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这就是生命的奇迹/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氏集团慈善宴会现场。

现场很隆重,也很辉煌。

这是夏以蔚坐上夏氏集团董事长之后,第一个盛大的宴会,来的人很多。

夏氏终究还是驿城最大的公司,不管夏以蔚现在多年轻多没有社会阅历,还是会有人给他面子,都来了。

夏以蔚还算懂事,非常客套的站在门口迎接,一个一个迎接。

所有人对夏以蔚的印象很好,至少没有因为自己坐上了夏氏董事长的位置就变得傲娇,对长辈些,对商业上的合作伙伴,还是很尊重。

宴会大厅人很多。

凌子墨陪着凌小琳和凌琳走进了宴会厅。

夏以蔚看到凌子墨的那一刻,脸色终究并不是很好,之前两个人的那次不愉快虽然后来不了了之,终究还是有了一个心坎,当然夏以蔚也不会傻逼到因为那点小事当着这么多商业大佬的面不给凌氏面子,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各方的支持,毕竟他还年轻,最基本的他还是懂。

“子墨哥,你来了。”夏以蔚主动招呼。

凌子墨反而没有那么虚伪,他看了一眼夏以蔚,没搭理。

夏以蔚也没有板脸,对着旁边的凌琳热情道,“阿姨好。”

凌琳之前对夏以蔚的印象就不错,怎么着也是夏氏集团的公子哥,奈何凌小琳看不上,她也没多想,现在看夏以蔚这么年轻就能够撑起这么大的家业,对他不禁印象又好了几分,连忙说道,“以蔚果然不愧是夏政廷的儿子,年轻轻轻就能独当一面了,也不知道有固定交往的女朋友了没?”

夏以蔚谦虚的一笑,“阿姨过奖了。现在我刚接手夏氏,很多工作都还没有完全接手,没时间谈恋爱。”

“真是大好青年!”凌琳毫不掩饰的夸奖。

夏以蔚又是谦虚了一番。

凌琳是越看越喜欢。

凌小琳有些看不下去了,她完全知道她母亲在想什么,有些不耐烦的拉着她母亲走了。

搞得她好像没有要似的!

她根本就看不起这些人公子哥好不好!

她心目中只有一个人。

只有她表哥一个人。

凌琳对凌小琳翻了翻白眼,强迫着跟着一起走进了宴会厅。

一边进去一边说,“让你多和夏以蔚接触,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

“我又不是没人要。”

“你知道夏以蔚现在的身价吗?!”

“我稀罕!”

“凌小琳,你把我对你的好都当驴肝肺了吗?!”凌琳脾气很不好的说道。

凌小琳不想再搭理她母亲。

她亲昵的拉着凌子墨的手臂,“表哥,你带我转转吧。”

凌琳无语。

从小到大就巴着子墨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长大!

她叹了口气,自己也走向一边去应酬了!

凌小琳挽着凌子墨的手,在大厅中走着。

凌子墨明显不在状态,有时候有人主动招呼,他都会反应慢半拍。

凌小琳完全不懂她表哥这段时间在干嘛。

她拉着他走向糕点区。

“表哥,吃点。”凌小琳给他拿了几个。

凌子墨接过来。

默默的吃着。

就是食不知味。

“表哥,你到底怎么了?”凌小琳实在受不了。

到底为什么一直在魂不守舍。

凌子墨看了一眼凌小琳。

“没什么,你做你自己的,我出去透透气!”

说着,凌子墨就离开了宴会大厅。

凌小琳简直受不了。

她到底哪里,这么遭人嫌了!

此刻。

宴会大厅响起一些细微的骚动。

凌小琳是个好事儿之人,自然就被吸引了过去。

而引起骚动的宴会厅入口处。

夏绵绵一身白色公主式纱裙,并不太两眼的衣服,就是会以为她倾国倾城的脸蛋而显得华丽了起来,这个女人仿若走到哪里都自带闪光灯,就是会让人移不开视线。

此刻入口处的夏以蔚当然并不是因为夏绵绵的美貌而直直的看着她。

他脸色有些暗沉,“你怎么来了?”

