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上一世和这一世,分道扬镳/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旅行的第二天。

夏绵绵和封逸尘去了骷髅谷。

整个峡谷从远处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骷髅,故而以此得名。

峡谷有旅游观光区,很安全,但夏绵绵和封逸尘选了另外一条栈道,听说只有那条栈道才可以去峡谷最深的地方,看到最神奇的自然风景。

两个人在峡谷走了三个多小时。

淡季人很少。

峡谷内很冷。

两个人穿着冲锋衣,夏绵绵鼻子都冻红了。

封逸尘觉得很好看,还捏了捏。

夏绵绵反抗。

两个人打打闹闹。

也可以相处得很幸福!

他们到了传说中的一棵树那里。

很小的一棵树,长在峡谷下的一个悬崖上,据说上百年了,树根很多,缠绕在峭壁上,树干却很小,这么多年却一直屹立不倒。

“我想去和它拍张照。”夏绵绵说。

封逸尘看了看峭壁,看了看峭壁下的高度,“你站在那里,我保证把你和它照进去。”

“好。”夏绵绵走过去。

其实,封逸尘指的地方也已经在悬崖边上了。

她只要稍微往后一点,或者封逸尘稍微推她一下,或许她就万劫不复。

但最终,她还是拍了很美的照片。

“你要不要一起我们拍个合影。”

封逸尘点头。

两个人拿起自拍杆。

婚纱照都没有拍得这么甜蜜。

他们在景区游了一天。

回去之后,依然累得崩溃。

旅游第三天。

他们转战去了文拉格山脉。

依然6个多小时的飞机,之后下榻酒店睡觉。

第二天去当地感受风土人情。

拍了很多照片,很多。

旅游第四天,他们到了文拉格山脉,做的直升机上去。

因为时间很赶。

他们站在山脉最高点,照下了全世界,也照下了他们彼此。

旅行第五天,他们周转去了人间天堂。

她很喜欢大海。

总觉得自己,就是从大海中来的孩子。

她们住在海上的一个玻璃房里面。

和上次他们去旅游的地方很像。

这里更显安静。

据说这里一晚的价格,可以到7位数。

当然服务也是极其周到,什么都有,还有独立的海底餐厅,可以和鲨鱼一起进餐。

两个人休养了一天,坐在海底餐厅,吃着昂贵的晚餐。

夏绵绵拍了很多照片。

她突然爱上了拍照。

夏绵绵毕竟长得很美。

封逸尘也这么帅,不留影多遗憾。

今天是旅行的第六天。

今晚就要坐飞机敢去下一个地点。

吃过晚饭就出发。

“封老师。”夏绵绵擦了擦嘴角。

吃得很撑。

“下一个地点就不去了。”夏绵绵说。

封逸尘看着她。

“人生总要留点遗憾。”

“嗯。”

“而且时间太赶了,我怕我会支撑不住。”夏绵绵说。

这几天她几乎每天早上醒来,都要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

“那今晚就住在这里,明天之后,我们从这里出发回去。”

“好。”

两个人在餐厅多坐了一会儿。

封逸尘牵着她的手,走在海底栈道里,在栈道里面,可以看到大海里面所有的景色,果真不愧是人间天堂。

他们走到尽头。

夏绵绵站在大大的玻璃前,看着面前的一条彩色的小海鱼。

她伸过去。

小海鱼也没有离开,小嘴唇还一直贴在玻璃上,恍惚觉得它在对她示好。

她看了好一会儿。

身体被人从后面抱住。

他说,“以后,你想去哪里我都带你去。”

夏绵绵点头,幽幽的说,“那个时候,却少了很重要的一部分。”

封逸尘将她抱紧了身体。

夏绵绵微推开他。

封逸尘松了松手。

夏绵绵转身,正对着他。

封逸尘也这么看着她。

夏绵绵主动拉起封逸尘的手。

封逸尘手心微动。

夏绵绵将手缓缓放在了她的小腹上。

她能够感觉到,封逸尘那一刻的拒绝。

她说,“最后,你感受一下他。”

封逸尘喉咙微动。

“听说4个多月就会有胎动,说是很幸福的感觉。”

“绵绵。”

夏绵绵笑了笑,“就是在想,或许你会改变主意。”

“对不起。”封逸尘说。

“其实,为什么怕他出生?”夏绵绵问,“真的只是怕他会连累我们吗?”

