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阴谋来袭(7)封逸尘霸气回归/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事人都不会得到什么好口碑。”居小菜提醒。

“我知道。”夏绵绵点头。

居小菜看着她,也知道她能够想到的,夏绵绵应该都会想到。

既然她想到了,她就不再多说。

“会影响到你律师的名声吗?”夏绵绵问。

“我的不重要,律师什么都会接,否则以后就没有业务了。”居小菜笑道。

夏绵绵也不再多说。

看了看时间,12点过。

她说,“一起吃午饭吧。”

居小菜点头那一刻,她的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脸明显顿了一下。

夏绵绵也看了一眼。

凌子墨的电话。

居小菜并不是那么情愿的接通,“凌子墨。”

“小菜,你下班了吗?”那边热情高涨。

“正准备吃午饭。”

“我们一起吃午饭吧。”

“我今天约了客户!”

“要和客户一起吃饭吗?”

“对。”

“男的还是女的?”凌子墨问。

“女的。”

“那让我当护花使者吧,我绝对不打扰你们谈正事儿。”

“有些事情不方便第三人知道。”

“哦。那晚上我到你家吃饭吧,你今晚想吃什么,我去超市买。”凌子墨退步。

“晚上再说吧。”

“那下午下班我给你打电话。”

“嗯。”

“拜拜。”

“拜拜。”

居小菜挂断电话。

夏绵绵开口笑道,“为什么不答应凌子墨一起吃饭?”

“他有点……烦。”居小菜很直白,烦那个字语气还很重。

夏绵绵完全可以想象。

居小菜低头收拾东西,“你等我一会儿,我整理好了就去吃饭。”

“好。”

夏绵绵起身,在居小菜办公室随便走了走。

走到落地窗面前。

她往下看。

看到凌子墨捧着好大一束夸张的玫瑰花,然后灰溜溜的上了车,走了。

她嘴角一笑。

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凌子墨,其实比较惨。

当然她不同情,她只是没想到,凌子墨在对待居小菜会小心翼翼到这个地步,分明看上去大大咧咧毫不在乎,但就是连上楼的勇气都没有。

她就这么看着凌子墨的车辆走远。

居小菜整理好,说,“走吧绵绵。”

夏绵绵和居小菜一起去旁边的西餐厅。

两个人吃过午饭之后,居小菜又回到事务所写好起诉书,和夏绵绵一起去法院递交,然后开具了正式的介绍信,一起去了心理机构,调取了夏政廷在心理机构做咨询的心理的时间以及具体原因,并存档了但是3月24日当天的一个视频文件。

果然和夏绵绵想的没错。

夏政廷确实是产生了幻觉,以为自己被卫晴天缠住了,所以才会找心理医生帮他排解,甚至医生还给他一直吃着安神药,安神药的作用本来就是为了预防他神志不清的药物,足以说明,夏政廷当时确实已经开始精神恍惚了!

居小菜拿到那份证据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八成的把握会取胜。

她和夏绵绵一起离开。

居小菜说,“明天法院应该就会通知夏以蔚,接着你要起诉的你父亲遗产分配的案件就会曝光于世,你做好心理准备。”

“好。”夏绵绵点头。

“我回去准备上庭需要的材料,我们这边的证据比较有说服力,上庭应该会很快!”

“嗯。”

夏绵绵和居小菜分道扬镳。

第二天上午。

夏绵绵要争夺夏氏财产的一案就被曝光了出来。

引起一片哗然!

夏绵绵很淡定的看着新闻。

新闻中说接到消息成夏绵绵对夏政廷的遗嘱产生怀疑,已递交法院起诉书,势必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所有人开始揣测,是不是遗嘱伪造。

当然也有人对夏绵绵的行为有些不能理解,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非要来做这种事情,夏政廷才出事儿不久,为什么就要为了遗产而变成这样,就不怕夏政廷伤心吗?!

何况夏政廷把遗产留给儿子,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夏绵绵未免太过分了,以前表现出来的大度和慈善家的形象,都是骗人的吗?

归根结底还是想要得到更多,见不得别人得了好处。

夏绵绵的口碑瞬间一边倒,倒得很厉害,甚至骂声不断。

下午的时候,夏绵绵接到了夏以蔚的电话。

夏以蔚毫不掩饰的怒火,“夏绵绵你到底要闹怎样?!”

“就是表面这样!”

“你疯了吗?遗嘱又没有假,你凭什么起诉我!你知道你在哗众取宠吗?你知道你这样只是在糟蹋你自己的名声吗?夏绵绵,你倒是看看网上有多少人在骂你!”

“我不在乎。”夏绵绵说得直白,也不动气。

“夏绵绵,我真是小看了你,昨天还表现得一脸无所谓,今天就突然转性了?!你早说你不服气这份遗嘱,你要是求求我,我还能分你一点,你这样只会让我对你一毛不拔,你一分钱也别想从我手上得到!”

“那我们等着瞧!”

“反正我的遗嘱是真的,你说什么都没有用!”夏以蔚一口咬定。

遗嘱是夏政廷亲笔签字,他就不相信夏绵绵还能翻浪?!

