说着,是大家承让承让。

夏政廷这次是确实值得高兴。

因为取胜的不是投资金额,而是夏氏的一个能力展示。

封文军也表示着恭喜。

夏政廷看着这只老狐狸,心里别提多得意了。

当然,两只老狐狸都在各怀心思。

夏绵绵倒是没有想到,封文军最后居然也跟了一个42亿元,是在试探她的真实性吗?!

“所以这次的项目最终有夏氏集团中标,很感谢各位,谢谢!”章闵宣布。

所有人也都只得接受。

毕竟公平公开,没什么好反驳的。

“我输得是心服口服,所谓后生可畏,果真如此。”封文军一番话说得好听,“我只是很好奇,是什么让章闵你白白的给夏氏集团多加了2分,当然,这2分不加夏氏还是取胜的。”

“是夏氏集团的一个慈善设想。”章闵解释,“我很欣赏他们对做慈善的态度,而我自己也很希望通过这次对家乡的集团开拓,同时给家乡的部分山区人民带来些福利,我之前也了解过夏氏的一个慈善,上次也看到了夏总在记者会上的一个表态,我很欣赏你做慈善的激情,我相信我们CAS和夏氏集团的合作,应该会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谢谢章总裁的肯定,谢谢!”夏政廷连忙说道。

“好了,今天的招标会到此结束,耽搁了大家时间。明晚CAS做东,在驿城召开一个庆功晚宴,还希望除了夏氏这个合作伙伴之外,其他人也能够赏脸参加,我同时也会邀请其他集团企业。”

“一定会来的,一定会。”其他人附和着。

所有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出了高级商务会议室。

回到轿车上。

夏政廷绷着的喜悦情绪就真的毫不掩饰了,他说,“真是亏了绵绵你做了这么完善的项目投标书,还因为慈善让CAS对我们的印象更佳,你果然总是给爸爸带来惊喜。”

“爸爸过奖了。”夏绵绵谦虚道。

夏以蔚在旁边显得有些局外。

他就这么看着那对父女。

现在笑的有多得意,之后的结果就会有多惨烈。

既然项目已经拿到。

接下来,谁都没用了!

夏政廷此刻自然留意不到夏以蔚,对着夏绵绵说道,“一周后应该就会签订合同项目,明天晚上的晚宴,一定要盛装出席!这种荣誉感,我们有资格享受。”

“好,我一定好好打扮。”

“小蔚也跟着一起。”夏政廷似乎才想起夏以蔚,忍不住又说道,“你就是应该多和你大姐学习学习,看看她都给我们家带了多少荣耀!”

“是,我会努力的。”夏以蔚很是认可。

夏绵绵看了一眼夏以蔚,依然不动声色。

脑海里面却在想小南那天给她反馈的信息。

说夏政廷这段时间似乎有在吃安神方面的药,隔三差五就会出去一趟,时间不会太长,每次回来情绪好像都会好一点,但管不了多久,佣人还说,晚上还听到过夏政廷大叫的声音,好像是做了噩梦。

夏绵绵始终觉得,夏政廷的精神状态出了问题。

但她在没有找到证据之前,不会轻举妄动。

车子直接开往了夏家别墅。

夏政廷难得心情好,让夏绵绵和夏以蔚不要回去上班了,直接让他们都回了家,吩咐佣人饭菜做丰富一些,当作庆祝。

杜文娜也发现了夏政廷难得的好精神,她连忙上前迎接。

自从夏政廷没有上班之后,杜文娜也就没有去上班了。

“绵绵也来了。”杜文娜微微一笑。

夏绵绵对着杜文娜点了点头。

“今天遇到什么事情了这么高兴?”

“CAS的项目拿了下来,多亏了绵绵。你叮嘱厨房多做几个绵绵喜欢的饭菜。”

“看着绵绵回来,我刚刚就已经给厨房说了,她难得回来一次,当然要吃好!”杜文娜笑着说,“养馋了,还能经常回来不是?!”

“越来越聪明了。”夏政廷还点了点杜文娜的鼻子,以示奖励。

杜文娜温顺的笑了笑。

看来,杜文娜这段时间是把夏政廷抓得牢。

难怪这女人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来找过她了,自然是生活过得不错。

一家人坐在客厅中,聊了会儿天。

又吃过午饭之后,夏政廷还特别吩咐让夏绵绵今天下午别上班,前几天加班辛苦让她补眠,她答应着,看着夏政廷和杜文娜一起回了房,夏以蔚倒是聪明,说爸和大姐不在他得去公司看着,这个时候还真是会表现。

夏绵绵在客厅坐了一会儿。

一会儿,杜文娜从楼上下来。

看着夏绵绵那一刻,是有些心虚的眼神闪烁。

当然也不是明显。

她笑了笑,“怎么不回房休息?”

“在等你。”夏绵绵直白。

杜文娜一笑,看上去很自然,“等我做什么?”

“夏政廷这段时间怎么了?”夏绵绵开门见山。

杜文娜说,“我也不知道,就是好像精神不太好,每晚睡得也不踏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几天还让我陪着他一起去看了心理医生。”

“是吗?”

“听说是更年期的原因。”杜文娜解释。

夏绵绵蹙眉。

“男人也有更年期你知道吗?”杜文娜说,“心理医生说的是,男人的更年期一般不太明显,但如果明显的表现,会比女人的更年期更加严重!”

