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逃离(2)你还是想我死/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何才能让龙一先走?!

当然,夏绵绵确实也不敢保证封逸尘会对她一直容忍。

她不信任他。

她根深蒂固的觉得,封逸尘绝对不会为了她放弃什么,即使现在可以不用杀她,但他也不能确保她的绝对安全,他上面还有他的母亲杨翠婷,不管封逸尘怎么护她,杨翠婷绝对不会纵容她,这点无需质疑,而她还很清楚,杨翠婷根本就不太在乎封逸尘,她不会为了封逸尘心慈手软!

所以,只有灭了封逸尘的组织,灭了扬翠婷才真的叫做解脱。

何况。

她在封逸尘手上死过一次了,这样的事情不能重蹈覆辙!

她看了看四周的环境。

完全能够感觉到龙一的坚决。

她其实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龙一会对她如此,归根结底,她对龙一的好全部都是因为龙一有利用价值,龙一对她而言很重要,她姚依靠龙门求生存,但是龙一不是,在龙一之前并不知道她身份的时候,根本就无法想象她可以帮他任何事情,但龙一却对她一往情深。

而她虽然心冷,终究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她不能让龙一死在这里,不值得。

可她无法劝说龙一。

“小心。”龙一突然拽着夏绵绵,两个人躲在暗处。

没想过走,就自然不想别人发现他们的存在。

夏绵绵回神看着从面前经过的几个人,大家脚步有些急促,应该是在赶时间了。

如果此刻还不走,等会儿就更加没有机会上船了。

夏绵绵那一刻其实有些心慌。

耳边听到走过的几个人聊天的声音。

“这一走又是半个多月,连女人都碰不到。”

“这个时候还想碰女人,你简直了!”

“你难道不想?”

“我是不去想,走吧走吧,干净点。”

声音从他们耳边飘走。

夏绵绵嘴角蓦然一笑。

她想到了。

她对着龙一很激动,“我有办法。”

“嗯?”

“走吧,我有办法了。”夏绵绵说。

龙一觉得自己的智商要被夏绵绵甩一个金三角了!

他们一起走向港口。

此刻能够看到港口处,很多人在往船上搬东西,有人在指挥,显得井然有序。

“通行证!”两个人走到港口的入口,检查的人不耐烦的吼着。

龙一连忙拿出来。

检查的人看了一眼,“进去吧。”

夏绵绵跟着龙一。

“等等,你是谁?”检查的人口吻很不好,警惕的看着夏绵绵。

“看不出来吗?女人!”夏绵绵口吻也不好。

检查的人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你一个女人上这里做什么,走开!”

“我为什么上这里来,你问问你们老大啊!”夏绵绵说,“你以为我想伺候这么多老大爷们!给的小费又不高!”

检查的人一下就明白了。

他看了看夏绵绵。

“不让我进去我就走了,反正我也不想接这门生意,一走半把个月,谁愿意待在这种船上!”夏绵绵转身就要走。

“嘿,等等。”检查的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夏绵绵。

夏绵绵就很自若的让他看了。

检查的人嘀咕,“这次的货色还挺好的。”

好你麻痹。

夏绵绵诅咒。

“进去吧进去吧!”检查的人说,“给老实点。”

夏绵绵翻白眼,跟着龙一走了进去。

龙一嘴角一笑。

亏夏绵绵也想得出来。

不过也倒是,男人的地方一般不能缺了女人,虽说这里应该规定了不能带女眷,但私底下这么多大男人带个女人到船上去找点乐子,也应该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看检查的人如此表现也能够想到这就是睁眼闭眼的事情,大家心照不宣,也没有谁会为了这种事情去高密!

两个人经过检查之后,快速的离开了走向了面前的海船。

面前的集装箱基本要完成的装运。

夏绵绵和龙一直接往海船上去。

来来往往一些人,陆陆续续的都开始往船舱里去。

两个人也随着大流,进去。

进去!