“我们夏家的宴会,我不该来吗?”夏绵绵问,“还是说,弟弟不欢迎我?!”

“大姐你说笑了,现在我们夏家就我们两姐弟相依为命,我当然很希望你可以来。”夏以蔚冠冕堂皇的说道。

夏绵绵淡笑了一下,“那我就不客气的进去了。”

说着,提着厚重的裙摆就准备进去。

“大姐。”夏以蔚突然叫着她,“你消失了这么长时间,去了哪里?”

“你不是对外界都说了,我是去散心了吗?”夏绵绵反怼。

夏以蔚脸色阴沉。

“对了,我忘了我们俩还有官司,择日会好好聚的。”

夏绵绵丢下那句话,直接就走了。

夏以蔚气得脸色铁青。

他都不知道夏绵绵怎么可能说出如此不知廉耻的话语,何况这女人消失就该彻底消失,还这么招摇的出现在他的宴会上。

他咬牙。

咬牙,看着旁边的男人,龙门龙一。

龙一看了一眼夏以蔚,没招呼,进去了。

夏以蔚脸色更不好了!

夏绵绵怎么又和龙一搞上了!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夏绵绵从入口处,自若的走在宴会大厅里。

大厅中依然有很多视线,有些诧异,有些讽刺,有些莫名其妙。

她很淡定,很淡定的走了一圈。

没有主动和任何人招呼,也没有任何人主动过来招呼她。

她来,不过就似乎要告诉所有人,她回来了而已!

夏绵绵回来了!

她转身走向了后花园。

在这种场合,她和龙一走在一起自然影响不好,她目前的身份,还是封逸尘的妻子,尽管,他死了。

夏绵绵很平静。

已经可以接受这个事实,已经可以接受这个事实了。

不接受又能怎么办?!

某人,那么辛苦的让她活下来。

她就应该好好活着,让他在上面看着她,她活得很好。

她脚步停在一个男人的面前。

男人此刻坐在后花园的椅子上,头低着,手放在他的太阳穴,看得出来好像很累。

她开口,“凌子墨。”

在宴会厅她看到了凌小琳,她猜想凌子墨应该在这里。

果不其然。

凌子墨这么一个人,有一秒看上去还有些小可怜!

他听到夏绵绵的声音,那一刻猛地抬头。

甚至有些激动。

“夏绵绵!”凌子墨叫着她,很大声,“你死哪里去了!”

“……”夏绵绵无语。

这货就不能说得好听的!

她自若的坐在他旁边。

凌子墨反而谈跳了起来,“你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逸尘呢,逸尘跟你一起回来了吗?!我他妈都以为你俩殉情了!”

夏绵绵淡笑。

确实差点就殉情了。

她说,“很想我们?”

“很想!”凌子墨那一刻无比诚实。

夏绵绵说,“你和居小菜感情不好?”

没有说起封逸尘的事情。

就是不想说出口。

不想告诉任何人,封逸尘不在了。

她想至少这样,还会有人惦记。

凌子墨那一刻冷静了下来,他一屁股坐回椅子上,说,“展然死了。”

夏绵绵一怔,“你说什么?”

“展然死了,工伤,但居小菜觉得是她害死了展然。”

“具体什么情况?”夏绵绵询问。

凌子墨一五一十的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全盘托出。

夏绵绵有些沉默。

她没想到,这段时间她发生了很多天崩地裂的事情,而居小菜也不好过。

回来这么长时间她一直没有去找居小菜,是因为不想她来担心自己,这一刻她反而有些后悔,她和居小菜不同,她就算是见到了再残忍再残忍残忍到自己以为自己负荷不了,结果她还是会强大的活下来,居小菜不是,居小菜会走进她自己的死胡同里!

