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阴谋来袭(5)夏政廷下场/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市中心医院。

急救室走廊。

夏绵绵和夏以蔚匆匆赶了过去。

急救室的大门紧闭。

很安静的地方,显得有些阴森。

夏绵绵和夏以蔚前脚刚到,杜文娜接到通知也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她显得很激动,“怎么会这样,出门的时候不都还好好的吗?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车祸,老李呢?!”

杜文娜眼眶通红,整个人完全无法接受的模样。

“听说是被追了尾。”夏以蔚说,“接到交警电话的时候,交警说的是车辆追尾了,刚好追到爸坐的地方,整个车子都挤压得变型,后面是一辆超重的大货车,没能刹住就给撞了上去。司机老李没事儿,现在被吓得在病房直哆嗦,好像说是,爸一上车就睡着了,车祸发生的时候,他还在睡眠中,以至于一点防备都没有……”

杜文娜瞬间就哭了出来,“要是有个什么该怎么办?我今天就劝了政廷让他不要来了,他本来身体就不好,出门才吃过安神药,本来就容易打瞌睡,他却硬是要来,要是我能拉住他,他也就不会不会……”

夏绵绵看着杜文娜的模样,又看了几眼夏以蔚,表现得倒比他们谁都冷静。

她其实一直在想。

这事儿发生得确实蹊跷。

当然她其实并不同情夏政廷,夏政廷丧尽天良,早该落得如此下场,她倒是没有想到,夏以蔚会真的有这么大的胆量对夏政廷下手,要知道以前卫晴天敢直接弄夏政廷也是被逼无奈,何况当时卫晴天还觉得自己证据确凿,且对之后有了一全盘的计划和考虑!

夏以蔚才刚刚失去了他母亲这个得力助手,这么快就真的对夏政廷下手了?!

她之前在发现夏政廷身体欠佳的时候就在怀疑了,但一直不觉得夏以蔚敢这么做,她果真是小看了夏以蔚,还是说,夏以蔚在被人所怂恿?!

她深深的看了几眼杜文娜。

看着杜文娜急得直哭的样子,若有所思。

三个人在走廊上等了足足有四个多小时。

中途交警来询问了一下情况,也有肇事者司机及家属过来看了一下,但怕引起纷争,经常让对方先回避了,等夏政廷手术完了之后,再做接下来的后续处理。

深夜凌晨时刻。

急救室的大门终于打开。

医生率先走了出来,显得很是疲倦。

几个人一起连忙冲了上去。

“医生,我爸怎么样?”夏以蔚很是激动,很是激动。

医生取下口罩,摇了摇头。

“医生你说话啊,你说话!”夏以蔚看上去很紧张。

医生叹气,说道,“我们尽力了。”

“所以……”夏以蔚直直的看着医生。

“病人应该很难会再清醒,我们给他做了紧急手术,心跳还有,但应该很难再醒过来,换句话说,可能就会成为植物人。”医生直白。

“你说我爸……植物人!”夏以蔚不敢相信。

“今晚是关键时期,如果今晚他醒不来,以后想要醒过来,会很难。”

“那今晚能醒过来的几率大吗?”夏以蔚连忙问道。

“按照以前的案例,几率很小。但医学上也会有奇迹发生,今晚你们陪着他,多呼唤他,可能会有转机。”

夏以蔚那一刻似乎是想了一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接医生的话。

医生也不再多说,先离开了。

刚离开,护士就急忙推着夏政廷从急救室里面走了出来。

夏政廷脸色惨白,多处伤口,看上去伤得很重很惨烈。

夏以蔚看着夏政廷出来,大声叫着,“爸!”

护士说,“别太激动,我们先推着病人去重症室!”

所有人跟着一起到了重症室,被禁止在了门口。

待他们换上了医院专用的衣服之后,才一个一个的走了进去。

最先进去的是夏以蔚,他看上去一直很激动,一直很激动,哭得昏天暗地!

然后是夏绵绵。

夏绵绵坐在夏政廷的身边。

说真的,夏政廷的报应来得有点快,她其实还有点接受不过来,她原本想的就是,拿过夏氏之后,夏政廷该哪哪去,她不会同情他自然也不想再多害他,退一万步讲,他毕竟是夏绵绵的父亲,她犯不着赶尽杀绝,而且夏政廷没有了夏氏,这份打击也不算小,够他悔恨终身了!