走进就是一个宽敞的船舱,奇怪的是,刚刚应该进去的是很多人,此刻却零星几个。

龙一也觉得有些奇怪,两个人不动声色的走在船舱内,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围人的走向。

心口突然一紧。

夏绵绵身体明显的往后退。

龙一一把拉住她。

两个人在偌大的船舱内,毫不停留的往船舱外走。

刚有的举动,就戛然而止。

他们看着了封逸尘,看到他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的是他的顶级杀手。

而身后,刚刚夏绵绵一眼看到的是白鹤。

她咬牙。

没逃过封逸尘的视线,到底是没有逃过,还是一直在被监控。

“绵绵。”封逸尘叫她。

夏绵绵警惕的看着他。

“这是第几次从我身边跑走了?”封逸尘问。

今晚的封逸尘和以前的封逸尘没有什么两样,每次的出现都是那么带着威慑性,每次的出现都让人根本没办法从他的身上转移视线,这个男人可以这么帅,也可以这么冷!

她咬唇没有说话。

脑海里面在急速盘旋,她还能怎么逃跑?怎么和龙一一起逃走!

“第三次了!”封逸尘这一刻似乎还笑了一下。

都说,好事儿不过三。

而她似乎并没有底线!

“你怎么找到我们的?!”夏绵绵不想回答其他,不想让自己去深想很多事情,她只想知道,她是不是一直在被封逸尘耍!

“你过来我告诉你。”封逸尘说。

怎么可能?!

那一刻夏绵绵甚至还更靠近龙一。

她敢肯定,她要是一走,龙一就会被打成马蜂窝,当然,她其实不走,结果可能就是两个马蜂窝。

封逸尘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她的举动,看着她似乎是本能的举动,本能的去保护龙一靠近龙一然后,远离他。

他说,“你知道的,我和龙一只能活命一个。”

“然后呢?”夏绵绵警惕。

“你如此维护他,所以你心目中还是想我死。”封逸尘总结。

夏绵绵不说话。

这种话不用说。

封逸尘脸色淡漠,没有因为她的不回答甚至说默认而有任何不一样的情绪。

今晚封逸尘的情绪,真的很淡。

淡到她其实有些恐怖。

但一个人没有情绪的时候,就会杀人如麻!

杀手就是。

她只听到他说,阴冷的声音说,“龙一今晚必须得死。”

夏绵绵心口一紧。

一紧,看着封逸尘的手指一动。

这个手势她太熟悉了。

就是杀人的手势。

就是要杀人的手势。

而且她很肯定,以白鹤的手法,就是子弹从她面前经过,也可以一枪暴毙龙一。

她就算是挡枪都不行!

她那一刻根本不假思索直接拿出自己手上那把,昨晚封逸尘给她的防身手枪,没有对准谁,对准的是自己的头。

也没有犹豫。

扣动扳机!

封逸尘眼眸一紧,突然一个大步上前。

上前去阻止夏绵绵。

白鹤在那一刻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子弹迸发的那一秒突然收住!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封逸尘的靠近,看着他那一刻明显的脸色变化。

夏绵绵咬牙,手指用力!

“夏绵绵!”封逸尘叫她!

身体的速度快到惊人!

他伸手去抢夏绵绵的手枪。

夏绵绵在他靠近的那一刻,已经扣下了扳机。

封逸尘整个脸色惨白。

所以,封逸尘真的很怕她死。

很怕!

而封逸尘上一秒的惊慌,下一秒就变成了透彻心扉的冷。

他看着面前的夏绵绵。

看着她其实相安无事。

对。

没有子弹。

这是一出戏,为了保命。

她不可能自杀。

她不会选择自杀。

她不过就是在放松封逸尘的警惕,然后让龙一有机会,桎梏封逸尘。

刚刚封逸尘的全部心思都在她的身上,根本没有预防,预防到龙一此刻已经用手枪指到了他的太阳穴。

冰冷的触碰。

他没有回头看龙一,而是看着夏绵绵,一直看着她。

“封老师是不是也没有想过,会被我算计!”夏绵绵放下手枪。

子弹被她早就取了出来。

她考虑过最坏的结果就是,封逸尘突然的出现,果然就真的突然出现了。

她能够想到唯一还可能会威胁到封逸尘的方式,就是这种。

所以在之前,夏绵绵就和龙一商量好了现在的一举一动,才会如此默契。

当然也有可能失败。

如果封逸尘不受他威胁。

而事实就是。

她成功了。

再次利用了封逸尘对她的隐忍。

她嘴角的笑容,在封逸尘冷得如冰一般的视线下,收敛了下去。

其实她笑不出来。

她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没心没肺。

“BOSS!”爱莎大叫,那一瞬间就想要靠近。

“别过来!”夏绵绵宠着她大吼,“或者你可以赌一下,是你先杀了我,还是龙一先杀了封逸尘!”

