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营救(3)龙瑶的下场/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三角,浩浩荡荡的雇佣兵,到处都是。

龙天俨然被所有人围困其中。

插翅难飞!

“想过吗?”杨翠婷看着龙天,“有一天会被这样!”

“龙瑶!”龙天看着周围的人,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有逃生的机会,他冷声道,“一人做事儿一人当,当年是我害得你家破人亡,害得你如此,你放了龙一和夏绵绵!”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你说!”龙瑶看着龙天,脸上的不可一世很明显。

龙天咬牙,“我们龙家的人,不会这么滥杀无辜!”

“是吗?那我的孩子,算无辜的吗?!”

“那都是为了你好!”龙天狠狠的说道,“你怀了聂鹰的孩子,你让我,让我们当年的父亲怎么给手下的人一个交代!你还不清楚,当年虎山行杀了我们龙门多少人吗?!当年如果不是聂鹰死,就是我还有我们的父亲死,这怨不得任何人!”

“但如果虎山行赢了,我们龙家人的下场和他们聂家人是一样的!”

“不会一样!”龙瑶狠狠地说道,“聂鹰答应过我,不会杀你和父亲的,他答应过我,他绝对不会失信于我!”

“那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赢!”

“当然了,他现在死了,你说什么都是你在说!”

“小瑶,跟我回去,别这样执拗了,我们还是一家人!”

“别打亲情牌了,当你杀了聂鹰那一刻,当你要杀我要杀我肚子里面孩子的那一刻,我们就不是一家人了,我和龙家人就已经恩断义绝!龙天,我要杀遍姓龙的所有人!一个不留!赶尽杀绝!”

龙天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

龙瑶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报复他这么一天!

他转头看了一眼夏绵绵。

夏绵绵咬唇看着他。

“没办法替龙一保护你了。”龙天说。

“龙叔,我理解!”夏绵绵看着他,“现在龙一也不知所踪。”

“都会死!”龙瑶插嘴,“所有人都会死,你们到黄泉下去好好叙旧吧!”

龙瑶话音落。

似乎不愿意再多说。

她一个手势。

雇佣兵一拥而上。

所有人的武器全部对准了龙天的人包括夏绵绵。

只要一声令下。

子弹就会疯了一般扫射,这里将会成为乱葬坑!

夏绵绵咬牙。

咬牙,此刻真的在等死!

等待死亡!

“住手!”远处,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一个急切的,男人嗓音。

所有人转头。

这种地方,可以横冲直撞的人,不多。

夏绵绵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看着那个熟悉的人!

阿某!

阿某!

她不相信的看着他。

看着他急切的从一辆车上下来,跑了过来!

所有人都看着他。

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他。

然后武器全部都对准他,却没人敢开枪!

因为龙瑶没有下达命令!

阿某快速的走过去,走到龙摇身边停下,“够了!妈,够了!”

妈!

夏绵绵完全懵逼!

阿某叫龙瑶“妈”?!

那个和聂鹰的孩子,不是封逸尘,从始至终都是阿某!

阿某曾经给她说想要成为“BOSS”不是她理解的他想要摆脱这样的日子,不是她理解的他对封逸尘对组织的不公平,不是很多很多原因,仅仅只是因为,他才是“BOSS”!

而封逸尘替他做了这么多年!

她直直的看着阿某。

那么她给他说的那么多,阿某都告诉了龙瑶吗?!

她那么信任的阿某,会出卖她吗?!

不会!

她觉得不会!

她紧紧的看着阿某和龙瑶。

此刻的龙瑶脸色一沉,“阿某!你疯了吗?!我让你出面了吗?!我让你出面了吗?!你给我滚回去!”

“我忍了太久了,我不想忍下去了,我也不想所谓的报仇了!”

“啪!”龙瑶一巴掌打过去。

无比响亮的声音。

阿某就这么看着龙瑶。

“你说了算吗?!”龙瑶问他,狠狠的问他。

“我不想看到你再杀人,不想看到了!我也不想在杀人了!我受够了!”阿某怒吼,“我不想因为我们家的恩怨,牵扯这么多无辜的人,我也会良心不安!”

“良心?!”龙瑶冷笑,“良心是个什么东西,良心不是拿来吃的吗?!”

“妈。”阿某叫着他,“不要再这样下去了,求你不要了!放了他们,我带你走,我们去过我们自己的生活!”

“滚!”龙瑶狠狠道,“到了今时今日,你让我放了他们,你除非杀了我!”

阿某青筋暴露,明显在忍耐!