她说,“如果你能够醒过来,你就会知道,你的车祸不是意外而是预谋!”

夏政廷一动不动。

夏绵绵说,“陷害你的人是你的亲生儿子,你要是就这么睡了过去,那他一切都会的得逞,你应该也会死不瞑目!”

夏政廷依然没有反应。

夏绵绵想过了,与其说是那么煽情的话,倒不如把真想告诉他,可能还能刺激他的神经,在她看来,她在夏政廷的心目中,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感情,她也唤醒不了他心中的那份爱和牵挂。

她陪了夏政廷半个小时。

结果,还是徒劳。

杜文娜也进去了,进去也是哭,各种煽情。

最终,没有谁唤醒了他。

医生第二天去检查了夏政廷情况,大脑坏死,基本宣布植物人的结果!

甚至说,可以选择让他安乐去世!

夏以蔚作为大孝子,当然一口拒绝,说一定会等到他父亲醒来的,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做任何威胁他父亲性命的事情。

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是对着夏绵绵的。

夏绵绵回视着夏政廷,直白道,“我一直坚信爸会醒过来,所以我完全支持你的决定。”

夏以蔚看了一眼夏绵绵,不再多说。

夏政廷出车祸变成植物人的消息,瞬间就在整个驿城炸开了锅。

一点风声,就能够让驿城全部沸腾了起来。

就连在国外的封逸尘都接到了消息。

他打电话回来。

夏绵绵此刻正离开医院,疲倦的坐在阿某开的小车上。

其实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情绪。

她接通电话,“封老师。”

“你父亲的事情,我看到新闻了。”

“嗯。”夏绵绵点头。

“你听上去很疲倦?”

“守了他一晚上,今早医生宣布了大脑死亡,很难会有苏醒的可能!”

“在伤心吗?”封逸尘问她。

“不会。”夏绵绵直白,“他和我没什么关系,而且也并不觉得他是什么好人。”

那边没有接话。

夏绵绵说,“我们的计划可能就要变了,可惜了做了这么多,到头来,没想到会被夏以蔚弄得一个措手不及。”

“如果你有心情,我和你谈谈接下来我的想法。”

“你说。”

“你父亲植物人,也就是说不能再处理自己所有的事情,而大脑死亡法律上可以认定为已经去世!所以,你现在要思考,他有没有留下遗嘱,如果没有,按照继承法,你和夏以蔚共同继承,根据你现在多持有的百分之五的股份,你自然就是夏氏最大的股东。”

“如果有遗嘱呢?”夏绵绵问。

既然夏以蔚在这个时候动手杀夏政廷,肯定就有十足的把握可以继承夏政廷的所有财产!

“有遗嘱,当然就要看遗嘱的分割情况,以我对你父亲的了解,他应该会把股权全部留给夏以蔚,你能够获得的,不过是他名下的一些不动产,应该也不会很多。”封逸尘分析。

“我猜想也是。”夏绵绵点头,“我们就按照现在全部由夏以蔚继承的结果来处理。”

“好。”封逸尘也不多问,他说,“如果是夏以蔚接管了夏氏集团,同样的道理,他也一定会会因为夏氏的资金周转不灵而不得不变卖自己手上的股份,这样一来,我们还是可以通过原来的方式来收购了夏氏集团,更甚者,在夏以蔚手上收购,应该比在夏政廷手上更轻松!”

“但也有可能,夏以蔚野性没有夏政廷的那么大!”夏绵绵提醒。

“是。”封逸尘认同,“夏政廷在商场几十年,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所以敢去冒险,以他在商场的的位置,他觉得他应该能够成功,而且刚好遇到这么好的机会,他肯定不会放过,甚至会铤而走险,但夏以蔚不会,他如果上位,第一件事情肯定是求稳,当他发现他无力让夏氏的收支平衡时,他可能就会松手,直接和CAS毁约都有可能,这样至少他能够保住夏氏的基业不倒,而我们这次就很难在他手上收购得了夏氏集团,得寻找下次机会!”

