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揭秘杨翠庭(2)她是龙瑶?!/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姑爷离开后。

小南就开始疯狂的找她的小姐了。

阿某当初给她的银行卡她就隐约觉得很不对劲儿了,结果小姐真的打算撇下她不管自己走了,她其实也不知道小姐有没有和龙少爷在一起,但就是觉得,小姐如果要离开姑爷,就一定会去找龙少爷……

话说小姐真是太水性杨花了。

姑爷还不够帅还不够好吗?!

这个龙少爷有什么好的。

心里碎碎念叨,小南一脸哀怨的看着龙一和夏绵绵。

夏绵绵睨了一眼小南。

不用想也知道小南在遐想什么了。

她无语,随口问道,“小南,你手机呢?”

小南单纯的连忙把手机拿了出来,激动道,“小姐你是要给姑爷打电话吗?”

夏绵绵接过小南的手机,直接按下了关机键。

小南蹙眉。

夏绵绵把手机给了阿某,“收着。”

“小姐,你要做什么?”

“预防你通风报信。”夏绵绵说。

小南嘟嘴。

她没这么叛徒好不好。

但要是姑爷真的给她打电话,她也说不准会一个激动……

小姐太坏了!

“我吃好了。”夏绵绵根本没搭理小南的情绪,放下了碗筷。

龙一此刻也放下了碗筷。

两个人一起离开饭桌,走向后花园。

依然坐在一个凉亭下。

“打听到什么了吗?”夏绵绵问。

“问过我父亲了。”龙一说,“他说,曾经他和某个女人确实有过一段过节。”

“谁?”

“龙瑶。”龙一直白。

“龙瑶?”夏绵绵完全没听过这个名字。

“我也没有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想来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可能当时还小,完全没印象。但姓龙,你应该知道也是和龙门关系匪浅了。”

“所以什么身份?”

“我父亲的亲妹妹。”龙一一字一句。

“怎么会有过节?”

“当年我爷爷还在,我父亲和龙瑶都还年轻,据说我爷爷当时十个子女,最器重的就是我爸,毕竟是老大,从小一手栽培,自然是以继承人的身份存在。而我爷爷最宠爱的就是他的三女儿龙瑶,听我父亲说,龙瑶长得倾国倾城,但凡看到过她的人都会被她的容颜所惊讶,可以说,当时的龙瑶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上面有几个哥哥姐姐爱着,上上面还有自己的父亲捧在手心,下面还有弟弟妹妹的仰慕,外界还有无数多的爱慕者,她的性格养得很刁蛮。”

夏绵绵很安静的听得认真。

龙一继续道,“当时,驿城不只是只有龙门一个让人胆怯的暗地组织,当时还有一个很大的帮派叫虎山行。一直以来龙门和虎山行一直处于敌对状态,谁都不待见谁,甚至只要碰到对方的人,绝对是赶尽杀绝。”

“然后呢?”

“有一次我父亲去执行一项特别大的暗地交易。我爷爷派他亲自去,因为这笔生意关系着后来整个东南亚的生意往来,绝对不能有任何失误。我父亲一切安排妥当就去了,他倒是没想到,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一向不太参与这方面事情的龙瑶自己做主伪装着跟着一起去了,我父亲没办法只得把她带在身边,何况龙家的人不管谁都有自保能力,龙瑶也会。”

“那天正在交易的过程中,就被虎山行的人给破坏了,交易失败不说,我父亲差点被当时虎山行的少主聂鹰杀死,他好不容易逃过一劫,龙瑶却不幸被对方抓了去。我父亲没办法,只得先回了国,回到龙门,才能想办法救出龙瑶。但万万没有想到……”

“龙瑶和聂鹰相爱了?”夏绵绵揣测。

“你怎么知道?”

