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你以为这个孩子是你的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驿城。

看似平静的驿城,也夹杂着很多的悲欢离合。

市中心医院。

来来回回,居小菜在这里很多天了。

凌子墨靠在病房门口,不敢进去,却也不敢离开。

这一个月以来,从展然去世之后,居小菜的生活就全部变样了。

他不知道居小菜还能不能真的好好的活下去,他都觉得,现在的居小菜已经不想了。每次从医院出来后,不超过三天就会因为低血糖就会因为营养不良送回医院,每次都是在用工作麻木自己,然后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他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够帮居小菜走出阴影,他想凭他一己之力,是走不出来了!

其他人。

居小菜唯一的朋友夏绵绵也消失了。

封逸尘也消失了。

两个人就像突然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都找不到。

他靠在门外的墙壁上,默默地等着,等着。

等着护士从里面出来。

凌子墨看着护士。

护士对他摇了摇头,“居小姐的身体状况很差,营养完全跟不上,再这样下去,医学科技再发达也无回天之力!一个人的意志比什么都重要!”

凌子墨点头。

他知道,他都知道。

但是他没有那个能力,没有那个能力让居小菜活下去。

“对了。”护士说,“她这次出现了食物排斥,就是说我们强迫性的给她吃了点粥,她都给吐了出来,不是故意吐的,可能是出现了厌食的情况,现在医生在在排斥其他可能,如果真的出现了厌食症,会非常麻烦。”

凌子墨就这么听着。

听着各种,居小菜自己折磨自己的方式。

到底居小菜有什么错?!

一切都是因为他,为什么居小菜要这么来报复她自己!

他真想,真想居小菜有什么冲着他来就好。

但她却只是把他当空气,把他不存在,然后折磨她自己。

他守了一个上午。

不敢入内,看着医生进进出出,看着护士进进出出,然后从他们的口中知道居小菜的情况,知道她的情况有多糟。

下午。

凌子墨吃了医院的工作餐,回到病房。

他已经习惯了吃医院的饭菜了,没什么味道,但他却还是吃得很干净,他身体不能垮,垮了,居小菜怎么办?!

他依然站在病房外,看着医生站在病房里面,在和居小菜说什么。

说了挺长时间的。

医生好久才从病房出来,叹了口气。

他看着凌子墨,说,“你方便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凌子墨跟上了医生的脚步。

他猜想,居小菜身体应该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可能,出了很大的问题。

他做好心理准备,坐在医生的面前。

医生说,“居小菜怀孕了。”

凌子墨整个人一怔。

他不相信的看着医生。

“血液检查出来,她怀孕了。”医生说,“好在不是厌食症,现在基本考虑是早期孕反。”

凌子墨那一刻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会回应,该如何会回答医生说的。

“也遇到一个麻烦。”医生叹气。

“什么麻烦?”凌子墨问他,尽量让自己平静的问他。

“居小菜要流掉这个孩子。”

“……”凌子墨抿唇。

早知道的。

早知道她不会要。

但这么听着医生说出来,还是会有些难受,还是会压抑着难受。

他点头。

点头说,“好,她不要就不要吧!”

她想做什么都好。

不要这个孩子,不要他们之间的这个孩子就算了。

报应就是这样的。

曾经他不期待他们之间有孩子,现在,她不期待了。

他能理解,也能接受。

他问医生,很平静的问道,“需要准备什么吗?”

“问题是,她现在的身体情况并不适合流产。”医生说,“她太虚弱了,我怕她会在手术台上,不能下来!她现在的情况根本经不起这么大的伤害。”

“那怎么办?”凌子墨不知所措。

居小菜肯定不会要这个孩子的,死都不会要。

她怎么可能,给他生下孩子!

