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逃离(1)龙一的身世揭秘/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只是你说不清楚,有时候连我也说不清楚!”龙一突然开口。

夏绵绵看着他,对他莫名的话有些奇怪。

“我三十年凡心未动,就突然对你一往情深,我自己都想不明白。”龙一说,“而且莫名就是会对你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总是想要靠近,觉得你的气息很熟……”

夏绵绵看着龙一。

龙一也这么看着她。

说出来那句话,两个人似乎都怔住了。

有些突然想通的感觉,让彼此都察觉到什么。

但。

“大概,缘分吧。”夏绵绵总结。

龙一也点头。

或许就是缘分。

这个世界上存在很多莫名的缘分,而缘分,妙不可言。

夏绵绵说,“你联系你父亲吧,我们想办法离开。我想过了,虽然这里是卢老的地盘,我们可能现在已经被封锁,但不一定没有漏洞可钻,我相信没有任何事情是天衣无缝吧,我们只要能活着回去就还有一丝希望,毕竟……”

龙一看着夏绵绵,等待她的欲言又止。

“封逸尘没有直接正面和龙门交锋,而是用了这么多计谋引你们入局,一方面是为了减少人员伤亡我可以理解,但另一方面我猜想,他的神秘组织和龙门的势力或许还有距离,也或许相当,而他不想冒险一搏,就意味着,龙门有一定的胜算!”

“嗯,龙门这么多年真的不是忘得虚名!”不得不说,这一刻龙一被夏绵绵鼓舞了,“封逸尘这么多年一直按兵不动,也说明他确实不够有把握!绵绵你说得很对,天无绝人之路,我们先养精蓄锐,明天再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离开。离开了这里,一切可以重新再来!”

“早点睡吧。”夏绵绵笑。

龙一看着她,“你不睡?”

“我坐一会儿。”

“莫非是在不好意思?”毕竟这里面真的很挤。

如果两个人睡下去,就会挨着彼此的身体。

夏绵绵说,“是啊,会不方便。”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但我毕竟是有夫之妇。”夏绵绵无奈。

“我以为你和封逸尘之间情义已绝。”龙一诧异,多次从封逸尘身边离开,甚至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杀了封逸尘,现在却会为了他守身如玉。

夏绵绵也知道她的举动有多矛盾。

但她说,“一码归一码。他要死了我再重新找人,现在得为他守身如玉。”

龙一无语。

夏绵绵说,“你早点睡,我习惯了,以前也经常随便睡的。何况坐着睡更安全,有任何动静,起身就可以跑。”

说是如此。

龙一却突然坐了起来。

夏绵绵看着他。

“你睡吧,我坐着。”

“所以你想有危险的时候就自己跑了是吧!”夏绵绵故意玩笑。

“是啊,就把你丢下,谁让你要给封逸尘守身如玉的!”龙一不爽,“搞得我对大肚婆还有想法似的!”

夏绵绵耸肩,“那我不客气了。”

是知道,龙一绝对不会自己躺下。

龙一坐在她旁边,看着夏绵绵的身体。

这么瘦弱,就是可以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他起身。

起身,走出了小洞穴里面。

他拿出电话,给他父亲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急切道,“怎么样?”

“失败了!”

“人怎么样?”龙天肯定。

“我没事儿,但……”

“我明天过来接你!卢老不会不卖我这个人情。”龙天直白。

“爸,打电话给你就是为了提醒你不管接到什么消息都不要到金三角来,现在卢老是封逸尘的人!”

“封逸尘哪里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左右卢老!”龙天不相信。

“但我信任夏绵绵。”

“夏绵绵还没死吗?”龙天问。

龙一捏着手机,“她活着,今天不是她,我跑不出来,她从封逸尘手上将我救了出来,我欠她一条命!”

“龙一,你注意分寸,别尽信了她。”

“我相信她!”就是这么肯定。

那边也不再多说,“既然如此,那你怎么回来?”

“我和夏绵绵会想办法自己回来的,如果没有回来……”龙一说,“龙三实力不错,爸你到时让龙三帮你打理一切,也是时候该让他们独当一面了。”

“龙一,爸一直把你当自己的亲生孩子!”

“我知道,所以才会无怨无悔的在龙门这么多年,也不希望爸为了我冒险!刚刚我和夏绵绵分析过了,封逸尘不敢和龙门正面交锋说明封逸尘的势力也有限,如果我没能回来到,还希望爸多小心一点,封逸尘比我们想得厉害!”

“你一定要给我活着回来!”龙天一字一句。

“嗯。”龙一点头。

那一刻其实眼眶有些红!

