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我要带他去看看全世界!/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浴室内。

封逸尘没有回头。

但她看到了他身体的僵硬,僵硬了很久,却没有点头。

他离开了浴室。

夏绵绵看着他的背影。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眼眶有些红润,但她情绪很稳定。

她知道封逸尘的决定,没有谁可以改变。

她洗漱完毕之后,去衣帽间换了衣服下楼。

楼下所有人都在沙发上等她吃早饭。

封逸尘很久没有和他们一起吃吃饭了,小南比较热情,“姑爷你多吃点,你是不是很久没有吃林嫂做的饭了,是不是很想念?”

“嗯。”封逸尘应了一句。

其实,他食不知味。

小南看封逸尘不怎么搭理她,也不再自作多情。

一顿早餐,也吃得各怀心思。

吃过早饭之后,封逸尘对着准备上楼的阿某,“送我和绵绵出去一下。”

阿某恭敬,“是。”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她今天没想过出门。

封逸尘直接拉着她的手,带着她走出了家门。

两个人坐在小车的后座。

阿某开车,其实有些漫无目的。

阿某问过一次了,去哪里?!

封逸尘没有回答。

阿某只得随便开。

小车内异常的安静。

夏绵绵其实很淡定,很淡定的看着封逸尘紧拽着她手的模样。

她说,“你是打算带我去医院吗?”

“嗯。”封逸尘点头。

夏绵绵转眸看着窗外。

有些事情,有些时候,可能真的沉默才好。

封逸尘对着阿某说,“去市中心私立医院。”

阿某看了一眼夏绵绵。

把车子往目的地开去。

轿车缓慢到达目的地。

夏绵绵看着白色的建筑物,看着来来往往的白大褂。

封逸尘坐在后座上也很久,很久没有下车,也没有催促。

两个人互相僵持着。

封逸尘突然打开车门,“走吧,绵绵。”

“我说什么都没用了是吗?”夏绵绵问他。

封逸尘不说话。

夏绵绵也觉得自己这句话有些多余。

封逸尘去牵她的手。

“封逸尘。”夏绵绵避开了他。

封逸尘的手尴尬的在半空,缓缓握成了一个拳头,看上去在控制。

夏绵绵说,“既然没办法让他活在这个世界上,我想带他去看看世界。”

封逸尘看着夏绵绵。

“我想带他去全世界走走。”夏绵绵说,“一周时间,回来后,我不需要你陪,我自己去医院!”

封逸尘没有说话。

“不答应吗?”夏绵绵问他。

封逸尘就是可以保持他死寂一般的沉默。

夏绵绵下车。

她左右不了封逸尘。

她脚步刚踏地,封逸尘突然说,“好,我陪你一起。”

“你怕我逃跑吗?放心,驿城还有很多我舍不得东西,我不会走。”

“不是。”封逸尘说,“我陪他一起看世界!”

夏绵绵没有拒绝。

他要陪着就陪着吧。

封逸尘回到下车上,对阿某说,“回去。”

阿某点头。

那一刻明显微松了口气。

夏绵绵依然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出去了半个小时,又回来了。

小南看着他们,热情的模样也被姑爷和小姐貌似不太好的气流给浇灭了,她识趣的闭嘴,走向一边。

夏绵绵直接回了房间。

封逸尘也回了房间。

两个人没什么交流,夏绵绵躺在床上睡觉。

封逸尘坐在外阳台,抽烟。

默默的抽烟。

夏绵绵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封逸尘已经开始在收拾行李了。

他看着她睁开了眼睛,问道,“有什么特别想要带的吗?”

夏绵绵从床头拿出手铐。

封逸尘看着。

“带上,万一你兽性大发呢?”夏绵绵笑。

是真的在笑。

封逸尘看着她灿烂的脸庞,其实内心更加煎熬!

他把手铐接过去,默默的装进了行李箱里面。

他说,“全球十大必去的景观,一周时间能够去4个,因为彼此都很远。我挑选了评价最高,第一个是石佳阁的骷髅谷,悬崖峭壁。第二个是文拉格山脉,是高海拔群山。第三个是人间天堂,是一片清澈见底的海域。第四个是莫大拉沙漠,全球最大的原始沙漠!”