封逸尘什么都为她分析好了!

她听到封逸尘说,“如果你不急,就再等等,以夏以蔚的能力,也最多不超过2年的时间,我们能够从他手上收购夏氏集团!”

两年?!

夏绵绵淡笑了一下,并没有出声。

2年时间太长了。

她怕她等不到那一天,就辜负了夏绵绵的给她的这具身体。

而如果等不到那一天,夏以蔚就可以抱着夏家的企业,昧着良心做了这么多坏事儿,过上他自大的日子,她是一个瑕疵必报的人!

怎可能看着夏以蔚得逞,怎可能看到他逍遥!

她宁愿最后她死了,将夏氏所有的财产,捐给慈善!

“绵绵。”封逸尘叫她。

是因为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她说,“我再考虑一下。”

“嗯。”

“那不说了,我回去休息了。”

“好。”封逸尘答应着。

大概也知道她今天心情不佳,所以没有说其他话语,比如情话。

夏绵绵在挂断电话那一刻。

封逸尘突然开口,“绵绵,如果没事儿,不要去封家?”

“为什么?”夏绵绵蹙眉。

“我怕他们为难你,毕竟夏氏收购,这次可能真的就会泡汤了!”

“好。”夏绵绵点头。

点头,先把电话挂断了。

封逸尘还是没有给她说实话。

他的提醒不是怕封家人因为不能收购夏氏为难她,而是怕封家有人会想杀了她吧?!

她冷笑。

看着驿城川流不息的街道,若有所思。

夏绵绵回到家里之后,是关了机睡了一个下午。

她确实困。

困到不想任何人来打扰。

等她睡醒之后打开手机,无数的电话提醒短信,此起彼伏。

她去洗了脸,让自己清醒之后,拿起手机坐在外阳台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一一翻着电话的记录。

她先给居小菜回了过去。

“绵绵。”那边明显激动。

“我还好,没事儿。”

“但你父亲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我和他感情本来就不好。”

“……”居小菜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了。

“我身世比较复杂,不是没心没肺。”夏绵绵说。

居小菜解释,“我没有这个意思。”

“但我怕你误会。”

“你是说,你不是你父亲亲生的?”居小菜很惊讶。

“算是,也算不是,总之,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反正我现在很好,没有那么多要死要活和难受,况且,你也知道我父亲害死了我母亲,他落得这样的下场,没什么值得同情的。”

“哦,好吧。”居小菜点头。

夏绵绵说,“没事儿我挂了,一堆人给我打电话。”

“嗯,你要是有什么,一定要来找我。”

“我知道。”

挂断了电话。

夏绵绵深呼吸了一口气,又翻下下一个号码。

凌子墨。

她拨打过去。

那边接通,“我知道了,刚刚我就在居小菜的旁边,你没事儿就好了!你回头记得告诉逸尘我有关心过你,好了拜拜!”

电话就挂掉了。

琢磨着这头猪是怕她打扰到了他和居小菜的好事儿吗?!

这么没心没肺的性格和小菜小心翼翼过日子的性格,还真是互补。

她继续往下翻。

对于那些陌生来电,大多是媒体记者的,她现在不想回复。

她给何源回拨了过去。

“董事长真的成了植物人吗?”何源询问。

“百分之九十!”

“我又不得不感叹,发生在你身边的事情,确实好多。”

“怕跟着我了?”夏绵绵调侃。

“还会看玩笑,证明你没事儿。”何源总结。

“我还好,但……有可能我们俩会被夏氏扫地出门!”

“……”

“你怕了?”

“就是心疼。”何源说,“年薪还没倒手。”

“小鼻子小眼睛的。”

“总之你没事儿就好,相信你应该很忙,我就不打扰你了。”

“嗯。”

何源确实是她工作上最好的伙伴,没有之一。

她往下翻着手机。

按下去的时候,深呼吸了一口气,“爷爷。”

“听说你爸出了点事儿!”