“夏绵绵!”爱莎狠狠的看着夏绵绵,“我真该杀了你!”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我现在需要一艘快艇!”夏绵绵对着爱莎,对着封逸尘,“你放我们走,我不杀你!”

封逸尘依然只是冷漠的看着她。

整个人都是冷漠的。

她视线转移,对着龙一说,“我们先出去。”

龙一点头。

他放手桎梏着封逸尘,手枪一直抵触着他的额头。

其他人不敢轻举妄动。

这个时候就算手速再快,他们一动,BOSS就会死。

所有人这么僵持着,一步一步走出了船舱,走到了外面的港口处,下面就是大海,夏绵绵想,退一万步她还能跳海求生。

他们站在港口的位置。

港湾有些昏黄的亮光,隐约能够看到彼此的脸庞,全都紧绷而僵硬。

文川现在在联系快艇。

他放下电话,恭敬道,“十分钟之内。”

封逸尘点头。

点头,还是看着夏绵绵。

那一刻似乎是想要看到她身上一丝,哪怕一丝隐忍。

显然都没有。

她现在一直紧张的是,她和龙一怎么顺利离开。

夏绵绵咬牙,突然靠近封逸尘的身体。

封逸尘看着她。

夏绵绵在他身上搜身。

封逸尘眼眸一紧。

“对不起封老师,我觉得你应该和我们走一程!”夏绵绵说,“我怕我们刚坐上快艇就会被炸药包炸成粉碎!”

封逸尘冷笑。

在夏绵绵心目中,他的信任度可能就真的只是零。

夏绵绵从封逸尘的身上搜出了很多武器。

手枪,子弹夹,手枪,子弹夹,定位器,瑞士军刀,急救包。

她扔了一地。

封逸尘就这么看着,就这么看着她很认真很仔细的举动。

夏绵绵搜身完毕。

她没有看封逸尘,对着龙一点了点头。

意思是没有什么危害性工具了。

“绵绵。”封逸尘突然叫她。

夏绵绵心口一动。

“是不是这次逃了之后,就再也不回来了!”封逸尘问她。

“一直没想过回来。”夏绵绵说。

封逸尘仔细一想,也确实。

“我和你从一开始就不是一路的。我嫁给你也是为了某些很多目的。”她说。

封逸尘没有说话。

“如果我还能活着,孩子我会好好养着。”夏绵绵对着他说。

想来,其实她也不在意这个孩子要不要活着。

但她却觉得,这是他们之间唯一还能有的牵挂了。

她眼眸一转。

不远处响起了快艇的声音。

夏绵绵想,应该是他们的快艇来了。

果不其然。

一辆白色的快艇停在了港口处,里面的人下来,文川过去交接。

一会儿,文川过来,说,“都准备好了!”

封逸尘点头。

夏绵绵对着龙一,“我去快艇上检查一下。”

“嗯。”

夏绵绵跟着文川一起走向了快艇。

她很仔细的在快艇上检查着所有的东西,确定无误之后,她冲着龙一说道,“带着封逸尘上来。”

龙一一步一步警惕着封逸尘。

其他人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威迫着BOSS,走向了快艇。

夏绵绵坐在驾驶室。

她转头看了一眼,“阿某,你要跟着一起走吗?”

阿某在岸边。

他没有犹豫。

直接就上了快艇。

“小姐!”小南也想跟着去。

夏绵绵根本没有回应小南,快艇一跃而出!

小南眼眶通红。

她就知道她被小姐嫌弃甚至厌烦了!

……

快艇开得很快。

夏绵绵也不知道能开去哪里,反正就是在海平面上疯狂。

往远离金三角的方向开得很快!

快艇上也很安静。

没有谁开口说话。

封逸尘说,“还不动手吗?”

夏绵绵开着快艇的手僵硬了一下。

“这么好的机会,不杀了我吗?”封逸尘反而很平静。

龙一转头看着夏绵绵。

是。

她也想过,带着封逸尘走,将他手上的武器全部搜走,这个时候杀他是最好的机会,错过了,错过了可能就会被反杀了!

