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活着,活着!(必看)/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大浪过去!

封逸尘从海平面上浮了出来。

远处的那边站着的人,紧张地看着刚刚一个大浪扑打,然后两个人都消失在了海平面上。

一会儿。

封逸尘露出了海面,但是夏绵绵没有。

夏绵绵是被海浪冲走了吗?!

其他人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小南和阿某很紧张。

下一秒,小南直接冲进了海水里面。

她要去找小姐!

阿某看着小南的背影,身体也往前走。

文川一把拉住他,“你去了就是死!”

阿某咬牙。

“BOSS不会让死的人,就不会死!”这是所有人对封逸尘的盲目崇拜!

其实。

人不是神。

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绝对。

封逸尘浮出水面那一刻,猛地又栽进了海里。

他不停的往深海里面游去,不停的游去。

他不相信夏绵绵就这样就被海水冲走了,不相信,会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不见了!

跳机的时候,夏绵绵推开了他,他至少知道那个时候夏绵绵还可以活下去,至少能够坚持3天。

所以当所有人都到了那一刻,他就在岸边等他。

杀手都有一个无意识的共性,在不知道自己方向的时候,会习惯性往北,所以所有人才会全部都聚集在那个海岛上,夏绵绵也是!

然而,好不容易等到。

却看到她毫不犹豫的转身。

宁愿死,也不愿意跟他一起。

他其实很平静,很平静的去把她带回来。

他能够理解她的所有情绪。

现在此刻,夏绵绵突然被海浪冲走了,他告诉自己也要保持冷静。

冷静的往海深处,寻找,不停的寻找,却找不到夏绵绵的影子。

他憋着一口气,从海水里浮出来,换了一口气,又栽了进去。

如此反复。

一次比一次在海水里面的时间长。

一次比一次。

小南也在帮他寻找。

但是小南没有封逸尘的能力,她潜入不了那么深。

她每次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封逸尘往更深处游去,而她不得不浮出水面,换气,再埋入。

仿若,就是在跟随着封逸尘的脚步,确定他在什么地方而已。

如此反反复复。

不知道多少次,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

在某一次,小南都觉得封逸尘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封逸尘可能跟着夏绵绵一起,死在了这片海域时。

封逸尘突然托着昏迷的夏绵绵浮上了海面。

小南看着他们的那一刻,眼眶完全是红的。

她不知道小姐死了没有,但她那一刻是真的被这种强大的毅力弄得热泪盈眶。

如果是她,如果是任何其他人,绝对没有封逸尘的坚决。

绝对会放弃,不放弃也会不自信。

何况这么大片海,一个海浪过来,把人彻底冲散冲没,简简单单的事情。

而她却看到封逸尘,看到他每次进入海水,一次比一次坚定,一次比一次拼命!

小南连忙跟着封逸尘一起,游上了岸边。

所有人都知道封逸尘的身体那一刻应该是到了极限。

但他没有。

他把夏绵绵平放在地上,抬起她的下巴,帮她做人工呼吸。

夏绵绵苍白的脸上,毫无动静。

封逸尘压着她的胸口,一下一下,没有任何慌乱。

急救的方式,做得很好。

他按下了之后,又帮她做人工呼吸。

如此,反复。

夏绵绵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

没有了反应……

小南眼泪已经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阿某在旁边,眼眶也有些微红。

封逸尘却一直一直,在不停反复。

就像刚刚在海水里面一样,仿若有股强大的动力,在支撑着他,就是在告诉他,他可以找到夏绵绵,夏绵绵不会死!

“BOSS!”爱莎突然叫着他。

封逸尘仿若没有听到。

他依然在做着急救,依然在做着急救。

“放弃吧!”爱莎说。

封逸尘没有听她的任何话。

用力在帮夏绵绵不停进行着胸外按压。

一下一下。

所有人都这么看着BOSS,看着他重复着的动作。

很久。

天似乎都已经黑了下去。

彼此都看不太清楚彼此的脸。

小南觉得,支撑封逸尘如此这般的,不是他的意志,而是他不接受,不接受夏绵绵会死。

她看到封逸尘手上的力气似乎小了很多。

她看着封逸尘的眼神一直一直看着夏绵绵的毫无血色的小脸。

她恍惚看到了他有些红润的眼眶。

大概这里面所有人,没有谁见过封逸尘哭。

当然,其实也看不清楚,但她猜想,封逸尘应该哭了。

所有人站在旁边,不敢说话。

其实大家此刻全都处于无比虚脱的状态。

在海水里比在任何地方更耗费体力。

“活着。”封逸尘突然开口。

对着夏绵绵,声音很平稳。

夏绵绵根本就听不到了。

封逸尘再次重复说,“活着。”