医生说,“只能劝她不要做,我们医院也是不会冒险给她做的,但刚刚给她说的时候她反应很急切,我担心的是,我们不给她做,她可以去其他很多医院,甚至可能会做出自残的举动,我希望你能够好好劝劝她,亦或者24小时陪着她,别让她做什么过激的行为。”

“除了劝她,没有其他办法吗?”凌子墨问。

“暂时没有。实在不想要这个孩子,也得等她身体养好,但养好的时候,估计孩子都已经大到,不适合做人流了。”

凌子墨默默地点头。

默默地点头,离开了医生的办公室。

他这辈子真的上了很多女人,很多他数不过来也不到了,他从来没有那么后悔的,后悔的去睡了居小菜,从来没有那么后悔那晚上发生的一切。

他不应该去居小菜的家。

真的不应该。

他就应该死在荒山野林也好。

他脚步停在了居小菜的病房前。

他推开了房门。

很久不敢有的举动,现在这一刻还是推开了。

他走进去,看着躺在床上的居小菜,看着她看到自己那一刻,不激动没反应,但眼神中就是可以很恨,恨之入骨。

他说,静静的说,“医生说你怀孕了。”

居小菜讽刺的笑了一下。

笑得他真的很心痛。

他宁愿居小菜骂他打他,总好过这般的冷暴力。

他其实真的很怕被人遗弃,但总是,抓不住幸福。

也知道该怎么抓住幸福。

“医生说,你身体不适合做流产,你养一段时间吧。”凌子墨说,很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不需要你管。”居小菜回答。

凌子墨知道。

他说,“你休息吧,我在旁边陪着你。”

“凌子墨,你觉得我还不够讨厌你吗?”居小菜问他。

深深的问他。

“你身体养好了,你能够不频繁的进医院了,我会走的。”凌子墨承诺。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你也答应过我不碰我的,结果呢?!”居小菜讽刺无比。

凌子墨喉咙微动。

其实有些情绪还是很明显的。

“那你休息吧,我先出去了。”他转身离开。

走向门口的时候。

他听到居小菜在说,她说,“凌子墨,你以为这个孩子是你的吗?”

凌子墨身体一紧!

他没有回头。

居小菜说,“不是。”

原来不是。

不是也挺好的。

是展然的,她就有理由生下来了。

他很平静的说,“如果是展然的,就生下来吧。”

居小菜冷笑着看着凌子墨的背影。

看着他毫无情绪的说出如此的话。

在看着他背影离开的那一刻,终究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不想凌子墨来管自己,她只希望,两个人从此再也瓜葛。

再也不要有任何瓜葛!

她靠在床上,默默地看着天花板发呆。

她也在想,展然死了的这一个月,她是怎么过来的,她是怎么渡过的。

医院、工作、医院、工作来回走。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让人担心的人,她一向很会照顾自己,现在却如此,如此一团糟,她开始怀疑,她从出生开始,是不是就是一个错误!

她抚摸着小腹的位置。

凌子墨的孩子。

凌子墨的!

她却故意说,不是他的。

她故意让他难受,但她说出来后,自己也并不觉得好受。

反而,心口很痛,还是会很痛。

……

凌子墨离开了医院。

医生让他陪着居小菜,怕她做过激的事情。

其实他想告诉医生,他在,居小菜会更激!

他开车离开。

开得不快了。

甚至不敢开快车,怕自己出事儿。

他突然和惜命。

突然觉得,生命真的很重要!

他把车子停靠在凌氏大厦。

他还是要工作的,还是要循规蹈矩的工作,不管在医院待多久,每天都要回来处理公事,他不能像以前那般任性了,他还肩负着很多很多的责任,他要真的学着成熟,学着长大了!

他回到办公室。

秘书似乎知道他这段时间的不定时上班,总是在他来的那一刻,将很多文件放在了他的面前,还有很多电子审批文档,秘书都一一的帮他做了记录。

凌子墨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根本没有时间挪到开身体。

他看着面前的一个宴会邀请函!

夏氏集团。

夏政廷还在医院躺着,植物人的事实已经传遍了,现在夏以蔚当家,夏以蔚现在是风生水起,尽管以违约的方式拒绝了CAS的电子商城的项目,但似乎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反感,他初来乍到,父亲重病不起,大姐置之不理甚至还要窥视遗产,他能够这么撑起如此大的集团实在不易,没有精力去承接这么大的项目也是情理之中。

夏以蔚现在在驿城的口碑很好,之前夏氏做了很多慈善事业,目前都得到了各界的关注甚至赞许,今晚上的宴会主要是以慈善为主,由夏氏发起,对全国孤儿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募捐活动,这么大的项目,凌子墨猜想,应该也是之前夏绵绵提的一些方案,夏以蔚想不到这么多,换句话说,夏以蔚不会好好做慈善!

