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小菜的主动,亲吻/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驿城的夜晚。

灯火光明,霓虹闪烁。

凌子墨和居小菜坐在小车后座,打的出租车回去。

两个人都很安静。

其实,凌子墨不说话,基本上居小菜很难主动开口。

他习惯了。

而他也习惯了,妥协。

他总是主动开口,“刚刚你和展然在外面聊天吗?”

居小菜的视线一直看着窗外,听到凌子墨的声音,才回头过来,“嗯,刚好碰到他来办事情,聊了几句。”

“他是不是又在嘲笑我的幼稚?”凌子墨问得很随意。

居小菜应了一声,“嗯。”

“你也觉得我很幼稚是吗?”凌子墨说,“好像每次解决问题都是用暴力,其实我力气也没多大,每次揍人自己都一身伤,好像每次都学不好。”

“疼吗?”居小菜突然开口。

“啊?”

“身上痛吗?”

凌子墨连忙点头,“有点。”

难得居小菜主动关心他。

所以他可以好好卖乖!

“要不要先送你去医院?”

“那倒不用了。”凌子墨摇头。

“回去让你家人帮你擦点药酒。”

“哦。”凌子墨以为,居小菜会帮他。

所以有点失落。

居小菜其实感觉到了他的失落。

她开口道,“今晚谢谢你。”

“啊?”凌子墨诧异。

“不是因为我才和夏以蔚打架的吗?!”

“那个龟孙子!”凌子墨提到这个人就一肚子火气。

居然敢调戏她的小白菜。

居然还说他小白菜没人要!

卧槽!

居小菜怔怔的看着凌子墨突然又怒火的模样。

凌子墨也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太激动,而居小菜喜欢更安静一点的人。

他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他说,“夏以蔚都欺负你哪里了?”

居小菜有些沉默。

“亲你了吗?”凌子墨问。

他在餐厅去找居小菜的时候,只看到夏以蔚在疯狂的亲居小菜,而居小菜一直在推一直在推,看上去夏以蔚好像并没有得逞。

居小菜依然沉默着。

“亲嘴了?”凌子墨告诉自己,冷静冷静冷静。

居小菜看着他,回答,“一点点。”

“卧槽!”凌子墨差点没有从车上跳起来!

麻痹的,就该弄死那个小兔崽子!

她麻痹的要去警察局把那份检讨书给撕烂。

他保证什么不打架,他要打死夏以蔚!

“没什么。”居小菜看他冒火,反而安慰。

就当被狗咬了!

“什么没什么!他都亲你了!”凌子墨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都亲了。

都亲了。

他心肝肺都要炸了。

“唔。”凌子墨身体一怔。

他一眨不眨的看着突然靠近他的居小菜,柔软的嘴唇,突然放在他唇瓣上的小白菜,恍惚还能够感觉到她的小嘴在他唇上,亲了亲,亲了亲。

居小菜很难主动亲他。

别说主动,就算是他亲她的时候,她基本也不会回应。

现在这一刻,他是被居小菜宠幸了吗?!

是被宠幸了吗?!

他整个世界春暖花开!

瞬间化被动为主动。

搂抱着居小菜的身体,一个重重的吻亲得激情满满。

亲得整颗心都在荡漾。

都不知道好久,居小菜才被凌子墨放开。

放开后,就看到他对着她一直在笑。

那模样就像小孩子突然吃到了自己心意的糖果一般。

居小菜有些脸红,她微喘气,说,“这样就没有了夏以蔚的味道了。”

“就都是我的味道了是不是?”凌子墨喜笑颜开。

所以居小菜不厌烦他的味道,不厌烦!

这个男人真的很好哄。

“嗯。”居小菜点头。

凌子墨心情忒好,真想再亲一次。

奈何,车子到了目的地。

居小菜下车。

凌子墨也跟着下了车。

居小菜叮嘱,“回去处理一下伤口。”

“好。”凌子墨点头。

“拜拜。”居小菜离开。

凌子墨默默地看着她的背影。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居小菜才会主动让他去她家。

他分明都买好了换洗衣服了!

“还走不走啊!”出租车司机有些不耐烦的冲着凌子墨吼道。

凌子墨瞪了一眼司机。

一看就是单身狗,完全不会疼老婆!

他大大咧咧的回到小车后座,说了地址。

车子行驶在街道上,凌子墨靠在后座,就一直在回味,回味刚刚居小菜的味道。

怎么就能这么让他回味无穷呢!

怎么触感就可以这么让他心血澎湃到,他家那货都变得不矜持了。

他想着想着……

手机电话突然响起。

玛德,简直在饶他春梦。

他不爽的接通,“做什么!”

“子墨,挺长时间没出来玩了,是不打算跟哥们些再玩玩吗?!”那边传来他朋友些调侃的声音。

“都说了哥改邪归正了,你们就别想哥再重出江湖了!”

“对谁家姑娘这么认真了?”

“要你管!”

“看你得瑟!话说今天萧子过生,你就真不打算过来给兄弟庆祝一下啊!我们几个朋友从小也算一起长大,虽然都干些吃喝嫖赌的事情,但革命友情还有的吧,你就真不过来,给萧子过个生日?!”

