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害死展然的,是你!/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

驿城依然艳阳高照。

凌子墨早早的起床,他看着镜子中脸肿得狰狞的自己!

可惜了这么帅的脸,展然那不要脸的,居然还真的揍得下去!

一定是嫉妒他的美貌。

他给自己洗漱完毕,去衣帽间换了一套衣服。

今天他要去上班了!

他要满血复活。

要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

不去打扰谁,就是认真的过日子。

他一身西装革履,挺拔帅气的走出房间。

凌小琳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看手机,抬头看着自己表哥出来,连忙跑过去,有些心疼的说道,“表哥,你脸看上去好吓人!”

“所以我就不帅了?!”凌子墨逗笑。

“帅!”凌小琳一口咬定,“我表哥是世界上最帅的人!”

“乖。”凌子墨摸了摸凌小琳的头。

凌小琳被凌子墨突然的亲昵弄得脸红心跳。

她看着她表哥。

她一直很想对她表哥付诸行动,但有一直不敢真的去,就怕万一不成,被表哥厌恶,她一定会哭死。

她好矛盾!

凌子墨倒没有在意凌小琳的心思,他自若的走向餐桌,吃早餐。

凌小琳矛盾了好久,跑过去陪着她表哥一起吃饭。

凌子墨突然开口,问道,“想搬家吗?”

“想。”凌小琳连忙点头,“谁愿意住这种小房子啊!”

“过几天别墅交房了,拧包入住,你和姑姑没事儿可以先去看看别墅的设计,挑选自己的房间。”

“真的吗?我们又可以搬回别墅了!”凌小琳激动。

凌子墨那一刻觉得自己还是挺有价值的。

至少,他也能给人带来快乐。

他笑了笑,“记得给我留一间最大的。”

“表哥自私。”凌小琳撒娇。

凌子墨淡笑着,和凌小琳一起吃完早餐。

吃过早饭之后,他打算出门去上班。

日子还是要这么循规蹈矩的!

他在玄关处换鞋。

凌小琳在门口送她,眼巴巴的看着他,“表哥你今晚说了会回来吃饭,可不要变卦哦!”

“不变卦。”

“那我让厨房给表哥做你最爱吃的。”

“好。”

凌子墨开门准备离开。

凌琳才起床,从房间出来,打着哈欠,看着凌子墨出门,“子墨这么早就去上班了?”

“嗯。”凌子墨应了一声。

“你路上小心点,唉,驿城也不太平。”凌琳叮嘱。

“知道了。”凌子墨点头。

“昨天驿城才发生了毒枭杀人案,还牺牲了一个人民警察,真的是太惨烈了!”凌琳心惊的说道,“那名警察还得过很多功勋,才28岁,这么年轻,真是可惜了。”

凌子墨听他姑姑碎碎念着,没太在意!

“叫什么展然……可惜了可惜!”凌琳摇头,一边拿着手机看着新闻一边感叹,“长得还挺转正的……嘿!”

凌琳手一顿。

她手机突然被人猛地拿了过去。

她以为是凌小琳,正想发脾气,就看到眼前的是自己侄子凌子墨,看着他很紧张的拿着手机,看着他脸色突然就变了,变得很吓人。

她完全不明所以的看着凌子墨。

凌小琳也被惊吓到了。

刚刚表哥打算走了的,突然就疯了似的跑了进来,还一把抢走了她妈的手机,此刻的脸色也真的是很吓人,她从来没有看到她表哥那么紧张过,从来没有!

而下一秒。

他表哥把手机直接放在了他妈的手上,迅速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总觉得好像发生了天大的事情。

“他怎么了?”凌琳莫名其妙。

凌子墨这段时间如此不正常,不会是真的撞鬼了吧!

“我怎么知道!”凌小琳不爽,“都不知道你一起床在鬼念什么,看把表哥都吓到了!”

“……”凌琳无语。

她做甚了她!

她就是感叹一下驿城不太平,就是觉得生命诚可贵而已!

完全不懂,凌子墨到底在紧张什么!

难道认识这展然什么的。

没听说他有个朋友是警察来着!

算了。

反正也不是凌子墨死了,也不管她的事儿!

