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你猜对了,我这次就是对付龙门/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个病房突然安静了。

凌子墨那一刻觉得头有点晕。

是真晕。

他一动不动,怕一动会被自己给晕吐。

居小菜也没有任何举动,蓦然的看着凌子墨,看着凌子墨额头上的血,流在了他的脸上,血红一片,很是狰狞。

两个人这么看着彼此。

好久。

凌子墨用手捂着自己的额头。

他说,“我去处理一下。”

居小菜什么都没说。

凌子墨走得有些快。

他不能死。

死了谁照顾居小菜!

谁照顾现在这么偏执的居小菜。

他急忙忙的走到门口。

门口处,听到身后居小菜说,“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凌子墨身体僵硬。

“为什么会是展然死?!”她问他。

深深的问他。

其实他也不知道。

他出了那么严重的两次车祸,结果都没死,结果都活得好好的,还能活蹦乱跳,他一直觉得应该是好人有好报的,但他并不是好人,上天去对他垂怜,而展然这么好的一个人,上天却这么残忍。

他回头问居小菜,“我死了会更好吗?”

居小菜冷漠的看着他,就是那么陌生的眼神,“又想用死来威胁我是吗?”

不是。

“我当时为什么要心软,为什么要心软,为什么不是眼睁睁的看着你去死!”居小菜说,说得很难受,“要是知道展然会死,我绝对不会救你!”

他知道他的命比不过展然。

但此刻,他却突然惜命。

因为他突然觉得,死真的可以很简单,甚至有时候来得毫无预兆。

他走出了居小菜的病房。

他靠在她的房门,眼眶很红。

要是知道展然会死,他绝对不会,拆散他们!

……

同样的夜晚。

如此一片安静的天空。

夏绵绵觉得自己这段时间越发的喜欢看星空了,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就是每晚会让自己在天台上看很久,看到很困才会回房。

仔细一想,她确实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没有手机,电视也不是她在看,而她出现在客厅还很刺眼,总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分明,以前她也不过是凌子墨的一名杀手而已。

她依旧坐在天台上。

她低头,看着从楼下上来的小南。

看着她默默地给她泡上了养身茶,然后很自觉的离开。

这几天都是如此。

小南依然对她无微不至,只是沉默了很多。

她不说话,她绝对不会主动开口。

她这几天也确实没有找小南说话。

没话可说。

两个人早就不是曾经的关系,她现在甚至对她会有恐惧。

她突然坐直了身体,突然开口,“小南。”

那一刻,她分明看到了小南的身体顿了一下,应该是很惊讶她会叫她。

小南连忙转身,“小姐,不是……夏绵绵。”

“你忙吗?”夏绵绵问她。

“不忙。”

“那你过来坐下,陪我一会儿。”夏绵绵说的自若。

小南完全是受宠若惊。

她默默地坐在了夏绵绵的旁边,很规矩。

夏绵绵看着小南。

她其实一直在找机会,找机会问小南一些事情。

却又排斥的想要知道。

而明天要去金三角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封逸尘要这么执着的去金三角,她至少知道,这趟出去不简单,甚至可能,活不回来!

她对着小南,“你好好告诉我,你为什么是封逸尘的人?”

小南看着她。

第一句,就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没关系,你说,我不会埋怨你的。”

小南咬唇,很为难。

“是封逸尘不让你说吗?”

“嗯。”小南点头。

“那你不说,你只要点头和摇头就行!”夏绵绵引导。

小南看着她。

随即,点头了。

夏绵绵开始提问,“你是杀手吗?”

小南点头。

夏绵绵心口一紧。

封逸尘在夏绵绵身边安排杀手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杀夏绵绵?还是为了其他?!

她冷静,“你是在我出严重车祸之前,就在我身边了是不是?”

小南点头。

“那你不是意外我母亲捡回来的了?”

小南怔住,摇头,又点头。

夏绵绵看着她,重复问题,“你是我母亲意外捡回来的?”

小南坚定的点头。

所以,小南是他母亲捡回来之后,封逸尘在把她带进组织培养杀手的。

封逸尘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貌似,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小南的身份,而且她很肯定,小南绝不是杨翠婷的人,莫非封逸尘还瞒着杨翠婷有着自己的阴谋。

“你会杀我吗?”夏绵绵问。

小南猛地摇头。

一直摇头。

夏绵绵想,没接到命令肯定不会。

她说,“没什么了,你下去吧!”