夏绵绵依然不动。

封逸尘又俯身,俯身在给夏绵绵做人工呼吸。

那一刻,那一刻……

所谓的人工呼吸,似乎变成了绵长的亲吻。

亲吻……

如此心痛的一个亲吻。

小南咬着唇,眼前模糊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

她想,如果小姐还能睁开眼睛,或许会被感动。

或许真的会被封逸尘所感动。

如果小姐还能睁开眼睛。

如果上天会出现奇迹……

奇迹。

突然似乎就发生了。

夏绵绵的嘴角恍惚动了一下。

那一下。

封逸尘的整个身体僵硬了一下。

他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甚至不敢有任何反应。

他保持着保持。

然后真的感受到了,虚弱的唇瓣,在他嘴唇上,轻轻波动。

他喉咙微动,紧张到拳头紧握。

他放开她的嘴。

放开了她的唇瓣。

睁开眼睛,看着自己身下的女人,也睁开了眼睛,就这么看着她。

他想,春暖花开,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绵绵……唔……”封逸尘的声音,戛然而止。

夏绵绵手上的一把瑞士军刀,直直的插进了封逸尘的胸口处。

封逸尘就这么看着夏绵绵。

就这么看着她。

夏绵绵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因为她觉得她应该是死了。

她被大浪冲到了海底,然后被海里面的岩石绊住了身体,她必死无疑。

她当时只是有些遗憾。

遗憾自己在死的那一刻,为什么没有带着封逸尘一起垫背。

分明,她可以和他一起死的。

所以醒来那一刻,看到封逸尘的第一眼,就想杀了他。

就迅速而本能额拿起自己防身的军刀,刺进了封逸尘的身体里。

她看着血液,一滴一滴的,顺着刀柄,滴在了她的身上,血流不止……

封逸尘没有说话。

大概也说出来话了。

他看了一眼夏绵绵,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匕首还插在他胸口的位置。

有多深,谁都不知道夏绵绵的匕首,有多长。

所有人就看着封逸尘站了起来。

他很高,很高。

夏绵绵躺着看着他,真的像巨人一般。

爱莎上前,“BOSS!”

那一刻,眼神分明狠狠的看了一眼夏绵绵,毫不掩饰的杀意。

封逸尘手微动。

不让任何人靠近。

他转身,转身,其实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就是转身离开了夏绵绵,走了两步。

猛然。

那么高大的一个身体,直直的倒了下去。

“BOSS!”爱莎惊叫,上前过去。

所有人都过去了。

夏绵绵也从地上坐了起来,看着封逸尘直直的倒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从来没有谁看到过封逸尘如此。

从来没有!

就算受了再重的伤,也不会在自己的杀手面前,如此毫不掩饰。

是真的到了极限了?!

“BOSS你醒醒!”爱莎激动无比,声音突然哽咽。

夏绵绵还杵在不远处,不远处看着爱莎的恐慌。

“你醒醒,你醒醒……”爱莎叫着封逸尘,猛地转头狠狠的看着夏绵绵,“要是BOSS有个三长两短,夏绵绵,我绝对会杀你了!”

夏绵绵没有任何表情。

她没有任何表情。

沙滩上,所有人都处于有些崩溃无措的状态。

小南从封逸尘那边过来,蹲下身体,坐在了夏绵绵身边。

夏绵绵看了她一眼。

所以现在小南是在表明态度,如果封逸尘死了,她会跟在那一边吗?!

小南默默的坐在她的身边。

夜晚似乎越来越深。

没有谁去小岛的雨林中寻找食物和淡水,她知道杀手的生存能力惊人,但有这种好的资源,为什么大家都不用,而后,她就明白了,因为已经联系了救援。

头顶上的直升机,缓慢的落了下来。

直升机上下来两个人。

有一个人她没见过,另外一个人,她还很熟。

韩溱。

韩溱从飞机上下来,眼神直接捕捉到了封逸尘。

他让爱莎放开了封逸尘,开始对他进行全身检查。

他脸色凝重,“抬上直升机!”