……

凌子墨离开家门,迅速的坐在自己的轿车上。

那一刻紧捏着的方向盘都湿了一片!

他一边开车,一边拨打电话。

拨打居小菜的电话。

电话无人接听。

怎么都打不进去。

凌子墨把手机扔在了驾驶室,让自己冷静的冷静的直接开车去了市中心医院。

他想展然可能还在那里!

昨晚上那么晚了才出事儿,应该没有那么快就去火葬了。

火葬!

凌子墨心口一紧。

他没想到,展然会真的英勇牺牲,他根本没想过,展然会死。

他油门又踩深了些。

他只知道,现在的居小菜应该会很难过,应该会很难过很难过!

他把车子迅速的停在了医院,通过一系列的大厅,终于到了太平间。

阴森而冰冷的太平间。

他脚步突然停止。

他那一刻在想,居小菜接到展然去世的消息时,到底会有多难过,这种地方,她到底是怎么才能鼓起勇气出现。

他抬起脚步。

一步一步走得很慢。

但这里,这里安静到,他再小心,也会发出声响。

他控制自己的情绪,走进了太平间。

然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看到了居小菜。

看到她坐在那里,坐在太平间的一角,就一个人,谁都没有。

他的出现,她抬头的看了一眼。

看了一眼,当没有看到一般,眼神又固定到了某一点。

他走过去。

脚步停在了居小菜的面前。

他看了一眼太平间中间被白布挡住的一个人,他想那可能就是展然。

他没过去。

没勇气揭开白布去确认。

他说,“小菜。”

她不理他。

当没有听到。

他蹲下身体,“我知道你很难受,但别这样……”

居小菜依然没有任何表情,木讷的,完全当他不存在。

他很想过去抱抱她。

她现在的模样,他真的很想用自己的温暖去呵护她,让她紧紧的被他抱住,不想让她难过,不想让她,这么这么难受。

“小菜……”

门口处,想起脚步声。

他转头,看着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

“还没走吗?”其中一个警察开口,看着居小菜,那一刻似乎还有些眼红。

居小菜就这么抬头看了他一眼。

“下午,就要带展然去火化了。”

居小菜本来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眼泪突然就流了出来,就像珍珠一样,一颗一颗,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我们一会儿再来,你节哀。”警察说,说着离开。

离开的时候不仅感叹。

“都守了一夜了,展母都哭累了哭趴下了,她却还没走,人死哪能复生……”

凌子墨默默地听着外面人的感叹。

居小菜果然在这里守了一晚了。

他也知道,她不会走。

现在他叫她,他也不会走。

他坐在了她的旁边,静静的陪她。

陪着她,等待。

等着,展然被送走!

下午时刻。

很多人来了。

有些警察,有些医务工作人员。

太平间却还是安静的,很安静。

展然被人抬了下去,抬出了太平间。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眼眶通红,就是在一直忍受着,忍受着展然被抬走。

她从地上站起来。

刚站起来那一刻,她头有些晕,身体倒了一下。

凌子墨连忙扶着她。

刚碰着她的手臂,居小菜猛地推开了他。

就觉得他是不干净的存在。

他连忙缩回手。

把手甚至放在了身后。

他看着居小菜直接走向了人群中,跟着所有人一起,在送走展然。

他也从跟在人群中。

他保持了和居小菜的距离,疏远的距离。

安静的走廊上。

走着走着。

居小菜身体一下就倒了下去。

其实,他可以抱住她的。

但他不敢出手。

她就看着她倒在了地上,有人开始尖叫,然后有人将她送去了病房。

凌子墨跟着去了病房。

病房中,医生检查着她的身体,给她挂上了营养液,对着凌子墨说道,“应该是伤心过度,再加上没有吃东西引起的低血糖才会晕倒,让她好好休息一下,醒了最好给她吃点东西。”

“谢谢医生。”

医生点了点头。

展然的事情很轰动,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英勇牺牲的,所以整个医院的医务人员对居小菜都很客气,都认为,居小菜是展然的女朋友。

说来,确实是。

还是彼此相爱的那种。

凌子墨坐在居小菜的病床旁边,守着她。

默默的看着她惨白的小脸,看着她很虚弱很虚弱的样子。

他守了她一天。

居小菜睡了一天。

他甚至觉得,她都不愿意再醒过来,都不愿意再睁开眼睛。

因为这个世界太残忍了,真的太残忍。

但终究。

她还是睁开了眼睛。

她看着凌子墨,看着他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下一秒,她突然从病床上弹起来,直接扒掉了手上的营养液!

