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阴谋来袭(4)阴谋爆发/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

晚宴。

夏绵绵下午就去了礼服区,挑选今晚的晚宴。

夏政廷对今晚的晚宴很看重,上午还打电话给她提醒了,让她盛装出席。

夏绵绵点头答应。

然后叫了何源陪她一起。

何源当然是受宠若惊。

这种上流宴会,他平凡家庭自然不可能有机会参加,而他现在的职位也没有到会被人邀请的地步,被突然叫着一起去参加晚宴,多少带着些兴奋。

夏绵绵为何源选了一套衣服。

黑色的燕尾服,白色衬衣,黑色领结。

何源现在的身份不适合他张扬,稳重内敛一点更好。

何源打扮完毕之后,就坐在化妆间等她。

他看着夏绵绵繁琐的一套化妆程序,忍不住开口道,“参加宴会,都要这样吗?”

“是,而且是每次都要。”夏绵绵补充。

何源摇了摇头。

“你以后要参加的时间还很多,最好要有耐心陪你的女伴。”

何源耸肩,低头看杂志。

打扮了2个多小时。

夏绵绵才完成了她今晚的所有。

她站起来,看着镜子中自己穿着银色晚礼服,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的材质,将她绝美的脸蛋衬托得星光闪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恍惚看上去就像是误入人间的精灵,灵动又带着性感。

何源走过去,不由得感叹,“我想我终于能够理解女人花这么长时间打扮是为了什么了!”

夏绵绵得意一笑,“走吧,时间不早了。”

何源点头。

两个人离开商场,坐车到了宴会大厅。

长长的红地毯。

何源深呼吸了一口气。

夏绵绵忍不住一笑,主动挽着他的手臂,“别紧张,凡是都有第一次。”

“嗯。”何源点头。

两个人一起走进了宴会现场。

宴会厅中金碧辉煌,此刻已经有了很多达官贵人。

夏绵绵带着何源,直接走向了宴会的主人,章闵那边。

她顺手拿了两杯香槟,递给何源一杯。

最基本的礼仪何源还是懂的。

“章总裁。”夏绵绵上前,礼貌的叫着他。

“是夏总到了。”章闵显得很热情,他说,“今天你简直太美,完全可以碾压全场!”

“很高兴得到章总裁的肯定。”夏绵绵盈盈一笑,笑起来的样子,是真的很美很璀璨。

“你父亲呢?怎么还没来?”章闵左右看了看。

夏绵绵一怔。

夏政廷还没来吗?!

她以为他早该到了。

她不动声色的微笑着,“应该在路上了,CAS的宴会,我爸肯定会亲自参加的,尽管他这段时间身体有些不适。”

“他身体怎么了?”章闵关心道。

“小问题,就是需要多养养。”

“是啊,到了我们这岁数,确实应该多注意身体了。”章闵笑着说道。

夏绵绵笑了笑,“章总裁还很年轻,正直壮年。”

“哈哈,是吗?”