“医生宣布大脑死亡,可能终身植物人。”

“我很遗憾。”

夏绵绵捏着手机。

“有空我会去看看你父亲。”

“谢谢爷爷的关心。”

“你如果有空,回别墅来一趟,爷爷有些事情想当面问你。”

“好。”夏绵绵一口答应。

她不是忘记了封以尘的叮嘱,而是,有些事情她需要自己去了解。

她放下电话。

基本上,回完了。

其实真正关心她的人,也不多。

她去衣帽间换了一套衣服,转身走出卧室。

下楼。

大厅中,小南看着夏绵绵出来,连忙红着眼眶跑过去,“小姐,我都不知道老爷,我都不知道他……前几天老爷身体这么不好,为什么就不多在家休息,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小姐应该很难过吧?!”

“我很好。”夏绵绵泼冷水。

小南挂着眼泪,眨巴着眼睛。

小姐好冷漠。

夏绵绵转头对着阿某,“送我出去一趟。”

“我也要去!”小南自告奋勇。

“在家好好待着。”

“小姐喜新厌旧!”

“不,我是好男色。”

“……”小南被堵红了脸。

夏绵绵直接走了。

小南一脸委屈。

小姐不禁要抢她的男人,还要给姑爷戴绿帽,小姐是坏人!

鉴定完毕!

……

夏绵绵坐在后座。

阿某认真的开车,往夏家别墅去。

夏绵绵说,“我想,我应该猜到谁是大BOSS了!”

“谁?”阿某不自觉的紧张。

应该所有杀手都会很紧张。

因为这个人物,太神秘了。

越是神秘的,就会被认为,越是强大!

“等我确定了之后再告诉你。”

阿某点头。

车子很快到达封家别墅。

正好是晚饭时间。

夏绵绵客客气气的和封家人吃晚餐,接受着他们不由心的安慰。

吃过晚饭之后,夏绵绵自然就被封文军叫去了书房。

封文军直白,“你父亲的事情我很遗憾,但人活着就要往前看。对于现在你父亲突然出现的变故,你打算怎么做?!”

“我刚刚也和逸尘通过电话了,如果我父亲立了遗嘱,那么很有可能夏氏就是夏以蔚的了,夏以蔚刚上任肯定求稳,所以这次可能无法顺利收购!”

封文军脸色明显不好,但似乎也找不到理由发脾气。

“但这只是一种可能性!”夏绵绵一字一句,“我这次会在不花一分钱的情况下,拿下夏氏集团!”

“是吗?”封文军带着怀疑。

此刻,却也被夏绵绵的霸气所震慑。

夏绵绵说,“爷爷给我点时间,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好,我相信你!”封文军一口说道。

那一刻明显心情好了些。

是知道,夏绵绵从来不会信口雌黄!

夏绵绵说,“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爷爷我就先走了,很多事情还需要我去亲自处理!”

“去吧,我等你好消息。”

夏绵绵点头。

她走出封文军的书房,缓慢的走在走廊上。

她眼眸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房门。

这个时候,杨翠婷在楼下大厅,还是在卧室?!

她心里琢磨。

却还是往楼下走去。

刚走到楼梯口。

迎面对上了杨翠婷。

她灵机一动,好机会!

身体突然往前靠,看上去那一刻似乎是脚步不稳。

眼看着自己的身体就要扑向杨翠婷。

她设想了两种可能。

第一种,杨翠婷只是一个普通的人,那么结果就是,她们两个人都有可能从楼梯上摔下去,但以她的身手,她应该能够眼疾手快的抓住护栏,同时抓住杨翠婷避免灾难的发生。

第二种,杨翠婷不是一个普通人。杨翠婷不是普通人,自然就会本能的保护自己。普通人和有身手的人保护自己的方式是不一样的,而练过的人会一目了然。

短短半秒钟时间,夏绵绵脑袋急速转动!