他把邀请函放在了一边。

明晚宴会,他没想过去。

现在,没心思参加任何宴会。

他有埋头处理其他。

房门被人推开。

他抬头看了一眼。

凌琳从门外走进来,“表哥,你这段时间都在忙什么啊,总是见不到你,你说要陪我们出去玩,你说要经常在家吃饭的,我除了在公司久没见到过你的人影,有时候来公司也见不到你,你到底都在做什么!你是不是不想要我和我妈了,你是不是不想见到我们!”

凌子墨被吵得头大,“没有不见到你们,你出去吧,我工作很多。”

“表哥!”凌琳不爽的撒娇。

凌子墨没打算再搭理。

他埋头做自己的事情。

凌琳看着凌子墨如此,心情很不爽,她也知道现在凌子墨很忙,也没一直无理取闹,依依不舍准备离开那一刻,突然看到了凌子墨办公桌上的邀请函。

她一把拿了过来,“表哥,明晚有个宴会。”

“我不去。”凌子墨直接拒绝。

“不要,你去好不好,你去吧!”凌小琳又开始喋喋不休,“你带着我一起去,我好久没有参加什么宴会了,我都快生锈了,你陪我去。”

“你想去就自己去,邀请函拿去吧。”凌子墨冷漠。

凌小琳嘟嘴,也知道现在说什么他表哥也不会停,跺了跺脚拿着邀请函离开了。

凌子墨完全把自己投入工作之中。

他早点完成工作,就能早点去医院。

这么想着,就一门心思一直忙碌。

直到,夜幕降临,电话响起。

他看着来电,随手接通。

“子墨。”

“姑姑。”

“今晚又不回家吃饭吗?”

“嗯,很忙。”

“在忙什么,姑姑好久没见到你了。”凌琳带着些情绪。

凌子墨没有解释。

因为不知道怎么解释,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对了,我刚刚听到小琳在说明天晚上夏氏的一个慈善晚会。”

“姑姑想去的话,可以陪着小琳一起去,我很忙。”

“子墨,也不要怪姑姑说你,你这段时间真的表现很不好。姑姑不知道你一天在忙什么就不说了,让姑姑都不得不觉得,你已经没有把姑姑放在了眼里。你都已经不在乎这个家了。”

“没那事儿。”凌子墨事情很多,但这一刻还是耐下性子。

“但你的表现确实让我很失望。”

“姑姑,我确实遇到点自己的私事儿。”

“算了,姑姑也不会计较你这么多。但是明天晚上的宴会,说什么都要去,不要和姑姑讲条件了。姑姑明晚上也去,我们都去,带着小琳一起。小琳也不小了,是时候也该多认识些人谈婚论嫁了。我觉得夏以蔚就还不错。年轻有为……”

“姑姑,夏以蔚就算了,他不适合小琳。”

“适不适合要相处了才知道。”

“总之不管是谁,姑姑不要想到夏以蔚,我不放心他。”凌子墨很严肃。

凌琳也不多说,反正也是随心这么一想,“不管是谁,也要让小琳去多认识了才行。”

“嗯,那我明天安排一下,晚上陪你们去现场。”

“那就说定了,这次你再放姑姑的鸽子,姑姑可真是要生气了。”

“好!”

凌子墨挂断了电话。

到此刻,他也没有什么心情处理工作了。

他从办公椅上站起来,走向落地窗。

窗外的驿城的夜晚,繁花似锦。

却莫名觉得这个城市,陌生得吓人!

他让秘书给他泡了杯咖啡。

有时候,也只是再让自己强打起精神!

……

跃龙山庄。

夏绵绵从金三角回来之后,被龙一带到了这里。

虽若是在龙门,但却是龙一的私人后花园,基本上只有龙一一个人住在这里,除了佣人和保镖,没有其他人,龙天来过一次,看夏绵绵状态不错,也没多说,只让她安心住下来,给她绝对自由的空间。

早上9点多。

夏绵绵在山头晒太阳。

这个时候的太阳,补钙更好。

养了一周。

身体明显好了很多,身上的肉也还是在她身上慢慢的得到复原,她血色气色都不错,她坐在山头看着下面的浩瀚大海。

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夏绵绵知道是龙一。

她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

龙一坐在他旁边。

他说,“你还记得你来过这里吗?”

