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阴谋来袭(6)争夺遗产/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家别墅。

夏以蔚一字一句说道,“由我来全权管理夏氏所有!”

夏绵绵很安静,安静的看着他。

“意思就是,我希望大姐可以自动离职,以后我不希望大姐在夏氏指手画脚,我希望靠我自己的本事儿,将夏氏发扬光大!”

“你觉得你能力足够吗?”夏绵绵问他。

没有任何暴躁的口吻,就是很平淡的问他。

“没什么不可以!”夏以蔚说,“不是只有你才有能力的,我的能力,你和爸没看到而已!现在我就要证明给你们看,夏家在我手上,到底能不能发展得更好。”

“既然你这么有信心,我当然尊重你的决定。”

夏以蔚蹙眉。

夏绵绵未免太好说话了。

但转念一想。

夏绵绵是聪明人,既然夏政廷的遗嘱都已经立好了,他现在就已经是夏氏最大的股东了,夏绵绵就算挣扎也不过是在自取其辱,以夏绵绵这么强大心智的人,当然不会做这种事情。

他说,“不管如何,还是感谢大姐对夏氏这几年的辛勤付出,你放心,我对外会说是因为父亲的车祸而你伤心过度所以不想再回到夏氏工作,你会走得很体面。”

“感谢了。”夏绵绵淡淡道。

夏以蔚说,“明天我就会当着董事会的面将我爸的遗嘱宣告于世,我希望你明天就不要再出现在了公司,到时候我怕你会很尴尬。”

“好。”夏绵绵一口答应。

夏以蔚很满意夏绵绵此刻的表现,他说,“耽搁大姐时间了,不早了,你慢走。”

夏绵绵起身离开。

夏以蔚对着夏绵绵的背影,“大姐,以后要是没有特殊事情,也不要再出现在这里了,这里也是我的了,爸给你的那两处房产,在另外的地方。”

夏绵绵转头看了一眼夏以蔚,什么都没说,走了。

但那个眼神。

夏以蔚有些冒火。

都已经这般的手下败将了,还敢威胁他吗?!

可笑。

夏以蔚看着夏绵绵离开,转头对着律师说道,“麻烦你了。”

“应该的。”

“好好回去查查自己的余额,以后你还会是我的律师的,不会亏待了你。”

“谢谢夏少爷。”

“嗯,辛苦了,先回去吧。”

律师离开。

夏以蔚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了。

他心情大好。

转头看着杜文娜。

看着杜文娜反而有些忧心忡忡的样子。

他忍不住讽刺,“怎么了,什么都到手了,你还这副模样!”

“你不觉得夏绵绵太平静了吗?”

“否则她应该死缠烂打吗?放心,她只是不想被我耻笑而已,夏绵绵的性格你还不知道吗?她就是习惯用这样的方式来伪装自己!”

杜文娜反而不觉得这么简单。

“别想了。”夏以蔚说,“到手了就到手了,没人能够查出任何破绽,所有都安排到如此妥当,就算夏绵绵再聪明,也发现不了什么,刚刚那份遗嘱可不是我们伪造的!”

杜文娜这么一想,也稍微松了口气。

她说,“你可别忘了,还得给我500万。”

“所以拿到钱你就要走了吗?”夏以蔚笑。

“你想过河拆桥吗?”杜文娜冷笑。

夏以蔚看着她。

是想把这个女人踢走了。

眼不见为净。

他对这个女人不过也是玩玩而已,可没想过把自己这一辈子都搭了进去。

杜文娜突然靠近夏以蔚,趴在他的身上。

夏以蔚当然也不客气,手直接就伸了进去,摸得很带劲。

“夏以蔚,当初我们一起做事情的时候,可是说的有福同享,这么快就想要撇开我了?”

夏以蔚一边摸着一边说,“怎么会,你身体这么销魂。”

“我告诉你夏以蔚,经过了你母亲的教训之后,我手上握有的东西可比你母亲还要充分,你只要敢对我有任何鬼鬼祟祟的举动,我会告诉你,不管我死没死,我都有办法让你所有的罪行公诸于世,不信我们就走着瞧!”

夏以蔚脸色有些微变。

杜文娜这女人,还真的是把他吃得死死的。

但为了弄夏政廷,他确实必须要她帮忙,所以自然他做了些什么她都一清二楚,而且留下证据也是不可厚非!

当然他也清楚,只要他不害杜文娜,杜文娜自然也不会疯了去陷害他!

毕竟都是两个人一起做的,要死也是一起!

犯不着有福不享去有难同当。

夏以蔚突然将杜文娜一把抱了起来。

杜文娜一把抱住夏以蔚的脖子。

“像你这么诱人的小妖精,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我想你想得要死!”