能问到这个地步差不多了。

她很清楚杀手的秉性,真的敏感的问题,死都不会回答。

小南看着夏绵绵,起身离开。

她走了两步,回头,“小姐。”

夏绵绵蹙眉。

都说不想听到她这么叫自己。

“我不知道你和BOSS的过节有多深,也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我只知道,BOSS真的很爱你,是真的很爱你,我之前给你说的那么多真的不是我杜撰的,也不是因为她是我的BOSS所以才一直不停的给他说好话。他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痴情的男人,我甚至作为旁观者都会被感动,我不想相信小姐真的会无动于衷。”

“我就是这么冷血。”

“你不是的。”小南一口咬定,“你也很爱BOSS,我看得出来。小姐,与其一直这么压抑自己,与其一直这么提醒自己,何不真的和BOSS一起,你们联手,我相信BOSS有你在身边支撑,他一定会成功的!”

“所以封逸尘到底想做什么?!”夏绵绵抓住重点。

重点的问小南。

小南那一刻是真的有些难受,她说,“对不起小姐,我不会告诉你的。”

夏绵绵看着她。

看着小南那一刻仿若还有些失落。

失落的说道,“你真的辜负了BOSS!”

说完之后就走了。

其实没有留下什么很重要的话。

那一刻夏绵绵却有些,说不出来的压抑。

谁辜负了谁?!

到底谁辜负了谁!

她起身,也离开了天台。

不早了,她要休息。

封逸尘说明天上午9点就要离开这里,她得保持好的睡眠。

不只是她,她肚子里面的宝宝也要休息。

她下楼,走进自己的房间。

房间内,韩溱和封逸尘在。

韩溱在坚持封逸尘的伤口。

封逸尘此刻半坐在床上,上衣脱掉,露出了他的结实的身体,也露出了他狰狞的伤口。

韩溱用手碰了碰他伤痕。

封逸尘皱了皱眉头,没有叫。

韩溱说,“恢复得还算不错。”

“嗯。”封逸尘点头。

“我帮你包扎好。”

“嗯。”

韩溱数量的给封逸尘上了药,又进行了包扎。

做好之后,他起身,“不到扰你们两口子睡觉了。”

声音分明带着调侃。

她转头看着韩溱出去。

她其实有些奇怪,韩溱对她真的还算很友好!

而除了韩溱,除了阿某和小南,其他人对她其实都是有敌意的,毕竟她差点弄死了封逸尘,对他们而言,杀BOSS算是罪不可赦的事情,而韩溱却一脸坦然。

有一种,他就知道她和封逸尘就是会相爱相杀的感觉!

韩溱到底什么来头!

和封逸尘的关系明显好过其他杀手。

“困了吗?”封逸尘问她。

夏绵绵回神。

她走向床头。

封逸尘在自己穿衣服。

“封老师很久没洗澡了!”夏绵绵突然开口。

封逸尘穿衣服的手顿了一下,“很臭了吗?”

这几天因为伤口的原因,没敢洗澡,怕感染。

而他没那么多时间养病。

“还好。”其实不臭。

“我去洗洗。”封逸尘掀开被子就打算起床。

“不要。”夏绵绵阻止他。

封逸尘看着她的举动。

“你在这里躺着,我帮你擦身体。”夏绵绵说。

封逸尘蹙眉。

夏绵绵说完,就非常愉快的去了浴室,然后拿出热毛巾,帮他擦身体,擦上身,避开他的伤口,擦得很认真。

“我可以自己来。”封逸尘说,声音分明有些暗哑!

“你经常帮我洗澡,我也应该礼尚往来。”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封逸尘语截。

“你是在好色是吧!”夏绵绵笑,“而我是在帮你清洗。”

封逸尘耳朵分明有些红。

她来来回回去了浴室好几趟,给封逸尘擦拭得干干净净,然后才去浴室洗了澡,躺在了封逸尘的旁边。

封逸尘自然的将她搂抱在怀里。

两个人睡在一起。

身体交织在一起。

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分明在某个瞬间就杀了彼此,但还是可以还是可以如此亲密的抱在一起,搂着彼此的身体,睡得很安稳。

“明天去金三角。”黑暗的空间,封逸尘突然开口。

“嗯,我知道。”

“可能会有危险,但我会保护你。”

“嗯。”

“你要相信小南。”封逸尘说。

“好。”

但她其实不相信。

“睡吧,绵绵。”封逸尘亲了亲她的额头。

夏绵绵就这么靠在他的怀抱里。

她还能够听到他心跳的声音。

如果,如果当时,她真的插准了,封逸尘应该就就就不存在了!