他当然也不相信夏绵绵会查到他杀害夏政廷的事情,要是查到了,就不是争夺遗产了,就是直接将他以杀人罪告上了法庭!

这么想通。

夏以蔚又威胁道,“夏绵绵我劝你安分点,否则你这样,可能连封家都看不上你,到时候一无所有,我真的不会资助你!”

“谢谢你的忠告。”

“哼!”

夏以蔚猛地挂断了电话。

心里一肚子气。

他看着电话中的两通未接来电,一把接起,“杜文娜。”

“夏绵绵搞什么鬼?!”

“我怎么会知道!”夏以蔚说,“但你放心吧,夏绵绵没那个能耐,我们的遗嘱是真的,这一点,谁都反驳不了。她就是在故意想要刺激我,以为我可以给她点,她做梦!”

“你最好别掉以轻心。”

“我有分寸。别给我打电话了,我还有事情要做。”

“嗯。”

夏以蔚挂断了电话,想了想,联系了媒体。

他势要把夏绵绵往死里弄!

正好找不到机会让她身败名裂,这次最好让她被封家也扫地出门!

……

第二天。

夏绵绵争夺夏氏遗产的新闻还在此起彼伏。

夏绵绵确实被骂得很惨。

夏绵绵觉得自己心智算是强大的了,看了一会儿评论之后也看不下去了。

才知道有些网络暴力真的会让人致命。

她深呼吸一口气,换了一套衣服出门。

夏绵绵今天要和居小菜一起去法院递交证据,夏以蔚也会去。

她们到达法院大门口的时候,刚好碰到夏以蔚和律师一起。

夏以蔚讽刺的看了一眼夏绵绵。

双方将自己的证据递交给了法院,然后离开。

高高的法院阶梯上。

夏以蔚突然停了停脚步。

夏绵绵看着他。

夏以蔚说,“别闹笑话了!我把爸的遗嘱给了法院,你没有任何胜算!”

“不试过怎么知道?!”

“等着瞧吧!”夏以蔚冷笑。

夏绵绵淡然。

四个人一起走在高高的阶梯上。

刚走了一半。

突然涌出了一群记者。

夏绵绵蹙眉。

夏以蔚显然笑了。

不用想也知道,是他故意找来的。

记者一拥而上。

“请问夏先生,夏小姐,你们同时出现在这里,是不是为了财产争夺案?”

“是啊。”夏以蔚很温和的回答。

“是你父亲的遗嘱有什么问题吗?所以需要打官司来解决?”记者急切的问道。

“没有问题,但我姐可能觉得有问题。没关系,我相信法律是公平的,正好当着全国人民的面,还给我姐一个真相,我真不想因为这些不必要的误会,影响了我们姐妹的感情。毕竟我们家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亲人越来越少,我还是希望我可以和我姐相亲相爱!”

“夏先生如此想,夏小姐呢?你为什么要起诉你亲弟弟?”记者连忙把问着夏绵绵。

“只是想想要还我父亲一个公道。”

“你怀疑遗嘱是假的?”

“具体我不方便透露太多,最后结果大姐会看到!”

“夏小姐。”一个记者声音很大,很激动也很尖锐,“你是不是不服气你父亲把所有的资产都给了你弟弟,所以才会起诉你弟弟,你其实就是想不通,想要你弟弟给你更多,才会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你想过你父亲现在还躺在病床上的吗?你想过他会不会因为你这样的举动而难过吗?”

“想过了。”夏绵绵很冷静,“因为怕他难过,所以才会还原真相!”

“姐,爸的律师也亲口说了,爸是亲自签字盖手印的,遗嘱是真的,你真的没有必要这么做,你要是觉得不公平,你想要多少我给你,何必做出这种有损我们夏家颜面的事情,爸应该也很会难过,你突然这么的不孝道!”

“法院会给一个公道的,小蔚。”夏绵绵现在确实没有立场解释。

“那就等着法院给你解释吧!”夏以蔚脸色难看。

不想多说,直接扒开记者走了。

夏绵绵看着夏以蔚的背影。

也勉强的扒开记者,往小车自己去。

记者却一直不放,围困着她水泄不通,“夏小姐请留步,对于这次的财产争夺,夏小姐就不觉得你这样做很打脸吗?你作为大姐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支持你弟弟,反而做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你不觉得自己很不堪吗?!”

夏绵绵没搭理,和居小菜一起举步维艰的下阶梯。

“夏小姐,你现在还是封家的媳妇,我们都知道封尚集团的封老爷子最重感情,最不能接受就是这般无情无义之人,你这么做,就不会得到封家的反对吗?你不怕最后不仅没有得到夏氏一分一毫,反而还被封家撵出家门吗?!你为什么要做这种的不讨好的事情?!你是不是怕你在夏家没有地位了,封家不会要你,是不是?!”