说着,夏以蔚就抱着杜文娜直接上了楼。

甚至是直接去了夏政廷居住的主卧室。

他一把将杜文娜狠狠的扔在床上,身体就强势的压了上去。

“平时都是我爸把你这么压着,今晚,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年轻力壮!”

杜文娜笑得销魂。

房间中传来此起彼伏的淫荡声,疯狂了几乎一个晚上!

……

第二天。

夏绵绵起的很晚。

毕竟不用去上班,也就没有了那么强的时间观念了。

昨晚上从夏家别墅离开后,她也想了很多。

夏以蔚果然变聪明很很多,至少从目前看来,还抓不到他的把柄。

就算是车祸,她也在昨天去做了了解,完全是正常的车祸发生,找不到任何漏洞。

至于夏政廷的精神不济。

这个和他直接的车祸发生看上去没有太大关联,当然只是看上去,实际上,应该是主要原因!

但要很快找到夏政廷精神状态突然不好的原因,并不容易。

这段时间陪在夏政廷旁边的是杜文娜和夏以蔚,她就算从佣人口中了解到一些,也不能说明什么,心理医生都有职业操守,一般不会告诉夏政廷看心理医生的具体原因,除非是警方出面,可警方没有理由去调查夏政廷的精神状况,毕竟直接诱导夏政廷变成现在这样的是那场意外车祸。

而她现在没有龙一的帮忙,很多事情想要做深入调查很难。

夏绵绵掀开被子,起床。

她去浴室洗漱,上厕所。

然后点开新闻。

也才上午10点30时而已,广大新闻就发布了夏以蔚继承夏政廷的衣钵,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超百亿身价的集团公司董事长,比凌子墨当年还要风靡,毕竟凌氏没有夏氏资产雄厚!

夏以蔚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表示了对他父亲发生意外的心痛不已,同时也表达了自己会对夏氏负责的决心。当记者问到夏绵绵的时候,夏以蔚略显无奈的说她因为父亲的遭遇精神欠佳,暂时不会回到工作岗位,他也T恤她的心情,给她放了长假,让她好好散心,调整情绪。

如此,夏以蔚真的做足了好人立场。

让人媒体都不得不被夏以为突然的正面能量所感动。

新闻大小头版都是今天的夏以蔚,可谓风光无限。

夏绵绵放下手机,洗漱换了一套衣服下楼。

小南在楼下一边看手机一边嘀咕个不停,“少爷就知道自己显摆,就知道自己显摆……”

夏绵绵出现。

小南连忙放下手机。

夏绵绵看着她的举动,笑了一下,“有早饭吗?”

“有的,我马上去帮你温热一下。”小南很狗腿。

夏绵绵坐在饭桌上。

小南弄好的早餐,放在夏绵绵面前,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我很好。”

“但是少爷在新闻上……”

“嗯,让他先嘚瑟。”

“小姐是不是被少爷赶出公司的啊?”小南问。

这傻妞,也不算太笨。

“放心,我会拿回来的。”

“少爷太过分了!”小南打抱不平。

是很过分。

一般这种蹦跶得越高的人,摔下来就会越疼。

她吃过早饭之后,让阿某送她出了门。

小南就不明白了,小姐都不上班了,还这么一天都往外走是为了什么?!

莫非!

真的在给姑爷戴绿帽!

姑爷好可怜。

话说姑爷这么多天,去了哪里?!

小姐发生了这么多大事儿,他怎么都不回来!

真真想不明白!

……

阿某开车把夏绵绵送去了心理机构。

两个人一起去找了夏政廷的心理医生。

夏绵绵询问了夏政廷的病情,医生摇了摇头,说本来有点进展的,结果哪里知道会突然发生意外,医生也表示很惋惜。

夏绵绵就问了问医生夏政廷做心理咨询的时间,知道不可能问到夏政廷到底是为什么做心里咨询也没有浪费口舌,心理医生将病历单给夏绵绵看了一眼,就只有一个来访问的时间。

夏绵绵简单记下了。

她和阿某又去了医院。

医院里。

夏政廷就一个人躺在重症病房中。

她走进去,看着夏政廷静静的躺在那里,毫无反应。

夏绵绵说,“现在夏以蔚接替了你的所有风光,是你所想吗?!养了二十二年的儿子,到头来其实是一头白眼狼,会不会也很后悔自己这一生。你想过当年怎么陷害夏绵绵的母亲的吗?怎么不折手段的拿到了文颂集团?怎么对待当年还年幼的夏绵绵!你不觉得你的人生到头来,如此失败吗?!”

夏政廷一动不动。

“我其实也不期盼你能醒过来,也不想你就这么死了,死了一了百了什么都不知道了,现在你应该还能够听到我们的讲话,应该可以慢慢的悔恨你这一辈子做的所有错事儿!”

