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抢来的爱情一点都不甜/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夜未眠。

凌子墨也没想过,这个药物会这么猛。

他昨晚对居小菜的伤害有多大,他很清楚。

他太粗暴了。

没有任何前戏,就是在不停的发泄。

发泄他身体的本能。

一直一直,当冷静下来那一刻,天都快亮了。

他看着他怀抱里面的女人,就这么被她弄得遍体鳞伤,筋疲力尽,然后不安稳的睡了过去。

而他,却睡不着了。

他在想,此刻他是不是应该跑了。

跑了,就不用面对,她睁开眼之后的那份很仇恨了。

他俯身,轻轻的一个吻,印在她的额头。

就是如此轻的一举动,也能让她身体,惊厥的一抖。

他果真吓到她了。

他把她揽在怀抱里。

他不会跑,甚至不敢跑!

他小心翼翼的抱着居小菜,他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体力不支,终究也渐渐睡了过去。

睡到。

天透亮。

他感觉到了他怀抱里面的人动了动。

他身体紧绷。

居小菜睁开眼睛,一睁眼就看到了面前的凌子墨,然后瞬间回想起昨晚经历的一切。

她咬唇。

咬唇,离开。

她习惯了承受,承受很多,天崩地裂的事情。

“小菜!”凌子墨突然将她抱紧。

因为他感觉到她的离开。

“放开。”居小菜说。

凌子墨手松了一下,下一秒抱得更紧。

“还要吗?”居小菜问他。

昨晚一晚上还不够是吗?!

不是的。

凌子墨想要解释。

“还想要多少次才够!”居小菜问问他。

“我……”凌子墨那一刻真的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

他一向很能说的。

“凌子墨,你放开我!”居小菜真的很冒火。

她不想和凌子墨在一个被窝里面,更不想彼此都没穿,甚至还贴得很紧。

“你别生气了。”凌子墨说。

居小菜咬唇。

“我知道我昨晚很粗鲁,那是因为我控制不住,我技巧其实很好的,你上次,就是很久很久的那一次,你体会过的,我让你爽过对不对?”凌子墨讨好。

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讨好居小菜。

他很怕她突然说什么,分手

分手,不想和他过了。

“凌子墨,你从来都不知道我要什么。”

“我知道。”凌子墨抱着她,“我知道你要什么!”

“那我要什么?”居小菜问他。

“要好好谈恋爱,不要动不动就上床什么的……”凌子墨说。

“我要展然。”居小菜一字一句。

凌子墨身体一紧。

他看着居小菜。

他其实真的做好了居小菜睁眼就对他仇恨无比的准备,但他没有做好,居小菜会突然说展然的名字,会突然说,她想要的是展然。

他抱着她的身体,不敢松手,但其实此刻,心一直在颤抖。

居小菜感觉离他好远。

就算是他不管怎么用心,好像都走不到她的世界。

他就是靠近不了她。

“做不到是吗?”居小菜问他。

其实,她也做不到了。

她违背了,她和展然的诺言。

“做不到。”凌子墨承认。

居小菜冷笑了一下。

“小菜,我其实很好的。”凌子墨突然开口。

居小菜看着他。

“我长得真的很帅,虽然现在脸有点肿,但我好好打扮真的很好看的,你看我每次出来见你我都会对我自己的精心打扮一番,每次我照镜子我都觉得好帅的,你没发现吗?”凌子墨问她,看上去真的不是在臭美,而是迫切的想要得到她饿的承认。

居小菜沉默着,不发一语。

“还有啊,其实你看我一天都在玩,我工作的时候特别认真,我有时候也加班的,加班到凌晨也有过,真的。”凌子墨说,说他不是玩物尚志的人。

那一刻,居小菜的心口恍惚刺痛了一下。

印象中的凌子墨,一向自大无比!