她咬唇。

阿某也看着她。

似乎所有人的决定,都是她的一句话。

“你不杀我,就是龙一死。”封逸尘直白。

所以,让她选择,到底谁死。

夏绵绵紧咬着唇。

“阿某,你过来帮我开一下。”她对着阿某。

阿某直接坐了过去。

夏绵绵从驾驶室过来。

她抬头看着封逸尘,看着他很冷静的模样。

龙一的手枪还一直对着他的头,如果龙一不顾及她的感受,此刻也早就将封逸尘一枪暴毙了。

她内心其实很煎熬。

理智上,真的应该在这个时候解决了封逸尘,但情感上……

她说,“对不起封老师。”

封逸尘真的笑了一下。

笑得,那么凉。

所以在她深思熟虑之后,她还是绝顶杀了他。

她说,“我要活着。”

封逸尘就这么安静的等待着她要说的话。

“我不想死,我要活下去。而我在你身边感觉不到一丝安全感,我总觉得你会杀了我,你不杀我,你母亲也会杀了我。我相信你很爱我,我也不否认我很爱你,但就算再爱,在选择生存的时候我也会选择自保,我想你也会是,杀手都是被这么培养长大的!”夏绵绵说,静静地说。

封逸尘没有为自己辩解。

大概也不想辩解了。

她说,“而且一命抵一命,封老师,这条命是你欠我的。”

封逸尘点头。

并没有问她,为什么欠她一条命。

她起身。

起身。

去亲吻他。

龙一的眼眸微动。

封逸尘就是这般冷漠。

冷漠的感受到她身体的温度,她唇瓣的柔软。

她说,“再见。”

封逸尘薄唇微动。

有些话,似乎就在唇瓣,说不出口。

他看着眼前的龙一。

看着他的黑色手枪一直对准了他额头,食指微动。

夏绵绵闭上眼睛。

最好的结果,从金三角离开,同时杀了封逸尘。

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枪声还未响起。

快艇突然一阵颠簸。

所有人本能的抓着快艇的扶手,在稳定自己身体的时候,从快艇的下方,迅速的爬上来几个人!

穿着潜水服,似乎是一直潜伏在快艇之下,跟了他们一路。

现在身上全部拿着重型武器对准他们。

与此同时。

海水的下方,突然冒出一辆军用的级别的潜水艇,很大一艘,冒出来之后,一个大炮直接对准了他们的快艇!

他们被包围了!

三个人。

面对着,其他很多人。

龙一迅速的扣动扳机。

在子弹迸发之时,封逸尘一脚踹在了他的手上,子弹便宜。

与此同时,封逸尘直接上前抓住龙一的手,两个拼杀了起来。

快艇颠簸得更加厉害。

此刻的夏绵绵和阿某,早就被拿着重型武器的人桎梏,一动就会被打爆头。

而龙一的反抗也没有坚持几秒。

他手枪被掉在了海水里。

在一个前脚踢过去之时,厚重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

封逸尘华丽的转身。

就是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

想来,在他们上快艇的时候就可以了,居然还留了他们那么久。

快艇停了下来。

旁边的潜艇依然支着大炮对准他们。

2个拿着重型武器的潜水员,一动不动的等待吩咐。

封逸尘眼眸转向夏绵绵。

夏绵绵说,“果然和你斗是没有胜算的,我却还是在耍着小聪明。”

封逸尘没有回答她。

他起身坐到了快艇驾驶室。

然后将快艇扭头,倒回去。

旁边的潜水艇在接到封逸尘的指使后,收下大炮,又潜入了海底。

封逸尘可以动用这么多军用武器,她果真是在自取其辱。

他们很快又回到了刚刚离开的港口。

所有杀手都在岸边等他们。

似乎知道他们要回来。

夏绵绵和阿某还有龙一,被胁迫着回到了港口。

爱莎看着夏绵绵,讽刺无比,“你真的以为,你斗得过BOSS?”

夏绵绵没有搭理爱莎的讽刺。

爱莎这一刻是真的很爽。

她真的是太期待看着夏绵绵这般,吃瘪的样子了!

倒是,夏绵绵居然还没死!

想想就觉得不爽。

这一刻也没有人再多话。

所有人跟着封逸尘的脚步,往他们停靠的轿车上走去。

刚走近。

远处传来一行车辆的灯光。

灯光很亮,刺眼到让人忍不住眯了一下眼睛。

而但车辆停靠在他们脚边时,里面下来了一个女人。

一个熟悉的女人。

杨翠婷!

------题外话------

还有更的,但不要催,小宅尽量奋笔疾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