“男人四十一枝花。”夏绵绵尽量说些好听的。

章闵今天心情倒是不错,很随和,和夏绵绵多谈了几句。

陆陆续续,来大厅的人越来越多。

“章总裁,你好。”身后,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嗓音。

夏绵绵微转身。

礼节性的还稍微让开了一些。

有人来敬主人的酒,自然应该腾出位置。

她眼眸看着龙天,然后也看到了龙一。

龙一当然也看到了她。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彼此,自然的移开了视线。

“恭喜CAS的电渠招标项目的成功,也恭喜夏氏集团拿下这个项目。”龙天很是热情的恭喜道。

“谢谢,谢谢龙先生。”章闵连忙说着。

但凡是驿城的人,都对龙门有所了解,大概从小就在父母下耳濡目染,对这个神秘的地方,产生着好奇。

章闵也很久没有回来了,突然能够见到龙门的人,看得出来他的兴奋。

“我敬你们一杯,预祝你们这个国际项目,马到功成。”龙天豪迈的主动举杯。

龙一也举杯了。

章闵连忙也举了起来,夏绵绵只得和何源一起,和所有人一干二净。

“感谢,感谢!”章闵说道。

龙天又随便说了几句,就带着龙一去了一边,和其他人畅聊了起来。

自从龙天开始活跃在上流圈之后,人看上去随和了很多。

夏绵绵看了一眼龙天和龙一的背影,看着其他宾客频繁的来敬酒章闵,也找了个借口,带着何源走向了一边。

“我去上个洗手间,你多了解一下宴会里面的人,这里面的差不多都是驿城商业圈的大佬们,有个基础印象,对以后你的发展有帮助。”

“好。”何源点头。

也知道夏绵绵给了他绝好的资源。

夏绵绵点了点头。

虽然何源年轻,但何源很稳重,她很信任他。

她离开宴会大厅,直接去了洗手间。

她走进一间马桶,蹲在马桶旁边,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呕了两下,胃里面的东西就稀里哗啦的吐了出来。

吐得有些多。

她隐忍了好久,才让自己缓过神来。

她走向洗漱台,擦了擦嘴唇,又补了补妆。

她看着自己有些苍白的脸色,看着依然平坦的小腹。

她转身,直接走了出去。

走出去的时候,拿起电话拨打。

“爸。”

“你到了吗?”夏政廷问。

“我到了,你还没到?”

“马上就到了。”

“那我在大厅门口等你。”

“好。”

夏绵绵挂断电话。

以夏政廷的性格,应该不至于迟到这么久。

她直接往大厅门口走去。

刚走了几句。

迎面对上龙一。

龙一看着她。

夏绵绵顿足。

就是上次在封家别墅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两个人彼此有些小尴尬。

夏绵绵微微一笑。

想着,就这么擦肩而过。

“绵绵。”龙一突然叫着她。

夏绵绵抿唇。

“封逸尘不在驿城吗?”

“不在。”

“去了哪里?”

“具体我也不知道。”

“封逸尘可能会有危险了。”龙一提醒。

夏绵绵看着他。

“你最好提醒他不要轻举妄动。”

“所以封逸尘想要动的人,是你们龙家人?”

“只是猜测。”龙一说,“前段时间因为封逸尘闯入龙门差点杀了我父亲之后,我父亲就一直在找机会动手封逸尘,但封逸尘突然就消失了,我们揣测,他应该是故意隐藏了起来,然后想要攻打我们龙门。我们龙门暗地里的生意,被他抢了好几单,而这几单生意,都是军火买卖。”

夏绵绵沉默。

“龙门的实力和外界传闻的一样,我们有我们的地下军队,我们还和其他多个国家的雇佣兵一直有着密切来往。”龙一说,“如果封逸尘不想死,就真的不要以卵击石。”

“龙一。封逸尘组织的杀手也不少。”

“但比不上龙门。”

“杀手的身手会比雇佣兵的身手更高。”夏绵绵说,“而且你能够找到雇佣兵,我相信封逸尘也可以。”

龙一蹙眉。

“如果封逸尘是针对龙门,你绝对不要掉以轻心,我知道龙门的势力很足,但我希望,你们做好最充分的准备,因为封逸尘做的事情,很难又不成功的!”

“好。”龙一点头。

“不管我们现在的立场如何。”夏绵绵直白,“还是那句话,我站在的是你这边。”

龙一惊讶。

夏绵绵微微一笑。

她提着裙摆,离开。

她没有骗龙一。

在关键时刻,说不定她还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夏绵绵脚步刚到大厅门口。

就看到夏政廷和夏以蔚从车上下来,走在了红地毯上。

夏绵绵热情的上前。

夏政廷脸色不太好。

夏绵绵自然的挽着夏政廷的手臂,“爸是身体不舒服吗?”