文川和白鹤连忙扶着封逸尘去了机舱。

夜晚真的看不清楚封逸尘到底死了没有!

没死,大概也半死不活了。

她跟着小南一起坐进了直升机。

她现在如果不走,任何一个杀手都会杀了她。

她固执不了。

直升机起飞。

韩溱给封逸尘戴上了呼吸器,挂上了心跳仪,然后开始帮他检查伤口。

他说,“有多深?”

封逸尘没有回答。

爱莎说,“你可以问夏绵绵!”

韩溱转头看着夏绵绵,“你捅的?”

夏绵绵也没有回答。

“还好,知道给他留一丝活路。”韩溱那一刻似乎在调侃。

夏绵绵没说话。

但不得不承认,她捅进去的位置一点都不准。

“到了目的地再拔出来吧,怕止不住血。”韩溱说。

封逸尘应了一声。

直升机飞了2个小时,停靠在了一栋山顶别墅。

很大的一栋别墅,夏绵绵以前也没见过,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属于谁。

她跟着所有人一起走进了客厅,看着封逸尘被扶进了楼下唯一的一间房。

夏绵绵站在门口,站在门口,看着所有人井然有序的忙碌。

韩溱做好了拔刀的准备。

他突然转头,“你过来。”

对着夏绵绵说的。

夏绵绵看着他。

“过来。”韩溱说。

夏绵绵走了过去。

“你坐在这里,看着我拔。”韩溱说。

“为什么?”夏绵绵瞪着他。

“没什么,让你内疚一下。”

“……”夏绵绵咬唇。

说话中。

韩溱突然拔出来匕首!

血,涌出。

封逸尘那一刻身体急速反应。

“呕!”胃不收缩,封逸尘突然呕吐。

呕吐带动着伤口,血崩了。

韩溱猛地用医用棉布压住了封逸尘的伤口,声音很急,“镇定点!”

封逸尘的身体却还是在不停的反应,呕吐感很强,很强,一直在不停的吐,身体一直在抖,一直在颤抖。

看上去很吓人。

就好像,就好像垂死前的最后挣扎!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直直的看着封逸尘!

“压住他!”韩溱说。

文川和白鹤连忙压着封逸尘的身体。

“夏绵绵,你固定封逸尘的头,让他侧过来,别让他的呕吐物堵塞到了他的气管!”

夏绵绵静静的抱着封逸尘的头,让他侧着,然后看着他不受控制的身体反应,一直在吐,一直无法克制的呕吐……

韩溱一直在处理伤口。

似乎过了好一会儿,才止住血,才让血不那么恐怖的往外涌!

“冷……”封逸尘说。

声音很轻。

很弱。

夏绵绵俯身,听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封逸尘嘴里在说什么。

她用身体抱住封逸尘的头,拉着他冰冷到毫无温度的手。

她对着韩溱说,“他冷。”

“你试试失血这么多,冷不冷。”韩溱一直在熟练的处理伤口,反问夏绵绵,还总结道,“没死是万幸!”

夏绵绵不说话了。

房间中也很安静。

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韩溱。

看着他终于将伤口处理完毕,缝针,包扎,起身又看了看封逸尘的模样,看了一眼一直输着的血液,又挂了半瓶。

“好了,应该不会死。”韩溱说。

所有人似乎才松了一口气。

“听说你们在海上飘了几天,都先去休息吧,这里由我就行。”

其他人点头。

大家此刻全都处于虚脱状态。

所有人出去了。

爱莎看了一眼夏绵绵,“你不走吗?!”

