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一触即发(1)守株待兔/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像某个女人,刚成年就想,许身于我!”

某个女人?!

刚成年。

夏绵绵冷静,“你在说谁?”

“一个女人。”

“重要吗?”夏绵绵问。

封逸尘笑了笑,“很在意吗?”

“随口问问。”夏绵绵淡然。

封逸尘抚摸着她柔嫩的嘴唇,他说,“她和你一样。”

夏绵绵心口一紧。

哪里一样!

一样重要?

还是感觉很像。

“一样想睡我。”封逸尘一字一句。

话语中似乎还有些得意。

夏绵绵真想一个白眼给翻过去,砸不死他!

她那么紧张,他却突然在看玩笑一般。

她都有种感觉,感觉他好想知道,她到底是谁。

她听到封逸尘幽幽的说,还带着感叹的口吻,“不知道为什么,想要委身于我的人这么多!”

“……”夏绵绵看着他。

封逸尘说,“小时候就有一个小姑娘要做我的通房丫头。对了,上次给你说过的,你知道啊!”

“……”夏绵绵无语。

“接着就遇到一个刚成年就想自己交给我的女人。”

“……”

“再接着,就遇到了你。”封逸尘说,“我知道你一直想上我。”

“……”对,她就是一直想一直想!

从5岁想到现在!

“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女人,想睡我。”封逸尘说,说得还很无辜的样子。

夏绵绵忍得内伤。

她真的很想告诉他,别得瑟了。

你说的那三,都他妈是一个人,都他妈是她!

她突然也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很没骨气。

这么多年,为什么审美还是这么单一。

如此单一!

封逸尘手指一直在她的唇瓣上抚摸,抚摸着说,声音真的是酥到肉麻,“但为夫,是你一个人的。”

话音落,嘴唇又靠了过去。

他闭着眼睛,深情的靠近她。

刚刚碰到。

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BOSS,卢老的车已经在门口等候了。”

封逸尘的身体一怔。

缓缓,他站直了身体,拉着夏绵绵的手,走出了房间。

门外站着的文川,文川穿着黑色西装,这一刻也显得气宇轩昂,他恭敬地对着他们,然后跟着他们的脚步下楼。

楼下,所有人都已经打扮完毕。

夏绵绵随意的看了一圈。

男人们基本都穿着正式的西装,看上去很挺拔,也很有气质,杀手都会对这方面进行培养,因为各种各样的任务,有时候情杀也有。

至于女人们。

她看到了花枝招展的爱莎,她穿这条特别醒目的红色晚礼服,暴露的地方很多,裙摆下面还分叉,叉几乎高到了大腿根部,隐约能够看到她里面的红色丁字裤。上身就不说了,软软的一条布料随意的搭在她的胸口位置,后背几乎全露。

爱莎一向喜欢这种开放的衣服。

她见怪不怪。

她转眼看了旁边穿着小清晰的小南,长长的裙摆让她看上去高挑了很多,头发也做成了一个大波浪,晃眼还觉得有些小女人的妩媚,她此刻似乎有些不自在,是不习惯穿着这样衣服,但显然,很适合小南,甚至还算好看。

当然,别人都只能说还算好看。

她是真的很美。

挽着封逸尘的手,两个人就是能成为全世界的焦点。

这是她唯一很庆幸,她站在封逸尘的旁边,不会因为他的盛世容颜而被秒杀了过去,曾经的阿九虽然一直妄想着吃天鹅肉,但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封逸尘看不上她的平凡。

他们下楼。

小南情不自禁的说道,“小姐,你和BOSS好登对!”

爱莎酸言酸语,“是啊,登对到要杀了BOSS!”

“你不要这么说,当时小姐是因为刚昏迷清醒,神志不清,她根本就不是想要杀了BOSS,就是一个自我防备的技能而已!”

“你到底是谁的人啊!”爱莎脸色一下就变了,“你是夏绵绵的人,你还说你是BOSS的人,你是不是就是为了联合夏绵绵一起想要杀了BOSS,你们就是和龙门有勾结的人!”

“我没有!”小南也被爱莎说得火大,“我和龙门半点关系都没有!”

“谁知道呢!反正我不信!”

“你这人真的很讨厌!”小南皱着鼻子,很是嫌弃。

“你以为你就讨喜了,你更讨人厌,长得也不好看,胸都没有。”

“我哪里没有胸了,非要长得像某人的奶牛一样吗?!”

“你骂谁是奶牛,你骂谁!”

“谁最大就骂谁了!”

“你真以为你的最大吗?”夏绵绵突然开口。

爱莎一口气憋在胸口。

夏绵绵一笑,“别自取屈辱。”

爱莎真的气得爆炸。

小南忍住笑。

还是她家小姐厉害,气死人不偿命啊!