她身体就这么扑了过去。

还未真的靠近杨翠婷。

杨翠婷手一伸,直接接住了夏绵绵,手劲儿很稳,夏绵绵撞进她怀抱的时候,她几乎没有感觉杨翠婷的身体有任何后仰的痕迹。

夏绵绵心惊的看着杨翠婷。

在别人看来是因为差点摔跤而有的心惊。

其实内心是……发现了极大的秘密而感到的一丝恐怖。

她没有想到,杨翠婷才是那个幕后BOSS,才是那个操控他们所有一切行为的罪魁祸首。

她努力再让自己平静。

这种感觉很难形容,甚至脸色煞白。

“下次走路小心点。”杨翠婷笑着说。

“是,对不起妈,差点让你和我一起摔了下去。”夏绵绵努力让自己平静,平静下来。

“还好我拉住了扶手,否则我们俩真的会一起滚下去。”杨翠婷自若的说道。

夏绵绵越发的肯定就是杨翠婷了。

刚刚她分明很清楚的看到,她根本就没有拉护栏,她就是空手将她稳稳的接住了。

“嗯,下次我会小心的。”夏绵绵乖巧的点头。

“刚刚爷爷对你说什么了?”

“说我父亲的事情,我知道怎么做的。”夏绵绵保证道。

“别太为难了自己,看你好像都瘦了,逸尘回来会心疼的。”

“谢谢妈的关心,我会照顾自己的。”夏绵绵说,心里的恐惧其实一直都在,但此刻却就是要表现自己的淡定自若,她说,“那我先走了,夏家现在还一团糟!”

“好。”杨翠婷和蔼可亲,“路上小心点。”

“嗯。”

夏绵绵走过杨翠婷的身边。

总觉得身后有一道视线一直看着她。

看着她毛骨悚然。

所以。

杨翠婷就是封逸尘的大BOSS,封逸尘所做的一切都是杨翠婷在指使他!封逸尘是杨翠婷的儿子,是不是封逸尘从出生开始,就在杨翠婷的阴影下,过上了无可选择的血腥之路。

那么问题又来了?!

封家其他人知不知道封逸尘和杨翠婷的暗地组织呢?

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如果知道,封家人应该没有谁敢招惹杨翠婷才是。

既然封家人没有怎么把杨翠婷放在眼里,十有八九是不知道的。

意味着,杨翠婷只是在封家以掩饰自己的身份而已,这么一个身份,这么一个在商场辅助在家里辅助的一个妇女身份,很难会被人怀疑,如果不是阿某告诉她说大BOSS可能是女的,她也不能怀疑到杨翠婷的身上去。就算怀疑,如果不是因为她现在是夏绵绵的身份,要去试探根本就试探不了,毕竟杨翠婷不知道她是阿九,对普通人而言,这种小儿科的把戏,是看不出来对方有没有身手的,自然,杨翠婷对她就没有那么防备。

她深呼吸一口气。

尽量让自己不是以跑的速度离开封家别墅。

她看着门口等候的阿某。

阿某为她打开车门,两个人坐进了小车上。

“走。”夏绵绵声音甚至有些不受控制。

阿某将速度开快了些,似乎也发现了夏绵绵的异样。

“怎么了?”阿某问。

“我知道大BOSS是谁了!”

“是谁?”

“杨翠婷。”夏绵绵说,肯定的口吻一字一句,“封逸尘的母亲。”

阿某保持冷静。

夏绵绵说,“我以前还没有把杨翠婷放在眼里,最多就是觉得她是商场上有些手腕的精明女人而已,没想过她会对我产生什么威胁,想想以前多次和她单独在一起,后背就会升起凉意。我真怕在某个我根本就留意不到的瞬间,就被暗杀了!”

阿某很沉默。

似乎也在因为知道了大BOSS的身份而带着些说不出来的内心情绪。

夏绵绵也不再多说。

她只知道,以后她真的会很少去封家别墅了。

封逸尘依然提醒她让她不要去,就意味着杨翠婷可能会有要杀她的念头,而之前被爱莎追杀的那一次,说不定就是杨翠婷发的命令,只因为封逸尘阻止了她才有幸逃过一劫,她不知道封逸尘用了什么条件才让杨翠婷放过她的,她只是突然知道,如果封逸尘哪一天死了,她可能也活不了!

杨翠婷不可能放任她活着,除非,杨翠婷也死。

她脑海里一直无法安静。

杨翠婷的势力到底有多强,她身手如何,她周围的势力到底有多大,她敢肯定,她了解到的封逸尘的组织只是九牛一毛,她完全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杀了杨翠婷,而杨翠婷这么大举动,到底是和谁有着深仇大恨,需要呕心沥血这么多年?!

