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不像某个谁,刚成年就想许身/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间中,夏绵绵睡得其实不太安稳。

脑海里面想的事情很多,很怕有些事情真的发生。

她翻身。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了。

她以为是封逸尘。

所以没有转头,反而闭上了眼睛。

“是我,韩溱。”韩溱突然开口。

夏绵绵睁开眼睛。

韩溱笑了笑,大概是看出来她故意装水的原因,“那么不待见BOSS?”

“嗯。”夏绵绵点头。

韩溱手上端着饭菜,“所以他让我帮你送进来。顺便问问你的情况。”

“我很好。”夏绵绵直白。

“我知道。”韩溱说。

夏绵绵看着他。

韩溱将饭菜自若的放在床头,人坐在了她的床边,说道,“没有揭穿你是不想让BOSS太过难受,夏绵绵,你最好清楚你自己的立场。”

夏绵绵看着韩溱。

貌似这是韩溱第一次来威胁她。

“你最好不要擅自妄动,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除了在BOSS身边,这个世界上没有你的安全之地!学会珍惜。”韩溱一字一句。

夏绵绵咬唇。

为什么?!

为什么只能在封逸尘的身边!

连阿某也这么说。

但她不相信他们。

就是根深蒂固的对封逸尘没有安全感。

那一刻,她却还是妥协的说道,“谢谢你的提醒。”

韩溱微点头,不再多说,貌似也不是一个八卦的人。

他指了指旁边的饭菜,“如果你还想你肚子里面的孩子好好的活着,最好吃完。他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坚强!”

说完之后,韩溱就走了出去。

夏绵绵承认,她就是被韩溱这么轻言两语给威胁了。

毕竟他是医生。

她说得很对,她不应该折磨自己的身体。

她拿起旁边的饭菜,默默的吃了起来。

吃得不快,但全部吃完了。

等封逸尘上楼的时候,她已经吃饱了,甚至还起床,在偌大的阳台上坐着,吹着海风,看着金三角不同的夜晚。

封逸尘看了一眼她吃过的饭碗,自然的走向了她的身边。

夏绵绵抬头看着他。

她坐在阳台上盘着腿。

而他站在阳台上,靠在上面护栏上,似乎是看得比他更远。

他说,“绵绵,你想知道我的过去吗?”

夏绵绵没想到封逸尘的一句话,会让她如此吃惊。

“你会告诉我?”她抬眸。

“没什么好隐瞒的。”封逸尘说,“很多事情我不说你应该都知道了,比如我不仅仅只是封家的大少爷,我还有一个很恐怖的身份叫杀手。”

“我知道。”

“我手下有很多人,都是些杀手,准确给自己的地位就是,杀人魔头。”

“杨翠婷才是!”夏绵绵一字一句。

当然也不否认,封逸尘也是。

两个人都一样,都是杀人不眨眼。

“对,她也是。”封逸尘说,“你很聪明,居然发现了她的身份,她一直隐藏得很好,几乎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龙门对我的怀疑最多也是在我爷爷或者我父亲以及其他人身上,怀疑不了她。”

“我也只是巧合。”

“其实你的所有猜想都对,我母亲杨翠婷,就是龙瑶。”封逸尘一字一句。

夏绵绵身体一怔。

几乎可以断定的事情,但亲口从封逸尘口中说出来,真的让她还是很惊讶。

所以这么多年,龙瑶真的是一直在隐忍,忍着和龙门有一天的决一死战!

“她经历过很多,忍受过很多,我从小就在她的教育下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灭了龙门,杀了姓龙的所有人!”封逸尘说,说的时候还笑了一下,“耳濡目染之下,就变得真的很仇恨龙门。”

“嗯。”夏绵绵点头。

“你知道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杀的谁吗?”封逸尘问夏绵绵。

夏绵绵摇头,“谁?”

“杀的一个普通人。就是在大街上我母亲随便找的一个人,让我用刀子捅他的心脏。”

夏绵绵咬唇。

她突然想到她第一次杀人,第一次执行任务。

那个时候也还小,第一次拿着手枪将人杀死的时候,她其实一个人哭了很久,她也怕,怕遭到报应。但后来就习惯了,习惯了每次接到任务之后,每次果断的,一枪暴毙,变得麻木变得毫无感情。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换了一种身份,她可能也会一直麻木下去,不会有对人性对生命的怜悯!

她听到封逸尘淡淡地说道,“那一年我不到十岁,而那个所谓的普通人,不过就是因为长了一张和龙天相似的脸。我母亲说,以后就要这样杀了这个男人,杀了他的全家!”