“你给我马上滚,等我杀了龙天,我们再好好谈!”龙瑶一字一句。

“不会走!”阿某站在龙瑶的面前,“我不会走!我也不会让你杀了他们!”

“你拦得住我吗?”龙瑶问,讽刺的问道。

“拦不住,但如果你杀了他们,我会死在你面前,我发誓!”

“威胁我?”龙瑶眼神一紧!

“这么多年,我忍够了!那些仇恨,那些你说的仇恨,全部都是你的仇恨,为什么要强加在我的身上,你永远都体会不到,那些作为杀手的其他人对我付出温暖的时候,而我如此欺瞒他们我内心的煎熬是什么!”阿某对着她,对着龙瑶大声叱喝,“我没有你那么麻木不仁,我没有经历过你那些痛苦,我理解不了,我也理解不了,你把封逸尘训练成你要的样子,连他作为人基本的爱都得不到,我宁愿当年你这么对我,我不希望任何人替我来承认这所有的一切!”

“你滚走!”龙瑶暴露。

本来就狰狞的脸上,此刻更加的恐怖,甚至还能够看到血珠从脸上侵出来,犹如阎王一般的,可怕阴森!

“妈!”阿某叫着她,深深的叫着她,“为了我,放手吧!”

“绝不放手!”龙瑶依然坚定,“为了你,我才要杀了龙门的所有人!为了你,我才要让你踩着龙门人的尸体,重现你们聂家的辉煌,聂瑾瑜!”

龙瑶叫着阿某的真名!

那么用力,那么的恨铁不成钢!

“你考虑过我想不想吗?!你考虑过我到底要不要吗?!我不要!”阿某直接拒绝!

龙瑶又是一巴掌狠狠地打在阿某的脸上。

那种内心的愤怒暴露无遗,她狠狠的说道,“你以为你了算!”

阿某就这么看着她母亲。

承受着她的巴掌,看着她。

龙瑶对着身边的随影一个招手。

意思是,让人带走阿某!

阿某那一刻自然也知道。

他直接拿出了手枪,直接对准了龙瑶。

龙瑶眼眸未动,脸色冷然,“还想杀了我?!”

“我觉的我们活着都是悲哀!”阿某一字一句,“这种想法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很好!”龙瑶点头,点头,那一刻明显能够看到,她眼眶中血红一片,“这辈子我为你做了这么多,到头来你要杀了我,你要杀了我!”

龙瑶最后已经在咆哮了!

疯狂的咆哮!

“你要杀就杀吧!”龙瑶说,“你杀了我,我还是一样,可以让龙家人一个人不留!”

阿某拿着手枪的手在颤抖。

在不停地颤抖。

龙瑶根本没有再把阿某放在眼里。

她转身,转身,直接开始发号施令!

“阿某!”夏绵绵大叫!

不要!

不要!

龙瑶那一刻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劲儿!

她猛地回头。

回头那一刻,看到阿某的手枪对着他自己的头,然后。

“砰!”

很剧烈的声响。

阿某那一刻嘴角甚至是笑的。

笑着,突然,血红一片!

“不!”龙瑶崩溃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不!

不!

阿某!

她的阿某。

她的聂瑾瑜!

她和聂鹰的儿子!

不!

她眼泪从她眼眶中,泪流不止。

她不相信他会自杀。

她不相信他会在他眼前自杀!

夏绵绵那一刻也忍到了极限!

她疯狂的挣脱开了雇佣兵的桎梏,直接跑向了躺在地上的阿某。

雇佣兵那一刻也不敢开枪,没有命令,就是眼睁睁的看着。

“阿某。”夏绵绵跪在地上,看着他血肉模糊的样子。

阿某。

不要。

不要这样。

她眼眶红透。

眼泪不止。

阿某眼眸看着夏绵绵,看着她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掉在了他的脸上,掉在了他的嘴边。

他伸手。

夏绵绵一把抓住他。

他听到阿某虚弱的说,“对不起阿九,骗了你那么多年……”

不。

不重要的。

都不重要!

不管你是阿某还是聂瑾瑜还是其他谁,都不重要。

她只知道,有个阿某的人说,喜欢她的笑容,喜欢她笑容的灵动。

“阿九,但我没有出卖过你,没有……呕……”阿某满嘴的鲜血,想要吞咽,却疯了一般的涌了出来。

夏绵绵已经看不清楚阿某的模样了!

看不清楚了!

“对不起阿九,没办法陪你自由了,对不起……”

“瑾瑜!”龙瑶突然从一边冲了过来!