“小菜!”凌子墨一把抓住她。

拔掉点滴针,手背流了很多血。

“放开我!”

“你冷静点!”

“展然呢?”居小菜问他。

“他已经火化了!”凌子墨说。

早上到现在,早就火化了!

居小菜那一刻身体突然就怔住了。

眼眶红了又红。

凌子墨默默地放开她,看着她手背上的血,却不敢帮她。

他说,“你身体不好,医生说你伤心过度,让你多休息……”

“你走!”居小菜狠狠地说道。

凌子墨喉咙微动。

他知道居小菜不待见他。

“我一会儿就走。”凌子墨说,“你记得等会儿吃点东西,还有水果。我刚刚打听了,展然明天下葬,你要是不养好身体,明天怎么去送展然最后一程……”

说着说着。

凌子墨闭嘴了。

居小菜哭得那么难受。

哭得那么伤心。

他都不知道她是在哭展然的离开,还是因为他的出现让给她太反感。

“我走了。”他离开。

可能对居小菜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出现在她面前。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的背影,眼前早就模糊一片。

她真的接受不了展然的离世。

完全接受不了!

她坐在床边。

病房外突然走进来两名护士,看着居小菜手背上的血,连忙上前帮她按住了,口吻温和,“居小姐,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要太伤心,身体最重要。”

居小菜摇头。

摇头。

护士有些无奈。

看了看居小菜手背上已经止住了血,才放开她,说,“你身体虚,吃点东西,这边有粥,我帮你腾出来,有点烫,你先吃点水果吧。”

居小菜没有回答。

护士自顾自的把旁边早就削好的水果盘递给居小菜。

居小菜看了一眼水果盘里面被削得惨不忍睹的苹果,看着苹果旁边一颗一颗红色的石榴籽。

“吃点吧。”护士微微一笑,“刚刚陪你的那位先生削了很久,石榴都是一颗一颗掰下来的。”

居小菜眼眸微动。

她说,“我不想吃。”

护士无奈。

可惜了刚刚那位先生的一片好心。

“那你休息一会儿吧,我把粥凉在这里了,等会儿你记得吃了。”

居小菜点头。

护士离开。

离开之后,居小菜一个人躺在病床上。

躺着躺着,转头看着那盘水果。

她真的不知道,到底该拿凌子墨怎么办?!

分明很讨厌他,分明已经很讨厌他了,此刻却还是会有一些心痛。

而她,一点都不想背叛了她对展然的感情。

一点都不想!

她心口痛得难受。

因为展然,真的死了……

真的死了。

病房的门,再次被人推开。

居小菜抬眼。

她看到了一个穿着警服的警察,有些眼熟,但她不记得他叫什么名字了,但只知道,是展然的同事。

那个警察直接走进了居小菜的病房。

居小菜看着他。

看着他其实并不太友好。

他说,“居小菜你知道吗?是你害死展副队的!”

居小菜心口一怔。

“你和展副队的事情,展副队都告诉了我!如果不是你突然和他提出分手,他也不会这么不要命的一直工作,甚至于,如果不是因为你对他的打击,他也不会做出那么不理智的决定在,直接和枭匪徒手!”

居小菜眼眶通红,说不出一个字。

那名警察真的很气愤,他指着居小菜,“我们昨晚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展副队的情绪一直很低落,我们在蹲守的时候,他看他的情绪不好就问了几句,他和我关系好,就说了你背叛他的事情,居小菜,展副队对你有多好我想你应该清楚,你却这么劈腿,你真的还好意思在这里装可怜吗?!”

