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英雄救美!让你丫的扯淡!/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驿城。

居小菜律师事务所。

居小菜坐在办公室,整理着这段时间事务所的一些官司,突然叹了口气。

她手上拿着夏绵绵的这份遗产官司。

现在已经申请了延期。

她不知道夏绵绵突然消失去了哪里?!

总觉得,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都不单纯,而且还很危险。

她放下文件,办公桌上的手机响起。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凌子墨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早上中午和晚上,每天三次,一次不落。

她接通。

那边声音高昂,有时候真觉得对方好像是没有烦恼的,每天生活得很好,没心没肺。

“小菜。”

“嗯。”

“今晚我们去外面吃饭吧。”

“嗯?”居小菜蹙眉。

凌子墨时不时会邀请她一起吃饭,偶尔去她家,偶尔她拒绝,这么久了,这倒是第一次让她在外面吃。

“最近开了一间西餐厅,我朋友说味道不错,我们去尝尝。”

居小菜本能是拒绝的。

第一,她不喜欢吃西餐。

第二,他不喜欢和凌子墨一起吃西餐。

“有空吗?”那边没有得到居小菜的回答,小声问她。

“嗯,有空。”居小菜点头。

很多时候,她会选择妥协。

“那我订餐了,下班我到事务所楼下接你。”

“不用了,你把地址给我,我自己来。”

“我反正没什么事儿。”

“但我不想被事务所的同事看到。”

“……”凌子墨顿了一下,随即依然语气欢快,“那好吧,我先去点餐等你!”

“好。”

挂断电话,居小菜心情其实有些复杂。

她一直以为凌子墨坚持不了多久。

却突然坚持了快一个月了。

而且这一个月内,对她虽然总是动手动脚但真的没有强迫她发生什么实质性的事情,恍惚也觉得,凌子墨没有在外面乱来,每天缠着她的时间很多,尽管有时候她会拒绝和他见面,可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就是会很强,很强的肯定,凌子墨这段时间真的为她在守身。

她调整有些莫名的情绪。

这也才1个月而已。

毕竟还有11个月,以她对凌子墨的了解,他的耐心不会这么长。

在他身上,她从来不相信奇迹。

她转眸,不再胡思乱想,投入到工作之中。

下班时刻。

居小菜没有耽搁,离开事务所开车去了凌子墨发的地点。

到达餐厅。

服务员恭敬的带着她到了一个靠窗边的位置。

她看着凌子墨西装革履的坐在那里。

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凌子墨每次出现在她面前,似乎都是精心打扮。

对比起来,她其实穿的很随意。

为了符合上班的身份,总是穿着很职业的套装,尽管凹凸的身材让职业装有了另外一份诠释,但职业装毕竟是职业装,放在约会的场合,就会显得太过严肃。

凌子墨看着她出现,从座位上站起来,非常绅士的为她拉开座椅。

“谢谢。”居小菜客气。

凌子墨笑了笑。

也习惯了居小菜对他的客套。

他拿出放在一边的玫瑰,递给居小菜。

居小菜接过,又说了一句“谢谢。”

凌子墨没有回答她的谢谢,很自若的拉开了其他话题,“这家餐厅最招牌的菜就是鹅肝了,所以我点了一份,牛排我点的是碳烤。还点了两份抹茶的点心,你是喜欢吃抹茶味的吧!”

“嗯。”居小菜点头,其实有些惊讶凌子墨会知道她的口味。

“我真聪明。”凌子墨得意的笑了。

居小菜没怎么搭话。

凌子墨也习惯了。

两个人在一起,总是他找话题,不停的找话题,有时候甚至有点傻。

“夏绵绵跟你联系了吗?”凌子墨又是主动开口。

“没有。”

“她突然就消失了?”

“后来我有给她打电话,关机了。”居小菜说,说出来也有点担心。

“你放心好了,她应该是跟封逸尘在一起。而且我总觉得夏绵绵这个女人很强大,也不知道突然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就觉得好像无所不能,什么事情都拦不到她,和封逸尘有得一拼。两口子就是绝配!”凌子墨嘀嘀咕咕的总结。

居小菜点头,“嗯,他们两个是很配。郎才女貌,而且彼此感情也很好。”

“我们俩也很配啊。”凌子墨笃定。

居小菜咬了咬唇,没有附和。

凌子墨又补充说,“我们俩还有夫妻相呢!”

“……”居小菜真没发现。

“我下了一个软件。”凌子墨得意洋洋的拿出手机,“你看,我把我们的照片放上去,然后给我的结果就是,我们的夫妻相达到百分之八十,是不是是不是?”