“爱情小说都这么写。”

“事实确实是如此。我父亲一直愧疚当时没能把自己的妹妹一起带走,所以一心想要攻克虎山行,不管龙瑶还有没有活着,他势必姚踏平虎山行。我爷爷自然也想要这次铲平了虎山行,就像现在,我父亲要铲平封逸尘的组织一样。但那一次完全是孤注一掷,双方实力相当,进行了你死我活的残杀,双方损失都很严重,死伤无数。最后我父亲终于杀了虎山行的首领,然后将聂鹰逼到了绝境。而我父亲万万没有想到,那个一直在帮聂鹰逃跑,一直在聂鹰旁边的女人居然是自己的亲妹妹龙瑶,她不仅没死,当时还怀了聂鹰的孩子。”

“你父亲杀了聂鹰?”这不需要怀疑,每个人都会这么做。

“对,我父亲杀了聂鹰。”龙一说,“当时我父亲也杀红了眼,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们龙门的人死了那么多,如果我父亲放走了聂鹰,我父亲无法服众,当时还活着的人都恨不得将虎山行的人杀得片甲不留,所以不管龙瑶怎么求他,怎么跪地求他,他依然当着龙瑶的面,将聂鹰一枪暴毙,子弹打爆了聂鹰的头。”

“我父亲说,他到现在都忘不了当时龙瑶绝望的眼神,当时看着他时,那份真的恨之入骨的寒意。最终,他把龙瑶带了回去。”龙一说,“但是龙瑶绝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她能跟着我父亲走只想平安生下聂鹰的孩子,而龙门其实是不允许这个孩子的存在的,尽管我父亲在我爷爷那里去争取过,我爷爷为了龙门的稳定性,最终还是决定,让龙瑶把孩子打了。”

夏绵绵听着,这一刻其实有些动容。

或许因为自己怀孕,所以这一刻反而很有感触,很能够理解,当初龙瑶绝望到仇恨的心。

“打了吗?”夏绵绵问。

“没有。”龙一摇头,“龙瑶似乎也预料到龙门容不下她这个孩子,所以在我父亲打算带她去医院的时候,她跑了。”

“跑掉了?”

“怎么可能!驿城当初还没有这么复杂,当时的龙门想要监控一个人太过简单了,龙瑶自己也知道,自己不管走到哪里,只要是在驿城的地方,她都不可能逃跑得了,所以她准备偷渡离开。离开的那个码头,被我父亲拦了下来。”

“你父亲为什么不放龙瑶走?”

“聂鹰的孩子不能留,而且以龙瑶的性格,绝对不会就此罢休,我爷爷怕后患无穷。所以其实在让我父亲追龙瑶回来时,我爷爷就已经下了死命令,要么带着龙瑶活着回来,要么带着她的尸体回来。”

夏绵绵喉咙微动。

有些残忍,就是这么赤裸裸。

龙瑶可能自己都没有想到,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居然也对她起了杀心。

“龙瑶死都没有跟着我父亲回去。她在我父亲的紧逼之下,跳海了。当时海水很急,海流量很大。龙瑶跳下去之后,必死无疑,而且当时龙瑶还受了枪伤,根本就活不下来。我父亲就这么把龙瑶逼死了,其实这些年一直在心里面都会想起这个坎,有些过不下去。后来听说很久,那片海里飘来了一个已经被海水泡得惨不忍睹的女性尸体,被认定为了龙瑶,至此,龙瑶就彻底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夏绵绵点头。

龙一看着夏绵绵若有所思的样子。

他说,“你觉得,龙瑶有可能还活着吗?”

“我不知道。”夏绵绵说,“可能不是活着,而是重生了。”

“什么?”龙一诧异。

完全听不懂。

“杨翠婷长得和龙瑶像吗?”夏绵绵问。

“一点都不像!”龙一说,“我父亲说,龙瑶长得很美,是惊艳的绝美,虽说杨翠婷年轻的时候也很漂亮,但完全不敌龙瑶的十分之一,我爸说龙瑶是他活着这么多年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封逸尘长得和龙瑶像吗?”夏绵绵继续问。

龙一一怔,“这个我倒没有问我父亲,但我想,如果长得像,我父亲应该会一眼就认出来,对于龙瑶那般绝色容颜,我父亲应该会记忆深刻。”

“那么,重生的可能性很大。”夏绵绵说。

“绵绵,你头脑还好吧!”

