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绵绵,我们还是夫妻。/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觉,睡得很好。

睁开眼睛的时候,应该是第二天下午了。

她伸懒腰,从床上做起来。

被单滑落。

她看着自己的身体,都差点忘了,她没有衣服,所以她应该裸着出去,然后告诉他们她没有穿的吗?!

否则,就一直在这个房间,一直被遗忘,然后就饿死了。

她搂抱着被子,从床上下地,把被单紧紧的裹在身上,准备出去。

总有办法,让自己活着!

她刚准备打开房门。

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用钥匙打开。

房门推开。

夏绵绵看着面前的封逸尘。

他换上了一套宝蓝色家居服,不知道身上是怎么弄干净的,或许洗了澡,总之此刻给人感觉很清新,完全不同于昨天浑浊和邋遢。

他手上拿着一套女士家居服,她还看到了他手上的文胸和小裤。

两个人对视了一秒。

夏绵绵从被单里面伸手。

手伸了出来,被单也滑落了一角,如此香艳的一幕。

封逸尘就这么看着。

其实被他看得次数也不少了,两个人虽然上床的时间不长但坦诚的时间很多。

她说,“好看吗?”

没有去拉扯被单,很直白的问他。

“嗯。”

夏绵绵笑了笑。

她拿过封逸尘手上的衣服。

随即,放下了身上挂着的被单。

封逸尘直直的看着她的身体。

夏绵绵自若的当着封逸尘的面,一件一件换上。

大小很好,不管是内衣还是外衣。

她穿好衣服,看着封逸尘还杵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上前,“我饿了。”

“我也是。”封逸尘说。

话音落。

他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唇齿间,都是彼此熟悉的味道。

封逸尘很投入,她真的能够感觉到他的深情,从舌尖蔓延到心口。

好一会儿。

封逸尘准备放开她。

那一刻,却感觉到夏绵绵突然主动的搂抱着他的脖子,再次加深了彼此的亲吻。

她很热情。

他也是。

两个人若胶似漆,缠绵悱恻。

有那么一瞬间,夏绵绵真的觉得自己可以放弃一起沉寂在这份温暖这份柔情这份浓浓的爱意里,但终究,她主动离开了他的唇瓣。

她能感觉到他唇瓣间的不舍,但他却没有强迫的抬起她的下巴。

她说,“下楼吃饭吧。”

封逸尘拉着她的手,和她一起下楼。

彼此,其实很沉默。

有时候感情的表达或者宣泄,他们会默契的选择以行动的方式。

楼下大厅,所有人都在客厅,看电视,看杂志,看手机。

夏绵绵和封逸尘出现时,其他人转头看了他们一眼。

爱莎讽刺,“睡到现在,也真是够心大的,昨晚BOSS的危险期,作为始作俑者,居然半点都没有担心,反而睡成这样,夏绵绵,你真让人长见识。”

夏绵绵没搭理爱莎。

不想搭理。

这种人故意找茬而已。

她和封逸尘直接去了饭厅。

爱莎不爽的看着夏绵绵。

不是因为BOSS不让,她早就杀了夏绵绵了!

这个女人,这个还想要杀了BOSS的女人,就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

“话说,你是谁!”爱莎从饭厅的实现转移,看着小南。

小南看着爱莎。

不只是爱莎,其他人也这么奇异的看着她,似乎对她突然的出现,很是诧异,尽管这么一路,好像也没有真的有人问起她,直到现在。

“我叫小南。”小南说。

“鬼想知道你的名字,你怎么会出现在我们之中!”

“说明,我也是杀手之一。”

“你们有听说过吗?”爱莎问其他人。

其他人表示没有。

“我是杀手,但我不负责杀人,我只负责保护人!”小南解释。

“保护谁?”

“夏绵绵。”小南说。

爱莎脸色一冷,“所以你是夏绵绵的人!”

“我是BOSS的人。”

“你到底是谁?!”爱莎耐心不够,分分钟想要杀了他的冲动!

小南不想解释了,她看了一眼饭厅,她说,“你可以当我不存在。”

而后,小南上了楼。

爱莎冒火。

但凡和夏绵绵有关系的人,她都厌烦!

很厌烦!

……

这边饭厅中。

夏绵绵吃着午饭。

封逸尘在旁边陪着她,就看着她吃,想来,是已经吃过了。

她吃了两碗饭。

封逸尘说,“饭量涨了?”

“因为是两个人的量。”夏绵绵说得直白,直白道,“他很好,比我想的更坚强。”

封逸尘抿唇,那一刻只是点了点头。

夏绵绵吃完饭准备离开。

“喝点汤。”封逸尘抓着她的手。

夏绵绵看着面前的鸡汤。

说真的,她对鸡汤有阴影。

她默默的看着封逸尘帮她盛好,递给她。

她说,“有打胎药吗?”

封逸尘看着她。

“里面放了打胎药吗?”夏绵绵重复。

“没有。”

夏绵绵接了过来,直接喝得干净。

封逸尘看着她的模样。

她说,“就算你放了,在你的地盘,其实我也只能顺从。”

封逸尘说,“你如果想要,就留下来吧。”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纵容这个孩子留在这个世上。”

“嗯。”

“谢谢。”夏绵绵说,说得真的很真诚。

是真的很感谢。

即使,想想也会觉得讽刺。

自己的孩子,感谢自己孩子的父亲,不杀之恩!

“休息一周,去金三角。”封逸尘转移话题。

“必须去吗?”