“好。”夏绵绵点头。

四个地方,刚好分布在全球的东西南北。

围绕起来,就是一个世界。

“今天下午3点的飞机,先去石佳阁骷髅谷。”

“好。”

封逸尘把行李收拾好,提着下楼。

夏绵绵跟着他的脚步。

小南看着姑爷又提着行李,忍不住好奇,“姑爷又要出远门吗?”

“是我和他一起。”夏绵绵解释。

“小姐也要一起走?”小南不舍。

“留空间让你和阿某谈恋爱不好吗?”夏绵绵调侃。

小南脸一红。

这么一说,她似乎又能接受了。

“有什么需要小南帮忙的吗?”小南笑得一脸好看。

夏绵绵翻白眼。

“可以吃午饭了。”林嫂过来恭敬道。

所有人围坐在了饭桌上。

又是如此浓郁的鸡汤。

夏绵绵其实前几天已经让林嫂不要炖鸡汤了,她闻着就开始反胃。

林嫂连忙解释说,“少爷在的时候,每天都有让我熬鸡汤,想着少爷是喜欢喝,所以今天就做主自己熬了。”

夏绵绵点头。

小南给每一位都盛了汤。

放在夏绵绵面前的时候,夏绵绵直白道,“我不要。”

“为什么啊小姐?鸡汤养身体的,你看你好像都瘦了。”小南劝道。

“不喝。”夏绵绵固执。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其实她想了一个晚上。

封逸尘如果真的是把避孕药放在了鸡汤里面,那还真是有一次的疏忽。

那次她刚好有些小感冒,对鸡汤等有些反胃,让小南帮她吃了。

可能就是那一次……

封逸尘也有那石头砸自己脚的时候!

小南看小姐如此坚决,嘟嘴,只得作罢。

封逸尘由始至终没有说话,当然,其实也没有喝面前的鸡汤。

吃过午饭之后。

夏绵绵借用了一下封逸尘的书房,有些事情,她要提前准备。

万一,就回不来了。

她在书房弄了半个小时。

然后整理了一份文件,交给了小南。

小南莫名其妙。

“这份文件你先收着,这里面的东西你也不用看了,反正看了你也看不懂。”夏绵绵说。

小南不爽。

她也小有文化的好不好。

“到时候如果有一个叫何源的人过来拿,你就交给他,除了他,谁都不要给,知道吗?!”

“好。”小南点头。

夏绵绵也不再多说,小南平时看上去不太靠谱,但真正有事情交给她时,她会做得很妥当!

整理好了一切。

夏绵绵下楼。

封逸尘在客厅等她,看着她出来,叫着阿某送他们去机场。

封逸尘一直拉着她的手,和她一起坐进了后座。

车子驶出,平稳的在驿城街道。

安静的车内,突然响起电话的声音。

封逸尘低头看着来电。

他接通,“妈。”

“在哪里?”杨翠婷问。

“去国外的路上。”

“你要去哪里?”

“我要走一周时间!”

“封逸尘,在关键时期你要离开,你疯了吗?”

“我有点事情要去做,一周时间还有宽裕,对方不会这么快行动的。”

“封逸尘,很长一段时间你都在违背我的命令!”

“我知道。”封逸尘说,“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封逸尘脸色有些微变。

夏绵绵看着他的侧脸,不发一语。

到达机场。

阿某帮他们搬下来行李。

封逸尘接过,拉着夏绵绵的手走进机场。

他们去换了登机牌,坐在VIP客户厅等待登机。

“封老师要是忙,我可以自己去。”夏绵绵开口。

“不忙。”

夏绵绵不再多说。

仿若他们之间的话本来就很少。

她起身,走向一边打电话。

封逸尘就这么一直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还是那么纤细的身体,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他真的没想过会让夏绵绵怀孕。

他承认,他确实在鸡汤里面放了抑制怀孕的药材,中药成分不伤身体,他之所以没有告诉夏绵绵只是因为夏绵绵从嫁给他之后,就一心想要怀孕,他自私的不想让她知道是他不想要,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引起双方的矛盾,却没想到会百密一疏。

他喉咙微动。

眼神转移,甚至有点不敢看她的身体。

夏绵绵给居小菜打的电话,她说,“小菜,我有点事情要离开一段时间。”

“多久?”

“很难说。”

“那你的官司?”

“想暂时搁浅。”夏绵绵说,“等我回来的时候再上庭,让夏以蔚再嘚瑟几天。”

“好,那我去找法院把事情交代清楚,申请延期受理。”

“谢谢。”

“绵绵,你是不是又遇到什么事情了?”

