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悲伤逆流/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子墨回到家里。

今天难得家里安静,他姑姑和他表妹大概出门逛街了。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自己锁在房里,躺在床上发呆。

昨晚上好不容易吃了居小菜,今天却一点都不快乐。

想到今天居小菜面对展然时的崩溃,就觉得自己真的就那么禽兽呢!

他甚至都不敢去想,现在居小菜的心里有多煎熬,被自己爱的人这么误会,又无力解释是有多难受。

他就很难受。

因为他做什么居小菜都看不到。

他闭着眼睛,睡觉了。

昨晚上他其实睡得时间很少,后来睡得也不安慰,居小菜一点小动静他就会惊醒,他总是在恐怖着,居小菜醒来后会对他表现的恨!

其实这会儿,也睡得不好。

但除了睡觉,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他醒来的时候,就是下午了。

他拿起手机看了看,下午4点。

真不知道自己这一天怎么睡过去的。

他起身。

饿得要死。

让佣人做了点饭吃,他大口大口吃得很饱。

吃完之后,他歇了一会儿,才去浴室把自己清洗得干净。

脸上肿得越发的严重了,身上也都是青青紫紫的。

可惜了他这么帅的一张脸。

凌子墨摸了摸自己脸颊,忍着疼痛刮了胡渣,又自己弄了个发型,还骚包的喷了香水。

他去自己的衣帽间认真的挑选衣服。

然后挑选了一套黑色西装。

居小菜应该会更喜欢稳重一点的男人,所以他今天穿得比较正式。

好在身材不错,穿什么都好看。

他都被自己给帅晕了。

好吧,其实镜子里的脸很滑稽。

他有些无奈。

从若干的领带中挑选了一条黑色,系好,又挑选了一双透亮的黑色漆皮皮鞋,在镜子面前臭美了一会儿,打开房门出去。

刚走出家门。

迎面对上凌琳和凌小琳大包小包的回来。

凌小琳看着凌子墨,总是异常激动,“表哥,你昨晚又去哪里了不回家!你脸怎么又肿了,你怎么一天老是打架!”

“这是被人打。”

“被谁打?!”凌小琳更激动了。

“你还想给我打回来不是?!”凌子墨逗笑。

“我就是要!”

“行了行了,一点小江湖恩怨而已。我有事儿要出门,今晚不回来吃饭了。”

“表哥。”凌小琳拉着他,“你总是不回家吃饭,人家很想你。”

“今晚之后,以后就会经常在家了。”

“真的吗?”凌小琳不相信。

“真的。”凌子墨说,说着就迈着大长腿走了。

凌小琳看着他表哥的模样。

怎么会突然觉得,表哥好像很落寞!

凌子墨走进电梯,从车库中挑选了一辆骚包的红色小跑,一路在街道上行驶,然后停靠在了一间花店门口。

他一下车。

花店小妹就开始给他翻白眼了。

凌子墨无语。

有这么不招人待见嘛!

花点小妹看着他说,“这次又要多少?”

“99朵。”凌子墨说,“我自己来挑。”

花店小妹早料到了,站在一边看着他。

凌子墨走过去,一朵一朵,挑得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

花点小妹等的有些不耐烦,“就不能快点吗?等会儿有其他客人要来。”

“知道啦。”凌子墨应了一声,缓缓说道,“以后也不会来了。”

“为什么?”花店小妹看着他,“虽然你这样的举动让我们老板很不开心,但你也是大户,老板要知道我把你撵走了,我会被克扣工资的!”

凌子墨一笑。

所以知道哥哥的重要性了。

他挑好了99朵,说,“因为老婆快跟人跑了。”

“你对她这么好,她还跑?”花点小妹似乎不相信。

凌子墨也没想过多说,“今天包好一点,我给你小费哦。”

花点小妹看着凌子墨。

虽然有点不待见他,但从内心深处真觉得面前的男人是个好男人。

来这里买花的男人没有谁会有他这么在乎,总是随便抱着一束就走,就只有他这么认真仔细,自己挑花,等待包好,小心翼翼的保护好花朵,总觉得就像在呵护自己的女人一样。

作为女人,她心里还有些小羡慕,收花的女人。

她突然有些同情这个男人,所以包的真的比以往都要好看很多。

凌子墨也很满意。

花店小妹说,“祝你能够留住你的老婆。”

凌子墨帅气一笑。

他给了几倍的钱给花点小妹。

感谢这小妹这对时间对他的包容,他也觉得自己太过叽歪。

他把花束放在副驾驶室,坐在驾驶室,开车,一边开车,一边给居小菜打电话。

居小菜终究还是接了。

她说,“我在上班,今晚要加班。”

其实就是不想见他。

“我等你,晚上一起吃饭。”

“所以你今天早上说过两天找我的话,真的只是随口说说的是吗?”那边其实很冷静,冷静的声音,显得很远。

“我一向都是这样说话不算的,你还相信我?!”凌子墨故意笑道。

“现在知道了。”居小菜淡漠。

“那我等你吃饭。”

“我会很晚。”

“我一直等你。”

“随便你。”

“那我把地址给你!”