两个人相拥而眠。

第二天一早。

夏绵绵从床上起来。

还早,但凌子墨已经不再房间了。

她去浴室洗漱。

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呕吐。

吐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缓口气。

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了些的走出浴室。

不知道何时,封逸尘又出现了房间内,就这么看着她有些苍白的小脸。

他说,“准备一下,吃过早饭就出发。”

“好。”她点头。

封逸尘走了出去。

出去的那一刻,他停了停脚步。

夏绵绵看着他僵硬的背影。

他说,“绵绵,首先保护自己。”

当然。

她很清楚。

以前做杀手的时候,就很清楚。

她笑了笑,“好。”

封逸尘先离开了。

夏绵绵看着他的背影,转身,换了衣服。

她没有封逸尘那么多情绪,她只想活着。

活着。

她下楼。

大家似乎在等她。

看她出现,才都坐在了饭桌上,一起吃饭。

饭桌上很安静,谁都没有主动开口。

吃过早饭之后,所有人拿着自己的那份行李,当然不仅仅只是行李,那里面很多武器!

依然是直升机,那个夏绵绵不太熟悉的叫做昂斯的杀手开的,夏绵绵就看着他们平安居住了那么多天的山顶别墅,离自己越来越远。

直升机飞了三个小时,到了一个私人机场。

接着,他们坐进了私人飞机,坐在了整整5个多小时,到了金三角的一个私人飞机场。

飞机刚落地。

一辆全球限量5台的超级豪华轿车,停在了专机前。

封逸尘牵着夏绵绵从飞机上下去。

下面站着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黑色的长衫,手上拿着一串檀木珠,不停地摸着珠子,看上去是一种习惯。

他看着他们下来,上前很热情,“欢迎来到金三角。”

“卢老有心了。”封逸尘点头客套。

“应该的,难得你大驾光临。”

封逸尘礼节性的一笑。

“这位就是你要专程回去接的妻子吗?”卢老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一怔,微微一笑。

“夏绵绵。”封逸尘介绍,“这是卢老,我的重要合作伙伴!”

“你好。”夏绵绵主动招呼。

“一直很好奇封逸尘的妻子长什么样子,会让他如此紧张,现在看来,果真闻名不如一见,你很漂亮。”

“谢谢。”夏绵绵客气。

“坐了一天的飞机累了吧,请上车,我带你们去寒舍休息。”

“多谢。”

封逸尘没有犹豫,拉着夏绵绵坐进了奢侈轿车。

其他人跟着坐进了后面的轿车。

一行车,很有气势的从私人飞机场离开,在金三角不算宽广甚至有些繁杂的街道上行驶。

一路上,卢老都在和封逸尘聊天,两个人相谈甚欢。

夏绵绵默默的听着,说的也都是些无关精要的话题。

车子到达一栋海边奢侈别墅。

应该不叫别墅,叫别墅庄园。

如此大一篇海域,仿若都是这栋别墅的所有,甚至车辆开进别墅大门的时候,还转了至少20分钟,才停靠在一栋奢华的建筑物前。

车子停下,所有人下车。

卢老没有陪着他们进去,说道,“今天相信你很累,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明晚上的宴会,我期待你和你妻子的参加。”

“一定会的准时参加的。”

“有什么可以随时吩咐这里的佣人,我就先告辞了。”

“你慢走。”

卢老坐回到自己的轿车。

封逸尘目送他离开,才带着夏绵绵以及身后跟着的所有人一起走进了建筑物。

里面有很多佣人,站在门口鞠躬迎接他们。

夏绵绵默默地看着,实在不知道这里到底又是些什么来头。

想来不只是她,应该其他杀手也不太清楚。

走进大厅之后,佣人就散开了,开始为他们准备茶水准备糕点,很是热情。

“他们是普通人吗?”夏绵绵随口问。

“不是。”封逸尘直白,“这里面的佣人,都会拿枪。”

夏绵绵咬唇。

“别怕,目前为止我们是安全的。”

“什么时候不安全?”夏绵绵问。

封逸尘说,“龙一来的时候。”

夏绵绵内心一紧。

“你应该知道,龙一之前来过了。”封逸尘说。

夏绵绵咬唇。

“那次因为我不在,卢老临时取消了宴会。”封逸尘解释。

夏绵绵保持着冷静。

“这次到这里来,是为了解决龙一的。”封逸尘直白。

就是这么直白的告诉他。

“龙一不会来的。”

“他会。”封逸尘说。

夏绵绵蹙眉。

“我放消息说,你在这里。”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你猜的很对,我这次要动手的,就是龙门!”封逸尘一字一句。

在她耳边,清清楚楚!

------题外话------

啊啊啊啊啊~

小宅已经要更新吐了。

这都16章了啊啊啊啊啊哈哈哈~

好啦!

中午12点再约,又是好几更哦!

让你爽翻去!

话说,你快告诉宅,你很爱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