她可能会一直内疚,内疚于她害死了展然。

夏绵绵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

凌子墨看着她。

“带我去医院。”夏绵绵甚至没多想。

凌子墨连忙点头。

两个人从宴会厅离开。

龙一追了出来。

“绵绵!”

夏绵绵回头对着龙一,“我有点事情先离开,晚点我会自己回去,你不用管我。”

“你去哪里?”龙一带着不放心。

“去医院见一个朋友,我会回来的。”夏绵绵很肯定。

龙一咬牙点头。

貌似下了很大的决心。

凌子墨看了一眼龙一,怎么都觉得这货对夏绵绵不怀鬼胎!

他和夏绵绵一起离开。

他开车去医院。

凌子墨一边开车一边审问。

对,是审问。

“你和那龙一是不是有一腿?”凌子墨很认真。

夏绵绵笑了一下,没回答。

“你在给我最好的哥们戴绿帽!”凌子墨眼睛都鼓圆了。

“放心,还没有。”

“还没有?!”凌子墨的音量又高了一倍,“意思是就快了!”

“我怀孕了凌子墨。”夏绵绵很平静。

“龙一那货的!”

夏绵绵翻白眼。

凌子墨那一刻似乎反应过来,连忙说着,“哦,哦,是逸尘的。”

下一秒又激动。

“既然是他的,你还想出轨?你能不这么水性杨花吗?!你说居小菜怎么就跟你半点都不像,你们不是朋友吗?!”

夏绵绵忍住笑,“所以你是想居小菜滥情一点?”

“至少这样,她不会一个人……”凌子墨声音小了些。

每个人都有一个伤口,一碰就会痛。

“小菜也怀了你的孩子是吗?”夏绵绵确定,转移了话题。

她其实也不太想说太多封逸尘的事情。

不想再说了。

“嗯,她现在在想办法流掉。但医生告诉她,她身体不好,不建议做流产手术,你劝劝她多吃点,身体养好点再做。”

“不打算留下来吗?”夏绵绵问凌子墨。

凌子墨抓着方向盘的手一紧,“根本不敢提。”

“我帮你劝劝。”

凌子墨诧异的转头看了一眼夏绵绵,“你让小菜把孩子留下来?”

“嗯。”夏绵绵说,“孤儿都很渴望亲情,不会这么残忍的,她只是此刻有些接受不过来而已,想通了,她会欣然的接受这个孩子,甚至,如果她现在流掉了,我敢肯定她会很后悔!”

凌子墨总觉得,夏绵绵做任何事情都可以胸有成竹,她就是什么都能实现。

他有些感动,“谢谢你,绵绵。”

夏绵绵淡淡的摇着头。

她只是怕了,怕了生死离别。

凌子墨一直认真的开着车,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回来的夏绵绵好像也变了,变了很多,而且不再提封逸尘的事情,是两个人的感情出现了危机吗?

他像不太明白,他总觉得,封逸尘什么都能做得很好,最不需要的就是他的,倒帮忙!

车子停靠在了市中心医院。

凌子墨带着夏绵绵走进病房。

病房门口,夏绵绵看着凌子墨自然的站在了一边。

她说,“不进去?”

“不敢。”

夏绵绵笑了一下。

凌子墨也有今天。

也有被居小菜弄到这个地步的时候。

她推门而入。

病房中,居小菜还躺在病床上,感觉到有人进来,眼眸转了一下。

她一怔。

不相信自己看到的。

她眼眶一下就红了,很红。

“绵绵。”她叫她。

夏绵绵看着她那一刻,其实眼眶也红了。

总觉得全世界好像都已经离她而去,她身边好多人都走了,还好,居小菜还在。

居小菜还在。

没有任性的做任性的事情。

她完全无法想像,当她面临了那么多悲惨之后回来,面对的是居小菜的离世,她还会怎样,还会不会,坚强下去。

夏绵绵走向居小菜的病床,坐在她的床边。

居小菜眼泪模糊的看着夏绵绵。

两个人相拥而泣。

憋了那么久。

两个人都没有放声哭过,这一刻,什么都没说,彼此抱着彼此,狠狠地哭了出来。

凌子墨站在病房外。

他就这么看着两个女人。

话说。

居小菜哭,居小菜找到了自己信任的人发泄自己的感情他可以理解,夏绵绵这是,这是……干嘛?!