“我知道你很多时候都很厌烦我,我经常在克制自己不要频繁的出现在你面前,也不要频繁的给你打电话,我有时候到了你家楼下也不敢上楼,好几天晚上都是在你家门口守到深更半夜然后灰溜溜的回去,其实我不是一个不会为别人考虑的人,真的不是。”凌子墨说得很真诚。

居小菜有点不想听了。

不愿意听。

“昨晚上我不是故意的,我……”凌子墨说,“我承认昨晚我去夜场了,那是因为一个朋友过生日,我很谨慎的没有让任何女人靠近我半米,我也没想到会被算计了,以前她们没这么大胆子的,要我知道我肯定不会喝,我没想过用这种反式来强迫你,我可以忍的,我这一段时间都是自己解决的。”凌子墨什么都坦白了。

他不想瞒着居小菜。

就算是自己解决什么的,也不想瞒她。

然而居小菜对她总是沉默。

是不在乎吗?!

还是不想和他多说。

他不知道,他只是很想争取她,争取她留在自己身边。

他说,“小菜,你好好发现一下”我的好,好吗?!

“小菜!”

门口处,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凌子墨的话,就这么被他硬生生的打断了!

两个人转头看着卧室门口处站着的展然。

如此突然!

展然崩溃的看着他完全不能接受的一幕。

凌子墨和居小菜睡在了一张床上。

盖着被子,但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臂,明显两个人没有穿衣服。

所以……

所以,他手机里面那张照片,不是凌子墨了!

不!

是他!

就是他。

他今天一早给线人打电话,那边迷迷糊糊,支支吾吾了半天给他发了一张照片过来,里面是凌子墨和线人睡在一起的照片,他拿到照片那一刻很喜悦,他就知道凌子墨不可能改良的,凌子墨这么滥交的人,怎么可能会拒绝诱惑。

他拿着手机就直奔居小菜的家。

他其实有按下门铃。

但没有人开门。

他有居小菜家的密码,他输入进去成功打开大门那一刻,心情更加的愉悦,居小菜没有换密码,是不是代表着,他们的感情就是还在。

然而。

当他走进大门那一刻,整个人就顿住了。

满地的衣服,满地的男女衣服,他不相信的走进居小菜的房间,然后看到了房间中,这么天崩地裂的一幕!

他不在意,真的完全不在意居小菜以前的过去。

但他接受不了,一点都接受不了,他眼睁睁看着的这一幕。

“小展……”居小菜看到展然的那一刻,眼眶就红了。

她没想到,会被展然突然撞见。

展然很长时间没来过她家了。

“没什么,没什么。”展然说,说着,眼眶红透,“你们在交往,应该的,上床应该的。”

“对不起小展……”居小菜看着展然的模样,心很痛。

这种痛很直接。

带着深深的内疚感。

和刚刚凌子墨给她隐约的感觉不同。

她掀开被子就想起。

“小菜。”凌子墨将她抱进。

她什么都没穿。

他知道现在居小菜会很讨厌他,但他就是自私的不想她被展然看到,就算以前她和展然上了万百次,他也接受不了居小菜当着他的面,被其他人看。

“放开我!”居小菜冲着凌子墨发脾气。

“我帮你找衣服。”凌子墨说,说着想自己起床。

“够了凌子墨!”居小菜吼他,“我最不想被看光身体的人是你!”

凌子墨手僵硬。

他知道。

他知道,但是。

“你现在是我的!”凌子墨死都不放开,“我就不让其他男人看!”

“凌子墨!”

“够了。”展然开口,漠然的看了好一会儿他们的吵架。

越看越讽刺。

是真的很讽刺。

“够了居小菜。”展然对着她,“其实,你和凌子墨真的挺好的,他有钱,又帅,还听说床上技巧很好,让女人很享受。他现在这么爱你,你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居小菜看着展然,眼眶很红。

“我其实也可以祝福你们真的,我不是那种一定要死缠烂打的人,但是居小菜,你真的不应该给我留下希望,你真的不应该给我说,你会为我守身一年,因为我真的当真的了!”

“对不起小展……”居小菜哭得很心碎。

“是我强奸她的行了吧!”凌子墨突然大吼,“我强奸的,不是她自愿的,你不用在这里酸言酸语,居小菜一直在为你守身如玉,都他妈是我干的禽兽之事!”

展然冷冷的看着凌子墨,转眸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那一刻心里其实很复杂。

她没想到凌子墨会突然站出来在展然面前给她说话。

她就听到展然说,很讽刺很讽刺,“一个巴掌拍不响!”