突然将夏绵绵一把推开,将阿某狠狠地抱在怀里。

夏绵绵蹲坐在地上,看着龙瑶伤心欲绝的样子!

看着她终于完全崩溃的样子!

大概唯一,唯一支撑着她活下去的,残忍的活下去的就是,阿某了!

就是她和聂鹰至少还有个儿子!

至少还有个儿子!

现在,阿某死了。

龙瑶的内心已经绝望了吧!

彻底绝望!

阿某用死得代价来组织龙瑶残暴无情的杀戮,她不知道是否成功。

夏绵绵就一直看着龙瑶看着她整个人完全崩溃。

“妈,放手,求你放手了……我活得真的好累……”阿某说,说完……

夏绵绵看着他的手,瞬间放了下来。

没有了一点点支撑的力气,垂放在了他的身边。

“不!瑾瑜,不!”龙瑶紧紧地把阿某抱住。

狠狠地抱着他。

身上染满了都是阿某的血,都是他的血。

夏绵绵看着他们。

看着如此如此一幕幕的悲惨!

这段时间,经历的太多太多,比她上一世当杀手的时候,还要残酷,她真的有些负荷不了了,真的负荷不了!

要知道重生一世这么痛苦,她绝不醒来!

空旷的港口。

只有龙瑶悲戚的声音。

不知道多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

龙瑶情绪稳定了。

她放下阿某,很用心很呵护的将他放在地上,甚至还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擦了擦他满脸的血渍。

她站起来。

突然站起来。

她眼眶红透,满脸血腥。

“我的一切都是你造成!都是你!我遭遇的一切,全部都是你!龙天,我要杀了你,杀了你!”龙瑶顺手拿起旁边随影的手枪,直接走向了龙天。

那份残忍真的很吓人。

龙天的脸色也有微动。

他谨慎的看着面前崩溃到极限的龙瑶,看着她!

龙瑶食指微动,扣动扳机!

“砰!”子弹迸发!

却不是龙瑶的。

那一刻,那一刻,她身后的雇佣兵突然一枪打在了龙瑶的背上!

龙瑶身体一怔。

她转头,转头看着身后的人!

与此同时!

那些雇佣兵,那些全部指着龙天的雇佣兵瞬间都转向,对准了龙瑶,以及保护她的随影还有杀手们!

龙瑶不相信的看着那些人!

她眼眶通红,即使中枪也依然大声无比,屹立不倒,“你们疯了吗?想要背叛卢老吗?!”

连龙天此刻都很诧异。

他以为自己死定了。

插翅难飞!

即使,经历了眼前龙瑶的亲生儿子去世,也一样知道,自己这次凶多吉少。

然而!

然而,发生了什么!

一辆轿车缓缓驶入。

就是慢悠悠的,就跟看的所有大片电影一样,最大BOSS就是可以这么悠闲的,然后气场十足的出来。

轿车停在他们所有人的中间。

副驾驶先下来,黑色西装恭敬地打开后座车门。

卢老从车上下来,依然黑色长袍,依然檀木串珠。

他看了一眼面前阿某的尸体,抬头看着龙瑶,冷静而直白,“我下的命令!”

“你算计我!”龙瑶不相信的看着他,“你居然算计我!联合龙门的人,反过来算计我!”

无限的崩溃,无底线的崩溃!

不!

龙瑶那一刻疯狂无比,整个人仿若都要崩塌了,却又这么不死心的看着卢老。

“不是龙门,是你儿子封逸尘!”

“封逸尘?!”龙瑶看着他。

那一刻突然安静,突然安静了一秒。

“他曾经救过我一命!”卢老说。

“但是他已经用过你给的信物了!你还帮他?!”龙瑶不相信,不相信的看着他。

按理,是不可能的!

是绝对不可能的!

卢老不可能一直受人威胁!

“你想错了!”卢老说,“封逸尘比你想的要聪明,他用我给他的信物,交换的是最后对你的围剿!而他那晚能够顺利的离开,只是我给他的特权而已!这出戏,大概是演给你看的!”

龙瑶身体往后退了一步。

不能相信!

不能相信,她一手调教的杀人工具,最后会反过来杀她!

不!

她不接受这个现实!

不解释自己这么多年隐忍,这么多年忍得这么辛苦,到头来,一无所获!

到头来,连她和聂鹰的亲生儿子都已经不在了!

到头来,反而被封逸尘算死了过去!

封逸尘都是她养的!

封逸尘都是她养的!

他居然会反过来杀自己!

“结束了!”卢老说,“杨翠婷,你野性太大了,也是时候该松手了!”