总觉得,夏绵绵经历的好像并不比居小菜少。

凌子墨依然指示安静的等待。

等待着,不知道两女人哭了多久。

好久。

彼此放开。

然后彼此给彼此擦着眼泪。

“绵绵。”居小菜说,“抱歉,让你如此……”

夏绵绵摇头。

她不说自己,直白道,“你的事情,凌子墨都给我说过了。”

听到凌子墨的名字。

居小菜那一刻的眼神明显黯淡。

“展然的去世我很遗憾,也真的能够理解你的悲痛,但是小菜,这个世界本来就存在很多我们控制不了也弥补不了的事情,但人生还是要好好过的,再悲伤,再难过又能怎样?我们只有好好活下去。”

“可是如果不是我……”

“没有如果的,小菜!”夏绵绵一字一句,“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结果就是结果,就只能去面对。”

居小菜咬唇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比她小,但比她理智很多。

“不是因为我没有经历所以才会这么劝你,小菜,我也是这么劝自己的。”

“你发生了什么?”居小菜敏感的问道。

“很多,很多残忍的事情,但我在学着放下了。”夏绵绵看着居小菜,一字一句问道,“如果我死了,你会难过吗?”

居小菜心口一紧,“绵绵!”

“同理,你要是死了,我也会很难过。”夏绵绵很肯定,“甚至会对这个世界产生绝望!”

居小菜静静的看着夏绵绵。

“所以我希望你活着。”夏绵绵说,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眶突然很红,“有个人一直让我活着,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想来,大概是当他什么都无法对我做的时候,唯一想要我做的事情,就是让我活下去,活下去,永远定格在他的脑海里!”

“绵绵,你是不是和封先生……”

夏绵绵把自己的眼泪憋了进去,她说,“你怀孕了!”

话题直接跳跃。

居小菜点头,默默的点头。

“生下来吧,刚好,我也怀孕了。”夏绵绵说得很自然。

“你怀孕了?!是不是上次就?”居小菜很惊讶。

“对,所以四个多月。”夏绵绵说,“我猜想应该是个儿子。”

“为什么?”

“因为……”像某人。她嘴角一笑,“你生个女儿,我们还能来个娃娃亲。”

居小菜摇头,黯然的说道,“我不打算生下来。”

“就因为是凌子墨的?”

“嗯。”

“你会舍得吗?”夏绵绵问她,“当你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你会忍心拿掉一个生命吗?!如果不忍心,就留下来吧,我们渴望身边有个伴儿陪着自己!”

居小菜没有答应。

夏绵绵也知道,这种事情,真的不能太急。

物极必反。

得居小菜自己想明白。

她说,“好好想想,不要这个孩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只是为了报复凌子墨只是为了内疚,我劝你不要做傻事儿,毕竟,孩子没有错!”

居小菜看着夏绵绵。

毕竟,孩子没有错。

夏绵绵笑了笑。

那一刻拿过居小菜的手。

居小菜看着她,看着夏绵绵将她的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

已经凸起的小腹。

缓缓。

很久很久,小腹上突然颤抖了一下。

夏绵绵一笑,“感觉到了吗?”

居小菜点头。

“这就是生命的奇迹。”

居小菜点头。

那一秒,她真的真的被刚刚夏绵绵小腹中的胎动,触动到了心扉。

她以前,以前分明很想很想要个孩子。

她说,“绵绵,谢谢你。”

夏绵绵笑着。

居小菜会知道怎么选择的。

她说,“不早了,我要走了,准妈妈不能熬夜,明天我再来见你。”

“嗯。”居小菜点头。

点头,目送着夏绵绵离开。

她看着门口处凌子墨的声音,回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刚刚的触感似乎还在。

那种感觉……

那种神奇的感觉!