“我就是觉得我可以,其他人也可以。”

龙一蹙眉。

“你不是一直在怀疑我的身份吗?我说过我不是夏绵绵,我是阿九!”夏绵绵看着龙一,“此刻我也不瞒你什么了,我的经历很神奇,说出来你可能并不相信。我曾经是封逸尘手下的一名职业杀手,也就是他培养的杀手之一。我当初为了执行封逸尘安排的一个任务去救夏柔柔,然后死在了火堆里,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就成了夏绵绵!”

龙一看着夏绵绵,完全是惊恐。

夏绵绵说,“你仔细想想,如果我真的是夏绵绵,我为什么会有身手,如果我是夏绵绵,我为什么会知道封逸尘这么多事情,如果我是夏绵绵我为什么要这么来对付封逸尘!更何况,传说中的夏绵绵和现在的夏绵绵,你觉得是一个人吗?!”

“我相信你。”龙一点头,“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我没办法解释发生在你身上的特殊现象!”

“也或许,是科技还没有到达的地步,这种现象,几百年后也许就能能够科学解释了。”

“所以,你认为,杨翠婷和你一样,是重生了。”龙一不再纠结,直接认定了夏绵绵的答案。

“谁能够在几十年的时间内突然兴起一个杀手组织,我不相信是普通人。龙瑶不是普通人,她出生在龙门,知道龙门的一切运作,有自己的能力。她还是虎山行少主聂鹰的妻子,她还可以去拉拢虎山行余下的一些散落势力让她重新兴起。而她伪装自己的身份,就是不想要产生你们龙门的怀疑,而且我想创建一个杀手组织,从培养到最终盈利到最后达成她的目的都需要钱,这笔费用不少,她如果不嫁入豪门根本就不可能有钱运作,所以她要拼命的让自己嫁给有钱人,同时生下自己的儿子也在豪门里面隐藏身份,在暗地做一些不被人发现的勾当!”

“你这么一说,我虽然还是觉得很神奇,但逻辑却似乎都能够说得过去!”龙一点头,“现在我要回去给我父亲把这些告诉他吗?!但我不能保证他会信,毕竟他是亲眼看着龙瑶跳海的,是已经根深蒂固的认为龙瑶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

“你不用让你父亲相信杨翠婷就是龙瑶,但你可以让你父亲相信,封逸尘的大BOSS就是杨翠婷,一旦你父亲相信了,第一个出手的就会是针对杨翠婷,杨翠婷如果死了,封逸尘的组织也会乱,禽贼先擒王,这个道理你父亲应该比谁都懂。”

“好。”龙一点头,由衷的说道,“你真的比我想的还聪明。”

“只是因为很想,一网打尽!”夏绵绵说,“我希望龙门能够像当年灭虎山行一样,不留余地!”

龙一看着夏绵绵。

看着她冷漠的脸颊。

他说,“不打算给封逸尘一点生机吗?”