龙瑶看着卢老。

看着面前的龙天。

甚至还看了一眼夏绵绵。

她笑了。

疯狂的笑了。

笑的那般狰狞!

结束了!

什么都没有达成所愿,结束了!

赔了自己这一辈子,都结束了!

她猖狂的笑着。

对不起了聂鹰。

对不起,到最后没有拿着龙天的人头来见你,没有杀了龙家的所有人来见你。

她把手枪对准了自己。

她原本就没想过活着。

她原本就已经打算杀了龙家人之后,把所有一切交给聂瑾瑜就去下面见她的聂鹰。

这一刻!

她残忍的一笑。

聂鹰,我们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

“不!”夏绵绵突然从地上弹跳起来,她一脚狠狠地将龙瑶的手枪踹了出去!

龙瑶手枪落在地上,她狰狞的脸对着她。

“你把封逸尘和龙一藏到了哪里?!你把他们藏到了哪里?!”夏绵绵抓着她的肩膀,狠狠的问她。

“想知道吗?”龙瑶笑着,笑着毫无求神的欲望。

“告诉我,告诉我!”夏绵绵激动,很激动!

她再也不想见到任何人死了!

再也不想!

不想封逸尘死,不再想他死了……

她眼泪直流。

眼泪一直不停的看着龙瑶,看着她冷笑着说,“差不多要死了……”

“龙瑶,龙瑶我求你,我求你告诉我,告诉我他们的下落,我求你!”夏绵绵真的无望了。

她真的无望了。

她此刻真的可以跪下来,甚至,可以让龙要杀了她。

她只想封逸尘和龙一能活下来,只求他们可以活着!

龙瑶依然还是笑,还是笑得狰狞。

夏绵绵真的是怕了她了,真的是怕了这个女人了,她说,深深的说,“看着封逸尘这么多年为你做了这么多,看着阿某的份上,你告诉我好不好?你告诉我,我去救他们,我求你了,不要让所有人都那么恨你,不要让所有人都因为你死得这么惨烈,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你你没看到的美好,但我们很珍惜,很珍惜……”

龙瑶无动于衷。

她就这么冷漠的看着夏绵绵。

看着她似乎也崩溃的样子。

她说,“我一直告诫封逸尘不要爱上任何人,不要爱上任何人,他就这么爱上了你,他明知道他爱上你我就会杀了你,他却还一直在和我抗争,一直一直抗争到现在!为了你,居然连我算计!现在我要死了,总算没人阻止你们在一起了,但好在,你们阴阳相隔,你要是这么爱他,就自杀吧,他已经死了……”

“不!”夏绵绵不相信!

她狠狠地看着龙瑶,狠狠地看着她。

“对于背叛我的人,你以为我会留下吗?不会的!”龙瑶疯狂的惨笑,“到此刻,我虽然没有杀了龙家的人,但看到有人跟我一样痛苦,有人跟我一样生不如死,我也能满足,再见了夏绵绵,你如果不甘,就可以学学我,把龙门的人杀个片甲不留,因为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龙门引起的,全部都是……”

龙瑶说完。

说完。

她突然紧紧的闭上了嘴。

闭上了嘴。

然后……

血从她的嘴里喷了出来。

喷了夏绵绵满身满脸。

龙瑶咬舌自尽了!

她就这么当着所有人得面,咬断了自己的舌头,血流成河……

夏绵绵放开了龙瑶。

放开了她。

那一刻,仿若整个世界都塌了!

全世界都天崩地裂!

她看着龙瑶睁着眼睛躺在了地上。

她不知道她现在脑海里面在回忆什么,是不是在回想她曾经和聂鹰的快乐时光。

她只看着龙瑶的气息……

缓缓,缓缓……

她自己,结束了她的一辈子!

------题外话------

来个小剧情,赎罪!

……

三生石奈何桥。

一个女人站在那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她没走。

固执的不想走。

“在等谁?”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

她转头。

转头,看着一个男人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

“等我吗?”他问她。

主动问她,还笑了。

她偏头,倔强道,“不是。”

“不是也走吧!”

“不要!”

说不要,他主动牵手的那一刻,她还是跟他走上了奈何桥。

“今天七夕。”她说。

“是吗?”他反问。

“流浪和织女在鹊桥相会。”她继续说。

他笑,“和我们一样。”

她红眶,“为什么你来了?”

“看到某人的遗言说没睡我死不瞑目。”他笑,“我怕她下辈子缠我!”

她生气,“那你放开我!”

“他紧抓着她的手,“小南,下辈子换我来……缠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