居小菜的眼泪没有控制住,崩得很厉害。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在展然面前,这么不堪!

他们之间的感情,一向很美好,很纯洁……

就像初恋一样。

而她破坏了他们之间的回忆!

展然转身,转身说,“居小菜,当我从来没有认识过你。我也会好好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太傻了,太傻了……”

后面几个字,声音在哽咽。

哽咽着,展然走了。

房门被关过来,很用力!

房间内突然又安静了。

安静到有些窒息。

“我现在应该很高兴吧!”居小菜眼泪直流,声音却可以很平稳,平稳到极冷。

发誓。

他真的没有。

他真的不想展然这么来误会居小菜。

他知道居小菜很喜欢展然,所以很想在他心目中留下好印象。

他也知道他很卑鄙,但真的没有卑鄙到要去抹黑居小菜。

而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好像无力反驳。

他只说,“那我先走了。”

居小菜看着他。

“猜想你现在应该很不想看到我!”凌子墨咧嘴笑了笑,“那啥,我也就是现在走了,过两天我又会来找你的,你别不见我。”

居小菜没有回答他。

凌子墨也觉得自己有点自讨没趣,他掀开被子。

居小菜的脸转向一边。

他就知道居小菜不想看。

他连忙捂着自己的关键部位,跑到外面去穿上自己的衣服,他大声在客厅说,“我走了,你记得吃早饭,不要哭。”

居小菜鼻子莫名很酸。

不要哭。

她眼泪就跟疯了一般。

她有那么一瞬间,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哭什么。

哭自己突然被凌子墨强迫了,哭刚刚被展然撞到这么崩溃的一幕,还是哭……她其实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恨凌子墨!

……

凌子墨走出居小菜的家,下楼。

其实并没有自己表现的那么没心没肺。

他已经不知道他现在在居小菜的心目中,又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大概就是,烂到,永无翻身之日了。

他叹了口气,走出电梯。

走在小区内。

“哐!”凌子墨不防备的身体,直接被人一脚踢翻了过去。

他猛地摔在地上,看着面前愤怒的展然。

凌子墨忍着痛。

他从地上爬起来,刚爬起来,又展然一脚踹了过去。

黑色皮鞋,踹在身上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疼。

他咬牙,忍着。

昨晚上确实是他强迫了居小菜,确实是他影响了他们之间的感情,确实是他卑鄙的拆散了他们,他确实应该挨一顿揍!

展然一拳一脚,重重的落在了凌子墨的身上。

凌子墨一次都没有还手。

其实还手也打不过。

他就忍耐着。

也不知道多久。

展然停了下来。

他说,“为什么不还手?”

凌子墨动了动身体,勉强让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料想着你是警察,应该不会知法犯法的把我打死,而我又打不过你。”

“凌子墨!”展然不知道他几句话是真话。

凌子墨淡笑了一下,说,“如果你发泄够了,我可以走了吗?”

“抢得来的爱情不会甜的!”展然狠狠的说道。

“嗯。”他点头。

他其实都知道。

也知道,自己真的只是在消费居小菜的同情心。

等某一天他已经恶劣到根本不需要同情时,居小菜就会走了。

就会离开他。

凌子墨拖着一身都痛的身体,离开了居小菜的小区,坐在出租车上。

抢来的爱情不会甜。

果真不太甜。

他靠在后座上,有些无望的仰着头。

他其实一个人的时候也在反思,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用错了方式,用错了方式将居小菜捆在自己身边,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做噩梦,梦到居小菜总是哭,总是哭得很伤心,而他无论怎么安慰,她都听不到,她都不会在乎。

他微微的闭上眼睛,闭上眼睛,不想再想了。

怕想得太多,他就退缩了。

就退出了。

他安静着,电话突然响起。

他低头,拿起手机看着来电,缓缓接通,“喂。”

“子墨,昨晚上什么时候走的啊,哥们几个都没注意,你还真是改变的很彻底啊,半点都不沾女色。”那边调侃。

凌子墨淡笑。

改变得再彻底,又能有什么用?!