记者很激动。

夏绵绵不想回应,这个时候回应不了。

她一直往下走。

人很多,脚步很错乱。

记者一直不停的急着她。

夏绵绵往下走的脚步突然一个腾空。

“绵绵!”居小菜一惊,看着她身体往下倒,连忙想要一起拉她却一口扑空。

面前分明很多记者,看着夏绵绵要倒了下去,所有人反而腾开了。

夏绵绵咬牙。

摔下去不说,还会被媒体摔倒特别狼狈。

她捂着自己的肚子。

在以为自己要滚下去那一刻。

突然一个人影冲了出来,速度很快很惊人,手臂力度很大,一把稳稳地将她抱进了怀抱里,紧紧的搂住。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看着封逸尘突然的出现,英雄救美。

居小菜差点没有吓死,看着夏绵绵躺在封逸尘的怀抱里,松了口大气。

话说刚刚封先生好帅!

“封先生!”记者看清楚人,连忙又拥了上去。

在记者还未开口之时。

封逸尘直白道,“不管夏绵绵怎么样,被你们怎么诽谤,都不会影响他在封家的身份。我在此声明,我支持我老婆夏绵绵的任何决定,既然她觉得遗嘱有问题,我无条件站在她身边!这就我的立场,也是我们封尚集团的立场,如果有任何不满,以后直接来找我!”

记者被封逸尘的霸气惊吓。

封逸尘没打算和记者废话,稳稳的抱着夏绵绵,强势的扒开记者,带着她离开。

记者跟了一路。

居小菜看着封逸尘被夏绵绵塞进了小车里,那一刻觉得那辆黑色轿车都是帅气的。

她微微一笑。

周围此刻也安静了。

她走下台阶。

阿某站在夏绵绵的轿车旁边,“我送你,居小姐。”

夏绵绵看着阿某。

所以被遗忘的,不只是她,还有阿某嘛!

……

黑色轿车。

车子在驿城宽广的街道上,平稳。

夏绵绵歪着脑袋,看着认真开车的封逸尘,看着他的侧脸。

他没说过他会回来。

自然,她没想到,消失了一个月的封逸尘,会突然这么唐突的出现在她面前。

她承认刚刚他很帅。

任何女人都抵挡不住的魅力,她甚至还砰砰砰的少女心爆棚。

她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说,“封老师这次回来还走吗?”

封逸尘转头看了一眼夏绵绵。

他腾出一只手,拉着她,“舍不得我吗?”

“是啊。”

“这次之后就不会丢下你了!”

夏绵绵笑了笑。

封逸尘也笑了笑。

总觉得此刻的两个人之间,没有那么多恩怨情仇,也没有那么多危险在等着他们,他们也可以小别胜新欢的,幸福着。

车子听到小区车库。

封逸尘紧紧的拉着夏绵绵的手,一起走进电梯。

手心间都是彼此的温度。

夏绵绵恍惚觉得,很长没有了这种感觉。

封逸尘牵着她回家。

家里。

小南看着封逸尘那一刻,明显愣住了。

“姑爷,你回来了!”惊喜无比。

封逸尘微点头,没搭理。

“姑爷你终于回来了!”小南无比高兴。

夏绵绵蹙眉。

不要表现得比她还要期待。

让她有点内疚,刚刚的欢迎太平淡了。

其实,她很想他。

小南是真的激动。

这样,小姐就不敢给姑爷戴绿帽了吧。

这样,阿某就是她的了吧!

“姑爷,你才回来累不累,小南饿不饿,我让林嫂帮你准备饭菜……”小南热情无比。

然而。

封逸尘已经牵着夏绵绵的手上楼了。

小南嘟嘴。

楼上卧室。

房门关了过来。

关过来那一瞬间。

夏绵绵突然就被封逸尘压在了门上。

然后。

封逸尘的脸就欺压了下来。

唇齿相融。

封逸尘的急切毫不掩饰,夏绵绵双手抵触在他的胸膛上,就感觉到他的吻一直在深入,舍不得离开的深入,纠缠,鼻息间都是他的气息,唇齿间都是他的味道,小舌头都被他纠缠得麻木。

嘴上的疯狂,连带着他身体的激烈。

他大手搁着衣服抚摸着她,那份熟悉的触感,那份无比想念的味道让他无比满足……

他脱掉她的衣服。

那份坚决根本就没有让她有反抗的机会。

在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乎已经裸光。

封逸尘什么时候脱衣服这么熟练了。

她根本没时间害羞。

就感觉到封逸尘一边吻着她,一边在脱自己的衣服,脱得很快,很快两人坦诚一片。

夏绵绵被封逸尘压在门上,猥琐了好久。

身体突然腾空。

她紧搂抱着他的脖子。

看着他忍得青筋都出来的模样,小嘴靠近了他的脖子,吸了一口。

某人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

她只听到他说,“夏绵绵,你不会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废话。

这样还不知道,她不是傻吗?!

“不,是不知道,我接下来会怎么做!”

“……”

她不想知道!

------题外话------

达拉达拉。爱你们么么哒。

凌晨开始,让你爽到原地爆炸!

什么都不说,可以尽情的宠幸宅了!

爱你们哦!

爱爱你们哦!

好啦,这几天的奖励什么的,宅确实忙到要命,回头会一起弥补的!

小宅去猛更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