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封老师,我怀孕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热情似火的房间内,一直缠绵不休。

封逸尘把夏绵绵压在身下,嘴唇亲吻着她的唇瓣,就是不放开。

死活不放开。

夏绵绵被封逸尘亲得差点憋不过气。

封逸尘在夏绵绵无声的反抗下,终于放开了红润的小嘴,真是喜欢到忍不住舔舐。

夏绵绵喘着粗气。

她望着近距离的封逸尘,看着他深情的亲吻着自己。

他的手自然也很不规矩,毕竟衣服都被扒光了,他不做点什么会对不起自己。

夏绵绵搂抱着他的脖子。

刚开始一直在被动,被动的接受他的疯狂。

封逸尘是憋太久了吗?!

刚刚那一秒的激动把她都吓到了。

好在,没有粗鲁的直接掰开她的腿,还知道前戏很重要。

她将封逸尘搂抱得很紧,整个身体贴着他强壮的身体,彼此,感受。

封逸尘的嘴唇放开了她被他亲的肿肿的唇瓣。

开始,往她白皙而细嫩的脖子上,吮吸。

夏绵绵的手也很不规矩。

“绵绵。”封逸尘咬着她的脖子。

“嗯?”

“你再挑逗我,没有前戏了。”

夏绵绵笑。

笑着推了一下封逸尘。

封逸尘身体一紧。

没有反抗。

还很温顺。

夏绵绵翻身坐起来,压着他的身体。

她俯身,亲他。

他笑,“看来,没有吸取第一次的教训。”

说的是,他们的第一次!

封逸尘话音落,就想将夏绵绵压在身下。

“等等。”夏绵绵咬了他一下。

有些痛。

但……

很爽。

他心口波动。

夏绵绵坐直身体。

如此春光一片,封逸尘就这么一直看着,看着。

色狼。

夏绵绵伸手捂住了封逸尘的眼睛,“你先闭上。”

“你知道你在惹火。”

“闭上眼睛。”

“给你十秒。”

“好。”

封逸尘闭上眼睛。

“十、九、八……”

夏绵绵迅速的起身,迅速的拿起床头里放着的东西,迅速的回来。

“三、二、一……”

“哐。”

夏绵绵嘴角一扬。

封逸尘睁开眼睛,看着自己被夏绵绵锁上的手腕。

“封老师。”夏绵绵得意一笑,“这是情趣用品。”

“手铐?”

“专程为你准备的。”

“所以……”

“我来。”夏绵绵妩媚一笑。

“你果真在点火。”

夏绵绵嘴角一勾。

她嘴唇直驱而下。

封逸尘身体僵硬。

一室。

春光无限。

好久。

封逸尘手腕都被手铐勒得通红。

想来,是已经忍耐不住了。

她将餐巾纸扔进了垃圾桶。

然后拿出钥匙。

钥匙打开。

封逸尘猛地一下将夏绵绵压在了身下。

“这次,该我了!”封逸尘说。

夏绵绵看着他。

封逸尘直接咬着她的脖子,然后……

“封老师。”夏绵绵身体扭动。

封逸尘扑空。

“我怀孕了。”夏绵绵说,声音很轻,但眼神很真。

似乎,还带着期待。

“……”而封逸尘,却只是看着他。

身体依然很明显,但整个人一下僵硬了。

僵硬的看着夏绵绵。

仿若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怀孕了。”夏绵绵说,一字一句。

是的。

她怀孕了。

在居小菜家里面那一次,她没有验,是因为自己当时真的有些矛盾,她不知道这个孩子会不会影响她的判断,会不会影响……很多。

但后来。

后来,晚了一个月的月事,她不想要承认都不行。

所以她验了。

怀孕了。

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单纯的,单纯的想要第一个告诉封逸尘,当面告诉他,或许,他会有一丝,即将为人父的喜悦。

然并卵。

没有。

他整个人仿若石化了一般,就这么看着夏绵绵。

“不想要吗?”夏绵绵问。

那一刻似乎还笑了笑。

她其实也想到了,以封逸尘现在的情况,可能真的不想要。

但对她而言,好处很多。

第一,怀了孩子之后,她就有了双重身份,封逸尘如果真的很爱她,应该舍不得她死,舍不得他们的孩子死,所以会更加保护她的安全。

第二,怀了孩子之后,要是封逸尘死了,她还能多一分遗产。

第三,既然知道大BOSS是封逸尘的母亲,她怀了孩子,她母亲应该不会对封逸尘的孩子赶尽杀绝,所以她到最后万不得已的时候,还能保住一命。

至于最后一个好处,不说也罢。

她有些神游。

封逸尘此刻似乎也在神游。

两个人突然就安静了。

房间的火热突然就冷了下来。

封逸尘从夏绵绵的身上下去。

她看到他身体连反应也没有了。

她伸手拉过被子,遮住她裸露的身体。

他说,“怀孕多久了?”