那一刻,所有人似乎也因为夏绵绵的这句话忍不住笑了,气氛似乎都变得活跃了些。

封逸尘嘴角似乎也上扬着,拉着夏绵绵的手,直接走向了大厅外。

此刻的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夜空下,停了一排排奢侈的轿车。

夏绵绵跟着封逸尘坐在其中一辆车中,其他人各自坐在其他轿车上,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了宴会现场。

金三角的街道规划真的很不好,街道很窄,电线很乱,地面很脏,环境很不好,但驶入一道大门之后,到了私人领域,就会发现到了人间天堂。

此刻就是。

夏绵绵看着大门中的私人宫殿。

欧洲式的皇室宫廷看上去大气辉煌,此刻灯光闪烁,黄色的灯带让宫殿在夜空下耀眼无比,如此大规模的场景,到处都是黑色西装,到处都是奢华轿车,没有亲眼看到,完全想象不到这里的壮观!

车子稳稳的停靠在大门口。

车门被人恭敬的打开。

封逸尘先下了车,接着他转身,绅士的牵着夏绵绵走了下来。

身后其他人也都下了车,很规矩的站在了他们身后。

夏绵绵挽着封逸尘的手臂。

面前的漂亮的礼仪小姐接待他们,带着他们走在长长的红地毯上,走进了宴会大厅。

大厅金碧辉煌,恍若人间天堂。

高高的柱头,高矿的空间,旋转式的楼梯,一层一层盘旋到最高处,上面是全玻璃屋顶,仰头能够看到金三角璀璨的夜空。

如此大的一个宴会大厅,人很多,来参加宴会的人不少,还有至少一半的工作人员,而且夏绵绵敢肯定,这些工作人员就跟封逸尘说的别墅里面的佣人一样,都会拿枪。

她保持冷静。

但愿见不到龙一,但愿见不到龙一。

她一直挽着封逸尘的手,被他带着走向了宴会主人,卢老。

卢老看着封逸尘他们的带来,很是热情,“来啦。”

“来晚了,见谅。”

“才开始,别客气,随便点,当自己的地方。”卢老热情的招呼着。

他还是习惯性的穿着黑色长衫,手上拿着檀木珠。

“谢谢卢老的款待,我带着内人去旁边转转,她第一次来,让她多认识一下。”

“请便请便。”卢老连忙说着。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走开。

其他人也分散了自己的位置。

封逸尘带着带着夏绵绵走向了糕点区,帮她挑了几个好看的。

夏绵绵欣然的接过,吃了起来。

一边吃,一边看着大厅。

至少到现在,她没有看到龙一,是不是代表着,她已经把消息传递了出去。

她不知道,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

“你不好奇我和卢老的交情吗?”封逸尘开口。

夏绵绵回眸,“很好奇。”

封逸尘说,“以前的时候为了打响东南亚的一个市场,就带着一些杀手到这边来拼,有一次无意救了卢老,当时也是被人陷害而我刚好在海里捡到奄奄一息的他,将他平安送了回来,顺便帮他将陷害他的人一网打尽,他一直觉得欠我一条命,所以才会对我如此。以他现在在金三角的一个地位,不需要对我这种小组织如此客气。”

“嗯。”夏绵绵点头。

所以卢老这边确实是封逸尘的人。

她说,“卢老在这边地位很高?”

“这么说吧,东南亚这一片,有一半的暗地交易都是他的。另外一半都得经过他的同意才行。龙门也会看他的脸色行事!”封逸尘说,“当然,道上也有道上的规矩,否则真的乱了套,就不叫江湖了!”

夏绵绵笑了笑。

她琢磨着封逸尘的这层意思是,也不是他想杀龙一就能随便杀的,总得有道上一个规矩才行,而且在卢老的地盘上龙一要是出了事儿,卢老也不能服众。

越是权威高的人,越是不能被人非议。

她暗自琢磨。

对于封逸尘的话,她总是会多想一些,想得更深刻一些。

然而……

封逸尘看着她的模样,又说了,“但是这个人情,卢老为了还我之前的救命之恩,他会睁眼闭眼,纵容我在他的地盘上动手,甚至会助攻。”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明显是有些紧张。

刚刚封逸尘说了那么多,真的就跟在玩她似的。

时不时总是会给她一个暴击!

