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我就告诉你,我想娶你/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家别墅。

封铭威站在夏绵绵的面前,问她。

一字一句问她,“龙瑶是不是也不会回来了?”

夏绵绵看着封铭威。

那一刻的惊讶很明显,但她没有很激动。

医生说,准妈妈需要放宽心,需要保持愉悦的心情,需要淡定。

“你跟我来。”封铭威先走向了别墅顶楼的室内花园。

夏绵绵也跟上了封铭威的脚步。

两个人一前一后。

封铭威对着夏绵绵,“你很好奇我知道龙瑶的身份是吗?”

夏绵绵点头,直白道,“对,我很好奇。”

封铭威那一刻似乎是隐忍了很久。

夏绵绵甚至看到了封铭威突然有些红的眼眶。

她现在开始怀疑,封家的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是普通人。

显然,她的担心有些多余。

封铭威说,“当年,龙瑶一身是伤。一身是伤的来找我,问我还愿不愿意娶她?”

夏绵绵听着。

“我对龙瑶一见钟情,在我年轻的时候,和龙瑶有过一面之缘,从此以后就爱上了她,不仅仅只是她倾国倾城的容颜,还有她洒脱的性格,还有她不同于千篇一律仿若是复制出来的若干千金小姐,当年的龙瑶,被很多人爱慕,但因为她特殊的身份,没有人敢靠近,而我,曾在跃龙山庄蹲守过一个月,带着一线希望,苦苦等她进行表白。”

“显然会被拒绝。”封铭威说,“那个时候的封尚集团也没有现在的辉煌,当然,龙瑶也是不在乎的,她看不上的就只是我这个人而已!”

夏绵绵看着他,没有插话。

封铭威说,“后来,我就死心了,然后在我父亲的安排下有了门当户对的一门婚事,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龙瑶却突然出现了,满身的伤,奄奄一息。我救下她之后,她问我,曾经的话还算不算数?”

夏绵绵想,应该会是什么誓言。

“曾经,在龙瑶拒绝我时,我告诉过她,我说不管任何时候,只要她来找我,我都愿意娶她。”封铭威说,“自然,我在我父亲家法伺候下,拼死娶了龙瑶。娶了,娶了另外一个身份的龙瑶。”

“你知道龙瑶的过去吗?”夏绵绵忍不住插嘴。

“知道一些。”封铭威说,“只知道,她和龙门的人决裂了,只知道,她嫁给我的时候怀了一个孩子。”

“你知道封逸尘……”夏绵绵顿了顿,准确说,是阿某,“不是你的孩子?!”

“嗯。”

夏绵绵惊讶的看着封铭威。

所以。

所以,封铭威愿意为龙瑶养育别人的孩子。

还无怨无悔!

“当年龙瑶没有瞒我,即使她肚子里面的胎儿还小,但她没有瞒我,她说不想瞒我,她确实有了别人的孩子,但她没有打算打掉,她希望我接纳她,接纳她的孩子,而她会用自己的余生来感激我。”封铭威在回忆,回忆着,似乎有些感伤,“我真的很爱龙瑶,很爱她,根本不需要犹豫就答应了。而且我待逸尘为己出。”

“龙瑶把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在龙门人根本就不可能察觉身份下生活了下来。”

“你知道龙瑶隐藏在封家的目的吗?知道她嫁给你,其实酝酿着巨大的阴谋吗?”夏绵绵问他。

这一刻突然觉得,封铭威很惨。

封铭威摇头,“不知道,龙瑶告诉我,她只是想要活着,只是想要不被龙门的人找到的活下去。我甚至不知道,她作为龙门的女儿,为什么龙门会追杀她,但因为很爱龙瑶,很多事情我选择睁眼闭眼,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甚至都很庆幸上天给了我这么大的幸福,让龙瑶真的成为了我的妻子。”

“可她的脸……”

“我爱的是她的人。”封铭威直言。

夏绵绵点头,默默的点头。

她其实很想知道,封铭威还见过,还见过龙瑶人皮面具下的那张曾倾国倾城的容颜吗?!

“然而我很清楚,龙瑶嫁给我之后并没有那么安于现状,她会时不时的消失,连带着封逸尘也会跟着她一起消失,消失的时间不长,我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她没有告诉过我。但除了消失的时间,龙瑶在封家都很规矩,她帮我一起得到我父亲的信任,帮我管理着公司,看上去真的是想要和我过一辈子的感觉!”