居小菜已经挂断了电话。

凌子墨坐在驾驶室,将地址发了出去。

他总是强迫居小菜。

他开车去了餐厅。

整个餐厅他包了下来,其实很为难,但谁让他是股东之一,没人敢违背老板的命令。

他看着餐厅此刻还在帮他布置。

布置着很是唯美。

他出现时,大厅经理连忙上前,非常热情,“老板你来了,你看看还行吗?马上就收尾了。”

他点头。

很好。

什么都很好。

“老板是打算求婚吗?我还可以给您安排琴师,让你求婚的时候更加浪漫!”

求婚?!

凌子墨笑了一下。

他现在求婚,居小菜会直接让他把戒指吃进嘴里去!

当然居小菜不会这么暴力,但他可以完全想象,居小菜厌恶厌恶很厌恶的表情。

他说,“不用了,就这样吧。”

“好的老板。你刚刚说的菜我都已经给厨房吩咐了,你只要抬手,我们就知道上菜的,你放心。”

“嗯。”凌子墨走向餐厅唯一的留下的一张餐桌,“不用陪着我了,你去忙你的。”

“好。”

凌子墨就坐在那里。

灯光很唯美,打在饭桌上,他把他的花放在了餐桌上,他很希望,居小菜会第一眼就看到,尽管每次,她都很敷衍。

他静静的坐在那里,也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他猜想居小菜今晚应该会很晚,会很晚才回来……

……

居小菜事务所。

居小菜甚至是不想去陪凌子墨吃饭。

昨晚上的一切,她不会不介意。

她知道凌子墨不是故意,但她也没办法说服自己去原谅他做的一切,何况,她无法挥去,展然离开时的心寒。

她很想一个人冷静两天。

就两天,但凌子墨不会给她。

他还是那样,只要他心血来潮,他就会按照他自己的想法。

夏绵绵说,让她不要对凌子墨有偏见。

她真的很难不对他产生偏见!

工作上的事情其实早就做完了。

下班后很久,她却一直没有离开。

她很想凌子墨等不下去,然后就走了。

她看了看时间。

晚上9点。

从凌子墨发给她地址之后,就再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没有催促,也没有询问,她很怀疑,可能凌子墨不会等她。

她还是开车,去了餐厅。

去了凌子墨说的目的地。

她很多时候都不太喜欢自己的性格,总是容易妥协。

她将车子停靠在餐厅楼下,看了一眼,准备下车。

还未熄火,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陌生来电,接通,“你好。”

“居小菜是吗?”那边很急。

“对,我是居小菜。”

“你快点到市中心医院来,快点快点!”那边完全是在咆哮,那么不受控制的声音,仿若真的发生了天大的事情,是天大的事情!

居小菜内心一紧,“怎么了?”

“展然要死了!”那边说出来那一刻,声音都崩溃了。

似乎在哭。

一个大男人的声音,在哭!

居小菜完全无法淡定了!

她根本不假思索,一个油门直接冲了出去!

不!

展然不会死!

展然不会死的!

他是人民警察,他不可能死!

她不相信!

眼前却就是一直在模糊,一直模糊不断,她不知道是怎么平安把车开到医院的,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下车的,她就是疯了一般的跑向了医院,跑向了急救中心!

急救室的门口处站了很多人。

是很多人。

居小菜脚步僵硬。

她不敢过去。

她突然不敢过去了。

但那一刻,所有人都转头看打了她,看到她出现在走廊上,看到她惊慌苍白的脸色。

“居小菜吗?”有人问她。

她不想点头。

她不敢面对。

“你过来,他在等你。”一个警察走过去。

不。

她不要他等她。

不要。

警察看着她眼眶通红眼泪弥漫的模样,忍了忍,“最后一面了。”

什么叫最后一面。

她不想听到这个词。

她不要。

“跟我来。”警察说,忍着悲伤说道。

终究,居小菜跟着他走了。

她走进手术室。

手术台上,都是血。

到处都是血。

展然脸色苍白,那一刻和他周围的鲜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不知道,原来一个人脸白的时候,可以白到这种程度。

她站在展然手术台的旁边。

医生都站在旁边,没有人敢给他再动手术了,因为不能手术了!

因为,已经不能再动手术了。

“小展。”居小菜叫他。

声音很小,他怕大声一点点,会惊吓到他。

展然那一刻动了动。

眼睛动了一下。

手也动了一下。

居小菜眼眶红透,眼泪疯狂到,她控制不住。

展然没有说话。

他没力气说话了。

他的手在召唤她,就算抬不起来,却就是能够明显的感受。

她抓着展然的手。

手冰凉,毫无温度。

“小展,不要,不要离开我,求你不要……”居小菜说,不敢哭得太大声,只是抱着他的手,求他不要死,不要死!