是情杀?!

还是……

她真的无法平静。

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里承受能力,也不过如此。

她打开车窗户,让冷风吹了进来,来平稳自己有些狂躁的内心。

电话在安静的车内突然响起。

夏绵绵一个心惊。

她那一刻真的是被吓了一大跳。

她平稳了好久,才拿起电话接通,“封老师。”

声音恢复如常。

“你去了封家?”

“你爷爷让我回去,说我父亲的事情。”

“以后尽量少去,有时间你可以通过电话汇报。”

“好。”

“绵绵。”封逸尘说,“学会保护自己。”

“好。”

也只能自己保护自己。

封逸尘也不过是在受制于人。

他说,“早点睡。”

“晚安。”

夏绵绵挂断了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听到封逸尘的声音之后,反而内心平稳了很多。

也不觉得封逸尘会能安然无恙的报复好自己,但就是会莫名给了她一点说不出来的心安。

她深呼吸一口气。

觉得此刻真的不能乱了阵脚。

越是这个复杂的时候,越是要让自己平静下来,认真的思考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

刚刚想到杨翠婷呕心沥血成立杀手组织,目的是为了报复。

报复谁?!

龙一昨天告诉他,封逸尘在抢龙门暗地里的一些军火生意,是封逸尘在故意挑起龙门矛盾,引发战争,还是说这只是障眼法,让人以为他会动龙门,其实是在声东击西。虽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战略方法,但封逸尘应该也会想到,这对自己而言并不有利,万一龙门真的被惹毛了对他动手,如果他不是针对龙门,也就意味着他会承受除了龙门的另外一个大势力的攻击,封逸尘不会那石头砸自己的脚,得不尝失。

所以,封逸尘要对付的,就是龙门。

基本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

封逸尘如此大动干戈的去对付龙门,绝对不会因为一些小恩怨,甚至说肯定不是封逸尘和龙门的恩怨,那就一定是杨翠婷和龙门的恩怨了。

仔细一想,封逸尘只身一人去了龙门两次。

这种破天荒的事情发生在封逸尘的身上本来就蹊跷得很,说不准就是杨翠婷让他去打探内部消息的,就是为了一举歼灭龙门这个上百年的大势力!

只是。

杨翠婷和龙门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会让杨翠婷如此对付。

她不能随意揣测。

总不可能和她一样,杨翠婷也是重生而来的吧?!

要是这样!

夏绵绵心惊。

这种奇葩的事情,能够发生在她身上,是不是也会发生在,别人的身上。

她越想头越大。

感觉好不容易捋清楚的思绪,又被自己的大胆设想给搞迷糊了去。

电话在此刻,突然又响了起来。

夏绵绵咬牙。

她不能心急。

慢慢想,总会想明白。

她接通电话,“小蔚。”

“大姐,方便吗?到别墅来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现在?”夏绵绵蹙眉。

这个时候夏以蔚找她,不可能有什么好事儿。

“对,现在。”

夏绵绵想了想,“好。”

她一口答应。

前有虎后有狼。

先把自己有把握的事情,快刀斩乱麻,后面的事情,在兵来将挡。

她让阿某开车直接往夏家别墅去。

车子停下,夏绵绵进去。

别墅大厅中灯火通明。

夏绵绵看着夏以蔚坐在沙发上,杜文娜也在,似乎是刚回来,还穿着昨天的衣服没换。今天她和夏以蔚离开医院的时候,杜文娜说要在医院陪着夏政廷,不知道这女人是不是在演戏,但最后她确实没走,想来,也确实是陪到了现在。

家里此刻,还多了一个人,是夏政廷的私人律师。

夏绵绵大概猜到是什么事情了。

她不动声色的走过去,坐在了夏以蔚的旁边,和律师客套的打了招呼。

“今天下午律师过来找我,给我看了爸的遗嘱。”夏以蔚开门见山,

夏绵绵点头。

夏以蔚说,“本来也不想这么快就看爸的遗嘱的,但医生已经选了爸的大脑死亡,清醒的几率几乎为零。按照法律而言,在爸没有清醒过来之前,爸这种情况就算是已经死亡,而我们可以继承爸的遗嘱。当然如果爸哪一天清醒了,这些东西我们就会都还给他。”