“我倒是没有听说过。”夏绵绵淡淡道。

“我也是才听说。”杜文娜附和着。

夏绵绵也不再多问。

有些话点到为止。

既然杜文娜已经开始划清了彼此的界限,她也能够接受,她们之间的合作,到此结束。

她起身,“我爸醒了给他说一声,我回去休息了。”

“好。”杜文娜点头。

没有半点挽留。

做样子都没有。

夏绵绵离开,离开的时候说道,“杜文娜,别重蹈覆辙。”

杜文娜身体一紧。

夏绵绵就这么离开了。

杜文娜看着夏绵绵的背影。

就是会对这个女人产生畏惧,就是为胆怯这个女人,就是不自信,自己能够斗过她。

但是。

杜文娜咬牙。

不试过怎么知道不行!

反正,她和夏绵绵之间,立场本来就不一样。

她不主动出击,夏绵绵也会将她一网打尽。

她只是在寻求自保而已。

……

夏绵绵从夏家别墅离开。

她坐在后座位上,在想着一些事情。

阿某开车,透过后视镜看着夏绵绵的模样,开口道,“现在才打听到BOSS之前确实是离开过一次,但就离开了一天,第二天就回去了。”

“嗯,我知道。”夏绵绵点头。

忘了给阿某说了。

阿某还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阿九,我觉得,我们应该坐观其变。”阿某说。

“嗯,继续。”夏绵绵看着阿某。

“BOSS开始采取大行动,肯定是要发生大事情,而大事情的发生也就意味着会有损伤,如果不是一个和BOSS势均力敌的势力,BOSS不会亲力亲为到这个地步,所以,说不定不需要我们出手,对方可能就会灭了BOSS的组织,而我们就不需要再铤而走险。”

“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夏绵绵说,“我以前在我刚重生的那一会儿,就想着要利用另外一个势力来摧毁封逸尘的一切,然后我从中做一些手脚暴露封逸尘的各种行径将他一网打尽。其实现在的想法也差不多,我们坐收渔翁之利。但我担心的是,我们的如意算盘并不是这么好打。万一封逸尘灭了对方,我们很难再找到机会对付他了,所以这次真的要查出来封逸尘要对付的是谁,找到那个组织的头目,说不一定还能合作。”

“好,我明白了。”阿某点头。

夏绵绵说,“先不急,重要的是,别先暴露了我们自己。”

“嗯。”

车子回到家。

夏绵绵回房间休息。

这几天确实很累。

她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睡觉却就是睡不着,反而脑海里面事情很多。

封逸尘离开了这么长时间,封家人也没有要找他,以封文军的性格,不可能不让封逸尘回来,即使这个项目没想过由封家来做,但封文军也没有道理让人封逸尘在外时间这么长,除非就是知道封逸尘现在在做什么!

但阿某又说,大BOSS听声音是个女人。

也就排除了封文军的可能!

不是封文军,还能是谁,会支配者封逸尘做这么多事情!

夏绵绵一个一个的思考。

封逸尘的奶奶吗?

有些人就喜欢用一些身份来隐藏自己避免被发现。

但是……

封逸尘的奶奶这么多年一直勤勤恳恳的在大学任教,现在的身材看上去也有些微发福,不像是可以统领一个组织的人,至少她的形态半点都没有让人感觉她会是一个有身手的人。

如果不是封逸尘的奶奶?

所以是封逸尘的母亲吗?

夏绵绵想着杨翠婷的模样。

杨翠婷的出生本来就很蹊跷,也不是什么富贵家庭,封逸尘的奶奶至少还是书香门第之家,这是整个驿城大学都知道的,而这种来历一般很明了的人,很难拥有特殊身份!

而杨翠婷……

夏绵绵蹙眉。

她貌似从来也没有听封逸尘说起过他母亲娘家的人,杨翠婷当年和封铭威的事情炒得沸沸扬扬,她当初为了了解封家人也做过深入的调查,也看过当年的一些新闻,新闻中貌似有人提到过说杨翠婷没有家人,对于一个孤儿而言可以嫁进封家,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夏绵绵这么一想,就觉得杨翠婷真的是很可疑。

仔细回想,封逸尘除了很听封文军的话之外,对杨翠婷也是毕恭毕敬,而且每次封逸尘单独去见了杨翠婷之后,好像脸色都会有些异样。

而杨翠婷这么一个豪门长媳妇,在封家其实存在感并不强,反而还没有封家的二媳妇俞静要得多,当然夏绵绵不知道是不是杨翠婷习惯伪装,总之在封家,看不出来杨翠婷的野心有多大,总觉得仅仅只是在辅助封铭威,勤勤恳恳的为封家做好自己的本分,当然也不排斥,杨翠婷在表现她长媳的大度!

但归根结底。

杨翠婷的嫌疑还是很大。

夏绵绵翻身。

她想,或许可以试探试探。

其实,应该不难。

她闭上眼睛,缓缓让自己睡了过去。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她应该对自己更好一点!

------题外话------

昨日奖励:静默的爱、fengcui123、A流风之回雪、红中發财样样来、QQ3a8099cea50e63

今日问题:怀疑到杨翠婷头上了,惊不惊喜?!

以下是花式求月票!

……

凌子墨:恩很宅,你开始冷落我了是不是?!

作者君:……

封逸尘脸黑:闭嘴!

凌子墨不悦:我想我家小白菜。

封逸尘:有我想吗?

凌子墨:你也想我家小白菜!

封逸尘:……

作者君旁白,我还是做一个安静的美女子,安静的求月票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