凌子墨拿着手机有些犹豫。

自己以前喜欢热闹的时候,过生什么的,都是一帮朋友帮他吆喝,他们这帮人看上去没心没肺,其实大多数都是因为在家不受重视亦或者父母太忙根本无暇管理缺少家庭温暖的人,所以养成了天性荡浪,过生对他们而言不算什么好节日,他至少每年都会经历一次,在某某过生当天醉酒痛苦,大多是一些童年不好的回忆!

他暗自叹了口气,说道,“行了,我过来坐坐,但是你们这帮孙子别给我招什么小姐,我会翻脸的!”

“噢啦!”那边说,“现在谁都知道你不沾女色,就过来喝喝酒,大家热闹热闹就好。”

“地址给我!”

“鎏金会所,老房间。”

“嗯。”

凌子墨挂断电话。

他给司机说了地址,心里就开始内疚了。

居小菜知道他去夜店,会不会不开心啊!

他要不要给她报个备,万一说了居小菜真不开心了怎么办?!

还是说,他偷偷的去了,然后不让居小菜发现!

嗯。

就这样。

他不能让他老婆堵心。

他就去喝几口立马离开。

这么想着,凌子墨就瞬间坦然了些。

出租车很快停到了目的地。

凌子墨付钱去了他们的老房间。

穿过热闹非凡的夜场。

这种地方,真正是他太熟悉不过的环境,简直就像自己的家一样。

服务员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凌子墨,连忙上前迎接,“凌大少,你终于舍得大驾光临了。我们这边可是新到了好多好货!”

“哥看上去像是这么饥不择食的人吗?!”凌子墨怼回去。

服务员一怔。

你何止饥不择食,你分明就是来者不拒!

“别想着从哥哥身上赚小姐钱了,死了这条心。”

服务员觉得,凌大少可能撞邪了。

当然只得笑着附和,然后迎接着他推开了一间奢侈的包房。

凌子墨自在的走进去。

房门关过来。

展然穿着便服站在门口。

他过来看看情况,没想到,撞见了凌子墨。

他果然对凌子墨期望太高了是吗?!

这才一个月,就按耐不住来这种地方。

他是不是应该给居小菜说一声!

他正准备拨打电话。

“嘿,小展!”一个女人花枝招展的叫着他。

展然看了她一眼。

是他手下的一个线人。

“还没走?”女人问他。

“打算走了。”展然说,提醒道,“你自己注意点。”

“知道啦!”女人笑了笑,“这种地方我游刃有余。”

“嗯。”展然点了点头,打算离开。

女人也不多说,直接就准备推开面前VIP包房的大门。

刚准备进去。

“等等。”展然突然叫她。

“有事儿?”女人皱眉头,“我要进去陪客人了。今晚为了陪你们那厮,小费钱都没赚到,要喝西北风了!”

“你过来。”展然对女人说道。

女人尽管有些不耐烦,但还是跟着展然走向了一边,走到一个安静的安全出口处,没有其他人。

警察就是谨慎,做任何事情都谨慎。

女人有些不耐烦。

“怎么了?又要我做什么?!”女人无语的说道。

都不明白当初为什么会答应做线人。

也没几个钱。

好在都是些简单的任务,还不至于威胁到性命。

“你认识凌子墨吗?”展然直白。

“他犯法了?”

“你直接回答我。”

“谁不认识啊,夜场小王子啊!”女人直白,“他出手很大方的,很多小姐都愿意陪他,而且床上技巧很好,和凌子墨做完全就是一种享受!”

“我没问你他技巧如何!”展然脸色有些阴沉。

“那你想问什么?”

“他刚刚在你准备进去的包房,你是去陪他的?”

“我也想陪。”女人说,显得很无奈,“但听说他洗手了,不碰小姐了,大家都传闻他有固定的女朋友了,开始为女朋友收敛了。也不知道哪个女人这么好命,居然可以把凌子墨这种花心大萝卜给降服了!”

说着,还有些嫉妒。

“你是说他不再碰小姐了?”展然有些激动!

“传闻如此,而且我也确实有很久没有看到他来也夜场了。”女人点头。

展然脸色并不太好。

“怎么了?凌子墨是不是犯法了?!”女人突然激动。

“没有。”展然说,“随口问问。”

“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平时不都一脸严肃吗?”女人笑着还摸了一下展然的脸,在调戏。

展然猛地往后退了几部。

“小姐姐就喜欢你这么纯洁的。”女人故意笑道,“不和你说了,我要去赚我的大钱了,能睡到凌子墨就更完美了!”

“你能睡到吗?”展然问。

“都说了很难,我就是YY一下而已。”

“你去睡了凌子墨。”展然突然开口。

说出来那一刻,自己也会很惊讶,他居然会如此!

“什么?”女人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你去睡了凌子墨,发一张照片给我,我有用!”

“他真犯法了?”

“私事儿,和工作无关。”展然说,“回头我会给你酬劳的。”

“私人掏钱?”

“嗯。”

女人蹙眉,“你该不是和凌子墨喜欢上一个女人了吧!”

“我以前就给你说过,做线人话不能太多!”

女人不爽的翻白眼,“我试试,回头给你信息。”

“嗯。”

女人离开。

展然看着女人的背影。

他没想过自己会让人去勾引凌子墨,虽然手段有些卑鄙,但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如果凌子墨真的对居小菜有心,就不会被勾引。

如果被勾引了,他不过也是在为居小菜远离渣男而已!

他不会有任何内疚!

------题外话------

呼呼,往下继续,还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