是的。

他不是龙天的儿子。

他是龙天曾经一个为了他牺牲的手下的一个孩子,龙天答应了他父亲好好照顾他,所以龙天一直把他当自己的儿子对待,一手栽培让他能够撑起整个龙门,他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龙天给他的,他没有因为失去了亲生父母而失去了父爱,这么多年,龙天对他甚至超过了他的几个儿子,他曾经还说,就算龙天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他也可以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嫁给他成为他龙天的女婿,可惜……

龙一一笑。

他转头看着夏绵绵。

奈何,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他放下电话,回到洞穴。

夏绵绵睡了。

浅睡眠中,知道是他,动了动身体,又睡了过去。

龙一坐在旁边陪着她。

夏绵绵不相信封逸尘,但是她爱他。

夏绵绵相信他,但是不爱他。

龙一缓缓闭上眼睛。

就这样也挺好。

至少,夏绵绵不愿意留在封逸尘的身边。

……

翌日。

天微亮。

夏绵绵睁开眼睛,看着坐在旁边睡得有些憋屈的龙一。

此刻有了光线才看清楚,这个洞穴实在是小,实在是很小,龙一坐着都委屈。

她缓缓地从沙地上起来。

龙一睁开了眼睛。

夏绵绵抱歉,“吵醒你了。”

“关键是也没怎么睡着。”龙一直白。

夏绵绵笑了笑,“那我先出去,你睡一会儿。”

“不用了。”龙一说,“心里有事情的时候,很难入睡。”

“那出去走走吧。”夏绵绵提议。

龙一点头。

两个人走在沙滩上,这里真的很荒野。

但封逸尘联合卢老如果要找他们,也不难找到。

她去海水里清洗了一下自己。

好在金三角热带地区,没有冬季,不会寒冷。

她洗了洗脸,转头看着龙一,“我们去市区。”

龙一蹙眉。

“不能就这么饿死了。得补充体力,我看到你腰包里面有钱。”

“嗯。”龙一点头。

“所以我们去市区。还得去接近卢老的势力。”

龙一看着夏绵绵,“你是想要打听什么?”

“我昨晚想过了,你别以为我睡得很死。”

龙一笑了笑,他什么都没说。

“卢老这么多暗地交易,就算这里再没有法律也不会正大光明,而且金三角地带,海运发达,我们找机会偷渡离开,只要离开了金三角,到了其他任何地方,都有办法回去!”

“你说得很有道理。”龙一不得不佩服夏绵绵的聪明。

“所以我们现在要想办法接触卢老手下的人,打听什么时候会有出海的轮船,想办法混进去,离开。”

“好。”

“那走吧,挖我们唯一的固定资产投资摩托车。”夏绵绵走得自若。

龙一有时候真实佩服夏绵绵的性格。

该果断的时候果断,该细致的时候比谁都想得周全。

他快速的跟上夏绵绵的脚步。

两个人把摩托车从沙里面又挖了出来,然后弄到有些破烂的公路上,龙一试了试,还能驾驶。

夏绵绵坐在了龙一身后。

两个人就这么骑着摩托车,大摇大摆的往市区走去。

金三角的街道真的很脏乱,完全没有任何交通执法,摊铺到处都是,随处乱放。

龙一和夏绵绵从摩托车上下来。

夏绵绵让他把摩托车随处扔在了一个地方,两个人走进闹市区。

“先买衣服,给对手一点尊重,别一眼就被认出来了!”夏绵绵提议。

龙一无语。

还给对方尊重。

让对方觉得他们不是这么蠢是吧!

两个人在路边摊买了一套当地的服装,各自买了一顶帽子,晃眼看上去和当地人很像。

换完装之后,找了一家路边摊吃早餐。

夏绵绵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她在想怎么才能够接触到卢老的人,莫名其妙的打听应该会引人怀疑。

她锁眉。

耳边突然一紧。

她看了龙一一眼。

龙一此刻也保持着谨慎。

他们听到隔壁桌的人在说,“今晚又要走。”

“去哪里?”

“曼哈。”

“是卢老的生意?”

“嘘。”男人左右看了看,“小声点,别到处乱说。”

“这种地方谁会来,平民区。”另外一个人不怎么在意。

“你不懂,有些交易卢老不允许我们对任何人说,否则饭碗不保,性命堪忧。”男人提醒。

“什么时候出发?是不是又几天不能找你喝酒了!”

“等做过这单我就想金盆洗手了,以前做这种事情也是为了投靠卢老,这地方如此不太平必须给自己找个保护伞,至少没人敢欺负我的家人,到了现在岁数就不想冒险了,想离开这里,找个平稳的地方过后半辈子。”

“这里生活习惯了,又能去哪里?!”