“嗯。”夏绵绵点头,“上次你过生日,我好奇为了打探你们龙门就乱跑了,然后被你带到这里!”

龙一点头。

那次,封逸尘还在。

“没想到现在居然就能够这么自由的出入了!”夏绵绵笑了笑。

谁都没想到,会这么的时过境迁。

龙一点头。

确实,似乎也才没多久,什么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看了看院方,说道,“今晚想不想出去走走?”

夏绵绵看着他。

“接到你们夏氏的慈善宴会邀请函,我父亲咨询我去不去,他今晚有空腾不出时间,如果我不去他就让龙三去,我本来是拒绝的,想到你,或许你有兴趣,你要是不去,我就让龙三去!”

夏绵绵本能也是拒绝的。

那一刻,她却突然站了起来,她说,“要去!”

龙一看着她。

阳光下的夏绵绵,就算依然没有恢复到她原来的体重,依然略显淡薄和消瘦,但这一刻就会会让人觉得,她在闪闪发光,她说,“得把该拿回来的东西拿回来,不能对不起夏绵绵给我的这具身体,不容易!”

龙一笑,“那好,我让人准备一下,晚上我们一起!”

“嗯。”

夏绵绵点头。

点头。

既然决定了要活下去,某人既然那么想要她以这个身份活下去,她就应该,这么活下去!

……

下午4点。

凌子墨处理完所有工作之后,在凌小琳的逼迫下,陪她去买了礼服,自己也换了一套衣服。

凌小琳现在化妆,凌子墨坐在外面等他,却有些如坐针毡。

他想了想,给工作人员说了一声,一个小时后来接凌小琳,他有事儿先离开。

只是单纯的想要去医院看看居小菜。

每天都去,不去,会很不心安。

他开车直接去了医院。

他走到居小菜的病房。

也没想过要进去,就是在门口看一眼,看她还活着就好。

他每次都是如此。

这次,刚走到门口。

病房的门突然打开。

凌子墨始料不及,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居小菜从里面出来。

两个人就这么对上了。

居小菜血色还是很不好,看着他的这一刻,似乎更不好了。

他就是那么让人堵心的存在。

凌子墨现在也不敢在居小菜面前嬉皮笑脸了,他真怕居小菜又会说他没心没肺,又会说他,是不是巴不得展然死。

他就木讷的看着居小菜,看着她似乎要离开病房。

他也不敢主动问她去哪里?!

居小菜肯定以为,他在监控她。

他就这么不知所措。

不知所措的看着居小菜似乎这么平静的打量着他。

打量着他。

看着他穿着华丽,甚至还做了一个发型。

他在想,在居小菜的心目中,他的生活应该半点都没有变,生活还是多姿多彩。

当然,所有一切都是他在想。

因为居小菜根本就不会和他说话,根本就不会对他发表任何意见。

居小菜只会越过他的身体,离开。

而他却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

居小菜直接走进了医生办公室。

医生看着居小菜这一刻还有些惊讶。

他温和一笑,“坐。”

居小菜看着医生,问他,“身体要养到什么程度,才可以做人流?”

医生的笑容有些僵硬。

缓缓,“居小姐,虽然你才26岁,但普通人,这个年龄生孩子的人也很多了,而且我听说你以前还流过一次,为了避免风险,我建议你还是把孩子生下来!”

“我不想给他生孩子。”居小菜一字一句。

医生眼眸似乎看了门口一眼。

凌子墨缓缓的离开。

他就应该待在原地,他干嘛腿贱。

就是,腿贱!

------题外话------

恢复问题:所以居小菜会不会打掉他们的孩子?!

……

以下是小广告时间!

明天,也就是8月30日,宅要做直播了。

所以你想来看宅吗?!

想吗?!

说不定还能剧透一二哦!

那啥,下载QQ阅读APP,在发现——活动现场,到时候就能看到宅了!

晚上8点开始,能约不?!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