展然那一刻,从眼眶中,流出了一行泪水。

他嘴唇微动。

轻轻的动了一下。

没有人知道他在说什么。

没有人听得到。

安静无比的手术台上。

展然的手,分明刚刚还能够感觉到一丝力气,现在突然松开了。

他身边的那台心跳仪器,突然突然就变成了0了,突然成了一条平稳的直线。

不!

居小菜完全崩溃。

不,不,展然!

居小菜看着他眼睛分明还睁着,眼泪分明还在他眼角,他不相信,不相信他死了。

不相信这个活生生的人,在今天早上还对他心寒失望的人,这一刻会突然就从她的是世界消失,这一刻,从所有人的世界消失。

小展!

居小菜泪流不止。

那一刻已经不知道能用什么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悲痛,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她连哭都哭不出了声音,就只有眼泪,疯了一般的落在了满血的手术台上,落在了他冰冷的尸体上……

周围的人,很多。

看着展然此刻,都哭了。

手术室里面,全都是悲伤……

不知道多久。

手术室传来的崩溃的叫声,“小展……我的小展,我的小展!”

居小菜看着从外面跑进来的展母。

看着她脚步都没办法站稳,一下扑在了展然的身上,深深的叫着他,崩溃的叫着他。

所有人看着展母,更加难过了。

“小展,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妈,你睁开眼睛好不好?你今天出行任务的时候还说要回来喝妈妈熬得鸡汤,妈妈的鸡汤还在家里,你醒过来好不好,醒过来……”

每个人都在哭。

连医务人员此刻也因为展母的话忍不住,眼泪直流。

展母一直抱着展然,一直叫着展然,一直一直,那么难受,那么难受。

居小菜也安慰不了她。

她也安慰不了。

因为,她心口好痛。

好痛,好痛……

……

唯美的西餐厅。

凌子墨坐着,就像一蹲佛一般的坐在那里,他觉得自己都快成仙了!

他低头看了一下时间。

凌晨12点了。

居小菜没有来。

所有工作人员都还在规矩的等待,没有人敢说下班,就陪着他,一直等候着。

这么晚了,他想居小菜其实是不回来了。

他眼眸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这束玫瑰。

连最后一束花都送不出去了。

心口,真有点痛。

他惨淡的笑了一下,托腮看着窗外今晚难得的圆月,难得的夜空。

他今晚是打算了居小菜分手了。

他愿意退出了。

真的。

展然那么爱她,她也那么爱展然,他真的不应该拆散他们。听说拆散一对恋人,容易被天打雷劈。

他其实也觉得自己有些卑鄙。

在上了居小菜之后,然后提出分手。

居小菜应该会恨死他。

恨就恨吧!

他这辈子也不可能会被居小菜留恋了。

他不过只是单纯的想要有个结束仪式而已,其实他都知道,只要他不再去找居小菜,他们之间就完了,用不着再这么多此一举。

然而,他就是给自己找了借口,找个借口,再多看她一眼。

借口终究是借口。

他从餐厅上站起来。

大厅经理连忙起身,走向他,“老板。”

凌子墨自若的笑了笑,“被人放了鸽子。”

“对不起老板。”大厅经理连忙道歉。

傻逼!

又不是你的错。

现在想来,自己从小就是被这样优越惯了,天生就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人一等,现在总算明白了,这些都是要还的!

迟早要还的。

他说,“辛苦了,早点下班,今天的加班工资,我会让财务三倍给你们的。”

“谢谢老板。”

凌子墨淡笑了一下。

他难得这么大发慈悲。

他真的很少会顾及到别人的感受,他想他应该要学者改。

可能做一个好人,就会有好报。

就不会,遭遇这些报应了。

他离开餐厅,开车回去。

他开得不快,尽管是超级跑车,他只是不想开太快,也没有那份激情让自己兴奋起来。

他缓慢的把车子停在车库,回去。

回去,家里已经安静了。

现在很晚了。

他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睡不着,也没办法逼迫自己睡着。

他顺手拿起手机,他翻开自己的手机照片。

翻那些他偷拍的照片。

其实拍得并不好,有些照片甚至看着他的小白菜还有些丑,但是就是会舍不得删,一张都不想删。

他手指微动。

现在应该放进垃圾箱里。

每个女人都很在乎自己在别人手机中的照片是不是美的。

要是让居小菜知道他照的都是她这些照片,会不会也会生气!

他都忘了,居小菜不会对他发脾气。

他删掉一张。

心都痛木了。

以后怕连偷拍的机会都没有。

他终究把手机放下了。

终究舍不得!

他只希望,只希望时间真的可以洗涤一切!

------题外话------

心好痛,作者君心好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