“龙瑶没有给你生孩子。”这足以说明,她根本没想过跟他过一辈子。

不过就是一个隐藏自己身份的地方。

等某一天,就会走。

“但她却把自己的身体给了我。”封铭威说。

夏绵绵笑了一下。

原来男人也会有如此情种。

在封铭威的心目中,龙瑶把自己给了他,就算是他天大的福分了吗?!

“你会觉得我很可笑是吗?”封铭威看着她。

“没有。”夏绵绵摇头。

感情的事情,是最可能让一个人变得最不理智的一件事情。

“你不会理解,对我而言,龙瑶那么不可触摸那么遥不可及的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会有多怕失去她!”封铭威一字一句。

“嗯,我能理解。”夏绵绵点头。

她真的可以理解。

有些人就是会让人,无法自拔。

想想当年的龙瑶,当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龙瑶,也因为感情,变得如此狰狞。

夏绵绵说,“那你怎么知道,龙瑶不会回来了?她说了吗?”

“她临走前的一个晚上,她说,谢谢我这么多年的照顾。她说,如果封逸尘回来了,如果夏绵绵回来了,那么她就再也不会回来了,让我不要等她!”

是不是那个时候,龙瑶就已经有了要杀封逸尘的决心。

如果龙瑶不死。

封逸尘就绝对活不了!

她保持平静。

总是提醒自己,平静下来。

“而你回来了。”封铭威说,说着,眼眶陡然红透,“龙瑶死了吗?”

夏绵绵其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是的。

龙瑶死了。

封逸尘也死了。

他等的人,不会再回来。

她说,“我不知道。”

有时候,她觉得要给活着的人留下希望,即使,是谎言。

她看着封铭威,补充道,“但我知道,她肯定不会回来了。”

“为什么?”封铭威问她。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夏绵绵说,“龙瑶也说了,如果我回来了,或者封逸尘回来了,她就不会再回来了,这就是在给你道别。”

封铭威眼眶更红了。

其实,说到这个地步,封铭威大概也知道,龙瑶事实上是死了。

是死了。

夏绵绵不再多说。

死亡这个词语,她甚至都不敢再说出口。

是真的很恐怖的一个词。

她走了。

从封铭威身边离开。

她听到封铭威压抑的痛哭之声。

她在想,龙瑶在自杀之前,那一刻想过为他这么默默付出了一辈子的男人吗?!

大概那一刻,想的只有聂鹰!

她走出了封家别墅,坐在了龙一的轿车上。

到现在似乎完全可以理清楚很多疑惑了。

龙瑶怎么顺理成章嫁都封家的,如果不是重生,就真的是因为有人助她换了身份,要不然凭她自己,凭她自己,不可能在怀着孩子的情况下顺利的就嫁给了封铭威,封文军绝对不可能让这种人入了家门,豪门任何都不可能!当然,龙瑶也可以等生了孩子再重新勾引封铭威,但封铭威当年已经有了未婚妻,过了两年,封铭威早就妻儿成群,她就更没有了机会。

想来。

龙瑶果真是聪明的。

就是抓住了封铭威爱她的这点死穴,她让封铭威一起帮她隐藏身份,除了封铭威,她换成了任何一个普通人要嫁入豪门有多难,她自己也很清楚,而她如此嫁给封铭威之后,还能顺理成章的让自己所谓的儿子也留在了豪门,掩人耳目又能留在自己身边亲自培养。现在想来,龙瑶之所以让另外一个孩子代替自己真正的孩子,会不会有可能怕被人认出来,不管如何,自己的孩子多少都会有可能像自己,或者他的亲生父亲聂鹰!

夏绵绵想着,其实有些心惊。

龙瑶为了报复龙门真的下了好大一盘棋,先让自己炸死,然后换一个身份嫁入豪门,利用豪门的财富壮大自己的暗地组织,同时培养完美如封逸尘一般的杀手工具,等封逸尘为她将龙门血洗了之后,她会让她自己的儿子,走上她为他铺好的人生巅峰,而龙瑶那个时候,应该会自杀随聂鹰而去!

“怎么了?”龙一看着夏绵绵的模样,询问。

夏绵绵回神。

回神,看着龙一那一眼,深呼吸了一口气,“没什么,就是觉得龙瑶这一辈子也不容易。”

“你同情她?”龙一点头。

“同情,但一点都不可能原谅!”夏绵绵一字一句。

她理解龙瑶的一切,但她不可能对这个女人有任何心慈怜悯,她的这一步棋,毁了太多人,毁了太多人的一辈子!