“嗯。”

“好,那我回房间休息,我养好身体。”

“嗯。”封逸尘点头。

夏绵绵离开饭桌,上了楼。

其实,睡了这么久,根本没有这么多瞌睡。

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和封逸尘相处,彼此之间隔着这么多秘密,做了那么多敌对的事情,她不知道他们该如何相处!

她回到房间,坐在床头,无聊的发呆。

房门外响起敲门声。

很礼貌的敲门声。

夏绵绵打开了房门。

阿某站在门外。

夏绵绵一笑,“你好点吗?”

“我没什么。”阿某说。

夏绵绵让阿某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阿某直白,“现在我们只能跟着BOSS。”

夏绵绵咬唇。

“没能杀掉大BOSS,大BOSS就会杀了我们!而现在还能够庇护我们的只有龙门或者BOSS。但龙门想要杀了我们,目前看来BOSS没想过对我们动手,所以我们只能留在BOSS身边,这是目前唯一的选择!”阿某分析。

“你觉得龙门是想杀了我们吗?”夏绵绵问。

“直升机的故障很明显是人为的。文川说,直升机的油表是坏的,起飞的时候看着是满格,实际上,开出去一会儿就突然降到了底。仔细一想,我们对龙门的利用价值不高,当然我相信,龙一没想过杀我们,但龙天也不会想着留我们!”

“但事实却很蹊跷!”夏绵绵说,“龙天就不怕,龙一万一也坐上了这辆直升机呢?”

“可龙一当时在国外,他没有条件坐上去。”

夏绵绵无力反驳。

阿某说,“阿九,我们是杀手,我们一直都很明白,从来都没有永久的伙伴,就连我们杀手之间,也是分分合合,甚至,组织一个命令,我们还会相互残杀!”

“我知道。”夏绵绵点头,“我没有感情用事。”

“那就好,我希望你现在好好的BOSS相处。”阿某说。

很少要求她做什么。

大概是想得明白,现在封逸尘是他们能够多活几天的唯一选择。

“嗯。”夏绵绵点头

“对了。”阿某突然想到什么,“小南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真不知道。”夏绵绵直白,“我真的不知道她的存在,按理,小南是陪着夏绵绵一起长大的,虽说小南是孤儿,是夏绵绵的母亲捡回来的,但也至于就会是封逸尘的人,我脑力真的有限,我完全没办法诠释,小南到底是一个什么的存在,到底是一个什么身份的存在!”

“我看小南对你其实很忠诚,你问她,她或许会告诉你。”

“我试试。”夏绵绵不想意气用事。

之前不想和小南多说,是因为觉得彼此不会再有交集,但是现在……

现在一想,真的有些心惊,惊讶于小南这么多年一直在她身边,而她毫无防备。

“我先出去了。”阿某说,“你多休息。”

“嗯。”

阿某离开。

夏绵绵又回到了床上。

她在想,她应该怎么给小南开口。

她其实也不确定,小南会告诉她。

抬眼。

夏绵绵看着房门被人打开。

封逸尘走了进来。

她眼眸微动,视线微微转移。

封逸尘直接走向了她的床,然后躺在了她旁边的位置。

夏绵绵咬唇,缓缓,“你是要在这里睡吗?”

“嗯。”

“需要我离开吗?”

“绵绵。”封逸尘说,“我们是夫妻。”

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他们这样的夫妻。

她说,“那你睡吧。”

封逸尘闭上眼睛,就这么睡了过去,很快传来均匀的呼吸。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的睡颜,他就不怕,她会突然杀了他吗?!

当然,阿某说得有理。

封逸尘现在是她的避风港,她不可能杀了他。

她甚至很温顺的躺在了他的身边,手抱着他精壮的腰。

所以……

某人真的睡了吗?!

她刚靠近,他就感觉到他身体一动,将她直接抱紧了怀里。

而她真不敢动,怕碰到他的伤口。

他的手很直接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男人是不是到死那一刻,都会色心不改!

他说,“绵绵,其实活着就好。”

那一刻,她心口突然有些波动。

她恍惚想起,在她从海水里面被昏死的那一刻,耳边有个人声音一直在说,“活着,活着……”

而她活了过来。

她说,“封逸尘,你想过死吗?”

“想过。”

“你觉得可怕吗?”

“可怕。”

“是真的很可怕。”夏绵绵说。

“嗯。”封逸尘将她抱得很紧。

“我不想再死了。”夏绵绵一字一句。

“好。”封逸尘一口答应。

“所以你告诉我,小南为什么会存在我的身边?!”夏绵绵问。

封逸尘身体紧了紧。

“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存在的?!是夏绵绵的母亲收养小南那一刻开始,其实就是一个阴谋是吗?”夏绵绵问。

如果是,她会觉得很可怕。

封逸尘就比夏绵绵大了5岁,小南比夏绵绵大了3岁。所以封逸尘只比小南大2岁,小南是9岁的时候进入夏家的,意味着封逸尘11岁就有了惊人的智力,布下了如此大局,而什么局?!她至今不清楚!

“我没有你想的聪明。”封逸尘说,“小南只是巧合。”

“什么巧合?”

封逸尘抱着她的身体,“绵绵,有些真相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所以你打算一直瞒着我?”

“睡吧。”封逸尘选择了对她隐瞒。

她心口真的很凉。

她想,两个人不管挨得多近,怎么都暖和不了!

------题外话------

我也很期待两个人揭开误会的一天,真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