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我再也不做让我老婆丢脸的事/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子墨越想越气。

越想越气。

夏以蔚那一刻没注意发现凌子墨的脾气,又说道,“现在才反应过来,居小菜不是子墨哥的前妻嘛,子墨哥都不要的女人,想来也真的不是什么好货色,但不管如何,这女人和子墨哥有关系,我也是不应该去碰的,最基本的道德底线我还是有的。你放心,以后这女人就算脱光了勾引我,我也绝对不看她一眼……”

“草泥马!”凌子墨那一刻完全是蹦起来的,一拳狠狠的打在了夏以蔚的脸上。

夏以蔚没有防备,被凌子墨给揍了个严实,痛得他眼泪都蹦了出来。

他捂着自己的脸,那一刻脾气也火了起来!“凌子墨,你疯了吗?你为了一个你不要的女人揍我!我现在是夏氏集团的董事长,我身价比你高,以后你想要求着我做什么项目的好时候,门都没有!”

“我他妈要求你,我他妈求鬼都不会求你,我他妈要杀了你!”凌子墨忍了又忍的情绪,这一刻终于毫无掩饰的爆发了。

他刚刚看着夏以蔚在强迫居小菜的时候就想杀了夏以蔚了,但他告诉自己要忍。

居小菜不会喜欢这么暴力的男人,尤其是他在她心目中本来就没有什么好印象。

但是这一刻,他麻痹的他忍不下去了。

他真的气得心肝肺都要爆了!

他不弄死夏以蔚,他宁愿去跳楼。

夏以蔚看凌子墨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在凌子墨再次出拳的时候,夏以蔚也开始和他打了起来。

两个人打得其实很没有形象,但却真的很凶狠。

居小菜往后退了两步。

那一刻真的没有上前去阻止。

因为,她内心真的很厌恶夏以蔚,很恶心

她就这么看着两个人,打得疯狂。

如此的响动,引来了餐厅其他的人,包括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连忙上前阻止,反而被打红了眼的两个人踹了两脚。

工作人员只得报了警。

十分钟后,来了两个警察。

警察强势的将他们分开。

分开后,两个人被警察桎梏着,还在拳打脚踢。

警察口吻严肃,“安静点!”

“你们放开我!知道我他妈是谁吗?!”夏以蔚吼。

凌子墨看着夏以蔚,“卧槽,这句话劳资都还没说!”

两个人又怒气冲冲。

警察说,“不管你们是谁,先回警局!”

警察二话不说,桎梏着两个人就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问了句,“有家属吗?”

凌子墨那一刻似乎是看了一眼居小菜。

但他其实也没有期待。

他跟着警察离开。

“有吗?”警察声音有些大。

“杜文娜!”夏以蔚叫着站在一边的女人。

居小菜对她有些眼熟。

杜文娜应了声,“嗯。”

“家属跟着一起!”警察吩咐。

杜文娜跟了上去。

她刚刚坐在餐厅里面听说有人打架,真没什么兴趣,也不会想到会是夏以蔚,不管如何,夏以蔚也是豪门出生,不会这么野蛮,不过当时看着夏以蔚被人揍得有些狼狈的模样,那一刻她也没有上前劝,反正劝也劝不住,这一刻倒是还有点说不出来的痛快。

夏以蔚这个男人,才坚持没多久就开始在外面乱搞了,今天让他出来陪她吃饭,还摆了一晚上的脸色。

活该!

她跟着警察一起上了警车。

后面还跟着一个女人。

杜文娜当然认识,夏绵绵的律师朋友,居小菜。

地球还真是圆的,这样也能巧遇。

警察将他们一起带到了警局。

凌子墨死都不会承认错误,也不签什么调解书。

“所以你们俩是打算我把你们关进去了?!没什么,反正房间还很多,你们可以选一间宽敞的。”警察威胁。

夏以蔚看着他,“我要找我的律师,我要告他!”

“可以,今晚先去拘留所,明天让律师过来保释你!”

“凭什么,今晚我就要让他过来!”

“晚上领导没上班,拿不到手续。”警察说。

夏以蔚狠狠的看着他,“小心我弄死你!”

警察无所谓。

凌子墨这一刻反而沉默了。

他突然想起了以前的有一次在警局,当时缠烦了居小菜,居小菜报了警。

在警察局,他当时的模样和现在夏以蔚一模一样。

他终于知道,自己真的有多让人厌恶了。

居小菜讨厌他好像是应该的。

而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居小菜碰到了展然。

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警察都成了他的心理阴影了。

其实现在也是!

他说,“我和解。”

警察诧异。

夏以蔚也这么不相信的看着他。

“医药费我陪。”凌子墨说。

“谁稀罕你的医药费!”夏以蔚满脸不屑。

“我联系拘留所那边的同事。”警察开口。

夏以蔚翻白眼,“行行行,拿着鸡毛当令牌,有你后悔的!”

警察没搭理,直白道,“各自写一份检讨,然后在和解书上签字。让家属做个担保,就可以走了。”

凌子墨很安静的写了检讨。

夏以蔚看了一眼凌子墨,不得不也写了。

两个人又在和解书上签了字,盖下手印。

“门外家属进来做一个担保!”警察打开小黑屋的门,对着外面说道。

杜文娜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看了一眼夏以蔚,有些讽刺的笑了。

夏以蔚没什么好脸色。

杜文娜签了字,还交了200块罚款。

夏以蔚一分钟都不想留在这里,手续一完就大步走了。

杜文娜也跟着离开了。

小黑屋中,凌子墨还坐在那里,面前是自己的检讨书。

警察看了他一眼,又在门口叫了声,“凌子墨的家属,进来做个担保!”