封逸尘不回答。

夏绵绵想,她问什么,可能都是没用的。

封逸尘不想给她解释的事情,不会告诉她。

“走吧,回去了。”夏绵绵率先走了。

封逸尘缓缓跟上了他的脚步。

他们回去之后,坐在玻璃阶梯的外阳台上,看着脚下的海水,轻轻晃荡。

她抬头看着满天繁星。

据说这种天相,是有大事情即将发生。

她头轻轻的靠在封逸尘的肩膀上,静静的感受着,仿若最后的一丝温暖……

夜深时刻,夏绵绵才回到房间,和封逸尘睡在一起。

每晚都是相拥而眠。

今晚,似乎谁都没有好好睡过去。

明天就要走了。

因为少了一个地方,所以行程也提前了。

她突然开口说,“封老师,回去之后你就会很忙了是吗?”

“嗯。”

“我们这样的日子应该还会有吗?”

“会的。”封逸尘承诺。

但愿吧。

夏绵绵身体突然微动。

她手伸进自己的枕头下面。

下一秒。

她拿出自己的早放在枕头下面的手铐,精准的抓住封逸尘的手,稳稳的拷住。

整个过程封逸尘没有半点反抗。

其实以他的警觉,他早就可以阻止她的所有小动作了。

“封老师,被人这么桎梏住,会没有安全感吗?”

“嗯。”封逸尘点头。

没有,却不拒绝。

夏绵绵微起身。

封逸尘躺着,她趴在他的身上。

她说,“我怕你兽性大发。”

封逸尘似乎是笑了笑。

在有些幽暗的空间,看得并不清楚。

“而我,兽性大发了。”夏绵绵直白。

她总是不拒绝自己在床上的主动。

她低头。

低头,亲吻着封逸尘的嘴唇。

她趴在他的身上,很热情。

她也能够感觉到他明显的回应。

夏绵绵一直觉得,他们彼此之间最坦诚的应该就是身体了。

她的唇从他的唇瓣上移开,亲遍了他的脸颊,落在了他的耳朵上。

她用唇瓣描绘着他的耳朵轮廓。

一点一点,她感觉到他身体的反应,但他真的可以一动不动。

她小手伸进他松软的衣服里面,抚摸着他身上熟悉的每一寸肌肤。

在曾经的认知里面,她总以为男人才会眷恋女人的身体,现在才知道,其实女人也会眷恋。

比如她。

她很眷恋封逸尘的身体。

毕竟,很绝美。

她的唇咬着他的脖子。

是咬了。

“嗯。”封逸尘发出了一丝,很难捉摸的声音。

夏绵绵却莫名觉得很色。

她深深的吸着他的脖子。

她喜欢看到他身上,她留下来的痕迹。

她湿漉漉的亲吻吻了很久。

然后一路往下。

封逸尘身体紧绷着,紧绷着,感受着她的疯狂。

一夜疯狂。

夜晚很久很久。

终于平息了下来。

夏绵绵累了,所以停下来之后就睡了过去。

她只感觉自己的身体整个晚上都被封逸尘抱着,小腹部位,变得很暖很暖!

旅行的第七天。

夏绵绵和封逸尘离开人间天堂,VIP豪车送她们去机场。

封逸尘拖着行李,去换登机牌。

夏绵绵在旁边等他。

她左右看了看。

然后起身走向一边。

穿过人群,走向了洗手间。

她站在洗手间的洗漱台前,拿出手机,“阿某,准备好了吗?”