“不算大事儿,你好好和凌子墨过日子。”

居小菜似乎是笑了笑,“我和他还好。”

似乎是不愿意再多说。

“好好想想自己到底是不是对他有偏见。”夏绵绵提醒。

“嗯。”居小菜敷衍的点头。

夏绵绵还想说什么,但感情的事情,真的要自己去体会。

她说,“小菜,好好照顾自己,拜拜。”

“绵绵,你今天有点奇怪?”

“是吗?可能是封老师回来了的原因。”

“绵绵?”居小菜总觉得今天的夏绵绵有些不对劲儿。

“嗯,不说了,我马上登机了,拜拜。”

“拜拜。”

夏绵绵挂断了电话,她深呼吸一口气,给何源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绵绵。”

“嗯,你被撵出了夏氏吗?”

“快了。”何源倒还坦然。

“如果被撵出去了也没有关系。”夏绵绵说,“一个月内如果我没有出现,你去找居小菜,我等会儿把电话号码发给你,你以前和她有过一次见面的,她手上有我父亲遗嘱的官司证据,到时候你代我上庭,官司打赢了,我就会得到夏政廷一半的资产,而我手上比夏以蔚多的百分之五,代表着我会是夏氏最大的股东。你帮我拿到夏氏之后,替我坐上董事长的位置,管理夏氏集团,所有的授权手续在我家里面,你到时候和居小菜一起,去找小南拿给你。如果半年内我没有回来,你帮我把我的股份全部卖了,卖给凌子墨,他会全盘接手的。”

何源听着,是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严重,“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先别问了,你按照我说的做。股份全部卖了之后,你留下一部分够你一辈子生活的钱。把其余的帮我捐给最权威的慈善机构。”夏绵绵说。

“听上去,你在交待遗言。”

“有备无患。”夏绵绵故意笑了笑。

“那你还会回来吧?”那边心惊。

“我尽量自己回来解决。”夏绵绵说。

“好。”

“不说了,何源保重。”

“……保重。”

夏绵绵挂断了电话。

她想,她需要交代的也就只有这两个人了。

至于其余的人。

小南现在有阿某在陪着,离开的时候给阿某说了,她不管还能不能回来,但阿某离开之时,就让他把她房间中留下来的那张银行卡给小南,不算太多,但绝对够小南这辈子挥霍着生活了。

她默默的呼吸了一口气。

感觉到身边有个人靠近。

手臂自然地将她揽进怀抱里,他说,“准备登机了。”

“嗯。”

两个人相拥着一起走向登机口。

8个小时的飞机,起飞了!

……

石佳阁。

因为时差关系,到达的时候是当地时间凌晨2点。

夏绵绵到达他们下榻的酒店后,靠在大床上就睡了过去。

没洗脸没洗脚,她其实不过就是想要眯一会儿,等着封逸尘整理完行李就去洗澡,没想到会这么睡了过去。

她翻身。

迷迷糊糊的翻身。

就发现自己身上好像一阵清凉。

她睁开眼。

眼前,是封逸尘近距离的脸。

她看着他。

封逸尘说,“我帮你擦擦身体。”

她低头。

春光一片。

夏绵绵点头,闭着眼睛继续睡觉。

其实,没睡着。

她就感觉封逸尘用着温热的毛巾帮她擦拭身体,很仔细,很仔细的擦过每一寸肌肤。

好久。

他帮她换上了睡衣。

接着,听到了浴室洗漱的声音。

再接着,封逸尘躺在了她身边,抱着她睡觉。

安静中,彼此默默睡去。

翌日。

夏绵绵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洗手间呕吐。

她干呕了几下,把胃里面的东西吐了出来。

其实每天也就吐一次,她看了看好多早期孕反,她算是比较幸运的了。

她擦拭着嘴角,抬头看着封逸尘站在她的身后。

他说,“我叫了早餐,是在房间吃,还是在餐厅吃。”

“去餐厅吧。”夏绵绵说,“来了当地,就感受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

“好,吃完之后我带你出去逛逛。明天一早,我们去景区。”

“嗯。”

夏绵绵洗漱完,换了一套舒适的衣服。

封逸尘也换了一套休闲装。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封逸尘很帅。

他们走进餐厅。

这里人不多,不是旺季,而且酒店比较高档次,所以很是清静。

夏绵绵坐在一面落地窗前,看着当地的异国风情的建筑。

“你以前来过这种地方吗?”