“约莫2个多月。”

封逸尘又陷入了沉默。

夏绵绵坐在床头,“就那么难以接受吗?”

“我没想过你会怀孕。”封逸尘说。

“我们从来没有做过措施,为什么没想过?!封老师不可能连最基本的常识也不知道吧?!”

封逸尘不说话。

“还是说,其实你做过措施了?”夏绵绵问。

那一刻其实是随口的一句话,却突然觉得是事实。

封逸尘既然不想要孩子,就不会粗心到忘记做措施。

而他没用过安全套。

她说,“你给我吃药了?”

封逸尘看着夏绵绵。

“不知不觉中,给我吃了药是吗?”夏绵绵问,那一刻反而很肯定。

封逸尘的不说话,让夏绵绵越发的肯定。

所以封逸尘其实是给她吃过药了。

什么时候。

怎么给她吃的。

她说,“是鸡汤吗?”

她想了一圈。

每次完事之后封逸尘都会给她喝鸡汤。

现在想来,不是暖胃,是为了杀生!

封逸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直说,“这个孩子,先不要了。”

夏绵绵直直的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没有回视她的眼神,“我帮你预约医生。”

“封逸尘!”夏绵绵声音有些冷,“你觉得你可以为我做主吗?”

“现在不适合要孩子。”

“对我而言,没有适合不适合,只有想不想!”夏绵绵声音有些大!

“夏绵绵!”

“别威胁我!”夏绵绵看着他,“没用的。”

“听我一次。”

“不想听。”夏绵绵固执,“还是说,你在怀疑这个孩子其实不是你的!”

“没有。”

“其实怀疑也很正常,你每次都给我吃了事后药然后我还怀孕了,你不觉得蹊跷吗?!”夏绵绵冷笑。

封逸尘没有回答。

“是在怀疑是吧?!”夏绵绵继续问道。

“我不怀疑你!”

“那为什么不能要这个孩子!”

“你要我说得多明白?!我现在都自身难保,我没有那个能耐保护你和孩子的安全!”封逸尘声音,带着些怒火。

“我能自保。”

“信我一次!”封逸尘一把拉住夏绵绵的手,“信我一次,先不要这个孩子。我保证,以后你会想要多少要多少!”

“万一你死了呢?”夏绵绵问他。

“还有其他男人和你生。”

“封逸尘,你到底想得开。”

“所以这个孩子我们不要。”封逸尘一字一句,声音中带着分明带着请求。

求她,杀了他们的亲生骨肉。

“不。”夏绵绵一口拒绝。

封逸尘喉咙微动。

他拉着她的手,分明在一直用力。

夏绵绵没有叫痛。

有些时候,身体的痛真的不算什么。

她说,“你不用劝我了,既然这个孩子在我肚子里面已经有了2个多月,我就没想过让他离开我。如果我保护不了他,那是他的命,我不埋怨任何人,但如果你现在逼我不要他,我会恨你一辈子。”

封逸尘紧绷的脸色,那一刻说不出一个字。

“何况,这个孩子还能够得到你们封尚的股票,更甚者说,即使你某天不小心死了,有了这个孩子,说不定我还能在封家有一席之地!封老爷子这么器重你,万一会让我肚子里面的孩子来继承封尚集团呢?!”

“夏绵绵,你要是真的想要封尚集团,我可以送给你!”封逸尘说。

夏绵绵看着他。

“封尚现在控股最多在我爷爷手上,但我在封尚这么多年,如果我要拿走封尚,其实很容易!”封逸尘说,“我之所以一直没有拿走是因为没有让我一定要拿走的理由!但现在我可以为了你,拿过来!”

“那我等你拿封尚集团来和我换!说不定那个时候,孩子都已经出生了,你觉得,你还要掐死他吗?!”

“为什么就不信我?”封逸尘问她,深深的问她。

她似乎看到封逸尘的眼眶都红了。

大概是对她说什么,都无效,无效到,憋出了内伤。

“你有你的打算,我也有我的想法,我希望我们互不干涉!”

夏绵绵从床上起来,她直接去了浴室。

房门关过来。

她看着镜子中自己还留着欢爱过的痕迹,心里有些讽刺。

她和封逸尘,果真有缘无份!

她清洗自己的身体。

洗了好一会儿。

打开房门的时候,房间中已经没有了封逸尘的影子。

夏绵绵穿着家居服,下楼。

小南小跑步到她身边,“姑爷怎么才回来就又走了,脸色还不太好,你和姑爷吵架了?!”