夏绵绵离开了。

不过就是来告诉夏政廷,他这一辈子到底有多失败。

这种折磨,真的比死难受一百倍。

毕竟个,他只能接受,无任何反抗之力。

她从医院离开之后,让阿某送她到了居小菜事务所。

夏以蔚做足了好人,她就做足坏人!

她走进去事务所。

“请问居小菜在吗?”

“在的,我马上叫她。”

“不用了,办公室哪间?”

“这边。”

夏绵绵直接走了进去。

居小菜正在埋头处理工作,一抬头就看到夏绵绵站在门口。

居小菜一怔,“怎么不提前给我打电话?”

“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找。”

“嗯,好。”居小菜说,“你坐一会儿,我让人帮你倒杯水。”

“不用了,我不渴,我们直接说事情吧。”夏绵绵显得有些严肃。

居小菜点头,“好。”

“我想打官司。”

居小菜看着她,“打什么官司?!”

“我要拿回夏政廷一半的资产。”

“你是说今天夏以蔚对外宣布继承了你父亲衣钵的事情?”

“对,我对遗嘱有疑惑。”夏绵绵直白。

“你具体说清楚。”

“遗嘱是家庭律师当着我和夏以蔚还有杜文娜一起宣读的,是我父亲签字并盖下了手印,遗嘱应该不假。”

“所以……”

“夏政廷立下遗嘱的时间是3月24日下午。”

居小菜在认真的坐着笔记。

律师不会放下当事人说的任何一个细节。

“而我父亲在3月24日上午,去看了心理医生。”

“你怀疑你父亲是在精神不够清醒的时候立下的遗嘱?”居小菜的专业敏感度很强!

“对。”夏绵绵说,“有没有胜算?”

“有,赢面很大。”居小菜说,“但需要收集证据。第一,需要明确证实,夏政廷在3月24日上去加过心理医生,必须要有记录,能够成为证据的有效记录。第二,还需要证实夏政廷去看心理医生的具体原因,如果仅仅只是做简单的心里咨询比如生活压力,比如对人生的迷惑等,法律很难判定他是精神失常,不足以说明他神志不清。”

“第一个证据很简单,心理医生那里有记录,我看到过他的登记表,可以作为有效证据。第二个证据也不难,夏政廷精神不济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而且之后一直在吃安神药,可想是精神装填出现了问题,而我我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相信,夏政廷的去看心理医生是因为自己出现了某些恐怖的幻觉!”

夏绵绵说得很肯定。

她也是昨晚一个灵光乍现,想到夏以蔚突然敢出手陷害夏政廷,肯定是找到了得力的同伴,而这个同伴不会是其他谁,就只能是杜文娜,紧接着就能够想到,杜文娜可能会利用她当初对付卫晴天一样的方式方法去对付夏政廷。也就是找人故意录了卫晴天的声音去恐吓夏政廷,让他产生幻觉从而怀疑自己可能有了心理疾病。

也怕自己因为出现的这种幻觉导致之后真的会神志不清,所以以夏政廷这么多年老谋深算的性格,会提前立下遗嘱。

夏政廷的心思不难猜,不管如何,夏氏集团最后都会留给夏以蔚,所以夏政廷只要立下了遗嘱,夏以蔚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制造车祸让夏政廷意外去世,而后,夏家一切就都是他的了!

不用在费劲心思和她周旋,直捣黄龙。

这次倒是让他成功了。

卫晴天用了大半辈子都没有成功的事情,反倒是就让夏以蔚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到了!

卫晴天是该安慰,还是安慰呢?!

居小菜认真听着夏绵绵的阐述,做好记录,说道,“好,既然如此,我们先报案,然后去司法机关出具相关证明,到你父亲咨询的心理机构去提取证据。”

“好。”

“但是有个问题。”居小菜说。

“什么问题?”

“不是法律上的,这场官司不难打。我考虑的是,绵绵你的名声问题。”居小菜直言。

所以其实居小菜并不笨,在豪门也不是并不能好好生活,不过就是不想把自己弄得这么累而已,不过就是不喜欢那些尔虞我诈。

她听到居小菜说,“现在夏以蔚一片美誉,媒体对他评价很高,而且夏氏集团落在他的身上,他作为夏家唯一的儿子理所当然,你现在硬生生的从夏以蔚的手上夺过去,可能会被骂得很惨,法律上虽然会认同你的观点,但道德上会受到强烈的谴责!一般争夺财产这种事情,当事人都不会得到什么好口碑。”

------题外话------

今天在限免,今天在限免,今天在限免!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第二更在晚上10点,晚上10点,晚上10点!

好啦,明天暴更,准备好月票了吗?!

爱你们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