她其实也很想走。

但是封逸尘抓着她的手没放。

“爱莎,你去吃东西休息吧。”韩溱说。

“BOSS是她捅的,万一她又要杀BOSS怎么办?!”爱莎对着韩溱怒吼。

韩溱耸肩,“我还在。”

“要是BOSS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两个,我一起杀,都不留!”爱莎丢下一句话,走了。

夏绵绵看着爱莎的背影。

然后,感觉到了韩溱的视线。

夏绵绵回头看着他。

“你稍微往右一公分,现在拉着你的人,就是一具尸体!”韩溱说。

“嗯。”

韩溱似乎也不想再多说,他说,“要不要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

夏绵绵看着他。

“怀孕了听说。”韩溱直白。

“封逸尘告诉你的。”

“嗯。”韩溱点头。

夏绵绵说,“那你看看吧,我觉得他应该还在。”

韩溱拿过夏绵绵的手腕,手指放在她的脉搏处,静听。

好久。

韩溱说,“嗯,挺顽强的。”

“是个坚强的孩子。”夏绵绵笑。

韩溱也笑了笑。

“你帮我看着他,如果醒了叫我,我出去休息一会儿,万一等会儿发生了什么突发情况,我还能应急!”

“好。”夏绵绵突然想到什么,“对了,你去看看阿某,他受伤挺严重的。”

韩溱点了点头,离开。

房间中就剩下夏绵绵和封逸尘。

封逸尘睡着了,在刚刚做完手术之后,几乎是秒睡。

她坐在他床沿旁边,看着他苍白的脸颊,看着他虚弱到她真的以为他可能下一秒就会死去。

她其实很怕他死。

又怕他活着。

这种矛盾的心情,她其实也捋不清楚。

她手指微动,抚摸着他的脸颊。

封逸尘皱了皱眉头,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大概真的是到了极限。

以往,应该是一点动静,他就会清醒,不只是她,杀手都会有这种警觉。

她俯身。

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她不会说对不起,也没那么狠心巴不得他死。

她只想,珍惜这短暂到或许就是转瞬即逝的时光。

房门。

突然被人推开。

夏绵绵看着来人,眼眸微动。

小南端着一碗营养粥走向她,“吃点东西吧!”

夏绵绵说,“放这里吧。”

“小姐……”

“叫我夏绵绵就好。”夏绵绵说,看着小南。

小南身体顿了顿,眼眶那一刻明显有些红,“嗯。”

“你出去早点休息。”夏绵绵其实还算友好。

就是,就是距离好远!

小南放下营养粥,“你吃过饭之后就去休息,我们轮流照顾他。”

“我知道。”

小南离开。

夏绵绵看着她的背影。

那一刻,也真的有些眼红。

只是有些遗憾,以为会是自己最值得信任的人。

她推开封逸尘的手。

他睡得很熟,放开了。

她端起旁边的粥,一口一口吃了起来。

其实真的很饿,甚至饿到了极限。

特别是,她现在的身体情况很特殊。

她吃了一碗。

不够。

她起身。

起身,看到房门推开,爱莎走了进来。

看着夏绵绵的模样,冷笑,“这么快就守不住了。”

“我去盛饭。”

“不想照顾BOSS直说,也没有要你一定要照顾。”爱莎说,“我真是不明白,BOSS为什么一定要保你,在我看来,你不过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其他有什么好?!”

“床上功夫好。”夏绵绵说。

爱莎狠狠地看着夏绵绵,怒吼道,“你都不害臊的吗?!”

夏绵绵淡淡的耸肩,“除此之外,我也找不到我能够吸引封逸尘的地方。”

爱莎脸色一直不好,就这么非常不友善的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起身离开了。

爱莎说得很对,封逸尘不是一定要她照顾的,他手下这么多人,而她身体现在急需营养,急需休息,她得照顾自己。

她自顾自的去厨房又盛了饭,还喝了汤,吃得很饱。

此刻别墅很安静,大多数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养精蓄锐。

她看了一眼楼下唯一的客房,看着封逸尘半掩的房门,爱莎一直陪着他,她没有犹豫,起身,走向了2楼。

2楼上,房间很多。

关上的房门应该有人住,她找了一间敞开的,房间不大,依然奢华。

她把房门紧锁,然后走进了浴室。

脱下了她一身是血的衣服。

一身,都是封逸尘的血。

她把自己里里外外洗了很多遍,把衣服扔进了垃圾桶之后才想起,这个房间貌似是没有可以换的,除了毛巾和牙刷,什么都没有。

她就把自己擦干净,然后直接躺进了被窝里面。

她真的很困。

困到,闭上眼睛,熟睡了过去。

睡了很久。

很久。

从来没有这般,如此渴望睡眠。

------题外话------

我家封老师真让人心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