“没打算。”夏绵绵说,“一命换一命,只是等价交换。”

龙一笑了笑。

他喜欢这么爱恨分明的夏绵绵。

他说,“我先回去了和我父亲商量,但有可能,对方会比我们更先动手,那个时候你是跟着我,还是在这里待着,我会尽量安排充足的人手,保证你们的安全。”

“我跟着你一起。”夏绵绵一口咬定,“不想你把人手浪费在我的身上,而且我能保护好我自己,甚至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嗯。”龙一也不再多说。

夏绵绵说的话,他不需要任何怀疑。

龙一迅速的离开了别墅。

夏绵绵也回到了客厅。

她想,以封逸尘这么聪明的人,可能真的不会坐以待毙。

她能够想到的东西,可能封逸尘比她更聪明的,已经猜到她能够想到这一步。

而且……

她总怀疑,封逸尘是不是知道她阿九的身份……

否则那么多她和阿九的相似,他这么谨慎的人不可能不怀疑,甚至没有问过一句。

是不是因为他母亲真的有着同样的经历,所以封逸尘可以很坦然的接受甚至是完全相信,她身体里面的灵魂,已经更换!

越想。

越觉得有些心惊胆战。

如果封逸尘真的知道她的阿九?

知道她是阿九还说爱她?!

爱夏绵绵,还是爱阿九!

如果是爱阿九,当年对她的投怀送抱他为什么会拒绝,当初为什么要去救夏柔柔而放弃救她……

她想,封逸尘应该不是爱阿九的。

他怎么可能对自己杀手产生感情。

杀手只是为了他拼命而已!

“小姐。”小南突然开口。

夏绵绵咬牙。

她狠狠地看着小南。

她的思维就这么被小南给搅和了。

“小姐。”小南一脸殷勤,“龙少爷走了吗?”

“你对他有意思?”

“小姐!”小南跺脚,“人家只钟情阿某。”

阿某在旁边喝水,差点没有被一口水给呛死。

小南嘟嘴。

她就那么不被人待见吗?!

她拉着夏绵绵的手,“小姐,我们还是走吧,你不要跟着龙少爷了,我们回去找姑爷好不好,姑爷那么好。”

“你要走就走。”夏绵绵说,“要是舍不得你家姑爷,你也可以给他做通房丫头,长得不好看的都做通房丫头。”

“……”小南无语。

她那么饥渴吗?!

何况,她哪里不好看了?!

小姐打击人真是够了够了的!

“小姐,你就跟着姑爷吧,姑爷人那么好!”

“我在怀疑,不会是封逸尘安排你到我身边的吧。”夏绵绵严肃。

“小姐,你有了龙少爷之后,连我也要怀疑吗?!”小南眼眶一红,“我跟着小姐这么多年,不管以前小姐过得多惨不管现在小姐过得多辉煌,我小南什么时候离开过你,到现在,你就不要我了是吗?!”

夏绵绵被小南这一刻说得有些无言以对。

“我不过就是觉得,姑爷对小姐真的是好的,而且你还怀了姑爷的孩子!你们就不能一家人好好的吗?”

“谁说孩子是封逸尘的。”夏绵绵说。

“真的是龙少爷的?!”小南眼睛都鼓圆了。

她不相信不相信不相信小姐会真的给姑爷戴绿帽子。

姑爷要是知道了……

姑爷该多伤心!

“是阿某的。”

“噗!”阿某一口水终究喷了出来。

夏绵绵和小南看着他。

阿某咳嗽了两声,整个脸都呛红了,他说,“你们继续。”

小南回神,还算聪明,“小姐你又逗我。”

“知道我是逗你你就别问了。”夏绵绵说,“我不能保证我们还能这么平静多久,或许马上就刀光剑影。所以趁着还有点悠闲的时间好好享受,说不准就得去黄泉路上了。”

“小姐你又吓唬我。”

“这次真没有。”夏绵绵起身,从客厅离开,她弯腰在小南耳边说,“想要睡阿某赶紧,可能就没机会了。”

小南脸涨红。

小姐太直接了。

虽然她确实很想,但她也很矜持的好不好!

她看着小姐上楼,而后直勾勾的看着一边的阿某。

阿某被小南看得毛骨悚然。

他说,“你想做什么。”

“我想……”小脸脸羞红。

“想都别想。”阿某直接走了。

小南翻白眼。

这货铁定不举!

------题外话------

高歌离开,达拉达拉达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