“在1号厅出口3号位置。车尾尾数637。”

“好。”

夏绵绵挂断电话。

她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样子。

出去。

刚走出厕所。

迎面对上了封逸尘。

夏绵绵嘴角一笑。

她知道他逃不过他的视线。

她说,“换好了吗?”

“嗯,我们去候机。”

“好。”

夏绵绵被封逸尘紧紧的拽在手心。

那一刻,她恍惚感觉到了他手心的一丝潮润。

他们走向头等舱安检。

夏绵绵就一直被封逸尘紧紧的拽着。

她四处打量。

其实不难发现,他们这一路跟着的2名杀手。

此刻正在经济舱安检。

她眼眸微动。

跟着封逸尘安检完,然后去了VIP候机室。

夏绵绵的手就一直被封逸尘牵着,其实她想要逃跑很难。

但必须得走。

她看着坐在她旁边的封逸尘。

看着他一直很安静,薄唇轻抿的模样。

“封老师,我肚子痛。”

“嗯?”

“我想去洗手间。”

“我陪你。”

“我是去女厕所。”夏绵绵提醒。

封逸尘看着她。

夏绵绵推开她的手。

封逸尘松开那一刻,突然一把抓住她。

“我不会跑的。”夏绵绵解释,“何况就算我跑了,你忘了我身体里还有你装的定位仪吗?”

封逸尘松开了她的手,“还有十多分钟就登机了。”

“嗯。”

夏绵绵起身走向了一边厕所。

她去女洗手间,因为是VIP,所以人很少。

她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旅客,倒是等到了一个清洁大妈。

对不住了。

夏绵绵手肘一用力。

清洁大妈在毫无防备之下,就被夏绵绵弄晕了过去。

夏绵绵快速的脱掉了清洁大妈的衣服,换上。

换上之后,她深呼吸一口气,走出去。

她想过了,如果封逸尘在门口等她,如果封逸尘认出了她,她就直接跑。

跑不过再说!

这么下定决心。

意外的,封逸尘并没有在门口。

她憋足一口气。

封逸尘是因为知道她身上有定位仪,才确定她跑不掉吗?!

她也不敢怠慢,脚步迅速的走向了另外一边,她穿过人来人往,把手心中那颗小小的定位器,顺手放在了迎面而来的她也没有看清楚的某个旅客身上,她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吃下去。

她没办法相信封逸尘,至少不能百分之百的信任。

好在没有。

要不然,此刻是真的走不掉。

她快速地穿过人群,离开了候机厅,重新走出了机场。

速度很快,按照路线到达了1号出口,然后看到了一辆黑色车尾号637的轿车,一口作气的坐了进去。

阿某戴着鸭舌帽坐在驾驶室。

车辆一跃而出。

夏绵绵转头看了一眼,只是杀手在观察事物的一种本能!

没有太多情绪,她回头看着前方。

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夏绵绵开口,对着阿某说,“这种地方,封逸尘身边至少有2名杀手,一直跟着我们走了几个国家。”

“现在非常时期,BOSS要保证他的绝对安全。”阿某捉摸。

“我们是明天的飞机吗?”

“嗯。”阿某点头,有些疑惑的问道,“为什么不跟着BOSS一起回去?”

“他没办法保护我。”

准确说,是不会保护她的孩子。

她从没想过要去医院流掉他。

不管任何事情,雷打不动。

所以她在打算和封逸尘一起离开的时候,就让阿某到这里提前等她,然后在离开的时候她和封逸尘分道扬镳。

不用说再见,这就是结局。

上一世和这一世的纠葛,就从现在开始,结束。

不管她多爱他,不管她是不是还爱着他。

不管他爱不爱自己。

有些现实,就是这么赤裸裸。

她和阿某下榻一家普通的酒店,她不知道封逸尘会不会来找她,其实仔细一想,可能不会。

对封逸尘而言,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她。

而她决定,在暗处,坐观其变。

------题外话------

达拉达拉。

就说你爱我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