夏绵绵默默的听着。

封逸尘又说道,“后来时不时的,我就接到我母亲的命令是去杀人,我很少杀其他人,需要执行什么任务我母亲会派我们培养的其他杀手,我的任务基本上就是杀长得和龙天相似的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杀了一个,就会让那个人,死的不明不白。”

夏绵绵没有说话。

“我想结束这样的日子了!”封逸尘说。

他回头,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看着他。

“我想结束了。”封逸尘再次肯定道。

夏绵绵不知道说什么。

她能够理解封逸尘,甚至理解龙瑶当年遭遇的一切,所以才会有带着如此大的仇恨。

她不过就是因为封逸尘当年没有救她,挖了她的眼睛她就可以恨到如此,龙瑶所承受的,应该比她当时痛苦一百倍,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失去了自己的父亲失去了自己亲人,还失去了自己的骨肉失去了自己的性命!

“我母亲为了这次的绞杀隐忍了20多年,和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生活了20多年。每隔一段时间还要找一个无辜的人来发泄她心里的怨恨……”封逸尘说,“所以,我不能失败。”

夏绵绵恍惚觉得此刻的封逸尘在给她解释,解释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待龙门。

甚至,如此对待龙一。

“绵绵。”封逸尘说,“我和龙一只能活一个。”

夏绵绵心口一紧。

她知道。

最终结果就是如此。

“所以,你希望我死还是他?”封逸尘问她。

一字一句的问她。

她很想说。

希望他死。

他死了,才真的叫结束。

结束了所有的仇恨所有杀手生涯!

但她那一刻她说,“我不知道。”

因为,她还在他的手上。

她要学会自保。

封逸尘似乎笑了笑,那一刻大概也看出了她的虚伪。

他走到她面前,蹲下。

夏绵绵看着他的模样。

他突然靠近她的身体,嘴唇亲亲的靠在了她的腹部。

夏绵绵一怔。

她心口其实有些紧。

这里面,住着他们的孩子。

是他们的孩子。

“他还好吗?”封逸尘问。

“很好。”夏绵绵说,“他很坚强。”

“嗯。”封逸尘从她的腹部离开。

他起身,弯腰,将她横抱起来。

她反手搂抱着他的脖子。

其实她有点怕他用力拉扯到了他的伤口。

他抱着她,轻轻的把她放在了床上,给她脱掉鞋子和外套后,自己也钻了进去,两个人躺在一个被窝里面,总是搂抱着彼此,总是觉得,这样的亲密不会太久,所以会很珍惜。

“早点睡。”封逸尘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好。”

其实,她有很多很多想要问他的,很多。

这一刻她突然都不想知道了。

封逸尘说得很对,有些真相,真的不太好。

她就默默地靠在封逸尘的怀抱里,两个人,静静的睡得很沉。

第二天下午。

别墅来了一批人,看上去浩浩荡荡很有气势。

她也被邀请到了楼下,面对着面前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肉衣架,身上穿着的都是宴会礼服,无比华丽。

“这是卢老为大家准备的,请各位随便挑选。”带头的人恭敬无比。

夏绵绵看得眼花缭乱。

封逸尘起身帮她挑了一件,他说,“这件吧。”

夏绵绵看了一眼,黑色的晚礼服,蓬松型,可以挡住她的肚子,而且不露,一眼望去,封逸尘指着的那套最保守。

当然,不存在好看不好看,她穿什么都好看,是夏绵绵穿什么都好看。

她点头。

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和封逸尘争执。

封逸尘给夏绵绵挑选了之后,随之又给自己挑选了一件黑色燕尾服,和她的礼服倒是相得益彰,俨然的夫妻档。

其他人也没有啰嗦,很准确的选择了符合自己的礼服。

唯有,小南有些纠结。

说真的,她没穿过,尽管看得多,但从来没有传过这样的衣服,她甚至不知道怎么套进去,还有,这些衣服大多暴露,里面是不穿文胸的吗?会不会太色了,她越想脸越红。

夏绵绵起身,指了指一件淡蓝色的长裙,“这件适合你。”

小南感激的看着夏绵绵。

那一刻夏绵绵甚至可以想象小南内心的激动。

夏绵绵说完之后,就转身走了。

设计师连忙跟着。

每个人都跟着一个设计师,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梳妆打扮。

夏绵绵换上了晚礼服,巴洛克宫廷风格额裙子看上去有些夸张,穿在她身上却不显得雍容华贵,反而让她绝美的身段风情万种,设计给她盘上了一个丸子头,留着两鬓的头发带着些微卷,很妖娆的在她两腮,随着她的一颦一笑而波动。她脸上妆容很精致,设计师为她化了一个红艳艳的大口红,在她原本没多少血色的脸上,刷上了腮红,气色和气质,瞬间就凸显了出来。