“嗯。”夏绵绵依然只是点头。

夏以蔚有些无奈的又开口道,“谁都不想爸会发生这种事情,但毕竟夏家这么大,夏氏企业这么大,我们做子女的还是应该承担起家庭的责任,在爸不在的时候,我们应该为爸多做一些事情,至少让他能够心安的睡着。”

“小蔚说得很对。”夏绵绵严肃道,“就让律师说说爸的遗嘱吧。”

夏以蔚看着夏绵绵。

亏这个时候还能这么冷静。

自以为夏政廷这段时间对她好就会给她留下什么股份吗?!

简直太可笑了。

他也是在他爸立下遗嘱之后知道夏政廷将夏氏都留给了他,他才敢对夏政廷肆无忌惮的下手的。

他真想看看夏绵绵知道遗嘱内容之后,那种扭曲的脸。

他对着律师说道,“麻烦你宣读一下我爸的遗嘱。”

“好的。”律师拿过那份密封的遗嘱。

当着夏绵绵和夏以蔚的面,拆开了遗嘱。

律师大声朗读,“立遗嘱人夏政廷,男,49岁……为了防止本人身后发生财产纠纷和其他争议,在我头脑清醒、思维清晰、具有完全行为能力之时,根据我国《继承法》《物权法》有关规定,特立此遗嘱如下:

1、我名下夏氏股份百分之六十在我去世后由我的儿子夏以蔚一人所有;

2、我名下所有的外汇有价证券、私人账户银行存款在我去世后由我的儿子夏以蔚一人所有;

3、我名下在XX地方的房产、XX地方的房产在我去世后由我的女儿夏绵绵一人所有;

4、我名下其他不动产包括车辆,多处其他房产,商业楼等,在我去世之后由我的儿子夏以蔚一人所有;

5、在我去世之后,杜文娜一人可获得500万,由我儿子夏以蔚从我的银行账户中支付。

以下是具体的继承清单项目……”

夏绵绵和夏以蔚都很安静的听着。

夏以蔚自然没有看到遗嘱真正的内容的,当然也会有一丝担心,但律师将内容全部都念出来了之后,他才真的松了一大口气。

他得到了夏氏夏政廷所有的股份,以及很多有价证券,固定资产。

夏绵绵仅仅只有两处,看上去很有升值空间的房产,价值大概在2千万!

杜文娜也不过草草500万现金。

总之,他夏以蔚是最大赢家。

律师宣读完毕。

夏以蔚就这么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也回头看着他。

夏以蔚说,“大姐,我没想到爸会将股份全部都留给我,我本以为,你这段时间的表现会让爸对你更青睐,却没想到……”

说得有些感叹。

实际上是在讽刺。

“这本来就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情,爸也多次跟我提过夏氏集团继承的事情,我很清楚明白的告诉了爸,夏家的东西我不要,所以给你,我觉得很正常。希望你可以代替爸,好好管理夏氏集团。”

“大姐真是这么想的?”夏以蔚说,带着不相信,还带着讥讽。

“当然,我一直这么想的。”夏绵绵很自然。

夏以蔚看了一眼旁边的杜文娜。

杜文娜没说话,是觉得夏绵绵不可能会这么坦然的接受。

越是这般,她会越心惊。

“既然大姐这么说,我有些话也想给大姐说得明白。”夏以蔚直言。

“小蔚有什么不妨直说,我们家确实发生了很多事情,过来过去,就剩下我们俩了。”

“确实是。”夏以蔚说,“这么大个家庭,到现在说散就散,倒不如散的彻底一点,可好?”

“我不太明白小蔚的意思。”

“大姐。你刚刚也说了,希望我为爸好好管理夏氏,但你也看到了,有你在有爸在的时候,我基本上就无法插手做任何事情,都是在你们的庇护下我也很难成长。所以我希望,由我来全权管理夏氏的所有。”

------题外话------

今天作者君很忙很忙很忙,所以更新晚了。

但是作者君不会忘记爱你们的。

获奖名单见明天一起奖励,大家今天就畅所欲言吧!

爱你们哦!

今天没有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