“哦。”居小菜没想到凌子墨一天这么无聊。

他上班时间都在干嘛。

“我还发现了很多好玩的软件。”凌子墨自告奋勇的把自己手机上的东西拿给居小菜看。

居小菜其实没什么兴趣。

就听着凌子墨在她耳边叽叽咋咋,不停的介绍这样那样。

真的有点吵。

但也不可否认,有凌子墨在不会冷场不会尴尬也绝不会寂寞。

好一会儿。

服务员送来晚餐。

凌子墨才放下手机,和居小菜静静的吃着。

凌子墨开了红酒,知道居小菜不会喝,就自己一个人慢慢的品尝着。

晚餐吃得不快不慢。

结束的时候,晚上8点半。

居小菜擦了擦嘴角,安静的等他。

凌子墨其实也吃完了,就是拿着红酒在喝,喝得很慢。

这个点其实很尴尬,他送居小菜回去,居小菜肯定不会让他上楼,理由是她睡觉很早,居小菜的生活习惯真的好到惊人,而他一般不超过12点是无法入睡的,他捉摸着以后得为居小菜把时间调整过来,他得陪着他老婆一起睡觉。

不得不说,现在此刻,他就在故意拖延时间。

他其实知道居小菜不太喜欢和他相处,他就只能耍些小心思,让居小菜在自己身边更久。

“我去上个洗手间。”居小菜说。

大概也是等得很无聊。

但居小菜的脾气好,不管如何,基本上不会不耐烦。

凌子墨点头。

居小菜起身走向一边的洗手间。

她不是感觉不到凌子墨的故意,故意慢悠悠的喝着红酒,就是不说离开。

她也不会催他。

和他的相处,更多的时候都在纵容。

亦或者不想牵扯太深,所以不想和他多说。

这样,其实会显得彼此更加的疏远,慢慢的,她想凌子墨可能就无味了。

她上完洗手间出来,走出去。

刚走了两步。

迎面似乎对上了一个有些眼熟的人。

面前的男人对着她冷冷一笑,“居小菜律师是吧。”

居小菜蹙眉。

那一刻猛然想起,眼前这个是夏以蔚,夏绵绵的弟弟。

她礼貌的一笑,“夏先生你好。”

“难得我居然认出了你。”夏以蔚说,“刚刚就看到你和凌子墨一起吃晚餐,你勾搭上了凌子墨?!准备破镜重圆!”

居小菜和夏以蔚不熟,甚至两个人毫无交集,她其实没想到夏以蔚会突然出口如此讽刺。

她说,“我的私事,还请夏先生留点口德。”

“律师的嘴果然不一样,三两句话就让我还真的不好意思多说。”夏以蔚冷笑。

居小菜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也不想和夏以蔚多说。

她直接走开。

夏以蔚突然一把抓住居小菜的手臂。

居小菜蹙眉,她很反感被人碰。

特别是陌生人。

“我有话给你说。”夏以蔚狠狠道。

“你放手。”居小菜看着他。

夏以蔚放开她,讽刺,“你以为我对你还有兴趣了?长得也就这样,不就是给人感觉清秀了些吗?”

居小菜直言,“麻烦请夏先生有什么话直说。”

“我也没兴趣在你身上浪费时间。”夏以蔚冷声,“夏绵绵的官司,我劝你不要接。”

居小菜看着他。

“你没什么胜算,法律根本就不可能判定我父亲的遗产是假遗嘱。你接下夏绵绵的官司,只是在破坏自己的名声。我查过你们居小菜律师事务所了,虽然没有什么轰动大官司,但小官司赢的时候还不少,在业界渐渐也有了一点你们自己的名声,你最好珍惜,否则我会让你的事务所在驿城待不下去!”

所以,夏以蔚就是来威胁她的。

她当时很快就申请了延期处理,也申请了对证据的保密,夏以蔚显然并不知道她们手上握有的证据,此刻才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来威胁她。

当然她也不会愚蠢到会把自己的证据说出来,她只是淡淡然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们律师如果都不讲诚信了,这个世界上可能没有任何职业还会讲究诚信。对你刚刚的好心提醒,我表示感谢,但很抱歉,夏绵绵的官司我没想过放弃。”

“居小菜,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夏以蔚威胁,“夏绵绵突然都消失了,她就是自己躲起来了,现在舆论这么大,对她的不理解这么多,她自己都不敢出面了,你以为你现在拽着这个官司还真的可以上庭吗?!居小菜,我也不过只是因为今天碰到你给你一个好心提醒而已,夏绵绵是在哗众取宠,你真要去蹚浑水我能有什么办法,只是到时候输了官司,被媒体攻击,可别怪我对你赶尽杀绝”