……

凌子墨开车送夏绵绵回去。

两个人在车内突然很安静。

凌子墨曾经那么不可一世的人,现在居然都不敢问起她劝了居小菜后的一个状态。

夏绵绵笑了笑,“准备做一个好父亲吧!”

凌子墨那一刻明显有些激动,有忍着没有表现,“夏绵绵打算不打掉孩子了吗?”

“大概是。”

“夏绵绵,你简直就是我的幸运女神。”凌子墨忍不住感叹,“你说你怎么不早点回来,怎么不早点回来,你让哥哥吃了多少苦!”

夏绵绵无语。

这货真的是给点颜色就可以开染坊。

“想不想让居小菜回到你身边?”夏绵绵问。

凌子墨差点一个刹车,那一秒又想到夏绵绵是大肚婆,所以忍了。

他说,“你在和我开玩笑吧,居小菜都恨死我了,恨不得我消失得无影无踪,你还说让居小菜回到我身边?!”

“居小菜既然愿意生下孩子,就是你的一个机会!”

“我在她的世界里,哪里还有机会?!”

“不听就算了。”夏绵绵不爽。

“听听听,您说。”用的是您。

夏绵绵白了一眼凌子墨,继续道,“居小菜愿意生下这个孩子,你就可以以父亲的身份去请求居小菜和你结婚,但你别管不住自己的身体,你答应她的所有条件,特别保证再也不碰她,你就说你要给孩子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孩子也需要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居小菜会妥协的!”

凌子墨似信非信,“居小菜会这么妥协吗?!这简直是在亵渎我的智商!”

“你智商本来就不高!”

“……”凌子墨无语。

“按照我说的做,但不是现在。给居小菜一点缓冲期,孩子大一点,8、9月的时候,提这种要求应该差不多。”夏绵绵盘算时间。

“要这么久啊!”

“你能有点耐心吗?”夏绵绵有些恨铁不成钢。

“是是是,我一点都不急,真的,我一点都不急。居小菜让我等十年我都等!”

“结果一个月不到越界了!”

“……”凌子墨就知道,和夏绵绵说话,聊不了三句,就是在自讨没趣了!

“好好珍惜小菜。”夏绵绵幽幽的的感叹。

凌子墨看着夏绵绵。

总觉得她话中有话。

他说,“你这么帮我,你不觉得我卑鄙吗?在居小菜和展然的事情上,我那么小人……”

“至少你还活着,我总不能让居小菜去嫁个死人吧!”

“……”夏绵绵你赢了!

就不会好好安慰他一句!

安慰他,展然和居小菜的事情也不全是他的错,存在很多天灾人祸什么的!

车子驶入了龙门。

凌子墨进入跃龙山庄之后就开始各种唠叨了。

说什么居然已经住了进来。

居然已经和龙一同居了,还说没有一腿。

夏绵绵没给凌子墨正面回复。

她之所以留在龙门只是因为,迄今为止,这里最安全。

她也会担心,会有残余,暗杀她。

这种事情不是不可能!

龙瑶说不定在自己死后,真的留了一支暗藏杀手,以备自己不时之需。

当然,这只是她的一个想象,她还是希望,龙瑶死了,死了,她的一切,所有仇恨所有悲欢离合,就彻底就不存在了!

车子到达目的地。

龙一在跃龙山庄内等她。

凌子墨心不甘情不愿的停了车。

他说,“你别以为你帮我撮合了居小菜我就会给你隐瞒你给逸尘戴绿帽的事情!”

夏绵绵打了凌子墨的头。

凌子墨爆头,“你还打我!”

意思是,你做错了事情你还到我。

“猪。”

丢下一句话,夏绵绵走了。

走向了龙一。

凌子墨看着夏绵绵的背影,看着她走向龙一的身影。

他一定会打小报告的,一定会!

就是这么正义!