“没什么大碍。”夏政廷说。

夏绵绵也不再多问。

三个人一起走进了宴会大厅。

夏政廷直接走向了章闵。

章闵当然是一脸热情,职场上的人不管任何时候都会不动声色的。

夏政廷也很热情的和章闵聊天,畅想着项目的合作未来,谈得很是激情。

夏绵绵安分的在旁边,偶尔附和几句,调节气氛。

说了有好一会儿。

夏政廷才带着他们离开。

一离开,夏政廷的脸色明显就更差了些。

夏政廷揉着自己的头,似乎是疲倦到不行。

“爸,你怎么了?”夏绵绵询问。

“没事儿,就是刚刚吃了一颗安神药,现在有些发困。”夏政廷说。

“为什么要吃安神药?”夏绵绵诧异。

“这段时间精神不好,医生让吃的,平时都是晚上睡觉吃,结果今天精神一直不好,我就在出门前吃了一颗,想要安稳一下,哪里知道吃了之后这么想睡觉。”夏政廷无奈地说道,“绵绵,我就先回去了,你帮我多陪陪章闵。”

“好,但是爸真的没事儿吗?”夏绵绵担心。

“睡一觉就好了。”夏政廷说着。

“我陪爸回去吗?”夏以蔚开口。

“不用了,你跟着你姐多认识认识些人,这种场合很难得,也在章闵面前多刷刷存在感,以后项目合作的事情,你也要多多主动知道吗?!”

“好。”夏以蔚点头。

夏政廷看上去真的是实在困得很,他说,“那我就先走了。”

“我送你上车。”夏以蔚连忙说道。

夏政廷点了点头。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夏政廷和夏以蔚离开。

夏政廷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会突然精神这般不好!

她转眸,看着何源从远处拿了些点心过来。

夏绵绵吃了两个。

“董事长又走了?”何源问。

“是啊,是不是觉得很蹊跷。”

“有点。”何源点头。

夏绵绵等了一会儿,看着夏以蔚回来,直接走向她,主动开口道,“大姐,你带我去多认识一些其他人吧,对我以后的发展也有帮助。”

夏以蔚基本很难承认自己比她低一等,但现在的表现却很明显。

明显的让她带他发展。

夏以蔚的转变也是奇怪得很。

她点了点头,顺便带着何源一起,一一和大厅中的大佬些,完美的交际着。

一圈下来。

夏绵绵其实也有些累了。

高跟鞋太高了。

她交代了夏以蔚和何源两句,去了后花园坐。

她揉着有些发痛的脚。

“不是自找罪受吗?”龙一从黑暗中走出来。

夏绵绵也没有被吓到,她说,“你还没走。”

“我父亲很喜欢这样的场合。”

“但你不喜欢。”

“所以我才出来了。”

“你不怕你父亲看到我和你幽会吗?”

龙一笑了笑,“我答应过他,他就会信任我。”

“真好。”夏绵绵感叹。

有这样的父亲真的不错。

龙一静静的打量着夏绵绵。

看着她今晚真的美得有些晃眼,看着她穿上重新高跟鞋,恢复了她的女王霸气,大约是准备继续出去战斗。

这个女人,他似乎从来没有看到过,她真正胆怯和需要去逃避的时候。

不管给她说什么,她都是一脸坦然。

夏绵绵起身准备进大厅。

有些场合,该应酬的就是得拼命去应酬。

夏政廷走了,她代表夏氏,又是CAS的合作伙伴,不能这么躲在角落,还得主动去接受,别人的恭维。

这么想着。

她刚走了两步。

夏以蔚突然脸色有些奇怪的跑了出来,跑出来看着夏绵绵的那一刻,一把抓住他,整个人显得很紧张。

夏绵绵眼眸一紧,“怎么?!”

夏以蔚说,“刚刚接到电话,说爸出车祸了!”

夏绵绵看着夏以蔚。

看着他夸张的表情。

她就说,夏政廷这几天的精神状况一定有问题!

------题外话------

以下是花式求月票。

……

读者:小宅小宅,你上一章忘记写章节名了。

作者君:有吗?

读者:有的有的。

作者君:哦,我想起来了,章节名是《第139章,求月票》

读者:当我什么都没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