不想再去想了。

一切都结束了!

她回头看着前方,以后再也不会有如此大的阴谋了!

“你看今天的一些新闻了吗?”龙一突然开口,岔开了话题。

大概是不想她沉寂其中。

夏绵绵摇头,“没看。”

很长一段时间没看过了。

“有点你的新闻。”龙一说,“刚刚在门口等你的时候,无聊翻到。”

夏绵绵已经拿出了手机,点开了新闻客户端。

“夏绵绵突然回归,意图抢占夏氏财产!”

用的是抢占。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夏以蔚找人写的。

是啊。

就算是抢,也得抢回来。

她对着龙一说道,“麻烦你送我去一趟医院。”

“哪里?”龙一蹙眉,“身体不舒服吗?”

“去见一个朋友。”夏绵绵说。

龙一没多问。

车子开向了市中心医院。

夏绵绵出现在居小菜病房的时候,凌子墨也在,不过那厮龟毛,不敢进去。

她不屑的看了凌子墨一眼。

凌子墨无语。

他告诉自己好男不跟女斗!

他就眼巴巴的看着夏绵绵非常自若的走了进去。

门口处的男人。

这货一定对夏绵绵心怀不轨!

他看着龙一。

龙一转头看了一眼凌子,冷漠道,“有事儿吗?”

“你和夏绵绵……”

“无可奉告!”龙一直白。

凌子墨鼓大眼睛。

龙一对谁都很冷。

唯独除了……夏绵绵!

凌子墨还想说什么。

龙一就已经走向了一边,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凌子墨气得吐血。

等封逸尘回来,他一定会添油加醋!

他眼眸一转,看着病房中的夏绵绵和居小菜。

居小菜此刻在吃东西。

吃得不多,吃了还会吐,但明显看得出来,她在努力让自己进食,不再心里排斥。

夏绵绵果然很有能耐。

准确说,是他在居小菜心目中,毫无地位。

病房内。

夏绵绵看着居小菜的模样,说,“想通了吗?”

“嗯。”

夏绵绵一笑。

其实当知道居小菜怀孕之后,她就知道凌小猪那货有转机了!

有时候傻人真的有傻福,谁都不知道下一秒到底会发生什么,天雷轰轰的事情。

她坐在居小菜的旁边,说,“我要尽快上庭了,夏以蔚逍遥的时间已经够久了!”

“好。”居小菜一口答应,“我今天下午出院,明天一早去办理相关手续,会尽快处理你手上的官司!”

“注意身体,我们还有娃娃亲。”夏绵绵笑着说道。

居小菜也笑了笑。

凌子墨就站在病房外看着她们。

居小菜很久没有笑过了,很久。

夏绵绵陪了居小菜一会儿,和龙一离开了。

凌子墨觉得自己待在这里也有些无趣,准备离开。

刚转身,居小菜突然叫住他。

凌子墨故作冷静。

“我们谈谈吧。”居小菜说,很平静的样子。

他点头。

点头,跟着居小菜走向了医院楼下的花园散步区。

他们走着,缓慢的走着。

居小菜说,“凌子墨,我打算把孩子生下来。”

凌子墨心口在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一直在狂跳!

但他不敢表现,拳头握紧,让自己冷静下来冷静下来。

“你以后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孩子我会自己照顾也会将她养大,我希望我们以后真的再也不要有交集,再也不要了!我会试着好好过我自己的生活,你也是。”居小菜说,说得那么淡漠。

凌子墨紧捏着的手指在慢慢放松。

慢慢放松。

慢慢让自己变得不那么激动。

居小菜又说道,“凌子墨,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真的太多了,我真的已经不想再回去回想。而我也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我对你真的没有任何感情,真的没有。”

说的那么深切,就怕就怕他不知道一样。

他其实知道。

知道居小菜不喜欢他。

知道居小菜答应和他的交往除了是因为他以死相逼之外,还因为居小菜一直觉得,他坚持不长,他们早晚分手,不过就是忍耐一年而已。

“我是孩子的父亲。”凌子墨突然开口。

他知道此刻他应该听夏绵绵的劝,等到她怀孕7、8月的时候再说,但他真的贪心了,他是怕他一个转身,居小菜就又走了。

就像上次一样。

他弄丢的居小菜,真的太难找回了。

居小菜眼中带着一丝厌恶。

他没有去看她,即使能够感觉,他说,“我有权利陪着他一起长大。”

“所以你想要怎么样?”