凌子墨想,别叫了。

居小菜先走了。

也对。

这么丢人的事情,还是不要让他的小白菜丢面子了。

但是他应该找谁来做担保。

以前还能叫封逸尘,现在封逸尘也不在。

至于他姑姑和他表妹,他可以想象,让他们过来,他的头会被吵得多大!

他开始一个一个排除他那些猪朋狗友,一个一个排除。

“在哪里签字?”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

凌子墨抬头,抬头惊讶的看着居小菜。

看着她对着警察很有礼貌。

“这里。”

居小菜拿过笔,在指定位置签了自己的名字,还盖下了手印。

“以后多管管你老公,让他凡是别这么冲动。”警察好心说道。

“嗯。”居小菜点头。

凌子墨看着警察那一刻,也突然觉得警察高大了起来。

毕竟这个警察用的“老公”!

算他有眼光!

“这里是罚款,去交了钱就可以走了。”

“好。”居小菜拿着罚款的收据单去上缴罚款。

一会儿,拿着回单给了警察,然后带着凌子墨一起走出了小黑屋。

凌子墨主动去拉居小菜的手。

居小菜的手心那一刻似乎是僵硬了一下,但没有推开他。

凌子墨牵着居小菜,真的是小雀跃的离开。

两个人走到警察局的大厅。

外面站着的人,展然。

展然还穿着警服,看上去威风凛凛。

特别警察局大厅有一个特别大的文明礼仪镜子,而他们刚好就站在那里,所以凌子墨就看到了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糟蹋样儿,就这么硬生生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还没走吗?”居小菜问展然,声音很温柔。

“还有点工作要和这边的同事交接一下。”展然回答。

“嗯。”居小菜点了点头,说,“那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

“嗯。”

居小菜离开。

凌子墨跟着居小菜离开。

他转头看了一眼展然,看着展然的眼神,一直默默的看着居小菜。

他能说,那一刻其实他很心慌吗?!

他连忙回头,把居小菜牵得更紧。

他可以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而身后的展然,却是一直看着他们,直到消失不见。

他回神。

一个月了。

居小菜和凌子墨却还没有分开。

而这一个月,他也让自己一直在忙碌,一直在忙,主动申请接下各种案件,到现在,他手下的同事都已经怨声哀道,而他却一刻都不想停下来,就想用紧张而危险的工作来麻木自己。

他只是不想空闲下来,然后想居小菜,他怕他没办法信守承诺,他怕自己会去主动找她。

他再次走进警察局里面,去拿资料。

他刚刚进去的时候,没想到居小菜在。

居小菜看到他的时候也有些惊讶,而后,他带着居小菜走出大厅。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

其实没聊什么,反而沉默的时间比较多。

他问她,凌子墨还是这么不让人省心还是这么幼稚吗?!

居小菜回答说今晚是因为她,凌子墨已经收敛了很多。

如此回答,让他心里其实有些难受。

总觉得居小菜开始在维护凌子墨了。

这样的发展……

这样的发展,他真怕没到一年,居小菜就已经走远了。

他忍耐。

告诉自己,既然答应了居小菜,就不要做什么让她为难的事情。

他也做不到凌子墨的卑鄙!

他从一个同事手上拿走自己的那份资料,准备回去继续加班。

耳边听到两个警察闲聊的声音。

“我第一次看有人写检讨书,写成这样。”

“怎样?”另外一个警察八卦。

深更半夜,没有接到出勤,值班也很无聊。

“给你念念。”警察兴致高昂,开口道,“我,凌子墨,现在在此,正式检讨,如下:我深刻认识我今天打人的错误,我不应该做破坏社会秩序的事情,我不应该幼稚的用武力解决问题,最重要的是,我不应该做让我老婆丢脸的事情。我保证以后一定做一个好公民,我保证以后一定做一个好老公,我保证以后一定做一个好爸爸。我保证,对居小菜好一辈子,她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绝对不让她伤心!PS:警察请放心,居小菜是一名律师,她不会让我去杀人放火,她是一个好人!最后,我再次保证,再也不打架了!”

警察念完之后,笑了笑,“这是情书吧!”

另外一个警察附和着,“也算是一份认真的检讨书!”

“世界之大,奇葩到处都是!”

“我反而觉得这个男人很浪漫啊!”一个女警察突然附和了一声,说道,“要我老公这样,我觉得我会幸福死!”

“啧啧啧,你们女人真是容易哄。”

“是你们臭男人都不懂什么叫爱情……”

展然已经走了出去。

他听不下去了。

他这一刻突然很怕,是真的怕凌子墨认真了,而他就再也没有了机会!

他开着车离开警局。

说不出来的感受让他心情一直很低落。

他随手拿起突然响起的手机,看着来电。

他果然只能用工作来麻痹自己。

他接通,“有发现吗?”

“嫌疑人现在在鎏金会所,我让人盯着,看看会不会有暗地交易,展大队要不要过来?”

“我回警局换套衣服,你注意把人盯牢了。”

“放心,线人一直在作陪。”

“嗯。”

展然挂断电话。

仿若,就只有把自己玩命在工作上,才不会让自己想那么那么多!

------题外话------

会有事情发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