她脚上踩着一双高跟鞋。

不是很高,她知道是封逸尘给她挑选的,按理,这种晚礼服穿细跟的才好看,当然,她也不会为了那点好看而委屈了自己,关键时期,身体更重要。

她梳妆完毕,站在了落地镜前。

化妆师恭维,“太太,你简直太美了,简直太美了……”

夏绵绵盈盈一笑。

夏绵绵确实长得美。

她眼眸微动。

房门被人推开。

封逸尘穿着笔直的燕尾服,带着黑色领结走了进来。

夏绵绵也不知道化妆师给封逸尘动了什么地方,但就是给人感觉,帅到刺目。

他走过来,走到夏绵绵的身边。

他从后面抱着他。

旁边的几个造型师忍不住脸红冒泡泡。

总觉得眼前的一幕太养眼,养眼到好想欢呼。

“你很漂亮。”封逸尘说,在她耳边轻声的说。

那一刻她似乎还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在她耳边回荡,很是色情。

她转身。

转身,面对着封逸尘。

她主动勾着他的脖子,将他的头拉低。

她红润的嘴唇,亲到了他的唇瓣上。

封逸尘身体一紧。

旁边的造型师忍不住,“哇……”

比偶像剧还要养眼。

封逸尘手一挥。

造型师连忙心领神会,赶紧走了出去。

一出去。

某人的吻就变得深不可测。

他搂抱着夏绵绵还很纤细的腰,压低着头,没有急切的伸进舌头,而是在她唇瓣上咬了咬,咬着她红嫩嫩的双唇肿肿的,才满足的伸进她的唇齿间,勾勒着她的小舌头,吮吸舔舐,彼此之间的气息在拥吻下变得急促,变得疯狂。

他亲吻的同时,她也在热情的回应。

就是会吻得很投入,吻得不愿意放开。

真的不知道过了多久。

也不知道是谁先离开谁。

他们近距离的看着彼此。

看着彼此的唇瓣。

她的唇很红,因为被他咬的。

他的唇也很红,因为沾上了她的口红。

夏绵绵突然觉得很好笑。

原来封逸尘大口红这么好看,她伸手,白嫩而纤细的指头轻轻的碰着他的嘴唇,在帮他擦拭。

而他却突然用唇瓣咬着她的指尖,接着感觉到一个火热的舌,缠绕。

“唔!”夏绵绵脸红。

封逸尘这货怎么这么色。

他居然舔弄她的手指。

那种感觉也很微妙,全身还会发麻,心口还会荡漾。

调情就是这样的吗?!

原来,一根手指头,也可以被撩到心花怒放。

她猛地缩回了手指。

脸都红成了西红柿。

封逸尘看着她的模样,笑了笑。

笑得,更加的风骚了。

他再次低头。

低头,亲了一下她的小嘴。

这次就是蜻蜓点水,没有深入,怕深入之后,又会一发不可收拾。

她微微闭着眼睛,感受着他唇瓣靠近的那一点触碰。

她说,“封老师,你吻过多少女人?”

“嗯?”封逸尘眼神都在荡漾。

此刻看着她的唇瓣,笑得很好看。

“用了多少女人,练就了如此高超的吻技?”

“不学自通。”封逸尘说。

夏绵绵不相信。

“由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封逸尘笑了,笑得说,“我很高兴能够让你满足。”

“你没亲过夏柔柔吗?”她不太相信,他没有碰过夏柔柔。

“没有。”

“你们之间不是……”

“我们之间很纯洁。”封逸尘直白。

“不可能!”夏绵绵一口笃定。

“没有什么不可能!”

“我看到过你身上她的唇印。”

“显然他只能吻到我这个位置。”他指了指已经衣领。

意思是,攀不上他的唇。

“你们一起过夜过。”

“没有。”

“有!就算有一次我有误会,但很早之前,我还在读书的时候,你把中了药的夏柔柔接了回去。”

“韩溱是干嘛的?”封逸尘说。

“你不会是让韩溱……”

“他有解药。”封逸尘笑了笑。

夏绵绵翻白眼。

她就说嘛!

但是……

“你和夏柔柔这么多年,你们就没有越界吗?”没有吗?!

男女之间可能吗?!

夏柔柔一看就是那种恨不得分分钟被封逸尘上的女人!

撒撒娇,卖卖萌,再装装可怜,封逸尘不会妥协吗?!

“没有。”封逸尘再次肯定,将她的所有想法全部否认,“夏柔柔没有那么奔放,她很矜持,不像某个女人,刚成年就想,许身于我!”

------题外话------

还有的还有的,就是晚点!

今天就是要更新到你们情不自禁的爱我啊!

话说真的虐吗?!

虐吗?!

还好吧。

就是小虐而已,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