“我知道你不爱我,我很清楚。”凌子墨直白,“我也知道你不仅不爱我,甚至很讨厌我,当然我其实也觉得我很讨厌,但我就是自私,自私的不想自己的孩子叫别人父亲,你知道的,我一向都是这样,从来不为别人考虑,一直都以自我为中心……”

“你果真如此!”居小菜说,说得厌恶。

凌子墨看着她,“我只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考虑一下,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我知道我做任何保证都是徒劳,我也不保证了,我就告诉你,我想娶你!”

居小菜咬唇。

他知道她在忍耐他的卑鄙。

他说,“你好好考虑,我随时等你的答案。你不给我答案也没关系,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管你想不想,我都回来。”

居小菜总觉得,她不管如何,不管说什么,凌子墨都无法理解。

他们的思想从来都不在一条线上!

他就是不会知道,她对他到底有多,厌烦!

凌子墨转身走了。

说了些让人反胃的话之后走了。

他一口气跑回到自己的小车上。

他总是得寸进尺。

总是在得寸进尺!

他开车离开医院。

仓皇而逃。

就觉得自己做了坏事儿一般!

殊不知,在他离开之后,一个女人走了进去!

凌小琳不爽的走在医院里。

她讨厌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但为了知道她表哥到底在干什么,她叫人跟踪了他哥,才知道他每天都会到这里来!

她皱着眉头,按照对方给她的病房号,走进了高级住院部。

脚步刚踏在病房门口。

凌小琳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居小菜!

她整个人暴躁!

怎么又是居小菜!

怎么又是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凭什么总是在她表哥面前阴魂不散。

居小菜此刻也看到了凌小琳。

她脸色也不太好,看了看周围,没看到凌琳。

凌小琳正打算破口大骂。

护士从她身边经过,连忙说道,“居小姐,你吓死我了,刚刚去了哪里,医生说你营养不良胎儿不稳,要卧床休息。”

胎儿?!

什么叫胎儿。

凌小琳看着居小菜,大声道,“你怀孕了,你怀的谁的野种,居小菜!”

护士蹙眉看着门口的女人,似乎不明白医院这种地方有这么没有素质的人!

居小菜习惯了。

她没有搭理凌小琳。

凌小琳根本就不是省油的灯,她一把上前,狠狠地拽着居小菜。

居小菜手臂被她抓得生疼。

“你做什么!”护士都看不下去了。

居小菜本能的护着自己的腹部。

凌小琳抓着居小菜根本不放,“居小菜,你怀的谁的野种,你怀的谁的野种!”

居小菜根本没有力气推开凌小琳。

她咬牙,直白,“凌子墨的!”

“不可能!我表哥根本就不可能碰你!”凌小琳打击过度,怒吼。

“回去问你表哥去!”

“居小菜,你怎么这么不知廉耻,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去勾引我表哥,你这种下等人!”凌小琳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为什么居小菜还要在他表哥面前阴魂不散,现在还勾引了他表哥怀了孩子。

居小菜一定是有了孩子纠缠着他表格不放了!

怪不得他表哥要一直来这里,就是因为居小菜有了孩子,居小菜来威胁她表哥!

越想越觉得是!

凌小琳指着居小菜的鼻子,狠狠地说道,“居小菜你这个贱货!你想巴着我表哥?!做你的白日梦!”

------题外话------

捂脸!

捂脸!

捂脸!

直播是明天,明天明天!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小宅其实好尴尬!

那啥。

要是不懂怎么进去的,进读者群,会有小仙女们互相分享了!

另外。

之前欠的福利,宅今晚上(有点晚)。

要福利的亲和刚刚想要看直播的亲都是一个群:378414307

……

推荐雨凉的文《倾世眷宠:王爷墙头见》

面对从池中走出的美男,她直勾勾的盯着:“王爷真威武。”

男人无视她的存在。

隔日——

她从池中走出,“王爷,我美吗?”

男人身躯僵硬。

再然后——

吃干抹净。

某天,男人见女人在编制箩筐,不解,“何用?”

她道,“我未出嫁就先背叛了嘉和王,被他逮到我俩奸情,一定会被浸猪笼。趁没被发现前,给自己编个好看的笼子,以后被沉湖时也能摆个姿势死得好看些。”

某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