居小菜当然不会受夏以蔚的威胁。

准确说,她根本不想和他说话。

她转身就走。

很冷漠。

夏以蔚看着居小菜的背影,那一刻莫名火大。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夏绵绵的分身一般,这个世界上对他最不屑的人就只是夏绵绵了,任何时候在他面前,仿若都比他高人一等,现在就连一个小律师也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他承认他收到夏绵绵的官司的时候整个人有些暴躁。

他甚至还是怀疑,夏绵绵手上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证据,即使一直在安慰自己不可能,但就是会内心不安,否则也不会在看到居小菜这一刻威胁她不要打官司了,如果他够自信打赢这场官司,他为什么不让夏绵绵更加狼狈,他现在宁愿息事宁人,就是怕夏绵绵突然的反击让他始料不及。

他还真是在夏绵绵的阴影下,有些怕了!

他眼眸陡然一紧。

一把突然抓住离开的居小菜。

居小菜没料到夏以蔚又会突然蛮力的拽着自己,身体一个不稳,猛然就撞进了夏以蔚的怀抱里。

她很恶心。

身体连忙推开他,离开这个男人的触碰。

夏以蔚却突然被居小菜如此的排斥弄得火气更大!

他是谁?!

堂堂夏氏集团企业的董事长,全文城身价最高的男人,且年轻有为。

居小菜这是故意在欲擒故众!

不管如何。

夏以蔚那一刻都很不爽。

一个破鞋,被人穿了还扔了的破鞋,居然还好意思厌恶他。

他猛地一下将居小菜狠狠的压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居小菜恶心的看着夏以蔚,“你放开我!”

“我就是在看,你是不是因为和夏绵绵相处了一阵,也学到了夏绵绵的傲气,我告诉你,男人其实很讨厌你这样自以为是的女人,何况你还没有夏绵绵长得漂亮,何况你还是个二手货,有人愿意靠近你你就应该知足了,你还要推开,你这种女人真的会没人要的!”

“也不需要夏先生关心。”居小菜怼他。

“玛德!”夏以蔚看着居小菜厌恶的表情,怒火直升。

别说以他现在的身份,就连以前还没有接过夏氏企业的时候,趋之若鹜的女人就多不胜数,居小菜这女人真他妈不识抬举!

他突然掐着居小菜的下巴。

然后就突然亲了下去。

居小菜一怔。

完全没想到夏以蔚会做出这种举动。

她就以为夏以蔚不过就是故意找茬,在找不到夏绵绵的时候,故意在她身上找茬,不过就是想要把对夏绵绵的情绪发泄在她的身上而已,这种行为,其实当律师这么多年,见过太多次了,她也被很多对方当事人当着很多人的面甚至在法庭上骂得狗血淋头的时候,她真的已经习以为常,但这么多习以为常,却从来没有遭遇过夏以蔚如此这般……这般的恶心!

她拼命反抗。

在夏以蔚靠近她唇瓣的那一刻,她立刻将脸转向了一边。

夏以蔚就亲了一点,而后亲在了她的脸上。

而他越是这般,夏以蔚似乎越是来劲儿。

嘴唇一直恶心的在她脸上,然后强迫性的让她的脸正对自己。

居小菜突然大叫,“凌子墨!”

夏以蔚一怔。

一怔,随即。

夏以蔚感觉到有人猛地把他从居小菜身上给拽了下来!

“我草你妈比!”凌子墨暴躁。

居小菜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刚刚其实没有看到他,就是本能的叫他来救自己,却没想到,凌子墨突然还真的出现了。

此刻怒火冲天,头发都竖了起来,火气之大。

她整个人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触。

那一刻其实有点,有点被凌子墨的突然而……感动。

凌子墨转头看了一眼居小菜,狠狠的看着夏以蔚。

“子墨哥。”夏以蔚连忙讨好,“你怎么在这里,好巧。”

“别他妈以为我不知道你跟我在一个餐厅吃饭,以为劳资没有发现你看到了我吗?!”凌子墨半点好脸色都没有,“你他妈的刚刚对居小菜做了什么!”

“哎,这种女人勾引我来着,我不过就是问问她关于我姐和我官司的事情,她就这么巴了上来,我也就是勉强应付一下,你也知道男人嘛,总会有无法拒绝的瞬间。”

“你他妈的扯淡啊!”凌子墨怒吼。

他家小白菜他都勾引不了,他居然说小白菜勾引他。

卧槽!

------题外话------

是小菜的剧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