……

夏绵绵跟着龙一回到了她的卧室。

其实,她真的不需要龙一这般的无微不至,现在似乎却很难去拒绝。

但她想,龙一应该很明白,她的立场在哪里!

她眼眸微转。

看着床头上的骨灰盒。

是不是应该把它一直放在这里!

她抿唇,拿起旁边的持续响亮的手机。

手机是回到驿城后龙一帮她重新购买的,把她原来的号码补办了,但她几乎没用,而好长一段时间没用了之后,几乎没有人给她打电话了。

她看着来电,接通。

“丫头。”封文军也喜欢这么叫她。

她咬唇,“嗯。”

“我听逸睿说,你回来了?!”那边问。

大概是今晚的出现,刚好被封逸睿发现了。

“嗯。在驿城。”

“明天回来一趟,我有些事请问你。”封老爷子直截了当,也没有问起封逸尘的下落。

她犹豫了一下,“好。”

有些事情,总是要去面对。

她放下了电话。

明天回一趟封家。

以后,大约就不会再去那个地方了!

她躺在床上,静静的让自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

吃过早饭之后,她就去了封家别墅。

龙一陪她到了门口。

她没让他进去。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对她较大的维系了。

她直接走进去。

家里面还是那么多人。

少了杨翠婷,少了封逸尘,还是那么大一家子人。

康沛涵应该也快要,嫁给龙三了吧!

局势稳定下来,龙天应该就会准备联姻的事情了。

夏绵绵挺直了背,走过去。

“哟,舍得回来了?”俞静讽刺,“这不是消失了很长时间的夏绵绵吗?封逸尘呢,没跟你一起回来?!”

夏绵绵睨了一眼俞静,将视线放在了封文军的身上。

封文军看着夏绵绵,恍若还是之前那丫头,温顺中又那般倔强和刚毅。

他说,“你跟我来。”

夏绵绵跟上了封文军的脚步。

她走进了封文军的书房,直截了当,“封逸尘去了哪里?”

“不知道。”夏绵绵说。

“你们一起消失了!”封文军一字一句。

“但我没有和他一起。”

“夏绵绵!”封文军脸色一沉。

夏绵绵说,“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我知道他不会回来了,爷爷别等了。”

封文军严厉的眼神看着夏绵绵。

他要等到的自然不是这句话。

“好好培养下一个孙子吧。”夏绵绵说。

她来这里,就是想要给他说得明白。

“封逸尘是我认定的继承人!”封文军一字一句。

到这一刻,承认了他的能力。

夏绵绵笑,不知道是不是有些讽刺,她说,“爷爷,还是留着给封家自己的人吧!”

“夏绵绵,你到底对我隐藏了什么!”

夏绵绵什么都不说。

“封逸尘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封文军有些激动。

“总之,他不会回来了!”

封文军狠狠地看着她。

那一刻,应该也会有些动容。

但下一秒,她还是听到封文军说,“你之前答应过我,帮我收购夏氏还算数吗?”

“不算了。”夏绵绵直白。

因为,封逸尘不在了。

封文军脸色明显很不好。

夏绵绵也不再多说,她直接离开。

离开这里,离开封家。

大概再也不会踏入了!

毕竟,退一万步讲,封逸尘也不是封家的人!

她脚步突然停在走廊上,她面前站着封铭威。

突然好像老了很大一圈的封铭威。

他问她,“龙瑶是不是也不会回来了?!”

夏绵绵一怔。

他说的是,龙瑶!

------题外话------

很多亲在说找不到直播的地方怎么进!

总之先下“QQ阅读”,然后登录然后找到“发现”然后点开“活动现场”就知道了!

那啥。

实在不懂,入群:378414307,群里的小仙女们会告诉你的!

好啦。

今日问题:猜猜宅在直播间会穿什么颜色的衣服?达拉!

昨日奖励:h311、匕凡、泥絮123、爱旺旺的加菲、墨黛倾城

明天依然有而更,明天依然有二更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