也没人很在乎。

“对了,打电话是告诉你,昨晚有一小姐陪我过夜来着,早上的时候看她鬼鬼祟祟的接电话提到了你的名字,又鬼鬼祟祟的在给谁发照片,我无意看了一眼,看到她发的照片是你和他床照,我问了半天才知道那是以前你和她睡之后,她偷拍的,她说是为了留下来给姐妹些炫耀。”

“哦。”凌子墨就应了一声,没什么特别的情绪。

以前和那么多女人上过床,他们偷拍了什么,他也不知道,而且以前真的不在乎。

一点都不在乎。

“你不问她发给了谁吗?”那边很是诧异。

按照凌子墨以前的性格,不至于这么,温顺来着。

“发给了谁?”凌子墨完全就是附和。

那边无语,还是说道,“兄弟我为了你也是在严刑逼供她才说的,说是昨晚上遇到一个男人,让她勾引你来着,然后让她发你们的床照给他,说是会给她一小笔钱,所以她昨晚就给你下药了,哪里知道你走了没能和你睡成,今天又要交差,就突然想起有张以前的照片发给了对方。对方的名字她死都没说,说她也有江湖道义,但我强迫的拿过她手机看到了那个电话号码,哥们我送佛送到西,找关系查了电话号码的登记人,名字叫展然。”

凌子墨那一刻手一紧。

“话说你认识展然不?”那边询问。

“嗯。”

“你跟他有过节吧,他为了拿这种照片威胁你?”

“大概吧。”凌子墨点头。

“反正哥们了解的就这么多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给我说一声,虽然你不再吃喝嫖赌了,但还是那句话,咱们的革命友情还在。”

“谢谢。”

“啧啧啧,这么客气。”那边调侃,“不说了,老头子骂我回去上班了。”

“嗯。”

挂断电话,凌子墨看着窗外有些沉默。

他就说,在夜场一向很少有人敢对他做什么,他昨晚上身体反应很快,没来得及多想,今天本来也打算去好好过问一些那女人,是确实觉得很蹊跷,果然,是有人故意所为。

展然。

展然为了让居小菜重新回到自己身边,也开始,变得卑鄙了。

现在也能够想明白,为什么展然会突然出现在了居小菜的家里,应该是想要把他和其他女人上床的照片给居小菜,只是没想到,他会眼前撞见他们睡在一起。

他是不是应该同情展然。

作为一名人民警察,违背着自己的道义,做了和他一样卑鄙的事情。

他拿着手机,手机上是居小菜的11位手机号码。

他想告诉她,告诉她,昨晚的一切是展然所为,他不知道可不可能,得到一丝原谅。

他咬牙。

就是想为自己多争取点。

就算没什么太大的胜算。

电话打过去。

那边没有接。

他打了两个,电话也没有接。

居小菜不接他电话了。

他有些放弃,放弃不死心的又拨打了一次。

“不是说过两天才找我吗?”那边接通了,随即传来了居小菜好听的嗓音,但真的很冷漠。

“我想说昨晚的事情……”

“能不再提了吗?”居小菜问他。

凌子墨真是怕了居小菜了,他鼓足勇气,“我的意思是昨晚上我之所以会变成那样,是因为展然的原因,他找了女人给我下药,所以我才……”

“凌子墨,到现在,你开始污蔑展然了吗?用自己威胁不够,开始诽谤其他人?!”居小菜声音真的很冷很冷,“我真的会很讨厌你这样。很讨厌。”

凌子墨紧捏着手机。

他早该想到,居小菜不会相信的。

展然那么阳光那么正直,他如此黑暗如此卑鄙。

是谁都不会相信,展然会做这种事情。

他顿了顿,“唉,随便说个谎都被你揭穿了。”

那边没说话,也能够感觉到她的气愤。

“以为这样可以离间你和展然来着。”凌子墨还故意笑了两声。

“我挂断了。”居小菜不想和他多说。

他都知道,他点头,“嗯。”

电话就被挂断了。

凌子墨缓缓的把手机放了下来。

其实,他是理解展然的。

当一个人爱一个人,爱到很想拥有的时候,就是会做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

比如他。

他就是用何其卑鄙的手段硬生生的将他和居小菜分开的。

他真的也会很内疚。

总是怕自己对居小菜不够好,总是怕她觉得自己没有展然好,总是怕自己抢来的居小菜,不会幸福。

------题外话------

凌子墨也很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