封逸尘转眸看着她手上的甜点,“吃点吧,晚上结束会很晚。”

她吃不下了。

她放下点心,转身走了。

封逸尘看着她的背影,脸色有些沉。

夏绵绵的立场真的很明显。

夏绵绵离开了封逸尘的视线,她走向了后花园,难得封逸尘没有追上来,她坐在冷清奢侈的地方,看着面前的喷泉有些发呆。

她没那么淡定。

她完全可以想象,如果龙一出现,他很可能会死在乱枪之下!

插翅难飞!

今晚上注定不可能让自己放宽了心。

她深呼吸一口气,有点煎熬!

但总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她咬牙,又重新回到了大厅。

大厅中,封逸尘就站在不远处等她,就知道她会回来一样,她总觉得,封逸尘知道她所有的一举一动,这个男人强大的智力,很少有人能够超越。

杨翠庭都给封逸尘吃什么长大的!

她心里碎念,还是走向了封逸尘,装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挽着封逸尘的手,和各路大佬招呼,喝酒,闲谈。

夜晚深了些。

龙一没有出现。

龙一大概不会出现了。

夏绵绵却不敢放松,没到最后一刻,她不敢放松警惕。

宾客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走向卢老,似乎准备告别。

卢老直言,“他没来。”

封逸尘很淡定,“嗯,没来。”

“还有机会,不急。”

“是。”封逸尘点头,“有劳卢老的一番心意,我就先告辞了。”

“如果不急,多在寒舍住几日,这边空气好,宜居。”

“好,我会多住上几日的!”

卢老点头,“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明天再聊一些道上的生意。”

“你也辛苦了,早点休息。”封逸尘客气的说道,“我先走了。”

“嗯。”

封逸尘带着夏绵绵离开。

又是一排奢华的轿车。

夏绵绵坐在小车上,看着车子驶出了宫殿一般的地方。

她不由得歇气。

龙一没来。

还好没来。

“为什么龙一没来?”封逸尘问夏绵绵,有那么一秒,觉得他好像在问自己。

“我不知道。”夏绵绵说,“有可能知道你会杀他,所以不会自投罗网。”

“我和卢老的关系,外人都不知道。”

“是吗?”夏绵绵淡笑。

“龙一可能也不是那么在乎你。”封逸尘总结。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说,“是吧?!”

“可能是!”夏绵绵点头,“所以别让我来引诱龙一了,没用的。”

封逸尘点头,默默的点头。

但夏绵绵知道,这一刻封逸尘绝对不是在相信她说的话,而是在思考,思考龙一为什么没有出现,而且看样子,卢老也没有接到消息说,龙门的人不会来。

道上,谁都会给他面子,不给他面子就变相的再和卢老做对,这么大的一个帽子扣下来,没几个人承受得住。

轿车缓缓而行。

在比较黑暗的公路上,开得很稳。

车内一片安静。

封逸尘突然的沉默让夏绵绵其实有些心慌。

她很怕封逸尘的思维,总觉得他想得到的东西,一般人都想不到。

夏绵绵真的有点接受不了车内的压抑,或者说自己的心慌。

她想她至少应该打断封逸尘此刻的深思熟虑,她欲开口的那一瞬间。

车子突然一个急刹。

夏绵绵身体一紧。

安静的封逸尘那一刻突然一把将夏绵绵桎梏,护着她,怕她被刹车的顿挫给推了出去。

“发生了什么事情?!”封逸尘对着司机。

“前面突然开过来一辆车,差点撞上,我下车去看看。”司机说。

说着,刚下车的那一秒。

耳边突然响起一道枪声。

司机一下车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如此。

封逸尘一把将夏绵绵护着,迅速的从身体里面拿出两把手枪,给了一把给夏绵绵,“保护好自己!”

“是谁?!”

“龙一!”

夏绵绵心口一紧。

她咬牙,跟着封逸尘从车上下去。

车辆的其他人也全部下来,警惕的看着周围,看着面前的一辆黑色轿车。

封逸尘给了一个指示。

文川点头,和白鹤举着手枪一步一步过去。

过去,猛地一下拉开车门。

“砰砰砰!”枪口对着车内扫射。

里面却没有任何反应。

文川给了一个手势,意思在说,里面没人。

封逸尘点头,让人搜索四周。

所有人全部分开,但都在周围,警惕着看人都藏在什么地方。

夏绵绵一直被封逸尘护在轿车旁边,环视着四周!

所有人都拿出了专业杀手的敏锐,小心翼翼的寻找周围的黑暗。

突然。

耳边响起了一道枪声。

紧接着,无数的枪声响了起来。

战争一触即发!

封逸尘一把将夏绵绵固定在车身之后。

子弹直接从他们耳边呼啸而过!

------题外话------

小宅更新的还不够多吗?!

呜呜哇!

~(>_<)~

好吧,接着还有,小宅尽量加快速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