居小菜被警察骂得,更加难受。

她很内疚,真的很内疚。

“如果不是因为你给他的打击,他不会那么冲动直接就冲了上去,被匪徒致命的开了三枪,最后尽管我们拿下了匪徒,但展副队就此牺牲了,我当时看和他扑上去的时候,完全就是在搏命,如果不是因为你给他伤害,他绝对不会这么不珍惜生命!”警察说,说着,眼眶也红透了,“我告诉你所有的事实就是希望你明白,你害死了一位人民警察,你应该为此,内疚一辈子!”

警察说完之后就走了。

就是告诉她一个事实,告诉她,她害死了展然的事实。

原来,展然出事儿,都是因为她。

都是因为她的原因。

她眼泪直流。

哭得很难受。

哭有什么作用!

展然就被她害死了,就被她,害死了……

是她,都是她的错。

全部都是她的错!

她一直一直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流泪。

她不会发泄自己的情绪,这一刻也不知道怎么发泄,她只会哭。

只会懦弱的哭。

仿若哭了这辈子所有的眼泪。

晚上的时候。

凌子墨又来了。

他小心翼翼的推开了居小菜的病房门,他怕打扰她休息。

他进来的时候很晚了。

已经过了10点,他一直觉得居小菜可能睡了。

他做贼似的出现,却看到了居小菜一直睁着眼睛看着门口。

他真的想撒腿就跑。

那一刻还是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他甚至笑了笑,“你还没睡吗?”

“你怎么笑得出来的?”居小菜问他。

声音很冷的问他。

他嘴角僵硬。

他以为他这样可以调解一下她悲伤的情绪。

“你是不是很高兴,展然死了?”居小菜说。

“没有。”凌子墨连忙解释,“你要是不喜欢我笑,我发誓我不笑了。”

“你很想展然死……”居小菜喃喃。

凌子墨有一种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感觉,他刚刚干嘛那么嘴角的要笑,他应该哭,应该狠狠的哭。

“可是你知道吗凌子墨,真的是我们害死展然的。”居小菜突然很认真。

凌子墨一怔,他看着她,“你说什么?”

“展然是因为撞见我们上床才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才会死的。”居小菜一字一句,“是我们两个害死了展然,你内疚吗?”

“小菜你冷静一点,事实可能并不是……”

“是的!”居小菜说,“事实就是如此,因为我们上了床,因为展然撞见了我们上床,他才会受到刺激,才会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够理智……”

居小菜说,说着,又哭了。

她真的好后悔。

她那晚上为什么不拼命反抗。

她应该用死来威胁凌子墨的,她应该死都不从的!

她为什么要承受着被凌子墨强奸!

她好像时间可以倒流,她宁愿死都不会再让凌子墨碰她。

“小菜。”凌子墨紧张的靠近她。

他其实最怕的就是居小菜钻牛角尖了。

她本来就是一个心慈善良的人,要知道如果谁因为她受伤或者死去,她肯定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她会活一直活在内疚之中。

他不知道是谁告诉居小菜展然被他们害死的事情,他现在只担心,居小菜会一直走不出这个死胡同。

他紧张的拉着她的手,想要安慰。

“别碰我!”居小菜突然大声吼道。

凌子墨连忙放开,“我不碰你,但你不要这样,你听我说,警察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是由他们自己的安排的,不会因为谁而轻易做任何决定,否则不只是牺牲自己还有可能搞砸任务,警察面对自己的工作都是很认真的,他们很少会参杂私人感情……”

“凌子墨!”居小菜尖叫,“你可以滚吗?!可以永远不出现在我面前吗?!”

凌子墨很难看到居小菜这么狂躁。

真的是,很凶。

他顿了顿,“我不做什么,就是陪着你。”

他其实怕她做傻事儿。

如此悲痛之中,真的有可能做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我不需要,我跟本就不需要你!你走行吗?你走!”居小菜怒吼。

凌子墨忍着她的脾气。

他其实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他不知道。

他从小就不会安慰人。

他左右看了看,连忙拿起旁边的水果盘哄她,“小菜,你吃点水果吧……”

“哐!”居小菜拿过水果盘。

猛地一下直接扔在了凌子墨的额头上。

里面的水果,落得到处都是。

他只觉得自己的额上,好像有一道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

------题外话------

继续继续,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