在外人心目中,她和封逸尘的感情,果真不太好。

她没有回答小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小南也看不明白,去厨房帮林嫂做饭。

阿某应该在他自己的房间,没有出来。

封逸尘离开之后,一离开就是一天。

夏绵绵也不知道封逸尘在忙什么。

她也没有给他打电话。

夜深人静之时。

她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

一个熟悉的怀抱,将她抱了进去。

她能够感觉到他的身体紧紧的和她贴在一起,他的唇放在她的颈脖处,呼吸着热气,其实让她有些,说不出来的反应。

“睡了吗?”封逸尘问她。

“没有。”准确说,没有睡着。

“对不起绵绵。”封逸尘突然道歉。

夏绵绵轻咬着嘴唇,“所以你要强迫我去做流产是吗?”

“我会弥补你。”

“你觉得怎么才算弥补?”夏绵绵笑。

封逸尘起身,将卧室的灯打开。

夏绵绵觉得有些刺眼。

她睁开眼睛,又闭上了。

缓缓,又睁开。

她看到封逸尘拿出一个文件,递给她。

夏绵绵有些讽刺的接了过来。

打开。

里面居然放着一份遗嘱。

封逸尘的遗嘱。

夏绵绵不知道看到这份文件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心情,至少,并不高兴。

她看着里面的内容,看着封逸尘的遗嘱里清楚的写到,如果他死了,他的所有财产全部归夏绵绵一人所有!

所以,这就算弥补了?!

她把文件放好,她说,“对你而言,我就这么贪财吗?”

“这是我能够想到给你的所有好处。”

“就像当初你逼着我离婚一样,用同样的方式是吧?!”

“绵绵。”封逸尘看着她,他能够看到她眼里的讽刺,甚至心寒。

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做的残忍。

他说,“我能够给你的很少,即使我付出了我的全世界,但对你而言真的很少。”

夏绵绵咬唇。

“但我希望,你能够听我一次,我死了,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没死,我会宠你一辈子!”他说,“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

夏绵绵没有说话。

封逸尘要做的事情,她到底有什么能耐阻止!

她突然有些后悔,她为什么告诉他,她怀孕了。

她真的是在自掘坟墓。

她还真的以为,那些她打的如意算盘会成功吗?!

封逸尘是一个冷血的人。

他杀人不眨眼,杀一个胎盘,多简单的事情。

她没有说话。

一直没有说话。

她只感觉封逸尘小心翼翼的吻亲在了她的唇上,一点一点,很温暖很呵护。

她知道他在用他的行为安慰她,他在告诉她,他会一直陪着她。

但是。

他不会理解,对于孤儿而言,亲人的重要性。

她安安静静的接受着他的亲吻。

然后。

她抬头,突然主动地回应。

封逸尘一怔。

他没想到夏绵绵会主动。

而且主动得有些诧异。

她急切的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他的唇瓣里,甚至开始在脱他的衣服。

小手往下。

“绵绵!”封逸尘拉住她不规矩的小手。

夏绵绵说,“不想吗?”

“绵绵。”

“或许,你可以直接杀生,听说三个月前都很不稳定。”

“夏绵绵!”封逸尘叫着她。

他没想到,她会突然这样。

“怎么了,下不了手?!”夏绵绵冷漠,“不敢亲手杀自己的骨肉?!”

封逸尘喉咙微动,似乎是在隐忍。

对夏绵绵的讽刺,一直在忍耐。

夏绵绵冷笑,“封逸尘,我真看不起你!”

封逸尘脸色铁青。

夏绵绵翻身,直接躺在了床上。

她说,“如果不敢,也别想我去医院,我死都不去!”

房间中陷入了安静。

如窒息一般的安静。

夏绵绵感觉封逸尘似乎起身了,然后看着他的身影去了外阳台。

不用想也知道,封逸尘在抽烟。

不要命的在抽烟。

大概没想到,回来后第一件事情,会让他如此晴天霹雳!

夏绵绵翻身睡了过去。

她不知道封逸尘多久回到床上的。

她睡得很沉。

孕妇,本来就很容易嗜睡。

第二天一早。

夏绵绵起床。

封逸尘还在她旁边,似乎还在熟睡。

她掀开被子,离开。

走进浴室。

她趴在洗漱台,不受控制的吐了出来。

其实每天早上都有孕吐。

她习惯了。

她吐了好久。

吐得黄疸水都出来。

她顺手去拿自己的毛巾。

面前突然就递了过去。

她接过,说了声,“谢谢。”

封逸尘就站在旁边看着她,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

夏绵绵漱了漱口,又擦了擦脸。

每天早上的脸色其实都不太好。

她深呼吸一口气,看着封逸尘。

“每天都会这样吗?”封逸尘问她。

“嗯。”

“难受吗?”

“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夏绵绵说,“反胃的时候会很难受,但想到是因为肚子里面有个宝宝,心里莫名还会有些甜,这大概就叫痛并快乐着!”

封逸尘点头,就是默默的点头。

似乎在隐忍着什么,他转身欲走。

夏绵绵轻轻的拉着他的手。

触碰着他的手尖,她甚至能够感觉到他的颤抖。

她说,“封老师,我们好好保护他好吗?”

------题外话------

达拉,第一更走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