“总有地方。”

“不说了不说了,喝酒喝酒,祝你今晚一切顺利。”

“喝酒喝酒!”

旁边桌又喝了起来。

夏绵绵和龙一付了早饭钱,离开了。

两个人走向一个巷口。

左右环视,确保安全。

夏绵绵说,“今晚应该有海船。”

“但不知道在哪个码头。”

“一般的额码头应该不是,听对方口吻,不像是可以正大光明的生意,可能是私人码头。”夏绵绵分析。

“我们对这里不熟,很难找。”

“有办法。”夏绵绵说。

“你是百宝箱吗?!”龙一笑。

仿若什么事情都拦不到她。

夏绵绵说,“我叫哆啦A梦!”

龙一笑得无语。

“跟我来。”夏绵绵招呼着龙一。

龙一完全是言听计从。

两个人又回到了刚刚吃早饭的地方,龙一那一瞬间就明白了,夏绵绵是打算跟踪刚刚说话的人,与其去无劳的打听,倒不如抓着一根线索不放,总能顺藤摸瓜。

男人喝过早就之后,就和他朋友散了。

自己有些醉醺醺的在街道上走了一会儿,买了些菜骑着摩托车离开。

龙一也开着摩托车载着夏绵绵跟踪。

跟踪一个不算什么人物的人,对他们而言真的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下午时刻。

男人从家里离开,依然骑着摩托车。

龙一和夏绵绵一路跟踪。

然后到了一个港口。

远远的,两个人大概知道了位置,不敢再靠近,再靠近就会引起怀疑,而且很肯定,再过一点,那边就都是卢老的工作人员,他们很容易被发现。

得等到夜晚。

两个人躲在暗处观察了一会儿,骑着摩托车离开。

回到市区。

两个人买了些食物吃。

一边吃,一边商讨。

“进港口需要检查。”龙一说,“每个人都有一个通行证,我们没有通信证进去不了。”

“其实应该庆幸,需要检查。”夏绵绵说。

龙一总觉得夏绵绵能够发现的点和他不同。

“不检查证明都是熟人,我们面生很难混,而检查证明里面的人至少不是所有人都认识,偶尔换张新面孔也不会太被人怀疑!”

“嗯。”龙一点头。

“现在就是想办法搞两张通信证。”夏绵绵有些为难,“离得太远,根本看不清楚通行证什么样子的,当然看清楚了也不一定伪造得了。”

“我们去守株待兔。”

“你的意思是……”

“还不会抢吗?”龙一笑。

夏绵绵觉得他说得甚是有道理!

两个人吃饱喝足。

夜晚来临,就去了目的地。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离开,当然尽管彼此看上去很冷静,实际上,也也会心慌,一般太过顺利得事情,都有蹊跷。

但别无他选。

夏绵绵和龙一埋伏了好久。

好不容易碰到两个落单的。

龙一上前一手一个,直接弄晕。

好在这个港湾确实荒凉,没什么人经过,而且金三角有个共性,夜一黑,在外面游走的人就少得可怜。

夏绵绵拖着其中一个男人。

一边摸着男人身上的通信证,一边感叹龙一的粗鲁。

拿到两张。

龙一和夏绵绵一个眼神互换。

两个人拿着通信证往港口走去。

快临近的时候,夏绵绵突然顿足。

“怎么了?”龙一警惕。

“你没发现,这里面都是男人吗?!”

龙一晃神。

确实。

“那……”龙一看着夏绵绵。

“要不你先走。”夏绵绵说,“封逸尘不会杀我。”

“绵绵!”龙一拽着她的手,“我来是为了带你一起走的!”

“我知道从封逸尘身边逃走,这么多次,我都成功了!”夏绵绵劝说。

“万一这次封逸尘对你耐心用够了呢!没有哪个男人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封逸尘也不会!”

“我至少怀了他的孩子。”夏绵绵拿出杀手锏。

想来真不算什么。

这个孩子本来就不是封逸尘所期待的。

“我们都不走了!”龙一突然开口。

夏绵绵就知道龙一会钻牛角尖。

她咬唇。

在思索。

龙一说,“我们再想其他方法,既然我们这么快就能够想到这样的方式,也一定能够想到其他方式!”

不会再有更好的机会了。

夏绵绵看着龙一。

龙一知道她的目的,但他绝不妥协。

夏绵绵咬唇。

劝服不了龙一,她也绝对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现在走可能还能走,因为封逸尘可能也不会料到他们会动作如此迅速,时间一长,封逸尘想的会比她更周全。

她看着面前明显固执的龙一。

应该怎么劝说龙一的离开?!

------题外话------

达拉达拉达拉,今天约莫4更。

今天1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