“没有。”封逸尘说。

“我带你出来长见识了。”

“嗯。”封逸尘似乎是笑了一下。

“那赶紧吃吧,吃了我们出去逛逛。”

“好。”

两个人快速的吃完早餐。

封逸尘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辆JEEP车,载着她去了当地瞎逛。

当地也有宗教,夏绵绵和封逸尘还一起去赤诚的拜了佛,又去小商铺买了一些纪念品,然后还特别傻逼的去买了当地长袍衣服换上,夏绵绵看着封逸尘的模样,忍不住笑,“封老师,你这样子很搞笑。”

“你也是。”

“我们拍张照片留影吧。”

“好。”夏绵绵用自拍杆,把手机镜头对着他们,“四十五度角,笑。”

夏绵绵露出大大的笑容,很灿烂。

封逸尘那一刻,却只是微微扬起一点嘴角,终究也在笑。

拍完照,两个人又去了热闹的小吃街。

这里的东西夏绵绵吃不习惯,买了很多扔了也不少,倒几乎尝遍了当地的所有特产。

游逛了一圈。

封逸尘和夏绵绵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他们在外面吃过了晚饭,夏绵绵有些累的趴在床上。

没敢闭眼。

怕跟昨晚一样,一闭上眼就睡了。

她就这么怏怏的看着封逸尘在房间忙碌着帮她收拾今天的战利品。

收拾完了之后,又拿了他们的换洗内衣走进浴室。

封逸尘似乎是放好了水,出来抱起软软的夏绵绵。

“这么累?”封逸尘看着她懒懒的模样,笑道。

“嗯。”夏绵绵就趴在他的身上。

封逸尘将她放在浴室的马桶上,帮她脱衣服,然后轻轻的放进浴缸里面。

夏绵绵泡澡,很爽。

但其实孕妇并不适合泡澡的。

她放松自己。

看着封逸尘也把自己脱得精光的钻了进来。

两个人躺在一个浴缸里面,彼此挨着彼此的身体。

封逸尘突然将她捞起来,让他直接坐进了他的怀抱里。

然后他修长的大手,开始帮她清洗她的身体。

夏绵绵脸红。

封逸尘其实脸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个人这般,多少还是有些羞涩的不自在。

“封老师。”夏绵绵叫他。

“嗯。”某人的声音,明显变得低沉而沙哑。

“想吗?”

“嗯。”

“我帮你。”

“不了。”他轻咬着她的耳朵。

夏绵绵身体一阵战栗。

她回头看着封逸尘,看着他满脸情欲的脸上,还有些水珠,越发的诱人了。

她主动过去亲吻。

吻上了他的脸颊。

封逸尘身体僵硬。

夏绵绵的唇,从他的脸上,滑落到他的唇瓣。

封逸尘的唇简直是天生尤物。

说不出来的触感,就是会让人欲罢不止。

她小舌头伸进去,在他嘴里舔舐。

封逸尘本来还算矜持,被她如此主动的勾引,搞得也有些不受控制。

他大手桎梏着她的头,加深了彼此的拥吻。

两个人像接吻鱼一般,一直亲吻,亲吻,亲吻。

放开彼此的那一刻。

夏绵绵还看到彼此之间,那长长的晶莹的一丝,液体。

“封老师你好色。”夏绵绵说。

身体故意去碰。

封逸尘身体一僵,他突然起身。

夏绵绵瞪大眼睛。

封逸尘无语,“往哪里看了?”

“这里。”夏绵绵指着。

封逸尘被夏绵绵调戏到脸红。

他一把把夏绵绵从浴缸里面揪了出来,顺手拿起旁边的浴袍将她小身体紧紧的裹着,抱着她走出浴室,轻手轻脚的放在床上,又起身去把刚刚带进去的内衣物拿出来,帮她穿上。

整个过程,某人分明忍到大汗不止。

下一秒就冲击了浴室,洗冷水澡。

夏绵绵翻身看着浴室的方向。

看着看着,那一刻眼眶突然有些红。

她想,她和封逸尘,可能真的会越走越远。

她捂着被子,让自己睡了过去。

整个夜晚,都感觉封逸尘将她抱得很紧,很紧很紧。

------题外话------

第二更来了哦!

达拉达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